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1914|回复: 0

[小说] 【未授权转载】死路(Blind Alley)

[复制链接]

2435

主题

4470

帖子

123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678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8-4-4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载者按】短篇小说《死路》(Blind Alley)最早发表于1945年3月,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在阿西莫夫逝世前,它是“《基地》宇宙”中唯一一篇直接描写外星人的作品。译文作者已不可考。本文译者如果看到这段文字,请及时与我联系,我将注明出处和译者。如果译者觉得直接转载本文不合适,我将把本文删除。

……这是银河史上仅有的一次非人类智慧生命的发现……
——《历史文集选萃》——Ligurn Vier

I.

发件人:外省事务局
收件人:首席公共事务管理员卢登·安特约克,级别A-8
主题:仙王座18行政长官任命
文件:
(a)议会2515号决议:“行政长官任命办法修订案”,银河帝国971年
(b)皇帝敕令2374号,银河纪元243/975
正文
1.由文件(a)授权,特此任命你上述职位。根据文件(b),仙王座18行政长官的权力范围主要是该星球上被赋予的自治权的非人类智慧生命。
2.上述职位的义务包含非人类事务的全面监管,与政府授权的调查报告委员会协作,以及各类非人类事务半年性报告的准备工作。
C.莫里利,外省事务局首席长官
银河纪元12/977

卢登·安特约克仔细地听着,然而现在他却轻轻摇着他的圆脑袋说:“老兄,不是我不想帮你,但找我真心没用。你得去找局里帮你。”
托莫·扎莫靠回椅背,使劲揉他的鹰钩鼻,酝酿着接下来的话。他平静地答道:“话说得漂亮,但实际上根本行不通。我现在根本不能去川陀。你作为仙王座18上的事务局代表,难道只是废物一个吗?”
“得了吧,就算是行政长官,我也不能越过局里政策一步。”
“好。”扎莫叫道,“那就告诉我局里有什么政策。我主管一个科学调查委员会,是被帝国直接授予仙王座18上几乎一切权力的。然而每到抉择的紧要关头我都被行政局制止,就为你一直叨叨的那个所谓‘局里政策’。局里政策到底是什么?我至今还没听到个靠谱的说法。”
安特约克的目光依然平稳而镇静。他说:“我个人的想法——这不是官方说法,所以别顶嘴——局里的意思是,要尽量平等地对待那些非人类。”
“他们凭什么——”
“嘘!没必要这么大声。事实上皇帝陛下是一个博爱主义者,也是奥雷利翁(Aurelion)哲学的信徒。这个星球殖民地本身就是皇帝提议建立的,这已经不是秘密了。你也该知道局里肯定要支持皇帝的建议,也了解我不可能去螳臂挡车。”
“小子,”这个生理学家厚重的眼皮抖动着,“就冲你这种态度,你恐怕要丢掉饭碗了。不,我可能不能直接把你开了,但你的工作恐怕会因为你自己丢了,就因为你在这儿什么都没干!”
“真的?为什么?”安特约克又矮又胖,他那张粉红色的大脸几乎做不出除了那种淡淡笑着的礼貌姿势之外的其它表情,但他现在看着很严肃。
“你在这儿还待得不够长,我可比你混得久多了。”扎莫怒视着,“我抽根烟行不?”他手里的雪茄粗糙坚硬,烟草貌似是漫不经心地被塞进去的。
他又粗暴地说:“这里不是博爱主义该待的地方,长官。你好像把那些非人类当成年人来看,这没用的。说实在的,它们根本不能叫‘非人类智慧生命’,它们就是动物。”
“它们有智慧。”安特约克平静地打断了他的话。
“哦,是聪明的动物好了吧。这两个词本来就是一个意思。那些异类根本不能和我们共处一地。”
“你是说把它们杀光吗?”
“银河在上,当然不!”他用雪茄做了个手势,“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它们看成研究对象,也仅仅是研究对象。如果允许的话我们可以从这些动物身上学到很多知识。那些知识,我必须指出,会立即被用来造福人类。这就是你说的人文主义博爱主义,这就是利益最大化,如果你相信奥雷利翁哲学那套没骨气的理论的话。”
“你想表达什么?举个例子?”
“举最明显的例子吧,你肯定听说过它们的医学。”
“没错。”安特约克承认,“我浏览了近十年出版的关于非人类的主要报告。再详细说说。”
“嗯好吧。我想说的就是它们的生理学和医疗方法简直登峰造极。比如说我见过它们是怎么治疗骨折的—当然,是它们所谓的骨折—它们用一粒藥丸就行了。骨头在15分钟内就完全好了。当然,它们的藥对我们是没效的,甚至能杀死我们。然而一旦我们知道这些藥片是怎么在那些非人类身上起作用,啊是那些动物—”
“好了好了,我看出重要性了。”
“是啊,你也承认了,这才像话。另一个有意思的是这些动物会采用一种未知的途径交流。”
“是心电感应吧!”
科学家的嘴扭曲了,他咬牙切齿地说:“心电感应!心电感应!你还不如说是神创造的呢。每个人除了心电感应的名字以外屁都不懂。心电感应机理是怎样的?其中的生理学与物理学又是怎样?我想搞明白,但我不能,就因为你那个愚蠢的‘局里政策’。”
安特约克的嘴抿紧了,“抱歉,博士?我没听懂你的意思。谁阻止你了?行政管理局根本无意阻止对非人类的科学调查。当然,我不完全了解我的前任是否反对,但我个人来讲——”
“你当然没有直接干涉我,我又不是说这个。但银河系里那套理论盛行,对我们的工作非常不利。你允许它们选出自己的领袖并拥有自治权,你纵容它们并给它们灌输奥雷利翁的人权思想。我现在根本对付不了他们的首领。”
“为什么呢?”
“因为他拒绝让我自由行事,他拒绝在没有征得个体同意的情况下去做实验。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两三个志愿者但脑袋又不是很灵光,这研究根本没法进行!”
安特约克无奈地耸耸肩。
扎莫继续说:“另外,如果没有解剖和临床试验,我们很难了解它们的大脑、生理学和医疗化学。你知道的,长官,科学实验从来没多少人性,博爱主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卢登·安特约克疑惑地用手指轻敲着下巴,“非得这样吗?这些非人类是完全无害的生灵。当然,解剖—如果你用这种方式对待它们—我感觉你会造成两者敌对。你的态度可能有点专横。”
“专横!我不是一时盛行起来的社会心理学家,只知道天天抱怨。我不相信你能用一种所谓人性化的伪善方法来代替解剖就能解决问题。”
“我很遗憾你不能认同。但社会心理学训练是A-4级以上行政长官的必修课。”
扎莫在一段轻蔑的沉默中换了烟嘴,“那您最好到局里施展一下您的能力。我想你知道,我在帝国政府里可是有人的。”
“我现在怎么可能去跟局里直白地谈这个问题?我的权限不可能推翻整个基本政策,这只可能由事务局自己改。但你知道,我们得用点迂回策略。”他微微笑笑。
“什么策略?”
安特约克突然伸出手指,另一只手则轻轻放在椅子旁地上成堆报告的灰色边缘上,“我基本把这些报告都看完了。无聊透顶,但总归有些启发。比如,你知道我们星球上上一个非人类的婴儿出生是什么时候吗?”
扎莫想都没想就说:“不知道,我也不关心这破事。”
“但局里关心。事实上,没有一个非人类的婴儿出生——至少在这里的殖民地建立的两年里没有。你知道原因吗?”
生理学家耸了耸肩:“很多因素都有可能,这需要调查。”
“对啊,那么,假设你写篇报告—”
“报告!我都写了20篇了。”
“再写一篇,把没解决的问题强调一遍。告诉他们你必须改变你们的工作方式。多次强调出生率的问题,局里还没有膽子忽视这个。如果非人类死光了,总有人要向皇帝承担责任。你看—”
扎莫迷惑地瞪着他:“这就能扭转乾坤?”
“我为局里工作27年了,我知道门道。”
“我会考虑的。”扎莫站起身,大步走出办公室,砰地关上了门。
晚些时候扎莫告诉他的同事:“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官僚主义者。他根本不愿意丢下那些老掉牙的文书工作,也不愿意花一分钱冒险。他自己什么也干不成,除非我们给他施施压。”

发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收件人:外省事务局
主题:外省2563号项目第2节—对仙王座18非人类的科学研究
文件:
(a)外省事务局信件,仙王-N-CM/jg,100132,银河纪元302/975
(b)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信件,AA-LA/mn,银河纪元140/977
附件:
1.物理与生化部第10科研小组,报告,标题“仙王座18非人类生理特征,第六部分”,银河纪元172/977
正文:
1.附件1同此一起转发给了外省事务局。需要指出其中第七节1-16段涉及外省事务局关于非人类现有政策的改变,这是为了促进文件(a)授权的物理、化学研究。
2.请外省事务局注意文件(b)中讨论的现有调研方法的改变,以及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对此保留的意见——方法尚未成熟。另外,需要强调非人类出生率的问题,这是由外省事务局指定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下属的第10科研小组在附件(1)第五节指出的。
卢.安特约克,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行政长官
银河纪元174/977

发件人:外省事务局
收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主题:外省2563号项目第2部分—对仙王座18非人类的科学研究
文件:
(a)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信件,AA-LA/mn,银河纪元174/977
正文:
1.对文件(a)第二段的回应:我们认为非人类出生率问题调查对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过于困难。鉴于第10科研小组已经报道了这种不孕不育可能源自食物供应中的化学缺陷,我们认为所有调查工作可以移交给第10小组。
2.并无改变政策的计划,调查工作根据现有指导方针进行。
C.莫里利,外省事务局首席长官
银河纪元186/977

II.

这个新记者慵懒瘦削,看上去忧郁而颀长。他叫做古斯蒂夫·班纳德,实际上名才兼备——这两样往往只在那些励志故事里才可能同时出现。
卢登·安特约克怀疑地看着他的身形说:“我不否认你是对的。但科研小组的报告是机密,我不知道你怎么—”
“泄密了。”班纳德面无表情地说。“没有永久的秘密。”
安特约克显然被打击到了,他那张粉色的脸皱了起来:“那我就要从你这儿把事情堵住。我不会再把这事儿告诉其他人。科研小组的投诉会终日不绝,你知道的,难道你——”
“不。”班纳德显然够冷静,“但这很重要。而且我是皇帝直接授权的,我认为帝国应当了解正在发生什么...”
“但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安特约克绝望地说,“你全说错了,局里不打算改政策。我已经给你看过那些信...”
“你认为扎莫施加压力后你还敢跟他唱反调么?”这个新闻工作者嘲讽地问道。
“当然了——如果他是错的。”
“如果!呵呵。”班纳德断然说道,他顿时激昂起来,“安特约克,帝国在这里藏了宝,比政府能想象到的还要宝贵得多。他们现在却在摧毁它:他们对待那些生灵如同畜生一般。”
“真的吗?”安特约克微弱地问。
“仙王座18这个名字真是道貌岸然,它听上去是个殖民地,但实际上只是个动物园,只不过等级高点罢了。这是你的那些顽固不化的科学家用他们的拐杖透过栅栏指指点点的地方。你给它们食物,却把它们圈养起来,我知道的!我写它们已经两年了,我几乎是跟它们住在一起了。”
“扎莫说—”
“扎莫!”这回是真正的嘲笑了。
“扎莫说,”尽管安特约克很担忧,但还是坚定地说,“我们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它们。”
新闻记者狭长的脸颊硬了起来:“扎莫自己就像个动物。他是个科学祭司,我们压根不需要他们。你读过奥雷利翁的作品吗?”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呃,读过。我知道皇帝—”
“皇帝支持我们,这很好——比上一个支持捕杀的统治时期好。”
“我不懂你想表达什么?”
“这些外星人能教我们很多,明白吗?不是扎莫和他的科研小组说的那些:不是化学,不是什么心电感应。而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世界观。它们没有犯罪,没有不合群者。我们研究过它们的处世哲学吗?或者向它们学习社会工程学?”
安特约克装作沉思,他的胖脸又恢复了光滑:“有趣的提议。这恐怕是心理学家研究的——”
“不要他们,他们大多只是嘴皮子功夫。心理学家只是指出问题,他们的解释都是靠不住的。我们需要的是奥雷利翁的人,相信这哲学的人类——”
“慢着,我们可不能把仙王座18变成一个...一个形而上学研究会。”
“有何不可?这很简单就能实现了。”
“你要怎么做?”
“忘记你那些试管什么的吧。让那些外星人建立起独立于人类的自己的社会,给它们不受限制的自由,允许各自的哲学相互交融——”
安特约克紧张地回应:“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但总得有个开始。”
行政长官慢慢地说:“好吧,我不能阻止你干你想做的事。”他又变得自信了,眼里闪烁着智慧,“但你会亲手毁了你的理想,假如你傻到出版第10科研小组的报告并从博爱主义谴责它的话。这些科学家是惹不起的。”
“我们哲学派也很强大。”
“是啊,但有种更简单的方法。你不用言辞激愤,但要指出科研小组解决不了问题。理性地去写,让读者仔细考虑你的观点。比如举出生率问题的例子,这就是现成的例子。科学家所做的,只是让这些非人类在一代之内完全滅絕。指明这需要一种更哲学的方式来解决,或者找些别的明显的论点。动动脑子,知道不?”
安特约克站起来的时候讨好地笑了笑:“然而,银河在上,别给我搞砸了。”
班纳德喃喃地回应:“你是对的。”
晚些时候班纳德给他的朋友写了一封胶囊信:“他一点都不聪明,他很迷惘,也没有一个指引人生的信念。真是完全浪费了行政长官这个职位。他只是个粉饰装点者,总是对眼前的困难妥协,这使得他比起冒险的强硬立场更喜欢让步。他倒是证明了他在这方面还是有点价值的。愿奥雷利翁保佑你。”

发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收件人:外省事务局
主题:关于非人类出生率问题的新报告
文件:
(a)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信件,AA-LA/mn,银河纪元174/977
(b)皇帝敕令第2374号,银河纪元203/977
附件:
1-G 班纳德新闻报道,发稿地址仙王座18,发稿时间银河纪元201/977
2-G 班纳德新闻报道,发稿地址仙王座18,发稿时间银河纪元203/977
正文:
1.文件(a)中提到的仙王座18上非人类的不育问题已经被银河媒体报道。相关报道信息置于附件1与2中。尽管上述报道基于秘密材料并且不对公众公开,但根据文件(b)该记者拥有自由言论的权利。
2.鉴于公众不可避免的知情与误解,请外省事务局告知有关非人类不育问题的未来政策。
卢.安特约克,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行政长官
银河纪元209/977

发件人:外省事务局
收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主题:仙王座18非人类的调查
文件:
(a)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信件,AA-LA/mn,银河纪元209/977
(b)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信件,AA-LA/mn,银河纪元174/977
正文:
1.建议调查文件(a)与(b)中提到的出生率问题的起因与解决方式。“仙王座18非人类的调查”项目已经成立,出于对其重要性考虑,该项目优先级为AA级。
2.该项目编号为2910,期间产生的一切费用由18/78号专用拨款承担。
C.莫里利,外省事务局首席长官
银河纪元223/977

III.

如果说托莫·扎莫的坏脾气因为第十科研小组实验工作站的建立而减轻不少,他可并未因此变得平易近人。安特约克独自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主实验场。
主实验场是一大片模拟了仙王座18原生态环境的场地,对实验对象来说很舒适,但实验者们并不这么认为。白色的日光穿过干燥而富含氧气的空气,在滚烫的沙子上闪耀。在这片热海之中,砖红色的非人类三三两两地蹲坐在一起,晒着他们褶皱的皮肤与坚硬的身躯。
扎莫走进了实验室,狂饮几口水。他向上瞧了瞧,上唇上点点汗水在闪光:“想进去看看吗?”
安特约克坚决地摇了摇头:“算了吧。现在温度多高?”
“120华氏度(49摄氏度),而且这还是在阴凉处,但它们还抱怨太冷了呢。现在是它们喝水的时候啦,想去看看吗?”
一股喷泉从场地的中心喷涌而出,那些小小的外星人用一种怪异的半跑半走的姿势,摇摇摆摆如同弹簧一般跳了过去。它们在水中漫无目的地走着,互相推推搡搡。突然,它们的脸中央伸出一根又长又灵活的肉质软管插入了喷头,拔出来的时候还滴着水珠。
这场景持续了些时间,直到那些充满皱纹的身躯变得平滑而肿胀。它们慢慢撤了回去,饮水管忽进忽出,最后消失在了那张宽而无唇的嘴上方一个粉色褶皱的团状物中。它们走到阴影处心满意足地倒下睡觉了。
“真是一群动物!”扎莫轻蔑地说。
“它们多久喝一次水?”安特约克问道。
“想喝就喝。本来它们不喝水可以撑一周,但我们每天都给它们喝,水储藏在皮肤下面。它们每晚吃一次,你知道它们是素食者。”
安特约克笑笑,脸上两团肉鼓了起来。“偶尔搞到点第一手消息感觉真不错,看来不能天天窝在办公室读报告呢。”
“是吗?”扎莫面无表情,“有什么新闻吗?那些穿着花边裤的川陀小子有什么进展吗?”
安特约克怀疑地耸了耸肩:“你不可能让局里把事情答应下来。皇帝偏爱奥雷利翁学派,所以博爱主义者现在当权,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阵短暂的沉默,然后这位行政长官咬了咬嘴唇:“但现在有了出生率问题,任务被下发到我们总部来了,你知道的,双A的优先级。”
扎莫无声地咕哝了两句。
安特约克又说:“你还没明白,这意味着这个项目会比仙王座18上其他任何工作都要优先完成,因为它很重要。”
他转过头又看着窗外沉思,然后毫无征兆地突然问道:“你觉得这些非人类会生气吗?”
“生气?!”扎莫几乎要爆发了。
“好吧,”安特约克急忙更正,“它们有没有不适应环境?你知道,给一个我们所知甚少的种族调整环境可不是易事。”
“好吧,你说,你见过它们原来的世界吗?在我们把它们搬到这里之前?”
“我读过相关的报告——”
“报告!”扎莫一脸轻蔑,“我亲眼看到过。对你来说那是个大沙漠,但那群恶魔却把它当作滋润的天堂。它们在里面能搞到一切食物和水。这个世界它们自己看来充满了植被与河流,但对我们来说只是硅土和花岗岩中长出的菌菇和石膏岩里渗出的水流。十年来,它们本来就要连一只都不剩了,是我们救了它们。生气吗?呵呵,如果这就生气了,那它们简直还不如某些动物知恩图报。”
“呃,也许是这样。但我还有个观点。”
“观点?说来听听。”扎莫点着了一根雪茄。
“它们可能给你帮助。你为什么换一种协调的方式呢?让它们用本能去思考吧。毕竟,你自己总是在报告里提到它们自己发展的高超科学技术。那就给它们点东西研究。”
“比如呢?”
“喔,”安特约克无力地摆摆手,“研究的东西越复杂越好。比如说宇宙飞船。把它们关进驾驶室,观察它们的反应。”
“为什么这么干?”扎莫一脸迟钝。
“因为让它们从自己的角度研究人类习惯了的工具与控制器对搞清楚它们的心理学非常有用。而且如果它们很感兴趣,你就能轻易招到志愿者,这比任何贿赂都有效。”
“所以这就是你的建议。嗯,或许是个主意,我以后会考虑考虑。但我上哪儿去拿让它们操纵飞船的许可?我无权这么干,如果为了这事儿就花大力气去走那些官样程序,等许可到手黄花菜都凉了。”
安特约克沉思着,眉头轻蹙:“也不一定非得是飞船。虽说如此,你最好还是再写一份报告提出建议。你知道我也得给出生率问题调查弄点进展。双A优先级的计划呀,想搞到任何东西都不成问题。”
扎莫有点心不在焉,话也平静下来:“好吧,可能吧。我现在还有点新陈代谢的基础实验要做,有点来不及了。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它确实有那么点道理。”

发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收件人:外省事务局
主题:外省事务局第2910号项目-仙王座18上非人类的出生率问题调查
文件:
(a)外省事务局信件,仙王-N-CM/car,115097,银河纪元223/977
附件:
1.第10科研小组,物理&生化部分报告第15部分,银河纪元220/977
正文:
1.附件1同此一起转发给了外省事务局。
2.需要特别强调,在附件1第5节第3段提到第十科研小组需要一艘宇宙飞船,用于进行外省事务局授权的研究调查。我们认为,这类调查对文件(a)授权的项目有实质性帮助。我们提议,鉴于外省事务局赋予该项目极高的优先权,第十科研小组的请求应当被立即考虑。
卢.安特约克,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行政长官
银河纪元240/977

发件人:外省事务局
收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主题:外省事务局第2910号项目-仙王座18上非人类的出生率问题调查
文件:
(a)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信件,AA-LA/mn,银河纪元240/977
正文:
1.应文件(a)中附件1中要求,教练舰AN-R-2055已被派往仙王座18,用于非人类的调查项目及其它外省事务局授权的项目。
2.我们强烈要求仙王座18尽其所能加速该项目的进程。
C.莫里利,外省事务局首席长官
银河纪元251/977

IV

这个砖红色的小生灵一定比他愿意承认的更难受。他正处在被仔细调节过的温度下,那种温度正好能使他的人类同伴敞开衣襟却汗流浃背。
他说话又尖又慢:“我觉得有点潮,但在这种低温下可以忍受。”
安特约克笑了:“很高兴你能来。我本来想去找你的,但你们那里面的气候有点——”笑容变得有些苦涩了。
“没关系。你们这些异世界人为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了,甚至比我们自己做的都多。这是我的义务,忍受小小的不适不会改变我的主意。”他说话似乎总是拐弯抹角,似乎是想从侧面切入他的观点,或者只是出于礼貌。
古斯蒂夫·班纳德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翘着二郎腿,迅速而狂草地记录着,然后问道:“不介意我把对话记录下来吧?”
仙王座非人类(以下称作仙王人)简短地看了看记者:“我不反对。”
安特约克的道歉仍在继续:“先生,这不仅仅是个社会事件。您是您同胞的领袖,我并非有意让您忍受这种不适,但这是要考虑到更重要的问题。”
仙王人点点头:“我相信您并无恶意。请继续。”
行政长官努力组织着语言。“这是个,”他说,“敏感话题。我本来不想提它,但事情实在是...呃...无法回避的重要。我现在是代表我们的政府说话—”
“我的族民都认为异世界政府并无恶意。”
“呃,对,并无恶意。正因如此,他们为您的族群没有后代感到不安。”
安特约克停了下来,等待着那个对方并未出现的反应。仙王人表情并无变化,除了那部分褶皱区域在抖动,那里是他收缩的饮水管的位置。
安特约克继续道:“这个问题我们很难开口,因为极度涉及隐私。我们的政府本着不干扰的态度,我们尽己所能以尽可能小的动静调查了这个问题,同时希望并未给您的族民带来影响。然而,事实上,我们—”
“失败了?”仙王人补完了他的话,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是的。或者至少,我们没能完美再造你们原先的生存环境。当然,我们做出了很多改进使之更适宜你们居住。自然地,我们猜测可能存在某种稀缺的化学物质。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需要请求你们的志愿帮助。你的族民在自身的生命化学研究上更先进。如果你们拒绝做出选择,或者不想——”
“不,不,我们能帮忙。”仙王人看上去兴致很高,他那光滑无毛、松弛皮肤的头上褶皱起来,不知代表了什么心情。“不要为我们的想法感到困扰,我们认为这是你们异世界人的好心。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很惬意,跟过去那个世界相比简直是天堂,现在的良好条件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
“那么——”
“但有件事例外。这件事你可能不能理解,我们也不能指望其它智慧生命能够理解。”
“我会尽力理解。”
仙王人的声音变得柔和而低沉:“我们在过去的世界上濒临灭亡,但我们在抗争。我们的科学,比你们的历史更久远,但正在流失,虽然还未完全消失。这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科学主要是生命科学,不像你们的是物理科学。你们发现新能源,在太空中穿梭殖民拓展疆域。我们的人发现了心理学与精神治疗的真谛,并以之建立了一个免于犯罪与疾病的社会。”
“没有必要去质疑哪种探索更为优秀,但哪种方式会笑到最后是毫无疑问的。我们那个残酷的世界缺少生命与资源,我们的生命科学反而会加速我们的滅絕。”
“但至少我们追寻过另一种科学。过去的几百年里,我们一直在摸索核能的要素,这也点亮了我们能够离开这个星球表面去探索新行星的希望。我们的恒星系里没有其它行星当作起跳板,最近的恒星也有20光年之远,附近里什么都没有。事实上,我们还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行星系统的存在。”
“但生命的共性就是拼搏,哪怕是失败的尝试。过去那些天里我们只剩下五千个,只有五千!那时我们有了第一艘飞船。它是实验性质的,很可能会失败。但是主要的推进与导航装置的确是有效的。”
又是一段很长的沉默,仙王人小小的黑色眼睛似乎迷失在了过往的追忆中了。
新闻记者突然插了进来:“然后我们来了?”
“对,然后你们来了。”仙王人简单地承认了,“这改变了一切。我们是追求过能源,但却不是追求一个惬意的、理想的世外桃源。如果说我们的社会问题经过漫长的历史终于自己解决了,那么更棘手的环境问题却突然有人为我们解决了,完完整整地解决了。”
“然后呢?”安特约克催促道。
“然后,这就是不妙之处。我们追寻过星星,但却发现它们早已被占领。我们追求生存环境,却有人将其拱手相送。我们再也没有奋斗的目标,再也没有进取的必要。整个宇宙都已经是你们的殖民地了。”
“这个世界是属于你们的。”安特约克温柔地说。
“但我们却心存不安。这是你们的施舍,不是我们正当获得的。”
“在我看来,这是你们自己争取来的。”
现在这个仙王人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对方的脸了。“谢谢你的话,但你恐怕没理解。我们无处可去,只能留下这个作为礼物的世界。我们被困在了死巷,因为生命的意义在于努力奋斗,而我们已经失去。舒适的生活已不再是我们所愿。是的,我们没有后代——但这是自愿的。我们不愿意做你们的路障,因此这是我们自行了结的解决之道。”
安特约克心不在焉地把荧光球从窗前拿下,在底座上转了起来。它华丽的表面优雅地反射着光,三英寸的躯体在在光与影中不和谐地漂浮着。
安特约克说:“这就是你们的解决办法吗?绝育?”
“我们也可以逃跑。”仙王人低语着,“但银河之中有我们的安身之所吗?它已经全是你们的了。”
“是啊,在麦哲伦星云以内是没有让你们独立的地方了。麦哲伦星云——”
“但你们不会让我们去的,虽然你们并无恶意,我知道的。”
“是的,我们没有恶意——但你们不能去那儿。”
“这是一种误解的善意。”
“也许吧,但你们能不能做一些让步?你们已经拥有了一个世界。”
“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你们和我们的思想不同,我们恐怕不能妥协。我完全了解你也想过这些,长官。困住我们的死巷对你来说并不是个新概念。”
安特约克震惊地抬起头来,用一只手稳住荧光球。“你能读取我的思想?”
“只是个猜想。我想恐怕是猜中了。”
“是啊——但你能读取思想?我是说人类的思想。这真有意思。那些科学家说你不能读心,但有时候我觉得你只是不想这么做。你能解释一下吗?虽然这么问可能并不合适。”
“不,不——”小小的仙王人把他裹的袍子拉紧了些,又把他的脸埋进了领子上的电动加热器里。“们这些异世界人说是读心。根本不是如此,但我很难对你解释清楚。”
安特约克嘀咕着那句古老的谚语:“生于黑暗,难知有光。”
“正是如此。你管这事叫读心,大错特错,我们根本做不到。并不是说我们不能感知到思绪,而是你们根本没有把它们传达出来,所以我们根本无从向你们解释。”
“呃——”
“的确有时候,异世界人注意力非常集中或者情感张力很大时,我们中间某些感官更敏锐的族民——也就是说有更敏锐的眼睛—能够模糊地感知到一些东西。它们非常不确定,但有时候我想——”
安特约克又开始小心地转他的荧光球了。他粉色的脸上写满思绪,眼睛死死盯着仙王人。古斯蒂夫·班纳德伸直了手指,重新读了一遍记录,嘴唇无声地抖动着。
荧光球旋转着,慢慢地仙王人也开始紧张起来了,他的眼睛移动到球易碎表面的彩色光斑上。
仙王人问:“那是什么?”
安特约克表情放松下来:“这个?一个三年前流行的玩物,意味着今年已经是个过了气的文物了。除了看着漂亮,它一文不值。班纳德,你能把窗子调成隔光模式吗?”
咔哒一声轻响,窗户变成了一块块弯曲的黑色区域。在屋子中心,荧光球聚集成一团玫瑰色的光球,在如同极光般交织的鲜红色带中跳动。赤红色的安特约克站在赤红色的房间中,把荧光球放在桌上,用仿佛滴血的手转了起来。色彩由慢到快开始变换、融合,又变成了光怪陆离的幻影。
安特约克在这个光鲜的熔炉里说起话来,身后拖过了一条彩虹:“球表面涂了多种荧光素,几乎没有重量,也极度脆弱,但它们能陀螺一般地保持稳定平衡,所以不用特别保养。是不是很漂亮?”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仙王人的声音:“非常漂亮。”
“这个评价已经过时了,它早已度过了那段大红大紫的时光。”
仙王人的声音显得心不在焉:“实在太美了。”
班纳德做了个手势,室内明亮了起来,色彩也逐渐消失了。仙王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荧光球说:“我的族民也一定非常喜欢这个东西。”
安特约克提高了音量:“你还是先走吧,这里的环境让我感觉有些不适,请你见谅。”
“多礼了,应当是我们感激你们。”仙王人的声音也变大了。
安特约克说:“对了,你的族民大多接受了研究太空船的邀请。这跟这个星球不同,不是赠给你们的,而是我们要对你们的反应做调查研究。希望这符合你所谓的‘正当获取’。”
“没必要道歉,我自己也很感兴趣,都快成为一个人类宇航员了。这让我们回想起了自己飞向宇宙的那段努力,也提醒我们那次离成功只差一点。”
仙王人离去了,留下安特约克在椅子上皱眉头。
“好了,”他有些尖锐地对班纳德说,“我们已经商量过了,这段采访不能出版,希望你别忘了。”
班纳德耸了耸肩:“好吧。”
安特约克坐正了,手里笨拙地玩着桌上一个金属小雕塑:“班纳德你怎么看?”
“我很同情他们,我相信我了解他们的感受。我们必须引导他们走出误区,博爱主义能做到这点。”
“你这么想?”
“没错。”
“你要知道,我们可不能把他们放走。”
“噢,当然不会了。我们还要向他们学很多东西呢,他们那种感受只是暂时的。如果给他们彻底的自由,他们就能想开了。”
“可能吧。对了,你看荧光球怎么样?他们喜欢这东西,这可是个机会,让我们得到上千个志愿者。银河在上,荧光球现在是滞销货,便宜得很。”
“听着不错。”班纳德说。
“问题是局里不会同意的,我了解他们。”
新闻记者的眼睛眯了起来:“但这可能是最好的方法,他们需要新的兴趣爱好。”
“是吗?那我确实有个办法。我可以把你的采访副本附在报告里交上去,再稍稍强调一下荧光球。毕竟你是博物主义学会的,跟上面一些人物很熟。他们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多了。你明白该怎么—”
“明白。”班纳德思考着,“完全明白。”

发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收件人:外省事务局
主题:外省事务局第2910号项目-仙王座18上非人类的出生率问题调查
文件:
(a)外省事务局信件,仙王-N-CM/car,115097,银河纪元223/977
附件:
1.关于仙王座18行政长官安特约克与非人类最高官员尼三的谈话记录副本
正文:
1.附件1同此一起转发给了外省事务局。
2.正如附件1表明,文件(a)授权的调查项目出了新状况。我们向外省事务局保证,我们会尽一切努力与非人类中流行的消极思想作斗争。
3.需要指出,非人类的最高官员对荧光球表示了兴趣,我们计划借此启动一项新的针对非人类消极心理的初步措施。
卢.安特约克,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行政长官
银河纪元272/977

发件人:外省事务局
收件人: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
主题:外省事务局第2910号项目-仙王座18上非人类的出生率问题调查
文件:
(a)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信件,AA-LA/mn,银河纪元272/977
正文:
1.应文件(a)中附件1中要求,5000个荧光球已由商务部调配货运至仙王座18。
2.贯彻皇帝旨意精神,我们希望仙王座18行政管理总部能利用一切手段消除非人类的不良情绪。
C.莫里利,外省事务局首席长官
银河纪元283/977

V

晚饭过后,大家倒上酒,抽着雪茄,三三两两聚集起来聊天。商队舰长那堆人最多,可能是因为他那亮白色的制服闪瞎了众人。
他得意洋洋地说:“路上没出什么事,我以前还带队过三百艘飞船呢。不过,我还从没有运过这种货。银河在上,这个鬼地方要5000个荧光球是要干什么?”
卢登·安特约克温和地笑了,他耸耸肩:“是为了那些非人类。我希望这没给您添什么困难。”
“不,一点都不困难。倒是那些球大而脆弱,按照政府制定的那堆该死的搬运与保护条例,我一艘船里只能装20个。我想这恐怕是政府出钱吧?”
扎莫冷冷地笑笑:“你恐怕是头一次接触这些官僚流程吧。”
“银河啊,必然不是。”那个宇航员一脸不爽,“我只是尽力避免,但有时候还是被缠进去了。这就是让人很不爽!什么繁文缛节,什么官样文章!根本就是阻碍发展、凝滞流通的银河毒瘤!我真想把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扔进垃圾箱!”
安特约克说:“你这么说话很不公平,舰长。很多事你还不了解。”
“是吗?好啊,现在你作为那群庞大官僚中的一个,”他嘲讽地笑了一声,“请你从你们的角度解读一下这种情况吧,长官。”
“好啊,那么,”安特约克看上去有点不解,“政府在做严肃而复杂的公务。每天,帝国政府都要处理成千星球上破亿居民的事情。如果没有一个严密的组织,仅凭每个人的努力根本管不了这么多的事。比如说现在的帝国行政服务机关有大概四百万人,想把他们的努力知识联合起来,你必须要遵从所谓的‘繁文缛节’、‘官样文章’。看上去很愚蠢,听上去很恼人,但就是管用。每一份报告都是四百万人劳动成果的牵引线,你抛弃这种制度就是毁了帝国,也就毁了星际和平、秩序与文明。”
“别开玩笑——”舰长说。
“不,我很严肃。”安特约克认真得令人窒息,“管理部门树立的规则与体系必须坚实可靠,而且要顾及一切意外。比如说任命了一个不能胜任的官员——你们别笑,科学家也有半吊子的,记者、舰长也是,官员当然也不例外。即使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制度也会将可能的损害减少到最小。所以,即使万事不顺,这个体系也能运作自如。”
“是啊。”舰长酸酸地嘟哝,“如果任命了一个有能力的舰长呢?他就会被你们那张坚实可靠的制度网住,蜕化为一个平庸之人。”
“根本不可能。如果那个人真的有能力,他就能在这些规则的限制之中游刃有余,自由行事。”
“怎么可能?要怎么做?”班纳德说。
“嗯嗯—”安特约克突然轻松地坏笑两声,“举个例子,他会拿到一个A级优先级的项目,或者双A优先级的,来达成他的目的。”
舰长仰头大笑,但还没笑两声,门就被一把撞开,涌进一堆吓尿的人。他们疯狂地叫着,一开始什么都没听清,后来:
“先生,飞船丢了。非人类把飞船抢走了。”
“什么?所有都丢了吗?”
“每一艘飞船,还有每一个非人类都丢了。”
两个小时候四人又聚在一起,这回是在安特约克的办公室里。
安特约克冷冷地说:“那些仙王人办事很严密,一艘飞船都没留下,连教练舰都抢走了,扎莫。现在这里一艘长途飞船都没有了。等我们准备齐全再去追它们,恐怕它们不知道已经跃迁到哪里了去了。舰长,你本应该准备充足的守卫的。”
舰长大叫:“这才是进太空的第一天,鬼知道—”
扎莫狂暴地打断了谈话:“舰长,拜托你等一会儿再说。安特约克,我算是搞明白了。”他声音很生硬,“这次事故是你主导的。”
“我?”安特约克冷漠的表情上浮现出一丝惊讶。
“你今天晚上还告诉我们一个成功的官员会利用A级优先项目来达成目的。你的确搞到了这么个项目,还成功地帮那些非人类逃走了。”
“我这么做吗?拜托你清醒点,这怎么可能是我?是你的报告里提出了出生率问题。是这位班纳德用他犀利的文章迫使外省事务局为此制定了双A级项目。这跟我毫无关系。”
“是你建议我提出生率的事的!”扎莫暴躁地说。
“真的吗?”安特约克镇静地说。
“说起这个,”班纳德突然吼道,“是你建议在我的文章里提出生率的事儿的。”
三个人把安特约克包围了,安特约克却轻松地靠在椅背上:“我知道你们这么说是想干什么。如果你们指控我,请给出证据——有法律效力的证据。帝国法律只认书面的、录制的、转录的材料,或者目击者的陈词。我作为行政官的所有信件都在我这儿,局里和其它地方也有备份。你们可以从中看到我从未主动申请一个A级项目,这是局里指派给我的,是由于扎莫和班纳德的原因。信里已经明确提过了。”
扎莫气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你还骗我去教那些异类开飞船!”
“这是你提的建议。你的报告里写明了你是想记录它们对人类工具的研究方式与反应,局里也是这么认为的。没有任何有效证据说明这是我做的啊?”
“那你说荧光球那事也不是你做的吗?”班纳德质问道。
舰长突然尖叫起来:“你是故意把我的飞船叫来的。5000个荧光球!你知道这需要很多飞船!”
“我从来没要过荧光球。”安特约克冷静地说,“这是局里的意思。班纳德那些博爱主义学会朋友可能也帮了一些忙。”
班纳德似乎突然噎住了,然后大叫:“你问过仙王人领袖能不能读心。你在脑子里告诉他让他装出对荧光球感兴趣!”
“得了吧,你给我的采访副本根本没提到这一点。这份资料也不能证明与我有关。”他站起身来:“很抱歉我要走了,我还要赶一份给局里的报告。”
出门之前,安特约克回过身来。“不管怎样,非人类的问题也算是解决了,虽然不是我们想象的结局。他们会继续繁殖了,不再有出生率问题;也拿到了自己争取得到的世界,不存在消极情绪的问题了。”
“最后再说一次,你们如果想去告我那就尽管去吧。我在帝国政府里干了27年了,我告诉你们我写的报告根本没有漏洞,也没做错什么事。舰长,如果稍后你还想讨论今天晚饭后那个关于有能力的官员能不能在繁文缛节中达成目的的话题,我会很乐意。”
很难想像这么一个又圆又滑的孩子脸能露出这么讽刺的微笑。

发件人:外省事务局
收件人:首席公共事务管理员卢登·安特约克,级别A-8
主题:行政管理服务部决议
文件:
(a)行政管理服务部第22874-Q字决议:银河纪元1/978
正文
1.根据文件(a)的指导意见,你免于为仙王座18非人类生命逃脱事件承担责任。我们要求你在下一任命前随时做好准备。
R.赫普里,行政管理服务部首席长官
银河纪元15/978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1-12 18:27 , Processed in 0.0937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