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8248|回复: 1

[电影] EP3剧本演化过程

[复制链接]

202

主题

337

帖子

48

精华

超级版主

原力
735
水晶
0
发表于 2009-2-17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个旧文了,全部从《The Making of Star Wars Revenge of the Sith》里整理而来,纯粹只是为了了解老卢当年对EP3剧本的构思过程。翻译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也没有请人校对。权当资料暂存一下吧……

******************************************************

2003年1月31日,星期五

……

同一天,卢卡斯的助手Anne Merrifield完成了初稿的打印,这份草稿只给迈凯伦一个人看了。“我们还不能把这个剧本给部门头头们看,”瑞克说,“相反,我只是给他们口头描述了一下,我不想他们顺着这线索走得太远。现在这个时候剧本还只是暂时的(It has to stay ephemeral at this point)。必须有足够的信息让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计划些什么,但又不能有足够的信息,让他们把什么事物给定型了——因为一切都会有改变。”

在对其他角色和诱人的旁支情节进行删剪弱化后,卢卡斯可以把这个经过修订但仍然逐渐成形的故事的中心内容用一个词概括出来,这个词就是:“阿纳金”。

剧本有55页长,被定名为:

星战III:西斯的复仇

战争!邪恶无处不在。双方英雄辈出。分离主义恐怖分子绑架了银河参议院的领袖,最高议长帕尔帕廷。鬼伏将军,分离主义军队的指挥官,进攻了共和国首都科洛桑,被绝地指挥官和他们的克隆军队击退。在战斗的中期,两位绝地武士发现了俘获最高议长帕尔帕廷的星际飞船,试图展开救援……

初稿大纲:剧本的开场台词属于奥比万:“飞行是机器人的工作,不是绝地的。”奥比万和阿纳金驾驶各自的星际战斗机在科洛桑上空展开的战舰战斗中迂回前进。当奥比万的战机被蜂鸣机器人损坏时,他紧急迫降到扣押着帕尔帕廷的联盟巡洋舰上。阿纳金紧随在后。他们击退机器人,却被鬼伏将军迫至一隅,后者以“巴库拉(Bakura)的年轻英雄”的称呼向阿纳金致意。阿纳金和奥比万通过手势暗语沟通,然后突然抽出光剑,在地板上切出一个洞来,就此逃走。但他们落入了燃料槽,在这里他们被一种叫做“nitro fobos”的致命蛰人水母包围。阿纳金和奥比万通过一个通风孔逃走,并且乘电梯前往他们相信是帕尔帕廷被关押的地方。

卢卡斯: “奥比万对阿纳金总是有所怀疑。一开始,他不想让阿纳金成为绝地。他认为魁刚做的是错的。但绝地议会让阿纳金加入了,并且让他作了奥比万的弟子。然后,经过这些年,他和这孩子生活在一起——他们一起战斗,一起工作,因此现在他们有了一种非常牢固的关系。所以奥比万支持阿纳金,因为他们是朋友。对这种情形的亲密性诱惑了他(?He's been seduced by his closeness to the situation)。”

当电梯门打开时,机器人抓住了奥比万,而阿纳金则从升降机天花板逃走。奥比万被带到鬼伏面前,他们在舰桥展开战斗。阿纳金找到了最高议长,但被机器人包围。杜库伯爵——或者说:达斯·泰拉努斯(Darth Tyranus)——显身。他们交手,砍倒倒霉的机器人,交换简短的对话(verbal slight):

达斯·泰拉努斯

我可以感觉到你的愤怒。你的仇恨告诉我,你对黑暗面并非一无所知。

帕尔帕廷

阿纳金,他早些时候正向我吹嘘说,他如何设计让塔斯肯袭击者杀死了你的母亲。

阿纳金

你!

达斯·泰拉努斯

对,现在,你无处可逃了,我年轻的绝地。


阿纳金砍下了杜库的手,帕尔帕廷命令他杀死了泰拉努斯,阿纳金切下了他的头。

卢卡斯:“帕尔帕廷告诉杜库:‘我有一个人选,我认为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西斯君主,而且我认为我们可以让他加入我们。不过我们需要试试他。因此我们要设置一种环境,可以让你和他交手。如果他胜过你,那么我会终止战斗,他可以通过测试;如果你胜过他,那么我们会让他走,我们会让他再多炼几年,直到他准备好为止。’不过很显然,在这背后,是帕尔帕廷的真正意图。如果阿纳金足够出色,阿纳金可以杀死杜库,并成为帕尔帕廷的新弟子。不过他没有把这个告诉杜库。”

当巡洋舰坠出轨道时,鬼伏乘逃生舱弃船而走。阿纳金和帕尔帕廷和奥比万汇合,前者成功地将破损飞船的剩余部分着陆在科洛桑。

在那里,他们遇见了贝尔·奥格纳、梅斯·云度、甲甲·宾克斯及其他参议员。当大部人群散去时,帕德美出现了;她告诉阿纳金自己怀孕了,他们拥抱在一起。

鬼伏将军撤退到一个名叫“Utapau”的凹洞星球。他命令努特-根里和其他分离主义议员前往穆斯塔法;然后他通过全息图象与达斯-西帝亚斯交谈。鬼伏质疑他的策略,但西帝亚斯让他保持耐心。

在科洛桑,阿纳金被一个噩梦惊醒,在梦里,帕德美被火焰吞没。帕德美安慰他,但阿纳金为她担心,他声称:“我运用原力的能力正在变得比任何绝地都要强大。我很快就能控制它……也许我注定不会成为一个纯粹的绝地(mere Jedi)。”

帕尔帕廷宣布了一项改组措施:他想让阿纳金在绝地议会和议长办公室之间扮演联络人的角色。议会最终接受了这一提议,期间尤达以全息图象形式发言。

会议结束后,正在卡西克(Kashyyyk)的尤达和魁刚·金的灵魂交谈。尤达想知道绝地将如何被毁灭,但魁刚无法回答,因为原力已经失去平衡。这时,10岁大的汉·索罗来见尤达。

汉·索罗

我在东边海湾附近发现了一台传送机器人(transmitter droid)的零件……我想它仍然在接收和发送信号。

尤达

很好,很好。跟踪这个,我们可以回到源头。找到鬼伏将军,我们也许可以……


汉·索罗和尤达追踪信号到了Utapau。尤达将消息通知了绝地议会,梅斯决定派奥比万去抓捕鬼伏将军,随同前往的还有数千克隆士兵。

在Utapau,鬼伏和奥比万交手;机器人攻击,克隆士兵加入战局。鬼伏乘轮式摩托车逃走,奥比万骑蜥蜴追击。经过一场非常危险的追击,鬼伏从绝地下方向蜥蜴射击,但奥比万砍倒了将军。

奥比万将自己的胜利通知了绝地议会,梅斯-云度去见帕尔帕廷,要求和平,因为现在鬼伏已经死了。帕尔帕廷拒绝了。当梅斯坚持说议会不管如何都要停战,帕尔帕廷用从手指发出的“西斯闪电(??electric bolts)”展开攻击。在帕尔帕廷的催促下,阿纳金砍下了梅斯持剑的手。“梅斯被击溃,蓝色电流吞没了他的身体。终于,这位绝地首领无声地倒下了”。

产生这种持续电流所需的可怕努力将帕尔帕廷的脸转化成了达斯·西帝亚斯的容貌。有阿纳金站在一旁,帕尔帕廷命令克隆士兵执行“第66号令”。基·阿迪·穆迪在Mygeeto被杀。Kit Fisto在Saleucami(最后拼法)被杀,Plo Koon在Cato Neimoidia,Aayla Secura在Felucia被杀。尤达正在沉思,得到了原力的预警;他击败了被派来暗杀他的士兵。

在Utapau,奥比万从他的蜥蜴上被击落,坠落数百米,掉入一个凹洞。他在水下游动,在一个隐蔽的山洞浮出水面。从水中出现两台搜索者机器人(?seeker drones)前来寻找他。奥比万爬进一个山洞,紧贴在石壁之上;一种移动迅速的nos(?)兽从奥比万身边跑过,吞掉了其中一台机器人,并开始追击另一个。奥比万径直到了一个停机坪,在这里他征用了一架星际战斗机。

在科洛桑,帕尔帕廷完成了他对阿纳金的诱惑,起初后者拒绝投向黑暗面——直到最高议长作出了一项令人吃惊的供认:

达斯·西帝亚斯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待,等待你完成你的宿命[...]我安排了你的孕育。我运用原力的力量让迷地原虫开始创造出你的细胞分裂(I used the power of the Force to will the midichlorians to start the cell divisions that created you)。

阿纳金

我不相信。

达斯·西帝亚斯

啊~,可你知道这是真的。当你清空你的思想,你就会感应到这个真相。你几乎可以把我想成是你的父亲。

阿纳金

这不可能!

达斯·西帝亚斯

无论如何,你必须作出决定……


由于西帝亚斯许诺给阿纳金以让帕德美起死回生的力量,阿纳金受到了诱惑。奥比万和尤达回到科洛桑绝地圣堂,在这里他们发现了一份全息影像,显示阿纳金正在屠杀小绝地。在全息摄影中,达斯·西帝亚斯抵达,阿纳金跪到他的面前。

达斯·西帝亚斯

你不再是一个绝地了,阿纳金。那段人生已经不在。今天,你将作为达斯·维达,作为西斯君主、为银河带来和平与公正的人,开始新的人生。


贝尔·奥格纳抵达,通知尤达和奥比万说,帕尔帕廷已经宣布第一个银河帝国成立。奥比万想去追赶阿纳金,但尤达劝他耐心。贝尔和尤达飞去Plis Massa,而奥比万则道歉说他要晚些和他们会合。他去看了帕德美,并且劝她告诉自己阿纳金在哪里,但帕德美拒绝了,于是奥比万离去。然后帕德美和泰弗队长及侍女上了自己的飞船。

在穆斯塔法,阿纳金服从西帝亚斯的命令,屠杀了努特·根里,Poggle The Lesser,以及分离主义其他成员。

帕德美抵达了——但她的全部随从都被克隆士兵射杀。正当他们逐渐包围她时,阿纳金出现,并命令他们退下。她恳求阿纳金,但他说,她要么和他在一起,要么就反对他。就在这时,奥比万自己显身——他偷偷上了帕德美的飞船。阿纳金被激怒了,他相信帕德美背叛了自己,对她进行了原力锁喉并且把她抛向一堵墙。奥比万和阿纳金交手。

这对旧日的朋友从穆斯塔法室内直打到室外,直到:

就在阿纳金看来已经击倒奥比万的一瞬,这位绝地作了一个迅速移动,砍掉了阿纳金的双腿,阿纳金跌倒滑落到一道堤坝边,在熔岩边停下。突然间,这个西斯君主熊熊燃烧起来,他开始惨叫。

奥比万拣起阿纳金的光剑,走开了。没有对话。奥比万救回帕德美,将她带到Plis Massa。达斯·西帝亚斯救回了阿纳金,将他带到科洛桑,在那里阿纳金接受了手术,并被改造成机械的达斯·维达。

在Plis Massa,奥比万告诉尤达和贝尔,帕德美怀了双胞胎。在后来的手术中,双胞胎被救了下来,但帕德美死在了手术台上。尤达让他们把她的遗体送回纳布。贝尔自愿照顾女孩。奥比万说他知道塔图因上有一户人家愿意照顾男孩,同时他可以远远地照看这孩子。尤达告诉奥比万,在他独居时,他要和“一个向远古威尔斯组织(??)学习过的人……你的先师,魁刚·金”一起训练(???he has training for him with "one who has studied with the Ancient Order of the Whills...Your old Master,Qui-Gon Jin.")

在纳布,为帕德美举办了一场葬礼。在丹高巴(Dagobah),飞来一个太空舱,疾速穿过薄雾,当它着陆后,尤达出现了。在贝尔·奥格纳的船接近奥德兰(Alderaan)时,他把C-3PO和R2D2交给安提勒斯船长(Captain Antilles),让他“把他们清理干净。将协议机器人的记忆全部清除。”“噢,天。”C-3PO说。

在奥德兰,一个女婴被引见给女王。在塔图因,奥比万将一个男婴交给了欧文叔叔(伯父?)。

在一艘帝国星际驱逐舰的舰桥上,皇帝,地方长官塔金(Governor Tarkin)和达斯·维达望向窗外的太空,那里是死星的建筑(construction)。

2003年4月13日,星期日

Anne Merrifield将第一稿打印完毕,上面标注着今天的日期。少数几个艺术家获得许可看了剧本。“非常黑暗——比你能想象的还要黑暗。”Tiemens评论说。除了比初稿长56页,这一版还有以下改动及发展:

当阿纳金和奥比万驾驶各自绝地星际战机时,R2-D2担任阿纳金的维修机器人(?astromech),奥比万的维修机器人则是R4-G8。这两位绝地在绝地武士莎克·提的定位器的引导下来到扣押着被绑架的议长帕尔帕廷的巡洋舰上。

燃料槽里不再有有毒生物;另一方面,在他们密封了舱口以后,一个电火花击中了燃料,由此产生的大爆炸除掉了追击来的机器人。现在是R2-D2让升降梯下降,分开了两个绝地。奥比万被机器人俘获,被带到鬼伏将军跟前——后者当着他的面杀了被俘的莎克·提。

飞船坠出轨道的时候鬼伏与奥比万交手,不过现在机器人有了磁性(magnetize),因此它们可以沿天花板行走。鬼伏打碎一扇窗户逃走,沿飞船外壁爬进一个逃生舱。在和阿纳金打斗的时候,杜库不再声称为阿纳金母亲的死负责。

汉·索罗被从电影中去除。现在是议长告诉阿纳金到哪里去找鬼伏将军。帕尔帕廷还告诉他更多关于黑暗面的力量以及西斯君主达斯·普拉格斯的事——这个西斯君主可以阻止生物死亡,可以和迷地原虫沟通,影响它们的创造。

在Utapau,鬼伏揭示出他知道如何使用光剑——而且他有四只胳膊。最终奥比万撕掉了鬼伏腹部的金属护板,显示“外星生物的内脏被装在一个袋子里”。奥比万用原力抓过鬼伏掉落的激光枪,打进机器人的内脏。鬼伏从内向外爆炸开来。

卢卡斯:“我想让这个角色是个绝大部分是机器的外星人,这对阿纳金将来要成为的形态是一个呼应。这是他在这部电影里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他要被设计得非常引人注目,看起来非常有趣。因为他是主要的动作反派,我们要给他创造一种特殊技能。因此我们把他从两条胳膊变成了四条胳膊,这是个巧妙的把戏,视觉上非常吸引人。”

梅斯/帕尔帕廷之间的对白和打斗都比初稿复杂得多。他们交手,梅斯把帕尔帕廷的光剑踢飞。

梅斯

你对绝地之道很精通,可你不是绝地。

帕尔帕廷发出他的西斯闪电(lightning bolts)。梅斯和帕尔帕廷都向阿纳金寻求帮助。

帕尔帕廷

我给你知识,阿纳金。不要参与他们的谋反……。我是你通向力量的途径。


卢卡斯:“这是阿纳金必须作出决定的一刻。他的合理解释是:‘每个人都要追求力量。甚至绝地也要追求力量。’因此,他想,‘现在他们都堕落了。那么我应该站在哪一边呢?是和帕尔帕廷,这个有可能帮助我救帕德美的西斯君主结盟呢?还是与绝地站在一起,但有可能失去帕德美?’”

梅斯正在取得胜利,他把西斯君主推向窗边,推向死亡。正当梅斯要迫使帕尔帕廷跌出窗台,阿纳金砍下了他持剑的手。于是帕尔帕廷用西斯闪电攻击梅斯,将他猛抛出窗外致死。

阿纳金跪到达斯·西帝亚斯脚下。

阿纳金

我想要阻止死亡的力量。


从这一刻开始,剧本称阿纳金为“达斯·维达”。然后帕尔帕廷解释说他有一个消灭绝地的计划。

第一个接到66号令的是克隆指挥官Bacara(1138),而这一次,死亡绝地的名单更加庞大。在Mygeeto,克隆士兵射杀了基·阿迪·穆迪和萨斯·汀(Saesee Tiin)。在Saleucami,他们杀死了Kit Fisto,巴瑞斯·奥菲(Barriss Offee)和阿迪·加里亚(Adi Gallia)。在Kashyyyk,Mina Podia被射杀——但尤达救了他自己。在Cato Neimoidia,普罗·空(Plo Koon)受炮击消失在天空,同时一位不知名的绝地尸体躺在这颗星球表面。在Felucia,Aayla Secura和Quinlan Vos永远沉默了。

这一次,在看到阿纳金在绝地圣殿屠杀小绝地的全息录像后,尤达宣布自己会去杀掉帕尔帕廷,奥比万必须去杀死阿纳金——而奥比万拒绝了。但尤达告诉他必须这样做:“作为你弟子的那个男孩,他不再是(The boy who was your apprentics, he is not)。”

尤达和达斯·西帝亚斯在参议院下面对抗。在穆斯塔法,帕德美和她的随从遭到攻击,不过这一次攻击他们的是机器人,后被阿纳金消灭。帕德美向阿纳金质询奥比万告诉她的事——他投向了黑暗面——但阿纳金声称自己“给银河系带来了和平。”

帕德美

奥比万是对的,你变了。

阿纳金

为了变得更好。我已经比任何绝地曾梦想的都要强大[...]我们在一起,就可以统治整个银河系。


卢卡斯:“最后撕碎了帕德美的心的是阿纳金告诉她的这个事实,‘来加入我。现在我拥有了全部的力量。我可以统治整个宇宙,你可以和我一起统治它。’所以拯救她的想法变成了次要问题。这就是当她说(?And that's when she says),‘等一等。这不是我想要的,你也不是我与之相爱的那个人。’”

回到科洛桑,帕尔帕廷轻易化解了(deflect)尤达的攻击,后者在贝尔·奥格纳的帮助下勉强逃离。

帕德美死在了手术台上,这一次她说:“他并不邪恶……”在科洛桑,阿纳金变为机械的达斯·维达后,问帕德美在哪,帕尔帕廷的台词是新写的:“我怕她已经被一个绝地杀了……她不再是我们关心的事。”

“在我写下一稿的时候,”卢卡斯解释说,“会有更多的删减和修补(?pasting)。特定场景正确了我就会跳过去。最后要处理的事就是台词,因为你可以在拍摄现场甚或在拍摄后对它进行改动——你知道,我并不是因为我的台词而出名[笑]。我把它想成一种音效,一种韵律,整个原声音乐中的一个有声合唱(a vocal chorus in the overall soundtrack)。通常,一切都是视觉的(visual)。”

“驱使我拍摄这些影片的原因是,关于人们如何变坏的故事真的非常有趣。在这个特例里,前提是:没有人认为自己是坏人。他们只是有不同的看法。这是个关于一个真的非常好的孩子的故事。他有一些缺点——这些缺点最终毁了他(??do him in)”

“最终,核心的问题是贪欲(greed),是占有欲(possessiveness)——是无力放手(the inability to let go)。不但是执着于物质,这是贪欲,而且还执着于生命,执着于你所爱的人——不接受生命的消失(passage)与变化这个事实,这就是说万事有来有去(which is to say things come, things go)。万事都在变化。阿纳金在情绪上变得迷恋于事物,他的母亲,他的妻子。这就是他为什么堕落的原因——他没有放手的能力。”

2003年6月13日

经过修订的135页长度的第二稿标注着的日期是2003年6月13日。一般而言,场景经过了精炼;为了准备拍摄,它们被标上了数字。这一稿和第一稿之间主要的不同如下:

当奥比万被蜂鸣机器人击中时,情感内容变得更加强烈——奥比万命令阿纳金不要管自己,阿纳金则坚持要救他。

奥比万和阿纳金现在都落入将军的地盘(quarters)。“这次我们一起上。”当杜库伯爵出现时奥比万说。但杜库伯爵踢中奥比万,后者摔到地上,不省人世。杀了杜库伯爵后,阿纳金不理帕尔帕廷丢下依然昏迷的奥比万不管的命令,坚持要带上他去安全的地方。

与早期草稿中阿纳金梦见帕德美掉进一个火坑相反,第二稿中阿纳金看见帕德美正在分娩中挣扎。她惨叫着死去:“救救我!救我,阿纳金!阿纳金,我爱你,我爱你。”

一个有奥比万、尤达和梅斯-云度的新场景让情况变得清楚了:原力正在重新排列(realigning),而且一股黑暗阴影笼罩着最高议长。另一个新场景中,梅斯和奥比万在一架武装直升机上,陪伴尤达前往一艘将搭载他前往Kashyyk的共和国攻击飞船(assault ship)。他们谈论着阿纳金。奥比万很自信,而尤达说:“天选之子,他是。给原力带来平衡,他会。”但梅斯表示怀疑,并且质疑阿纳金对绝地组织的忠诚。

在另一个新场景里,帕尔帕廷含沙射影地告诉阿纳金,奥比万正在和帕德美秘密会面。标志着帕尔帕廷对阿纳金的孕育负责的台词被删除。

一个新的没有台词的场景中,梅斯、Eeth Koth,Kit Fisto和Saesee Tiin抵达参议院去逮捕帕尔帕廷。“就象旧西部片里的枪手”。阿纳金让帕尔帕廷得以杀死梅斯,然后向这个西斯鞠躬致意。

当尤达对抗皇帝时,他起初占上风,并且语带讥讽地说:“如果我必须对此说些什么,你的统治走到尾声,很短命,我必须说。”

在和奥比万的决斗中,阿纳金说:“这是你的末日,我的朋友。我希望能有别的方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加入我。”当奥比万砍断他的双腿后,阿纳金的语气变了:

阿纳金

救我,师父。

奥比万

别求我,阿纳金...你很邪恶(you're evil)。除了痛苦和挣扎,你什么也没有带来。我不能救你。

阿纳金

我恨你!


稍后,帕德美很显然是死于一颗破碎的心。

医疗机器人

从医学上说,她完全健康。但由于一些我们无法解释的原因,我们正在失去她[...]她失去了活下去的意愿。


加入了另一段关键对话:

奥比万

你认为阿纳金的孩子会有击败达斯·西帝亚斯的能力吗?

尤达

原力很强,在天行者的血脉里(Strong the Force runs, in the Skywalker line)。


帕德美活到足够久,得以看到两个孩子都出生,他们被举起让她看到。但她只能“献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这个微笑莱娅会在EP6中回忆到。

在科洛桑,当达斯·维达恢复知觉,他问:

达斯·维达

帕德美在哪?她好吗?

达斯·西帝亚斯

我怕她已经死了...似乎在你的愤怒中,你杀了她。


从维达的面具下发出一阵低沉的呻吟。突然间,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开始向内破裂,包括一些机器人。维达惨叫着,挣脱手术台上的束缚,向前走动[...]。维达充满痛苦的尖叫声在整个医疗中心里回荡。

结尾处的场景顺序有了调整,因此现在最后一个镜头是在塔图因:“奥比万离开欧文和婴儿,望着双子恒星落下。”

2003年6月26日星期四——开拍前4天

卢卡斯第四稿最终有129页长度,已经打印完毕。这一稿与前几稿的不同之处有:

阿纳金杀了杜库伯爵之后,帕尔帕廷说:“又不是第一次,阿纳金。记得你告诉我的关于你母亲和沙人的事吗?”

达斯·普拉各斯的故事内容有了增加:

帕尔帕廷

他变得如此强大...他唯一害怕的事就是失去他的力量,当然,这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不幸的是,他把他知道的一切都教给了他的徒弟,然后他的徒弟乘他熟睡时杀了他。

(微笑)

普拉各斯从未预见到这一点。讽刺的是,他能让别人起死回生,却救不了他自己。依照这个传说,这是种被他的徒弟认为没有价值的力量。因此随着“智者”普拉各斯的死,拯救所爱之人的能力也失传了。


当帕德美准备前往穆斯塔法时,现在她禁止泰弗队长和侍女们陪自己一起去,因此他们死于穆斯塔法着陆平台的戏也被删除了。

当阿纳金躺在那里奄奄一息时,奥比万最后的台词也是新写的:

奥比万

你本是天选之子!预言说你会消灭西斯,而不是加入他们。预言说你会给原力带来平衡,而不是让它陷入黑暗。你是我的兄弟,阿纳金。我爱你,可我不会救你。


“这令人沮丧,”卢卡斯承认道,“但可取之处是,如果你看了其他三部影片,你就会知道,即使在这之后,一切也都有个快乐的结局,我现在必须拍一部独立看也可行的电影,但它也能对这部6小时长度的电影以及全部12小时长度电影起作用。我将有两部6小时三部曲,这两个三部曲互相对立:一部是关于堕落,一部是关于救赎。它们有不同的调子,但它原本就是要被制作成一部12小时长度的影片。”

去年一年,见到了众多书面的和视觉的创作物,全部行星和文化,一个偶像级反派,一条龙型蜥蜴,几个猢基,许多线条流畅的星际飞船。它们通过无数书面稿以及数千素描、油画、雕塑以及故事串连板上的图象逐渐成型。当主要拍摄工作开始时,卢卡斯将继续前往布景,制作组,以及演员的真实世界,在这里,创作物中的大多数将接受实验——剧本的下一稿也将被完成。

202

主题

337

帖子

48

精华

超级版主

原力
735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在影片基本结束拍摄后,老卢再次(被迫)对阿纳金堕落一幕进行重大修改——这一部分更是翻译得惨不忍睹,诸位将就着看吧:dizzy:

******************************

2004年6月19日,星期六

Earlier this week, after showing the first rough cut to a select group from ILM, Lucas decided to show it to Steven Spielberg and Jeff Nathanson, the screenwriter of the former's latest film, the terminal(2004). "Steven saw the rough cut," Lucas says, sitting at home at a table in his kitchen. "I felt I needed to show it to Steven to figure out what the reality was, because we'd earlier had a rough-cut screening for ILM to test the film, and some of the people had strong opinions about things that were contrary to the way I was going. Some people were having a hard time with the reason that Anakin goes bad. Somebody asked whether sombody could kill Anakin's best friend, so that he really gets angry. They wanted a real betrayal, such as,'You tried to kill me so now I'm going to kill you.'They didn't understand the fact that Anakin is simply greedy. There is no revenge. The revenge of the Sith is Palpatine. It doesn't have much to do with Darth Vader; he's a pawn in the whole scheme.
本周早些时候,在把影片的第一个粗剪版播放给从ILM里挑选出的部分成员看过以后,卢卡斯决定再把影片拿给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和杰夫·纳赞森看,后者是前者的最新影片《幸福终点站》(2004)的编剧。“斯蒂芬看了粗剪版,”卢卡斯坐在自家厨房的桌子后面说,“我觉得我需要把影片放给斯蒂芬看,以了解真相到底如何,因为我们早前把影片粗剪版放给ILM成员看以对影片做检验时,一些人对我在影片里采取的方式产生了极强烈的抵触情绪。一些人对阿纳金堕落的原因感到相当难以接受。甚至有人问,是否能让某人杀了阿纳金最好的朋友,以便让他真正变得愤怒。他们想要一种真正的背叛,比如,‘你想要杀我,那现在我就要杀你。’他们就是无法理解阿纳金只是由于贪婪才堕落的事实。没有复仇。复仇的西斯只是帕尔帕廷。这和达斯·维达没有什么关系;在整个阴谋中,他只是皇帝的爪牙。

"But then there were larger issues. So I had to ask myself, What was I trying to say and didn't I say it? Did it just get missed or is it not there? I had to look at it very hard. I had to ask myself, Is this how the audience is going to react? Fortunately, Steven confirmed that most of everthing was working. So, I may lose a certain demographic—maybe, maybe not. But I had to make a decision, and I decided that I'm not going to alter the film to make it more commercial or marketable. I have to be true to my vision, which is thirty years old, but I have to be true to it."
“但接着就有了更大的反对声浪。因此我不得不问自己,我试图说的是什么,是不是我没有说出来?是仅仅被误解了,还是根本就不存在?我不得不非常苛刻地看待它。我不得不问我自己,这是不是就是观众将会作出的反应?幸运的是,斯蒂芬证实说,影片的绝大部分都很对路。因此,我也许错失了一部分人数统计——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我必须作出决定,而我决定,我不打算改变电影,以让它变得更商业,或更合大众口味。我必须忠于我自己的观点,这个观点30年前就存在了,但我必须忠实于它。”

2004年8月6日 星期五

SR:Anne Merrifield finishes typing up the "Reshoot Script", which bears today's date.
In addition to continuity pickups, Lucas has included miscellaneous dialogue additions—such as this exchange after Anakin kills Dooku:
SR:Anne Merrifield打印完了“重拍剧本”,上面标注着今天的日期。除了连贯性镜头外,卢卡斯还写了各种新添加的对白——比如阿纳金杀死杜库后进行的这段对话:

ANAKIN:It's not the Jedi way.
阿纳金:这不是绝地的方式。

PALPATINE:It is just natural. He cut off your arm, and you wanted revenge. It wasn't the first time.
帕尔帕廷:这只是天性。他砍掉了你的胳膊,你就想复仇。又不是第一次了。


He adds new scenes like the one in the Jedi hangar as well.
他还添加了新镜头,比如在绝地停机坪的这段:

阿纳金:他不会放弃他的权力的。我刚刚得知了一个可怕的真相。我想帕尔帕廷议长是一个西斯君主[……]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一个[……]他知道使用原力的方式。他接受过使用原力黑暗面的训练。

梅斯-云度:你能肯定?

阿纳金:绝对肯定[……]大师,议长非常强大。如果你打算逮捕他,你就会需要我的帮助。

MACE WINDU:For your own good, you stay out of this conflict. I sense much confusion in you, young Skywalker. You carry a great deal of fear that clouds your judgment.
梅斯-云度:为了你好,你还是不要插手此事。我感觉到你有极度的困惑,年轻的天行者。你心里巨大的恐惧干扰了你的判断力。

阿纳金:这不是真的,大师。

梅斯-云度:我们会知道的。如果你关于议长的说法是真的,你就会赢得我的信任。


Some of the script has names in place but dialogue listed "to be written," while a key Padme scene is "to be rewritten."
剧本的某些部分有适当的名字(?),但列出的台词“待写”,而有一个关键的帕德美场景需要“重写”。

附加拍摄第五天(ADDITIONAL PHOTOGRAPHY DAY5):2004年8月27日 星期五

拍摄地:B号舞台
场景:参议院着陆平台,议长办公室
拍摄镜头:激战至帕尔帕廷变化为西帝亚斯的地点

“早上好。能来这儿真不错。”萨缪尔-L-杰克逊对卢卡斯说。今天的关键场景需要几天的拍摄时间,是梅斯-帕尔帕廷打斗的尾声。当阿纳金到达时,这位绝地大师正在赢得胜利,但由于导演重新考虑了这个场景,现在帕尔帕廷抓住这个机会,故意夸大自己的虚弱以促使阿纳金的援手——在此之后,帕尔帕廷杀了梅斯。

虽然这个场景的情绪转换(emotional context)很复杂,但布景却很简单:只有帕尔帕廷办公室窗户的一个截面——梅斯将议长逼入的那个死角。克伦姆很早就来到片场,以确定一切都准备就绪(on track),而同时卢卡斯则独自坐在录象棚(video village)里,研究早已剪切好的素材。

帕尔帕廷:你不是他们一伙的,阿纳金。你必须选择。不要让他杀我[……]我是你获得拯救爱人力量的途径。

梅斯-云度:别听他的,阿纳金[……]我现在就结果了他[……]他太危险,不能让他活着[……]

阿纳金:他必须活着……我需要他……


"The fight itself was fine," Lucas says, "The problem was that the final confrontation between Mace and Palpatine wasn't specific enouth in terms of Anakin, so we're working to make his story, his conflict sharper—I have what I call two sharp 'right turns' in the movie,"he adds, "and they are very hard to deal with. For the audience, it's a real jerk, because you're going along and then somebody yands you in a different direction. Anakin turning to the dark side and killing Mace is a very hard right, because we're dealing with things that aren't so obvious. The audience knows Anakin is going to turn to the dark side, but the things that he's struggling with are so subtle that it may be hard for people to understand why his obsession to hold on to Padme is so strong."
“打斗本身很不错,”卢卡斯说,“问题在于,梅斯和帕尔帕廷之间最后的对质对阿纳金来说还不够,因此我们正在设法让他的故事,他的冲突变得更尖锐——电影里我有两个被我称为急剧的‘90度右转’(正确转变?)”他补充说,“而它们非常难处理。对于观众来说,这是个真正的颠覆(?),因为你正在前进,然后有人突然猛拉你往另一个方向走。阿纳金转向黑暗面,并且杀死云度是一种非常艰难的右转(??),因为我们正在处理的事并不那么明显。观众们知道阿纳金会转向黑暗面,但他正在与之挣扎的事是如此微妙,因此人们会很难理解,为什么他对帕德美的迷恋会如此强烈。”

杰克森和迈克迪米德加入卢卡斯,一起到监控器前回顾这个场景。

“正在合拢(?It's coming together),”他说,“不过唯一一个我还没有考虑全面得出结论的就是今天我们要重拍的这个镜头。”

“打斗时让阿纳金晚点进来让事情容易处理些。”迈克迪米德评论说(note)。

The actors rehearse in their dressing gowns and then adjourn for final costume adjustments, while Lucas and Knoll continue to examine the footage. When Palpatine easily strikes down Mace's three associate Jedi at the outset of the scene, Knoll says, "Look at this—Mace brought the B-team!"
演员们穿着晨衣进行了排练,然后暂停了一下以进行最后的服装调整,这期间卢卡斯和克诺继续检查着电影底片。当帕尔帕廷在这场戏的开始部分轻而易举击倒梅斯的三个绝地副手时,克诺说:“瞧瞧这个——梅斯带去了一队替补!”

"You have to be either Mace or Yoda to compete with the Emperor,"Lucas says,"If Anakin hadn't got all beat-up, he could've beat the Emperor."
“毫无疑问,梅斯或尤达都可以和皇帝相匹敌,”卢卡斯说,“如果阿纳金没有被打残(?),他就可以击败皇帝。”

“不过梅斯是要去逮捕帕尔帕廷的,”克诺说,“而一会功夫以后他却说帕尔帕廷太危险不能留活口。出什么事了?”

“梅斯打算逮捕议长以做正确的事,但帕尔帕廷放出西斯闪电后,他改了主意。”

杰克森和迈克迪米德回到片场,最后的检查工作也已经完毕,摄影机开始转动了。

“你被捕了,我的大人!”杰克森威胁说。他高高地俯视着帕尔帕廷(Towering over Palpatine),大声宣布道:“你这个老笨蛋!”

For the moment when Anakin arrives, Lucas explains the situation to Christensen:"You almost come a second too late. You're rushing over to make sure that nothing happens—but your anticipation is that they're going to hurt each other. When the lighting starts, things are getting worse from your point of view. And when Mace is going to kill him, you have to act."
在阿纳金抵达的那一刻,卢卡斯向克里斯腾森解释当时的情形:“你几乎差一点就来得太晚了。你急急忙忙冲过来以确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是你的预料却是他们正要互相伤害对方。当西斯闪电开始时,从你的角度看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当梅斯打算杀了帕尔帕廷时,你不得不采取行动了。”

弗莱彻(Fletcher)高喊开拍,巨大的鼓风机吹动起绝地的斗篷。

“你输了!”杰克森吟咏的声音盖过了机器的声响。

After a couple of takes, Lucas asks Jackson to add a hand gesture that warns Anakin to back off as he prepares to execute the Sith.
拍了几遍以后,卢卡斯请杰克森在准备处决西斯时加进一个警告的手势,让阿纳金后退。

在冲突的尾声,杰克森被西斯闪电攻击时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他非常擅长这类电刑表演(He's pretty good at that electrocution business)”克诺评论说。

"Yeah, but I want him to do a little bit more before turning away from the camera,"Lucas says.
“没错,不过我想让他在对摄象机感到厌恶前再多做一点(?)。”卢卡斯说。

在杰克森调整了自己的表演,完成另一个令人信服的死亡场景后,全体人员鼓掌喝彩。

关机时间:18:24

附加拍摄第六天:2004年8月28日,星期六

拍摄地:B号舞台
场景:纳布主广场,议长办公室,绝地议会
拍摄镜头:Sio Bibble行进在女王的葬礼队伍中;西帝亚斯一边攻击梅斯一边大笑;阿纳金独自坐在绝地议会会议室中

Ian McDiarmid is in his Darth Sidious makeup as crew prepare for different angles and sections of the Mace-Palpatine-Anakin showdown. Christensen does his usual push-ups to warm up. He is staying with Nick Gillard in Brighton, so Gillard jokes about writing a book titled, Darth Vader Is Living in My Basement.
在剧组成员为梅斯—帕尔帕廷—阿纳金最后摊牌一场戏的不同角度与片段拍摄做准备时,伊恩·迈克迪米德已经化好了他的达斯·西帝亚斯的妆。克里斯腾森作着他通常作的上举运动进行热身。在布赖顿时他和尼克·吉拉德住一起,因此吉拉德开玩笑说他要写一本书,书名是:《达斯·维达就住在我家地下室》。

(略)

午饭后,随着时间流逝,迈凯伦问一个PA(?):“海登在哪儿?”

“他在换戏服。”

“告诉他我们快绝望了(Tell him we're desperate)。”

几分钟后克里斯腾森来到了片场,准备好拍摄阿纳金顺从于帕尔帕廷的诱惑的一幕:

阿纳金:我会做你让我做的任何事。只求你帮我救救帕德美。我不能没有她。我不会让她死去。

"It's basically Faust in the end,"Lucas explains."This is the one where you make a pact with the devil. And that usually leads to the same end: You cannot change the inevitable. If you try, you're basically going against the cosmos or however you want to define that."
“最后,这基本上就是《浮士德》了,”卢卡斯解释说,“这是你和魔鬼签下合约的一场戏。而这通常通向同一个结局。你无法改变不可避免的结局。如果你试图改变,基本上你就破坏了和谐、或随便你怎么定义的东西(??)。”

After the first take, Lucas says to Christensen,"When you get to 'I won't let her die,' I need you to say it with real determination."
拍了第一遍后,卢卡斯对克里斯腾森说:“当你说到‘我不会让她死去’一句时,我需要你以真正的决心说出来。”

After the next take, Hayden asks,"It's more in that direction, right?"
拍了第二遍后,海登问:“效果还要更加强一些(??),对吗?”

As Lucas climbs up the stairs to the set, he responds,"Yeah. Also the words should be hard to get out."
卢卡斯边往通向布景的台阶上爬,边回答他说:“对,同时这些词句要表现得很难说出口。”

Take."Don't turn up the volume; just grit your teeth,"George says.
拍摄。“不要放大音量;要从牙缝里挤出来那样(?)。”乔治说。

After the next take,Lucas asks,"You want to go straight into one more?"and Christensen does another.
又拍了一次后,卢卡斯问:“你想马上再来一遍吗?”克里斯腾森又演了一次。

"Great. Really good—one more like that,"the director says,"Those were at exactly the right levels"—but Christensen has to wait while they alter the lighting, so he says to Fletcher,"As soon as possible,"in order not to lose the moment.
“棒极了!真的很好——象这样再来一次。”导演说,“那已经是我要的效果了。”——不过克里斯腾森不得不等工作人员改变灯光,为了不丧失这个瞬间,他对弗莱彻说:“尽可能快点。”

"One more right away,"the actor asks after the previous one.
“马上再来一次。”拍完一个后,这位演员请求说。

Take. "That was fantastic, Hayden. Fantastic,"Lucas says. They do another one."That was fantastic, too. You want to go right into one more?"
拍摄。“妙极了,海登,妙极了。”卢卡斯说,他们又拍了一次。“这个也很棒。你想马上再来一次吗?”

"Yes, please,"Christensen says.
“没错,拜托。”克里斯腾森说。

After the final take, McDiarmid walks over to Christensen and pats him on the shoulder.
最后一次拍摄结束后,迈克迪米德走到克里斯腾森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Next on the Call Sheet is Anakin in the Jedi Council chamber, brooding on his and Padme's destiny. While Nuttgens gets the lighting in place, Lucas and Knoll talk at length about how they're going to make Christensen fit into the already shot plate of the Jedi Council. McCallum listens for a few minutes and then says,"John, I have a great idea. Let's just shoot it and work it out later."
日程表上的下一项是阿纳金在绝地会议室,沉思着他和帕德美的命运的镜头。在Nuttgens让照明到位的时候,卢卡斯和克诺最后一次讨论他们将如何让克里斯腾森融合到这个早已拍竣的绝地会议室布景里去。迈凯伦听了几分钟后说:“约翰,我有个很棒的主意。我们先拍,然后再想法解决。”

(略)

As Christensen takes his place in the minimal set, Lucas counsels him: "Try and increase how uncomfortable you feel as the shot goes on. Try to think back on the Darth Plagueis story—run that through your head."
当克里斯腾森在这个最小的布景中站好位置时,卢卡斯忠告他说:“当拍摄进行时,尽力增强你有多不舒服的感觉。尽力回忆达斯·普拉各斯的故事——让它占据你的全部思绪。”

As they move into close-ups, Lucas says, "Take it one step further: You realize that by telling the Jedi about Palpatine being a Sith that Padme is going to die. Basically, you just killed her."
当他们进行到特写部分时,卢卡斯说:“把情绪更进一步:你意识到,由于把帕尔帕廷是西斯的事告诉了绝地,帕德美就要死了。基本上来说,你刚刚杀死了她。”

They do several takes of Christensen effectively exteriorizing Anakin's internal pain, which will shortly push him over to the dark side.
他们拍摄了几个克里斯腾森掏心挖肺般展现出阿纳金内心苦痛的很有效果的镜头,这份痛苦将在不久后将他推向黑暗面。

"Showing how much Anakin and Padme care for each other is one of my weak points," Lucas admits,"Expressing that is hard to do. It's really hard in the end to express the idea, I'm so in love with you that I would do anything to save you; I'd give up everything—friends, my whole life—for you, and make that real—make that stick—and say it in two minutes, which is all the time this film has for it. If I had a whole movie, I could probably manage it. But I can't go deep into the psyche of these people beyond a certain stylistic realith I've created for myself. It wouldn't work."
“展示阿纳金和帕德美互相之间有多关心对方是我的一个弱点,”卢卡斯承认说,“很难把它表现出来。真的很难在最后表达这个概念,我如此爱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来救你;我会放弃一切——朋友,我的整个生命——为你,还要让这显得真实——让它显得扎实(?)——并且在两分钟内表达出来,而这始终是这部电影的目的(??)。如果我有一整部电影的长度,我也许可以应付过去。但我不能不顾我为自己创造的体裁真实性而深入发掘这些人物的灵魂(?)。这不会起作用的。”

"It's also a very difficult structural issue," he adds, "And when I created it, I knew I wanted two hard right turns—it's designed to be that way—and I knew I was taking a real chance that it wasn't going to work. But you have to see if you can make it work. If it doesn't, well, then I'm going to get skewered for it. But if I can make it work, it'll be neat; it'll be good."
“这也是个非常困难的结构问题,”他补充说,“当我创作它时,我知道我想要两个激烈的90度右转——我有意那样做——而我知道我得到了一个真正的不会成功的机会(??)。不过你必须看看你能不能让它有效。如果不行,好吧,那么我会为此而被用串肉扦串起来。不过如果我能让它有效,那么它就会很精巧,会很美妙。”

关机时间:17:45      胶片长度:32

******************************************

再补两张图——

从这张看,云度带人去抓老帕时阿纳金在场。


云度大战老帕时,阿纳金也在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星球大战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1-4-13 15:46 , Processed in 0.05859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