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一号》设定解读与彩蛋梳理

2017-5-9 22:11|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23807|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侠盗一号》是《星球大战》第一部正史外传电影。本文将从背景与设定、正史与传说、花絮与彩蛋等多个角度全面介绍这部太空歌剧。

一、《侠盗一号》前传小说《催化剂》剧情梗概



盖伦·厄索(Galen Erso)出生于行星格兰奇(Grange),因从小就表现出惊人的数学天赋,所以被共和国未来计划(Republic Futures Program)录取。在学校里,他和同学奥森·克伦尼克(Orson Krennic)成为好友。毕业后,克伦尼克进入共和国工程兵团(Corps of Engineers),很快升任少校,监督了一个又一个大型项目的建设。同时,他帮助盖伦成为应用科学研究院(Institute of Applied Science)的客座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结晶学和能量增强技术。后来,盖伦与测绘员兼探险家莉拉(Lyra)结婚,并加入泽彭工业公司(Zerpen Industries)。莉拉不是原力敏感者,但她相信原力,因此对盖伦研究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一直持怀疑态度。

克隆人战争爆发后,克伦尼克少校被秘密选入共和国战略咨询室(Strategic Advisory Cell)的特种武器小组(Special Weapons Group),担任协调员,负责死星超级激光炮的开发。而盖伦则被泽彭工业公司派往行星瓦尔特(Vallt)研究能量浓缩技术,结果被分离势力俘虏。正是在囚禁期间,盖伦和莉拉的女儿琴·厄索(Jyn Erso)出生了。六个月后,又是克伦尼克救出了他们。由于是和平主义者而且不想为政府和军方工作,盖伦又被克伦尼克安排进了螺旋超通公司(Helical HyperCom)生产水晶阵列。

帝国成立后,克伦尼克让盖伦担任帝国“天能计划”(Project Celestial Power)的研究中心主任。天能计划表面上是为遭受战争破坏的星球提供持续能量,其实以研究死星超级激光炮为目的。但盖伦起初对此并不知情。盖伦的研究成果使超级激光炮的第一次试射取得圆满成功。克伦尼克因此被提拔为中校。

与此同时,野心勃勃的克伦尼克想借走私者哈斯·奥比特(Has Obitt)的手除掉他的上级威尔赫夫·塔金(Wilhuff Tarkin),结果奥比特被塔金策反,转而为塔金监视克伦尼克。而且,良心尚存的奥比特想把厄索一家人救出克伦尼克的魔掌。于是,当盖伦获悉他的研究成果居然被克伦尼克武器化后,奥比特便安排战友索·格雷拉(Saw Gerrera)把厄索一家三口从帝国首都科洛桑(Coruscant)接到偏远的行星拉穆(Lah'mu)。从此,索·格雷拉就成为厄索一家人的保护者。

《催化剂》详细介绍:盖伦·厄索与奥森·克伦尼克

二、《侠盗一号》背景设定与彩蛋

以下提到的背景设定信息如果不加说明,均来自参考书《侠盗一号:终极视觉指南》(Rogue One: The Ultimate Visual Guide)。


拉穆位于外环,有一颗卫星。它的行星环是另一颗被扯碎的卫星残骸,主要成分是硅石。拉穆的土壤富含矿物质,导致人类无法饮用当地的天然水,因此当地人不得不依靠湿气冷凝机(moisture vaporator)获取可饮用的水。湿气冷凝机最早出现于电影《新的希望》,主要被用于塔图因(Tatooine)、贾库(Jakku)等沙漠星球。拉穆全球人口不到500。


克伦尼克总监的穿梭机型号为“Δ级”T-3c穿梭机(Delta-class T-3c shuttle),编号ST149。这是《侠盗一号》的原创穿梭机。
在厄索家农场工作的机器人是SE-2工人机器人(SE-2 worker droid)。正是这个农场机器人通知盖伦·厄索有帝国穿梭机抵达。这是《侠盗一号》的原创机器人。


小琴·厄索看见克伦尼克的穿梭机飞近自家时,迅速跑进屋。这时在餐桌上有一瓶蓝色液体。那就是蓝奶(Blue milk),即动物班萨(Bantha)的奶。蓝奶是银河系的常见饮品之一,最早出现于电影《新的希望》。


为了躲避克伦尼克,小琴·厄索跑回家后,盖伦·厄索叫她快点收拾东西逃跑。小琴·厄索跑进屋后顺手拿的第一个物品是一个叫“库迪”(Koodie)的图卡玩偶(Tooka doll)。图卡是银河系常见的小型猫科动物,最早出现于1989年出版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异空间》(Otherspace),后来被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引入正史。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里的洛塔猫(Loth-cat)就是图卡的一个品种。


索·格雷拉最早作为动画人物出现于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2~5集,是行星翁德伦(Onderon)的起义军领导人,擅用游击战术打击独立星系邦联的机器人军队。在小说《催化剂》里,他结识了走私者哈斯·奥比特。他们俩临时组织了一支走私者武装,为凸角星系(Salient system)运送军火,随后帮助当地武装抵御帝国的入侵。此役失败后,他受奥比特的委托,把厄索一家三口从科洛桑偷偷送至拉穆,从此成为厄索一家人的保护者。因此当克伦尼克找到厄索一家人时,莉拉第一时间联系了索·格雷拉。索·格雷拉还出现于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三季。


死亡士兵(Death Trooper)由帝国情报部(Imperial Intelligence)招募,负责保卫帝国海军高层军官。他们的身体经过秘密的医学强化,各项能力都高于常人。“死亡士兵”这个名字来源于帝国先进武器研究局(Advanced Weapons Research)的另一个秘密项目——“黑翼”(Blackwing)。黑翼项目的目标是复活已经坏死的人体组织,结果导致帝国创造出一批活死人士兵。当然,死亡士兵本身与黑翼项目无关,只是借鉴了一个名字而已。黑翼项目最早出现于2009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小说《死亡士兵》(Death Troopers),后来被手机游戏《指挥官》(Commander)引入《星球大战》正史宇宙。


按照《侠盗一号》小说版的设定,琴·厄索之所以会一度被关在行星沃巴尼的劳改营,是因为她密谋炸掉一个小独裁者的飞船,偷走他的军火。她的刑期是20年。另外,把“沃巴尼(Wobani)”的字母顺序调整一下,就是“欧比-旺(Obi-Wan)”。


琴·厄索在沃巴尼的狱友叫乌林·马斯特斯(Oolin Musters)。这个女性异族人由袖珍人演员基兰·沙阿(Kiran Shah)饰演。1983年,基兰·沙阿在电影《绝地归来》中演了两个角色:一名伊沃克人(Ewok)和贾巴宫殿里遭折磨的动力机器人。2015年,他又在电影《原力觉醒》里演了三个角色:抓捕机器人BB-8的蒂多人(Teedo)、玛兹城堡里的音乐人蓝外·泽德贝迪·科金斯(Infrablue Zedbeddy Coggins)和顾客普鲁·斯威万特(Pru Sweevant)。


被卡西安·安多杀死在卡夫林之环(Ring of Kafrene)的义军线人叫蒂维克(Tivik),是《侠盗一号》原创角色。


把菩提·鲁克(Bodhi Rook)带进索·格雷拉游击队的人叫莫罗夫(Moroff),是一个拿钱办事的雇佣兵。他嘴上带着一个翻译器。他的种族是吉戈人(Gigoran)。吉戈人最早出现在1994年11月出版的《星球大战冒险杂志》(Star Wars Adventure Journal)第4期,这份杂志现在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在索·格雷拉的游击队里,有两位戴双管呼吸面罩的重要成员。他俩就是埃德里奥(Edrio)和本西克(Benthic)。他俩是托格纳人(Tognath),来自行星亚尔托格纳(Yar Togna)。作为卵生种族,他俩是“蛋友”(eggmate)。埃德里奥的胸前有方形呼吸装置, 本西克的胸前没有。由于都戴着双管呼吸面罩以处理对托格纳人而言有毒的氧气,因此他俩都被昵称为“双管”(Two Tubes)。亚尔托格纳被帝国征服和占领后,他俩被迫作为难民出逃,成为雇佣兵飞行员。为了反抗帝国,他俩加入了索·格雷拉在杰达的游击队。其中埃德里奥加入了索·格雷拉的“洞穴天使”(Cavern Angels)飞行中队。他们都是《侠盗一号》原创角色。


在沃巴尼运送琴·厄索、乌林·马斯特斯等囚犯的囚车是HCVw A9 涡轮坦克(turbo tank)。注意,它和电影《西斯复仇》里出现的克隆人涡轮坦克外形类似,但不是一个型号。克隆人战争期间用的型号是HAVw A6主宰者(Juggernaut)。


义军的主要运兵工具是U翼(U-wing)。其正式型号为UT-60D,由英康公司(Incom Corporation)生产,兼有战斗机、炮艇、支援船和运兵机的功能。它是《侠盗一号》的原创飞船。


在雅文4号卫星(Yavin IV)的义军机库里,可以看见GNK动力机器人(GNK power droid)、R5机器人、义军运兵车(Rebel troop cart)等。这些最早都出现于电影《新的希望》。


雅文4号卫星作为义军同盟的秘密基地最早在电影《新的希望》里出现。琴·厄索第一次见到义军领导人的地方是大神殿(Great Temple)里的战略中心(Strategy Center),同样最早出现于电影《新的希望》。


义军领导人蒙·莫思马(Mon Mothma)最早出现于电影《绝地归来》,当时由卡罗琳·布莱基斯顿(Caroline Blakiston)饰演。在2005年的电影《西斯复仇》里,蒙·莫思马由吉纳维芙·奥赖利(Genevieve O'Reilly)饰演,但正片里只有她的远景,她的近景只出现在删减片段里。《侠盗一号》里的蒙·莫思马继续由吉纳维芙·奥赖利饰演。


同时出现在战略中心里的还有简·多登纳将军(General Jan Dodonna)。他最早出现于电影《新的希望》,当时由亚历克斯·麦克林德尔(Alex McCrindle)饰演。《侠盗一号》里的简·多登纳由伊恩·麦克尔希尼(Ian McElhinney)饰演。


在战略中心,从阴影里走出来的是贝尔·奥加纳(Bail Organa),义军同盟创始人之一。他最早在电影《新的希望》里被提及,后来出现在电影《克隆人的进攻》和《西斯复仇》里。这个角色自始至终一直由吉米·斯米茨(Jimmy Smits)饰演。


琴·厄索与卡西安·安多上尉领到任务,走向U翼时,在停机坪的俯瞰镜头里,可以在左上角看到VCX-100轻型货船“幽灵号”(Ghost)的半个身影。这艘飞船最早在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里出现,是这部动画片的主要场景,这部动画片的主角团队以这艘飞船为活动基地。


K-2SO、琴·厄索与卡西安·安多上尉第一次乘坐U翼离开雅文4号卫星的镜头与《新的希望》里X翼离开雅文4号卫星的镜头几乎完全一致。在《侠盗一号》的义军秘密基地瞭望塔上,那位哨兵由《侠盗一号》联合制片人约翰·斯沃茨(John Swartz)客串。


死星初次亮相时,那艘从阴影里驶出来的帝国歼星舰就是威尔赫夫·塔金的旗舰“女执行者号”(Executrix)。“女执行者号”最早出现于2005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小说《黑暗尊主:达斯·维德的崛起》(Dark Lord: The Rise of Darth Vader),后来被小说《塔金》引入《星球大战》正史宇宙。


由于在《新的希望》中饰演威尔赫夫·塔金的彼得·库欣(Peter Cushing)已在1994年逝世,因此卢卡斯影业请来与彼得·库欣相貌类似的盖伊·亨利(Guy Henry)饰演塔金,然后利用表情捕捉和CGI技术复原了彼得·库欣的脸。


琴·厄索在U翼上梦到的第一个场景发生在科洛桑,即银河共和国与银河帝国的首都。科洛桑最早出现于电影《绝地归来》。


杰达是一颗寒冷的荒漠小卫星,位于内环(Inner Rim)独立子星区(Freestanding subsectors)的杰达星系内。最早探索原力奥秘的文明之一就发源于杰达。很久以前,一颗小行星与杰达发生撞击,为杰达带来了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而凯伯水晶是制造光剑的关键部件。因此,对绝地来说,杰达是一个有起源性意义的地方。那里有巨大的绝地石像。绝地被帝国清洗后,依然信仰原力的人把杰达视为朝圣地。由于凯伯水晶也是死星超级激光炮的关键部件之一,因此杰达遭到了帝国的占领和剥削。


悬浮在杰达(Jedha)上空的那艘帝国歼星舰是“勇毅号”(Dauntless),最早出现于1989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大漩涡骑士》(Riders of the Maelstrom)。
杰达城内最高的建筑是威尔人圣殿(Temple of the Whills),也叫凯伯圣殿(Temple of the Kyber),是原力教会(Church of the Force)的圣地。在电影《原力觉醒》的开头,被第一秩序(First Order)屠杀的图阿努尔(Tuanul)村村民大多是原力教会的信徒。


帝国那种有两对机翼的穿梭机是“泽塔级”货运穿梭机(Zeta-class cargo shuttle),最早出现于1996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短篇小说《指挥决策》(Command Decision)。


琴·厄索和卡西安·安多在杰达街头行走时,在他们身后可以看见黑色的帝国探测机器人(Imperial probe droid)。这种机器人最早出现于电影《帝国反击战》。


杰达城内那些穿红斗篷、戴T形面罩的人是阿诺米德人(Anomid)。这个种族最早也出现于《大漩涡骑士》。


杰达城内那些穿红披风、戴方形高帽的人是开颜兄弟会(Brotherhood of the Beatific Countenance)的成员。《克隆人的进攻》第22分45秒(以蓝光版为准),在外乡人夜总会里,从阿纳金·天行者身后路过一个穿类似装束的人——这个人是开颜姐妹会(Sisterhood of the Beatific Countenance)的成员。开颜兄弟会和开颜姐妹会是两个发源于行星洛尔德(Lorrd)的宗教组织。


琴·厄索跟着卡西安·安多刚进杰达城时,在路上撞到的两个路人就是著名的埃瓦赞医生(Doctor Evazan)和庞达·巴巴(Ponda Baba)。他俩最早出现于电影《新的希望》。当时卢克·天行者跟着欧比-旺·克诺比刚刚走进莫斯艾斯利小酒馆,结果埃瓦赞医生试图挑衅卢克。虽然欧比-旺试图劝阻他们别卷入暴力冲突,但埃瓦赞和他的同伙庞达·巴巴拔出随身携带的枪,把冲突推向可能出人命的境地。正当焦急的酒保试图喊“不准用枪!”时,欧比-旺点燃光剑,砍掉了庞达·巴巴的手臂。说起来,埃瓦赞医生和庞达·巴巴也是银河系重大历史时刻的亲历者,先后直面死星设计图的偷窃者和死星的毁灭者。


奇鲁特·英威(Chirrut Îmwe)在初见琴·厄索时反复说“May the Force of Others Be with You。”这句话最早出自《新的希望》的早期剧本,但在最终电影里被精简成“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侠盗一号》这次确认两句话都属于正史。


奇鲁特·英威和贝兹·马彪斯是威尔守卫(Guardian of the Whills),不是威尔人(Whill)。威尔人本身目前仍是《星球大战》宇宙中最神秘的团体之一。他们仅仅在《新的希望》剧本与小说、《西斯复仇》剧本与小说和《原力觉醒》小说里被提及。他们似乎是银河系历史的记录者,与原力有很强的联系。除此以外,卢卡斯影业没有对威尔人作出更多描述。


杰达城内那位帝国战斗突击坦克车长就是吉蒙·阿布马布(Jimmon Arbmab),隶属于帝国铁锤精锐装甲单位(Imperial Hammers Elite Armor Unit)。阿布马布和铁锤精锐装甲单位最早出现于1989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短篇小说《突击普罗塔兹克》(The Assault on Protazk)。


索·格雷拉的游击队伏击帝国战斗突击坦克时,可以看见有几名帝国军官在一旁的咖啡摊喝饮料。​在这些帝国军官的身旁站着几个只有半个头的人。这些人属于一个被称为“无颅骨人”(Decraniated)的宗教组织。他们大都是被非法切除大脑的伤员或残疾人。他们的大脑被替换成了机器,导致他们成为没有思想的、任人摆布的半机器人。为他们作这种恐怖手术的人就是刚才琴·厄索在街头撞见的埃瓦赞医生。“无颅骨人”正好与《绝地归来》中出现在贾巴宫殿里的布奥马僧侣(B'omarr Monks)相反。布奥马僧侣是把自己的大脑取出来放进一个蜘蛛形机器身体里,达到灵肉分离的宗教境界。“无颅骨人”是《侠盗一号》的原创组织。


索·格雷拉的游击队伏击帝国战斗突击坦克时,那位身材矮小的游击队员是塔尔皮尼人(Talpini)威蒂夫·修比(Weeteef Cyubee)。这个角色由著名袖珍人演员沃里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饰演。沃里克·戴维斯在电影《绝地归来》中饰演了威基特(Wicket),也就是最早发现莱娅·奥加纳的那名伊沃克人(Ewok)。在电影《幽灵的威胁》中,他饰演了四个角色,其中最著名的是沃尔德(Wald),也就是阿纳金·天行者小时候的那名罗迪亚人(Rodian)小伙伴。其他三个角色是:飞梭车赛时坐在沃图(Watto)身边的人类威泽尔(Weazel)、莫斯埃斯帕(Mos Espa)郊区的一个脏兮兮的人类和帕尔帕廷议长抵达纳布时的尤达(Yoda)。在电影《原力觉醒》中,沃里克·戴维斯饰演了玛兹城堡里的酒客沃利文(Wollivan)。


索·格雷拉的游击队伏击帝国战斗突击坦克的地方叫泰桑广场(Tythoni Square)。这个地方是以行星泰桑(Tython)命名的。泰桑最早出现于2006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小说《达斯·贝恩:二人法则》(Darth Bane: Rule of Two),被描述为绝地武士团的起源地。《星球大战》正史参考书《完全地点》(Complete Locations)把这一设定延续到了正史里。因此,泰桑与科洛桑、杰达、奥苏斯(Ossus)和《原力觉醒》里的阿奇托(Ahch-To)并列为绝地的五大可能起源地之一。
帝国在遭遇伏击时用的两腿步行机就是全地形侦察步行机(All Terrain Scout Transport),俗称AT-ST步行机,最早出现于电影《帝国反击战》。


在奇鲁·英威和贝兹·马彪斯全歼帝国冲锋队的地方,可以看见一架坠毁的黑色X翼战斗机。​这架战斗机就属于索·格雷拉游击队的洞穴天使中队。该中队有六架战斗机。“洞穴天使”是《侠盗一号》的原创组织。


在索·格雷拉的基地里,可以看见游击队员们在玩实体棋子版的德贾里克(Dejarik)游戏,其中一位游击队员还大叫“霍吉克斯”(Houjix)。这种桌面棋类游戏最早出现于电影《新的希望》,当时丘巴卡和R2-D2在“千年隼号”里用全息版的德贾里克棋对弈,霍吉克斯是其中一枚棋子所代表的动物的名称。


与德贾里克棋形成对比的事,在电影《绝地归来》里,我们看见真的提列克人舞女在贾巴的宫殿里跳舞,但在《侠盗一号》里,游击队们只能看提列克人舞女跳舞的全息视频。


再次见到索·格雷拉前,琴·厄索在游击队的基地里看见一位瘦削的男性提列克人在一张桌子前回头看她。这个提列克人就是比泽·福图纳(Beezer Fortuna)。在电影《绝地归来》和《幽灵的威胁》里,赫特人贾巴身边也有一位男性提列克人管家——他叫比布·福图纳(Bib Fortuna)。比布和比泽是同一个氏族的亲戚。与贪婪圆滑的比布不同,比泽更有正义感和政治意识,是反抗帝国的自由战士。在索·格雷拉的队伍里,比泽会参与规划各类军事行动。


“It's a trap!”最早是电影《帝国反击战》里莱娅的台词,后来在电影《绝地归来》里被阿克巴上将发扬光大。这次索·格雷拉说了这句台词。


不管在《新的希望》还是在《侠盗一号》里,死星开炮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流程基本上一模一样。而在《侠盗一号》里,死星的两名炮手分别由《最后的绝地》导演赖恩·约翰逊(Rian Johnson)及其制片人拉姆·伯格曼(Ram Bergman)客串。


根据《侠盗一号》小说版的描述,盖伦·厄索在设计死星时加入漏洞的方法是:为了降低死星反应核的放射性粒子递增而提出多套解决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建一条排热口。他指出这是最简单的方案,还故意反对这个方案。结果帝国官僚们采纳了这个方案。


在电影正传三部曲和《原力觉醒》里,“Punch it!”是汉·索洛起飞“千年隼号”时的经典台词。这次卡西安·安多说了这句台词。


维德的圣所(Vader's sanctum)位于行星穆斯塔法(Mustafar)。这颗星球最早出现于电影《西斯复仇》。正是在这里,达斯·维德被欧比-旺·克诺比砍去了手脚,遭到了毁容与严重烧伤,从而不得不接受改造,成为半人半机器。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维德也有一座类似的城堡,即巴斯特城堡(Bast Castle)——这座城堡位于行星弗君(Vjun),最早出现于漫画《黑暗帝国》(Dark Empire)第二部第6集。维德的圣所和巴斯特城堡都以拉尔夫·麦夸里绘制的维德城堡概念画为灵感。


达斯·维德浸泡的液体是巴克塔(bacta),一种高效的医疗溶液,最早出现于电影《帝国反击战》。站在巴克塔罐两边的是帝国禁卫军,最早出现于电影《绝地归来》。维德的仆人叫瓦尼(Vaneé)。


义军高层会议时,那三名怯战的官员分别是:
位于琴·厄索右手边、穿红黑衣服的男性人类是诺尔·杰贝尔(Nower Jebel),来自尤特尔(Uyter)的帝国议会议员,义军同盟文官政府财政部长。
位于琴·厄索左手边、穿蓝衣服的男性人类是瓦斯普·瓦斯帕( Vasp Vaspar),塔尔多特星区(Taldot sector)的帝国议会议员,义军同盟文官政府工业部长。
位于瓦斯帕左手边,穿金衣服的女性人类是廷拉·帕姆洛(Tynnra Pamlo),来自塔里斯(Taris)的帝国议会议员,义军同盟文官政府教育部长。
同盟文官政府(Alliance Civil Government)最早出现于1990年出版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义军同盟资料集》(Rebel Alliance Sourcebook)。但杰贝尔、瓦斯帕和帕姆洛三位议员是《侠盗一号》原创角色。


义军高层会议结束后,琴·厄索心情沉重地走进机库。在她开口与贝兹·马彪斯说话前,可以听见机库广播在呼叫“辛杜拉将军”(General Syndulla)。《义军崛起》导演戴夫·菲洛尼(Dave Filoni)确认,这里指的就是《义军崛起》女主角、“幽灵号”船长赫拉·辛杜拉(Hera Syndulla)。


义军高层会议结束后,蒙·莫思马向贝尔·奥加纳提到的绝地朋友就是欧比-旺·克诺比,而贝尔·奥加纳提到的他信任的人就是片尾出现的养女莱娅·奥加纳公主,他提到的“安蒂列斯船长”就是“坦蒂夫四号”的船长雷穆斯·安蒂列斯(Raymus Antilles)。正是这段话引出了《新的希望》的开场剧情。


那位逼迫菩提·鲁克即兴说出“侠盗一号”呼号的义军飞行控制官就由《侠盗一号》编剧之一托尼·吉尔罗伊(Tony Gilroy)配音。


帕奥(Pao)是德拉巴塔人(Drabatan),来自行星皮帕达(Pipada)。他在战斗中喊的口号是“Sa'kalla”。在德拉巴塔语(Drabatese)里,他的全名是“帕奥多克德拉巴塔卡特·萨普德雷克蒂·尼克利内克蒂·基韦夫尼克内·塞韦夫利凯克”(Paodok'Draba'Takat Sap'De'Rekti Nik'Linek'Ti' Ki'Vef'Nik'Ne Sevef'Li'Kek),简称“帕奥多克德拉巴塔卡特”(Paodok'Draba'Takat)。他是《侠盗一号》原创角色。


卡西安·安多、琴·厄索和K-2SO伪装成帝国人员进入斯卡里夫的帝国设施后,K-2SO说了经典台词“我对此有不祥的预感”(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这是在《星球大战》系列作品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台词之一。以前七部电影为例:
《幽灵的威胁》3分06秒,由欧比-旺·克诺比说。
《克隆人的进攻》1小时46分05秒,由阿纳金·天行者说。
《西斯复仇》7分28秒,由欧比-旺·克诺比说。
《新的希望》两次:1小时04分39秒,由卢克·天行者说;1小时21分34秒,由汉·索洛说。
《帝国反击战》59分12秒,由莱娅·奥加纳说。
《绝地归来》两次:8分05秒,C-3PO说;1小时12分46秒,由汉·索洛说。
《原力觉醒》45分46秒,由汉·索洛说。


伪装成帝国人员的卡西安·安多、琴·厄索和K-2SO走出升降机后,小心谨慎地走上一条两边都是帝国人员的走道。这时在他们右手边可以看见一个黑色的RA-7礼仪机器人在与两名帝国军官交谈。这个RA-7的编号是4D6-J-A7,其程序被设定为女性。虽然RA-7礼仪机器人最早出现于《新的希望》,但4D6-J-A7是《侠盗一号》的原创角色。


潜入斯卡里夫后,奇鲁特·英威最早干掉的两个冲锋队员在闲聊T-15。这个情节呼应《新的希望》1小时26分48秒和《原力觉醒》1小时37分58秒。在《新的希望》里,那时有两名冲锋队员在闲聊VT-16;在《原力觉醒》里,那时有两名冲锋队员在闲聊T-17。VT-16是种机器人;T-17是种飞行艇。在《侠盗一号》和《原力觉醒》里,这两对闲聊的冲锋队员都由萨姆·威特沃(Sam Witwer)和戴维·科林斯(David Collins)配音。他们俩是老搭档了,在《原力释放》系列游戏里,主角弑星者(Starkiller)就由萨姆·威特沃扮演和配音,弑星者的机器人“代理”(Proxy)则由戴维·科林斯配音。


除了普通的白盔甲冲锋队,斯卡里夫还驻扎着黄色盔甲的海岸防御冲锋队(Coastal defender stormtrooper),即岸防士兵(Shoretrooper)。他们是专门在热带雨林环境中作战的冲锋队兵种,是《侠盗一号》的原创兵种。


斯卡里夫的帝国驻防军被派出去调查爆炸现场时,卡西安·安多、琴·厄索和K-2SO看到一队冲锋队从眼前跑过。冲锋队最后还跟着一个MSE-6系列修理机器人。这种机器人俗称“老鼠机器人”,最早出现于《新的希望》。


最早向塔金报告有义军潜入斯卡里夫的帝国军官是赫斯特·罗莫迪(Hurst Romodi)。他最早出现在《新的希望》的死星会议桌上。


在义军通信员奔向蒙·莫思马,准备通知其斯卡里夫遭义军偷袭的情报时,有个橙白相间的宇航技工机器人在画面左边一闪而过。那就是《义军崛起》的主角之一,机器人切宝(Chopper)。事实上,这个道具就是《星球大战》官方网站办公室里的那个切宝机器人,经常在网络节目《星球大战秀》(The Star Wars Show)里出现。


天行者音效的声音剪辑总监马修·伍德(Matthew Wood)确认,在雅文4号卫星的义军秘密基地里,那位命令飞行员们向长官报道,准备前往斯卡里夫的广播员就是韦奇·安蒂列斯(Wedge Antilles)。念那段广播台词的人是美国演员戴维·安克拉姆(David Ankrum)。四十年前,正是他为《新的希望》里的韦奇·安蒂列斯配音。卢卡斯影业故事组的巴勃罗·伊达尔戈(Pablo Hidalgo)进一步解释道,作为广播员,韦奇·安蒂列斯本人没有参加斯卡里夫战役。所以,在《新的希望》1小时46分0秒~2秒(以蓝光版为准),他第一次看到巨大的死星时会惊叹:“Look at the size of that thing!”


义军舰队集结赴斯卡里夫前,目前在所有《星球大战》电影里都出镜的机器人R2-D2和C-3PO怒刷存在感。


帝国在斯卡里夫地面战中部署的巨型步行机是全地形货运步行机(All Terrain Armored Cargo Transport),简称AT-ACT步行机。它比《帝国反击战》里的AT-AT步行机尺寸更大,通常被部署在船坞、研究设施等帝国建筑工程附近,可运输沉重的建筑材料或军需品。AT-ACT拥有两门重型激光炮。


义军在斯卡里夫战役中部署的飞船包括三类:
第一类:X翼星际战斗机、Y翼星际战斗机、“布拉哈托克级”炮艇(Braha'tok-class gunship)、CR90轻型护卫舰(CR90 corvette)、EF76内布伦-B护航护卫舰(EF76 Nebulon-B escort frigate)、GR-75中型运输舰(GR-75 medium transport)等最早出现于《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的飞船;
第二类:VCX-100轻型货船“幽灵号”、锤头轻型护卫舰(Hammerhead corvette)等最早出现于《义军崛起》的飞船;
第三类:拉杜斯上将(Admiral Raddus)的旗舰是MC75巡洋舰(MC75 cruiser)“深奥号”(Profundity),为《侠盗一号》的原创飞船。


拉杜斯上将是蒙卡拉马里人(Mon Calamari),来自蒙卡拉马里的寒冷极地。为了躲避战火,蒙卡拉马里人的海底城市建筑都具备太空航行能力。拉杜斯上将的​“深奥号”巡洋舰原本就是海底城市奈斯特勒姆(Nystullum)的市政高楼。而拉杜斯本人就是奈斯特勒姆的市长。​“深奥号”船员原本大都是奈斯特勒姆的城防人员。拉杜斯上将是《侠盗一号》原创角色。


在斯卡里夫太空战中,义军蓝色中队的领队是安托克·梅里克将军(General Antoc Merrick)。其实,《新的希望》的剧本和小说里,卢克的飞行中队就是蓝色中队。但在拍片时,由于相关特效要在蓝幕前完成,为了防止道具和背景的色彩混在一起,卢克的中队被改成了红色中队。不过,在1993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游戏《义军突击》(Rebel Assault)里,有另一支蓝色中队从雅文4号卫星一直打到恩多,领队叫梅里克·西姆斯(Merrick Simms)。


在斯卡里夫太空战中,金色领队(Gold Leader)和红色领队(Red Leader)的画面都是直接用四十年前《新的希望》的存档镜头,不是新拍的。


斯卡里夫上空的护盾关闭时,第一个撞上护盾机毁人亡的义军飞行员是“蓝色六号”万戈斯·格雷克(Vangos Grek)。他的头盔与《新的希望》里“红色六号”杰克·波金斯(Jek Porkins)的头盔、《原力觉醒》里蕾伊戴的头盔都十分相似,因为这三顶头盔都是蒂尔方黄色王牌中队(Tierfon Yellow Aces squadron)的头盔。蕾伊戴的头盔属于多丝米特·雷(Dosmit Ræh)。万戈斯·格雷克、杰克·波金斯和多丝米特·雷都曾是蒂尔方黄色王牌中队的成员。


打击AT-ACT腿部关节的战术在正史小说《星海迷途》(Lost Stars)里也有类似表现。《星海迷途》男主角塞恩·凯雷尔(Thane Kyrell)通过打掉关节接驳螺丝的方式,在霍斯战役中干掉了一台AT-AT步行机。


那位打击AT-ACT腿部关节的U翼舱门射手叫比斯坦(Bistan),是亚卡尔人(Iakaru),来自被帝国占领的行星亚卡尔(Iakar)。他是《侠盗一号》原创角色。


在斯卡里夫太空战中,红色五号佩德林·高尔(Pedrin Gaul)不幸牺牲。所以,卢克在《新的希望》里加入红色中队后,继承了“红色五号”的呼号。


帝国在斯卡里夫大气层内的主要作战飞行器是TIE“打击者”(TIE striker),正式名称为TIE/sk x1 试验型空中优势战斗机(TIE/sk x1 experimental air superiority fighter)。它们由西纳舰队系统公司(Sienar Fleet Systems)设计制造,主要被用于大气层内的战斗。其大气层内的时速可达1500公里,比普通的TIE战斗机快。TIE“打击者”配备有四门激光炮、两门重型激光炮和三枚质子鱼雷,能有效打击地面目标。TIE“打击者”还能载货运人。它们是《侠盗一号》的原创战斗机。


当义军与帝国冲锋队在斯卡里夫的海滩打得如火如荼时,奥森·克伦尼克总监命令他的护卫队参战,增援帝国冲锋队。然后,在三架TIE“打击者”的护航下,一架外形类似TIE“打击者”的较大型帝国运兵机把一队死亡士兵送到海滩上。很快,这队死亡士兵就杀死了奇鲁·英威、贝兹·马彪斯等义军战士。这架帝国运兵机就是TIE“收割者”(TIE Reaper),有两门激光炮。事实上,在卡夫林之环(Ring of Kafrene)的场景里,就有一架TIE“收割者”一闪而过。TIE“收割者”是《侠盗一号》的原创载具。


虽然信仰原力,但​奇鲁·英威没有受过绝地训练,他的原力敏感性显然也不如绝地或西斯。他不凡的身手或许来源于以下三点:
1)他的练的武术叫“扎马希沃”(zama-shiwo),源于杰达,被形容为“外手之内眼”。其核心在于完善身体感知力——有意识地关注身体的位置、接触和内部机能,通过控制潜意识机能来达到超自然的效果。
2)其长棍的顶端有一盏金属电灯,里面有一小片凯伯水晶。他能听到电池和水晶的轻微震动,从而判断长棍顶端的位置。
​3)其腰带上挂有一个回波共振器,有助于他感知周围环境。


当拉杜斯上将收到死星设计图时,观众会发现设计图上的超级激光炮位于死星赤道位置,而不是北半球。这其实是《新的希望》里一个一直没改的Bug。《侠盗一号》沿用了这个Bug。


死星轰击斯卡里夫前,塔金说:“You may fire when ready。”在《新的希望》里,死星轰击奥德朗前,塔金也说了这句话。后来在死星轰击雅文4号卫星时,塔金又说了这句话,结果这成了塔金的临终遗言。


根据《侠盗一号》小说版的记载,那艘引发两艘帝国歼星舰相撞的义军锤头轻型护卫舰叫“光源号”(Lightmaker)。


据《侠盗一号》编剧之一约翰·诺尔透露,那两艘相撞的帝国歼星舰中,被撞的是“威吓者号”(Intimidator),撞它的是“迫害者号”(Persecutor)。这两艘飞船先前都没有在其它作品里出现过。


义军舰队撤离斯卡里夫时,突然从超空间里跳出的帝国歼星舰就是达斯·维德的旗舰“蹂躏者号”(Devastator),也就是在《新的希望》开场出现的那艘帝国歼星舰。


达斯·维德从“蹂躏者号”到“深奥号”乘坐的穿梭机是“Λ级”T-4a穿梭机(Lambda-class T-4a shuttle)。为他护航的是TIE战斗机和TIE/br登陆穿梭机(TIE/br boarding shuttle)。“Λ级”穿梭机最早出现于《绝地归来》;TIE战斗机最早出现于《新的希望》;TIE/br登陆穿梭机的造型与TIE轰炸机基本一致,最早出现于1979年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报纸连载漫画《康斯坦西亚事务》(The Constancia Affair)。


《侠盗一号》里的达斯·维德一共由三个人扮演:英格兰演员丹尼尔·纳普勒斯(Daniel Naprous)扮演穆斯塔法的达斯·维德,包括泡在巴克塔罐里的模糊半裸身体;威尔士演员斯潘塞·怀尔丁(Spencer Wilding)扮演片尾的达斯·维德;达斯·维德的配音演员自始至终都是詹姆斯·厄尔·琼斯(James Earl Jones),从正传三部曲,到《西斯复仇》,到《义军崛起》,到《侠盗一号》,今年86岁高龄的詹姆斯·厄尔·琼斯为达斯·维德配音了40年。


最后达斯·维德屠杀义军时,有个义军成员大叫“Launch”,然后另一个义军成员拉下一根横杆,莱娅公主的“坦蒂夫四号”就飞出去了。那个拉下横杆的人就是本片导演加雷思·爱德华兹(Gareth Edwards)亲自客串的。


在“坦蒂夫四号”上,把死星设计图递给莱娅公主的人就是“坦蒂夫四号”船长雷穆斯·安蒂列斯。在《新的希望》里,他由彼得·格迪斯(Peter Geddis)饰演;在《西斯复仇》里,他由罗恩·尼科尔(Rohan Nichol)饰演;在《侠盗一号》里,他由蒂姆·贝克曼(Tim Beckmann)饰演。


与塔金一样,莱娅的脸也是CGI。在《侠盗一号》中饰演莱娅的是挪威演员英薇尔·戴拉(Ingvild Deila)。在正传三部曲和《原力觉醒》中饰演莱娅的卡丽·费希尔(Carrie Fisher)已于2016年12月27日因心脏病逝世,享年60岁。她的母亲黛比·雷诺兹(Debbie Reynolds)于第二天因中风去世,享年84岁……愿原力与她们母女同在!

三、《侠盗一号》的传说宇宙渊源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死星同样是帝国科学家与工程师集体智慧的结晶,其中的总设计师是贝弗尔·勒梅利斯克(Bevel Lemelisk)。贝弗尔·勒梅利斯克最早在1990年出版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系列设定书《银河指南》(Galaxy Guide)第5册《绝地归来》里被提及。随后这个人物主要出现在各类参考书和设定书里。唯一一部正式介绍他的文艺作品是1995年的小说《暗剑》(Darksaber)。
贝弗尔·勒梅利斯克的经历和性格与《侠盗一号》里的盖伦·厄索或奥森·克伦尼克都截然不同,几乎没有太大的可比性。勒梅利斯克是一个野心勃勃、才华横溢、精明务实,但同时又粗心大意的科学家。他只关心科学、技术、知识和自己的智慧,对道德、正义、银河系的安危,甚至自己的健康,几乎都漠不关心。帝国高层以及银河黑道对这个人又爱又恨。一方面,死星原型、死星一号、死星二号、“日蚀级”超级歼星舰、“塔金号”战斗太空站、“暗剑号”战斗太空站等超级武器几乎都是他设计的。另一方面,导致死星一号被卢克摧毁的排热口确实是因为他的设计漏洞所导致的。帕尔帕廷皇帝因为他的工作失误前前后后用各种方法把他处死了七次,然后又用克隆加意识转移的方法把他复活,让他继续为帝国贡献才华。他最后被新共和国逮捕,作为战犯被处死。他要求新共和国保证“这次把事情做好”(do it right this time)。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并没有一部单一的作品讲述义军同盟如何获悉死星的存在以及如何窃取死星设计图,相关故事散落记载在多媒体项目《原力释放》(The Force Unleashed)、游戏《战火中的帝国》(Empire at War)、游戏《X翼》、漫画《帝国》、游戏《黑暗力量》(Dark Forces)、游戏《致命同盟》(Lethal Alliance)、短篇小说《达克内尔上的插曲》(Interlude at Darkknell)、游戏《前线II》(Battlefront II)、小说《义军黎明》(Rebel Dawn)等不同的图书和游戏中。

义军先后从四个渠道获悉死星的存在:

1、贝尔·奥加纳、蒙·莫思马、加姆·贝尔·伊布利斯等义军高层一度被押送到死星上;
2、在汉·索洛和丘巴卡的帮助下,雷穆斯·安蒂列斯舰长从科鲁拉格获得死星情报;
3、一度被帝国俘虏的义军飞行员塞缪尔·雷德向义军高层报告死星的存在;
4、莱娅·奥加纳诱使蒂翁准将说出死星的秘密。

死星设计图被拆分为七部分,被义军一一获得:

1、义军AX-235前哨基地用窃得的帝国通信卫星截获一部分死星设计图;
2、凯尔·卡塔恩从达努塔盗取一部分死星设计图;
3、里安娜·萨伦从达努塔盗取另一部分死星设计图;
4、莫兰达·萨维奇在达克内尔卖给加姆·贝尔·伊布利斯一部分死星设计图;
5、一群义军战俘在死星越狱后向义军基地传送了一部分死星设计图;
6、义军在托普拉瓦上空截获一部分死星设计图;
7、哈韦特·斯托姆在托普拉瓦的帝国研究站窃取一部分死星设计图。

托普拉瓦战役是义军作为一个整体对帝国取得的第一场胜利,但也付出了重大代价:托普拉瓦地表的义军为了把死星设计图通过通信天线传给莱娅公主的“坦蒂夫四号”飞船,几乎全军覆没。

义军把上述七部分拼在一起才得到完整的死星设计图。

详见: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死星设计图是如何被窃取的?
4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7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