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14541|回复: 15

[漫画] 80年代的银河系——漫威古早漫《星球大战》漫画观后杂感

[复制链接]

90

主题

909

帖子

34

精华

版主

原力
696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1-10-28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简介



  漫威古早漫《星球大战》是1977年到1986年期间,由漫威漫画公司出品的《星球大战》漫画,漫威也因此成为第一家获得《星球大战》漫画出版授权的公司。与后来《星球大战》漫画改投黑马漫画公司后不同,漫威《星球大战》没有分离出太多的枝节系列,基本统一冠名在《星球大战》的名堂以下。
  漫威《星球大战》最早当然在《星球大战》的发源地美国发行,但1978年起,漫威在英国也推出了《星球大战》故事漫画,一般称为漫威英国《星球大战》。漫威英国《星球大战》基本上以打乱次序的形式,再版已经在美国上市的漫威《星球大战》故事,但当中也有部分原创故事。
  与漫威《星球大战》相比,漫威英国《星球大战》的名字多次更换,颇为繁复,曾用名包括《星球大战周刊》(Star Wars Weekly)、《帝国反击战周刊》(The Empire Strikes Back Weekly)、《帝国反击战月刊》(The Empire Strikes Back Monthly)、《星球大战月刊》(Star Wars Monthly)以及《绝地归来周刊》(Return of the Jedi Weekly)。从《星球大战周刊》到《星球大战月刊》,主标题三次更改,但册目编号累计叠加。而改成《绝地归来周刊》之后,则重新从“1”开始计算册目。
  漫威《星球大战》则维持《星球大战》的冠名出版,合共107册,其中1-6册是《新的希望》的改编,39-44册是续集《帝国反击战》的改编。只有大结局《绝地归来》分四册独立出版发行。
  除了107册主打作品之外,另有三本年刊(Star Wars Annual)和两本专门翻印漫威英国《星球大战》的《星球大战:漫威绘本》(Marvel Illustrated Books)。此外,漫威还出版了与动画片《机器人》(Droids)以及《伊沃克人》(Ewoks)同名的两套枝节漫画。而一部短命的漫威漫画副刊《Pizzazz》中也有两个原创的《星球大战》故事——《The Keeper’s World》以及《War on Ice》,被部分翻印在《绘本》第一册。
  有志于饱览英美全部漫威《星球大战》漫画的朋友,推荐阅读黑马出版的《星球大战合集》(Star Wars Omnibus)系列,其中:
  第13、14、16、18和21册的副标题都叫《很久以前…》(A Long Time Ago...),这五册包含了漫威《星球大战》107集、《绝地归来》改编漫画和三集年刊;
  第23集副标题《机器人与伊沃克人》(Droids and Ewoks),顾名思义,包含《机器人》与《伊沃克人》两套漫画;
  第28集《蛮荒空间,第一卷》(Wild Space, Volume One)包含《The Keeper’s World》、《War on Ice》和所有漫威英国《星球大战》的原创故事。
  读完以上七册就功德圆满了。

二、冲突

  漫威《星球大战》成书年代甚早,很多设定、剧情,被后来的电影乃至“衍生宇宙”(Expanded Universe,下称“EU”)作品推翻。按《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五大级别分类,漫威《星球大战》最早被分为“次级”(Secondary),即需要经过后期的修改纠正,才能升级为标准级别的“连贯级”(Continuity)。当然,大部分与后期《星球大战》作品无冲突的故事可直接视为连贯正史,而不少有冲突的地方,也通过EU创作者乃至读者的努力,得到“圆谎式”的解决。不过,也有些悬而未决的老大难问题,仍然有待卢卡斯影业妥善处理。
  下面,我们来看看漫威《星球大战》中,隐藏着多少与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星球大战》元素冲突的地方。

  1、无伤大雅的冲突


(早期漫威《星球大战》的光剑一律涂成红色)

  这种冲突往往是由于漫画表现手法而造成的,对《星球大战》剧情的连贯性基本没有太大影响,可以忽略不计。最明显的是,《新的希望》改编漫画当中,所有光剑一致被涂为红色。这种情况下,大家欣赏的时候,自动把欧比-旺·克诺比的光剑想象为蓝色即可,完全不会对剧情造成任何不便。在年刊第3集《学徒》(The Apprentice)中,还出现了X翼战机可以抛套索对付加大体型AT-AT的桥段,这大家理解为后来的X翼进行过改装就可以了。

  2、与电影的冲突

  这里所说的与电影的冲突,并非指漫威《星球大战》真的故意背电影而驰,而是早期的一些漫画元素被后来的电影否定了。其中两个例子均与《新的希望》小说及漫画比电影早面世有关——“蓝色中队”以及“赫特人贾巴”的争议。
  《新的希望》漫画及小说中,均把卢克·天行者参加雅文战役时所在的中队,称为“蓝色中队”(Blue Squadron),而众所周知,电影中的正确名称是“红色中队”(Red Squadron)。虽然小说与剧本的创作是同期进行的,但拍摄时才发现,假如义军的飞行中队被涂装为蓝色的话,便很容易与作为拍摄背景的蓝幕混淆,加大后期特效制作的难度与成本。所以电影最后采用了红色的X翼战机涂装。
  赫特人贾巴(Jabba the Hutt)的问题更加复杂。早期的作品当中,赫特人贾巴这名恶棍名字的写法是“赤特人贾巴”( Jabba the Hut)——显然,那时候还没有赫特人实乃蠕虫般的怪物种族的设定。
  最早的《新的希望》中并没有贾巴的形象出现,我们现在看到《新的希望》中贾巴与汉·索洛在莫斯艾斯利交涉,波巴·费特在一旁打酱油的剧情,是1997年经过修复后添加上去的。
  然而,这段对话却确实一早就出现在《新的希望》小说中。同时,由于小说有形容贾巴“瘦高颀长”之类的文字,于是漫画当中,这个场景得以保留,只是贾巴的形象变成这样:



  到《绝地归来》的时候,冲突显而易见,因为贾巴臭名昭著的蠕虫造型已经在大银幕上亮相了。
  为了解决这个冲突,卢卡斯影业想到了一个猥琐的办法,漫画中这个修长的异星人,种族是宁班人(Nimbanel),实际名字叫莫塞普·宾尼德(Mosep Binneed),他的身份是贾巴的代言人。
  在此设定下,《星球大战》迷发挥丰富想象力,得出这个结论:由于银河系中很多人没见过贾巴,所以会误以为莫塞普就是贾巴。
  但这个理由只解释了旧冲突,却制造了新冲突。按照《新的希望》中新添加的场景,难道汉在同一个停机坪分别与贾巴与莫塞普进行了同样的对话?
  更何况,情理上同样说不通。赫特人作为银河系一个热门种族,赫特人贾巴在黑道中的名声又是如此鼎盛,汉同样见多识广,这位黑帮大佬能被误认吗?
  为了解决这些新问题,又有《星球大战》迷提议,既然“赫特人贾巴”与“赤特人贾巴”两个名字有一字之差,干脆就把两者视为不同的角色。赫特人贾巴是蠕虫,赤特人贾巴则是这个类人的家伙。
  《星球大战》作家阿韦尔·培尼亚(Abel Peña)认为后面的主意不错,但至今仍未得到官方认可。
  顺带提一句,漫威《星球大战》当中,“赤特人”首次更正为“赫特人”发生在第67集《The Darker》中。
  另一个至今仍未解释的漫画与电影的冲突,是关于卢克的光剑。
  《帝国反击战》中,卢克的光剑随着自己的断臂一起跌入风口,不知所踪,但紧接着的第45集《Death Probe》中,光剑重回卢克手中,救英雄于险境。这个问题立刻有心细的影迷发现,并去信漫威《星球大战》的编读往来栏目《Star Words》询问究竟。时任漫威《星球大战》主编的说法是,影片中卢克的光剑丢下了,但他也许在某种情况下就拿回来了,一切有待《绝地复仇》(是的,那时候构思中的大结局的名字还是《Revenge of the Jedi》)揭晓了,在此之前,卢克总可以用一用光剑的。
  基于这个说法,卢克照旧在后面的故事中带着旧光剑到处历险,直到《绝地归来》的上映。卢克使用了新光剑,打破了漫威《星球大战》编辑的说法。
  根据上文提到的,“光剑颜色冲突视为漫画表现手法”的思想,最初影迷还可以假设,卢克在《帝国反击战》丢失原光剑后,立马就造了一把新家伙。可是1995年,著名的跨媒体EU大作《帝国阴影》(Shadows of the Empire)面世,当中详尽介绍了卢克如何采用欧比-旺留下的手稿,打造了自己后来在《绝地归来》中采用的绿色光剑,推翻了卢克在漫威《星球大战》中《帝国反击战》之后火速制造新光剑的说法。
  有趣的是,这个问题在《绝地归来》上映后,漫威《星球大战》继续连载之时,竟然没有读者致信发问——也许是有人问了,但漫威《星球大战》的编辑不好意思回答吧。而官方也未就此问题提出圆满解决方式。
  但聪明的《星球大战》迷从漫威《星球大战》本身找到答案。在《新的希望》与《帝国反击战》之间的漫威《星球大战》漫画当中,记载了帝国军事权势家族塔格家族(House of Tagge)与达斯·维德争权、与义军较量的故事。塔格家族的老大叫做奥曼·塔格(Orman Tagge)。此君常戴一副特制眼镜。何解?原来塔格早在帝国成立之初便与维德有龃龉,维德用光剑毁掉了奥曼双目。而奥曼自此怀恨在心。虽然不是原力敏感者,但他也学习光剑的使用技术,矢志有朝一日也要用自己打造的光剑灭掉维德。
  20年以后,奥曼不但复仇未果,更在垂死之际,被维德发现于僧院星(Monastery)上的水晶谷(Crystal Valley)。当时维德与卢克在陷阱重重的迷宫般的水晶宫互相寻找,一旦相遇便展开死战。但维德遇到奥曼后,却想到一个更阴险的办法。维德利用原力制造幻视,使得外人看到奥曼时,眼中却是维德的形象。维德放了奥曼,后者迷迷糊糊地乱走遇到卢克。卢克以为终于碰上维德,一轮交战过后给对手送上致命一击。但这时卢克才发现,原来他的手下败将是奥曼。
  奥曼死后,有关他的故事便告一段落,但《星球大战》迷没有忘记一个细节——他死于光剑对战。因此,卢克在《帝国反击战》后、《帝国阴影》前所使用的神秘光剑,也许就是奥曼的遗物。


(卢克击毙了奥曼,《星球大战》迷普遍猜测后者的光剑成为卢克的战利品。)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与奥曼一战,是卢克首次真正在光剑对决中击败对手,他把对方的武器拿走纪念,实在合理。在官方没有作进一步解释的情况下,这是最完美的圆谎说法了。
  最后一个漫威《星球大战》与电影的冲突,出自漫威英国《帝国反击战月刊》第157期。这个冲突根本没有必要调和,因为它彻头彻尾地否认了电影以及其他EU作品介绍得十分详尽的“千年隼号”的历史。
  《帝国反击战》中汉与兰多·卡瑞辛在贝斯平上的云城相见,已经介绍了前者如何得到”千年隼号”——賭局中兰多输掉的。不过,漫威英国的创作者们不是这样想的。”千年隼号”是由佐尔坦·斯塔基德(Zoltan Starkid)主持的飞船计划下的产物。佐尔坦是位于行星撒尔科斯(Tharkos)的千年宇航工程(Millennium Astro-Engineering)的首脑,计划生产一系列“千年”飞船,售卖给帝国,当中包括“千年鹰号”(Millennium Hawk)与“千年隼号”( Millennium Falcon)。更早出产的”千年隼号”准备接受试飞,但佐尔坦的秘书把这个情报泄露给汉。汉得以在试飞人员前往生产厂的途中实行拦截,俘虏了试飞人员并假扮之。最后汉大模大样地把”千年隼号”开走,而佐尔坦在不久后命丧于一次义军对千年工厂的空袭中。
  这个故事不但改写了汉获得”千年隼号”的起因,”千年隼号”产自科雷利亚(Corellia)的背景、原本为货船的用途等设定,都被完全推翻。让笔者十分不解的是,该故事成书之时,《帝国反击战》早已上映,为何还会创造出一个完全与电影说法背道而驰的故事呢?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非正史《星球大战》故事。

  3、与其他EU作品设定的冲突

  与电影作品的冲突大抵如上所述,与EU的冲突则更为繁多。
  在漫威《星球大战》第56集《Coffin in the Clouds》和第57集《Hello, Bespin, Goodbye!》,原云城之主兰多重返故地,发现乌格瑙特人(就是那个侏儒般、在《帝国反击战》中专门从事机械维修的种族)在整个城市安置了多枚炸弹。兰多不得不与当时的帝国云城驻军的首领——雨果·特里斯(Hugo Treece)合作拆弹。解决了初步爆炸危机后,雨果出尔反尔,把兰多推下云城露台边缘,后者向下直堕。
  忠诚的机械人仆人洛博特及时出手,他也跟随跳下,并通过降落装置把兰多安全地带到——贝斯平地表!


(气态巨行星贝斯平竟然有地表?)

  这个贝斯平地表,不但植被丰富,有各种山水草树,珍禽异兽,更号称乌格瑙特人的故乡!今天的《星球大战》迷肯定吐槽——贝斯平是一个气态巨行星啊!
  这个问题得到官方解决。当时与卢卡斯影业合作发行《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的威世智公司,在其官网上开辟了一个《星球大战》相关专栏,叫做“Planet Hoppers”,内容是一些《星球大战》桌游的花絮背景文章,除了游戏角色数据以外,其他文章的背景、设定、剧情,均具有连贯性效力。其中一个系列《Bespin: Action Tidings》就把贝斯平的地表问题修正了。原来所谓的“地表”,实际上是一个距离云城下方一公里左右的仿自然生态飘浮设施,面积约1平方公里,名为“乌格瑙特表面”(Ugnaught Surface)。顾名思义,它是一个乌格瑙特人的聚居地,而非所谓的贝斯平地表。
  说起这个“Planet Hoppers”,堪称“圆谎神器”,因为它还解决了另外一个漫威《星球大战》与EU的巨大冲突——义军及新共和国英雄韦斯·詹森老早就挂了!
  韦斯·詹森最早出现于《帝国反击战》,在霍斯战役中,与韦奇·安蒂列斯联手用套索干掉一台AT-AT。后来,韦斯成为义军著名侠盗中队(Rogue Squadron)中的主力成员,他在《X翼》小说与漫画系列中有重要戏份,其履历一直活跃到第二次银河内战。
  但80年代的的漫威《星球大战》作者可预料不到这位《帝国反击战》里面的酱油角色今后在《星球大战》界中能获得如此地位。他们为了开拓韦奇的背景故事,在漫威《星球大战》第78集《Hoth Stuff》中,创作了一个韦斯就此西去的故事。


(韦奇发现惨死的韦斯,悲愤交集。)

  话说霍斯战役后,韦奇与韦斯虽然立下战功,却未能成功撤离,所驾驶的Y翼战机被击落。两人滞留在冰雪星球上,韦斯更身负重伤。帝国撤退后,两人重返已经废弃的义军基地,靠韦奇捕捉冰扒鼠(Ice Scrabbler)为生。一天,韦奇出外狩猎回巢后,惊觉临时安置点一团乱麻,原来一批心狠手辣的海盗前来霍斯,搜集战后的钢铁零件,发一发战争财。势单力薄经不起折腾的韦斯,就这样被海盗们害死了。最终韦奇抢走海盗首脑的飞船,逃出霍斯,与前来搜救的卢克、莱娅成功团聚。
  在这个早年的故事当中,不仅仅韦斯的故事与后来的作品冲突,韦奇的设定也和今天不同,从一名科雷利亚孤儿变成卢克的儿时伙伴——老家来自塔图因(相当于另一名比格斯·夜明者了)。韦奇在漫威《星球大战》中的设定已经完全被否认,但这个故事还具有一定的正史成分。“Planet Hoppers”中有一集名为《Hoth: Under the Ice》,讲述到原来韦奇复述霍斯脱险记的时候开了一个不甚高明的玩笑,故意说韦斯挂了,然后等待着同僚们看到韦斯生龙活虎地出现时瞠目结舌的场景。
  漫威英国《星球大战》中有一则原创故事,与正史没有太大冲突,但是其创作原意被窜改了。《星球大战周刊》94-96集,介绍了汉与丘巴卡替贾巴干一票走私玩意的故事,后来以《伍基人之道》(Way of the Wookiee)为题,翻印于《绘图》第一册。两人在行星福莫斯(Formos)上准备把香料运给贾巴,然而贾巴的代理人与当地的帝国驻军勾结,一早派好歼星舰在行星轨道中拦截船长与他的伍基人大副。节外生枝的是,丘仔遇到了一名家族宿敌、被奴役的伍基人奴隶赫龙克(Hronk)。丘仔冒险营救了赫龙克,并把它带到”千年隼号”上。要是帝国同时发现”千年隼号”的香料以及逃犯,汉恐怕够头痛了。最后汉把香料倒掉,而赫龙克假扮丘仔,丘仔自己则躲在”千年隼号”的暗格中。帝国采用“先进的”基因探测装置,发现自己找不到赫龙克,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有走近假扮丘仔的赫龙克身边,而躲起来的丘仔的基因,自然也不会被帝国探测出。加上香料已经扔掉,帝国只能没瘾地放走”千年隼号”。


(逃犯假扮丘仔,骗过了帝国。)

  看到扔掉香料,大家一定想到《新的希望》提到的汉欠下贾巴的那笔债务。不错,这个故事的原意就是讲述汉因何扔掉贾巴的货物。不过后来所谓的《汉·索洛三部曲》小说面世,最后一集《义军黎明》(Rebel Dawn)介绍了汉签下债务的真正原因,而漫画记载中的这一事件,不过是造成贾巴最终恼羞成怒的开端或者插曲而已。
  今天漫威《星球大战》的老作者们可能很高兴“Planet Hoppers”为消灭旧漫画与新作品冲突所作的努力,但他们恐怕对史蒂夫·佩里(Steve Perry)——《帝国阴影》的作者深恶痛绝。
  佩里先生不仅弄出个卢克光剑的大麻烦,还制造了死星二号图纸如何落入义军手的矛盾。根据《帝国阴影》的说法,帕尔帕廷听从西佐王子建议,故意让博萨人掌握死星二号图纸运输的情报,后经由侠盗中队劫走,为《绝地归来》中皇帝君临死星二号,意图设陷阱把义军一网打尽埋下伏笔。
  而漫威《星球大战》早在《绝地归来》上映之前,就花了六集书(73-77、80),介绍另一位叫做泰·瓦尼斯(Tay Vanis)的义军飞行员的故事。在80集《Ellie》交待到,泰虽然被帝国折磨成疯子,但他把死星二号图纸暗藏在机器人Ellie体内,最后卢克与莱娅找到Ellie,把死星二号图纸带回义军。
  个人感觉,漫威《星球大战》与《帝国阴影》之间的相悖不难解决,无非就是图纸抢到后又被抢走再抢回来,或者效法之前介绍死星图纸盗取经过那样,图纸具有内部测试版本、公测版本、正式版本Part 1、正式版本Part 2、1.1升级包、2.1升级包、第一部资料片……(天,偶究竟在说神马),所以义军盗取了N次,分别是N个不同的版本。它们组合起来,才是一份完整的图纸。
  因应第一个解决办法,建议同人控们不妨创作一下把两大作品的时间线统一的故事。
  最后隆重介绍,波巴 费特在沙拉克肚子中的N次历险记。
  眼睛还不好使的汉棒子乱挥,把好端端的头号赏金猎人波巴的飞行器砸坏,后者直堕史前巨兽沙拉克深不可测的肚中。
  后来,正如收录在短篇小说集《贾巴宫殿中的故事》(Tales from the Jabba’s Palace)中的故事《像这样一头巴夫兽》(A Barve Like That)所说,波巴在沙拉克体内打了几炮(别想歪了!),好歹一息尚存地逃出来了。然后根据小说《赏金猎人战争》(The Bounty Hunter Wars)三部曲第一部《曼达洛盔甲》(The Mandalorian Armour),另一位臭名昭著的赏金猎人登加(Dengar)救回半死不活的波巴,两人后来还成为短暂的拍档。以上一系列事件,是紧接着《绝地归来》贾巴一伙土崩瓦解后而发生的,换言之,恩多之战还没开打。
  可怜的漫威《星球大战》,没有预知能力,当然不知道后来这样折腾波巴的故事。第81集(也就是《绝地归来》漫画后的首集)《Jawas of Doom》中,波巴不知怎么样就逃出来了,但人事不省地躺在沙地上。全身藏在盔甲中的他,被过路收集废品的贾瓦人误以为是机械人而俘虏之。凑巧,恩多之战后汉想起有一笔存款藏在塔图因,他与莱娅前去取款,但R2-D2被贾瓦人抓去了。汉两口子追寻到底,找到目标所在的沙漠履带车,然而这恰恰是抓到波巴的同一批的贾瓦人。最后,失控的沙漠履带车堕向沙拉克的血盆大口,汉打算救出糊糊涂涂的波巴。可是波巴听到一旁莱娅大声呼喊汉的名字时,记忆恢复,立刻欲杀汉而后快。汉这时逃命要紧,唯有自己爬出沙漠履带车,而波巴则随着这交通工具再度落入沙拉克口中。


(波巴从沙拉克口中逃出后,脑海里依然有劫狱事故的残影。创作者原意自然是波巴刚刚从《绝地归来》事件中逃生。)

  假如从时间线来说,波巴起码三次跌入沙拉克之口,一次发生在《绝地归来》,自己逃生;第二次发生在未知时间,逃生方法不明,被贾瓦人捡走;第三次在第二次逃出后不久,与贾瓦人的交通工具一道跌入深渊,逃生方法不明。
  一代殿堂级赏金猎人,三次落入沙拉克坑洞中,敢情这是“免签证异兽体内一日游”?个人认为发生这种情况太荒谬。很明显,漫威《星球大战》的原意是顺着《绝地归来》剧情讲述波巴的下场。但《曼达洛盔甲》把波巴逃生的时间提前了,要是把漫威《星球大战》故事视为连贯级的话,势必期间发生新的事件把波巴送进老冤家口里。官方至今也没有很好地解释波巴与沙拉克恩怨的前因后果。出于对波巴威名的敬仰,笔者本人倾向于把漫威《星球大战》中的故事直接否认为正史。但如果要把它视为连贯级,解决方法就如上述,用新故事解析波巴如何第二次遇险、为何失忆。
  大概有人问,难道不需要解释他第二、第三次的逃生方法吗?这话说得不错,官方有合理的新解释最好,就算没有,其实也可以用已有资料来解决。黑马漫画《黑暗帝国》(Dark Empire)中,汉被波巴追杀,两人在纳沙达(Nar Shaddaa)相会,汉惊讶波巴竟然没有挂掉,波巴轻蔑地说:“沙拉克发现消化不了老子。”
  没错,沙拉克两次再度放过波巴的原因在于真的消化不来这件怪物。按照部分网友的推理,沙拉克发现波巴又飞进来后,惊觉原来又是那个射了自己几炮的究极猛人(切记不要想歪!),忙不迭地就把他吐出体外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余悸。

三、重大事件

  洋洋洒洒一百多集的漫威《星球大战》当中,自然有很多精彩故事,既有独立成章的小品,也有一连多册的长篇。当中故事自然精彩,但大部分都不再涉及到之后漫威《星球大战》以外的作品。极少数人物事件得以被其他《星球大战》媒介援引或借鉴,有的甚至成为今天《星球大战》迷中津津乐道的著名EU话题。

  1、漫威 《星球大战》版《七武士》

  大导演黑泽明先生的《七武士》,讲述了七位武士替村民击倒山贼的侠义故事。
  大家对老卢创作《星球大战》时深受黑泽明影响的说法已不陌生,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中,更有两集是向黑泽明的《七武士》和《影武者》致敬。


(汉请来助拳的六位勇士,左起分别是:贾克森、阿梅扎、金姆、FR、唐-旺,最后面像超级撒亚人似的是赫吉。)

  向黑泽明致敬之举,早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开始。孖宝汉与丘仔,成为义士的领军人物,不过这次上映的则是八位侠士的传奇。漫威《星球大战》第8集《阿杜巴三号行星八侠》(Eight for Aduba-3)中,汉受聘于湿地农场主拉米兹(Ramiz),对付一帮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歹徒“云骑士”,为首一人名为塞尔吉-克斯·阿罗根图斯(Serji-X Arrogantus)。于是在乱糟糟的酒吧当中,六位之士加入到除恶阵营中,包括:
  唐-旺·吉诃泰(Don-Wan Kihotay):一个自称绝地、实际上略为原力敏感的老家伙,他也拥有一把光剑。
  贾克森(Jaxxon):兔人(Lepi),臭名昭著的走私者。
  阿梅扎·福克斯特雷恩(Amaiza Foxtrain):人类,女,海盗、走私犯、舞女无所不干,后来与贾克森结为知己。
  赫吉(Hedji):刺毛人(Spiner),不苟言笑的雇佣兵,为救唐-旺而奉献自己生命。
  金姆·多舒恩(Jimm Doshun):人类少年,外号“弑星者小子”(Starkiller Kid),双亲早逝,经常做英雄主义的白日梦。
  FR-9Q:牵引机器人,金姆的忠实护卫者、抚养者,最后为保护主人而牺牲。
  这八人组成的队伍叫做“阿杜巴三号行星星际跳跃者”(Star-Hoppers on Aduba-3),他们最终的敌人不仅仅是强盗,还有可怕的恶龙“地底巨兽”( Behemoth from the World Below)。最后恶龙吞了强盗头子,汉用唐-旺的光剑干掉恶龙,还阿杜巴三号行星人民一份安宁。

  2、惊现遇战疯人


(有人认为这是流落的遇战疯人飞船)

  卢克与莱娅早在《新的希望》与《帝国反击战》之间的年代便与日后在银河系掀起腥风血雨的河外种族遇战疯人有过初体验。在漫威《星球大战》第38集《虚空骑士》(Riders in the Void)中,一艘被《星球大战》读者认为来自遇战疯星系的飞船巧遇卢克·天行者和莱娅公主。他帮助天行者兄妹摧毁了一艘帝国歼星舰,然后又返回银河间虚空。不过,官方尚未确认这就是一艘遇战疯人飞船。

  3、塔格家族

  塔格家族的故事,主要介绍在《新的希望》与《帝国反击战》之间。这个权倾朝野的著名家族,给我们的义军英雄带来不少麻烦。


(塔格五兄妹。)

  前文介绍过的奥曼·塔格,便是该家族的尊长,五兄妹当中的大哥。他与卢克有过两次光剑较量,一次是前文提到丢掉性命的交锋,另一次发生在更早时候,奥曼为了测试自己的剑术是否足以挑战维德,苦心积累把卢克引到自己的旗舰”探矿者号”(Mining Explorer)上。最后奥曼被卢克击晕,旗舰也被义军摧毁。虽然没有船毁人亡,但最后被维德俘虏,迎来更悲惨的命运。他脱逃后落在僧院星上,再次被维德发现,之后便是前文提到的死于卢克光剑下的结局。
  二兄名曰卡西奥·塔格(Cassio Tagge),虽然不是家族统领,却是军事实力最为强横的一位,因为他身居帝国陆军的高级将军,在《新的希望》死星会议一幕中有份亮相。当然,他也连带着在死星上挂了,甚至没机会在漫威《星球大战》中露面一把。不过,38年后,当漫威漫画在2015年再次获得《星球大战》漫画版权,而且这次是“正史”漫画时,卡西奥·塔格迎来了高光时刻:他逃过了死星爆炸,然后升任帝国陆军元帅。维德则因剿匪不力而被贬为塔格元帅的下属。
  老三西拉斯·塔格(Silas Tagge),疯狂科学家,雅文战役期间成功开发超级武器奥米加冰霜(Omega Frost),能把任何体积的事物凝固到绝对零度。不过义军英雄们(领头人是无所不能的卢克)成功破坏了超级武器,同时摧毁了他的旗舰”探矿者号”。与同样被维德俘虏的奥曼相比,西拉斯没再亮相于漫威《星球大战》中。
  老四乌尔里克·塔格(Ulric Tagge),同样是帝国军中的一员,不过最初不过是一名军官。只是三位兄长去世后(其中西拉斯被误认为去世),乌尔里克一下子继承了家族的男爵爵位。他没有花太多心思于如何制造超级武器或者挑战西斯尊主,而是潜心发展家族企业。塔格企业在皇帝的护荫下生意蒸蒸日上,直到后者政权被推翻后,才逐渐沦为家族发源地特帕西(Tepasi)行星上的一家小小公司,不过这是后话,已经无关漫威《星球大战》了。
  小妹多米娜·塔格(Domina Tagge),同一辈中唯一的女成员,更是原力敏感者。奥曼虽然因为与维德的仇恨,对弟弟们都有点气急败坏,但于妹妹却宠爱有加。因此两兄妹的血缘之情最为深厚。维德也明白这一点,故意欺骗多米娜,卢克是杀兄仇人,更教她一些初级原力技能。及后,在维德授意下,身为僧院星宗教团体“圣圆会”(Order of the Sacred Circle)领袖的多米娜,在本土安排了一场所谓帝国与义军的外交谈判(循例都是争取僧院星加入到己方阵营之类的政治交涉)。维德的目的是有机会亲自与卢克比试武功。但多米娜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希望一举除掉卢克与维德。她允许两人较量,但比武场设在上文提到的险恶之地水晶谷。最后结局很明白,卢克与维德没有生命危险,倒是多米娜的好哥哥奥曼,在这一次战役中才赔上性命。
  多米娜后来被其他教徒背叛,后者选择站在义军一方。多米娜不得不回归到塔格集团,筹划新的复仇计划,意图一网把帝国与义军打尽。她听说一种致命的病毒“永红病”(Crimson Forever),患者全身皮肤发红,最后发高烧至死。多米娜最终找到了制造病毒的方法——运用两颗特殊的红宝石。她尝试一下,顺利干掉了一架歼星舰上的船员,而登船查探的义军也感染身亡,唯有卢克大难不死,可是高烧红热不退。莱娅、兰多、丘仔出发寻找解救办法遇到了多米娜。义军英雄制伏多米娜,后者不得不提供了解决办法。卢克得救后,义军依照承诺释放了多米娜。多米娜远走天外,直到38年后,在2019年的漫威《星球大战》第108集中,才重新亮相。
  相关塔格家族的漫威《星球大战》故事不少,最早在第18集《The Empire Strikes》便有提及。从第30集《A Princess Alone》开始正式系统讲述关于超级武器奥米加冰霜、奥曼与维德之间的恩怨等故事,一直到37集《In Mortal Combat》,奥曼的命运尘埃落定。至于“永红病”的故事则记载在漫威《星球大战》第50集特别加长版当中,本集的副标题正是这种致命病毒的名字。为了纪念漫威漫画创立80周年而出版的漫威《星球大战》第108集,也是延续第50集未讲完的故事。
  多米娜和塔格家族一直是《星球大战》读者中的人气角色,不少读者在漫威《星球大战》出到90多集时,依然来信询问是否可能把这位狡猾之余又有点可怜的女士带回作品。终于在将近40年后,多米娜不仅通过第108集重返传说宇宙,更在《阿芙拉博士》系列漫画中重返正史宇宙。另外,在《星球大战》官网超空间社区的独立漫画《Evasive Action: End Game》中,奥曼·塔格被再次引入,讲述了他与维德结下梁子并变成瞎子的经过。

  4、黑暗女主卢米娅

  卢米娅这位EU著名的反派角色,不少《星球大战》迷耳熟能详。她在第二次银河内战期间成为卢克的劲敌,并引诱汉与莱娅的儿子杰森·索洛堕入黑暗面,间接害死卢克妻子玛拉·杰德。
  说起上来,玛拉之死对卢米娅来说可谓一次大快人心、诛除“情敌”的胜利。因为她与卢克早在反抗帝国的年代,便有过亲密关系。


(希拉对卢克倾情一吻。)

  卢米娅原名希拉·布里(Shira Brie),是由漫威《星球大战》首创的角色,也是少数漫威《星球大战》原创角色中,在其他EU作品中有重要地位的一位。她首现于第56集《Coffin in the Clouds》中,曾参与过奔赴云城拯救兰多、把义军舰队藏于恒星阿布兰(Arbran)中、洗劫浪花星(Spindrift)的帝国基地等等任务,成为义军的女英雄之一。在此期间,她与卢克逐渐产生情愫,两人更在希拉故乡谢利文(Shalyvane)有过出生入死的经历。
  不久,义军获得情报,帝国掌握了一种稀有生物蒂兹尔(Teezl)。这种生物具有扩大超空间通讯信号或屏蔽周边任意通讯信号的作用,相当于一件强悍的情报武器。卢克奉命带队驾驶从浪花星俘虏回来的TIE战机摧毁帝国的新装备,希拉也在队伍之中。不料到达目的地后,通讯信号被蒂兹尔截断,队员之间无法通话,更由于大家都是驾驶TIE战机,而无法区分敌我。卢克生死关头在原力指引下,摧毁若干TIE战机,并成功摧毁蒂兹尔。
  卢克返回义军在阿布拉行星的基地上后,竟然被指控谋杀同僚。他惊诧地发现,自己通过原力判断的敌机的飞行员,正是下属兼恋人希拉。
  卢克被解除一切义军职务并遭到软禁,但他与丘仔驾着”千年隼号”离开基地,并选择前往谢利文了解希拉的身世。
  事实上,原力并没有欺骗卢克。在谢利文上卢克惊悉,希拉根本不是当地人,而是维德派来的帝国特工,混入义军充当细作。卢克查明真相后恢复为义军军官。
  但希拉的故事并未结束,尽管战机被卢克摧毁,但维德把她救回(笔者吐槽:维德在漫威《星球大战》中具有神奇的拯救空难者的能力,前文中奥曼兄弟的情况也是如此),并对其进行西斯训练。不过,她也不得不接受改造,变成与维德类似的半人半机械的生命体。
  恩多战役后,希拉更名卢米娅,成为帝国残余的首脑,先后结盟来自河外星系的种族纳盖人(Nagai)、托夫人(Tof),与基于义军改组的自由行星联盟(Alliance of Free Planets,简称星盟)展开皇帝驾崩后的首场大规模战争。卢米娅更数番与卢克较量,使用一条特别光鞭的她曾在首战完胜卢克。但卢克自制短光剑,配合长光剑使用,在第二次交锋的时候获得胜利。在漫威《星球大战》107集大结局《All Together Now》中,星盟与托夫人联军在行星赛约(Saijo)打响决定性一役。与托夫人结盟的卢米娅遭到重创,成为这位传奇黑暗女主(Dark Lady)在漫威《星球大战》的残余倩影。


(卢克长短剑对抗卢米娅)

  卢米娅是漫威《星球大战》后半期作品的常备角色之一,尤其在后恩多战役时期担任主要反派。关于她与卢克两大原力使用者交锋的故事,出现在第95集《No Zeltrons》、第96集《Dual With a Dark Lady》和第97集《Escape》中。至于她后续在银河系兴风作浪的经历,则是小说系列《原力传承》(Legacy of the Force)的后话了。

  5、纳盖人-托夫人战争

  说到卢米娅就不得不提纳盖人-托夫人战争。这场战争的关系比较混乱。最早是河外星系的纳盖人与托夫人的战争,然后弱势的纳盖人逃到银河系,结盟由卢米娅领导的帝国残余对抗星盟,打算借用银河系的资源抵御托夫人。但托夫人追到银河系,纳盖人也不敌星盟。后期的战争格局则变成星盟联手纳盖人,对战帝国残余与托夫人。

  6、神秘早期文明

  漫威《星球大战》中涉及到的早期文明为数不少,是创作者们奇瑰想象力的完美体现。
  在这一节中,“早期文明”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笔者把千年以前的文明乃至年代无法稽考的史前文明,均纳入到本章节讨论中。
  漫威英国《星球大战》在探索早期文明方面比较积极,几则原创故事都与此相关。《星球大战月刊》第159期中,卢克无意中流落到荒芜的行星加恩(Garn)上。其实,是卢克的光剑害了他。加恩上有一座神庙,里面封印着神秘的灵魂鲁尔(Run),他过去是“恐怖怒目会”(Order of the Terrible Glare)的一位巫师,这个组织与绝地在千万年以前发生过战争。鲁尔战败后回到加恩,把自己的意识注入到电脑,躯体则封印在一个水晶金字塔体中。他通过感知来往加恩的飞船上是否有人携带光剑,然后发出虚假的求救信号,吸引绝地前来营救。当绝地进入神庙后,便会遭到猛兽袭击,至今未有人幸免于难。


(神秘巫师鲁尔自行封印血肉之身。)

  但卢克告诉鲁尔,绝地武士团早已灰飞烟灭,鲁尔已经没有什么仇恨可以报。鲁尔这次才明白,自己觉得在神庙中不过度过了几个月,实际上外边的世界已经流逝千年光阴。鲁尔突然发现支撑自己生存的复仇之念一下子没有着落,最终自我毁灭。
  鲁尔已被《阿芙拉博士》系列漫画引入正史,但故事与传说版本不尽相同。
  在《帝国反击战月刊》第151期的故事《潘多拉效应》(The Pandora Effect)中,汉、丘仔、莱娅被黑帮追杀,迷失于外环一个叫地狱环(Hellhoop)的神秘区域。其实,这片区域为一个叫做“五人团”(The Five)的诡异组织掌控。五人团自称已经花了千年时间,拘禁、折磨乃至杀害误闯此地的人。而他们最珍贵的猎物,正是史上仅余唯一一名原力魔鬼(Force Demon)——伍策克(Wutzek)。


(五人团邪气十足。)

  五人团能创造幻觉,使俘虏以为自己逃生,以此戏弄为乐,坚强如汉也几乎屈服。但五人团犯了巨大错误,他们以为丘仔是一头低智商的猿人宠物,随便锁起了事。丘仔想办法脱困,并释放了原力魔鬼。于是情况逆转,原力魔鬼神力无边,轻松把五人团歼灭,并帮助汉一行离开地狱环,自己则从此在宇宙流浪,再未留下印记。
  个人认为,邪恶的五人团带有颇明显的家族特色,不由得联想到日本恐怖漫画家伊藤润二《怪异六兄妹》中的角色。两个家族同样阴森、凶狠,不过后者的家族都是兄弟姐妹平辈,五人团则长幼十分鲜明。
  原载于《帝国反击战月刊》154集的故事《蒂洛特尼幻化实体》(Tilotny Throws a Shape),意境之深远实在为笔者独爱!这里介绍的不是什么文明,直接是一种没有实体的种族。他们被称为杂乱灵魂(Bedlam Spirits),出没于杂乱脉冲星(Bedlam Pulsar)附近的同名行星。


(杂乱灵魂并无常形。)

  《帝国反击战》后的某一段时期,四个灵魂感到闲极无聊,决定以实体示人。他们的实体状形态随心所欲,其中一人蒂洛特尼化为绿色女子形状,并念念叨叨空间时间等万物都是她所创造。她的同伴霍利斯-霍利斯(Horliss-Horliss,蓝色云雾形状)、冰冷丹达·西内(Cold Danda Sine,黑色脸谱形状)嘲笑其“设计”水准低劣。三个家伙虽然神力超凡入圣,甚至有能力控制时光倒流或前移,但说话行事疯疯癫癫,跟小孩无异。
  不幸的是,莱娅被帝国追杀,落在杂乱星,期间发现一个尘封已久的冲锋队头盔,疑惑其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不毛之地。三名冲锋队紧追而至,却与莱娅同时惊讶于不期而遇的杂乱灵魂。霍利斯-霍利斯建议蒂洛特尼调戏一下这四个“迷你移动物”,结果一名冲锋队变成晶体而死,两名冲锋队被融合为一只四只手掌四条腿的怪物而死,莱娅则心脏石化而死。过后,三个灵魂开始觉得“现形游戏”很无聊,于是化为无形拍拍屁股走人。而一直呆瓜似的第四个灵魂闪耀阿普(Splendid Ap,粉色椎体形状)则把四人重新复活正常才离开。不过,闪耀阿普可没有什么时间概念,冲锋队三人竟然被还原到8000年前,死后留下的头盔,便是莱娅一开始遇到的那一副。
  这个故事涉及到时空交错,灵魂的形态妖艳奇丽,其神通广大的法力与神经兮兮的心智对比很有冲击力,实在是极优质的作品。不过《星球大战》向来不喜玩时间旅行的母题,所以漫威《星球大战》在此进行了简单的尝试后,以后很少再有其他EU作品向这个范畴发展。笔者愚见,《星球大战》故事要玩穿越的话,大概也做到这个尺度就够了,千万别搞让人脑筋混乱更容易构造前后矛盾的平行世界、历史重写之类的东西。
  从韵味上来说,漫威英国《星球大战》创作的早期文明较值得把玩,其他故事则有点老土。
  譬如《星球大战周刊》107-115集,合集以《World of Fire》为名,作为《绘图》第二集在美国出版。这个故事讲述到一座“永恒之城”(Forever)。永恒之城位于行星阿拉善(Alashan),深藏于地下,由不知名的远古文明所建。其核心能源创造了一头名为哨兵(Sentinel)的怪兽,它可以发射高强能量束,能直接精准地从地底击中太空中的帝国巡洋舰并摧毁之。本来永恒之城不见天日已久,但义军考古学家偶尔发掘出其遗址,全部遭到哨兵毒手。幸好,哨兵外强中干,依赖于古城的能源而生。卢克后来把古城的发电室破坏后,怪物一并西归。
  而漫威《星球大战》第84集《Seoul Searching》和第87集《Still Active After All These Years》中,汉与卢克分别在首尔五号行星(Seoul 5)与肖肯(Shawken)遇到高文明遗迹。首尔人(Seoularian)是人类,发明了一种能扩大周围能量场的水晶,帝国残余一度阴谋用这种水晶复辟,不过汉激活水晶及相关装置一同自爆,首尔人最后的高科技遗产遭到摧毁。卢克则发现了一种号称可以造成星球连锁自毁的毁灭装置,由于深藏于水底中,在沙漠星球塔图因长大的卢克不太适应前往探险。虽然装置是否有实效不敢肯定,但与卢克同行的水生种族伊斯卡伦人(Iskalonian)基罗(Kiro)还是主动请缨,潜行把这个装置毁坏了。
  以上提到的三个故事,主题不外乎英雄摧毁超级武器,而《The Keeper’s World》略有新意。这个原载于漫画副刊《Pizzazz》的故事是第一个电影以外的《星球大战》故事,是不折不扣的《星球大战》衍生宇宙鼻祖。他介绍的不是大杀器,而是大创造者。在不可考的年代,外环一个星球发展出高度文明。可是当时银河系战乱频繁并延续到母星,生性和平的当地人不得不流亡逃避战争。不过他们热爱母星,因此发明了超级电脑“守护者”(Keeper),替他们掌管这个星球。“守护者”藏在隐蔽的地下神庙当中,但能自主发明各种机器,培育星球地表,创造一个全新的生物圈。她还制造了四个带有地、水、火、风属性的人形机械人,协助管理星球,期待终有一日,这个星球的原主人回来以后,依然可以生活在一个欣欣向荣的世界。
  “守护者”宅心仁厚,尽管得知帝国发现这个星球后一定会产生觊觎之心,但也无非弄了一场假爆炸、假追杀,吓走帝国军队,让他们以后不敢再动这个星球的念头就算了。这个故事闹了大半天,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挂掉,堪称和平主义之作,在整天喊打喊杀的《星球大战》作品中还算别具风格。

四、简评

  作为《星球大战》漫画的开山鼻祖,漫威《星球大战》十分值得学究派的《星球大战》迷好好研究。这个系列伴随着正传三部曲创作的步伐出版,其故事情节、人物设计,可反映出《星球大战》故事创作时的曲折(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赫特人贾巴的大变身),成为研究《星球大战》如何逐渐构建成今天恢弘史观的素材。而从每本漫画后附带的编读往来栏目,则可一窥《星球大战》文化如何迅速风靡美国,体会80年代美国人对《星球大战》这部鸿篇巨作的崇拜之情。从商业角度来说,漫威漫画与电影本身的配合其实几近完美,则可见美国流行文化产业在80年代的时候便已何等成熟。
  不过从漫画阅读趣味来说,漫威《星球大战》当然不如如今的黑马《星球大战》。首先是原始粗犷的画风,让今天被电脑精美绘图养刁了眼睛的我们,一开始不太容易接受。再一个是设定,漫威《星球大战》出版时,各种人物、武器、科技、地区的设定,难免不甚完善,而我们后来者带着已认知的官方设定来阅读的话,看到各种冲突总感觉十分怪异。最遗憾的缺陷则是其创作过程中受到的掣肘,由于与电影并行创作,漫威漫画不太适合把创意发挥得过于宽广,譬如《帝国反击战》与《绝地归来》之间,汉就不能在漫画中被提前救出。事实上,直到《绝地归来》上映之后,漫威才真正获得较大的自由度讲述《星球大战》故事。后《绝地归来》阶段的漫威《星球大战》,在幽默谐趣路线方面走得颇为畅快,此乃特色之一。不同单集之间的线索环环紧扣,却又基本可以独立成篇,此乃特色之二。而纳盖人-托夫人战争故事的推出,则完全得益于漫威《星球大战》终于摆脱了老卢创意的束缚。
  与之相比,黑马《星球大战》所受的局限性少多了。像《绝地传奇》(Tales of the Jedi)、《黑暗帝国》、《侠盗中队》、《血红帝国》等大作,时代背景要么在《绝地归来》之后,要么远在《新的希望》事件的几千年前,有极为广阔的发挥空间。就算是电影之间空缺时段的故事(如《帝国阴影》),也因为正传三部曲的剧情早有定论,创作者们自行在剧情以外发挥即可,顾忌不大。


(《共和国》同样与新版三部曲同步创作,但所受限制远远少于当年的漫威《星球大战》。有趣的是,刚开始该系列漫画也是直接单独挂“《星球大战》”的名头,操作模式其实与漫威《星球大战》之于正传三部曲十分相似。图为《共和国》第一集《Prelude to Rebellion》。)

  即使是后来前传三部曲开拍,黑马推出同时代作品《共和国》(Republic),也没有遇到类似漫威《星球大战》创作时的尴尬。漫威《星球大战》成书之时,庞大的EU帝国尚未建立。而《共和国》出版的时候,得益于小说、漫画、游戏、桌游、设定书等各种媒介,光怪陆离的银河系已经成型,绝地对抗西斯的基调已经建立,黑马找准路子,随便原创一位有为绝地的惊险故事,也甚少冲突到电影的主线创作。因此《共和国》当中,欧比-旺与阿纳金·天行者的戏份并非主要,倒是产生了游走于明暗边缘的昆兰·沃斯(Quinlan Vos)、以猎杀绝地为乐的赏金猎人奥拉·辛(Aurra Sing)等人气角色。与之相比,漫威《星球大战》的故事始终围绕着唯一剩余绝地、亡国公主、个性走私犯、野蛮类人猿、诚实魅力商人、插科打诨机器人等清一色电影角色,无疑总被电影有所牵制。
  对笔者来说,漫威《星球大战》最大的吸引力,其实是五花八门的读者来信。之前笔者已经写过一篇短文,怀疑有读者具有预知能力,《帝国反击战》上映前两个月就已经洞察其剧情大纲,教人怀疑是实际老卢施展病毒营销手段。另有读者来信畅谈40年代拍《星球大战》的话,哪些演员适合出演,其中提议维德由里根饰演。联想到里根从演员变成总统,还推出了臭名昭著的“星球大战计划”,怒不可遏的老卢甚至把他的名字化用到前传首部曲《幽灵的威胁》的反派中,这位读者倒真的把握了里根总统的“邪恶特性”了(戏言,山姆大叔请勿跨国)。还有些无厘头的来信,譬如问漫威漫画的编辑如何泡妞,又或者几乎满纸脏话地(出版时当然屏蔽了)表达对漫威《星球大战》的热爱,都是十分有趣的幕后花絮。
  自然,漫威《星球大战》本身也有很多让人捧腹的笑点,例如卢克被一堆美女泽尔特罗斯人(Zeltron)纠缠的尴尬,又如帝国神秘的“紧急六号战术”原来就是投降,又如后恩多战役时卢克练习光剑技术的对象竟然是小熊伊沃克人,再如银河史上最萌的战争伊沃克人大战拉斯贝恩人(Lahsbee)……尽管与后来的黑马《星球大战》相比,大事件的恢弘程度以及剧情的曲折程度都未臻完善,但无论是出于对早期《星球大战》文化的探究,抑或纯粹好奇80年代的漫画家有何古怪点子,只要善于体会,漫威《星球大战》总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拾获遗珠之喜。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68

主题

400

帖子

5

精华

版主

原力
318
水晶
10

共和国

发表于 2011-10-28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FL终于发了!
坚守真爱,突破自我,信赖人性,以零度浪漫静待Rexoka

2812

主题

4932

帖子

14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5633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1-10-29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Planet Hoppers”似乎被翻译成“行星跳跃者”比较好。

Don-Wan Kihotay,这个人的名字来源于堂·吉诃德。

不过要请教原文作者的是,是哪一份资料确认Marvel星战中的飞船就是Yuuzhan Vong的产物呢?维基相关条目只说明读者产生如此联想,但官方未曾确认。

没错,官方是没有确认。我只是“读者”。

后来在第二次银河内战中,卢克的短光剑(shoto)在他杀死卢米娅的战斗中帮了大忙。

Keeper这个概念非常类似后来被遇战疯人植入科洛桑地表的世界脑(World Brain)。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90

主题

909

帖子

34

精华

版主

原力
696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9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南方战士


    planet hoppers作为书名,译成一个自认为比较好玩的名字,特此示众接受广大人民鞭尸。倒是类似命名方式的Star-Hoppers on Aduba-3,已经译为“Aduba-3星际跳跃者”了。


顺带,“堂·吉诃德”?

95

主题

439

帖子

6

精华

版主

原力
160
水晶
2
发表于 2011-10-29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楼主,我能把这贴转到一些Marvel和DC系美漫论坛么?

42

主题

345

帖子

2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32
水晶
0

帝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1-10-29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楼主,我能把这贴转到一些Marvel和DC系美漫论坛么?
曾真 发表于 2011-10-29 08:09

只要注明作者和原帖地址,但转无妨。

绝地学徒

16

主题

734

帖子

2

精华

版主

原力
50
水晶
1

绝地

发表于 2011-10-29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杂感爆出这么多内涵文
FL依旧阅读宽广,考古犀利
"Jedi do not carry blasters!"
         ―Obi-Wan Kenobi

2

主题

123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4
水晶
0

西斯

发表于 2011-10-29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得顶!
另外Lumiya此人曾经听说过,不知正史是否依然收录其中?

2812

主题

4932

帖子

14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5633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1-10-29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sidious02
哭了,为什么大家都不看我整理的DB:
http://www.starwarsfans.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09

14

主题

317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其他

发表于 2011-10-2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发现Marvel版七武士里有个人绰号是Starkiller……
Sometimes, for the dream to live…the dreamer must die.

2

主题

123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4
水晶
0

西斯

发表于 2011-10-29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南方战士


    = =最近忙,周末难得来看看~

95

主题

439

帖子

6

精华

版主

原力
160
水晶
2
发表于 2011-10-29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曾真 于 2011-10-29 19:46 编辑
 4. 黑暗女主Lumiya

  Lumiya这位EU著名的反派角色,不少星战迷耳熟能详。她在第二次银河内战期间成为Luke的劲敌,并引诱Han与Leia的儿子Jacen堕入黑暗面,间接害死Luke妻子Mara Jade。
  说起上来,Mara之死对Lumiya来说可谓一次大快人心、诛除“情敌”的胜利。因为她与Luke早在反抗帝国的年代,便有过亲密关系。


Shira对Luke倾情一吻。

freelee 发表于 2011-10-28 22:16



其实我想说:

难怪玛拉你当初以原力英灵出现在自己的葬礼上,却没有指认谁是杀害自己的凶手。结果卢克为此误会,砍了卢米娅——当初玛拉你那样做,根本就是为了陷害情敌吧

0

主题

62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
水晶
0
发表于 2011-10-30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正吧看到了这个帖子的转帖~写的非常好~特地回来看看~

看了这个使我想起了当初Marvel的TF漫画~但是好在TF本身就有多元宇宙~所以即便现在是IDW在出TF也不会对之前的其他公司的TF漫画有什么影响~

2812

主题

4932

帖子

14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5633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4-1-6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隔29年后(1986——2015),漫威将再度获得星战漫画出版权!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克隆人指挥官

47

主题

692

帖子

6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78
水晶
2

曼达洛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4-1-7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南方战士

呜呼哀哉...

276

主题

664

帖子

104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376
水晶
6

绝地伊克隆人汉化组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6-10-20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考虑到编剧的话,与其说“Marvel UK星战在探索早期文明方面比较积极,几则原创故事都与此相关”,不如说这几则故事都是阿兰·摩尔本人执迷于神秘主义的产物?
愿原力与你同行!
May the Force go with you!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1-4-12 12:00 , Processed in 0.08030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