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星球大战:战争必备指南》作者剪辑版:古科洛桑

2019-8-21 23:18|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520| 评论: 0|原作者: Skyaaqq

【译者按】原文《Star Wars: The Essential Guide to Warfare Author's Cut, Part 2 - Ancient Coruscant》于2013年11月4日刊登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贾森·弗赖伊(Jason Fry)和保罗·厄克特(Paul Urquhart)。译文略有删节。

热尔人集团和汤恩人集团

转载自《今日帝国中心》,雅文战役后2年

很久以前……

热尔人与汤恩人是如雷贯耳的名字,但有关这些远古战士的真相仍然难以确定。

作者:埃舒尔·谢伊瓦


差不多从文明在帝国中心生根发芽起,热尔人和汤恩人就在我们这颗行星上声名远扬了——这段时间可真够长啊。他们的名头粉饰着很多古老的团体,这些团体声称自己与许久之前的战争有所联系。不少新开发区也有他们的名字,因为建筑者们希望这些由耐钢和清澈水晶建成的宫殿能蹭上传统的面子。

但你真的对这些古代战士们了解多少呢?学者们说,关于热尔人和汤恩人,只有一件事是清楚的,那就是我们不清除他们的历史。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来自好几个星球的研究者们正在孜孜不倦地把传说碎片和考古发掘的拼图编织在一起,希望有朝一日让这段古代史重现天日。

每个学生都知道二十万年前大概发生了什么:组成热尔人集团的十三个国家与汤恩人的军队维持了好几百年的战争状态。在其中一场战斗中,突如其来的火山爆发摧毁了热尔城,粉碎了热尔人集团的力量。集结起来的汤恩人敬畏地看着灰烬遮蔽太阳,天上下起暴雨。汤恩人把夙敌的毁灭视为神佑的征兆,于是将自己称为“Dha Werda Verda”,即“阴影战士”,并以同名史诗庆祝胜利。

完整版的《Dha Werda Verda》包含11个章节,700句诗文,以名为诺特论语的语言写成,这种语言的微妙程度至今仍是翻译的挑战。但大多数人只知道第九章的片段——这十行诗句以“造物主前来毁灭”而广为人知。不管你曾就读于哪所大学、中学或小学,只要你是科洛桑人,你或者你的同学一定能记起背诵这十行诗时的奇怪发音。

但根据拜布洛斯大学历史学家梅什·布尔宗的观点,我们对这部古代史诗的崇敬还有着不少疑点。

“我们相信热尔人就是人类——当帝国中心还叫诺特伦时,这颗星球上的原生人类就已经可能走向了群星,”布尔宗说。“汤恩人不是人类。即便热尔城毁灭事件只有那么一丁点的真实性,这对人类而言也是灭顶之灾。所以,我们其实是濒危幸存者的后裔,却会去诵读先祖之敌庆祝滅絕事件的诗篇。



正如布尔宗解释的那样,热尔人诸国因失去首都而大受打击,但没有奔溃:他们恢复后,彻底把汤恩人驱逐出诺特伦。汤恩人移居外环,最终定居在曼达洛——一颗以传奇氏族领袖命名的行星。以新的母星为起点,他们成为共和国的心腹大患。曼达洛人会经常洗劫外围星球,有时深入非常核心的地方。

曼达洛人氏族认为对勇士信条的忠诚高于一切,而这一点最终改变了他们的社会形态。后来一位叫终极曼达洛的领袖将人类及其他种族接纳进曼达洛人的社会。结果,终极曼达洛成为最后一个领导氏族的汤恩人。

“尽管汤恩人现已滅絕,但曼达洛人继承了他们的道路——够讽刺的是,曼达洛人是一个人类文明,”布尔宗解释道。



胡·吉布威是萨尔马戈德罗大学院的军史学家,他注意到有一首歌也叫《Dha Werda Verda》——这是一首曼达洛语战歌,意为“阴影战士狂怒”。克隆人战争期间,一些曼达洛人教官把这首歌教给了克隆人学员们,这首歌也因此成为那些部队的标志。这首战歌和诵唱时的伴舞很迷人,尤其是当舞者遵循曼达洛传统,在旁人的胸口或背部按旋律拍打时。今天这种表演方式已经很少见了,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一定要把握住:

汤恩余烬兮,曼达洛之心炀。
阴影战士兮,吾等为之狂怒。
高贵长子兮,曼达洛之首生。
夜明生辉兮,燃尽予之仇雠。
不忘雪恨兮,复仇心之如旧。

雷霆万钧兮,曼达洛之手段。
阴影战士兮,吾等为之狂怒。
高贵长子兮,曼达洛之首生。
夜明生辉兮,燃尽予之仇雠。
不忘雪恨兮,复仇心之如旧。


但正如胡所言,《阴影战士狂怒》比《Dha Werda Verda》要晚得多。汤恩人史诗的最完好藏本由诺特伦语书写,被保存在偏远行星曼达的贝奥巴档案馆里,那里面没任何《阴影战士狂怒》的诗节。

“我认为《阴影战士狂怒》诞生自终极曼达洛统治时期,那时汤恩人已经知道自己正在逐渐衰亡,”胡解释道。“我一直把它当作一部悲壮的作品——汤恩人知道新生文明注定比他们长久,他们希望新生文明不会遗忘他们。”

但在《Dha Werda Verda》中被铭记的热尔人和汤恩人勇士又是什么样的呢?学术界对此几乎一无所知。

“二十万年几乎是一段深不可测的时间”,鲁德里格大学名誉学者阿胡尔·马纳克萨说。“即便是哥伦姆人的历史也没有这么久远。对于热尔城的位置,那场战争爆发的时间,或者这场战争是否真的存在,目前都没有定论。所有遗迹都被埋葬在几千米高的城市和几万年久的时间下。”

马纳克萨注意到,许多学者都试图解释汤恩人被击败后,是如何从帝国中心被赶到外环的。

“我们知道,二十万年前还没有哪个种族能够穿越超空间,”马纳克萨说。“这留给了我们几种不同的推测,但它们都不能被证实或证伪。也许汤恩人能进行超光速旅行并入侵了帝国中心。或者汤恩人才是科洛桑的土著,而热尔人才是入侵者。也许时间有误,这场战争远没有那么久远,当时核心世界已经被银河系最古老的种族探索过了。或者这场战争从来没有爆发过。”

胡·吉布威说,我们对热尔人集团和他们的敌人汤恩人军团也没有明确的结论。

“历史爱好者以娱乐的形式重现这场战争时,喜欢用仿制的巨斧和长剑。在鲁恩,从汤恩人的墓地里,发掘出的正是这样的武器,”他说。“但到汤恩人来到鲁恩时,这些武器就已经是仪式用品了——毕竟有能力进行超空间旅行的种族并不需要再用带刃的兵器。我们也没有发现哪个像热尔人国家一样复杂的社会还在用这种武器。这就好比你在扮演拉姆西尔围攻战中的帝国陆军时,只能使用礼仪军刀一样。”

胡·吉布威说,他知道想象飞机和原子武器被用在热尔城的战斗中可能是一件很不浪漫的事。但他要我们审视与深挖让《Dha Werda Verda》亘古传诵的特质。

“我们只有这首诗,但这是多么伟大的诗啊!”他说。“造物主出现,毁灭世界,这番奇景给了古今艺术家们多少的灵感!仅仅是那些将领的名字就唤醒了我们的内心:一提到“不可征服者”雷克苏图或“掠夺者”奥尔哈克,有哪个学生不心跳加速?“乌尔马拉毁灭者”强大而高贵,但其不可避免的陨落让哪个学生不哀悼?

如果你还没有因为学者的几句话而激动万分,那再让我讲一件较私人的轶事。我最近与斯沃特·斯威夫托一起参加了一场《阴影战士狂怒》表演。斯威夫托先后担任共和国大军与帝国中心卫队的教官。

随着最后“dralshy'a”(曼达洛语“更强”或“更亮”的意思——译者注)的喊声渐轻,我告诉斯威夫托学术界对热尔人、汤恩人和《Dha Werda Verda》的最新看法。我很好奇,这位帝国中心的老兵会怎么看待这段讽刺的历史:一首汤恩人的战争史诗催生了曼达洛人的传统,这一传统又传承给帝国中心的卫士。

斯威夫托对我不耐烦地摇摇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谢伊瓦女士,但这都不重要,”他说。“不管这首诗是某个汤恩人写的,还是汤恩人想杀死我们的祖先之一,或他用哪种武器,说哪种语言,都不重要。汤恩人与热尔人确实互相敌视,但他们其实是一对兄弟。任何生物,只要相信更崇高的事业,并愿意为之战斗与牺牲,都是兄弟。如果你曾打过仗,如果你曾把生命托付给其他像你一样害怕、迷惑、高贵和勇敢的士兵,那你们就是兄弟。不管你长什么样。”

蒂尔苏斯太阳卫队

蒂尔苏斯太阳卫队是一支令人生畏的部队。他们最早是反抗埃查尼指挥部的起义军,最后成为著名的雇佣兵。查尼指挥部是一个由六颗星球组成的邦联,由一个女性委员会统治。

在雅文战役前1154年的本加利起义中,被太阳炙烤的行星蒂尔苏斯与本加利一起反抗“六姐妹星”。不到一个世纪后,本加利就恢复了与埃尚的联系,但蒂尔苏斯仍顽固保持独立,毕竟蒂尔苏斯人在很久以前就与其他埃查尼人产生了文化隔阂。像所有埃查尼人一样,蒂尔苏斯人擅长解读最微小的肢体语言,这让他们成为一流的战士。但在其他方面,两者截然不同:蒂尔苏斯人由男性主导社会,而不是女性;黑发黑肤,而不是白发白肤;崇拜太阳,而不是月亮;重视利刃重甲,而不是徒手格斗。

蒂尔苏斯特种部队演化成太阳卫队,与埃查尼人发生过无数次战斗。最后在雅文战役前889年,《阿尔梅拉条约》确认了蒂尔苏斯的独立。随着和平降临六姐妹星,太阳卫队成为著名的雇佣兵。其成员参加了银河系各地的冲突,还去当赏金猎人和角斗士。很快,这支部队成为曼达洛人的对手,双方在无数战争和战斗中交手。最著名的一次决战发生在雅文战役前402年。当时不同的派别都宣称对辛塞蒂的尖角王座有继承权。他们分别雇佣了太阳卫队与曼达洛人。结果这两个组织在辛塞蒂的悬崖峭壁及地下墓穴里决斗了三年多。

太阳卫队的成员以身着黑色重甲,把长矛当武器而闻名。蒂尔苏斯长矛多种多样,但都长一米左右,大都在两端装有科托西斯金属加持的震动刀。力矛的末端有震晕模块,而用于仪式战斗的日矛则拥有导电矛尖,会发光发热,光是樱红色的。太阳卫队的盔甲一般都装备着传热格服、震动刀、膝部棱刺、足尖棱刺、飞镖发射器和迷你火焰喷射器。

那些在太阳卫队严苛入会仪式中幸存了下来的人会成为“星际军团兵”,并开始为期一年的试用期,在这一年里他们必须在战斗中证明自己。通过试用期后,他们会晋升为“星际保民官”,指挥一支20人到40人的太阳卫队军团。这些军团是最常见的雇佣兵单位,但所有军团都听命于“最高太阳卫士”。

星际保民官之间会为了威望而激烈竞争,尤为英勇的保民官会被接纳进太阳卫队军官团。“双日副将”指挥两到四个军团;在副将之上的军衔依次是“双日主将”,“蒂查尼指挥官”,“蒂查尼独裁官”和最高太阳卫士。



蒂尔苏斯人一直是一个在精神上得不到满足,且非常饥渴的民族。在共和国陨落的一百多年前,他们开始着迷于一则预言,即银河系的救世主将会是“太阳之子”。这引起了一位隐秘西斯的注意,他把一个又一个卫队军团诱入圈套,同时协助图尔·武拉因在卫队内上位。作为最高太阳卫士,武拉因宣布效忠达斯·西迪厄斯。西迪厄斯把太阳卫队当成雇佣兵和刺客,派他们去破坏共和国动荡星球的稳定,以及暗杀刺头议员和其他一些重要人物。西迪厄斯还让太阳卫队保护自己在科洛桑的秘密藏身处。



当接管共和国的阴谋即将成功时,西迪厄斯考虑过让几位蒂查尼指挥官和蒂查尼独裁官成为共和国军队的潜在克隆模板,不过最终的模板还是选用了詹戈·费特。西迪厄斯对太阳卫队还有其他安排——克隆人战争期间,为了考验杜库的门徒阿萨吉·文崔斯,西迪厄斯命令她消灭太阳卫队。许多太阳卫队成员倒在了文崔斯的红色光剑下,其他被饶了一命的成为帕尔帕廷皇帝的禁卫军、帝国暗影卫队或冲锋队的克隆人模板。

帕尔帕廷的崛起撕裂了蒂尔苏斯社会。大多数蒂尔苏斯人是皇帝的坚定支持者,视禁卫军为太阳卫队的继承者,还有很多蒂尔苏斯人成为帝国陆军和冲锋队的精锐成员,受人尊敬。但有人辩称蒂尔苏斯人被西斯骗了,他们试图复兴太阳卫队。皇帝驾崩后,蒂尔苏斯成了一个孤立主义世界,他们拒绝了各个帝国军阀与新共和国的邀请。新一代太阳卫队出现在遇战疯人入侵期间。他们守卫蒂尔苏斯免遭潜在的进攻,然后寻求重建这一组织的传统和荣光。

译名表

事件
Battle of Yavin,雅文战役
Clone Wars,克隆人战争
Siege of Ramsir,拉姆西尔围攻战
Bengali Uprising,本加利起义

​人物
Eschul Shaywa,埃舒尔·谢伊瓦
Mesh Burzon,梅什·布尔宗
Hu Jibwe,胡·吉布威
Arhul Manaxa,阿胡尔·马纳克萨
Rexutu the Unconquerable,“不可征服者”雷克苏图
Doom of Ulmarah,“乌尔马拉毁灭者”
Swart Swifto,斯沃特·斯威夫托
Thull Wulain,图尔·武拉因
Darth Sidious,达斯·西迪厄斯
Palpatine,帕尔帕廷
Jango Fett,詹戈·费特
Dooku,杜库
Asajj Ventress,阿萨吉·文崔斯

地点
Imperial Center,帝国中心
Coruscant,科洛桑
Notron,诺特伦
Mandalore,曼达洛
Manda,曼达
Roon,鲁恩
Thyrsus,蒂尔苏斯
Six Sisters,六姐妹星
Eshan,埃尚
Sintheti,辛塞蒂

组织
University of Byblos,拜布洛斯大学
Mandalorian,曼达洛人
Salmagodro Grand Academy,萨尔马戈德罗大学院
University of Rudrig,鲁德里格大学
Grand Army of the Republic,共和国大军
Sun Guard of Thyrsus,蒂尔苏斯太阳卫队
Echani Command,埃查尼指挥部
Royal Guard,禁卫军
Shadow Guard,暗影卫队
New Republic,新共和国

种族
Zhell,热尔人
Taung,汤恩人
Columi,哥伦姆人
Thyrsian,蒂尔苏斯人
Echani,埃查尼人
Yuuzhan Vong,遇战疯人

科技
durasteel,耐钢
Clari-crystalline,清澈水晶
cortosis,科托西斯
Vibroblade,振动刀
force pike,力矛
solar pike,日矛

头衔
Mandalore the Ultimate,终极曼达洛
Stellar Legionnaire,星际军团兵
Stellar Tribune,星际保民官
Supreme Sun Guardian,最高太阳卫士
Twisuns Legate,双日副将
Twisuns Praetor,双日主将
Thychani Commander,蒂查尼指挥官
Thychani Dictator,蒂查尼独裁官

语言
Notron Cant,诺特论语
Mando'a,曼达洛语

其它
Imperial Center Today,《今日帝国中心》
Pact of Almera,《阿尔梅拉条约》
Horned Throne,尖角王座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1-23 09:13 , Processed in 0.0756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