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3180|回复: 0

[综合] 加注指南:拉尔夫·麦夸里的《星球大战代表作选辑》

[复制链接]

280

主题

668

帖子

104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384
水晶
6

绝地伊克隆人汉化组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7-9-23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译注:原文发表于2014年1月14日,由《拉尔夫·麦夸里的艺术》的联合作者约翰·斯科莱里撰写。

  对于我们这些从一开始就入坑的人(我自己是“77年7岁”俱乐部的一员)来说,拉尔夫·麦夸里(Ralph McQuarrie)的《星球大战代表作选辑》(Star Wars Portfolio)在我们心中占据着非常特殊的地位。然而,尽管星战迷都熟悉这本选辑中的21幅绘画,但很少有人知道其中许多幅在电影制作过程中经历了多次修改。在认识拉尔夫的16年中,特别是在筹备《拉尔夫·麦夸里的艺术》(Dreams and Visions出版社,2007年)的那段时期,我们有过几次机会详细谈论那些原画,以及巴兰坦图书这本向我们当中许多人介绍了拉尔夫其人其作的选辑。


​  拉尔夫的绘画当然美丽,但他总是毫不犹豫地指出,除了为赋予电影生命而参与其中的人之外,那些画从来没打算让任何人看。他常常说,如果当初知道,他会努力多润饰几笔(就好像还需要润饰似的)。但《星球大战》的大获成功,以及粉丝对一切能弄到手的星战商品随之高涨的热情,终将改变拉尔夫的生活。​
  在为获得电影的出版授权而进行谈判的初期,从1973年起就在巴兰坦图书的朱迪-林恩·德雷看到了拉尔夫的画作,并认识到了其中蕴含的商业艺术潜力。她雇佣拉尔夫为1976年秋发行的《星球大战》小说绘制封面,结果拉尔夫从1978年到1987年又为德雷图书先后提供22幅封面绘画。


  第一批印刷的《星球大战》小说在在电影上映之前全部卖完(可以放心地认定,这在某种程度上要感谢拉尔夫那令人称奇且引人共鸣的封面插画)。电影刚一上映并取得空前成功,德雷就对如何利用拉尔夫的画作有了进一步的计划。


德雷宣传图,承蒙皮特·维尔穆尔提供。

​  1977年9月12日,一期《出版者周刊》(Publisher's Weekly)在封面上宣布了《星球大战》相关新闻——“巴兰坦图书用一整个银河系令人眼花缭乱的平装书将‘原力’带到您身边”,并在封面内页公布了他们在电影上映后推出的第一波《星球大战》物品,其中就包括:
  •        《星球大战代表作选辑》
  •        拉尔夫·麦夸里的绘画
  •        浓缩《星球大战》精华的21幅华丽原画——电影布景和服装的灵感来源。在最优质的纸张上全彩呈现,适合装框。采用礼品包装和覆膜处理。
  不幸的是,尽管宣称采用了最优质的纸张,但初始印刷的该选辑却饱受重重问题困扰。亲眼看到没有上千也有成百份拉尔夫多年来在展览会和家中签名的印刷品后,我完全可以作证,印刷质量在不同的印刷品之间波动很大,同时还存在不一致的颜色和大量的缺陷。虽然拉尔夫极少抱怨,但当人们对画作复制质量心存担忧的消息传到朱迪-林恩·德雷耳中后,她不仅将初始印刷的选辑成批销毁,还让拉尔夫飞过去监督选辑的新一轮印刷。结果是,虽说仍然面临着批量生产的局限,但第二批印刷的选辑在画作复制质量上要高出许多。
  时任卢卡斯影业出版总监的卡罗尔·维卡斯卡(原姓蒂特尔曼 ) 提供了伴随绘画的文本,以及让我们第一次真正认识画作背后之人的插页。




  拉尔夫在1975年1月底完成了他的第一幅《星球大战》制作绘画,表现内容是沙漠中的机器人。原始版本为C-3PO画着更贴近人类的面孔,此外还有不同的躯干。关于在最终绘画上做出的改动,拉尔夫没回忆起任何具体的原因,虽然他对自己为C-3PO面孔所做的设计始终不太满意。约翰·巴里建议了赋予3PO以惊讶神态的圆眼睛,而拉尔夫感觉这终于使角色变得完整。 维卡斯卡在注释里写着拉尔夫用俄勒冈海岸(Oregon coast)的照片作为背景参考,但许多粉丝后来认为那片背景是加州莫罗贝(Morro Bay California)的莫罗岩。​


​  这幅被拉尔夫称为激光对决的绘画完成于1975年2月,或许是他在这本选辑中最受欢迎的画作。虽然选辑本身以及过去近四十年间讨论过这幅绘画的几乎每个人都将其描述为“卢克大战维达”,但当初绘制这幅画的时候,拉尔夫在以剧本第二稿为创作基础,所以主角其实是迪克·弑星者(Deak Starkiller)。
  正是因为这个场景,达斯·维达才会拥有那样的外观。拉尔夫注意到维达要在太空真空中从一艘飞船跳到另一艘飞船,于是感觉他会需要某种呼吸装置。乔治表示同意,戴着面具的反派外观就此诞生。
  至于封锁突破船(Blockade Runner)过道,拉尔夫则指出它“按我设想的样子转换到了电影中,虽然我感觉电影中的内部太白、太干净。”


​  机器人逃离贾瓦人沙漠履带车(Jawa Sandcrawler)的绘画完成于1975年4月。电影成片中的模型虽然与画中非常相似,但比拉尔夫最初设想的样子要短粗些。


​  塔斯肯袭击者(Tusken Raiders)的绘画完成于晚得多的1975年12月。拉尔夫告诉我说,他“猜想塔图因上空大概发生过数千年的战斗,结果就是残骸可能从天空落下并被沙子掩埋。”


  ​俯瞰莫斯艾斯利(Mos Eisley)的景象也完成于1975年4月,是拉尔夫最爱的画面之一。在电影发展过程的这个时间点上,卢克的角色还是一个女孩。


​  小酒馆绘画完成于1975年3月。乔治要求拉尔夫为原始版本(很不幸没有已知的照片)添加更多技术细节,于是他“添加了巡逻中的搜索器和右边的空调装置”。




  我们会发现,相应绘画有更新版的最常见原因之一就是“海盗飞船”(亦即千年隼号)与科林·坎特韦尔的原始设计(那将会成为封锁突破船)相比发生改变。​
  就停在94号泊位的海盗飞船这个实例而言,将飞船替换掉需要经过大量重绘,我为此问过拉尔夫为什么不直接创作一幅新的绘画。他给出的解释是他太满意前景中人物的呈现方式,特别是R2-D2,以至于不想因为尝试二次创作而毁掉他们!


​  拉尔夫描绘死星堑道和千年隼号被牵引波束拖入的绘画显然问世较晚,在飞船概念设计已经改变之后才完成。该绘画与电影成片中的画面十分相近,因为用于这个场景的遮片绘画也出自拉尔夫之手。




​  奥德朗帝国城(Imperial City of Alderaan)也完成于1975年2月,是拉尔夫最早完成的绘画之一,营救公主的情节原本会发生在那里。该设计最终并未在电影成片中使用,巴兰坦图书的原版选辑也就没有收录。当然了,相应概念会在《帝国反击战》中重新浮出水面。对于云城的修改版,拉尔夫表示:“我感觉应该让它变得更流线化——弧度更明显,线条不那么直。”
  拉尔夫这样描述他对悬浮城市周边云团的概念构思:“我们习惯于看到云团顺着地球表面的方向飘。这颗行星完全由气体构成,于是我开始思量那能如何影响各种事物,并决定让我的云团向上飘。”


​  这幅绘画最初绘制于1975年3月,表现了停在奥德朗泊位的海盗飞船。如果这幅画面看起来太过熟悉,那是因为它在近25年后被《星球大战1:幽灵的威胁》的片头场景重现。


​  该绘画的第二版反映了地点向太空中死星内的改动,并详细描绘了约翰·巴里(John Barry)的布景设计。拉尔夫透露说这幅绘画其实没有完成。他当时并不打算让千年隼号的边缘显得平滑,但始终没抽出时间来融入额外的细节。


​  这幅绘画代表上面海盗飞船停在奥德朗泊位那幅的反打镜头。


​  对于千年隼号停在死星机库的反向版本,拉尔夫选择在前一个版本的基础上绘制。与94号泊位绘画中的角色一样,前景中的冲锋队员也都在重绘过程中得以保留。


​  拉尔夫的死星升降机绘画完成于1975年11月,常常被他挑出来作为电影成片中实现程度最高的绘画,就连从主要角色身边走过的机器人也在电影中出场。


​  拉尔夫想用一幅绘画来展示他的冲锋队员盔甲,而他选定的这幅绘画也完成于1975年3月。海盗飞船可以在背景的机库中看到。他没有想到看见冲锋队员手持光剑会对一代孩子的想象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拉尔夫而言,这纯粹是一个切合实际的决定。“我给了汉·索罗一把光剑,于是我就认为可以合理地假定敌对势力会拥有同样的武器。”


​  与其他的死星内部绘画一样,“拉什·拉鲁”(Lash La Rue,意指一位广受欢迎的牛仔电影明星)绘画也完成于1975年11月。拉尔夫为这幅画面写着注释:“我始终没弄明白在想让表面这样平滑的时候该如何创作松散的绘画。我在我感觉金属板会连接或重叠的地方添加了外壳接缝。”






​  从帝国飞船内向外望的景象也是拉尔夫最早完成的绘画之一,而且还会经历次数最多的已知修改。最初的构思包含早期的死星概念和迎面攻来的Y翼,而死星一度被改成一颗行星(雅文?)。在这种形式下,该画作被(黑白)复制到1976年的一份福斯参展商手册 (Fox Exhibitor's manual) 中。最终,在千年隼号的概念设计改变之后,它被再一次重绘,死星的最终版本出现,千年隼号将科林·坎特韦尔的Y翼取代。


  ​雅文上的神殿完成于1975年4月,是另一幅在银幕上精准实现的绘画。据创作相应遮片绘画的哈里森·埃伦肖(Harrison Ellenshaw)所说,乔治明确要求将其重画,以看起来更像拉尔夫的原始概念。
  拉尔夫还对义军为何选择用这座古老神殿作为船库有非常独特的想法:“巨石块中的材料密度极高,会阻止引力的流动。”他们因此可以较为轻松地移动重型设备。


​  卫星上的义军基地也完成于1975年4月,是另一幅拉尔夫最爱的绘画。他喜欢“一切都完全笼罩在上方行星反射的光芒中”。


​  尽管如此,但他也意识到这样的概念需要全方位的遮片绘画才能在电影中实现,所以他对将基地转移到室内的要求毫不惊讶,后者可以在摄影棚里以高得多的效率完成。到这个时候,乔·约翰斯顿(Joe Johnston)的X翼和Y翼设计已经取代科林·坎特韦尔的原始版本。


​  飞船从雅文卫星起飞的绘画完成于1975年底或1976年初,很可能是当初拉尔夫为《星球大战》创作的最后一幅原画(未必是最后一幅重绘的画)。




  Y翼突袭原始死星的绘画完成于1975年2月,也是最早完成的画作之一。这幅画描绘了拉尔夫对死星武器的原始设计。他表示:“我对死星激光炮的概念是它会在核心深处充能,聚焦能量并通过表面的开口开火。”​
  与拉尔夫的许多其他画作不同的是,这幅绘画在完成后并未由他签名,结果画面的正确朝向多年来常被搞混。拉尔夫确认说,出现在原版《星球大战代表作选辑》中上下颠倒的Y翼实际上正是他构思的样子。这幅画目前颠倒保存在卢卡斯影业的数字档案中,所以你偶尔会看到Y翼正面朝上(并不是说这样的画面就效果不好)。这幅画(截至原文发布之日)最近一次出版是(以正确的朝向)在赖德·温德姆(Ryder Windham)的《死星完全图解》中。


​  这幅在死星堑道中缠斗的绘画完成于1975年11月。拉尔夫毫不犹豫地指出,这幅绘画中的所有元素——堑道表面、TIE战斗机和X翼——都是以乔·约翰斯顿的概念为基础。虽然拉尔夫无疑在电影中许多角色、载具和地点的创造上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职责是将乔治挑选的最终设计融入完成的绘画,帮助剧组赋予乔治的愿景以生命。


​  死星堑道疾飞的绘画也完成于1975年11月,又一次与电影中的描绘不完全一样。拉尔夫“设想了一条平滑的堑道——电影成片中则有许多‘凹凸块’。我喜欢看到飞船在内壁投下阴影的想法。”




​  拉尔夫在1975年12月完成了王座室场景的绘画。他更喜欢公主在初步版本(注意人群细节的缺乏)中高举双臂欢迎英雄的样子。最终绘画是以摄制团队感觉能在英国摄影棚实现的效果为基础。
  无论你是在像见老朋友一样重温,还是在第一次体验,我都希望你喜欢在这些评注的引导下欣赏构成《星球大战代表作选辑》的拉尔夫绘画。对我而言,这些画在今天与近四十年前我七岁大时一样充满活力且启发人心。​


官网​原文:AN ANNOTATED GUIDE TO THE STAR WARS PORTFOLIO BY RALPH MCQUARRIE
部分绘画与电影截图对比:http://weibo.com/3476986457/FfQKPkY1C
拉尔夫·麦夸里最难忘的杰作:RALPH MCQUARRIE’S MOST MEMORABLE MASTERPIECES
愿原力与你同行!
May the Force go with you!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1-4-18 11:14 , Processed in 0.04403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