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5897|回复: 11

[小说] 离乡远征(Outbound Flight)第三章

[复制链接]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发表于 2011-11-17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军情六处007 于 2011-11-18 13:33 编辑

好吧,我错了。刚刚翻了下,我的速度基本是一年一章,等考上研究生立即提速,试了下一天一章没问题……
凑着Krell大师傅的火候,让大家见识下瑟鲍思校长本尊的BT吧……

离乡远征(Outbound Flight)第三章




3

接待员放下电话,面带微笑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最高议长这就接见你,瑟鲍思大师 ,”她说。

“谢谢你,”绝地大师乔拉斯•瑟鲍思(Jorus C'baoth ) 说,他的声音透着寒气。

在他身后,罗拉娜•吉斯勒(Lorana Jinzler)暗自发憷。她师父很生气,在这种情况下她并不认为师父有错。但瑟鲍思没有必要和一个根本无权过问最高议长办公室发布的政令的低阶接待员争论,问题的关键在于帕尔帕庭。完全没有理由跟雇员发火。

然而,这不是瑟鲍思的行事风格。毫不废话,他径直走过接待员的桌子,走向帕尔帕庭的办公室。在他身后,罗拉娜对接待员鼓励地笑了笑,随后跟了上去。

他们走近时两个布罗菲人(Brolfi)走了出来,他们黄绿相间的角质皮肤在他们的皮质短上衣下颤抖。瑟鲍思径直走了过去,两个异星人不得不赶紧让到另一边来躲开他。心里咯噔一下,罗拉娜慢跑几步跟上她师父,一起进入了办公室。

最高议长帕尔帕庭坐在办公桌后,在他身后可以透过窗户看到科洛桑广阔的地平线。一个身着纤维质马甲的年轻人站在议长身后,俯身看着桌上的一个数位板,低声说着什么。

帕尔帕庭抬头看到瑟鲍思和罗拉娜进来了,脸上绽出他著名的微笑。“啊,瑟鲍思大师,”他说,示意他们上前来。“当然,还有你年轻的帕德万学徒,罗拉娜•吉斯勒,是吗?欢迎你们。”

“别幽默了,议长,”瑟鲍思面无表情地说,从腰带包里取出一个数位板并上前一步。“这不是社交性拜访。”

帕尔帕庭身边的年轻人直起身来,眼中闪烁。“你不可以用这种语气跟最高议长说话。”他坚决地说。

“当心你的舌头,下属,”瑟鲍思咆哮道。“拿起你的官僚琐事滚出去。”

年轻人没有让步。“你不可以用这种语气跟最高议长说话。”他重复道。

“好了,辛曼,”帕尔帕庭安慰他,腾出一只手拍了拍青年人。“我确信瑟鲍思大师没有恶意。”

瑟鲍思和帕尔帕庭隔着桌子瞪了对方一会,一种几乎可见的紧张气氛在他们之间荡漾。令罗拉娜感到安慰的是,绝地大师嘟哝出一句话,“不,当然没有恶意,”他用稍有礼貌的语气说。

“我说嘛,”帕尔帕庭说,深情微笑着看向年轻的男子。“你还没见过我的新助理和顾问,是吗,瑟鲍思大师?这是辛曼•多瑞安纳。”

“很高兴和荣幸见到你,”瑟鲍思说,语调中明确指出,他既不高兴也不荣幸。

“我也是,瑟鲍思大师,”多瑞安纳答道。“能会见一位将毕生献给保卫共和国的人是我的荣幸。”

“对我来说也是如此,”帕尔帕庭同意。“我能为你做些什么,瑟鲍思大师?”

“你很清楚你能为我做什么,”瑟鲍思咆哮着。没等邀请,他就坐到椅子上,把数位板丢在桌上。“一句话:‘离乡远征’计划。”

“当然,”帕尔帕庭疲惫地说,示意罗拉娜到瑟鲍思旁边的椅子坐下,他自己也重新坐下。“又有什么情况?”

“就这情况,”挥一下手,瑟鲍思使用原力把数位板滑过桌子停在最高议长面前。“议会拨款委员会削减了我的资金。”

帕尔帕庭叹了口气“你要我怎么说,瑟鲍思大师?我是不能支配议会应该怎样做的。我当然不能强迫一个倔强的像拨款委员会这样的组织用我们的方式看到问题。”

“我们的方式吗?”瑟鲍思回应道。“现在这是我们的了,是吗?我似乎记得不久前,你根本不热衷于这项计划。”

“也许你需要更密切关注你的记忆,”帕尔帕庭说,语气中略显优势。“是绝地评议会,不是我,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抛弃了‘离乡远征’计划。事实上,我印象是尤达大师,甚至改变了主意,让更多的个绝地参加远征。”

“我会与尤达大师讨论的,”瑟鲍思坚定地说。“与此同时,不要忘了是你掌握着这项计划的前途。”

“我已经尽我所能帮助你,”帕尔帕庭提醒他。“你有你的六船连体崭新的无畏级战舰,直接从兰迪利星际驱动(Rendili stardrive)的流水线上完成。你有你想要的中央存储核心,还有连接各部分的涡轮电梯。你的机组人员和乘员正在小亚加(Yaga Minor)训练”

“啊!”瑟鲍思打断了他,手指戳在最高议长面前的数位板上。“事实上,我没有乘员,根本没有。有些白痴的官僚已经改变了乘员人口组成,没有家族或其他潜在的殖民者。”

在罗拉娜看来,帕尔帕庭不情愿地拾起数位板。“估计是一个节省成本的决策,”他边说边浏览数据。“所有这些额外的人意味着更多的供给和设备。”

“这就意味着取消整个计划,”瑟鲍思开始还击。“如果没有任何机会建立殖民地,远征另一个星系又有什么意义?”

“也许这是委员会的观点,”帕尔帕庭平静地提出。“你和评议会提出这个计划后政治形势已发生很大变化。”

“这就使离乡远征变得更加重要,”瑟鲍思说,“我们需要在未知空间找出可能潜伏的危险或威胁,或及时发现另一个星系准备对我们的入侵。”

“危险?”帕尔帕庭反问道,扬了扬眉毛。“在我的印象中,离乡远征的目的是在我们的边界之外寻找未知生命和潜在的原力使用者。当然,那是原来提议的理由。”

“二者并不矛盾,”瑟鲍思倔强地说。“就此,我认为将这个计划增加一个国土安全的目的可以使议会更容易接受。”

帕尔帕庭摇了摇头,从后面窗口的射入的阳光把他的灰白色头发照得闪闪发亮。罗拉娜依稀记得,那头发曾是棕褐色,只在两鬓才有些斑白。现在,肩负共和国重任五年后,棕色几乎消失了。“很抱歉,瑟鲍思大师,”议长说。“如果你能说服议会推翻拨款削减的议案,我就无条件支持你。但目前,我无能为力。”

“除非,”多瑞安纳提出,“瑟鲍思大师能够就巴洛克(Barlok)的情况做些什么。”

“我无能为力,”帕尔帕庭重复道,给他的助理警示的一瞥。“无论如何,评议会不大可能把他打发去马库尔(Marcol)星区,眼下这里就有很多紧迫的事项要处理。”

“没这么快,”瑟鲍思回应道。“究竟是什么问题?”

“这是不值得一提,”帕尔帕庭勉强说。“企业联盟和一个巴洛克地区政府在一些采矿权上的小纠纷。刚离开的布罗菲人提供他们的情况和要求协助谈判解决问题。”

“你没有马上想起我作为特使?”瑟鲍思冷冰冰地回答。“我想我已经受了侮辱。”

“瑟鲍思大师,请不要这样”帕尔帕庭微笑着说。“我在科洛桑上已经有太多的敌人,我不希望您成为他们的一员。”

“那我们来笔交易,”瑟鲍思说。“如果我解决这一争端,你会指示拨款委员会恢复离乡远征的全部经费吗?”

罗拉娜在她的座位上十分不安。在她看来,这危险地接近那种稳步腐蚀整个共和国政府的公正概念的暗箱操作。但她不敢向师父提出这点,至少不会当着帕尔帕庭和他的助手的面提出。

“我不能作出任何承诺,”帕尔帕庭警告。“议会的关注上我无能为力。但我看好离乡远征计划,瑟鲍思大师,我会尽我的一切力量,以确保您的梦想实现。”

一时间,瑟鲍思没回答,罗拉娜再次感到气氛趋于紧张。突然,绝地大师点了下头。“很好,帕尔帕庭议长,”他站起身。“我们立即赶往巴洛克处理纠纷。”

他指着帕尔帕庭说。“你只要确保,当我回来时,我的资金和殖民者都准备到位。”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帕尔帕庭说着,微微一笑。“愿你拥有美好的一天,瑟鲍思大师,帕德万吉斯勒。”

罗拉娜等走到办公室外,走上宽广的走廊时说。“你的什么意思我们今晚去巴洛克?”她问道。“没有评议会的批准?”

“不要担心评议会,”瑟鲍思唐突地说。“刚才,我们进入帕尔帕庭的办公室时,你停下脚步给那些布罗菲人让路了。”

罗拉娜感到喉咙收紧。“我不想撞到他们。”

“你不会,”他反驳。“我已经测量了和它们之间的差距。他们没必要躲开我们。”

“他们还是躲了,”罗拉娜说。

“因为他们希望如此,出于尊敬,”他说。“明白这一点,我年轻的帕德万学徒。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绝地武士,拥有这一职位所需的所有能力和责任。不要忘记是我们把这个共和国团结在一起,不是帕尔帕庭,不是议会,不是官僚。当然更不是离开科洛桑的帮助一天也过不下去的蠢笨平民。他们必须学会信任我们——信任必须建立在尊重之上。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我们希望他们尊重我们,”罗拉娜欲言又止。“但他们怕我们吗?”

“尊重和恐惧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瑟鲍思说。“服从法律的平民持有尊重;而那些沉迷非法勾当的则持有恐惧。”他举起一个手指。“但你绝不能显露软弱和犹豫。决不能。”

他垂下手,轻轻敲击她皮带上的光剑。“有些时候你会希望隐匿身份,那时你会隐藏自己的光剑,以及所有证明身份的痕迹。当你作为一个绝地武士,你的行为必须符合绝地武士的身份。自始而终。你明白吗?”

“是的,瑟鲍思大师,”罗拉娜半信半疑地说。当然她能听懂这些话,但其中一些的态度她仍然难以理解。

瑟鲍思继续看了她一会儿,好像感觉到她的一知半解。但最总她松了一口气,师父转过身去,没说更多。“很好,那么,”他说。“我去圣殿报告评议会。你通知太空港安排我们去巴洛克的交通工具。谈后回去打包。”

“要去多长时间?”

“一个简单的采矿权纠纷?”瑟鲍思嗤之以鼻。“路上的时间方式加上三个标准日。立即就应该算出来。”

“是的,师父,”罗拉娜喃喃地说。

“那么,”瑟鲍思继续说,一半是自言自语,“我们会看到尤达大师和他目光短浅的恐惧。”接着他大步地走下走廊。

罗拉娜愣了一会,看着使节和官僚们匆忙给身材魁梧,白发苍苍的绝地大师让路。瑟鲍思根本就没有放慢脚步,好像他预计他人都会给他让路。

作为一个绝地武士,你必须表现得像一个绝地武士。

她叹了口气。这种在几乎所有绝地武士中根深蒂固的优越感,在她看来是不对的。

不过,瑟鲍思漫长而艰难地研究了多年,深入钻研原力的奥秘和微妙之处,他的能力随之成长。而罗拉娜,截然相反,是一个年轻的帕德万学徒,刚刚开始她自己的求索。她无力挑战师父的权威见解。

无论如何,她的师父给了她命令,而服从他是她的任务。走到走廊的一侧,离开熙熙攘攘的行人,她掏出她的通讯器。

她就要呼叫绝地圣殿要求安排运输工具时,隔着走廊,一张大众脸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一动不动,她的呼吸哽在喉咙,她的眼睛和头脑和绝地感官伸展穿过人群的人之间。在过去几年中她见到这个人多次,一般在议会大厦的开放区域,但偶尔在其他地方也见过。他很年轻,大概比她年轻一到两岁,中等身材,短短的黑发和苦涩的面容。她从来没有足够接近看清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但她觉得也是黑的。

每次她看到他,她都有种直觉,他也在看着她。

他现在就在这样做,假装正在打开接线板处工作,实际上却在用余光仔细打量她。她经常看到他在鼓捣接线板或摆弄机器人模块,但他究竟真的在处理周围的电路盒或是只是用它们作为借口留在附近,她毫无头绪。

在一开始,她会认为只是巧合。即使是现在,她也不能证明它不是。她所知道的一切就是,随着绝地技能增强,她得以通过拥挤的走廊感知到这样一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就在这样做,她发现同样的不满,同之前感知到的一模一样。怨恨,挫折,和愤怒。

针对她。

难道是在记忆无从触及的遥远过去曾经被她伤害或轻视的人?自从她还是婴儿起就已在绝地圣殿了。圣殿的非绝地员工,然后呢?当然,大师们会采取了行动,如果他们感觉到他是个威胁。

男人看向她的方向。然后,故意地,他转身背对着她,全神贯注处理接线板。罗拉娜看着他工作,压制自己一阵尴尬的情绪。她是该走过去问问他为什么怨恨自己,还是应该先在议会的记录中追查他的身份,避免任何冲突,直到她有更多的信息?

或者她应该完全忘记这事,并认为这些碰面都是巧合,他的愤怒是针对所有绝地的?

在她试图做出决定时,他装上面板,收起工具套件,并悄悄离开了。在拐角处他回头看了看,然后消失了。

不会诉诸感情;我们心平气和。这则格言罗拉娜从小就知道,她会尽力遵循它的指导。但只要那个男子还在偷窥她,她就难以完全平和。

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深吸一口气,她再次拿起通讯器,呼叫太空港。


门在绝地身后关上,一时间辛曼•多瑞安纳盯着他们离开的地方,心里酸溜溜的。一般而言,几乎所有的绝地武士,都会高傲,自大,自信到狂妄。即使如此,乔拉斯•瑟鲍思也是其中一个狂妄的典型。

“看起来你真的不喜欢他,是吗?”帕尔帕庭温和地问。

他仔细使表达体现中立,多瑞安纳将注意力转回议长。“很抱歉,先生,”他说。他确实抱歉。无论个人感受如何,让情绪表达出来都是不智之举。尤其在绝地事务上。“我只是觉得在共和国面临的问题中,一个大规模的探险殖民计划应该先放一放。瑟鲍思坚持要您亲自做些什么——”

“耐心些,辛曼,”帕尔帕庭平和地打断他说。“你必须学会允许人们释放激动的心情。离乡远征是瑟鲍思大师的梦想”。

他的视线穿过房间。“此外,即使他们一无所获,他们远征的壮举也会激发共和国公民的憧憬。”

“如果他们真的公开的花,”多瑞安纳说。“我听说,绝地评议会将整个计划秘而不宣。”

帕尔帕庭耸了耸肩。“我确信他们有自己的理由。”

“也许。”多瑞安纳犹豫了。“但我应当向您道歉,先生,为刚才的不当言行。”

“别犯愁,”帕尔帕庭向他保证。”事实上,这是一个启发的建议。瑟鲍思大师的调解证实Barlok形势所迫切需要的。我早该想到。”

他低声哼了一声。“说实话,我很高兴让他离开科洛桑几个星期。这样就给我一个机会考虑如何说服拨款委员会恢复离乡远征的资金。”

“以及设法说服评议会把所需的绝地交给瑟鲍思大师吗?”

“那个我什么都做不了,”帕尔帕庭说。“如果瑟鲍思想要更多的绝地,他必须说服尤达和温杜。”

“是的,先生,”多瑞安纳喃喃地说。“嗯……也许他会在巴洛克取得重大突破,评议会只能照办。”

“否则他们会为了摆脱他而满足他,”帕尔帕庭冷冷地说。“对与他们瑟鲍思同样顽固。无论如何,这部分瑟鲍思得自己着手解决了。说到着手,你什么时候着手进行你的出差?”

“今晚,”多瑞安纳说。“我有一艘船在待命,所有必要的文件和文档都备好并包装。我只需要下班后到公寓收拾下个人物品,然后就离开。”

“很好,”帕尔帕庭说。“你现在可以走了。我身下的工作不用你协助了。”

“谢谢你,先生,”多瑞安纳说。”我会通知你各种会议的重点。”

“是的,这样就好。”帕尔帕庭抬了抬眉毛。“你将当面将这些数据卡提供给卡尔夫莫总督(Governor Caulfmar)。”

“是的,我读了这些报告,”多瑞安纳点了点头说。“事实上,如果时间允许我可能需要额外一天来四处看看,在叛徒的圈子里试试能否查明其身份。当然,在您的允许下。”

“同意,”帕尔帕庭说。“但是多家小心。传言那个星区不满情绪高涨。”

“这种传言无处不在,”多瑞安纳说。“我会没事的。”

“我信任你,”帕尔帕庭说。“但还是小心些。赶快回来。”

多瑞安纳的公寓位于议会建筑东北的第三圈的公寓楼,乘出租飞车需要20分钟路程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检查数据,联系行程,核对旅行计划和理顺一些不可避免的细节。出租车停靠在248层着陆平台,他乘电梯下降十层到他的公寓。打开门,他走了进去,带上门并锁了起来。

他告诉帕尔帕庭他还要打包。事实上,行李早就备好,就在通讯室里排成一排。他径直走了过去,在桌子的角落坐了下。在右边底层抽屉的夹层里拿出全息投影仪并插入计算机。访问/安全密码是一个由十二个字母和十八个数字组成的简单组合;输入密码,他拿起他的数位板开始等待。

像往常一样,等待不是很长。仅仅在他发出呼叫三分钟后,面带兜帽的达斯•西迪厄斯的影像便出现在投影仪上。“报告,”那人声音沙哑地命令。

“绝地大师瑟鲍思正在前往巴洛克,大人,”多瑞安纳说。”取决不同运输工具,他应在3至6天到达。”

“很好,”西迪厄斯说。”你赶在他之前到达吗?”

“没问题,大人,”多瑞安纳向他保证。“我的飞船比任何绝地可以提供的交通工具都快。他还必须回圣殿说服委员会给他正式许可,而我现在就准备好了。所有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

“那么他应当收到热烈欢迎,事实上,”西迪厄斯说,他的嘴唇弯曲形成一个满意的笑容。“帕尔帕庭议长怎么样?你确定他不会注意到这个小小的访问?”

“我已经对我的时间表制定了必要的缩减,”多瑞安纳向他保证。“我可以花上三天时间在巴洛克。如果它需要更长的时间,有几个项目我应该能够通过全息网会议解决。我能在巴洛克或任何地方解决,而不必实际到这些星系去。”

“很好,很好,”西迪厄斯说。“我有许多仆人,多瑞安纳,但很少能和你一样聪明和狡诈的。”

“谢谢你,大人,”多瑞安纳说,一股温暖流遍全身。达斯•西迪厄斯,西斯黑暗尊主,在夸奖方面并不慷慨。

“很高兴乔拉斯•瑟鲍思不再碍事了,”西迪厄斯继续说。“一切都在按我的计划进行。”

“是的,大人,”多瑞安纳说。“我们胜利后我会尽快回报。”

“先确保我们能赢得胜利,”西迪厄斯说,他的警告如同在前面赞美的温暖中送去一股寒气。“继续你的工作,我的朋友。”

“是的,大人。”

图像消失了。关闭投影仪后,多瑞安纳从电脑上去下它并把它放回夹层。然后他将数位板放进口袋,转身走向行李。是的,搞糟西斯尊主的任务的惩罚是严重的。他毫不怀疑,那将和帕尔帕庭议长发现他的办公室有叛徒几乎同等严重。

但如果失败的代价是巨大的,成功的奖励也是巨大的。多瑞安纳公寓,他的地位,他的无言但影响深远的权威就是证明。这是,他估计,賭注值得考虑

除此之外,他很享受这游戏。

拿出他的通讯器,他呼叫出租车送他到太空港。然后,带着他的行李,他走向涡轮电梯。


绝地评议会大厅的门拉开了。“进来,”绝地大师梅斯温杜说道。

耸耸肩,不明就里的欧比万•克诺比走进去。

停住脚步,欧比万惊讶的皱了皱眉。一个绝地被召到绝地评议会自然会认为整个评议会在等着他。但是这里除了温杜,只有俯瞰城市的窗户,别无一人。“不,你没有误会,”温杜说,稍稍转身给欧比万一个淡淡的微笑。“我需要和你谈谈。”

“当然,温杜大师,”欧比万说仍然皱着眉,他走向温杜站的地方。“是因为阿纳金吗?”

“不,”温杜说,诧异地扬起眉毛。“怎么了,年轻的天行者现在在做什么?”
“没什么,”欧比旺匆忙回答。“至少,没什么特别的。你知道14岁的帕德万学徒什么样子。”

“坚强,骄傲,天真得过分,”温杜说,又笑了。“祝你好运教好他。”

欧比旺耸耸肩。“如果真有运气这东西的话。”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温杜转身看向窗外。“告诉我,你听说过一个名为离乡远征的计划吗?”

欧比旺想了想。“没有。”
“这是一个宏伟的探索与殖民任务,”温杜说。“六无畏级战舰相互关联,围绕一个中心设备和供给存储核心,整个装置将进入未知空间并从那里前往另一个星系。”

欧比旺眨了眨眼。另一个星系?“不,我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这个的事情。进度怎么样了?”

“其实,几乎全部准备好了,”温杜说。“只剩最后的组装和一些乘客名单的分歧。”

“谁来负责?议会?”

“名义上,这是评议会的计划,”温杜说。“实际执行中,是瑟鲍思大师在幕后推动。”

“乔拉斯•瑟鲍思,负责面试的大师?”奥比万干巴巴地说。“而全息网新闻还没有提到过?难以置信。”

“你不该这样谈一个绝地大师,”温杜温和地责备他。

“我错了吗?”

温杜耸了耸肩。“事实上,每个与离乡远征计划有联系的人都有理由使该项目远离公众的视线,”他说。“帕尔帕庭议长一直担心,这样花费时间和金钱对于解决共和国的其他问题可能有不利影响。对于议会也是同样,它提供了所需的大型战舰。”

他撅了撅嘴。“对于评议会,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原因。”

“让我猜猜,”欧比万说。“瑟鲍思希望离乡远征可以找出维婕尔发生了什么。”

温杜惊奇地望着他。“你的绝地洞察力有很大精进,不是吗?”

“我是这么认为,”欧比万说。“但这并不合理。阿纳金和我从来没有找出关于她失踪整个故事;更重要的是,在我们最后一次这方面的任务中,我们没能找到她。不管瑟鲍思怎么想;我也想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小心,欧比万,”温杜警告说。“不要让你的情绪影响你。”

欧比旺低下头。“我很抱歉。”

“情绪是平和的敌人,”温杜继续说。“各种情绪,不论你的还是瑟鲍思大师的。”

欧比旺皱起眉头。“你认为瑟鲍思大师过于热衷这个计划了?”

“老实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温杜不情愿地承认。“他坚持认为,我们需要输送一个强大的力量在未知空间找到维婕尔并带她回来,这一切都都没问题。但同时他谈起共和国处于摇摇欲坠边缘以及派一些最好的绝地武士离开共和国,把他们安置在位于未知空间的新殖民地以远离科洛桑的政治。”

“你并不真正考虑这样做,是吗?”欧比万说。“我们的力量已经够单薄了。”

“评议会多数人也是这么想的,”温杜说。”不过,大多数也认为现在维婕尔留下的踪迹很少,可能会无法追寻。多数人仍认为小规模探索是值得的,比你的尝试规模要大而远低于瑟鲍思希望的规模。”他无奈的笑笑。“底线是,瑟鲍思是唯一一个仍然推动整个离乡远征计划的人。”

“你是在暗示他可能无视评议会的决定吗?如果评议会取消计划的话”

“为什么不?”温杜反问。

欧比万转身面对窗口,房间里一片沉默。“那么,究竟要我做什么?”欧比万最后问道。

“在这个时刻,瑟鲍思大师和他的帕德万学徒,罗拉娜•吉斯勒,正在前往太空港,”温杜说。“显然,帕尔帕庭议长提到一些陷入困境的巴洛克谈判,瑟鲍思说服委员会派他去调解。”

“主要是这事?”
“够重要了,”温杜说。“企业联盟与当地政府。你知道任何涉及任何大企业的事都会成为新闻头条。”

“是的,”欧比万小声说。核心阶段谈判,当然瑟鲍思会这样做。“你们要我做什么?”

温杜面部紧绷。“我们要你去巴洛克协助他。”

欧比旺惊讶的嘴都合不上。“我吗?”

“我知道,”温杜清醒地同意。“但你在这里,你有能力。此外,天行者似乎当初和他相处得很好。也许你可以通过这件事想你的帕德万学徒展示绝地如何谈判。”

欧比旺哼了一声。“你真的认为瑟鲍思会買帐吗?”

“不一定,”温杜承认。“但如果你不去,尤达或我就必须去。你认为我们出现他会更高兴吗?”

“这倒是,”欧比万叹了口气。“好吧。总得有人去。你是对的;恐怕阿纳金对他那种负责到底的一根筋行为会相当欣赏,。也许稍微有点崇拜感会让他冷静下来。”

“也许吧,”温杜说。“无论如何,你和天行者去太空港,会有一个船等着你们。”

“还有其他指示吗?”

“没了,”温杜说。他撅起嘴,他的目光似乎延伸至天际。“尽管还有些事正在酝酿,深藏在我无法触及之人的内心。一些隐秘的想法,或议程,或……我不知道。一些事。”

“好的,”欧比万说。“我一定留心。”温杜丢给他一个意味着“耐心些”的眼神,绝地大师们似乎都挺擅长这么做。“保持联系,”他说。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7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名词是否有标准的译名?

Brolfi            布罗菲
Barlok            巴洛克
Marcol            马库尔
Governor Caulfmar 卡尔夫莫总督
For  the  great  unknown!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7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军情六处007 于 2011-11-17 18:22 编辑

还有几句话有问题……



你知道14岁的帕德万学徒什么样子。”

“坚强,骄傲,和惊人的na痸e,”温杜说,又笑了。“祝你好运教好他。”


na痸e,我的英文版这个词坏了……


master of the designated interview
负责面试的大师

Anakin was rather impressed by that take-charge single-mindedness of his
安纳金对那种自我为中心的忠贞相当印象

Windu gave him the sort of wryly patient look Jedi Masters seemed to do so well
温杜给他挖苦病人似一撇,否认了绝地大师一向做得很好
For  the  great  unknown!

四处爬墙

43

主题

679

帖子

1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43
水晶
0

绝地

发表于 2011-11-17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naive

剩下的木有上下文....但是我感觉离原文有点远....
身守无一处,心外是百州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7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caterpillar


    "Who's in charge of it? The Senate?"

"Nominally, it was the Council's plan," Windu said. "In practice, it's been Master C'baoth who's been the chief driving force behind it."

"Jorus C'baoth, master of the designated interview?" Obi-Wan asked drily. "And yet the project hasn't made HoloNet newscasts? Incredible."

"You shouldn't talk about a Jedi Master that way," Windu reproved him mildly.

"Am I wrong?"

感觉obi和瑟鲍思有过节似的……

"I know," Windu agreed soberly. "But you're here, and you're available. Besides, Skywalker seemed to get along well enough with him the one time they met. Maybe you can frame the whole thing as a desire to show your Padawan how Jedi negotiations are done."

Obi-Wan snorted. "You really think C'baoth will buy that?"

"Probably not," Windu conceded. "But if you don't go, it'll have to be either Yoda or me. You think he'll be less explosive if one of us shows up?"

"You have a point," Obi-Wan said with a sigh. "Fine. We're between assignments anyway. And you're right; Anakin was rather impressed by that take-charge single-mindedness of his. Maybe a little youthful hero worship will keep him calm."

"Maybe," Windu said. "At any rate, there'll be a ship waiting by the time you and Skywalker get to the spaceport."

"Any instructions other than to just watch him?"

"Not really," Windu said. He pursed his lips, and his gaze seemed to stretch out toward infinity. "There's something else going on, though. Something deep inside the man that I haven't been able to get a grip on. Some private thoughts, or agenda, or . . . I don't know. Something."

"Right," Obi-Wan said. "I'll be sure to watch for that." Windu gave him the sort of wryly patient look Jedi Masters seemed to do so well. "And keep in touch," he said.

四处爬墙

43

主题

679

帖子

1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43
水晶
0

绝地

发表于 2011-11-18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安纳金恐怕会欣赏他这种负责到底的一根筋行径。

温杜丢给他一个“耐心”的揶揄眼神,绝地大师们似乎都挺擅长这么做。

----完了俺现在翻译也越来越不正经了 军情看看怎么改成正经一点的语气吧orz
身守无一处,心外是百州

202

主题

337

帖子

48

精华

超级版主

原力
735
水晶
0
发表于 2011-11-18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瑟鲍思要和帕尔帕庭争论,而不是和一个根本无权过问最高议长办公室发布的政令的低阶接待员。”——这后半句是不是没写完?或者是不是应该把“争论”挪到最后?

60

主题

594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4
水晶
4

同盟

发表于 2011-11-18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是小說翻譯?

如是,是何出版社?
封面是如何的?
never tell me the odds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bckey


    http://www.starwarsfans.cn/forum ... amp;extra=#pid26917
估计是delray的吧……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军情六处007 于 2011-11-18 13:57 编辑

机器抽了,求删帖……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bckey


    http://www.starwarsfans.cn/forum ... amp;extra=#pid26917
估计是delray的吧……

6

主题

2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1
水晶
0
发表于 2016-5-10 0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bckey 发表于 2011-11-18 13:47
這是小說翻譯?

如是,是何出版社?

arrow books也有出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4-2 06:54 , Processed in 0.21985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