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南方战士

[小说] 绝地的秘密(Secrets of the Jedi)

[复制链接]

2407

主题

4442

帖子

12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617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31


“不,”欧比旺说。“他们进了逃生艇。看。”他指着监视屏。一个小小的亮点在移动。它可能是星星的碎片,但欧比旺知道那是帕德梅。他能感觉到。

“她会降落在空港外面的。我们必须去帮他们,”希瑞说。

“停机坪上停有燃料充足的战机,”将军说。“解码器仍在工作。开着你们的通话机,我会随时通报消息。”

他们奔向停机坪,跳上最排头的两架战机。附近的飞行员正在赶往他们的飞船。阿纳金已经冲出星云,带着他的小分队袭击了舰队后方。战斗打响了。

欧比旺和希瑞升入空中,并头飞行。

“我从星球表面收到一个求救信号,”索罗马哈尔将军说,把坐标告诉他们。“是星球的维生系统所在的地方——输水管道,燃料桶,发电机。注意你们旁边——舰队准备作八十度拐弯。”

欧比旺和希瑞急速俯冲,避过了舰队。欧比旺能听到飞行员们的通话声。阿纳金聪明地驾驶着飞机,抓住寻常飞行员无法想象的机会,并且激励他们也作同样的尝试。

到克隆战争结束的时候,他会成为传奇人物,欧比旺想。

飞船周围突然被照亮了。欧比旺感到炮火的冲击。

“小心左边!”希瑞喊道。

他急速转弯,飞机呼啸着俯冲而下。希瑞跟在后面。

“两架战斗机受命离开主力舰队跟踪你们,”索罗马哈尔将军咆哮着。“他们接到命令要击落你们。”他立即对欧比旺和希瑞通报了攻击角度。

他们刚刚来得及在最后一刻避了过去,让攻击者大吃一惊。激光炮隆隆作响,几艘飞船冒着黑烟,打着旋子坠落下去。

欧比旺和希瑞脱出身来,继续驶向他们的目的地。从这个距离,这个角度,他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整个战斗。

他的心沉了下去。他相信阿纳金。他相信共和国飞行员的能力和意志。但是他知道其他的共和国舰队抵达所需要的时间。战斗已经输了。

他心情沉重地联络索罗马哈尔将军。“将军,我建议你把解码器交给最好的飞行员,立即把它带出空港。我们必须冒险。不能让解码器落入分裂派手里。”

“你疯了吗,科诺比将军?”将军的声音爆发出来。“那是我们撑过这场劫难的唯一依靠!”

“我同意科诺比指挥官,”希瑞说。“保证解码器的安全是首要的。我们在这儿看得很清楚。这场仗是赢不了的。我还建议你撤空整个基地。我们需要保全尽可能多的共和国士兵和飞船。”

“现在投降太早了。”

“我同意。还有反抗的余地。但失败是不可避免的,”欧比旺说。“我们需要降低损失。”

“你太保守了,科诺比指挥官。我想我们能赢。”

“将军,我们在这儿看得更清楚,”希瑞说。

“我这里也有监视屏,塔齐指挥官。而且我没时间争辩。去救你们的参议员和科学家吧,然后再回来战斗。”

炮火纷飞,控制杆在欧比旺手中震动。他和希瑞闯入了共和国战机和它们正在围攻的一艘敌方飞船的战斗中心。欧比旺看到炮火钻进他的战斗机舱盖。希瑞的飞机冒出浓烟。他们很快地冲上火力中心上方。一旦离开火力最猛的地段,他们立即回到航线上,向星球地表俯冲。欧比旺听到他的通话器噼啪作响。在飞船被击中的时候,他的战机一定也受损了。

他们看到逃生艇落在一片工业区里。帕德梅把它安全地降落在巨大的燃料桶之间。欧比旺小心翼翼地落在她旁边,轻轻吁了口气。在这些燃料桶之间穿行一定需要钢铁般的神经。逃生艇并不是容易操纵的飞行器。

希瑞落在附近,他们急忙跑向帕德梅,她熟练地手持爆破枪。护送她的克隆兵一定降落在别处了,但逃生艇有足够大的空间容纳泰利和她。

“很高兴看到你们,”她说,不过她的表情可不高兴。她还有点失望。她本来在期待着什么,欧比旺想。答案倏地跳入脑海。阿纳金。

“阿纳金正在指挥空战,”他告诉她。

她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共和国舰队还有多远?”

“还要几小时,”希瑞说。

“有解码器也赢不了这一仗,对吗?”泰利聪明地猜到了。

欧比旺决定不回答这个问题。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他都不愿对将军以外的人提到。

然而帕德梅也聪明绝顶,不可能看不出。她朝天空瞥了一眼。“我们应该带解码器离开这个星球。”

“我们先把你和泰利带离险境再说,”希瑞说。“我想我们俩得有一个人驾驶飞机带你们离开。”

“我们可以回指挥中心,”帕德梅提议。

欧比旺摇摇头。“不安全。我们必须带你们离开敌方阵线,到最近的安全港。”但谁去呢?他看着希瑞。他们都想留下来参与战斗,可她知道让他离开他的Padawan更加困难。

正在此时,他感到黑暗力量的波动,这个警告如此清晰,简直像一声尖叫响在他耳边。一架战机冲向他们。欧比旺认得那是马格斯红银相间的飞机。他身边还有五架机器人战斗机。

“躲起来!”欧比旺喊道。

激光炮撕裂了地面,他们四散躲开。

“我们不能躲在燃料桶后面,”希瑞说。“那是发疯。我们会被炸飞的。”

马格斯再度袭击。炮火打中了燃料桶,它轰的一声爆炸了,把他们震飞到空中。空气像一堵燃烧的墙一样击中了欧比旺。他感到自己向下坠落,仿佛是在烈火中下降。

他们落到地面,浑身青紫,但是没有受伤。马格斯和机器人掉转机头,准备另一次攻击。

“是时候离开这儿了,”欧比旺说。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2407

主题

4442

帖子

12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617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32

希瑞和帕德梅离希瑞的飞船最近。他们跑过滚滚浓烟和熊熊火焰。欧比旺拉住泰利,把他推向他的飞船。

这一次马格斯放过了希瑞和帕德梅,径直奔泰利而来。

欧比旺发现附近有一个工人拉下的工具箱。他伸出手——一把焊钳越过空中,飞进他手里。它很大,有一条大槽,是特制的。他抓住它,估算了一下反应时间。在最后一秒钟,他打开焊钳的开关,把它直接扔进洒出来的燃料里。燃料被点着了,恰好在马格斯扑过来向他们扫射的时候烧了起来。

马格斯不得不爬高躲开火焰,而浓烟则成了很好的掩护。欧比旺和泰利跳进ARC-170战机,紧跟在希瑞后面起飞了。

“他想抓你,”欧比旺说。

“还用说,”泰利答道。

希瑞飞近了些,打了个手势,把手放在咽喉处。欧比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的通话器失灵,”欧比旺说。“被炸坏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

“好消息一个接一个。”

希瑞做了个手势,欧比旺点点头。

“你们俩心有灵犀,根本不用开口,”泰利说。“还和以前一样。有什么计划?”

“我们打算送你们俩脱险,然后去赶战役的尾声,”欧比旺说。

“战役的尾声?考虑到你们必输无疑,这似乎不是个很明智的主意。”

“我不能离开我的Padawan。坐稳。”

他们向上急飞。可是马格斯带着他的五个机器人帮手紧追不舍,一边持续不断地向他们开火。战机剧烈摇晃。希瑞俯冲到马格斯下方朝他射击,擦到他一点边。他急速飞开了。

他们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每次他们甩开他时,他总能找到他们。希瑞打掉了其中一个机器人,欧比旺击中了另一个。然后两人前后夹击,把另两个机器人困在中间,炸得粉碎。

马格斯一定向分裂派舰队求援了,因为从上空的战场上突然飞出两枚大型攻击导弹,开始下坠。

“看起来情况不妙,”泰利说。

的确不妙。

欧比旺驾驶飞机飞向希瑞。进入她视线之后,他抬了抬下巴,向她示意他的行动计划。她点点头。他感到两人之间有那么强的感应。这不止是原力。它是原力的一部分,但也是他们的一部分,是他们之间毫无拘束的相互理解的一部分。所有藩篱已经消失,他们现在可以彻底领会对方的每一个念头。

他们正在铺设输电线路的深壕上空,能源就是经过这里从那两个巨大的燃料炉流向空港的。希瑞插入壕沟,欧比旺跟随其后。至少这个位置是大型攻击导弹无法追踪的。如果够走运,他们有可能在这个迷宫里甩掉马格斯。




战斗已经输了。阿纳金看得一清二楚。尽管他无比相信自己的能力,无比相信身边的飞行员们,可他还是意识到对手太过强大。而且索罗马哈尔将军说共和国的增援部队还要一小时才能到达。

一开始他还能看到一丝希望。将军那里传来的信息帮飞行员们占得了一点点先机。他们打落了一架又一架飞机,还重创了一艘航空母舰。但他们无力与整支舰队抗衡。

他失去了欧比旺和希瑞的踪迹。不过至少帕德梅是安全的。

“……军情报告,”通话器里传来声音。“请报告情况,一号指挥。”

他的通话器噪音很大。又有什么损坏了。“又击落了五架战斗机,”阿纳金说。“我正在尝试拖住另一艘航母。我方飞船没有损失。”

“我们有两架战斗机坠毁,还有一艘民用飞船和共和国飞船……”

干扰使得声音时断时续。“什么?”阿纳金吼道。“哪艘共和国飞船?”

“阿米达拉参议员……受到攻击……遇难……”

“重复,”阿纳金声嘶力竭地喊道。“重复。有人生还吗?”

“无人生还……”

阿纳金觉得整个银河系都坍塌了。他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

“绝地前去搜救……可能……发现逃生艇……”

阿纳金急速俯冲,整个人几乎被甩上舱顶。他要找到她。她会活着。她一定得活着。




欧比旺希望驾驶飞船的是阿纳金。他需要阿纳金坚强的神经,他毫厘不差的把握时机的本事,他精准操控飞机位置的本能。

攻击舰在头顶盘旋。最后一个机器人撞上一堵墙,烧毁了。但是马格斯仍然紧追不舍,不断开火。壕沟很窄,有时会突然开阔起来,然后又再变窄。巨大的管道和导线成了障碍,他们必须蛇形前进,或者从底下钻过去。

在前方,希瑞突然放慢了速度。他继续向前飞,但她没有跟随,而是上升,几乎擦着壕沟边缘。

希瑞,你在干什么?不管你想干什么,伴随这个念头,欧比旺感到一阵猛烈的,尖锐的疼痛,不要!




“希瑞,不要这样做,”帕德梅说。“我们还有机会——”

“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你能抓稳吗?”

帕德梅点头。

“我叫你减速,你就减速。”

“你会摔下去的——”

希瑞笑了笑。“不,不会。我会跳下去。”

“不——”

可是希瑞已经打开了舱盖,爬了出去。这种机型有地方容纳一个维修机器人,如果飞行员想要的话。那个位置空着。她感到猎猎的风吹动她的头发。她看见欧比旺的飞船就在近旁。他一定在猜疑她想干什么。

她知道这很疯狂,但它可能有用。

马格斯钻过最后一组管道。她看准了他发现她减速的那一刻。他也减速了,以免撞上她。他不想飞到她前面去。那样的话他会暴露于她的火力之下。

“减速!”希瑞喊道,她感到飞船慢了下来,几乎停住了。

马格斯向下飞,再度减速,不想飞到绝地战机前方。希瑞聚集原力,一跃而下。

战机减速了,但仍在飞行。就算退一步说,从一架战机跳上另一架也并不容易。希瑞用原力放慢了对时间的感知。她从未感到与原力如此合拍。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打转,但完全是按照她的意志,而不是由于她下降的速度或是湍急的气流。

她碰到了飞船。她弯起膝盖,双手紧紧抓住机壳顶部。这一跃让她重心不稳,有那么一刻她仅仅能够抓牢不摔下。她从腰带里甩出一根缆线,勾住飞船。

他还不知道她已经上来了。她很轻,而他则飞得太快,正忙着朝帕德梅射击。帕德梅已经加速了。他没有听到响动,也没感觉到她。

是时候让他知道有不速之客到访了。

她亮出光剑,开始切割战斗机的顶部。

它猛地向左倾斜。

希瑞一只手抓住飞机,皱起眉头。

马格斯知道她在这儿。

* * *

欧比旺发现这条壕沟没有出路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本来应该走岔路的,可是看到希瑞跳上一架战斗机的顶盖让他分了心。她一定是疯了。她在做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可她还是去做了。

几分钟之内他必须上升。攻击舰正等着把他炸飞。他得想法向后转。可是空间太小,连飞行都困难,更别提掉头了。

在他后面,马格斯的飞行路线变幻莫测。从壕沟的一边冲到另一边,想把希瑞甩下来。欧比旺无法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但她在不停地撞向金属板的同时居然成功地切开了飞船的顶盖。

他必须做点什么。

“有什么主意?”泰利问。

“有。坐稳,”欧比旺话音未落,飞船已经底朝天了。

这个飞行方式他看阿纳金做过,底朝天向后飞。不过我不建议你这么做,阿纳金当时笑着这样说。

欧比旺直奔马格斯飞去。帕德梅让出路给他,然后飞到壕沟上层。她一边闪躲炮火,一边越过了马格斯,开始沿着壕沟回飞,估算着时间。好样的,帕德梅。

欧比旺飞快地计算了一下。他的手指在武器控制面板上飞速跳跃。这个时候还要兼顾飞行实在太难了。

“你在干什么?”泰利问。

“把冲击导弹拆成两半。”

“让我来。”泰利的手指按动键盘。“好了。”

欧比旺放慢速度。他不想飞得太近——他必须刚好保持在导弹射程之外,这样才不至于重创飞船。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冲击波。与此同时,让希瑞借助原力,比马格斯提前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他开火。冲击导弹弹射出去,爆炸了。

冲击波震动了希瑞,但她很快就恢复了平衡。

马格斯则震得飞了起来。欧比旺看到他被弹出座位。那一瞬间,希瑞从她切开的洞里掉了进去。

飞船开始极度倾斜。希瑞在争夺控制权。欧比旺再次倒飞。他觉得自己看到一个黑影掠过机舱。

“他们打起来了,”泰利说。

飞船倾到一侧。它失去了控制,旋转起来,擦过一个巨大的管道。浓烟滚滚冒出。

“水压系统开始失灵了,”泰利焦急地说。

欧比旺紧跟即将坠毁的战机的路线。他拉动引擎,然而还是惊恐地看到战机撞向壕沟。巨大的火球在空中爆裂,战机撞到一堵墙壁,然后是另一堵,最后撞向壕沟一侧,停了下来。有什么东西从顶部的洞里飞出,在地上弹跳了几下,不动了。是马格斯。

欧比旺急降到壕沟底部。他打开舱盖,一跃而出。马格斯一动不动,可是还没有死。欧比旺爬到飞机顶部,跳了进去。

是现在,还是二十年前?

她躺在坠毁的飞船驾驶舱的地板上。金发的脑袋枕着手臂。

他在她身边跪下。

他碰了碰她的头发。他不敢去摸她颈部的脉搏。无法忍受感觉不到那里的跳动。

“希瑞。”

“爆破枪。”她低声说,微微转过身,这样就可以看到他。“马格斯。”

欧比旺从驾驶舱窗户看出去,帕德梅站在那儿,手持来复枪,守着不省人事的马格斯。她永远思虑周全。泰利站在她旁边,手里也拿着爆破枪,指着马格斯。欧比旺看到泰利脸上的挣扎,想要开枪的冲动。在他脚下躺着的是杀死他父母的仇人。

空中,他看到阿纳金在攻击舰周围盘旋,用持续的火力朝它们射击。

“有帕德梅看住他,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到处都灰蒙蒙的。”

“这一着太冒险了,”欧比旺说。

“可是有用,不是吗?”

她还有力气顶嘴,这让他稍微宽了点心,可是她立即皱起眉头,看得出她非常疼痛。

“我去拿药……”

“不要离开我。”希瑞的手放到他手上。“我想说——”

“希瑞,我必须去拿急救箱——”

“看在星星份上,欧比旺,我要死了。你现在还要打断我吗?”

泪水涌进他的眼眶。“你不会死。”

她的手指拉着腰带。“我不能……帮我拿出来。”

拿什么?他差点要问,然而立即明白了。他从她腰带里取出那块水晶,塞进她手里。

“不……给你。”她让它滑落到他手中。“现在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了。”

“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他重复道。

她碰了碰他的脸颊,然后她的手垂了下来。“不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她说。

她的眼睛合上,她死了。

他把头靠在机舱地板上,握着她的手。那一刻,他不知道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必须承受这样的痛苦。




阿纳金疯狂寻找她的时候,神智几乎失常了。他不停地攻击着周围的飞船,决心要打出一条路来。

看到飞船坠毁时,他原以为帕德梅死去了,他的心变成了一个拳头。

复仇是他唯一的念头。

然后当他盘旋下降时,他看到了她,手里拿着爆破枪,她转过脸来面对着他。

几秒钟之后,她已经被拥在他怀里了。

“我很担心希瑞,”她低声说。

欧比旺从坠毁的飞机里爬了出来,走向他们。他的神情有点异样,步态不同以往。

“她回归原力了。”他这样对他们说,可是眼睛却盯着马格斯。这个赏金猎人开始翻动。泰利把爆破枪握紧了些。阿纳金在他脸上看到了紧张和痛苦。

他想开枪,阿纳金想。

自他认识欧比旺以来头一次,阿纳金替他的师父感到害怕。他看到了他盯着马格斯的眼神,是死的,仿佛脚下的不是有生命的物体,而仅仅是一堆衣服,头发,皮肤。

欧比旺亮出光剑。

帕德梅瞪大了眼睛看着阿纳金。说话呀,她的神色在恳求。阻止他。

阿纳金意识到此时此刻,有些事情是他无法阻止的。

泰利屏住了呼吸。他的眼睛死死盯住欧比旺。

欧比旺蹲下来,闪烁的光剑架在马格斯的脖子上。他和马格斯对视着。阿纳金在赏金猎人的眼中看到了恐惧的光。

“你杀人不经思考,冷血无情,”欧比旺说。“但我不是你。”

他站起来。

“带他上船,”欧比旺说。“他现在是战俘了。”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2407

主题

4442

帖子

12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617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33


解码器在阿速尔空港战役中毁掉了。燃料炉爆炸,差点把整个空港夷为平地。冒起的浓烟掩护了共和国飞船的撤离。索罗马哈尔将军在携带解码器逃离时被捕。他没有把它交出来,而是炸毁了它。两天之后,他成功逃脱,受命去担任另一个基地的指挥。

分裂派炸掉了泰利的实验室。他所有的笔记和文件全部没有了。想要重建以前的发明需要很多年……而能否做出复制品还未可知。与此同时,他被秘密护送到共和国的避难点。

在科洛桑,破晓之前,阿纳金和帕德梅在她的住所阳台上幽会。他们最喜欢在这个时候见面,既有夜幕的掩护,又能感受到黎明清新的空气。即便在最黑暗的时期,它也能给他们带来希望。

“我又被派出去了,”他告诉她。“欧比旺和我今天早上就出发。”

“今天早上有个投票我必须出席,”帕德梅说。“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道别了。”

“什么投票这么重要?”

“现在一切都至关重要。奥尔加纳参议员需要我的支持。”

阿纳金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但他不想吵架。他还没从差点失去她的恐惧中恢复过来。但他不明白这些参议院的投票,在战时它们毫无用处,只有打胜仗才是办法。

“我会等你回来,”帕德梅说。“等多久都可以。”

阿纳金抬起眼睛,望向绝地圣殿。尤达、欧比旺和梅斯,他们对这一切懂得多少?这样痛苦的时刻,活生生从妻子身边被拉开。他和他们并肩作战,为他们而战,但他们不再拥有他的心了。他们不再理解他。

在阿速尔,他有那么片刻以为欧比旺爱着希瑞。他以为在她死后,他从师父的眼里看到了爱情。但欧比旺站在杀死她的人旁边,居然饶过了他。如果爱希瑞,他可能做到吗?当然,这是绝地所应当做的。可是欧比旺说话的样子,还有他的镇静。这样的性情是不可能去爱的,阿纳金确信。

和帕德梅在一起时,他有激情,他是完整的。天空里的星星开始隐去,细细的金黄色天际线预示着太阳即将升起。他们就要失去黑夜的掩护了。他们将再一次成为绝地和参议员。

他将再一次被撕成两半。




有好几夜了,欧比旺睡不着。他躺在躺椅上,闭上眼睛。他希望能做梦,但是没有梦。

于是他漫步。穿过圣殿,辉光灯发出微弱的蓝光。他不想去那些会唤起对希瑞的记忆的地方。他做不到,现在还做不到。

奇特地,这样漫步时他想起魁刚。多年不曾想起了,但现在他再度记起,当时自己是怎样知道魁刚深夜在圣殿大厅中散步。他给他送去sapir茶,他记得。他想安慰他,虽然他很清楚这样的安慰没有作用。

就算知道他的伤痛,阿纳金也没有提起。他很早就起床了——欧比旺看到他走出圣殿。阿纳金总是静不下来的,总是需要离开圣殿才能思考。他和帕德梅之间有点什么。欧比旺不会追问。无端端地,他感到一点妒意。让阿纳金自己作决定吧。

他觉得很特异。在这样伤痛的时刻,在他永远失去希瑞时,他一点也没有质疑二十年前分手的决定是否正确。现在他看得很清楚了,比以往任何时候看得更清楚。爱与拥有是不同的。他爱过她,这就足够了。

……我带着失去她的心碎活了下来。但我活着,欧比旺。我继续走在绝地的道路上。

这就是他所学到的——绝地让他不能与她厮守,但绝地同样教会了他怎样在失去她的痛苦中活下来。

欧比旺站在窗前。窗外的蓝灰色开始渐渐变成温暖的橙红。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天空。空中公路上逐渐充满了金属闪光。新的一天。新的任务。

他准备好了。他学会了一些东西,重要的东西。他曾经以为自己必须把爱的记忆锁起来。现在他不再害怕了。他可以承受它们。他可以在伤痛中呼吸,把快乐的时光永志于心。

他终于学会了魁刚一直想教他的秘密。为此他付出了迷茫的多年。为此他见证了一个让他几乎崩溃的死亡。但他终于学会了。他学会了用一颗敞开的心灵去生活。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6

主题

71

帖子

0

精华

禁止发言

原力
9
水晶
0
发表于 2009-8-2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篇

14

主题

1042

帖子

0

精华

中环

原力
2
水晶
0

帝国

发表于 2009-9-18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楼主的翻译

0

主题

2

帖子

0

精华

蛮荒空间

原力
0
水晶
0
发表于 2009-10-24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写的太棒了,一口气读完。。。。。。。

6

主题

85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3
水晶
0

绝地

发表于 2009-10-26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系列小说的成功在于极大丰富了Obi-Wan的人生和情感经历,让大家觉得非常真实
The FORCE is strong with this one

12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
水晶
0
发表于 2010-1-25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Padawan可否解释为学徒(Jedi Padawan 绝地学徒——这是《谷歌金山词霸合作版》的解释)

0

主题

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0
水晶
0
发表于 2010-1-29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就是有点长~

不明白为什么阿纳金可以结婚,其他IEDI就不行?
帝国侦察兵为你效劳

22

主题

1175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26
水晶
2

同盟

发表于 2010-3-16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人!
想爱不能爱的感觉……

3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
水晶
0
发表于 2013-8-16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到kindle里慢慢看,感谢南方大大。

1

主题

65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4
水晶
0
发表于 2013-8-17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9# 原野灰


   阿纳金那次结婚是秘密的,没几个人知道。

1

主题

65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4
水晶
0
发表于 2013-8-17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爱上欧比万的妹子都必死无疑。

1

主题

11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9
水晶
0
发表于 2013-9-16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 Mark下。心里好难过,故事丰富了他的性格,却也告诉我们他是个悲剧英雄,而不是一个道学先生。欧比万活得远不如阿纳金“潇洒”,他隐忍地压抑着痛苦和欢乐,永远坚信着光明面的原则,即使官僚制已经几乎使那些原则消磨殆尽,他至少都在表面维护着它们的尊严。在他的内心,到底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一个颟顸的组织牺牲一切是否值得?在爱欲里,他依然没走出反叛的一步。

5

主题

9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1
水晶
0

帝国

发表于 2016-6-15 1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地方绝地武士团被翻译成绝地秩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0-15 03:06 , Processed in 0.10520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