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听”懂《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 - 幕后趣闻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如何“听”懂《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

2018-3-16 22:32|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064| 评论: 0|原作者: staroyy

【译者按】原文《5 Things We Learned from "The Force of Sound"》于2018年3月7日刊登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克里斯廷·贝弗(Kristin Baver)。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最近, 美国ABC电视台新闻特写栏目揭开了天行者音效工作专业团队的神秘面纱——利用声音的微妙之处再结合普通的工具,《星球大战》的丰富世界就被塑造出来。从最细微的姿势到重要的高潮时刻,声音都为虚拟人物带来了真实感与个性。在幕后,声效专家的工作,就是通过找到最合适的声音唤起情绪,或是通过混音的效果来打造出戏剧性;当然,有时候,也需要完全无声。

下面是5个我们可以在《原力之音:在遥远银河系创造声音》中看到的有趣场景。

1、在录音棚中,BB-8可能看起来和你想的不一样。



为了创造出这个球形宇航技工机器人滚过各个场景的效果,工作室中的声效团队使用大理石球滚过一个特殊的盒子。这只是音效工程师与声音设计师手中用来捕捉遥远银河系魔法的千奇百怪道具中的沧海一粟。“这和老电台节目差不多,”音效剪辑总监马修·伍德说。这个团队所用的资源,从鸟叫或其他自然声音的录音,到其他辅助性道具比如硬币、手套、压蒜器以及神秘金属乐器。“这些事情可能说是很小,但是我们全部都会做完,”资深拟音师玛吉·奥马利说。一个类似的声音可以把外星生物在某种程度上和现实联系在一起,这让《星球大战》充满了真实感。“因为你无法看到它,你能听到它,那就是纯粹的感觉。”伍德说。

2、波格鸟的声音是影片最早碰到的难题之一。



阿克托的土著,太空海鹦,是声音设计师雷恩·克莱斯和他的团队面对的最早的挑战之一,一部分是因为玩具生产商与影片拍摄要同步的日程需求。导演赖恩·约翰逊对这个东西的想法?“和鸟差不多。有点烦人,但又没那么烦人。”加速并以高音调放出的真实鸟叫,以及一位实习生的火鸡叫合在一起创造出了完美的颤音,来完善这种大眼睛生物以及它们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荧幕表现。

3、混音的艺术基于用不同层次的声音来丰富环境



如果你从没注意过法西驼的蹄声或者光剑碰撞的声音,没关系。“如果你的成果有如无形,那就意味着你做的很对,你的工作有效果的,”克莱斯说。大多数时间里,最后的部分都是包含了音乐、人声、背景噪音以及对应音调——让荧幕上的动作看起来很真实的“声音胶”——的精致音轨。当混音完成时,它会包含感受、生命与戏剧性。“它就是魔法,很神奇,”约翰逊说。“声音对人们来说差不多还是个迷,甚至到了你不会觉得它背后有复杂流程的地步。”有时候,多份同样噪音的录音会被叠加在一起来制造深度。“一个饱嗝儿声不够用时,有时候我们会再添两种声音,”克莱斯说。

4、有时候,无声反倒会让那个时刻活过来……



在霍尔多开船机动后,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寂静。“整部嘈嘈杂杂的电影,在最重要的时刻,也就是斯努克的旗舰被霍尔多的神风切腹摧毁时……在那儿放爆炸声其实也可以,”克莱斯说。“让那里一片寂静更有趣,也有一点让所有人去等待的意味。”

5、……或暗示和原力更深层的联系。



声音设计师历经艰难险阻,来帮助约翰逊传达出他眼中凯洛·伦和蕾伊之间的原力联系最有价值的一刻。“(声音)可以放大一些东西,让它比自身感觉起来更大,如果你把所有东西都去掉,拿走声音,留下一点点真空,它也能让你觉得小而亲密,”伍德说。

当他们进行到卢克·天行者和他的外甥决战时,在真相大白之前,音效与视觉线索就透露出,这位绝地大师的实体并不在克瑞特。仔细听,你会听到灰尘在凯洛伦的光剑上嘶嘶作响。当镜头转向卢克,则什么都没有,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我们尝试做出对比,来让你留意到这些线索,”伍德说。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