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加·宾克斯的结局

2017-4-2 13:29|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6737| 评论: 0|原作者: aweng

【译者按】本文是《星球大战》正史小说《余波:帝国的终结》(Aftermath: Empire's End)的第二段插曲。《余波三部曲》的每一册都由主线故事和零散的插曲构成。每一段插曲都是独立的小故事,可能与主线有关,也可能无关。讲述加·加·宾克斯结局的这段插曲就与主线无关。

他们叫他老兵。这样叫很滑稽,因为他只有10岁。但是他是这里待得最久的孩子。难民们来了又走。这些难民的母星,要么在战争中被摧毁了,要么帝国退出后留下一堆烂摊子。有些孩子待到下一波难民,或两波,甚至三波——但是最终都会有人来,喜欢上他们,收养他们。

但是除了马波(Mapo)。

马波少了只耳朵,半边脸看起来像是木工锉头。他脸上的伤疤像是坑坑洼洼的地面,从下巴开始向上,经过曾是他耳朵的耳洞,直到头皮。这部分头皮是没有头发的。有一阵子,他设法把剩下的头发养长,向另一侧披下来,就像是河流跌落形成瀑布一般。但是内行人士指出,这让他看起来更难以接近了。

(就好像有人接近过他一样)

他靠近伤疤那侧的手臂也不再好使了。这只手臂弯曲了,无力地半垂下来,就像某种笨拙的布勒格(blurrg)手臂一样。这只手臂能使唤,但不灵活了。

现在他站在卡塔兰广场(Plaza of the Catalan)中,在银泉(Silver Fountain)远处的那边。希德(Theed)到处是广场和喷泉,但是马波最喜欢这里。孩子们称之为峰泉,这是因为喷泉喷出的水柱形状就像山峰。人们聚集在高耸的“山峰”下,观看叽叽喳喳的鸟和临摹首都城外远处的加洛山脉(Gallo Mountains)。

透过喷泉水柱,他看到有个人影在另一侧远处坐着。这个人形在快速喷溅的水流中变得模糊。

“你可以去和他说说话,”卡亚娜(Kayana)说。这个年轻妇女是这里的纳布人,是看护人员之一,负责照看这些孩子。

“不用了,没事的,”马波说。“我没事。他在忙。”

“我确定他会很高兴见到你。”

她轻轻推了他一下。他嘟哝着想着,没有人想见到我。也许那就是为什么卡亚娜要推他,因为她正要把他送给别人。他几周前听到看护人们在聊天,他们说他真令人扫兴。

然而,或许她是对的。他身上不会发生什么事。马波今天不会被收养。明天也不会。也许永远都不会。

马波绕到喷泉另一边。风裹着水雾笼罩了他,使他冷静下来。他让指尖沿着喷泉边缘顶部的石头一路划过去,划出的水线迅速消失。

接着就看到他了:

这个冈根人(Gungan)弯下腰,向嘴里吸一条小红鱼,发出啧啧声。一条舌头如蛇一样伸出来,舔着像鸟喙一般的嘴,颇有喜感的脸庞发出哼哼声,还吮着手指。

马波清了清喉咙,告知自己来了。

这个冈根人吃了一惊。“噢!你好哇。”

“你好,”马波说。

两人静静地看着对方。沉默在继续。

这个冈根人在这里待的时间和马波的一样长。或许更长。自从孩子们开始作为难民一船一船地来到这里,这个冈根人就招待他们了,一天里为孩子们表演一两次。他变戏法。他玩杂耍。他跌倒在地上,摇着头,长在肉柄中的两个眼睛团团转。他跳起奇怪的小段舞蹈,发出笨傻的叫声。有时候表演重复不变。有时候这个冈根人会做不同的表演,做你没见过的表演,做你不会再见到的表演。就在几天前,他跌进喷泉中央,水花四溅,接着装做是喷泉水流把他射向天空的样子。他直直向上跳起,然后又再跌进水里,溅起一片水花。他再从一个方位点跳到另一个方位点,向前向后跳,最后把头磕到喷泉边缘,一屁股坐下去。他摇头,摆动舌头。所有孩子都笑了。这个冈根人也笑了。

孩子们叫他小丑。把小丑带来。我们要看小丑表演。我们喜欢他拿格隆博壳(glombo shell)杂耍,把鱼吐到空中再抓住,还有绕圈跳舞再一屁股坐地上。

这就是孩子们的话。

尽管如此,成年人们并不怎么提到他,或者和他说话。其他冈根人也没有来看他。甚至没人提到他的名字。

“我叫马波,”这个男孩说。

“俺叫加·加(Jar Jar)。”

“加·加,你好。”

“你想啃点儿啥吗?”这个冈根人举起一条小红鱼晃向空中。“这种碧波鱼(pik-pok fish)真好吃哇。”

“不想。”

“噢。好吧。”

他们间再次出现了沉默,如同不断扩大的鸿沟。

男孩能看出这个冈根人比他在希德见过的其他一些冈根人要老。加·加摆动的颊须已吊垂下来——颊须不是毛发,有点像鱼皮的隆起物。颊须随着他的动作而摆动,比如他轻轻地把鱼送到嘴边。他的动作缓慢而犹豫,好像他不确定他应该吃。不过,这个冈根人看马波的时间比看鱼的时间还要多——突然鱼从他的手中滑落。他试着用另一只手去抓,鱼没有被抓住。他发出一声恐慌的尖叫,接着他的舌头突然从起褶的唇中射出,凌空把鱼卷到了嘴中。加·加皱着眉,发出轻微的咕噜声。

马波笑了。

加·加报以灿烂的笑容。就好像他甚至并不以此为难堪。

这只会让马波笑得更厉害。看起来加·加因这笑声感到欢喜,好像听到了仙乐。

“你从哪里来呀?”

“戈卢斯站(Golus Station)。”马波从这个冈根人眼中的茫然看出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所以马波告诉他:“戈卢斯站在戈卢斯上空。戈卢斯是中环(Mid Rim)的一颗气态行星。帝国曾在那里。他们把我们这里当成燃料补给仓库?但他们离开时,决定……炸毁燃料罐。我想没有其他人有能力这么干。我拿着玩具回家,就发生了这事。我的妈妈和爸爸……”马波生自己的气,尽管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还是没法说这事。话语郁积在他胸中,但他只是看向别处。

“噢,天。”加·加摇着头,低头看着大腿。“那真是惨呀。”然后他的眼柄活跃起来。“你想看耍把戏吗?”

马波弯起了仅存的一条眉毛。“好的,当然。”

冈根人轻声一笑,把头浸入喷泉中,脸上全是水。他的尖嘴和脸颊鼓了起来。马波预计他会把水吐出来,但他并没这么做。相反,他似乎绷紧了身体,脖子因张力而变粗,眼睛也突了出来。

然后:水从冈根人的招风耳里喷洒出来。嗤!随着脸颊的收缩,水从加·加头部两边喷涌而出。

马波忍不住了。他笑得肋骨都疼了。加·加并没有笑,不过他坐了回去,看起来很满足,像每个人一样。

这男孩终于笑完了,他从眼中抹去泪水。

马波咧嘴一笑。“真难看。”

加·加竖起了大拇指。

“没有人真正和我说过话,”这男孩脱口而出。

“俺和你说话!”

“是的。我知道。就现在。而其他没人这么做。甚至没人想要看我的样子。”马波有时甚至感觉不太真实。就好像他也许只是个鬼魂。“甚至我也不想看自己的样子。”

加·加耸了耸肩。“所有——也没人和俺说话。”

“我注意到了。他们为什么不和你说话?”

“俺不很肯定。”这个冈根人嗯了一声。“俺觉得这是因为,加·加犯了,呃哦,错误。大错特错。冈根头领们很早以前就把俺放逐了。俺再也没有回过家。他们纳布人类认为俺帮助了,呃哦,帝国。”有这么一会儿,这个冈根人看起来很伤心,随便盯着旁边看。他耸了耸肩,说:“俺不知道。”但马波想知道,这个冈根人知道的事是不是比他说的要多。

“我觉得你没有帮助帝国。”马波没去确认任何事情就说了这话,但他不觉得这个奇怪的家伙会做任何类似的事。至少肯定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个亲切的老小丑。“也许你只是不属于任何地方,就像我。”

“也许那样就好哇。”

“也许这样就,呃,好哇。”马波叹气说。“我觉得我无处可去,加·加。”

“俺也去不了什么地方。”

“也许我们可以一起不去任何地方?”

“那真是个澎湃(bombad)主意!”

“噢。”马波把脸埋进胸口。“对不起。”

但加·加笑了。“不。澎湃。俺笑了!咱俩是哥们儿,哥们儿。”冈根人拍着男孩的头。

马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澎湃”肯定多少是“好”的意思,所以他就顺着往下说。“你能教我,让我也成为一个小丑吗?”

“当个小丑也很澎湃。俺教你,哥们儿。咱俩让整个银河系都笑起来,嗯?”

“听起来对我来说挺好的,加·加。谢谢你。”

加·加向他竖了大拇指,对他报以灿烂的笑容。哥们儿,实在。
12

鲜花
1

握手
1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