《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新元素诞生记之波格鸟

2018-4-2 22:45|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972| 评论: 0|原作者: zzg1945

【译者按】原文《Designing Star Wars: The Last Jedi, Part 1: How Porgs Were Hatched》于2017年12月15日刊登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丹·布鲁克斯(Dan Brooks)。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随着《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的上映,海量的新生物、新异族人、机器人、星际飞船,以及行星加入了我们热爱的那个遥远的银河系。为了庆祝新成员的加入,《星球大战》官方网站特别采访了《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的生物概念设计师杰克·伦特·戴维斯(Jake Lunt Davies)。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我想先从波格鸟说起!你能描述一下设计它们时的情况吗?

杰克·伦特·戴维斯:
我们组里有四个概念设计师,所以我们倾向于先达成简要共识,然后各画各的,最后选出合适的想法延续下去。大家都继续参与之后的设计,所以最后的成果有的是大家意见的综合,有时某个人突然灵光一闪,提出了好的想法,我们也会采纳。之后我们得到了简要的介绍。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赖恩(约翰逊)要去斯凯利格迈克尔岛拍摄一系列场景,那是阿克托实景的所在地,岛上有许多海鹦。那里是野生动物保护区,无论你往哪看都是一大群一大群的鸟。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赖恩对此抱着乐观的态度,而且正在寻找应对方案。你没法赶走它们。从物理上来说,你奈何不了它们,而用数字手段抹除它们则是个大工程,需要大量劳动。所以我们干脆适应它们、和它们玩。我觉得赖恩是这么想的,“好吧,这很好,我们来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本土生物吧。”当时我们已经开始设计看护者了,看护者的想法最初也来自赖恩。我们只被告知要设计一种“海鹦人”。没错,很快就会出现新物种,而海鹦再次成为了赖恩的灵感来源。真的,这些海鹦对一切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些海鹦的外表,在尺寸上存在某种代表性,在颜色上可能也是如此。比方说,海鹦长着各色相间的喙,那么这些线条的某些特质也许会让人联想到海鹦。于是这种线条就会成为我们最初的共识,然后我们会分开工作,各画各的。有两个人或三个人能画出大家满意的作品。我们画了好多页,我画了各种各样的设想,有的可爱,有的丑陋。基本就是在许多不同的鸟类(概念)之间周旋。我试图着眼于水生生物,我还记得自己从河狸和海豹——当然还有海鸟——身上找素材。

从最初(的几次尝试中),我或许已经得到了波格鸟的思路。我画了四五页各不相同的素描,其中一幅可能就是它的雏型。它受到了海豹、哈巴狗,还有海鹦的影响。我参考了海豹和哈巴狗的大眼睛,以及(哈巴狗的)那张有趣的丑脸。我想说,就其本质而言,哈巴狗的外表并没有那么可爱。我想,有很多其他动物和卡通角色的外表十分可爱,而波格鸟并不会直接搬来那些可爱的要素。但哈巴狗确实会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感觉。它身上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也许是因为那双大眼睛吧。但和哈巴狗一样的是,波格鸟也有张人畜无害的哭脸。(笑)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还有那下垂的两腮之类的。

杰克·伦特·戴维斯:
对呀!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设计它的时候,你有没有刻意想过,“我来试着让它更可爱点吧。我来试着让它往可爱的方向再发展发展“?

杰克·伦特·戴维斯:
嗯。我画的一些画,大体上已经十分接近波格鸟的造型了。《星球大战》中有一条我们总是依赖的金科玉律,那就是简单的形状很管用。我觉得这也许就是设计的真谛,句号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但《星球大战》中到处都是此类简单的轮廓,你可以将角色们压缩成一个简单的形状,从而剖析他们。而波格鸟,就是这样一种脑袋顶上有两个眼睛、长着一张哭嘴的蛋形生物,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是的,我选了这个赖恩已经熟悉的形状,然后继续发掘它。我确实力推这个方案。我已经掌握了这些关键要素,但之后我又做了实验。我试试这么做,又试试那么做,但我想的并不是让它再可爱一点,而是想让这个角色,或者说这只生物,能够更加完善。结果我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真的就是这样。我觉得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尝试,我实在没法再走得更远了。(笑)但这样玩玩总是很有趣的。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那么颜色方面呢?

杰克·伦特·戴维斯:
颜色问题随之而来。我大概做了50多种不同颜色的方案。你知道的,我试过许许多多的颜色。我认为有一件事是绝对正确的,那就是波格鸟的双眼应该炯炯有神。我觉得这个特质该一直保留下去。偶尔,我会换换脑子,试一试其它点子。你知道的,这样也许就能碰到合适的颜色。它也许应该像海鹦一样长着小条纹。偶尔,我会把手头的设想扔到一边,干脆去试一试其它想法,就当成是试水。

我尝试了各种最疯狂的颜色组合,然后把它们给赖恩看,赖恩会把所有他不喜欢的都否决掉。然后我们会再继续设计,他再选出自己认为合适的,我们再继续完善,就像越来越窄的漏斗一样一路奔向终点。我们找到合适的式样后,还会继续微调。你知道的,我们经常会想“再试试这两种颜色吧。”,因为你有无数种可供选择的颜色,所以我想,这个过程会比较花时间。

最后,我们做出十种赖恩喜欢的方案,我把它们画成2D草图,然后亨里克·斯文森把我们设计出的生物真正制作出来……我们得到了一些波格鸟的雕塑和模型,亨里克把这十种模型每种都涂成十种不同颜色,我们再把这些模型按三维方式摆好,然后赖恩从中挑出最终方案。真的就是这样。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在设计过程中,你将成果给赖恩看,赖恩说,“就是这样!就是这个样子!别再修改了,已经可以了”?

杰克·伦特·戴维斯:
遗憾的是,我不记得了。我花了很长时间让它最终化为雕塑。从2D变成3D后,新的问题接踵而至,你必须继续做微调。就这样,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把图画制成雕塑。我想,这样的反复作业并没有持续太久。真的,我觉得我们没有在反复调整上花太多精力,就已经让雕塑的形态接近成功了。当我们把成果展示给赖恩时,我不认为它处于仍需调试的阶段。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你知道的,它很有趣,我觉得波格鸟是种极有标志性的生物。在它和全世界见面前,你是否知道这只奇异的生物将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呢?你有过这样的预感吗?

杰克·伦特·戴维斯:
没有。(笑)这是个大大的惊喜。我确实很关心观众的反馈。我当然想创造一些自己能为之骄傲的东西。之后我几乎把这件事忘了,因为我们要尽快设计下一个生物,然后投身于《游侠索罗》(暂译)的工作中。之后他们公布了预告片,以及一段有波格鸟在内的花絮片段。突然间,网络上到处都是关于它的梗和图片,当时我真的很惊讶。(笑)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现在到处都是它们的身影。

杰克·伦特·戴维斯:
是啊!我是说,这真是令人惊奇。我真的有些感动。太令人惊奇了。太棒了。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