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6004|回复: 3

[小说] 《索龙三部曲:帝国传承》第七章

[复制链接]

МГУ

55

主题

1937

帖子

0

精华

扩张区域

原力
161
水晶
3

帝国

发表于 2010-2-4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ketime 于 2010-2-5 02:53 编辑

第七章
   这实际上只是一种感觉,但却比任何的言语还要更清晰的传入路克的意念中。
   救命!
他猛然转过身,眼前的古老挂毯被抛在脑后,绝地武士的心智立刻调整到战斗状态。塔顶这个巨大的房间和之前一样:只有几名碧米人在挂毯和陈列柜之间游走。这里没有危险,至少不是立刻的危险。
怎么了?他开始走向另一个房间往下的楼梯。
他从莉亚的脑海中接到了一个影像,一群异星人和显然是陷阱的气氛。撑下去。他告诉她。我就来。他加快脚步,穿过通往阶梯的拱门,便扶住墙壁来加速转弯——
他被迫猛然刹车停下。在他和楼梯之间有七个沉默的灰色异星人形成了一个半圆。
路克觉得浑身僵硬,他的手却无用的扶在墙壁上,距离腰带上的光剑仿佛有千里之遥。他不知道敌人指着他的短杖有什么效果,但她一点也不想亲身实验。除非别无选择。“你们想怎么样?”他大声问道。
半圆中间的异星人用短杖比了比——路克猜测这家伙就是带队的人。路克侧过头看向刚刚离开的那个房间。“你要我回到那里去?”他问道。
首领比了比……这次路克注意到了。这个细微、一般人根本无法发现的战术失误。“好吧,”他尽可能的摆出配合的姿态。“没问题。”他的双眼直视这些异星人,手也远离光剑,开始缓缓站直身。
他们慢慢的将他赶往另一个拱门,通往他之前还没去过的某个房间。“如果你们可以直接告诉我你们的要求,我想大家一定可以彼此互利的。”路克一边走,一边建议到。微弱的脚步声让他知道附近还有一些碧米人在走动,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对方还不攻击的原因。“我希望大家至少谈一谈。没必要让你们受伤。”
首领的左手拇指下意识的动了动。这动作并不明显,但路克正在看着他,这就够了。那么,这是拇指按钮操控的。“如果有什么生意上的提案,我愿意谈谈,”他继续道:“你们不需要对我在市场那边的朋友动手。”
他似乎已经快到拱门边了。只要再走几步,如果他们已经等了这么久……
然后他走到了,雕刻的弧形石块就在头上。“现在要去哪?”他问道,一边强迫自己的肌肉放松。就是现在。
首领再一次的用短杖比了比……在这晃动中,有那么一瞬间,这武器从路克身上转向他的两名同伴。
在心念电转间,路克以原力按下了按钮。一阵刺耳的喷气声,短杖在主人的手中抖动起来,另一端则是喷出了大量的雾气。
路克并没有等待这些雾气生效。这个动作只让他制造出半秒钟的混乱,他可不能浪费。他立刻在侧边一跃,翻身滚进后面的房间,利用这角度挡住对方可能的攻击。
正确的判断让他躲过了攻击。他刚跳离拱门下,一连串刺耳的嘶嘶声就跟着袭来,他一站稳脚步,就注意到门边粘上了很多诡异的粘稠触须,似乎是有某种半透明的材料所构成的。就在此时,另外一道透明的触须射了进来,路克被逼得连连后退,正好看着这道雾气一边画着弧形一边化为液体,最后成为鞭形的固体。
他已经拿出了光剑,招牌的嗡嗡声和光束正是它启动的最明显特征。他知道,这些家伙会放弃之前的低调行事,几秒之内就从拱门外冲进来。当他们来的时候——
他牙关咬着回忆起当年和赏金猎人波巴•费特的遭遇。当他被对方的导向绳索捆绑时,他是利用反雷射光来切断缆绳才逃出生天。可是,这里没有雷射枪可以来玩这个把戏。
而且,他也不太确定光剑对付这种喷雾能有什么效果。这就会像是试图切断一条不断再生的绳索。
精确一点说,是七条不断再生的绳索。
他现在可以听见忙乱的脚步声冲向这里,透明的触须在拱门边不停地挥动,意图确保他不能太靠近来埋伏入侵者。这是标准的军事图计策罗,精准的执行程序让他明白这次的对手绝不是什么菜鸟。
他举起光剑呈防御状态,冒险打量着四周。这个房间和这层其余的房间一样,墙壁上挂着古老的挂毯和古物——到处都没有什么掩护。他的目光闪过四周的墙壁,看着是否可能有任何的出口。不过,这只是无用的反射动作,因为不管出口在哪里,在接下来的几秒中都嫌太远,根本派不上用场。
喷雾的嘶嘶声停了下来,他回头正好看见异星人冲进房间。他们发现了他,转过身用武器瞄准——
路克迅即以原力将巨大的挂毯扯了下来,抛向这群入侵者。
这个把戏只有绝地武士可以做得到,而本来也改成功的。当他扯下挂毯时,七名异星人都已冲进了房间,当挂毯落下时,七名异星人也都在挂毯的笼罩下。可是,当挂毯轰然落地时,他们却都已经闪离了挂毯的范围。
从落地的挂毯后又再度传来尖锐的嘶嘶声,路克下意识的闪向一边,随机却发现这些喷雾网并不是瞄准他的方向。事实上,这些雾状的触手扫过地面上的挂毯,连墙壁上的都无法幸免。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些异星人一定在闪躲挂毯的慌乱中意外触动了武器。但下个瞬间他就突然了解了对方的目的:他们是刻意将墙壁上的挂毯固定住,免得他再来第二次同样的把戏。路克立刻试图拉扯地面上那堆挂毯,想将敌人给扫开。但是,它已经被固着在地面上无法动弹。
这阵喷洒停了下来,一双黑色的眼眸小心翼翼的从挂毯边露出来……路克感到一阵难以描述的哀伤。他这才明白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如果他要救出韩和莉亚,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
他将光剑的开关锁住,让心灵放松,朝向这七个异星人伸出绝地的感应力,在心眼中锁定他们的影像。正在监视着他的异星人从挂毯后伸出武器——
路克将手往后高举,使劲全身力气丢出光剑——
光剑割穿了挂毯的边缘,如同嗜血的猛禽一般在空中不停的旋转。一个异星人看见光剑的来势,反射性的低下头——
飞速旋转的光剑斩破了挂毯,也将他砍成两半。
其他人在那一瞬间一定也意识到自己算是已经死了,但他们并没有放弃。他们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吼声,一起发动了攻击:四名绕过挂毯冲来,另外两名甚至往空中一跃,试图直接攻击。
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光轮在原力的引导下旋入他们之间,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接一个的将他们砍倒。
经过了一个心跳的瞬间,一切都结束了。
路克颤抖着呼出一口气。他还是摆平了。不是他想要的方式,但事情还是结束了。现在,他只能希望自己还来得及。
他将光剑召唤回手中,开始拔足飞奔。当他越过异星人的尸体时,他用原力大喊道:莉亚!
往下的输送带不停的前进,下一区摊位背后的圆柱也开始出现。韩感觉到身边的莉亚动了动。“他摆脱了,”她说,“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好极了,”他嘀咕着,“好极了。希望这些朋友不要在他赶到之前发现。”
他话还没说完,异星人的包围圈就同时有了行动。全部的人都举起麻痹杖,粗鲁的推开四周的碧米人。
“太迟了,”韩咬牙切齿的说。“他们来了。”
莉亚紧抓住他的手臂。“要不要我试着把他们的武器抢走?”
“你不可能同时对付是一个人,”韩四下打量着,希望能够赶快获得灵感。
他的目光落在附近一个放满了珠宝展示盒的摊位上……他想到了。或许吧。“莉亚——你看见那边的珠宝了吗?把它们抓过来。”
他感觉到她的视线毫不留情的刺向他的背后。“什么——?”
“照做就是了!”他看着不停逼近的异星人,嘶哑的说:“把珠宝抓过来丢给我!”
当莉亚开始专注时,他用眼角注意到有个小展示盒开始松动。接着,珠宝盒突然一震飞向他,砸中他的手掌。几条项链落在地上,他则在正好来得及抓住其余的珠宝。
市场中喧闹的交谈声突然被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韩转过身,刚好看见店主人指着他大喊。
“韩!”他在这一团混乱中听见莉亚大叫。
“准备趴下!”他回吼道——愤怒的碧米人冲向他,黄衣人潮将这个可恶的小偷压倒在地上。
愤怒的群众正好以身体隔离了韩•索罗和麻痹杖,他把握机会丢下珠宝,抓住通讯器。“丘仔!”他在这一团混乱中拼命的大叫。
       即使在塔顶,路克也听见了这声尖叫。从莉亚脑中突然变得一团混乱的状况来看,他明白自己根本来不及感到市场了。
他猛地停下来,脑中思绪不停的转动着。在房间对面有个巨大的窗户面对那露天的圆顶建筑——但是,五层楼的高度即使绝地武士也无法安全的跳过去。他回头看着刚才离开的房间,试图寻找出任何的可能性……他的目光落在拱门内的一柄异星人武器上。
这很冒险,但他成功的机会很高。他用原力让它飞到手中,一边跑向窗边一边研究它的功能。很简单:喷雾方式和压力,加上拇指按钮。他将喷雾方式设到最窄,压力设到最高,瞄准着市场的圆顶按下按钮。
这根短杖的后坐力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强,但结果却很理想。划出圆弧形的触手接触到屋顶,更多的粘稠液体跟着射出,让它紧紧地黏在圆顶上。路克压着按钮,数到五秒钟,然后松开拇指,以原力让粘稠的液体不要脱离短杖。他又花了几秒钟的时间等它硬化,然后尝试性的用手指捏了捏,然后又给了它几秒钟时间确保它已经固定在圆顶上。最后,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这克难的绳索往外跃去。
剧烈的强风吹拂着他,撕扯着他在半空舞动的身躯。他可以看见从顶楼往下的区域有一群黄衣的碧米人,以及数个灰色的形体想要推开他们冲向韩与莉亚。即使在这大太阳下都显得刺眼的一道闪光射出,一名碧米人软瘫在地——死了或是昏厥过去都有可能,路克从这个距离无法判断。他正急速下降——准备落地……
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传来,千年鹰号正出现在他的头上。
这震波让路克的降落失了准头,一家伙趴在地上,撞倒了两名碧米人。路克一边奋力站起身,一边意识到丘巴卡抵达的时间是在抓的太准了。不到十公尺之外,最靠近的两名异星人正举起武器准备困住盘旋的千年鹰号。路克从腰间拔出了光剑,飞过六七名旁观的碧米人,在敌人根本没有回神之前就将他们给砍倒。
顶上又再度传来另一次引擎的怒吼;但这次丘巴卡并不只是让千年鹰号飞过市场。事实上,他将前喷射引擎全开,让太空船硬生生的收住前冲的势子,漂浮在被包围的同伴头上。千年鹰号的雷射炮全都从下方伸出,开始毫不留情的开火。
碧米人不是笨蛋。不管韩和莉亚做了什么坏事触怒了这个蜂窝,很显然这些蜜蜂们并不想要被雷射烤熟。一瞬间那黄色的人群就消散了,碧米人放弃攻击,害怕的逃离千年鹰号的炮火。路克推开人群,尽量利用碧米人当做掩护,开始破坏敌人的包围圈,
在他的光剑和千年鹰号的雷射炮火之下,一切很快就结束了。
“你,”路克摇摇头说,“看起来真糟糕。”
“对不起,路克主人,”崔皮欧道歉道,一层又一层的粘液网将他抱得跟某种怪异的礼物一样,层层的隔阂让他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我好像老是替你惹麻烦。”
“你知道不是这样的,”路克安慰着他,一边打量着摆在千年鹰号长桌上的好几套溶解液。截至目前为止,没有一种可以有效的溶解这罗网。“这么多年来你帮了我们很多忙。只是你一直没学会什么时候该躲开。”
奥图在路克身边哔了几声。“不,索罗舰长才没有叫我趴下呢,”崔皮欧不高兴的反驳那圆胖的机器人。“他说的是:‘准备趴下’。应该连你也看得出来这其中的差异吧。”
奥图又连续哔了几声。崔皮欧假装没听见。
“好吧,我们来试试这个。”路克拿起下一个溶解液。当莉亚进来时,他正好试着在一堆没效的溶解液中找寻干净的抹布。
“他怎么样了?”她走过来打量着崔皮欧。
“他会没事的,”路克向她保证。“不过,在我们回到科罗森之前他可能都得保持这种样子。韩告诉我说,这些麻痹杖通常都是巨兽猎人们在边境星球上使用的,喷雾网的成分相当罕见。”他指着眼前许多丢弃的溶解液。
“或许碧米人能够帮忙,”莉亚拿起一个瓶子,看着上面的文字。“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问问看。”
路克对她皱起眉头。“我们还要回去?”
她也跟着皱起眉头,“路克,我们一定要回去——你知道的。这是个外交任务,不是度假。如果你的座舰于当地的市场开火之后就撤离,人家会觉得你们不怀好意。”
“我觉得碧米人才应该谢天谢地,幸好这团混乱中,他们没人伤亡。”路克指出,“而且这至少有部分是他们的错。”
“你不能够因为单独个体的行为就怪罪到整个文明上。”莉亚说——路克觉得她表情相当的严厉。“特别是当一个政治激进派做了个不好的决定是更不该如此。”
“不好的决定?”路克哼了哼,“这是他们的说法吗?”
“这是他们的说法。”莉亚点点头。“很显然带领我们踏入陷阱的那个碧米人收受了贿赂。只是也不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猜他也不知道谈判长吃下的东西会有什么效果咯?”
莉亚耸耸肩,“事实上,他们到目前依旧找不出什么谈判长被下毒的证据,”她说:“不过,在现在这种状况下,他们愿意承认有这个可能性。”
路克做了个鬼脸。“真是太慷慨了。韩对我们还要回去有什么意见吗?”
“他别无选择,”莉亚坚定的说:“这是我的任务,不是他的。”
“你说的没错,”韩同意道,一边踏进舱房内。“是你的任务,但这是我的船。”
莉亚看着他,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会吧。”她深吸一口气。
“我当然会,”他冷静的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大概两分钟前我们已经跳跃入光速。下一站,科罗森。”
“韩!”她满脸的怒气,路克过去从来没看过她这种表情。“我告诉碧米人说我们马上就会回去。”
“我告诉他们会耽搁一阵子,”韩反驳道。“时间大概足以让我们带回一中队的X翼战机或是一艘星际巡洋舰。”
“万一你触怒了他们怎么办?”莉亚怒气冲冲的说,“你知道我们花了多少功夫才能开始执行这个任务吗?”
“是的,我正好知道。”韩斩钉截铁的说,“我也很清楚如果那些拿着麻痹杖的伙伴有带朋友来会是什么结果。”
莉亚瞪着他很长的一段时间,路克可以感觉到那怒气正在慢慢的消退。“你应该不先跟我讨论就直接离开。”她说。
“你说得对,”韩直截了当的回答,“但我不想浪费这个时间。如果他们有盟友,对方多半有太空船。”他试着露出促狭的笑容,“我可没时间召开听证会。”
莉亚也露出无可奈何的微笑,“我可不是什么听证委员,”她无奈的说。
就这样,风暴过去,紧张的气氛就此结束。路克对自己说,有一天他一定要搞懂这小俩口的笑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到朋友,”他说,“你们有没有人问过碧米人对方是谁?”
“碧米人不知道,”莉亚摇头道,“我很确定过去从来没见过他们。”
“等回去之后我们可以查查帝国资料库,”韩小心的摸着脸上已经开始有点淤青的位置。“一定有某处存有他们的记录。”
“除非,”莉亚静静的说,“他们是帝国在未知星域找到的新生物。”
卢克看着她,“你认为背后是帝国在搞鬼?”
“还可能是谁呢?”她说,“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
“好吧,不管理由是什么,至少他们目前会很失望,”韩站起来说道,“我要回驾驶舱了,看看我能不能先侦察一下航线。没必要冒险。”
路克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景象:某人驾驶着千年鹰号在死星中穿梭,试图击落背后紧咬着不放的达斯•维德座机。“真难想象韩•索罗也有不想冒险的时候。”他评论道。
韩指着他说道:“好吧,在你笑我之前,最好想想我保护的是你、你妹妹、你的外甥和外甥女。这总有差别了吧?”
路克笑了。“真感人。”他举着想象中的光剑向他敬礼。
“说到这个,”韩补充道:“莉亚是不是也该有她自己的光剑了?”
路克耸耸肩,“只要她准备好,我随时都可以替她打造一把。”他看着妹妹问道:“莉亚?”
莉亚迟疑了。“我不知道,我对这种东西一直觉得不舒服,”她承认道,转头看着韩,“但我想也该是试试的时候了。”
“我想也是,”路克同意道,“你的能力或许方向不同,但你应该学习最基本的技巧。就我所知,旧共和的每一名绝地武士几乎都会佩戴光剑,连那些以医疗或教导为主要工作的都不例外。”
她点点头道,“好吧,”她说。“等我工作轻松一点再说。”
“不行,得在你工作轻松一点之前,”韩坚持到,“莉亚,我是认真的。如果帝国把你抓去严刑拷打,你那些花俏的外交技巧都不会有用的。”
莉亚不情愿的点点头。“我想你说得对。只要我们一回去,我会告诉蒙•莫斯玛减少我的工作。”她对卢剋露出微笑,“老师打人,我猜休假结束啦。”
   “我想也是。”路克试着想要隐藏住喉咙中什么哽住的感觉。
莉亚注意到了,但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喔,拜托,”她愉快的说:“我应该不是那么烂的学生吧?反正,你可以把这次机会当做不错的练习——有天你会把这一切都交给我肚子里的双胞胎。”
“我知道。”卢克柔声说。
“很好,”韩说,“就这么敲定了。我要回去了,待会见。”
“再见,”莉亚说。“那么——”她转过身打量着崔皮欧。“我们来看看能够拿着一团乱怎么办。”
路克坐回位子上,看着她拨弄着那硬化的罗网,他的胸口有种熟悉、空洞的痛苦。“是我自愿的。”班•肯诺比这样说明达斯•维德的事,“我想要把他训练成绝地武士。我以为我可以像尤达一样把他导向正途。”
“我错了。”
在回科罗森的路上,路克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句话。


呼,花了三个小时终于打完了,很抱歉拖了一个月,因为上个月要期末考试。。请大家见谅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Вперёд,товарищ!

231

主题

2489

帖子

25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605
水晶
0

帝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0-2-5 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人猿开飞船,用机炮扫射无辜的人群,绝地武士光天化日之下大开杀戒.. 这就是新共和国治下的和平..
Never  again  will  a  citizen  of  this  galaxy  watch  a  moonrise  in  quite  the  same  way.  He  will  stare  at  that  moon,  and  remember  that  the  Empire  is  firmly  in  control. ----Grand  Moff  Tarkin

2

主题

15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

发表于 2010-2-5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怪续集中帝国残余愿意跟新共和议和,他们终于等到了机会。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发表于 2010-2-5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LT大在怀念帝国吗?这就是美国人的理念,他们的民主……
For  the  great  unknow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10-29 07:45 , Processed in 0.05174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