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幕后特辑二:跑完科舍尔航线

2018-6-22 21:05| 发布者: 墨雪飘·痕| 查看: 876| 评论: 0|原作者: 墨雪飘·痕

【译者按】原文《DESIGNING SOLO: A STAR WARS STORY, PART 2: THE FILM THAT MADE THE KESSEL RUN》于2018年5月31日发布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上一次,詹姆斯·克莱因从概念画讲到诞生过程,带我们认识了兰多那优雅而精致的千年隼号。

  但在将银河最快飞船打磨完美之后,这位卢卡斯影业的《游侠索罗》设计总监和他的团队还要将它撕破,使它更接近《新希望》中观众初见的垃圾。这样一件洁净无暇的工艺品怎么会变成94号泊位的那艘老破船呢?

  答案就是五个字:科舍尔航线。

  使千年隼号成为传奇的创纪录任务在新电影中首次登上大银幕。克莱因及其团队必须迎难而上,设计危险重重的航线、潜伏在迷雾中的怪兽和将辛劳成果又一步步拆毁的引力阱。他们从现实世界的极端天气中汲取了些许灵感,还从《夺宝奇兵》中得到了一点帮助。


一块垃圾

  “我们从两个端点出发,”Clyne表示。“一端是[正传三部曲中]汉·索罗的千年隼号,另一端是兰多那干净的千年隼号。要怎么才能到达中间呢?”

  剧本写到了科舍尔航线,需要克莱因和他的团队设计碳山等障碍和帝国的封锁。但将微小细节拼凑成形还得靠设计师,由他们分解整段场面,解释盖板的一块块消失和雷达碟的折断。“我提出了把千年隼号撞得足够破烂,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破。” 克莱因表示。“我们必须设计出每一步过程,从第一块盖板到最后一块盖板的脱落都要想到。我们必须理解那意味着什么。”


  在克莱因自己的脑补中,千年隼号变成了一台星战版的老爷车,需要用从垃圾堆里回收的旧零件来修复。“我喜欢这样。我喜欢看的红色的车搭配蓝色的引擎盖。感觉就像是——那里怎么了?在我看来,汉的千年隼号就是一台配着蓝引擎盖的红车。兰多的车漂亮整洁……而我的想法就是,在这部电影结束后,丘伊得花好几个周末把盖板装回去。这个可怜的家伙要用尽空闲时间,观众则会看到那些橙色的部件和黄色的盖板……他要寻遍废料厂来把这东西拼凑完整。所以当卢克·天行者第一次看到这艘宝贝飞船并惊叹“这是什么破烂货!”的时候——“如果把镜头摇到丘伊,他可能会说,‘嗨!还没修理完呢。我在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设法让这东西恢复原样上。’”

  但首先,克莱因和他的团队打算先把飞船拆毁。

极端天气

  一如典型的《星球大战》传统,这场麻烦也是从躲避帝国开始。为了逃离帝国封锁科舍尔的魔爪,汉必须找到一条凶险万分的捷径,开辟一条前人从未尝试过的航路。

  随着千年隼号消失在云团中,散发着不详气息的闪电照亮了大气层。“有哪些可怕景象是地球上的人类能感同身受的?”克莱因问他的团队。“这并不是说生活在遥远宇宙的我们需要去理解。我们都坐过突然遇到湍流的飞机,或者走在雨大得看不清前方的路上。一旦我们紧紧抓住极端天气这个想法,科舍尔航线就变得真实可信了许多。”


  剧本还写到了如行星大小、会相互碰撞的碳山。“这东西探索起来很有趣,” 克莱因表示。“碳山有点难看到。有几座碳山像是撞在了一起,当它们崩裂并漂浮时,那就应该是一座大碳山。它们算是大冰山一类的东西。”

  团队进行的研究包括搜寻从气旋内部拍摄的真实龙卷风镜头。“我们在网上查找了不少资料,” 克莱因表示。“我们总是回归真正的星战风尚,也就是‘不一定要符合科学。’在《星球大战》中的发挥空间要大一点。”

制造怪兽

  可以想象一头章鱼般的巨大怪兽飘浮在太空中。事实上,那头致敬了《夺宝奇兵》的生物并不是剧本写到的内容。“我们称之为太空章鱼,” 克莱因表示。(它的官方名称是苏马弗米诺思。)


  “那只是一次为科舍尔航线想出有趣点子的圆桌会议。我们有已经知道的东西,比如碳山,但太空章鱼并不在计划中。有一张小草图上画着这种庞大的水母,以及千年隼号要超空间跳过它的头部逃走。[导演]朗[·霍华德]看到了这幅画。”

  克莱因拿这个点子来发挥,粗略画了一张千年隼号飞到巨大眼球旁的图稿。“这同样只是我画出一幅图,然后提议‘我们做一个大眼球怎么样,各位?’那画面有点吓人。”但他能使其更进一步。
  



  随着这头生物遭遇引力阱,围绕那种压力会如何影响有机生命,克莱因和他的团队开始想出形形色色的点子。“我们和朗谈过这头太空怪兽被吸入引力阱时会发生什么。他是会变成一团光球?还是会像水一样溶解?大家都纷纷提出主意,我则是在一次讨论中说道,‘要不就像80年代的《夺宝奇兵》那样,让他的皮肤被扯掉,让观众看到他的脑壳?’大家的反应都是,‘好恶心啊,詹姆斯!’”

  但这引起了霍华德的兴趣。“片刻之后,朗开口说,‘我想再听听脑壳这主意。’于是我就说,‘我们在拍《星球大战》嘛。不妨就来些这种有趣时刻,会让小孩子看得晕头转向,因为场面真的有点可怕,但其实又并不血腥……’我想来一个这种时刻,让观众莫名有点难过的感觉。他只是在太空里做自己的事情,只是有些想吃太空飞船,结果就被吸进了这玩意里。我们要努力弄清楚怎么把场面做得更有趣些。”

事态的严重性

  在战胜了这头生物的情况下,千年隼号还要摆脱引力阱的毁灭性力量,才能飞到相对安全之处。克莱因和他的团队要编排出这段破坏场面。“引力阱本身就是个巨大的挑战。我们必须明确界定它的规模。这里涉及一些科学问题:拉动物体的引力有多大?它会把物体直接拉进内部吗?然后就是把太空章鱼这种有机体拖进去的动画,触手承受的张力有多大?要做的决定不计其数。


  “我们必须一步步推断哪些地方会脱落,某一时刻暴露出的东西有多少,我们要留多少东西给最后的有趣时刻,让观众在那时看到它被彻底撕裂。有一个短暂瞬间是太空章鱼猛地拍打到飞船顶部……然后就是引力阱在发挥威力。观众能真真切切地看到一块船体像罐头一样被揭开,然后飞走。”

  在设计无底洞的过程中,“这帮上了一些忙,” 克莱因表示。“把千年隼号一块块扯掉让人开心,而这则算是一个视觉提示,能让人看清速度的大小和引力带来的危险,也就是起到两方面的作用。然后它就表现出速度——如果脱落一块的情形是那样——全部被吸进去又会是怎样?”

  就连引力阱和科舍尔航线风暴的颜色也是精心考虑的结果。“色彩选择对引力阱和整部电影都是一个重要环节,”克莱因表示。“电影在跟随汉·索罗的情绪发展,一开始画面昏暗、饱和度不足、色调单一,但随着情节推进而变得越来越色彩繁多,所以科舍尔显得发黄,引力阱则红得耀眼。”


  在壮观的特效之外,克莱因认为是角色真正为科舍尔航线注入了生气。“这些角色来自不同的地方,干着不同的行当,现在却必须齐心协力。他们都陷入了这个可怕境地,要设法搞定麻烦。贝克特在后面帮忙,汉在前面驾驶……L3与飞船融为一体,这才逃出生天。他们团结一致、相互配合,如果不是这样,场面一定会很有趣,但你未必能体会到什么。我可知道团队合作来办成事情是什么样的感受。”

  完结篇预告——Clyne将深入分析《游侠索罗》中的列车劫案,讲述设计这段场面的过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