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7860|回复: 4

[活动]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展览:《星球大战》与服装的力量

[复制链接]

45

主题

61

帖子

24

精华

中环

原力
245
水晶
0
发表于 2016-5-31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按】最近参观了位于纽约市的乔治·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星球大战》与服装的力量”,在此将展览内容拍摄翻译分享给大家,谢谢支持!
本文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联系本人,谢谢配合。


“我受雇给乔治·卢卡斯一个机会,使他电影里的物品能尽可能呈现梦中理想的样子……科学幻想让我得以创造从未有过的现实……我一生中有过许多梦境,现在我得到了将他们全部拼接起来的机会。”
——拉尔夫·麦夸里,概念艺术家,正传三部曲

“我们没有参考某几部特定的电影,但看了许许多多书,各种科幻作品和科幻电影、二战和越战、日本盔甲的书。”
——约翰·莫洛,服装设计师,第四、五部

一、装扮一整银河

《星球大战》系列的两个三部曲,前传与正传,在服装设计上采取了两条十分不同的路径,其代表为《新的希望》中欧比-旺·克诺比朴素的长袍和《幽灵的威胁》中阿米达拉女王华丽的王座礼服与头饰。这些样式传达了创造者乔治·卢卡斯的想法,即邪恶的帝国统治了银河后,时尚便从橱窗后逐渐淡去。

为设计每部电影的服装,卢卡斯聚集了一群有才华的艺术家以帮助他变幻想为现实。正传三部曲中拉尔夫·麦夸里的概念艺术与约翰·莫洛的服装设计及之后尼洛·罗迪斯-贾梅罗与阿姬·格拉德·罗杰斯的服装设计决定了角色的整体面貌。而前传三部曲,卢卡斯则交给了服装设计师特丽莎·比格、概念艺术家伊恩·麦凯格和其他几十人。

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我想让服装朴素却超越时间……以观众们理解和熟悉的原型设计所有服装。
——乔治·卢卡斯



欧比-旺:服装设计的力量
在《新的希望》中,欧比-旺·克诺比——可敬的绝地大师、年轻的英雄卢克·天行者的导师——穿的是压抑到近乎单色的长袍。他的服装让他有一种中世纪的感觉,带着源自修道士袍子的兜帽,强调绝地的精神修炼。虽然织物看起来像麻布那样粗糙,欧比-旺的米色内衬实际上是生丝织成的优雅日本和服,隐射与日本武士的关联。

“乔治希望他看起来半像修道士半日本武士,我就为欧比-旺·克诺比画了几张草图,他也满意了。他显然难以说服演员亚力克·吉尼斯同意扮演这个角色,便建议我去找他,给他看一些服装的素描,我就去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办法起了效。”
——约翰·莫洛,服装设计师,第四、五部

“在前传三部曲中,我知道需要采取不同的途径……我们将拜访全盛时期的共和国,在奢侈的银河首都度过时光,见证王室、财富以及先进到有些腐败的文明。”
——乔治·卢卡斯

复杂奢华:王座礼服
服装设计师特丽莎·比格的才智最初在《幽灵的威胁》里年轻的阿米达拉女王精致而超凡脱俗的戏服中展现,她将各式各样的文化、传统与布料混杂成一种独特的样式,决定了前传三部曲中服装设计的标准。而王座礼服则是最复杂的创造之一,它的样式受了中国皇室的影响。

“花了差不多八个星期才完成,开始是制造形状像倒过来的冰激凌甜筒一样的内衬。内衬的形状由许多片帆布拼成,边缘用一些裙撑环加固以塑造形态,支持织物的重量,让它得以擦地而过,制造一种镀金漂浮的效果。领子则是前中挂着的两块,袖子镶有人造皮草边,用含金属的刺绣装饰。照亮底部的光源则源自真空塑形有机玻璃(丙烯酸树脂),涂有彩色法国亮漆。”
——特丽莎·比格,服装设计师,前传三部曲

缝隙之后:要有光
当1999年《幽灵的威胁》开拍,王座礼服底部的光源需要车用蓄电池供能。拍摄时,蓄电池小心地藏在演员双腿中间。

二、绝地大战西斯

形式、功能与设计
最根本上讲,《星球大战》表现了光明与黑暗的斗争。包括卢克·天行者与欧比-旺·克诺比在内的绝地武士与西斯尊主达斯·维德、达斯·西迪厄斯与达斯·摩尔是银河层面上善与恶的象征,而全能的“原力”则是无形的能量,为英雄指明方向的同时也引导反派。但善与恶并不总是非黑即白——表层之下错综复杂。为了有力地展现善恶斗争,乔治·卢卡斯与他的概念艺术家、服装设计师查找了历史与神话资料,充分发挥想象力,决定了角色的样貌。

绝地衣袍的朴素色彩和粗糙质感代表了纯净与简朴生活,暗示着隐忍的智慧,而绝地的反面西斯穿的则是光滑流动的黑衣。然而根据传说,西斯实则始于一群反叛的绝地——这对仇敌有着同样的起源,所以他们的衣袍有着微妙的相似性,暗示这段历史。

无论设计的是光明还是黑暗面,服装制造者都必须满足他们角色高阶动作的实际要求。宽松的裁剪、开肩与长袍体式让演员能大幅度运动,也表明了他们的战士身份。设计师们仔细地观察了演员的动作,同时考虑格斗场景与特技效果的要求。



“拍摄的很多情况下,演员都在蓝幕前,因此唯一能让他们对自己剧中的环境有一丝感受的就是他们的服装。”
——乔治·卢卡斯

绝地与光剑
绝地的服装对穿它们的演员有着即刻的效果,影响他们肖像的刻画。绝地与西斯标志性武器光剑的成功则是由切割边缘的声响和视觉效果、演员的大量剑术训练以及精巧的舞蹈艺术表现结合实现的。



达斯·西迪厄斯,最终成为了银河帝国皇帝的邪恶西斯尊主,穿的是一眼便能认出的黑色兜帽长袍,这套戏服在经典三部中便奠定了基础。在前传三部曲中,演员伊恩·麦克迪尔米德使用了小心地储藏在档案室中的领针。达斯·西迪厄斯的服装在整部史诗中几乎没有变化或发展。《幽灵的威胁》重制了这套戏服,用的是十分相似的布料和图案。

绝地大师卢米娜拉·昂杜利的长袍包括手工压印着色的皮质裙板和臂袖,代表着她的母星米里亚尔(Mirial)。大量的布料与多层褶皱织物让整套戏服十分沉重。

“看到这件绝地衣袍,一时间我欢喜地喘不过气来。我终于对我是谁、我该怎样表现自己有了概念;我感受到了自我存在的方式,然后我明白了存在的理由。”
——塞缪尔·L·杰克逊,演员



“穿着全套戏服站到镜子前令我有一种非凡的感觉——因为我成了欧比-旺·克诺比,那一时刻值得记忆。”
——尤安·麦格雷戈,演员



欧比-旺·克诺比的导师奎-冈·金穿着丝绸内衬与外衣,束腰带外系有绝地皮带。奎-冈是个受人尊敬的绝地大师,却特立独行,每每质疑绝地委员会的权威。他凌乱的袍子显示了他背离传统的风格。

“我感知到我的角色绝地是某种日本武士,一种十分特殊而崇高的人,能力强大,性格谦卑,学识丰富。”
——利亚姆·尼森,演员

达斯·摩尔,《幽灵的威胁》中可怖的反派,穿着层叠的黑色和服式内衬。他的衣服上有各种长度分开的布片,让他在其大量复杂的格斗场景中能做各种动作。从肩到踝的许多环侧布片是不透光的褶布,静止时留下道道狭窄的剪影——格斗时却旋转成完整的圆形,就像布料制成的手里剑(忍者的一种用手扔出的刀片武器)刺穿空气。

善良/邪恶是什么样子?



“从某种程度上说,前两部电影为绝地做了精心的设定。我认为人们的确感觉到这是目前为止故事的终章——而不是要吊人胃口。这是大结局——一切的终止——万事已定。我的服装体现了这点……我告诉乔治我的衣服很有维德范儿,他说:“就应该这样。”
——马克·哈米尔,卢克·天行者扮演者

这件幼童服是《幽灵的威胁》最后年轻的阿纳金·天行者穿的,他将来会变为达斯·维德。此外这也是他的儿子,正传三部曲中的英雄卢克·天行者绝地武士的样子。让英雄身着黑衣是个不同寻常的选择——或许暗示卢克的内心斗争与加入父亲黑暗面的诱惑。

《幽灵的威胁》最后小天行者在纳布庆祝游行上穿的服装预示着他将来的绝地训练。服装样式是传统的交叉衬衣,前部的挂片和束腰带用浅黄色精心织成脊状布料制成,配有皮带和高及膝盖的靴子。褐土色调和柔软布料传达了一种欺骗性的天真:阿纳金最终会投入黑暗面,成为邪恶的达斯·维德——他亲生儿子的敌人。

三、机器人的设计

C-3PO与R2-D2
礼仪机器人C-3PO和他的亲密伙伴宇航技工机器人R2-D2是六部《星球大战》中的主要角色。这个传奇中,他们在支持义军英雄、营造温暖幽默和富有吸引力的氛围上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建造他们无需任何布料和纺织,他们的装束无疑能被列入影史上最受欢迎与值得记忆的戏装。



由于演员常常完全包裹其中,C-3PO与R2-D2装束的功能性与他们的外观同样重要。这些经典的机器人设计基于拉尔夫·麦夸里的概念图,由一组艺术家和设计师共同制造,使用了玻璃纤维、真空成型塑料和铝等多种材料。

这些装束体现了《星球大战》设计的惊人广度。然而他们却只是乔治·卢卡斯美妙银河中的两个角色:他们反映了多维度中一切形态与大小的生命。C-3PO与R2-D2是《星球大战》系列最早的形象设计,几十年后,它们非凡的设计依旧有着广泛的吸引力和文化影响。《星球大战》的冒险在继续,发掘和探索更多新世界的同时制造这些戏服的天赋和技艺将延续持久。

建造机器人
C-3PO的外观受到了弗里茨·朗1927年经典默片《大都会》中机器人“玛利亚”的影响。虽然乔治·卢卡斯希望能有朗的机器人那种接近人类的感觉,拉尔夫·麦夸里的设计无疑比激发他灵感的装饰艺术品更简洁和男性化。R2-D2由乔治·卢卡斯与拉尔夫·麦夸里构想、设计,经特效专家约翰·斯蒂尔斯改良。



创造C-3PO时,首先以C-3PO的演员安东尼·丹尼尔斯的外形搭建塑料模具,然后艺术家利兹·莫尔和布莱恩·缪尔刻成了最终形状。它由多种材料加工而成,包括玻璃纤维、真空成型塑料和铝,而铝当时还经硬化以营造其外观闪着金光的效果。在最初的《星球大战》电影中,R2-D2有两种模型,一种远程控制三轮驱动,另一种让演员肯尼·贝克在内操作,令这个深受喜爱的机器人富有生机活力。

《原力觉醒》也未停止创新,它的启动将新的机器宠儿介绍进了《星球大战》的名流馆中。BB-8是抵抗组织飞行员波·达默龙忠诚的球形宇航技工机器人。

四、概念与设计:王室


如此庞大与复杂的系列电影需要一整队人员才能让服装富有生命力。这一切从概念艺术开始,经典三部曲最初由拉尔夫·麦夸里负责。而前传三部曲,卢卡斯聚集了许多概念艺术家来发展他的幻想,包括伊恩·麦凯格、道格·蒋、德莫特·鲍尔、李桑君,斯蒂安·戴斯莱特。

乔治·卢卡斯先是描述某种角色或文化,让概念艺术家画出草图。之后,设计师们商议服装的原料和材质,以及角色的体型和性格会怎样影响他们的服装。

为制造前传上百套服装,特丽莎·比格成立了一个60到100人的戏装制作团队,包括裁剪工、缝纫工、染工、子珠工、制帽工、磨具制造工和珠宝工。她与概念艺术家、视觉特效总监与制作艺术部门紧密合作,确保她设计的服装与数字场景、布料仿真与电脑合成的外星人和谐共存。

这些精美绝伦服装的创造花费成千上万小时,做了无数决定,由此组成《星球大战》宇宙内在的一部分。

王室对比



这两套服装突出了经典三部与前传三部服装设计途径上的显著区别。莱娅公主朴素的白色兜帽长袍凸显了简洁优雅。服装设计师约翰·莫洛在伦敦服饰制造商Bermans & Nathans处定制了这套服装,让另一个道具制作人制作了配有银色搭扣的皮带。

“在其它电影里我小心翼翼地避免时髦。我让莱娅公主十分简单朴素。没有设计,没有时尚,什么也没有。而这次(前传三部曲)我们正走进一个时尚宣言。”
——乔治·卢卡斯

“我穿着一件白色的龟颈长袍拍完了第一部电影,为了突出我的纯洁……我拿到了一件,抱歉,两件衣服,第一件看起来一模一样。”
——卡丽·费希尔,莱娅公主扮演者

作为《幽灵的威胁》中的阿米达拉女王,娜塔莉·波特曼几乎有一打服装。事实上,最初计划要少得多,但剧本完成前,卢卡斯希望扩大时尚宇宙,由此服装数量增加了近乎三倍。几乎每个场景都有一套不同的服装。整部电影中,女王的服装与她的身份相配,显示了皇族的高雅与礼节。

随从服饰



《幽灵的威胁》中的服装受到了19世纪英国画派拉斐尔前派艺术的影响,此画派对女主角和女性美有着独特的见解。他们对饱满色彩的运动影响了帕德梅女仆装与纳布居民的服饰。

阿米达拉在《幽灵的威胁》中的议会长袍集中了各种奢华的织物。那件宽松的长袍由天鹅绒制成,配有古铜色金属透明硬纱,领口与袖边饰有小粒珍珠。塔夫绸内裙用层层褶布片片缝成的,上面饰满了古色古香的珠子。头饰则受了蒙古人的启发,先以电铸技术用铜制形再镀上金。

阿米达拉的女仆装看似简单,却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完成。这件丝绸和天鹅绒的裙子染色时浸过层层深浅渐进的染料,确保颜色的深度和层次能很好地配合与补足阿米达拉的演绎。

黄色的王座服装带有从内而外伸出的兜帽,投下幽深的阴影,用于影藏女仆的面部,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这也让帕德梅得以作为团队的一员乔装出行。

星际女王



在幻美的阿米达拉女王服饰、僧侣式的绝地长袍及其它服饰中,电影制作人们似乎刻意地营造某种通常是东方的文化氛围。精心阐述后,它们的形象结合成某些新的东西,某些比任何原初文化都更富想象力的阐释。



例如,阿米达拉女王的办公长袍头饰受了中国皇室的影响,服装则是日本和服的奇异诠释。这是混合的文化,并没有某种特定的来源。红色议会长袍的头饰能清楚地辨认出蒙古风格,但其材料、样式和色彩则背离那个历史时期。阿米达拉的其它服饰则带有欧洲中世纪后期的特点。她的总体形象是君王或统治者,并不来源于某种特定文化。服装制造者们明显不想把她与某种文化专门联系在一起,而想让她的形象更具普遍性,但依旧有着异国和“他者”的情调。例如,假如他们让她戴王冠,那她看起来就会极其像欧洲公主。《星球大战》服装的东方影响则是富有想象力的阐释,旨在暗示而非直接传达。

三位女王



服饰的多种多样、纷繁复杂在许多角色上都有体现,但最明显的无疑是在纳布的三位女王——阿米达拉、贾米利娅与阿佩拉娜的身上。



贾米利娅的礼服用黑色泡泡纱与大量刺绣天鹅绒制成,配有巨大的老式墨黑衣襟和手工剪裁鲍鱼壳头饰。阿佩拉娜女王在《西斯复仇》葬礼场景中的服装则受了日本服饰的启发。《幽灵的威胁》中阿米达拉女王精美的黑色纳布逃亡礼服是用手织蕾丝与老式墨色珠子一丝不苟地制、缝成的。

缝隙之后
前传三部中女王们精美的头饰是在片场内一个专门成立的道具工作室内制作的,由伊沃·科夫尼监制。他才华出众,热爱细节,为许多角色创造了复杂精妙时尚的物件,这些在阿米达拉女王和她的继任者身上都有体现。



“我想我们为《幽灵的威胁》制作了超过一千件服装……服装店级别的裁剪工、缝纫工、染工、印花工、刺绣工、串珠工、制帽工、皮革工、模具制造工、雕刻工和珠宝工使用了众多工艺,制造出场景要求的美观、仪式或权威物品。”
——特丽莎·比格,服装设计师,前传三部曲

王族面料



王族的设计中,奢华的面料占据中心。前传三部曲中,设计师特丽莎·比格对收集新的面料有某种狂热——假如她看到一种她喜爱的材料,她会追溯到它的源头,直接与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印度的制造商沟通。

五、象征与军事力量



“乔治希望帝国的人看起来高效、集权而法西斯;而义军,那些好人,看起来源自西方或美国海军陆战队。”
——约翰·莫洛,服装设计师,第四、五部

《星球大战》正如其名,以史诗般的军事战斗为叙述中心。多种多样士兵的展示——他们似乎源自未来却又有些熟悉——是这个传奇的显著特点。乔治·卢卡斯重点希望军队的展现恰到好处,为此他雇佣了军事历史学家以及服装设计师约翰·莫洛以帮助他展现第四、五部中的幻想。

这些制服充满象征意义,令人联想到美国海军飞行员、一战和二战中德国士兵以及日本战斗机飞行员的制服。而帝国冲锋队——即为黑暗面服务的步兵——他们与众不同却又充满矛盾的亮白色盔甲立即成为影史上标志性的服装。有着如此大批量的军队需要展示,复制同样的服装无疑会简单些,但卢卡斯却希望军队拥有几种不同的制服:军官的制服与士兵不同,空军的制服与步兵不同。

布料、表演与印象
一套成功的戏服必须平衡表演的布料需求与它们旨在唤起的印象。

例如,绝地武士粗糙的束腰长袍令人想起羊毛、亚麻或棉布这样的自然纤维——它们让人感到圣经式人物的荣誉与可靠。但长袍实际是用涤纶(一种合成材料)与丝绸制成的,而丝绸这种自然纤维因其耗时费劲的蚕桑培养程序而有着精英内涵。涤纶与丝绸均易下垂,易干燥,在片场一天不易起皱。这些材料符合艰难环境的要求,但为了给出正确的视觉印象,他们被制成羊毛或亚麻般粗糙的样子。

冲锋队穿着闪亮的白盔甲,戴遮住面部的头盔,内穿柔软的黑色针织服。他们是人类,机器人,还是某种中间产物?正如达斯·维德和C-3PO,他们的硬外壳由轻量级聚酯树脂与玻璃纤维混合在真空模具中加工制成。塑料真空成型比捶打或跺碎金属更易塑成复杂的形态。但是这套“盔甲”旨在表现什么材料并不完全清晰。冲锋队行军时铿锵的同时发出细微的声响,像是白色搪瓷金属,但要想到闪亮的白塑料也同样容易。白塑料在战斗中保护性不是很强,却唤起现代或未来的感觉,揭露了冲锋队的真谛。他们是大批量制造的、闪闪发亮的塑料战士——完全相同,可互相交换,没有独立思维,数量上却毫无限制。

冲锋队
世界影史上很少有戏服设计与帝国冲锋队一般标志性。这些角色的设计能追溯到拉尔夫·麦夸里1975年的画稿,由乔治·卢卡斯协助制造,帮助20世纪福斯公司管理人员制作此系列电影。



在卢卡斯的要求下,麦夸里为冲锋队创造了“幽灵般的白色太空盔甲”。约翰·莫洛随后接过了麦夸里的设计,以他对中世纪盔甲的知识想出了盔甲各部分拼接方法。头盔与身甲由真空成型塑料制成。这套冲锋队装甲上有深深的划痕,发出叮当响声,表现了其与义军战斗的磨损状况。

“肩膀装到身体上,然后滑上手臂——上臂与底部用黑色橡皮筋连接——腰部一根皮带上有吊带连接腿部。他们戴着普通的家用手套,前端挤有一点乳胶;靴子是普通的黑色靴子,侧边有弹簧,用白色鞋染料涂成。说来奇怪,这全都奏效了。”
——约翰·莫洛,服装设计师,第四、五部

缝隙之后
制造冲锋队
1977年在英国制片的《星球大战》电影整部的服装预算是九万英镑(二十二万美元)。预算中最突出的服装就是冲锋队制服,它们花费了四万英镑(九万三千美元)。“冲锋队制服是个噩梦,”约翰·莫洛解释道,“我们做了个合适大小的模具,身体用塑料塑形,然后让一位雕刻师将盔甲配到人体上。然后之前很多人都跑进来说:“这边手臂掉了,那边手臂掉了。”所以卢卡斯把膝盖都换了。这个过程持续了几个星期。最终它们都被拿走,重新用真空成型塑料制作。”



TIE战机飞行员——《新的希望》
在《星球大战》传奇中,极具特色的TIE战机是个持久威胁。他们是义军X翼与Y翼战斗机的死敌,漆黑的制服和光亮的盔甲反映了达斯·维德的样貌。

TIE战机飞行员的头盔是义军X翼头盔、冲锋队面部与其它头盔细节的结合。TIE战机头盔是在冲锋队之后设计制造的,最初设计只能从背面看。

创造战士
或许这两套制服比其它任何制服都更令人深入20世纪独特的英雄与反派观。



乔治·卢卡斯告诉服装设计师约翰·莫洛,他希望“坏蛋”看起来“法西斯”。帝国军官穿的是19世纪德国枪骑士的束腰衣、骑马裤与靴子,但没有装饰性的穗带和纽扣。枪骑士是德国一种山骑兵的分支。帝国军官的帽子是纳粹德国山地精英部队戴的战斗帽。



电影高潮部分卢克·天行者顺利摧毁死星所穿的X翼飞行员制服唤起的是航空初期简陋的飞行员印象。橙色的连衣裤也是对美国海军1957-69年间使用的“国际橙”飞行制服的怀旧。除此之外,义军飞行员制服上带有网状束带,是目前军队跳伞装备的一部分。卢克的全套制服还外加降落伞背带、手套、战靴以及带有凸起空气软管的隔离头盔。


护卫队(和他们的制服)有许多作用:保护他们的雇主,保护他们自己,以及显示他们雇主的身份。

泰弗队长在《克隆人的进攻》与《西斯复仇》中保护阿米达拉议员。他穿着大部分皮革、部分仿皮绒的外套,黑色皮背心,皮质帽袖大衣,拿着皮手杖。


议会卫队的制服包括醒目的天鹅绒长袍和闪亮的蓝色面具和头盔,其上饰有巨大羽冠。这些装置的作用大部分为礼仪而非实用。

缝隙之后
制作《星球大战》的头盔
标志性的冲锋队头盔由概念艺术家拉尔夫·麦夸里设计,布莱恩·穆尔雕刻。头盔的最终成品之后由约翰·莫洛绘制并装饰细节。在之后的电影中,头盔们的细节用贴花纸装饰。

一共制造了五十六顶冲锋队头盔,12顶死星炮手头盔,12顶TIE战机飞行员头盔与20顶X翼飞行员头盔——以及帝国卫队、冲锋队与TIE战机飞行员制服。X翼飞行员头盔是根据曾在越南战争中使用的美国APH-6B飞行员头盔设计制造的。










六、赏金猎人家族一览

詹戈与博巴·费特





《帝国反击战》与《绝地归来》中的赏金猎人博巴·费特已成为影史上最受欢迎的反派。博巴的盔甲最初设计为全白,显示最初构想中他的角色,一位“超级冲锋队”。当这个角色被修改为一位独立的赏金猎人,盔甲则变为不匹配的特定颜色。博巴·费特的戏装由几位工作人员制作,乔·约翰斯顿着色。





在《克隆人的进攻》中,观众们认识了詹戈·费特:银河系中最出色的赏金猎人之一,博巴的“父亲”,即他的基因源。詹戈是克隆人战争中组成了共和国武装部队的克隆人的基因模板。詹戈的戏服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最初博巴·费特的制服,但那只是原初的设计构想。于是詹戈的服装便更原始、更新,闪着银光。它包括更多块甲胄和改良过的头盔面甲。博巴的盔甲则是第二代仿制品;它与他父亲的十分相像,却更刚毅而混杂。这两个角色都给人一种锋利而神秘的感觉,但,尽管他们是杀手,却也有人性:粉丝们对此反响强烈。

缝隙之后
博巴·费特的起源
“当我撰写《星球大战》早期脚本时,我想构思一位关键的邪恶角色,他令人恐惧。达斯·维德最初是某种穿太空服的星际赏金猎人,后来发展成了一种风格更怪异的骑士……博巴·费特这个角色确实是最初版本的达斯·维德。”
——乔治·卢卡斯

七、银河系所有事务

“《西斯复仇》中有许许多多议员。乔治希望用传统服饰展现他们——每位议员的服装都来自一种不同的文化,比如亚洲佛教僧侣,或土耳其或中东其它地方的某个人,但每件都以高科技制造。来自异族,却又源自人类。他们都戴着十分正式的饰帽。”
——李桑君,概念艺术家,《西斯复仇》

银河议会,即银河共和国管理机构,的众多角色代表了组成《星球大战》宇宙的诸多星球与文化。服装部与艺术部紧密合作,让设计师们得以利用服饰、面具、道具、化妆和其它视觉细节呈现出众多世界的代表。他们共同创造了一个虚构宇宙,其中的角色无不超越时间,却又能唤起他们各自代表的不同文化身份。

阿米达拉议员
议长办公室长袍
《克隆人的进攻》



概念艺术家德莫特·鲍尔设计的《克隆人进攻》中阿米达拉议员所穿的议员长袍受了西方文化的影响。它色彩鲜艳,质感厚重,威严而迷人,令人回忆起16世纪伊丽莎白的时代。而簧片颈带和镶嵌饰带的头饰则源于历史上非洲的设计。

议会长袍
前传中,设计师们采用了无数形状、质地和结构的布料,塑造出各种大小、高呼银河事务的议员。仪式和礼节风俗的限制约束在这些细节丰富的制服中表现明显。



贝尔·奥加纳光滑的天鹅绒议员长袍饰有盔甲肩胄与袖口,内部是一件羊绒制服,腰间配饰有他的家乡奥德兰徽标的皮带搭扣。



马斯·阿梅达,银河议会的副议长,代表他的母星即水中世界查姆帕拉,炫耀着他的礼仪人员。



斯莱·穆尔,帕尔帕廷最信任的助手之一,穿着源于她母星昂巴拉的高领浅蓝色影斗篷——一件全由纯手工丝绸流苏织成的袍子。



“我的服装是我踏入这个角色的第一步。作为演员,看到那些显然聪慧至极的工匠们将如此多的精力投入我服装的制作中实在美妙。那确实令我十分兴奋而充满力量。”
——吉纳维芙·奥赖利,蒙·莫思马扮演者

议会布料



前传三部曲中议员们的形态与大小都多种多样,代表许多不同母星系。这样的大范围令设计师采用许多结构和质地的布料以创造出正式议员制服:从帕尔帕廷议长厚重而极有质感的长袍,到斯莱·穆尔柔软的丝绸流苏。

创造帕尔帕廷
帕尔帕廷议长(后皇帝)的全套服装由特丽莎·比格设计,令人印象深刻,对片中此角色性格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这套服装通过装饰、色彩和质地,展现了他从《幽灵的威胁》中表面仁慈的纳布议员到邪恶专制的皇帝的展现。工匠们花费数星期才完成《西斯复仇》议长衣袍那细节丰富的奇异宽袖。这个细节显示他政治权力的同时暗示了他的自我陶醉。



随着帕尔帕廷计划的深入,他的服装颜色变深。他服装的复杂程度随着他权势和影响的增加而增长,最终将他带入《西斯复仇》中的黑暗面。

伊恩·麦克迪尔米德觉得这件戏服“完美赋予实力”。



“我们用布料质地来表现他道德品行的败坏。他第一件灰色的贸易联盟制服,我们采用了乳胶垫层的羊绒织物;经橡胶处理的材质那腐蚀分解的外形令他看起来令人憎恶,反映并强调了他内在品性的进一步腐化。”
——特丽莎·比格,服装设计师,前传三部曲

“它看起来卑鄙伪善,而那对帕尔帕廷完全正确。”
——伊恩·麦克迪尔米德,帕尔帕廷皇帝扮演者,评价贸易联盟制服

八、法外者与局外人



《星球大战》的角色复杂,许多常在善恶之间徘徊,极富魅力,持久引人注目。赏金猎人雇佣兵扎姆·韦塞尔、詹戈·费特与他的克隆体儿子博巴·费特,如塔斯肯袭击者般可怕的野蛮人,以及英勇的法外者伍基人丘巴卡和无赖英雄汉·索洛在银屏上栩栩如生,令人立刻产生难以忘怀的印象。他们的服装对他们的戏剧效果十分重要:许多角色一直没有露出面庞,而是隐藏在面具下。



而女主人公莱娅公主虽在前两部电影中衣着朴素乃至中性,在《绝地归来》中却穿着非凡,显露她个性中深藏不露的一面。无论乔装打扮还是身着制服,无论面庞显露还是隐藏,这一节中角色的服装都具有某种欺骗性。没有谁是表里如一的。



隐秘与暴露:双面莱娅
在《绝地归来》中,伪装与欺骗对于莱娅发挥了重要作用。企图将汉·索洛从巨大鼻涕虫般的犯罪头目赫特人贾巴处营救出来时,莱娅装扮成赏金猎人博什。她的斗篷、皮裤、热能炸弹与带声音转换装置的头盔将她完美地伪装起来,令她得以潜入贾巴的宫殿。

然而计划出了岔子,莱娅被贾巴捕获,成了他的奴隶舞者,由此她被迫穿上了科幻影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服装——奴隶比基尼。

“它就像源自地狱的比基尼。像是铁条,又不是铁而是硬塑料,而且如果你站在我身后就能直接看到佛罗里达。这你得问博巴·费特。”
——凯利·费希尔,莱娅公主扮演者

服装设计师尼洛·罗迪斯-贾梅罗与阿姬·罗杰斯设计了这套奴隶比基尼,却在如何如此大膽地表现通常衣着朴素的莱娅上十分困难。他们从弗兰克·弗雷泽塔的奇幻艺术中受到启发,与雕刻师理查德·米勒一同设计了这套服装。他们为电影不同场景设计了不同的式样,包括费希尔保持静止时的硬金属套装,以及她与特技替身翠西·叶德恩表演特技时能穿着舒适的橡胶套装。



反转传统:莱娅的奴隶比基尼
《星球大战》中的服装极富特色与代表性,成为影史上最成功的服装。莱娅公主作为赫特人贾巴奴隶时穿的比基尼与达斯·维德的黑袍这样的戏服无不给人留下生动而持久的印象。甚至在最初构想几十年以后,它们依旧徘徊在观众的脑海中。演员们极具技巧地生动展现了这些戏服,把它们与叙述中的特定时刻联系在一起——并让那些场景令人记忆,难以忘怀。它们也像所有非凡的服装一样,让观众对电影中的场景似有切身体验。

女演员卡丽·费希尔穿着奴隶比基尼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一刻,观众与角色瞬间发生了其妙的反应——你立刻作出了之前从未作过的判断,看到了她鲜为人知的一面。直到这一刻以前,莱娅一直将自己藏在朴素的装扮中,而这个场景里她女性的一面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一套能追溯到老电影中的服装,如1929年《沙漠之歌》中玛娜·洛伊扮演的当地舞女,1947年《女奴》中的伊冯娜·德·卡洛,以及20世纪40年代玛利亚·蒙特兹的探险片。

这些早期的交际花很大程度上作为性客体展现,等待一位男性角色来塑造她们。

而在莱娅的奴隶比基尼上,乔治·卢卡斯却反转了“客体”的观念。莱娅并不是个需被塑造的角色。她显露于世人面前,短暂地受到羞辱,但却控制着局势,等待复仇时机。而她复仇的工具却是这衣服本身,这极具讽刺意义,却又颇为聪慧——她用系着她的锁链勒死了捕获她的怪物。



塔斯肯袭击者男女套装
《克隆人的进攻》
塔斯肯袭击者或沙民生活在阿纳金与卢克·天行者的家乡塔图因上;他们隐藏在头盔和长袍下,凶猛残暴,领地感强烈。

他们从头到脚包裹在褴褛的长袍中,挥舞着致命的尖头棍棒或加菲棍以及弹射枪。女性由带观察缝的精致面罩与罩着身体的沙尘保护衣区别。这些服装令人想起罩袍(一些穆斯林妇女穿的覆盖全身的长袍),体现了塔斯肯社会中妇女的地位。



巅峰杀手:扎姆·韦塞尔
扎姆·韦塞尔是个狡猾的变形杀手,技艺精湛。她的原貌是爬行动物,但经常采用人类女性的形态。她在共和国全盛时期上升至显耀地位。她的制服精心制作,纹理明显,配有装甲,装满武器,协助她罪恶的任务。

扎姆的制服对设计师特丽莎·比格是个挑战,她与其他部门紧密合作,共同将它的许多部件组合起来。套装的连身衣裤由氯丁橡胶制成,其上覆盖有皮质背心与短裙。

短裙由日本武士服得到启发,由片片单独上色的厚革制成,这种材料因其优质的运动品质而被挑选。软性模具被用以固定前管的曲线,而带有金属粉末的柔韧聚氨酯则用在了小口袋的制作商。她用以隐藏面颊的面罩是用充鏖皮棉织物缝成的,带有红色丝绸内衬,而她的靴子和其它配件则是橡胶的。她服装上的配饰用磁铁吸附在合适的地方。



汉·索洛:原型英雄
在所有史诗文学与电影中,英雄人物的穿着和装备均是意义重大的主题。从《高文爵士与绿衣骑士》到《第一滴血》,主人公的衣着无不是情节的关键之一;它们暗示着情节的上升,为正邪对战做好准备。通常而言,正面角色的刻画细节充分,面面俱到,而反派则隐匿于黑暗中。《星球大战》也不例外。在《新的希望》中,我们看见达斯·维德穿着朴素的长袍,颜色是刚硬而毫无生机的黑色。

如果说汉·索洛看起来像约翰·福特西部片中的火枪手,这并不是意外。索洛的确是位枪手。他的背心、枪带和皮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烈日当空》(High Noon)、《擒贼擒王》(Rio Lobo)或《黄金三镖客》。如同许多美国经典牛仔形象,汉·索洛的模样很容易辨认。当他出现于银屏,他的服装超越了这部太空史诗。它将观众引入另一境地,似乎怀亚特·厄普即将进入OK牧场决斗,或《双虎屠龙》中的枪手正要拔出武器。

索洛的背心、枪带和皮带不是外太空的物品;对观众来说,这是个标志,表面这个男人即将引诱他的敌人——他黑暗而邪恶的敌人——进入正义战斗中。他衣着简朴,相貌圆滑。皮革与棉布平衡了这套服装,而金属则表述了他的性格。

丘巴卡,怪物商店之王
高个子伍基人丘巴卡,一位暴躁却善良的毛茸茸异族人,是正传三部曲中汉·索洛忠诚的伙伴。他由概念艺术家拉尔夫·麦夸里设计,斯图尔特·弗里伯恩制造,全套戏装极有表现力,是由牦牛毛与马海毛制成的。

乔治·卢卡斯设计原型时与弗里伯恩合作,他解释说:“我们想设计个猴子、狗与猫的合体。我很想让它看起来最像猫,但我们得遵照组合。”

《西斯复仇》中,生物设计组需要再制造六只伍基。它们都是在丘巴卡的基础上仿制的。

“丘巴卡是个十分吸引人的生物,因为他必须面貌友善,虽然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变得很凶猛。创造这样一位友好善良而非危险的怪物十分有趣。我见过一张(拉尔夫·麦夸里的)草图,便在它的基础上进行设计,它看起来对我正合适。”
——斯图尔特·弗里伯恩,化妆与生物设计,正传三部曲

巅峰牛仔:汉·索洛
汉·索洛,千年隼号运输机的机主与飞行员,是个自私固执的逃亡走私犯,却最终展示了他英勇且富有同情心的一面。他的服装与他带着枪、迷人的、流氓般的举止体现了乔治·卢卡斯对美国西部片的兴趣。

汉的全套服装愈发简单,却由美国西部与军装得到启发,极其具有英雄主义象征意义。他的衬衫与直条裤令人想起美国骑兵团制服——服装设计师约翰·莫洛称这件衬衫为“卡斯特”衬衫。配上一件多口袋的黑色折边夹克,一双黑色皮靴和一把西部风格带套手枪,他的服装便完整了。

“乔治给服装设计师提了建议,设计师便设计了一套衣服给我试。他加上了我穿的衬衫,但领子却不是小领,而是彼得潘式的巨大披肩领。我说:“不不不,不对,我不能穿那个。”他们就拿掉了。之后在片场,乔治从没提过那衣领。他对服装有个概念,但只是个很松的概念。”
——哈里森·福特,汉·索洛扮演者

九、王位之后

帕德梅的旅程
“当我在《克隆人的进攻》中画她(帕德梅)时,她愈发清楚自己的美貌和性感,这对我是个幸事,因为我没法把她画成别的样子。”
——德莫特·鲍尔,概念艺术家,《克隆人的进攻》

帕德梅·阿米达拉的服装是令人惊艳的高级女士时装设计的顶峰。它们一同包含了这个角色旅途的许多方面。从帕德梅的打扮中可以看出她从王位上退下后生命的典型阶段:年轻的议员,坚决的政府官员,反叛的推动力,迷人浪漫的女英雄,秘密的新娘与怀孕的妻子,以及最后,悲剧的烈士。

她的服装也体现了她生活的时代。帕德梅是个年轻而富有理想、装扮奢华的政府官员,生活于一个到了完全腐坏与毁灭边缘的高度文明中。

在《克隆人的进攻》剧本完成之前,帕德梅的服装数量已从原定的四至五套增加到了十八套。它们均是独立的艺术作品,花费数月和许多技术优良的工匠才完成。其中每一件都以自己的方式诉说着时尚宣言,传记式地记载着帕德梅生命中的时刻:从手工缝褶的丝绒晨衣和性感的皮质紧身衣到轻盈的雪纺裙、飞行员制服,以及豪华的天鹅绒斗篷——以其秘密婚礼复杂惊艳的衣裙达到顶峰。



帕德梅·阿米达拉,湖畔休息寓所
晚餐衣裙与羽毛披肩
概念艺术家伊恩·麦凯格为这件皮质紧身衣裙参照了1930年的款式,乔治·卢卡斯亲自参与了设计。这是在她单独与阿纳金用晚餐时的衣着,也是现在为止帕德梅公然显露最成熟性感的模样;她终于可以向他表白自己强烈的感情。

帕德梅·阿米达拉
塔图因家宅裙
帕德梅穿着最随意——却依旧松垂而富有魅力——的裙子拜访炎热的沙漠塔图因。这条裙子从法国装饰艺术家埃尔泰得到启发,头巾与裙边上饰有老式串珠穗带。


帕德梅·阿米达拉
湖畔寓所睡袍与褶皱长袍
这件靛蓝的湖畔寓所睡袍用超过二十码的平绒缝褶,整个过程的完成花费一个多月。

帕德梅·阿米达拉
草地野餐裙
这件美丽而精致的草地野餐裙是帕德梅与阿纳金山间那牧歌式的野餐时穿的,继续展示了帕德梅更温柔优雅的女性化的一面。这套衣裙以丝绸紧身上衣制作,以金银丝线刺绣缝合而成。
玫瑰从娟纱处嵌在上衣上部,用以连接两块布料。


填充帕德梅的衣柜
银河间最迷人的女子有着广泛丰富的行装。帕德梅多套服装即使在的设计、色彩和布料选配好之后,依旧要经过多道工序才能展现在大屏幕上:需要做大量的测量,分析演员的动作,制作实物模型,增加许多关键细节。


帕德梅·阿米达拉
黎明睡袍
帕德梅在她自己公寓中休息时穿着这件钢青色睡衣。银色胸针与珍珠令这条长裙更显优雅。设计这条裙子时,特丽莎·比格知道这是将观众第一次发现帕德梅怀有身孕:“我想强调这一点,于是布料优美地悬挂在她身上。你可以看见她腹部的隆起。”


帕德梅·阿米达拉
到达湖畔寓所时的裙子
这件轻盈迷人的衣裙布料为真丝雪纺与真丝缎,颜色深浅层层印染,以手工雕刻的鲍鱼贝于颈部与手臂处固定。在这个帕德梅与阿纳金初吻的浪漫场景里,概念艺术设计师德莫特·鲍尔表面他们寻求一件“看起来好像某人打个喷嚏就会掉落”的裙子。

秘密生活



到了《西斯复仇》,帕德梅温和诱人的服装由结构更加清晰的着装所代替。她与阿纳金的婚姻依旧是个秘密,而她已怀有身孕,这一点不能让外界知道。棉衬裙刚硬地支撑了颜色更深、更素雅的天鹅绒、丝绸罗缎与塔夫绸这样的布料,象征着更庄严肃穆的时代。



在与阿纳金相会的感人场面里,帕德梅穿着件双覆肩的沉重紫色天鹅绒斗篷。这套衣裙有着精致细节精致,领口与袖口有子珠装饰。优雅的绿色天鹅绒与丝绒长袍与紫色丝绸腰带形成鲜明对比。为了隐藏帕德梅的身孕,整条裙子轮廓设计得十分宽大。

时运不济
《克隆人的进攻》以强大却矛盾的绝地阿纳金·天行者与女主角/议员帕德梅·阿米达拉戏剧性的婚礼结束。婚礼仪式必须是秘密的,因为他们的婚姻违反了神圣的绝地信条。然而他们重逢的喜悦却笼罩着一丝未来灾难的阴影,他们的服装特征明显,奢侈豪华,细节丰富——且充满了隐喻意味。



对于阿纳金的服装,设计师意图展示一丝迹象,表面这个年轻人为其阴暗的未来所笼罩。利用色彩、形态和布料,其设计暗喻他未来将成为黑暗尊主达斯·维德。他的服装是所有绝地中颜色最深的,在低光下几乎呈黑色。长袍前端吊挂的皮质布片暗指将来达斯·维德所穿的布料;他那机器人般骨骼状的金属义肢也暗示了阿纳金的未来,他几乎全部肉体都将为机械代替。

帕德梅穿着一件美丽却相对朴素的子珠与蕾丝礼服,大部分是由一张20世纪早期古式意大利蕾丝床单制成的。由于这种古式材料不够作一整件礼服,刺绣工编织了超过300码的法国工艺穗带,用古风花边连接而成并镶嵌以珍珠。

缝隙之后:最后绝技
在婚礼场景拍摄前一天晚上,服装设计师特丽莎·比格觉得长袍需要一点微小的“改良”。所以她熬了个通宵,亲自为帕德梅的婚纱嵌上了珍珠。



行动议员
在《克隆人的进攻》中,为保护帕德梅的安全,她必须打扮成一位纳布星际战机飞行员。在这幅伪装下,她穿着新战术飞行员制服,戴星际战机头盔,穿皮质束腰外衣,拿手杖,着纳布军靴。星际战机飞行员的徽标在她的皮带上展示明显。

帕德梅的吉奥诺西斯行动服,也就是她在传奇式的竞技场战斗场景中穿的服装,或许是《克隆人的进攻》中她最标志性的服装了。这件久经沙场而撕裂破烂、溅满泥水的服装展现了她战斗的勇气与技巧。这件服装暗中与她女儿莱娅公主在经典三部曲中穿的全白衣裙有些联系。








十、达斯·维德:典型反派



“他现在更是机器而不是人,扭曲而邪恶。”
——欧比-旺·克诺比,描述达斯·维德

“达斯·维德在第一部电影中成为了一个象征,标志性的邪恶几乎超越了所有。”
——乔治·卢卡斯

达斯·维德,也就是之前的阿纳金·天行者,从《星球大战》传奇的开始便持久成为邪恶焦点。基于乔治·卢卡斯对这位黑暗反派的概念,艺术家兼设计师拉尔夫·麦夸里绘制了达斯·维德的初稿,现在那些素描与画稿都已闻名。这些图像帮助卢卡斯成功推销了自己的想法,于1975年将电影出售给20世纪福斯经营团队。达斯·维德标志性的服装,或许比其他角色愈发明显,迎合了他的身份。



传奇反派的诞生
达斯·维德的创造是多人协作的结果,也是一次引人入胜的电影服装制作艺术透視。1976年,美术指导约翰·巴里与服装设计师约翰·莫洛负责在麦夸里的概念图基础上为达斯·维德设计一套制服。

艺术家布赖恩·缪尔利用黏土塑造了头盔和服装的硬甲部分。基于拉尔夫·麦夸里的设计,他也塑造了维德的“头模”与特征明显的面颊。依照黏土刻成的面部、头盔圆顶和盔甲随后制作了石膏模具;利用这些模具,最终以玻璃纤维铸成了头盔和身甲。

达斯·维德:传奇反派的诞生
1975年夏天,艺术家拉尔夫·麦夸里与乔治·卢卡斯一同构思关键的星战人物。在最早关于达斯·维德这位超级反派的讨论中,卢卡斯告诉麦夸里他想让他看起来一位“御风而行的黑暗尊主”,穿着漂浮的黑色披风,戴日本武士般的头盔,用丝绸面罩遮住面部。

十一、星球大战:原力觉醒

“今天的观众变得太精明了,以至于许多你在过去可以逃脱的事情,现在逃不过了。”
——迈克尔·卡普兰,服装设计师,《星球大战:原力觉醒》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故事讲述了银河帝国的衍生物第一秩序部队对抗源起于义军同盟的抵抗组织的故事。服装设计师迈克尔·卡普兰幻象让这两个派别轮廓分明而各具特色。第一秩序的服装是十分冷峻的黑色、灰色、蓝色和其它金属般的颜色。抵抗组织则穿着热情一些的卡其色、橄榄色和橘黄色。基于此,谁好谁坏的区别十分明显。根据这样的视觉指示,观众能够立即区分角色所属的阵营。服装材料的问题也需要解决。抵抗组织穿着羊毛和棉布这样更自然的纤维;相比之下,第一秩序的制服线条硬朗,棱角分明,他们的服装卡普兰参照了法国设计师蒂埃里·穆勒的作品。



加入抵抗组织



蕾伊
蕾伊一生都在粗燥残酷的贾库沙漠中拾荒,由此磨砺为一位生命力强的幸存者。

芬恩
芬恩是一位训练有素的战士,却迫切想要逃离他的过去;他的良知将他带入了一条英勇却危险的冒险道路。

抵抗组织X翼战斗机飞行员
抵抗组织的飞行员们驾驶着现代的X翼战斗机飞上天空抵抗邪恶的第一秩序。



第一秩序



第一秩序冲锋队
冲锋队穿着光洁的盔甲,配备强有力的武器,执行第一秩序的命令。

第一秩序雪地兵
雪地兵是最新一代抵御严寒的冲锋队,他们的身甲和头盔经隔热升级,对抗冰天雪地的寒冷。

第一秩序TIE战机飞行员
他们是技术精湛的第一秩序飞行员,驾驶先进的战斗机投入针对敌舰的战斗,保卫军队设备与军舰附近太空的安全。


-----完结------
------谢谢支持------

45

主题

61

帖子

24

精华

中环

原力
245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管理员前辈帮助我修改译名错误!我之后一定会更加仔细!

2812

主题

4932

帖子

14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5633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6-5-31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读了这篇文章,现场就可以不用去了。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5

主题

113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23
水晶
0

绝地

发表于 2016-5-31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棒了,特别是对于服装面料的介绍,以后做绝地衣服可以参考了!
谢谢楼主!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15

主题

308

帖子

6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1

绝地

发表于 2016-6-2 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能搬来国内展出一段时间该有多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1-4-15 05:12 , Processed in 0.2041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