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1302|回复: 0

[电影] 2024年电影《沙丘2》与小说的区别

[复制链接]

3618

主题

2277

回帖

177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9676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24-4-8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正式开始本文前,我先声明一下,我会把《沙丘》作品的主角“House Atreides”翻译成“阿特雷迪斯家族”。在第四本《沙丘》小说《沙丘神帝》里,作者明确指出这个家族是古希腊神话人物“Atreus”的后裔。这个人物的中文固定译名是“阿特柔斯”,而“亚崔迪”、“厄崔迪”等译名都无法体现出这层关系,所以我采用“阿特雷迪斯”这个译名。另外,我会把沙丘星“Arrakis”翻译成“阿拉基斯”,因为这是国内老沙丘书迷和游戏迷熟悉的译名。“厄拉科斯”是近年来出现的新译名。

2024年电影《沙丘2》是2021年电影《沙丘》的续集。这两部电影是同一个故事的上下集,都改编自1965年的小说《沙丘》。其中,电影《沙丘》的故事覆盖原著小说开头到第二部分第11章上半段。电影《沙丘2》的故事覆盖原著小说第二部分第11章下半段到全书结尾。与原著小说相比,电影《沙丘2》最大的改动是缩短了故事时间跨度。在小说里,从杰茜卡和保罗落难到保罗上位,一共经历了两、三年时间。而在电影里,这段时间不会超过九个月,因为连保罗的妹妹阿利娅(Alia)都没出生。这一改动导致阿利娅、保罗的第一个儿子等人物几乎都没有正面出镜。

一、电影没有或无法呈现的人物与情节

1、阿利娅·阿特雷迪斯



上图:1984年电影《沙丘》和2000年电视剧《沙丘》里的阿利娅

由于杰茜卡在转化生命之水时怀有阿利娅,导致母女俩同时获得祖先记忆,也就是小说里所谓的“其他记忆”(Other Memory)。在电影里,阿利娅仅仅作为一个胎儿与杰茜卡交流,成年阿利娅只有几秒钟的镜头,在保罗喝下生命之水后的预知幻象里一闪而过。在小说里,阿利娅由于生来就有成年人的记忆,因此被认为是“怪人阿利娅”(Alia-the-Strange-One)。一个一两岁的幼童就能与成年人无障碍沟通,甚至听懂成年人笑话。在电影最后,圣母盖厄斯·海伦·莫希亚姆称保罗为“Abomination”。其实在小说里,她是用这个词称呼阿利娅的。

在小说的最后决战前,帝国萨德卡军团一度攻入弗雷曼人的老家,杀死保罗的第一个儿子。阿利娅则自愿被俘,因为不想告诉哥哥侄子死了。最后,皇帝沙达姆四世把阿利娅带到弗拉基米尔·哈科南男爵跟前,告诉男爵这是莱托·阿特雷迪斯公爵的女儿,再加上他已知道统领弗雷曼人的“穆阿迪布”就是公爵的儿子保罗,所以认为男爵与公爵的争端是假的,两个家族想联手推翻皇室。这时,弗雷曼人总攻开始。皇帝企图处死阿利娅。但两岁的阿利娅扑向男爵,用戈姆刺(Gom Jabbar)刺死他。而在电影里,刺死男爵的变成了保罗。

在小说的后续战斗中,阿利娅又用刀刺死了不少萨德卡与哈科南家族的伤员,还帮助弗雷曼人一起取他们的水。

阿利娅后来成为帝国最有权势和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其地位不亚于哥哥保罗。相关故事记载在《沙丘之保罗》(Paul of Dune)、《沙丘救世主》(Dune Messiah)、《沙丘之子》(Children of Dune)等小说里,暂时与电影无关,不赘述。

2、保罗的第一个孩子


上图:2000年电视剧《沙丘》里的查妮、大莱托二世和杰茜卡

在电影里,查妮(Chani)没有怀孕。但在小说里,查妮最早生了一个儿子。保罗给他取名“莱托二世”(Leto II)。杰茜卡其实一开始不太喜欢查妮。等查妮生下莱托二世后,杰茜卡才接纳她。最终决战时,帝国萨德卡军团偷袭保罗的穴地,还是婴幼儿的莱托二世遇害。查妮悲痛欲绝。
在《沙丘救世主》里,查妮在保罗称帝14年后,又生了一对龙凤胎。其中的儿子就是后来统治帝国长达3500多年的“沙丘神帝莱托二世”。由于同名,为了区别,前一个不幸夭折的莱托二世也被称为“大莱托二世”(Leto II the Elder)。

3、查妮与斯蒂尔加的关系


上图:1984年电影《沙丘》里的查妮

在电影里,查妮与斯蒂尔加,一个是北方弗雷曼人,一个是南方弗雷曼人,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但在小说里,查妮其实是斯蒂尔加的甥孙女。查妮是列特-凯恩斯博士的女儿,而凯恩斯博士的母亲弗丽思(Frieth)是斯蒂尔加的妹妹。

4、哈西米尔·芬林伯爵(Count Hasimir Fenring)


上图:2000年电视剧《沙丘》里的芬林伯爵与沙达姆四世皇帝

电影里出现了玛戈·芬林(Margot Fenring),但她的丈夫哈西米尔·芬林伯爵却没出现。在小说里,芬林生来就没有生育能力,是贝尼·杰瑟里特姐妹会育种计划的失败产物。他是一位门塔特,是皇帝沙达姆四世的发小、唯一信任的人,也是一位出色的刺客。在取得沙达姆四世的默许后,芬林刺杀了上一任皇帝埃尔鲁德九世(Elrood IX),从而让沙达姆提前上位。正是芬林发现哈科南家族走私香料,并通报给皇帝,导致哈科南家族失去阿拉基斯,阿特雷迪斯家族接管。在哈科南家族离开后、阿特雷迪斯家族抵达前的过渡期,芬林伯爵担任阿拉基斯的临时总督。阿特雷迪斯家族在阿拉基斯的住处先前就是芬林夫妇住的。阿特雷迪斯家族离开卡拉丹后,芬林伯爵又成为卡拉丹的临时总督。

在小说里,当费德-劳撒·哈科南在竞技场里与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奴隶决斗时,芬林就与男爵在后台密谈。芬林代表皇帝考验男爵的忠诚。不过,到最后皇帝要求芬林杀保罗时,芬林拒绝了。因为当时保罗意识到芬林也是奎萨茨·哈德拉克的候选人之一,但生来就没有生育能力,所以很同情他。芬林看出了保罗对自己的同情,于是选择不杀他。

不过,芬林知道,甚至鼓励玛戈怀上费德-劳撒的女儿。在小说《沙丘之保罗》里,这个女孩叫玛丽·芬林(Marie Fenring),从小就被芬林夫妇培养成杀手,5岁时被安排来到阿拉基斯,成为阿利娅的玩伴。结果她在企图暗杀皇帝保罗时被阿利娅刺死。

芬林夫妇到目前为止没有在任何一部《沙丘》影视剧里同时出现。1984版《沙丘》电影既没有芬林也没有玛戈;2000版《沙丘》电视剧有芬林但没有玛戈。这次的电影有玛戈但没有芬林。

5、图弗·哈瓦特(Thufir Hawat)


上图:1984年电影《沙丘》里的皇帝、哈瓦特、圣母莫希亚姆和费德-劳撒

阿特雷迪斯家的门塔特图弗·哈瓦特在上一部电影中出现了,但在本部电影中几乎没有出现。在小说里,阿特雷迪斯家族陷落后,哈科南男爵从废墟里救了哈瓦特,把他俘虏。哈科南家族向他的血液里注入了一种毒素,但解毒藥只有哈科南家族能提供。男爵用这种方法逼迫哈瓦特为自己服务。哈瓦特当然也不会乖乖就范。一方面,他从内部挑拨费德-劳撒和男爵之间的关系,帮助费德-劳撒刺杀男爵未遂。另一方面,由于知道皇帝也是屠杀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幕后凶手之一,因此他试图借哈科南家族的手向皇帝报复。而男爵也顺水推舟,一方面确实觊觎大位,另一方面也给哈瓦特提供错误信息,让他进一步相信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叛徒是杰茜卡。总之就是男爵、费德-劳撒和哈瓦特三个人互相利用,互相背刺,各怀鬼胎。

在小说里,正是哈瓦特提醒男爵,由于阿拉基斯与萨卢萨二号行星(Salusa Secundus)都环境恶劣,因此弗雷曼人战斗力不亚于萨德卡,而且有至少1000万人口,这是皇帝决心除掉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原因之一。哈瓦特甚至建议男爵也招募弗雷曼人,方法是通过提高香料配额让格洛苏·拉班死命压榨弗雷曼人,然后男爵过去当救世主。而男爵则告诉哈瓦特,他早有此意,只不过他是想让费德-劳撒去取代拉班。

最后,哈瓦特也是与皇帝一起被俘的人之一。皇帝要求他用毒针杀死穆阿迪布。他发现穆阿迪布原来是保罗后,知道自己过去一直被误导,于是选择了自杀。

1984版《沙丘》电影与2000版《沙丘》电视剧也都没有表现哈瓦特的最后命运。

6、贾米斯(Jamis)的葬礼与哈拉(Harah)

在电影里,贾米斯的葬礼被一笔带过。他的遗孀哈拉也没有被提及。在小说里,所有参加贾米斯葬礼的人几乎都发了言,声称贾米斯是自己的朋友,在他生前某个场合帮助了自己。杰茜卡和保罗也不得不按照弗雷曼人的传统发言。杰茜卡感谢贾米斯在决斗中让保罗占上风,保罗则感谢贾米斯让他知道杀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有趣的是,事后弗雷曼人把贾米斯的水送给保罗,而保罗让查妮代为保管。这让旁边的弗雷曼人都觉得很好笑。因为在弗雷曼人的传统里,保罗的这一行为等于是在向查妮求婚。

在小说里,按照弗雷曼人的传统,贾米斯的遗孀哈拉要跟随保罗至少一年。保罗可以选择让她当仆人或娶她。哈拉希望保罗娶她,但保罗喜欢查妮,所以只是让哈拉为自己效力。从此她就对阿特雷迪斯家族忠心耿耿。最早正是哈拉向保罗介绍弗雷曼人的穴地生活。阿利娅出生后,尽管被其他弗雷曼人视为怪胎,但哈拉非常喜欢她,在别人面前为阿利娅辩护。哈拉后来嫁给了斯蒂尔加,成为斯蒂尔加最喜欢的妻子——斯蒂尔加有多位妻子。她还与查妮成为朋友。查妮生下龙凤胎时,哈拉就在旁边听保罗为他俩命名。


上图:1992年游戏《沙丘》里的哈拉

在1992年的第一款《沙丘》游戏里,哈拉是玩家可以招募的同伴之一。在2001年的动作冒险游戏《弗兰克·赫伯特的沙丘》里,哈拉也是玩家可以交谈的NPC之一。可惜,哈拉目前没有在任何《沙丘》影视剧中出现。

7、宇航公会


上图:2021年电影《沙丘》里的宇航公会代表

2021年的电影《沙丘》里出现了宇航公会的代表,但他们没有在这次2024年的电影《沙丘2》里出现。在小说里,最后陪伴沙达姆四世的宇航公会代表有两名。按照圣母莫希亚姆的说法,宇航公会是人类文明的三个顶点之一。另外两个是帝国皇室和大家族联邦立法会(Federated Great Houses of the Landsraad)。宇航公会垄断了人类的星际交通。大脑发达、身体变异的导航员能通过预知能力发现航路上的危险,从而规划一条安全路线,引导远航机(Heighliner)通过折叠空间(foldspace)在星际间穿梭。如果没有导航员,星际旅行将非常危险,飞船有1%到10%的概率偏航或撞入某个天体,导致船毁人亡。而导航员之所以有这样的强大算力,就是依靠香料。

宇航公会至少在表面上严守中立,独立于帝国政治之外,只关心香料的产量。保罗因此认为宇航公会是寄生虫,依靠帝国提供的香料生存。他认为宇航公会本来可以自己夺取阿拉基斯,但他们宁愿得过且过。

弗雷曼人一直用香料贿赂宇航公会,确保宇航公会的天气卫星不会监视南部沙漠深处。

皇帝御驾亲征前,宇航公会到处散播谣言,诋毁弗雷曼人反抗哈科南家族的压迫,还大幅调低军队运输费用,搞得连那些最穷的家族后来也跟着皇帝来到阿拉基斯,企图掠夺弗雷曼人。

于是,弗雷曼人获胜后,保罗要宇航公会代表命令大家族舰队离开阿拉基斯,否则他就摧毁香料。宇航公会只能就范。保罗因此发现自己教会了弗雷曼人控制宇航公会的方法,圣战不可避免了。

《沙丘》宇宙其实就是以宇航公会的成立来纪年的。在电影里,保罗落难和上位都发生在公会后10191年;在小说里,保罗落难发生在公会后10191年,但上位发生在公会后10193年。

8、保罗的人事安排

电影最后没有介绍保罗称帝后对其他人的安排。在小说里,保罗将沙达姆四世流放到萨卢萨二号行星,但承诺将改善萨卢萨二号行星的环境,把它变成一颗花园世界。沙达姆四世在宇宙商贸促进荣誉联盟(Combine Honnete Ober Advancer Mercantiles)的全部股份将转移给保罗,让保罗成为CHOAM公司的最大股东,占比超过50%。

斯蒂尔加将担任帝国首相兼阿拉基斯总督。

格尼·哈勒克将担任CHOAM公司董事兼卡拉丹伯爵。

杰茜卡将回到卡拉丹。


上图:2000年电视剧《沙丘》结尾:保罗选择查妮,把伊勒朗公主晾在身后。

伊勒朗(Irulan)有皇后之名,但无皇后之实。保罗承诺,娶她只是为了合法继承皇位,获得大家族立法会的认可,但不会碰她。保罗只爱查妮一个,只会与她生孩子。

9、格尼再次见到保罗后的故事


上图:2000年电视剧《沙丘》:格尼欲杀“叛徒”杰茜卡

由于上一部电影就完全删掉了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家臣怀疑杰茜卡夫人是叛徒的情节,因此这一部电影也没有这方面的表现。在小说里,格尼加入保罗的弗雷曼人队伍后,还是以为杰茜卡是叛徒,要杀她。保罗告诉他岳医生才是叛徒。格尼意识到自己冤枉了杰茜卡,要杰茜卡与保罗杀他。母子俩当然选择原谅他。

同样,上一部电影表现了萨德卡军团是以公开身份打击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因此这一部电影没有萨德卡对阿拉基斯的秘密渗透。在小说里,格尼与保罗再次团聚后,用手语告诉保罗走私者里有不可信任的人,看起来像萨德卡。接着,弗雷曼人就与萨德卡发生冲突。弗雷曼人两死四伤,萨德卡七死,三人幸存。

10、皇帝御驾亲征后的战斗

由于阿拉基斯局势动荡了两年,拉班根本扑不灭弗雷曼人的起义,导致香料持续减产,因此皇帝沙达姆四世决定亲自向哈科南家族兴师问罪。他带着五个军团的萨德卡、七艘满载新兵的飞船和各大家族的军人来到阿拉基斯。萨德卡觉得阿拉基斯有点过于城市化了,就把城市居民赶出城,给弗雷曼人制造难民。这反而增加了城里人的仇恨。城市居民纷纷加入弗雷曼人的暴动队。

而保罗原计划与皇帝和解,只进攻哈科南家族。皇帝也只升起CHOAM公司的旗帜,而不是阿特雷迪斯或哈科南家族的旗帜。


上图:2000年电视剧《沙丘》:保罗与查妮的第一个孩子遇害

但其实皇帝秘密派遣萨德卡偷袭塔布尔穴地。他原本只想抓些俘虏,结果主要由妇女、儿童和老人组成的弗雷曼人高呼穆阿迪布的名字投入战斗。女人把她们的婴儿扔向萨德卡,然后自己扑到萨德卡的刀,好让男人趁隙反击萨德卡。阿利娅亲自指挥了一支攻击小组。最后萨德卡几乎全军覆没,只带回包括阿利娅在内的三名俘虏。但保罗的第一个儿子死于这场战斗。

这件事过后,保罗彻底与皇室为敌。

二、相同情节,电影与小说的不同表现


电影里的沙达姆四世看起来是个耄耋老人,穿常服,而且对莱托公爵遇害一事一言不发。在小说里,他只有68岁,看起来只有30多岁,喜欢穿萨德卡军服,听到莱托公爵遇害后,大发雷霆,把所有人都骂了一遍。他倒也不是同情公爵,而是凭借自己有限的预知能力知道自己要因此下台了。


在电影里,保罗参加了一场弗雷曼人打击哈科南爬行机(crawler)的战斗后,获得了“乌苏尔”(Usul)和“穆阿迪布”(Muad'Dib)两个名字。在小说里,保罗在决斗中杀死贾米斯后不久就获得了“乌苏尔”和“穆阿迪布”两个名字。


在电影里,上面的战斗发生后不久,保罗问了查妮的秘密名字是什么,查妮回答“赛哈亚”(Sihaya)。在小说里,只有保罗有秘密名字,查妮是没有的。“赛哈亚”这个名字其实最早是保罗对查妮的昵称。这件事发生杰茜卡转化生命之水后。


在电影里,保罗在斯蒂尔加的帮助下第一次骑沙虫,查妮身边的女弗雷曼人希沙克利(Shishakli)还要保罗召唤一条大虫。在小说里,要保罗召唤一条大虫的是斯蒂尔加。而且希沙克利是男的,他递给了保罗制造者矛钩。保罗虽然第一次骑沙虫就成功了,但其实干得并不好,还被斯蒂尔加批评了。


在电影里,南北弗雷曼人的思想观念有差异。以斯蒂尔加为代表的南方人对宗教更虔诚,以查妮为代表的北方人对宗教更务实,甚至认为救世主必须是弗雷曼人,而不是外人。在小说里,弗雷曼人不分南北,对宗教都很虔诚,也不在乎救世主从哪里来。思想观念的差异来自弗雷曼人和“地堑、盆地和旱湖居民”(people of the graben, the sink, and the pan),即城镇居民。城镇居民与弗雷曼人有共同的祖先,还与弗雷曼人通婚,只不过缺少弗雷曼人的沙漠生存智慧。


在电影里,杰茜卡去南方,保罗和查妮留在北方打仗。在小说里,查妮因为要带娃,所以去南方避难,杰茜卡留在北方。


在电影里,伊勒朗公主提出让皇帝沙达姆四世去阿拉基斯调解哈科南家族与弗雷曼人的冲突,当救世主。在小说里,正如上文提到的,是哈科南男爵想让费德-劳撒去取代拉班,当救世主。


在电影里,费德-劳撒生日决斗前,主持人就告诉观众,他的三个对手是阿特雷迪斯家族的人。接着,费德-劳撒发现,其中两个被打入了迷幻藥,而最后一个显然在男爵的安排下没被打藥。在小说里,满头黑发的费德-劳撒右手戴着黑手套,握着一把长刀,戴白手套的左手握着一把短刀。白色代表毒藥,黑色代表纯洁。其实两把刀上都有毒。他的对手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在催眠状态下被打入了一个思想钢印,等到关键时刻,只要念出“人渣”(scum)这个词,他的肌肉就会僵住,无法动弹。按道理每个奴隶角斗士都服用过迷幻藥,皮肤呈现出特别的胡萝卜色。但费德-劳撒发现这个对手的皮肤颜色是染上去的,说明他没有被注射迷幻藥。而且他在自己裤子上用血画了一个阿特雷迪斯家族的鹰徽。费德-劳撒这才知道他是阿特雷迪斯家族的人。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哈瓦特安排的。


在电影里,杰茜卡鼓励保罗去喝生命之水。保罗喝了以后,还要尝一滴查妮的眼泪才苏醒。苏醒后还被查妮打了一巴掌。在小说里,杰茜卡从未鼓励保罗去喝生命之水。保罗是因为对香料产生某种抗藥性,导致幻象越来越少,所以决定偷偷喝生命之水,检验自己是不是奎萨茨·哈德拉克。他偷喝生命之水后,被杰茜卡发现。她以为是哈科南家族的间谍毒害了保罗,只能对外宣布保罗在休养,弗雷曼人的突击队暂时听她指挥。只有保罗最亲近的几个顾问、一些部落首领、几名敢死队队员知道保罗是“被哈科南家族毒害了”。三周后,杰茜卡从南方叫来查妮。是查妮发现保罗没有中毒,而是喝了生命之水。就在查妮要杰茜卡再转化一些圣水时,保罗醒了。他说已经成功转化生命之水,获得了祖先记忆,还当场喝旁边的生命之水,转化给母亲和查妮看。当然,查妮没有打他。


在电影里,保罗喝完生命之水后,参加了全弗雷曼人大会,宣布自己以阿拉基斯公爵的身份统领全弗雷曼人,还表演了“神迹”——利用预知能力说了两个弗雷曼人的秘密。在小说里,保罗宣布自己统领全弗雷曼人是在喝生命之水之前,所以没有什么“神迹”。而且这一切是杰茜卡、保罗和斯蒂尔加三个人刻意导演的一出戏,目的只是确保保罗统领弗雷曼人时不用按照所谓的传统杀死斯蒂尔加。


在电影里,费德-劳撒来到阿拉基斯后,摧毁弗雷曼人的塔布尔穴地,声称完全占领北部。在小说里,到最后决战前,弗雷曼人的对手一直是拉班,而且是压着拉班打,打得拉班发来休战协议和减轻盆地村民的赋税。塔布尔穴地遭到偷袭是皇帝御驾亲征后的事。而阿拉基斯的北半球从未被哈科南家族或帝国完全占领过。


在电影里,面对皇帝提出的有关弗雷曼人的问题,哈科南叔侄三人一问三不知。在小说里,当时在场的只有哈科南男爵一个人,而且他只是不知道穆阿迪布就是保罗,但对弗雷曼人的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有意思的是,皇帝一开始知道穆阿迪布就是保罗后,还认为哈科南家族和阿特雷迪斯家族两年前的冲突是假的,这两家实际企图联合起来对付皇室。不过后来他发现男爵确实不知道穆阿迪布的真实身份。


在电影里,保罗对皇帝声称要用原子弹摧毁阿拉基斯的香料。在小说里,保罗确实曾想过“用原子弹摧毁阿拉基斯香料”,但最终他选择的摧毁香料方法是让母亲杰茜卡转化生命之水,然后把转化后的圣水倒在香料上。


在电影的最后,皇帝沙达姆四世进场时,萨德卡颇为沉默。在小说里,皇帝进场时,萨德卡还哼着进行曲。


在电影里,保罗与费德-劳撒决斗时身中两刀,最后用了在第一部电影里与格尼决斗时相同的战术才杀死费德-劳撒。在小说里,杰茜卡认为费德-劳撒被姐妹会调教过,因此很有可能被打上了一个思想钢印:只要对他说“Uroshnor”,他就会肌肉瘫痪下来。但保罗拒绝使用这招,而要与费德-劳撒公平决斗。在决斗时,费德-劳撒仅仅用皇帝的刀划伤了保罗。虽然刀上有毒藥,但保罗用喝了生命之水后获得的解毒能力转化了毒藥,所以无大碍。最后保罗被费德-劳撒压在身下,祖先记忆要保罗说“Uroshnor”。保罗脱口而出“我不会说的”。费德-劳撒不知道保罗在对祖先记忆说话,因此感到保罗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很莫名其妙。而就在他这样分神时,保罗反杀成功。

三、电影的一些原创情节

本片几乎能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因为全片一半台词都不是英语。弗雷曼人的语言叫查科布萨语(Chakobsa)。在现实生活中,查科布萨语是高加索地区古代王公贵族在打猎时使用的秘密语言,可能属于西北高加索语系,目前并没有实际使用者。在小说里,弗兰克·赫伯特杂糅了阿拉伯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罗姆语等语言的词汇自创了几句查科布萨语句子。电影里的查科布萨语则由美国著名语言学家戴维·J. 彼得森(David J. Peterson)在小说的基础上创制。这种拥有完整词汇和语法的人造语言也被称为“新查科布萨语”(Neo-Chakobsa)。戴维·J. 彼得森近年来为各类影视剧创制人造语言,包括《权力的游戏》、《光环》、《猎魔人》、《雷神:黑暗世界》、《魔兽》、《奇异博士》等。


在小说里,斯蒂尔加、保罗、杰茜卡等人带着贾米斯的尸体回塔布尔穴地的路上,没有与哈科南家族的人发生遭遇战。


在电影里,斯蒂尔加让保罗独自穿越沙漠。保罗临行前,斯蒂尔加还提醒保罗要小心“镇尼”(Jinn)。小说里没有这段情节,但斯蒂尔加确实提到了“镇尼”,是他第一次发现落难的杰茜卡和保罗母子时说的:“看我们在这儿找到了什么——镇尼还是人?”(What have we here—jinn or human?)


在小说里,杰茜卡并没有刻意让全弗雷曼人都相信保罗是天外纶音。不过小说里确实有弗雷曼人不相信保罗是预言中的人,还企图向保罗发起挑战,结果直接被查妮杀死。


小说虽然提到了保罗要拿回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原子弹,但没有讲具体怎么拿的。反正要用时,保罗已经有原子弹了。


在小说里,查妮并没有率军参加最终决战。


在小说里,哈科南男爵没见过小时候的杰茜卡。


小说虽然提到了玛戈要怀上费德-劳撒的孩子,但没有讲她如何勾引费德-劳撒,更没有说费德-劳撒是奎萨茨·哈德拉克候选人,所以也没有费德-劳撒接受戈姆刺测试的情节。


小说没有提到费德-劳撒杀害自己的母亲,但提到了拉班杀害自己的父亲。事实上,正是因为弑父,拉班才自诩为“野兽拉班”(Beast Rabban)。阿布卢尔德·哈科南与埃米·拉班-哈科南夫妇真的太惨了,一个被大儿子在小说里杀死,另一个被小儿子在电影里杀死。


小说没有正面描写拉班之死,仅仅用斯蒂尔加的一句话一笔带过:“拉班也死了。”(Rabban, too, is dead.)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6-25 04:07 , Processed in 0.08262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