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418|回复: 15

[小说] 【长篇】《邪恶迷宫》第15章

[复制链接]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发表于 2019-7-3 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agIzhen 于 2019-9-16 22:39 编辑

《邪恶迷宫》是James Luceno在2005年出版的一本,讲的是电影EP2到EP3之间的故事,情节就是:阿纳金欧比万师徒二人先是参加卡托内莫伊迪亚战役(欧比的那句话“That business on Cato Neimoidia doesn't… doesn't count.”的来历),发现冈雷的投影椅,然后两人去追查,绝地这边也在寻找线索,最后寻找到了500共和大楼,这时格里弗斯将军就来逮帕尔帕廷了——这样一个故事。
出场的都是各种咱们的老熟人们,绝地大师们去救议长情节也和《克隆战争》2D动画是类似的,算是对EP2到EP3之间的一些补充,但其实剧情上也没啥曲折之处,因为毕竟大家都知道结果为何。
不过欧比万阿纳金师徒的互动、日常戏精的帕尔帕廷、天天觉得自己特厉害的杜库、分离势力和格里弗斯撕逼、绝地武士团被骗得团团转,之类的,还是挺好玩的。
所以翻译一下。

第一章有人翻译过了。见此 http://mrbalcony.lofter.com/post/1d029b1a_b2acd32

第二章
            
尽管它们有两对强壮的腿和从下颚伸出的锯齿状钳子,但是体型庞大的收割者仅是直脑筋的生物,除非直接受到威胁,否则保持顺从。它们的平脑袋伸出两个环形触角,不仅有触探之用,还可以发出强大的信息素,作为通信器官。每只甲虫都能背负其五倍重量的树叶和树枝。与驯化了它们的内莫伊迪亚人类似,它们也有着等级社会,包括劳动者、收割者、士兵和饲养员,都服务于一个遥远的女王,给它们食物以奖励。
欧比-万、阿纳金和组成第七中队的突击队员必须跑着步,以跟上甲虫。它们正负荷着新鲜采摘物,从果园前往堡垒底部的天然土墩洞穴似的入口。甲虫的背甲给了他们掩护,使其不被战斗机器人单兵空中平台(STAP)的巡逻所发现。更重要的是,收割者知道安全路线,可以穿过树林与堡垒之间埋了雷的地面。
甲虫经常降低头部,来与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同巢者交换信息,这使得绝地武士和士兵们要呆在收割者的后腿之间。欧比-万弓着身子,手里拿着关上的光剑跑着。有护盾的王家住所已经进入视野,这些生物似乎产生了一些不安,破坏了它们纵队的有序性。欧比-万怀疑那些在边境的甲虫们正在传播信息,描述着共和国持续的火力网可能对它们的巢有潜在的威胁。为了应对这场危机,士兵甲虫正在加入行进队伍,迅速将紧张的甲虫们排好。
阿纳金的身高要求他呆在甲虫的最后方,几乎正在其尾巴之下。欧比-万右边是科迪,他的队友在他后侧翼。
但不管有没有士兵甲虫,纪律还是很快崩溃了。
为其中一名突击队员提供掩护的收割者,从行进队伍中转向了,没被重新引回队伍。这突击队员还没来及迅速钻到另一只甲虫身下,就偏离了正道,发现自己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
在收割者的右前腿踩到地雷之前,欧比-万就已经在原力中感到了扰动。
岩石地面发出强烈的爆炸声,将这生物的前腿炸飞了一半。突击队员滚到了一边,从剩下的三只跛脚下滚出来,但不得不迅速移动、躲来躲去,因为那收割者开始疯狂地绕圈奔跑,仿佛要把他踩死。甲虫左后腿处又一个爆炸使突击队员倒地。收割者困惑地低下头,一次又一次地撞向它前方这个坚硬的白色物体,直到突击队员的盔甲变得没有光滑区域。
收割者的窘迫也对其他甲虫产生了影响。
虽然大多数都紧紧呆在一起,还是有一些甲虫突然从主队伍开始乱走,使得士兵甲虫高度戒备。在又触发了两个地雷之后,第二只收割者也被爆炸抬离地面。随之而来的是整个队伍陷入混乱,收割者和士兵甲虫都在奔跑,突击队员和绝地武士都在尽力保护自己。
“靠近那些仍在前往巢穴的!”阿纳金喊道。
欧比-万正是这样做的,而他注意到了被踩踏的突击队员重新站起来并朝着他行进,用戴着手套的手敲着他的头盔侧缘,并且显然对他穿着靴子的脚下情况毫不知情。收割者直接撞到了一个土堆,并撞上了突击队员,伸出钳子夹在他的腰上,把他抬到空中。突击队员尽其最后的力量来回扭动着身体,但无法挣脱。
阿纳金第一时间就从保护着他的收割者下出来了。
光剑拿在戴手套的手中,他穿过光秃的土地朝着被俘虏的突击队员行进,原力引导他在地雷中安然无恙。收割者如果不是专注于保护它们的负载,和寻找通向巢穴的安全路径的话,可能会把他当成一个疯狂的泥跳蚤。
阿纳金的最后一次飞跃落在了攥着突击队员的收割者身前。他的光剑向上挑,就削掉了甲虫的钳子,解放了突击队员,但令士兵甲虫陷入了狂热之中。欧比-万几乎可以闻到信息素的释放,并破译所交换的信息:这个区域有掠食者!
巢中升起了尖锐得几不可闻的尖叫,并且发生了踩踏事件。各处的地雷都开始被引爆,果园树冠上方涌出的滚滚烟雾中,挤着上百个STAP。
这种内莫伊迪亚版本的灵活反重力空钩,作为观测用交通工具,在全银河系中都被使用着。每个单兵空中平台都配备了两个爆能枪,比步兵机器人携带的短炮筒可以提供更多的火力。
视野中所有地方都沐浴着最大量的爆能束,冲着收割者,将岩石地面变成杀戮场。数十枚地雷被引爆,炸出了锯齿状。阿纳金用他的左臂扶着突击队员,在跑动时挡开爆能束。第七中队的其余人员提供着掩护,在不间断的火力下,将STAP赶向天空。
科迪示意着每个人都进入距土墩很近的浅沟渠。当欧比-万到达的时候,士兵已经站成一圈,向着天空射击。片刻之后,阿纳金也进了沟,将那突击队员轻轻放在了泥泞的斜坡上。第七中队的医疗兵爬过去,取下了突击队员已被破坏的多功能腰带和有深深划痕的头盔。
欧比-万看着受伤克隆人的脸。
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张脸,现在他是永远不能忘记了。
多年以后,他还可以想起他与詹戈·费特在卡米诺的简短对话。他瞥了一眼科迪和其他人。一个人的军队……但是是这个工作的合适人选。
克隆人们吼叫着。
受伤的突击队员已经脱掉了盔甲,以便注射止疼藥,当他的胸甲被拿下来时,他蜷着身子,深色的内衣被用刀划开。收割者的钳子将盔甲压向突击队员的腹部。他的皮肤完好,但瘀伤严重。
原本120万人的军队里,只有一半的人还在战斗。每个克隆人的生命都至关重要。血液和替代器官——普通士兵称它们为“配件”——是随时可用的——“容易征用”——但是当战争到达高潮,战场伤亡人数不断增加,治愈被视为高度优先的事项了。
“我们做不了什么了。”那医疗兵对阿纳金说,“也许我们可以叫人空投一个FX-7。”
“我们不需要机器人,”阿纳金打断道。他跪下,把手放在受伤突击队员的腹部,并用绝地治疗技术防止克隆人进入深度休克。突然上方传来一阵噪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堡垒下部城墙的开口喷出了许多大石大小的物体。科迪把双筒望远镜压在眼睛上,向上凝视着。
“这不是普通的山崩。”他说道,把望远镜给欧比-万。
欧比-万举起望远镜,等待镜头自动对焦。
以高于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向着壕沟滚动的是分离势力最令人恐惧的步兵武器。
机器佣兵。


Squad Seven 第七中队
STAP (Single Trooper Aerial Platform)  STAP(单兵空中平台)
turfjumper 泥跳蚤
repulsorlift airhook 反重力空钩(其实就是STAP)
utility belt 多功能腰带
FX-Seven FX-7机器人(一种医疗机器人)
Separatist 分离势力
droideka (destroyer droid) 机器佣兵(毁灭者机器人)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机器佣兵因其可怕而被称作“毁灭者机器人”,它们是由一群异族人生产的快速部署杀戮机器,这些异族人鼓励各种混乱的机会。强大的动力和一系列微型传感器的结合,使得有着铜素铠甲的机器人能像球一样滚动,然后在一眨眼间展开成个三足机枪手,由单独的偏导护盾保护,双臂上是一对双枪管、高输出的爆能枪。
由于护盾足够强大,可以抵抗光剑、爆能枪,甚至轻型火炮的爆能束,因此经过验证的处理机器佣兵的策略就是——离开它们。
并且,投降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阿纳金有一个别的办法。
“呼炮击支持火力,”他命令科迪,声音足以盖过STAP和DC-15的火力,“现在!”
科迪很乐意听从。毕竟,这个命令直接来自于“无畏英雄”,阿纳金有时候被这么认为。“无极限战士”。不过这里还有指挥链的问题,因此科迪看了一眼欧比-万,等待确认。
欧比-万点了点头:“照他的做。”
突击队员叫来他的通讯兵,他俩趟过浅水区,一起趴下来。当专业兵提供了所需的坐标后,科迪向火力支援基地(FSB)打开了一个频率,并匆匆说话。
“第七中队呼FSB。我们在J-B-I区正受到STAP的持续射击,并且要被从棱堡中部署的毁灭者机器人埋起来了。请求炮兵立即支援所传输坐标处。推荐战术电磁脉冲空爆,其次SPHA-T步行机。”
“脉冲武器不长眼啊,指挥官。”欧比-万想了想指出。
科迪耸了耸肩:“这是唯一的办法,长官。”
“告他们我们有个伤兵,需要共机手队。”阿纳金说,那术语意思是“共和国机动外科手术部队”。
科迪传达了这个消息。“提醒撤离飞行员,他还在交战区。我们会用烟雾标记一个安全着陆区,并留下两个人协助。”
助理中队长用右手做了一系列手势。手势传下去,突击队员摘下了他们的头盔,开始停用装在他们盔甲中的电子系统。
克隆人们在脏水中蹲下。
南边传来尖厉的声音。
然后,一道亮如新星的光,两秒之后一声咆哮,使欧比-万的耳膜受伤。一阵冲击波从防护墙蔓延到土丘脚下的无遮挡地面,穿过已经变得炽热的果园上空。在战壕上方,一半的过早从球形展开了的机器佣兵,从堆满肢体和武器的斜坡滚了下来。在战壕后面,STAP像石头一样,从天空掉入燃烧的树林中。
还活着的收割者在糊涂地兜着圈子,扔掉了宝贵的负重。
从南边传来了地狱般的嚎叫,共和国的步行火炮——SPHA-T步行机向那些在脉冲武器中存活下来的机器佣兵射着激光。它们的护盾失效并无法开火,在闪亮的能量冲向斜坡的时候如蜡般融化。
科迪还没戴上头盔,就站起来,双手做出信号。
欧比-万破译这些姿势:数60下,然后穿戴整齐冲向巢穴入口。
他也平静自己,做好准备。
内莫伊迪亚人尽管依赖机器人、迷恋高科技、天生怯懦、贪婪而狡猾,但弱点是他们的少年时代——他们有七年的幼虫期,要在公共的巢中争夺有限的食物,因此早早就发现了口是心非和自私自利的好处。幼虫期实用的真菌食物,在成年时也是珍馐,并且这些真菌也已经被银河系其他种族所青睐,因此内莫伊迪亚人成了个富裕的太空社会,其舰船多得足够吸引臭名昭著的贸易联盟的眼睛,机器人多得足以与军队相提并论。
这些因为其藥用价值和营养价值而受到重视的真菌,被外人很自然地认为是以某种方式,从收割者采集的玛纳斯树叶中调制出来的。但事实上,叶子和树枝提供的不仅是生长介质。甲虫产生的酶,还有巢穴石洞中的潮湿条件,会使产品快速生长,只需要一点点的精炼就可以变得美味。
在围攻科鲁和德科内莫伊迪亚的时候,欧比-万从来没有去过真菌农场,但是一旦他和阿纳金穿过洞穴般的入口进入巢穴,就一瞬间回想起来十年前收到的简报。
部分咀嚼的树叶,仔细排列成层;树枝和其他杂质、工作甲虫、监督机器人、专门用于分拣和运输的机械和类似装置……眼前没有一个内莫伊迪亚人,这与他们的主义倒是一致的:任何形式的劳动都是令人厌恶的事。在土墩的深处,远离阳光的地方,刚发芽的真菌——霉菌状、病态白色的蘑菇——将接受天然与合成生长素的培育。而在更高的地方,在构成城堡地下室的地方,成熟的产品可能被幼虫食用,或者包装并准备装运。
科迪命令小队封锁这个区域。后方的人仍然受到STAP的零星的开火打击,但是机器人飞行员已经因为死甲虫的尸体而无法靠近入口。
第七小队的医疗兵匆匆赶到欧比-万和阿纳金身边。
“长官,我建议你们把呼吸器放在手边。虽然我们不一定要深入巢穴,但可能在其他的地方也碰到漂浮的孢子。”
欧比-万挑起眉毛问道:“有毒,中士?”
“不是,先生。但是已知孢子会对人类产生不良影响。”
“什么影响啊?”阿纳金问道。
“这种影响通常被描述为‘混乱’,长官。”
欧比-万瞥了一眼阿纳金:“那我们就按他说的做吧。”
他左手手指在他多功能腰带上的小袋子里撬着那个小型的双罐式循环呼吸器,这时候一系列爆能束射进洞窟。两名士兵被击中胸部倒下了。
突然交火的地方是一条狭窄侧隧道,它可以被头顶上的一个门封住。阿纳金已经开始抢攻这个隧道,他双手握着光剑,将大部分爆能束挡回出口。
欧比-万跳到一边,抬起他的剑刃,以对付两个越过阿纳金的爆能束。他把第一个弹回源头,另一个则故意向下反射。那爆能束达到了洞窟的地板上,然后反射到一面墙,再回到地板,最后打上了操纵隧道门的控制面板。
设备短路闪现火花,一块厚厚的合金从墙上的落下,“嘭”的一声,密不透风地封锁了隧道!
阿纳金关掉光剑,朝后瞥了一眼。
“干得好,大师。”
“这就是第三式之美。”欧比旺带着戏剧性的漠不关心说道,“你也该试试。”
“你一直比我更擅长逃避,”阿纳金说,“我更喜欢直接的战术。”
欧比-万翻了个白眼:“保持低调的大师。”
“克诺比将军,”通信兵从从洞的对面说道,“外层侦查报道冈雷总督及随行人员正在前往起飞港。他们被超级战斗机器人保护着,有一群已经接近了我们的位置。”
阿纳金转向欧比-万:“我们之间得有一人必须转移它们的注意力。”
“我们中的一个?”欧比-万重复道,“我们以前没做过这个么?”
“这就是我们合作之美,大师。你把保镖吸引走,我去捉冈雷。这从来都没问题吧?”
欧比-万扁着嘴唇:“从某个角度来看,阿纳金。”
阿纳金皱着眉头:“好吧。那我这回当诱饵。”
“这没意义,”欧比万迅速摇了摇头,道,“我们扬长避短。”
阿纳金无法抑制住笑容:“我就知道能跟你讲理,大师。”他挑了四名突击队员:“你们跟着我。”
“是的长官!”他们齐声说。
欧比-万、科迪和第七小队的其他人向着涡轮电梯井跑去。欧比-万走了五米停了下来,转过身来。
“阿纳金,我知道我们还跟冈雷有帐要算,但别把它当私人的事。我们要抓活的!”


bronzium 铜素
deflector shield 偏导护盾
fire support base (FSB) 火力支援基地(FSB)
Jenth-Bacta-Ion J-B-I区
tactical electromagnetic pulse airburst 战术电磁脉冲空爆
SPHA-T (Self-Propelled Heavy Artillery Turbolaser) SPHA-T步行机(自行重火力平台——涡轮激光炮型)
Rimsoo (Republic Mobile Surgical Unit) 共机手队(共和国机动外科手术部队)
super battle droid (B2) B2超级战斗机器人
turbolift 涡轮电梯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7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哦,但这就是私人的事,阿纳金对自己说,他看着欧比-万和四位士兵进入涡轮电梯。
这是私人的事,因为十三年前纽特·冈雷对纳布的所作所为。
这是私人的事,因为在三年前冈雷雇佣了詹戈·费特去暗杀帕德梅——先是在她的船上埋下了一枚炸弹,然后把一对扣痕毒虫塞入了帕德梅在科洛桑的议员住宅。
这是阿纳金所爱超过一切的女人。他的妻子。他最深的秘密。即使欧比-万都不知道,否则就有麻烦了。
最后,这是私人的事,还因为在吉奥诺西斯发生的一切:那场戏仿的审判、裁决,以及在斗兽场的处决……
即使他可以把这些都放在一旁,就像欧比-万要求他这么做的,这也是私人的事,因为冈雷与杜库和分离势力联盟,他们搞出来的战争使得上千个世界毁灭。
分离势力领导人的死亡是现在唯一的解决方案。尽管绝地委员会的某些成员仍然相信和平的解决方案,但这才是可行的办法。参议院试图绑住最高议长帕尔帕廷的手,为此腐败的政客们就可以继续获利。将他们微光绸斗篷的口袋填满来自资助战争机器的不道德公司的回扣。那些公司向交战双方提供武器、船只,以及扩大冲突所需要的一切。
这叫阿纳金热血沸腾。
是的,正如奎-刚·金和欧比-万把他从塔图因的奴隶制中解放出来,并带到绝地圣殿后,尤达所感到的那样,他心里有很多的愤怒。但尤达未能意识到,愤怒可能是一种燃料。在和平时期,阿纳金可能能够扼杀他的愤怒,但现在他需要依靠它来趋势其前进,使他成为他需要的人。
斩首行动。
有两次他本可以杀死杜库本人,如果欧比-万没有阻止他的话。但他并未因此就反对他的前师父了。因其高超技能,阿纳金还会向欧比-万寻求指导。
不定期的。
当他和四名士兵离开洞窟的时候,靴子踢到了地板上滑过来的什么东西。他用原力捡来这东西,用左手抓住,意识到是欧比-万的循环呼吸器,在与看不见的战斗机器人短暂交火时,它一定从其多功能袋中掉出来了。但是不要紧,欧比-万可能已经到了下层堡垒中,不太需要这设备。
阿纳金打开腰带上的一个小袋,将循环呼吸器塞进去。
他催促着士兵们,叫他们紧紧跟在他身后。
往上走:是仅有机器人使用的洞穴、坡道和竖井。穿过加工和运输区域,穿过满是尖叫幼虫的孵化场。再往上走:进入城堡熠熠生辉的中层。穿过一间间大得像星舰停靠港似的房间,里面从地板到天花板堆满了……东西。无数乱七八糟的礼仪礼品和冲动购買的产物。成千上万时尚的设备,永远不会被使用,但过于珍贵,以至于无法被扔掉、捐赠、传承或毁掉。比一整个星球的积蓄还要多的技术品,被囤积、堆积,塞在每个可用的空间。
阿纳金只能惊讶地摇了摇头。在塔图因的莫斯埃斯帕,他和他的母亲过着简单的生活,从未奢想过任何东西。
他的笑容是短暂的。
愤怒和绝望使他咬紧牙关。
往上走:直到他们到达城堡的半圆形起飞港,俯瞰着周围的湖泊和山脊。
阿纳金让他的队伍停了下来。其中一名突击队员举起手来,掌心向外,敲击头盔的侧面以指示有传入的通讯。突击队员听完之后,对阿纳金用手语传达了消息。
冈雷一伙儿人就在附近。
“他们通过降低护盾和发射诱饵来测试穿梭机是否能够逃脱,”突击队员小声地道,“涡轮激光炮已经让一些诱饵通过了我们的封锁,并到达了轨道上的核心船。”
阿纳金下巴的肌肉绷紧:“那我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了。”
当阿纳金发号施令时,没人质疑。突击队员毫无疑问地接受了,与原力的力量相比,身体盔甲和成像系统之类的都是原始的。他们警惕地走过优雅走廊的迷宫,这里满是逃跑中被匆忙丢弃的物品。
走近一个十字路口,阿纳金用左手做了个停止的姿势。
他听了一会儿,听到从拐角处有超级战斗机器人的沉重脚步声。阿纳金左翼的突击队员点头确认,然后从角落里处伸出一个一指薄的全息摄像头,激活手套上的全息投影仪。纽特·冈雷和他随行的精英官员的有杂质图像出现在空中。他们匆匆走下走廊,高大的头饰和厚长袍摆动着,魁梧的战斗机器人保护前后。
阿纳金示意保持沉默,正准备走近相交的走廊,这时候从大厅对面出来一个银色礼仪机器人,高兴而惊讶地举起双手。
“欢迎,先生们!”它大声说道,“在宫殿见到你们这些客人,叫我无比的高兴!我是TC-16,我随时为您服务。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了——当然是因为入侵——但是我相信我可以让你们感到舒服,并且冈雷总督会非常高兴——”
一名突击队员一只手夹住了TC-16的小三角发声器,把那机器人拉到一边,但为时已晚。阿纳金及时跳到角落,看到了内莫伊迪亚人开始奔跑,红眼塌鼻子的冈雷回头紧张地瞥了他一眼。
至于超级战斗机器人,它们已经转过来了,并正朝着阿纳金的方向前进。看到他之后,它们右臂抬起,手心转向下,进入射击姿势。
走廊里开始充满了爆能束。


kouhun 扣痕毒虫
Geonosis 吉奥诺西斯
Qui-Gon Jinn 奎-刚·金
shimmersilk 微光绸
Tatooine 塔图因
Mos Espa 莫斯埃斯帕
protocol droid 礼仪机器人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有人翻译过了 http://mrbalcony.lofter.com/post/1d029b1a_b4fda6c

第六章
            

“先生们,这是个可怕的错误!”TC-16在交火的暂停中插嘴道。
“叫它闭嘴!”阿纳金对着最靠近机器人的突击队员厉声说。
“但是,先生们——”
第二个突击队员瞥了眼阿纳金,然后指着身后的走廊:“六个步兵机器人过来了,我们要腹背受敌了。”
阿纳金快速摇了摇头:“错了。跟上我——带着那机器人。”
闷闷不乐的声音从TC-16的发声器里发出。
愤怒使阿纳金的眼睛蒙上阴影。他右手曲着高举光剑,旋风一样冲进交叉的走廊。就像很多绝地说过的那样,不需要使用原力,因为他本身就在原力之中。他还召唤了愤怒,用脑中的图像助长他的怒气。这并不困难,有许多可以选择的:塔图因的塔斯肯袭击者的营地、雅文4号卫星、贾比姆的失败、普雷西特林……
蓝色剑刃闪烁着,他砍倒了一大群超级战斗机器人,斜切开它们光滑的外甲,切断了爆能枪臂,向密封的膝盖反射爆能束来晃动机器人。他几乎没让任何爆能束越过他,因此他身后的突击队员只用集中火力对付阿纳金砍伤的那些就好。
他们的敌人们倒在一边,仿佛投降了似的。
专注于冈雷和他的走狗们的路线,阿纳金穿过走廊,不减速地拐弯,冲刺到走廊最远处的起飞港。到了一个机械虹膜防爆舱门,他把闪烁的剑刺向那机械,仿佛那是活物。他呲牙咧嘴,使光剑在门上迅速烧出一个洞。他想用自己的意志来完成这项工作,但光剑只能这个速度,即使在一位强大的绝地手中。
他抽回光剑,向后退了几步,伸出手召唤原力,希望那机械虹膜能够打开。那门颤动了一下,但还是锁着。他咬牙切齿地又试了一次。
突击队员终于追上了他,他转向他们。
“把门炸开!”
一位突击队员快速上前来,在合金上放置了个磁荷。阿纳金在他身后踱步等待着。另一名突击队员不得不把他拖到一个安全的距离。
磁荷爆炸,门带开了。阿纳金在机械虹膜叶片还没完全打开就钻了进去。
起飞港里堆满了容器、衣物,内莫伊迪亚人没时间或没地方带走的物品。
穿梭机已经离开了。
蒸汽的旋涡旋转着,空气中弥漫着燃料的微弱气味。阿纳金跑到平台弯曲的边缘,眼睛扫视着卡托内莫伊迪亚光线昏暗的夜空,寻找着逃跑飞船的迹象。宫殿的护盾已经停用,下方斜坡处激光炮射出粗粗的红色光柱。
阿纳金的队友在平台边缘加入他,其中一人一手攥着TC-16的左前臂。
“什么型号的飞船?”阿纳金问那机器人
TC-16把头向一边倾斜:“船,先生?”
“那穿梭机——冈雷的穿梭机。是什么型号?”
“怎么了,我觉得是个‘鞘足虫级’的,先生。”
“豪尔查尔工程公司的‘鞘足虫级’穿梭机,”一名突击队员解释道,“设计基于那些士兵甲虫。升高的船尾,斜坡状船首,爪状的起落架。冈雷的那艘叫‘拉匹兹切割者号’。
第二个突击队员做手势表示他收到了通讯。
“将军。从多登纳的旗舰传来的:超过六十艘穿梭机和登陆舰已经从棱堡起飞。十三架被摧毁,十八架俘获。未知数量的试图登上贸易联盟的核心舰,和开口环形的‘万宝巨轮级’战列舰。其他的穿梭机还在封锁中。”
阿纳金转过一圈,戴着手套的手抓住光剑,另一只手握着拳头。附近的一条管道首当其冲地被他的愤怒所袭击,它被剑刃劈开,落到了平台的无缝地板上。阿纳金再次踱步,然后停下来,抓着一名突击队员的肩膀。
“呼前沿指挥(FCC)。我希望我的飞船和宇航技工机器人立即飞到这里。ARC-170(攻击侦查星际战斗机-170)的驾驶员就可以开它。”
突击队员点了点头,传达了信息,然后说:“FCC将执行,长官。您的战斗机很快就到了。”
阿纳金回到了平台的边缘,对着夜色吹了口气。战斗似乎在逐渐消退了,但在他内心并没有。除非他抓住了冈雷——
“天行者将军,”一名突击队员在他身后说,“来自指挥官科迪的紧急情况。他和克诺比将军被困在第一层。”
阿纳金疑问地看着他:“被机器人么?”
“显然是很多机器人。”
阿纳金瞥了一眼泛红的天空,又转向传达科迪消息的突击队员那里。
“将军,前沿指挥报告说您的星际战斗机已经出发了。”另一名突击队员更新了最新进展。
阿纳金再次看向天空,然后又转回突击队员:“你说欧比-万和科迪在哪儿?”
“第一层,长官。在运输区。”
阿纳金扁着嘴唇。“好吧,我们去救他们吧。”


Tusken Raider 塔斯肯袭击者
Yavin 4 雅文4号卫星
Jabiim 贾比姆
blast door 防爆门
Sheathipede-class shuttle “鞘足虫级”穿梭机
Haor Chall Engineering 豪尔查尔工程公司
Lapiz Cutter “拉匹兹切割者号”
Lucrehulk carrier “万宝巨轮级”战列舰
forward command center (FCC) 前沿指挥中心(FCC)
astromech droid 宇航技工机器人
Aggressive ReConnaissance-170 starfighter (ARC-one-seventy)  攻击侦查星际战斗机-170(ARC-170)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在运输室里,滑动门仍在开合着——撞着被刺破的集装箱,缩回去,再次试图关闭。战斗机器人仍然在每次开门时进来一只,孢子仍在空气中飘荡。
一切都没什么变化,除了欧比-万,他觉得自己已经喝掉了三瓶雷恩之酿。欧比-万视线模糊但头脑清醒,醉醺醺但脚步稳健,疲惫但谨慎,他仿佛是所有对比的总和。
他大约固定在一个地方,摇摆、晃悠、蹒跚、旋转着,躲避或挡开几乎永不停息的爆能束。他烧焦的斗篷是许多几乎命中的证据,但地板上被大卸八块、迸着火花、四肢抽搐的机器人,说明了他反击的准确性。
他有时觉得自己只是在握着光剑,让它去完成所有工作。单手握双手握没什么区别。其他的时候他能够预测爆能束过来的方向,在最后一刻转过身,让它们打在墙壁和地板上。
有时候他真的花了一些时间来庆祝自己死里逃生的技能。
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原力中,但也在另一些领域的深处,世界慢动作般展开,令人讶异地头晕目眩。
突击队员提醒阿纳金空气中充满了孢子,他把循环呼吸器塞在嘴里,进入房间。欧比-万正勉力对抗着超过五十个机器人,把它们打倒正在房间的各处。当阿纳金进来的时候,欧比-万正迂回、蹒跚地处理最后一只。当最后的机器人倒下时,欧比旺把他的剑刃随意指向地下,摇摇晃晃地站住,大喘着气,但几乎在咧嘴而笑。
“阿纳金,”他快乐地说,“你好吗?”
当阿纳金过去的时候,欧比-万迅速地瘫倒在他怀里。
阿纳金关上了欧比-万的剑刃,并在他嘴里插入了一个循环呼吸器——那个被落在洞窟地板上的。然后他扛着对方,来到科迪和其他几个突击队员等着的地方,他们有些人已经摘下了头盔。
“你刚才在那儿使的是第几式剑型啊,大师?”这里不需要循环呼吸器,当欧比-万醒来后,阿纳金问。
“剑型?”
“更多的是毫无章法。”阿纳金很快地笑了起来,“要是梅斯、基特,或者莎克·蒂能看见就好玩了。”
欧比-万在迷惑中眨了眨眼睛,瞥了眼航运区的机器人大屠杀。“都是我们干的?”他对科迪说。
“主要是您的功劳,将军。”
欧比-万困惑地看着阿纳金。
“我一会儿解释。”阿纳金说。
欧比-万用手抚过他的头发,然后如同突然想起来般说:“冈雷!你捉住他了么?”
阿纳金的肩膀耷拉了下来。“他和整个的随行人员都逃离了宫殿。”
欧比-万仔细考虑了一下:“你本可以追踪他们。”
阿纳金耸了耸肩:“把你留在这儿不管?”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当然,如果我知道你已经成为新剑型的大师了……”
欧比-万的眼睛明亮了起来:“他们将进入轨道。”
“可能吧。”
“如果还没有,可能还有别的机会,阿纳金。我们会捉住他的。”
阿纳金点了点头。“我知道,大师。”
欧比-万本来还想补充些什么,一个戴着头盔的突击队员就从附近的一个涡轮电梯出来,急忙赶到他们身边。
“克诺比将军,天行者将军,我们在内莫伊迪亚人留下的装备中,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Whyren’s Reserve 雷恩之酿
Mace Windu 梅斯·温度
Kit Fisto 基特·费斯托
Shaak Ti 莎克·蒂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14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鞘足虫级”穿梭机已经成功穿过涡轮激光炮密集的爆能束,停靠在核心船的左舷指挥塔中,但这还不是安全的地方。事实上,虽然每个人都从穿梭机的舌头状登机坡道上走下来,但核心船也正在被共和国战舰的火力击中着。
穿着血红色长袍、戴着高大盔状头冠的纽特·冈雷总督一踏上甲板,就向在船库等待着的、戴着护目镜的技术人员之一,询问情况报告。
“现在开始计算跳到光速的坐标的话,总督,”最近的一个人说,“我们马上就能远离卡托内莫伊迪亚了。您在分离势力议会的同侪们会在外环等着我们。”
“希望如此。”冈雷说着,这时候船因为大爆炸而震动。
冈雷后面走着的是法务官鲁恩·哈科,戴着一顶有凸出的无沿帽子;在哈科后面,各种金融、法律和外交官员,都戴着独特的头饰。机器人已经开始卸下财产——那些冈雷冒着很大风险带来的宝贝。
他把哈科叫到一边,其他人正在离开无菌船库。“你认为咱们有机会回来,并重新夺回我们不得不扔下的东西吗?”
“不可能,”哈科皱着眉头说,“作为我们钱包的星球已经属于共和国了。我们唯一的希望是在外环找到庇护所。否则,这艘船将不得不作为我们的家——也许是我们最后的安息之所!”
冈雷的红色眼球显现了悲伤:“但我的收藏品,我的纪念品……”
“你最珍贵的都在这儿了,”哈科说,指着已经堆积在登机坡道下的集装箱,“更重要的是,我们活着逃出来了。有那么一瞬间,绝地都要把我们逮住了。”
冈雷点头同意:“你警告过我。”
“是的。”
“战争胜利后,杜库伯爵将帮助我们找到新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如果战争胜利的话。共和国似乎很乐意把我们赶出银河系。”
冈雷用粗手指做了一个不屑一顾的手势:“暂时的挫折。共和国尚未看到其真正敌人的面孔。”
哈科略微弯腰思考着:“他能行吗,总督?”他平静地问道。
冈雷什么都没说,尽管过去的一周也一直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有一件事情是清楚的:贸易联盟的辉煌日子已经过早地结束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使得其如日中天、使纽特·冈雷本人崛起的人,也是多次背叛过他的人,同时还是冈雷和其他分离势力不得不向之寻求帮助的人。
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
在多瓦拉和埃里亚杜,操纵事件,把权力和影响分流给内莫伊迪亚人;在纳布,下令封锁星球,谋杀绝地,暗杀女王……贸易联盟的崩溃。共和国多年来试图对冈雷和他的首席官员们定罪,以打破贸易联盟对银河航运的控制。但即使在这种公共羞辱的时期,冈雷都没有提到西迪厄斯所扮演的角色。
出于恐惧?
当然。
但也因为他感觉西迪厄斯并没有完全抛弃他。更确切地说,黑暗尊主在某种程度上认为审判从未实现,没有任何持久的判决和惩罚。随着分离主义运动获得力量,威胁到边远星区的船只和货物安全,贸易联盟实际上可以通过直接与工厂世界——如吉奥诺西斯和海波里之类的——来打交道,增加其战斗机器人的规模。充分利用共和国突然的不稳定,贸易联盟与企业同盟、星际银行业集团、技术联盟、商业行会,及其他企业实体之间,安排了有利可图的交易。
正是在审判的最后阶段,杜库伯爵接近了冈雷,他承诺最后贸易联盟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在一个软弱的时刻,冈雷揭露了他与达斯·西迪厄斯打交道的真相。杜库认真倾听;并答应将此事转告绝地委员会使其注意,尽管他本人已在几年前离开了武士团。冈雷对杜库创建分离主义运动的目的有着复杂的感受,主要是因为共和国参议院的腐败经常对贸易联盟有好处。但是,如果杜库的独立星系联邦甚至可以消除银河贸易中常见的一些贿赂和回扣,这就更好了。
杜库的真实目标已经明确:与其为共和国提出一些别的选择,还不如直接让共和国倒台——如果必要的话就使用武力。就像贸易联盟在最高议长菲尼斯·瓦洛伦眼皮底下聚集起了一支军队一样,杜库也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使得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向任何同意与他结盟的企业提供武器。
不过,冈雷拒绝向分离势力提供全力的支持——在他还能从无数共和国星系中获得利润的时候。他玩着自己的游戏,戏弄杜库,告诉杜库,他们加入他的先决条件是纳布女王帕德梅·阿米达拉的死,她曾两次挫败了冈雷,并且是呼吁对他进行审判的最响亮声音。
杜库雇佣了一名赏金猎人来完成这项任务,但两次暗杀阿米达拉议员都失败了。
然后是吉奥诺西斯。
但正当冈雷终于抓住阿米达拉的时候——并以间谍罪进行审判——杜库又含糊其辞,拒绝让阿米达拉被杀掉,并且不去对付绝地们,直到他们几百人带着一支共和国秘密培育的克隆人军队出现在面前!
这天也是冈雷一系列紧张逃跑的第一次。冈雷和哈科跟着杜库,匆匆赶到地下洞穴,几乎没法逃离已经陷入战局的地面,回到还幸存的核心船和机器人运兵船。
然而,在这时候,谁也无法从杜库的联邦中退出了。
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这回是杜库来揭示自己了:他也是个西斯,而他的师父,不是别人,正是西迪厄斯!不管他是不是那吓人的达斯·摩尔的替代品,或者在绝地武士团的时候就已经是个西斯,冈雷也根本不在乎。重要的是,冈雷又回到了他多年前所处的位置:服务于他无法控制的力量。
当战争进展顺利的时候,他这服务不成问题。贸易继续进行,贸易联盟继续在暗处。有一段时间,西迪厄斯和杜库想要推翻共和国的梦想几乎要成功了。但他们势均力敌的对手是最高议长帕尔帕廷——也是来自纳布的人——冈雷一直不怎么喜欢他,但他结合魅力与精巧,不仅在位远超过他本该的任期,还与绝地一起,来指挥战争。慢慢地,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一个个分离势力的世界被共和国夺回,现在纽特·冈雷总督自己也被逐出了核心世界。
这是贸易联盟的悲剧;并且他担心,这将成为整个内莫伊迪亚人的悲剧。
他凝视着他带过来的少量财产:他昂贵的袍子和头冠,璀璨的珠宝,无价的艺术品——
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爬上他的后背。他凸出的前额和下颚恐惧地颤抖。瞪圆了他斑驳灰脸上的眼睛,他转向鲁恩·哈科。
“椅子!椅子在哪儿?”
哈科看向他。
“那机械椅!”冈雷说,“它不在这儿!”
现在哈科的眼睛忧虑地睁大了:“我们肯定不可能忘了它啊。”
冈雷忧心地踱步,试图想起他上次见到这个装置的时间和地点:“我确定把它搬到了起飞港。是的,是的,我记得在那儿见过它!但是在急于起飞时——”
“但是你给它装上自毁装置了,”哈科说,“告诉我你装了!”
冈雷看着他:“我以为你装了。”
哈科指了指自己:“我连它序列号都不知道。”
冈雷沉默了一会:“哈科,如果他们尝试去研究它,这可怎么办啊?”
哈科的宽嘴唇忧虑地扭曲。“没有代码,他们也从中获得不了什么吧?”
“你是对的。当然,这有道理。”
冈雷试图说服自己。毕竟,这只是个机械椅;精细锻造,但仅仅就是个步行椅。一个配备超波收发器的步行椅。十四年前给他的超波收发器,由——
“如果他知道了我们把它落下了怎么办?”冈雷咆哮道。
“西迪厄斯。”哈科小声道。
“不是西迪厄斯!”
“你的意思是,杜库伯爵?”
“你脑死亡了吗?”冈雷尖声道,“格里弗斯!格里弗斯知道了该怎么办!”
机器人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格里弗斯将军,是桑·希尔和下等人波格尔送给杜库的礼物。曾经只是个野蛮的生物;现在则是个机器怪物,致力于死亡和破坏。已经是整个人口的屠夫、无数世界的毁灭者——
“还不太晚,”哈科突然说,“我们可以从这里联系上椅子。”
“我们能叫它自毁么?”
哈科否定地摇了摇头:“但我们或许可以指示它武装自己。”
他们赶往通讯控制台时,一名技术人员拦住了他们。
“总督,我们正要跳向光速。”
“你不许做!”冈雷喊道,“除非我下命令!”
“但是总督,我们的船只能承受如此多的轰炸了。”
“我们现在最不关心的就是轰炸了!”
“快点,”哈科坚持道,“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冈雷赶紧和他一起坐在控制台前。“别跟任何人说这事。”他警告道。


settlement officer 法务官
Rune Haako 鲁恩·哈科
Dorvalla 多瓦拉
Eriadu 埃里亚杜
Hypori 海波里
Corporate Alliance 企业同盟
InterGalactic Banking Clan 星际银行业集团
Techno Union 技术联盟
Commerce Guild 商业行会
Confederacy of Independent Systems 独立星系联邦
Finis Valorum 菲尼斯·瓦洛伦
Baktoid Armor Workshop 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
Darth Maul 达斯·摩尔
mechno-chair 机械椅
hyperwave transceiver 超波收发器
Grievous 格里弗斯
San Hill 桑·希尔
Poggle the Lesser 下等人波格尔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这架有着镰刀型足、弓型背、镶嵌着复杂花纹的机械椅,出现在已被占领的堡垒的起飞港中,在逃离的内莫伊迪亚人留下的一堆同样精美的物品中。
欧比-万绕着它,右手抚摸着留着胡须的下巴:“我想我以前见过这把椅子。”
阿纳金蹲在地上,抬头看着他:“在哪儿?”
欧比-万停了下来。“在纳布。冈雷总督及其同党在希德被拘留后不久。”
阿纳金摇了摇头。“我不记得见过它。”
欧比-万哼了一声:“我估计你当时正因为炸毁了机器人控制船而感到非常兴奋。不过,我只看见了它一会儿。但我确实被全息投影盘的设计所震惊。我从未见过类似的,不管在之前和之后。”
在宽敞的起飞港另一边的硬地面上,是阿纳金光滑的黄色星际战斗机。R2-D2在附近,正与TC-16交流。科迪指挥官和第七中队的其他人在宫殿的其他地方“扫荡”——用克隆人的话来说。
阿纳金在不触碰椅子的情况下,检查着椅子的全息投影仪。这是一块椭圆形有螺纹的合金,配备了一对尺寸适合某种数据单元的背部插座。“这很不寻常。你知道,大师,这些存储格里可能包含有价值的信息。”
“那么就更有理由把它们留给情报人员了。”
阿纳金皱眉。“那得等到什么日子。”
欧比-万抱起双臂面向他:“你很急吗?”
“就我们所知,存储格可以被编成为自我擦除的。”
“你有看到什么证据吗?”
“还没有,但——”
“那我们最好等到能进行适当诊断的时候。”
阿纳金做了个鬼脸:“你又懂啥运行诊断呢,大师?”
“阿纳金,我可不是没进过圣殿的网络实验室啊。”
“这我知道。但R2就可以运行诊断。”他招手让机器人到机械椅这边来。
“阿纳金,”欧比-万开始说。
“真的,先生们,我必须抗议,”TC-16匆匆跟在R2-D2后面,打断了他们,“这些物品仍然是冈雷总督和其他同党成员的财产。”
“你在这件事上没发言权。”阿纳金说。
R2-D2对着挨骂的礼仪机器人嘀咕嗡叫着。自R2-D2早些时候到达之后,这俩一直争吵不休。
“我完全清楚我的电路是被腐蚀了,”TC-16说道,“至于我的姿态,在我的骨盆关节得到维修之前,我也无能为力。你们这些宇航技工机器人太自以为是,只因为你们可以驾驶星际战斗机。”
“别理R2,TC。”阿纳金说,“它被另一个礼仪机器人宠坏了。是不是,R2?”
R2嘀了声回应,伸出了计算机接口臂,将磁性尖端插入了椅子的的输出插座。
“阿纳金!”欧比-万尖锐地说道。
阿纳金站了起来,在起飞台上和欧比-万站在了一起。欧比-万指着夜空中一道越来越亮的光线。
“你看到了吗?这可能是我们正在等待的飞船。船上的情报人员会对我们现在在做的事嗤之以鼻。”
“先生们。”TC-16在他们身后说道。
“别捣乱。”欧比-万说。
R2-D2发出了一系列口哨和叽叽喳喳声。
“如果他们答应的话,”欧比-万继续说道,“你想拆了整个椅子都行,如果这就是你的目标。”
“这不是我的目标,大师。”
“或许奎-刚改把你留在瓦图的废品店。”
“你不是认真的,大师。”
“当然不是,但我知道你喜欢修补东西。”
“先生们——”
“安静,TC。”阿纳金说。
R2-D2发出滴滴嘟嘟声,听上去好像来自远处。
“还有你,R2。”
欧比-万转过头去,惊得张大了嘴:“机械椅在哪儿?”
阿纳金转过身来环视着起飞港。“R2在哪儿?”
“我一直在试图告诉你们,先生们,”TC-16说,指着起飞港已被毁坏的机械虹膜舱门,“椅子走了——带着你机灵的小机器人!”
欧比-万困惑地盯着阿纳金。
“好吧,它们也不太可能走远,大师。”
他们冲进走廊,发现两边都是废弃物,然后开始搜寻毗邻的房间。之后一声拉长的电子尖叫使他们回到走廊。
“这是R2。”阿纳金说。
“或者是TC开发出了什么模仿天赋。”
礼仪机器人跟着他们匆匆进入一个拥挤的数据室,他们看到R2-D2的接口臂还插在椅子上,抓握臂的抓手夹在一个储物柜的把手上。现在机械椅的计算机接口臂伸展到极限,将它连接到某种控制台上。椅子的爪状脚不断运动,试图在光滑的地板上抓挠,以使自己靠近控制台。
“这是干什么?”欧比-万问道。
阿纳金拉长了脸,摇了摇头:“给自己充电?”
“从没见过如此顽强的机械椅。”
R2-D2喋喋不休。
“R2在说什么?”欧比-万问TC-16。
“先生,它正在说,机械椅刚刚武装自己,要自毁!”
阿纳金疯狂地冲向控制台。
“R2,拔出来!”欧比-万喊道,“阿纳金,离开那东西!”
阿纳金的手指忙着将全息投影仪拆离机械椅。
“不行,大师。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椅子上存着一些东西,并且有人希望我们看不到它。”
欧比-万担心地看着R2-D2:“还有多少时间,R2?”
TC-16翻译了这宇航技工机器人的回应:“还有几秒,先生们!”
欧比-万跑到阿纳金旁边:“没时间了,阿纳金。并且如果被篡改了的话,它可能被就此引爆。”
“马上就好了,大师……”
“那会在过程中就把我们都炸了!”
欧比-万感受到了原力的骚动。
不假思索地,他把阿纳金拉倒了地板上,之后椅子射出一股白色蒸汽,流入之前阿纳金呆的地方。
欧比-万咳嗽着,用宽袍大袖捂住了鼻子和嘴。“毒气!好吧,这就像冈雷当年在纳布上试图对我和奎-刚使用的那样。”
“谢谢你,大师,”阿纳金说,“几比几了,25比37?”
“36——如果你这么追求精确的话。”
阿纳金研究了椅子片刻:“我们必须抓住机会。”
欧比-万都没来及阻止他,阿纳金就向前倾身,从控制台拧下了接口电缆。
R2-D2咆哮着,TC-16窘迫地呻吟。
一团蓝色的能量在椅子和控制台周围嘎嘎作响,将阿纳金撞得后背着地。
同时,椅子的投影盘射出了高分辨率的蓝色全息图。
R2-D2发出警报声。
毫无疑问是冈雷总督的声音,对着一个穿着连帽斗篷的半米高人物说:
“是的,是的,当然了。我会亲自监督这件事,西迪厄斯尊主。”


Theed 希德
Watto 瓦图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在这些日子里,与最高议长的约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对所谓的忠诚者委员会来说也是如此。
约见?
更像是接见。
贝尔·奥加纳刚刚抵达科洛桑,他仍然穿着深蓝色斗篷、荷叶领衬衫,以及他妻子为他从奥德朗长途跋涉而准备的及膝高黑色靴子。他离开银河之都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几乎不能相信在他短暂缺席期间发生的令人不安的变化。
奥德朗从未如此像一个天堂、一个避难所。只要想到他美丽的蓝白色家园,贝尔就渴望回到那里,渴望他亲爱的妻子的陪伴。
“我需要进一步的身份识别。”驻扎在登陆平台母星安全检查站的克隆士兵告诉他。
贝尔示意他已经插入扫描仪的身份卡:“都在这儿了,中士。我是共和国参议员的良好人士。”
戴头盔的士官瞥了一眼显示屏,然后低头看着贝尔:“是这样显示的。但我还是需要更多的身份识别。”
贝尔恼怒地叹了口气,伸向锦缎长袍胸口的口袋,找他的信用片。
新的科洛桑,他想。
不露脸、拿着爆能枪的士兵在穿梭机着陆平台上、广场上,在银行、旅馆、剧院的门口,在任何人群聚集的地方。他们扫描人群,阻止任何符合当前可能的恐怖分子形象的人,搜查个人、财产、住所。不是心血来潮,因为克隆士兵们不这么做。他们只是这么被训练的,履行的职责是为了共和国的利益。
有反战示威活动被强行镇压的传言,以及失踪和扣押私人财产之类的。不过这种滥用权力的证据很少浮出水面,于是也很快就不足为信了。
士兵的无所不在,对贝尔的影响,似乎比他少数几个在科洛桑的朋友或在参议院的同僚更大。他试图将他的躁动归于他刚从平静的奥德朗过来的事实,但这只能解释一部分。让他困扰的是,大多数科洛桑人对这变化安之若素。他们愿意——几乎是渴望——以安全的名义放弃个人自由。那是一种虚假的安全。虽然科洛桑似乎远离战争,但它也是战争的核心。
现在,在这场冲突的第三年(它可能也像其突然开始时一样突然结束),每一项新的安全措施都是平平淡淡地被接受了。当然,对于那些与分离分子最密切相关的物种成员除外——吉奥诺西斯人、缪恩人、内莫伊迪亚人、戈萨姆人,以及其他的——许多人都被排斥并被迫逃离首都。在恐惧和无知中生活了这么久,科洛桑人很少停下来质疑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于参议院本身,正在忙于修改宪法,完全放弃了作为政府平衡部门的角色。
在战争之前,普遍的腐败扼杀了立法程序。法案萎靡不振,措施产生多年也无法实行,投票遭到抗议,受到无休止的重提……但战争的一个影响就是以玩忽职守来取代腐败和惯性。合理的演讲和辩论越来越少,仿佛已经过时了。在一个代表们都无法说出自己想法的政治气氛中,将权力交给那些至少似乎掌握了真相的人们,是更容易的——并且看起来更安全。
“您可以自由离开了。”士兵最后说,显然满意于贝尔的身份证明。
贝尔对自己笑了。
自由地去哪儿?他想知道。
在这个高度的科洛桑,肯定不能步行。步行是那些占据着科洛桑暗无天日底层的低端人口们的活动。贝尔招呼了一辆空中出租车,并指示机器人司机将他带到参议院大楼。
在正常的空中航线之外,在城市景观无数深不可测的峡谷之上,远离安全士兵的巡逻或共和国间谍的窥探,科洛桑看起来才像是贝尔熟识的那样。交通像以往一样密集,船只从银河系的任何地方到达。新的餐馆开张,更多的艺术品在创造。矛盾的是,空气中看起来弥漫着更多的快乐,寻欢作乐比以往有更多机会。即使贸易受到外环的困扰,很多科洛桑人还在过着好日子,许多参议员继续利用着他们在战前享有的无限特权。
从这里,人们可以仔细观察这些变化。
例如,从椭圆形的双驱动空中出租车上。
在乘客座位显示屏上,以微小的字体播放着一条公共服务广告,宣扬着COMPOR——“保护共和国委员会”——的好处。
非人类不允许申请。
还有,在高耸入云的办公楼上,播放着闪烁的最新全息网新闻,详细介绍了共和国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的胜利。最近一个接一个的胜利,赞扬着大共和国军,为克隆人士兵们带来荣耀。
很少提到绝地,除非某人在参议院的圆形大厅中受到了帕尔帕廷的赞扬。只有年轻的阿纳金·天行者或其他一些人。除此之外,在科洛桑很少能看到成年的绝地了。他们散布在整个银河系,带领着一队队士兵们参战。全息网信息源喜欢用侵略性维和来描述他们的行为。贝尔与其中某些人建立了一些某种程度上的友谊:比如绝地大师欧比-万·克诺比、尤达、梅斯·温度、塞西·廷,这些少数有特权者也可以直接与帕尔帕廷亲自见面。
贝尔在他的座位上坐立难安。
帕尔帕廷在参议院或各种媒体上最严厉的批评者,也无法叫他对科洛桑目前变成的样子负责。虽然帕尔帕廷有时候确实不像他假装的那样,但他也还是无可指摘的。他那能够变得真诚而严谨的天赋,本就是其最初能当选上的原因。据贝尔·安蒂列斯——贝尔在参议院的前任——的说法,当时就是这样。
十三年前,参议院只想着摆脱菲尼斯·瓦洛伦,安蒂列斯这样告诉贝尔。瓦洛伦相信他能够对参议院坦诚相待。即使在那时候,帕尔帕廷也有着一些有影响力的朋友。
但是,贝尔还是忍不住去思索,如果拉克萨斯主行星和安塔尔4号卫星没有发生分离主义危机,帕尔帕廷是否还能继任最高议长之位。他记得,通过“紧急权力法案”时的争论:“在沙丘中央让湿背蜥转向是危险的”。当时,许多参议员认为共和国应该韬光养晦,等着杜库伯爵的运动自己发展。
但当分离势力的威胁变得明晰时,就不是这样了。
当六千个世界,受到自由和不受限制贸易的承诺所吸引,脱离了共和国之后,就不是这样了。在商业行会和技术联盟等武装公司团体与杜库合作之后,就不是这样了。在整个里马贸易航路的环区臂不允许共和国航运进入之后,就不是这样了。
因此,绝大多数参议员投票决定修改宪法,无限延长帕尔帕廷的任期,并认为他会在危机解决后自愿辞职。然而,这在短时间内快速解决并不可能。以前优雅而毫不张扬的帕尔帕廷突然成为了民主斗士,发誓说他不能容忍共和国的分裂。
“建军法案”的小道消息开始传播。但帕尔帕廷自己拒绝出面支持为共和国建军。他把这个留给了其他人——参议院名义上的沙豹。最后,他试图安排一场和平峰会,但杜库伯爵拒绝参加。
反而发起了战争。
贝尔清楚地记得,他与帕尔帕廷,马斯·阿梅达、马拉斯塔尔的参议员们,以及其他一些人,一同站在参议院办公大楼天台上的那一天,看着成千上万的克隆人士兵,迈向将与分离势力开战的巨大飞船。他清楚记得自己的沮丧。经过一千年的和平,战争与邪恶已经回归。
更确切地说,是被允许回归。
无论如何,贝尔把他的感情放到一边,继续做自己的事,赞成他以前可能会反对的法案,支持着帕尔帕廷对“繁琐官僚主义的有效精简”。直到十四个月前“反应修正案”的通过,他的恐惧才重新开始浮现,并开始加剧。塞蒂·阿什加德在反对参议院大楼安装监视摄像头的争论后,突然失踪;一艘星际飞船可疑的爆炸,菲尼斯·瓦洛伦是其中的乘客;赋予帕尔帕廷对科洛桑广泛权力的安全法案被通过……
最高议长本人的行为——他经常被顾问和那些不成体统的红袍私人保镖包围着;他坚定不移的决心继续战斗直到战争胜利。恭顺自谦的参议员帕尔帕廷已经不在了。平易近人的贝尔·奥加纳也是。贝尔誓言要公开谈论他的担忧,并开始与同样有这些担忧的参议员们建立友谊。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空中出租车向蘑菇形状的参议院大楼前的广阔广场降落,有一些人已经在等着她了。纳布的帕德梅·阿米达拉,钱德里拉的蒙·莫思马,人类参议员特尔·塔尼尔、巴娜·布里默、方·扎,以及异族参议员琦·埃克韦。
纤瘦、短发的蒙·莫思马快步走近并拥抱了贝尔。“一个重要的场合,”她对着他的左耳说,“帕尔帕廷的约见。”
贝尔暗笑着。他们都这么想的。
帕德梅也上千拥抱了他,尽管有点僵硬。她看起来容光焕发。比贝尔印象中,脸圆了一点,但是她优雅的长袍和精致的发型还是经典美丽。一个金色的礼仪机器人站在他身后。她告诉他,她刚从纳布度过了美好的一周回来,探访了她的家人。
“纳布是个一个非凡的世界,”贝尔说,“我永远不会理解,它是怎样产生了像我们最高议长那样顽固的人。”
帕德梅皱着眉头责怪他:“他并不是固执,贝尔。你不像我那样了解他。他会把我们的担忧铭记于心的。”
“希望如此吧,”琦·埃克韦说道,不高兴地皱起了她蓝色的脸。
“你们低估了帕尔帕廷的敏锐,”帕德梅说,“此外,他赞赏直言不讳。”
“我们很直言不讳了,参议员,”黑皮肤满脸胡须的方·扎说道,“但收效甚微。”
帕德梅瞥了一眼大家:“当然,面对我们所有人的话……”
“我们作为参议院的十分之一,也很少了,”浑身上下裹着微光绸的巴娜说道,“但重要的是,我们坚持我们的意图。”
埃克韦严肃地点了点头。
“可以这么希望,”方·扎说,“但不能指望。”
当他们进入巨大的建筑物后,谈话转向了私人事务。他们一组人,最终愉悦地到达圆形大厅正下方的办公室,在那里,帕尔帕廷的人事约见秘书要求他们在接待区等候。
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他们的精神开始疲乏了。但随后帕尔帕廷办公室的大门滑开了,他的首席顾问之一,塞特·佩斯蒂奇出现了。
“参议员们,这真是个惊喜。”他说。
贝尔站起来,代表大家说道:“不能这么说。这个约见在三个多星期前就确认了。”
佩斯蒂奇瞥了一眼约见秘书:“真的吗?没人告诉我啊。”
“你当然获得了通知。”帕德梅说,“因为这个约见是通过你的办公室获得的。”
“我们中的一些人,冒着很大的风险,远道而来。”埃克韦补充道。
佩斯蒂奇以一种屈尊俯就的姿态伸出双手:“这样的时代就是需要牺牲,参议员。也许你觉得你自己所冒的风险超过了最高议长的。”
贝尔说道:“没人怀疑最高议长……不知疲倦地自我奉献。但事实是,他统一见我们,我们不会离开这里,直到他履行他的承诺。”
“我们不会占用他很多时间。”特尔·塔尼尔以更加温和的语气说道。
“也许不会吧,但你们必须意识到他到底有多忙。事情每天都有新的发展。”佩斯蒂奇看着贝尔,“我知道你与绝地委员会交好。不如在等待我重新安排你们时间的时候,和他们一起来访问吧?”
贝尔长着胡须的脸上升起了愤怒:“在见到他之前,我们不会离开,塞特。”
佩斯蒂奇挤出个微笑:“这是你的权利,参议员。”


Loyalist Committee 忠诚者委员会
Bail Organa 贝尔·奥加纳
Alderaan 奥德朗
Homeworld Security checkpoint 母星安全检查站
credit chip 信用片
Geonosian 吉奥诺西斯人
Gossam 戈萨姆人
skylane 空中航线
Commiss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Republic(COMPOR) 保护共和国委员会
Yoda 尤达
Saesee Tiin 塞西·廷
Bail Antilles 贝尔·安蒂列斯
Finis Valorum 菲尼斯·瓦洛伦
Raxus Prime 拉克萨斯主行星
Emergency Powers Act 紧急权力法案
dewback 湿背蜥
Rimward leg 环区臂
Rimma Trade Route 里马贸易航路
Military Creation Act 建军法案
Sand Panther 沙豹(这个比喻我没明白)
Mas Amedda 马斯·阿梅达
Malastarian 马拉斯塔尔人
Reflex Amendment 反应修正案(这个修正案也叫紧急修正案121b,内容是允许帕尔帕廷作为议长在没有咨询议会的情况下,就可以开战,以及对当地星区和星球政府进行干涉。)
Seti Ashgad 塞蒂·阿什加德
Mon Mothma 蒙·莫思马
Chandrila 钱德里拉
Terr Taneel 特尔·塔尼尔
Bana Breemu 巴娜·布里默
Fang Zar 方·扎
Chi Eekway 琦·埃克韦(虽然译名是这样,但是我听有声书里念的大约是琦·伊奎)
Sate Pestage 塞特·佩斯蒂奇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gIzhen 于 2019-7-30 19:11 编辑

第十一章
            

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穿梭机的着陆灯,比情报分析师和技术员,更多地抓住了欧比-旺的注意力。尤达登陆了,渴望亲眼看看欧比-旺和安纳金发现了什么。
技术人员们已经成功地诱导机械椅的全息投影仪重播西迪厄斯尊主的形象,共和国密码破译员与绝地武士合作,很有信心地认为这个特殊的设备一旦被运往科洛桑进行彻底检验,一定能揭发更大的秘密。
安纳金拒绝让机械椅离开他的视线,要求监督着它转移到等待着的穿梭机上。欧比-旺和尤达觉得没必要一同等候,便决定在冈雷总督已被占用的宫殿散个步。在他们走路的时候,尊敬的绝地大师沉思着,沉默只被远处传来的爆能枪声和尤达的基梅尔拐杖敲打光滑地面的哒哒声打破。
尤达无法被阅读。
欧比旺不知道,尤达是在琢磨着西迪厄斯的形象,还是在想着两名在卡托内莫伊迪亚战死的绝地。每天都有更多的绝地死去。许多人像克隆士兵一样被打死。受伤、致盲、伤痕累累,失掉胳膊或腿……被博塔和巴克塔修补。上千的学徒失去了他们的师父,上千的师父失去了他们的徒弟。当绝地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谈论的不是原力,而是他们的军事行动。制造新光剑不是作为一种冥想联系,而是为了应对近战的严峻考验。
到达长廊的尽头,欧比旺和尤达转身往回走。尤达没有把目光从地板上移开,他说:“找到一些重要的东西,你有,欧比-旺。杜库与某人联盟,证明了这一点。在这场战争中,西斯所扮演的角色更大,比我们意识到的。”
“西迪厄斯”这个名字,自战争开始以来,只出现过一次——当时杜库告诉被监禁的欧比-旺,一个叫这个名字的西斯尊主,影响着数百名共和国参议员。当时,欧比-旺假设杜库在说谎,以说服欧比-旺,他还与绝地站在同一战线,只是试图用自己的方法来挫败黑暗势力。而现在,即使杜库揭明了自己被西斯训练,尤达和绝地委员会其他人还是继续相信他在西迪厄斯的事上说谎了。两名委员会成员相信,杜库只是黑暗尊主,通过自学——可能是西斯全息仪——来使用黑暗面力量。
现在西迪厄斯似乎是真实的了,欧比-旺不知道该怎么想。
自从战争之初,他们就在开始追捕杜库的西斯盟友了。众所周知,杜库为一些绝地训练了黑暗技艺——那些对共和国的理想失去信心、对黑暗力量着迷的绝地武士和学徒们,他误导了比如阿萨吉·文崔斯这样曾被绝地训练的新手——但是问题是,谁是杜库的老师,如果真有这么个人的话?
十三年前,当欧比-旺在纳布与一个西斯战斗并杀死了他,他杀的是一个师父还是一个学徒?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西斯已经基本上在一千年前内斗得几乎滅絕了,意识到西斯军队永远不能存在了,在之后的任何时候就只有两名,以免多名学徒密谋结合他们的力量来消灭师父。
虽然这只是个规训而不是规则,但是如果隐藏得好的话,这确实是个使西斯武士团在一千年中存活下来的规训。
但是欧比-旺杀死的有角纹身西斯无法训练杜库,因为那时杜库仍然是绝地武士团的成员。即使黑暗面做出了一些蒙蔽之事,杜库也根本无法尚在神殿内就过上双重生活。
“尤达大师,”欧比-旺说,“杜库曾说,参议院在西迪厄斯的控制下,这不是在撒谎吧?”
尤达边走边迅速摇头:“仔细看着参议院,我们已经。冒着很大风险,我们来做这些——偷偷质疑那些我们本该服务于的。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我们发现。”他抬头看向欧比-旺,“如果西迪厄斯控制了参议院,难道不已经被打败了,共和国?不已经属于联邦了,核心和内环?”
尤达停顿片刻,然后补充道:“也许在吉奥诺西斯,一个意外,杜库透露了他自己。如果他没有,我们将搜寻西迪厄斯,叫杜库升级他的战争。欧比-旺,怎么你想?嗯?”
欧比-旺双臂交叉:“那天我已经思考了很久很久,大师,我相信杜库是情不自禁地透露了自己——他可能已经后悔了。当他逃向他的船时,就仿佛是故意允许自己被看见一样;就像他想吸引咱们与其缠斗似的。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他是在试图确保能叫冈雷和其他的分离势力领导人安全逃脱。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在拼命想展示他变得多么强大。我觉得在看到您出现之后,他真的很惊讶。但他没有杀死安纳金和我,而是故意让我们活着,向绝地传递信息。”
“对的你是,欧比旺。骄傲毁了他。强迫他,来向我们展示他的真面目。”
“他有没可能是……受这个西迪厄斯的训练?”
“有些道理,这个。被西迪厄斯接受,他是,在那个被你杀掉的家伙死了之后。”
欧比-旺思考着这个:“我听说过杜库早年对黑暗面迷恋的传言。不是有个从神殿中盗取西斯全系仪的事故吗?”
尤达紧闭双眼,点了点头:“传言是真的这个。但是得明白,欧比-旺,一个绝地杜库曾是。许多许多年。是很困难的选择,离开武士团。受到很多事情的影响。你前师父的死,是其中之一——即使报仇了,奎-刚已经被。”
他瞥了一眼欧比-旺:“复杂的这是。不仅仅是我们所知道的,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还有我们不得不假定的。”
尤达停了下来,然后指着一个带有雕刻的长凳。
“坐一会,我们将。启发你,我可以。”
欧比旺坐下了,但内心不安。
“对于奎-刚和其他人来说,一个严厉的大师杜库是,”尤达开始说,“强大的他是,技术娴熟的、骄傲的。更重要的是,他确信黑暗面的帷幕已经降下了。很多迹象,到处都是,早在你来到圣殿之前,早在奎-刚来到圣殿之前。严重的不公正、偏袒、腐败……越来越多,召唤绝地武士,去实现和平。越来越多的死亡。越来越多的失控事件。”
“委员会是否意识到西斯已经回来了?”
“他们从没缺席,欧比-旺。但突然强大。更接近表面。很多预言,杜库做了。”
“天选之子的预言?”
“更大的预言:即将展现出来,黑暗的时代。在其中出生的是天选之子,以恢复力量的平衡。”
“安纳金,”欧比-旺说。
尤达看了他很久:“很难说,”他快速说道,“也许是吧,也许不是。更重要的是黑暗面的帷幕。杜库有很多很多讨论。和我,和其他委员会的成员。最多的,和塞福-迪亚斯大师。”
欧比-旺等待着。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亲密的朋友他们是。结合在一起,被统一的原力。但是担心杜库大师,塞福-迪亚斯是。担心他对共和国的失望,担心他在绝地中的自我封闭。奎-刚之死对杜库的影响,塞福-迪亚斯看到了。西斯重新出现的影响。”尤达悲伤地摇了摇头,“杜库马上就要离开,塞福-迪亚斯大师知道。分离主义运动的产生,他可能感到了。”
“然而委员会将杜库视为理想主义者,”欧比-旺说。
尤达凝视着地板:“他变成了什么,我亲眼见到了,并且不想相信。”
“但是杜库是怎么找到西迪厄斯的呢?或者是相反的方向?”
“不可能知道了。但是西迪厄斯作为导师,杜库接受了。”
“赛福-迪亚斯也预见到了这一点吗?”
“也不可能知道了。他可能相信,追捕西迪厄斯,杜库会去。去摧毁他。”
“这可能是杜库离开武士团的动机吗?”
“也许。但是,凭着黑暗面的力量,即使是最坚定的心也可以被诱惑。”
欧比-旺转身面对尤达:“大师,是塞福-迪亚斯预定的克隆人军队吗?”
尤达点了点头:“卡米诺人,他联系了。”
“没有告诉您?”
“没有,是的。但是有,他最初接触的记录。”
欧比-旺屈服于他的一些挫败感:“我应该更多地质问拉马·苏的。”
“质问,卡米诺人已经被。许多,他们已经完成了。”
“是吗?”欧比旺惊讶地回答,“什么时候?”
“他们不愿意说,在我第一次去卡米诺的时候。只有他们已经告诉你的,我听到的。也就是塞福-迪亚斯下了订单,泰拉纳斯提供了克隆样本。为了共和国的,克隆人是。在卡米诺人看来,不是给塞福-迪亚斯的,也不是给泰拉纳斯的。但后来,在卡米诺被袭击之后,更多的我从汤·韦、科·塞那里得知了。有关付款。”
“来自赛福-迪亚斯?”
“来自泰拉纳斯。”
“‘泰拉纳斯’可能是塞福-迪亚斯的别名吗?如果克隆军被发现,他是否可以用这个名字来为绝地撇清关系?”
“是那样我本希望。但是塞福-迪亚斯已经被杀了,在詹戈·费特抵达卡米诺之前。”
“被谋杀?”
尤达压扁了他的薄嘴唇:“尚未解决的罪行,但是,是的:被谋杀的。”
“有些人知道,”欧比-旺说,更多地是自言自语,“杜库干的吗?”他问尤达。
“一个理论我有——仅此而已。谋杀,杜库干的。之后,从绝地档案中抹去了卡米诺,他干的。那次篡改,乔卡丝塔·纽大师找到了证据——证明是杜库做的,即使被隐藏得很好。”
欧比-旺回忆起他对档案馆的访问,寻找卡米诺的位置,但是乔卡丝塔·纽告诉他,那个星系并不存在。是什么让他在三年前的那一天,如此专心地盯着图书馆里杜库伯爵的胸像?
“尽管如此,克隆人军继续得到资助和建设,”他最后说道,“塞福-迪亚斯和泰拉纳斯有可能是合作伙伴吗?”
“我们的无知,这就是另一个例子。但是詹戈·费特显然在两边都有角色。在博格四号卫星被共和国的某个人选中,作为克隆的样本。但是作为雇佣杀手,在杜库手下。那个变身人刺杀阿米达拉的,他是中间人。”
欧比-旺想起在吉奥诺西斯的处决场上,费特在贵宾包厢中,站在杜库之后。“他了解两方军队。塞福-迪亚斯有可能是他杀的吗?”
“可能吧。”
“您是否能够追踪出付款的来源——我是说,除了泰拉纳斯?”
“从博格四号卫星到一系列迷宫般的谜团,它们引向。”
“卡米诺人有没有说,是否有人劝他们不要去建造一个军队?”
“被劝说,没有。过早地揭示自己,我们的敌人会。”
“所以杜库别无选择,只能在克隆人接受训练和准备好之前就建立一支军队。”
“是这样,看起来。”
欧比-旺沉默了一会儿。
“当我在吉奥诺西斯被俘虏时,杜库告诉我,贸易联盟在纳布封锁的时候就与西迪厄斯结盟了,但后来他们被他背叛了。杜库说,冈雷向他寻求帮助,而杜库曾试图向绝地委员会提出诉求。他声称,即使提出过几次警告,但委员会还是拒绝相信他。这是真的吗,大师?”
“更多的谎言,”尤达说,“建立一个案例来争取你加入他的事业,杜库这是。”
你必须加入我,欧比-旺,杜库曾经这么说,我们联手可以摧毁西斯!
“如果冈雷没有那么热衷于暗杀帕德梅·阿米达拉,”欧比旺沉思道,“如果我没能追踪到杀死变身人的剑镖……”
“对克隆人军队一无所知,我们可能还。”
“但肯定的是,卡米诺人会主动和我们联系,师父。”
“最终。但分离主义军队的人数会增加,无敌,或许。”
欧比-旺的眼睛眯了起来:“我这不是一个盲目运气的孤例。”
尤达摇了摇头:“得知克隆军的存在,我们就是要。打这场战争,我们注定要。”
“在那关键的时刻。委员会无法将杜库视为理想主义者了。也许他从未相信绝地可以成为将军。”
“胡说,”尤达说,“战士我们一直都是。”
“但是我们的行动是为了帮助恢复原力的平衡呢,还是在助长黑暗势力呢?”
尤达做了个怪相:“不耐烦谈论这种问题,我越来越。隐秘的,这个冲突是——它开始的方式,它展开的方式。但是为了共和国的理想,我们战斗。为了取胜和重现和平,我们的优先事项是。之后这个问题的黑暗核心,我们会挖掘出。揭露真相,我们会。”
尤达是正确的,欧比-旺告诉自己。如果绝地没有得知克隆军的存在,杜库的分离主义军会带着数以千万计的战斗机器人、战舰舰队突然出现,并且毫无质疑地成功脱离共和国。但是联邦与共和国不可能共存,它最终会让共和国干涸。战争本来就是不可避免的,绝地将像现在一样身陷其中。
但是为什么尤达没有早一点告诉他有关赛福-迪亚斯的事呢?
或许这是另一个课程,就像寻找卡米诺那次一样?尤达告诉他,要去寻找那些似乎不存在的东西,要通过分析它对周围世界的影响。“知识与智慧的差异”,欧比旺的朋友德克斯可能会这样说,正如他在确认杀死扎姆·韦塞尔的剑镖来源时所作的那样,那时神殿的分析机器人毫无结果。
当他抬起头时,尤达正在看着他。
“揭示你,你的想法,欧比-旺。我应该早些告诉你,你觉得。”
“您这是几个世纪的智慧,大师。”
“年份不重要。忙着打仗,你在。指导你任性的学徒。追踪杜库和他的仆从……更黑暗,事情变得。试图将这场战争转变为自己所用,杜库和西迪厄斯。”
“我们很快就会抓获杜库。”
“并未能解开黑暗的面纱,你在纳布的成功。这场战争已经超越了杜库。现在要伸张正义,两人必须得都被抓获。为了正义,那些被西迪厄斯转向黑暗面的。”尤达严肃地看着欧比-旺,“找到西迪厄斯的痕迹,你必须。这场战争可以结束的一个机会,你和安纳金已经得到了。”


Cato Neimoidia 卡托内莫伊迪亚
mechno-chair 机械椅
Viceroy Gunray 冈雷总督
gimer stick 基梅尔拐杖
bota 博塔(一种藥用植物,可以帮助绝地更好地联系原力疗伤)
Sifo-Dyas 赛福-迪亚斯
Lama Su 拉马·苏
Taun We 汤·韦
Ko Sai 科·塞
Jango Fett 詹戈·费特
Jocasta Nu 乔卡丝塔·纽
Bogg Four 博格四号卫星
saberdart 剑镖
Dex 德克斯
Zam Wesell 扎姆·韦塞尔(原书拼错为Zam Wessel)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在起飞港上,阿纳金一直在盯着机械椅,而R2-D2和TC-16则将他们的光感受器盯在阿纳金身上。现在分析师已经运行了他们的诊断程序,技术人员正准备把装置打包,安全运到科洛桑。
就像欧比-万所说的那样,他们对阿纳金篡改了椅子感到不满,但事实上,如果不这样做,椅子就会把自己炸成碎片,并带着可能包含的西迪厄斯全息图像及其他任何通讯储存。
也许奎-刚本该把你留在瓦图的垃圾店。
欧比-万的小玩笑。但出于某种原因,他被这词语刺痛了。可能是因为阿纳金自己也曾对这件事进行过思考,如果绝地没有迫降到塔图因,寻找更换帕德梅星舰的配件,他会变成怎样。不难想象他还被困在莫斯埃斯帕。和他的妈妈,以及没有穿着明亮外壳的C-3PO在一起。
不会。
九岁时他就是飞梭赛的专家了,二十一岁他将是银河冠军。有没有奎-刚或瓦图的帮助,他最终都会赢得邦塔夜大赛,就此获得名声。他可以为自己、为他的母亲、莫斯埃斯帕的所有奴隶购買自由,继续赢得马拉斯塔尔的大奖赛,在曼特尔兵站和科洛桑的賭场所向披靡。他不会成为一名绝地武士——他年岁太大了,无法被训练——从来不会学习如何使用光剑。但他可能还可以与最优秀的绝地飞行员一起飞行,包括塞西·廷。
并且他会比他们任何人在原力中都更强大。
他可能永远不会遇到帕德梅……
他认为她是天使,从耶戈的卫星来到塔图因。这是他自己的一个玩笑评价,但并不像听起来那么天真无邪。即使如此,对她而言,他也只是个有趣的小男孩。帕德梅当时并不知道,他的早熟不仅限于建造和修理东西的技巧。他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他确定自己会飞黄腾达。他与众不同——在绝地武士团选中他并授予头衔之前许久,就意识到了。神话中的人物来到他身边——天使与绝地——他在人类根本不可能参加的比赛中表现出色。然而,即使有一个天使和绝地成为了他家的客人,他也没想到他能够突然离开塔图因、开始绝地训练、甚至结婚。
他不再是那个有趣的小男孩了。但帕德梅仍然是他的天使——
她的形象打断了他的遐想。
某些……某些事情发生了变化。他的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渴望,即使通过原力,也无法澄清他的感受。他只是知道他应该与她在一起。他应该在那里保护她……
他握紧了自己的假手。
他告诉自己,呆在生命原力中。绝地不滞在过去。绝地对于经过他或她生命的人和事,要丢掉依恋。绝地没有幻想,或者思考“如果怎样”——
他把目光转向那三名人类技术人员,他们正在将机械椅安装在防撞泡沫的安全带上。其中一人动作太快,几乎把椅子撞倒了。
阿纳金站起来,冲进了起飞港。
“小心点!”他喊道。
三人之中最老的一个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目光:“放轻松,孩子。我们知道自己的活儿。”
孩子。
他挥了挥手,让原力将机械椅固定到位。三名技术人员紧张地移动它,感到困惑,直到他们意识到阿纳金做了什么。然后同一个人站直并怒视着。
“好吧,放手吧。”
“当我确信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么的时候。”
“喂,孩子——”
阿纳金愤怒地挑起眉毛,向前迈了一步。三名技术人员开始远离椅子。
他们害怕我。他们听说过我。
一瞬间,他们的恐惧使他膨胀;然后就感到羞耻,并移开了他的目光。
年长的那人举起双手:“放轻松,绝地。我不是故意冒犯你。”
“如果你愿意,可以自己打包。”另一个人说。
阿纳金艰难地吞咽了一下:“这东西很重要,就是这样。我不希望发生任何意外。”他让机械椅安顿在地板上。
“这次小心点儿。”年长的那个说,不想再瞥到阿纳金。
“天行者将军!”一名士兵从后方叫他。
阿纳金转身,看到一名士兵指着穿梭机。
“超波通讯,找您的——从最高议长办公室。”
现在三名技术人员再次看向他。他们也该这样做。
阿纳金一言不发地转身,登上了穿梭机的登机口。在飞船通信中心的全息投影版上方,生成了最高议长帕尔帕廷的闪烁图像。阿纳金在传输网格中站好,帕尔帕廷微笑着。
“祝贺你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的胜利,阿纳金。”
“谢谢您,先生。但我很遗憾地报告,冈雷总督逃脱了,而在拱形岩石的城市里,战斗还在继续。”
帕尔帕廷的笑容淡去了。“是的,我也被告知了。”
这不是阿纳金第一次在战场上听到帕尔帕廷的声音。在贾比姆,帕尔帕廷命令阿纳金撤退,然后星球落入了分离势力手中;在普雷西特林,他称赞阿纳金是大救星。但是,这些通讯令人愉悦,同时也有点尴尬。
“怎么了,我的孩子?”帕尔帕廷问道,“我觉得你对某些事情感到困扰。如果是冈雷的话,相信我,他没法永远躲起来。有一天,你将有机会获得完全的胜利。”
阿纳金舔了舔嘴唇:“不是关于冈雷,先生。只是一个小事件让我生气。”
“什么事呢?”
阿纳金很想透露他和欧比-万发现的细节,但尤达告诉他要对机械椅的事保持沉默。“没什么重要的,”他说,“但是当我生气的时候,我总感到内疚。”
“不该这样,”帕尔帕廷温和地说,“愤怒是自然的,阿纳金。我想咱们已经谈过这种事了吧——在塔图因发生的那次?”
“欧比-万从不表现出生气——当然,除了对我生气。即便如此,那也更像是……烦忧。”
“阿纳金,你是个充满激忄青的年轻人。这就是你与你的绝地同僚们格格不入的原因。与欧比-万和其他人不同,你不是在绝地圣殿里长大的,在那里,幼徒被教导,要通过超脱来征服愤怒。而你享受了正常的童年。你可以梦想,你有想象力和远见。你不是什么没有思想的机器,不是什么无情的技术产物。当然,我不是说绝地就是那样。”帕尔帕廷很快补充道,“但对于像你这样的人来说,任何对某人和某些重要事务的威胁,都可能引发情绪反应。在你母亲那件事上发生的,还会再次发生。但你不应该抵抗这些反应。要从中学习,但不要抵抗。”
阿纳金同时压抑了向他透露他与帕德梅婚姻的冲动。
“你以为我对愤怒免疫吗?”帕尔帕廷在短暂的沉默中说道。
“我从没见过您生气。”
“好吧,也许我已经擅长把愤怒留给我的私人时刻。但因为面对参议院时的挫败感,这越来越困难了。随着这场战争的进行……噢,我知道你和其他的绝地武士正在尽一切努力……但绝地委员会和我,并不总是在要如何进行战争这件事上意见统一。你知道,我对共和国的爱是没有界限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努力保持它不要崩溃。”
阿纳金嘲笑地强行呼出一口气。“参议院就该跟随您的领导。然而相反他们阻止您,绑住您的手。好像他们在嫉妒自己给您的权力一样。”
“是啊,我的孩子,很多人都是这样。但是也有很多人支持我。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遵从宪法的规则和规定,否则我们就比那些阻碍自由的人好不到哪里去。”
“有些人就应该超越规则。”阿纳金抱怨道。
“是可以有特例。事实上,你就是这些人之一,阿纳金。但你必须要伺机而动。”
阿纳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科洛桑怎么样,先生?我想念那里。”
“科洛桑一如既往,是生活的光辉榜样。但我太忙了,无法沉迷于它的各种享受。”
阿纳金寻找某些方式来切入他需要提出的问题:“我猜,您经常要与忠诚者委员会的成员见面。”
“事实上是的。一群珍贵的参议员。他们与我一样重视共和国的规范。”帕尔帕廷笑了,“例如阿米达拉参议员。她充满了活力和同情心——她在当纳布女王时同样品质,也带到了参议员的任上。无论走到哪里,她都能鼓动人心。”他直视着阿纳金:“我很高兴,你与她成为了这么亲近的朋友。”
阿纳金紧张地吞咽了一下:“您能转告她……转告她我的问候吗?”
“我当然会。”
随之而来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阿纳金,我会找些办法让你快些从外环回来,”帕尔帕廷说,“但我们不能休息,直到那些发起这场战争的人对他们的罪行负责,并作为对持久和平的威胁而被消除。你明白吗?”
“我会尽自己的责任,先生。”
“是的,我的孩子。我知道你会的。”


Mos Espa 莫斯埃斯帕
Boonta Eve 邦塔夜大赛
Malastare 马拉斯塔尔
Ord Mantell 曼特尔兵站
Angel 天使
Iego 耶戈
living Force 生命原力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8-5 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在办公室的接待区,贝尔·奥加纳不安地踱步。他刚准备向帕尔帕廷的约见秘书发火,最高议长办公室的门就再次打开了,门两侧排出气势宏伟的红衣卫兵,他的顾问们从之间走出来。
顾问西姆·阿卢和贾纳斯·格里贾特斯;情报总监阿曼德·艾萨德;安全与情报委员会的高级成员;来自格里思诺斯的简妮·纳努克;参议院发言人、查格里亚人马斯·阿梅达;以及穿着昂巴拉暗影披风显得高大缥缈的助手斯莱·穆尔。最后出来的是佩斯蒂奇。
“参议员们,看起来你们还在这儿啊。”
“要是没有耐心我们就一事无成了。”贝尔说。
“好吧,不过议长还有很多更值得关注的事。”
就在这时,帕尔帕廷自己出现了,瞥了一眼贝尔和其他人,然后是佩斯蒂奇。
“奥加纳参议员、阿米达拉参议员——你们大家。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们。”
“最高议长,”贝尔说,“我们记得已经和您约好了。”
帕尔帕廷抬起一条眉毛:“是吗?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个?”他问佩斯蒂奇。
“您的日程安排那么满,我不想让您负担过重。”
帕尔帕廷皱起眉头:“我的日程还没满到不能抽出些时间与忠诚者委员会的成员商议。退下吧,塞特,不要让我们受到打扰。当需要你的时候,我会联系你。”
退到一边,他让贝尔和其他人进入圆形办公室。C-3PO最后穿过门槛,头转来转去看两个一动不动的守卫。
贝尔坐在帕尔帕廷的高背椅子对面,这椅子据说装有某些护盾发生器,这对于他的保护来说是必要的的,就像那些卫兵,虽然在三年前根本闻所未闻。无窗、深红色、铺着地毯的办公室里,有几尊独特的雕像,帕尔帕廷在参议院办公室大楼,以及他在五百共和顶上的套房中,也有类似的。传闻帕尔帕廷已经因工作而几天没睡好觉了,他看起来很警觉、好奇,并有些专横。
“所以,在这样一个科洛桑美好下午,你们带来了什么重要的事呢?”他在椅子上说道,“我不由得感到了某种紧迫感……”
“我们就直说吧,最高议长。”贝尔说,“现在联盟已经从核心和内环被驱逐了,我们希望讨论废除,一些以公共安全为名的措施。”
帕尔帕廷越过对着的指尖看向贝尔:“我们最近的胜利已经让您感到如此安全了?”
“确实如此,最高议长。”帕德梅说。
“特别是加强安保和执法法案。”贝尔继续说,“特别是允许不受限制地使用观察机器人,无需搜查令和正当程序就进行搜查和扣押。”
“我明白了,”帕尔帕廷缓缓说道,“不幸的是,事实上,这场战争远未取得胜利,而且就我个人而言,我不相信那些叛徒和恐怖分子不会继续威胁公共安全。哦,我意识到我们的胜利让人感觉,解决战争问题已经指日可待了,但截至今天早上,我被告知分离分子仍然在外环中拥有许多重要的世界,而我们在那里的围攻可以无限期地继续下去。”
“无限期?”埃克韦说道。
“为什么不考虑干脆放弃一些这些世界呢,”方·扎建议到,“核心和内环的贸易几乎已经恢复到了战前的标准。”
帕尔帕廷摇了摇头:“其中一些外环世界本是共和国的,被武力所夺取。而我担心,我们允许联盟保留它们,是冒险建立一个危险先例。此外,我相信现在正是施压的时候,让分离分子不再对我们的生活构成威胁。”
“除了持续的战争,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贝尔问道,“显然可以劝说杜库,让他听取理由。”
“您错误判断了他的决心,参议员。但即使我错了,假设我们决定放弃一些世界,作为一种和解的姿态。那么谁来选择那些世界?我?您?我们要把这件事交给参议院投票吗?那些被割让世界的居民要如何回应我们的姿态呢?奥德朗的好居民们要是被迫加入了联邦的话,要怎么看待这件事?对共和国的忠诚度就该如此之微弱吗?正是这些决定,使得许多世界,在最开始与杜库伯爵结盟。”
“但是在军队已经如此减少、绝地如此分散的情况下,”埃克韦说道,“我们在外环还是不断取得胜利。也许绝地没有故意使这场战争长期存在?”
帕尔帕廷站起来,离开他巨大的椅子,背对着所有人:“这已经成为一种非常令人遗憾的情况——我们试图纠正,但成功有限。”他转过身来,“我们必须考虑,其他人如何看待这场战争。一名前绝地武士领导的分离主义运动;由绝地领导的共和国克隆人大军……许多偏远的世界都认为,这场战争是绝地武士统治银河系的一次尝试。对于许多人来说,绝地武士在战争之前就不值得信任,因为他们在我的多位前任任期之时,就进行过激进的谈判。当传言到了那些世界时,就成了绝地入侵了吉奥诺西斯,只因有两名绝地因间谍罪而判处死刑。当然,我们知道并不是那样,但是要如何修正这些误解呢?”
意识到他的讨论脱离了轨道,贝尔说:“回到解除安全法案的问题——”
“我服务于共和国,奥加纳参议员。”帕尔帕廷说,“把废除措施提交给参议院。我将会接受投票结果。”
“在辩论中您会保持公正吗?”
“我保证会的。”
“那么这些宪法修正案呢,”蒙·莫思马开始说道。
“我认为,宪法是一个活的文件,”帕尔帕廷打断道,“因此,必须根据情况,来允许扩大或收缩。否则,我们就停滞不前了。”
“如果我们可以确认某种……权力的下放。”巴娜·布里默说。
帕尔帕廷微微咧嘴笑了:“那当然。”
“那么我们至少就有个开始。”帕德梅说,“我知道肯定会的。”
帕尔帕廷对着她微笑:“参议员阿米达拉,这个机器人是不是绝地天行者制造的?”
帕德梅看向C-3PO:“是的。”
一时间C-3PO似乎无言以对,但只是片刻。
“我很荣幸您还记得我,陛下。”它说。
帕尔帕廷突然笑了起来,答道:“这是个更适合国王或皇帝的头衔。”他瞥了一眼帕德梅,“事实上,我刚刚还跟他说话呢,殿下。”
“阿纳金?”帕德梅惊讶地说。
帕尔帕廷对上她的目光:“阿米达拉参议员,为什么,我确信你脸红了。”


Sim Aloo 西姆·阿卢
Janus Greejatus 贾纳斯·格里贾特斯
Armand Isard 阿曼德·艾萨德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Council 安全与情报委员会(也被称作Palpatine's War Council或the Military Advisory Council)
Glithnos 格里思诺斯
Jannie Ha'Nook 简妮·纳努克
Chagrian 查格里亚人
Mas Amedda 马斯·阿梅达
Sly Moore 斯莱·穆尔
shadowcloak 暗影披风
Umbaran 昂巴拉人
500 Republica 五百共和
Enhanced Security and Enforcement Act 加强安保和执法法案

(在用德语版校对的时候,发现这段和第10章里还有另一个参议员出现,Sweitt Concorkill 斯韦特·康科基尔,但是英文版没有他,不知道为啥)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欧比-万和尤达一起回到起飞港,他观察到阿纳金和尤达短暂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但他没弄清是什么意思。而两名绝地似乎都没有受到这个这个无声交流的打扰,尤达不发一言地蹒跚而行,朝着在穿梭机登机口附近挤着的情报分析师们。
“绝地委员会的事务?”当欧比-万站到他身边时,阿纳金问道。
“并不是。尤达认为,机械椅可能会为达斯·西迪厄斯的下落提供线索。他希望我们接手这个搜寻。”
阿纳金没有立刻回应。“大师,我们没有义务通知最高议长我们的发现吗?”
“当然了,我们会的,阿纳金。”
“当委员会认为合适的时候,你的意思是。”
“不是。是在这件事被讨论了之后。”
“但是假设你们之中,有一两个人不同意多数人的意见呢?”
“决定并不总是一致的。当我们真的有争议的时候,我们会遵循尤达的忠告。”
“那么这时候,一个人的原力就比十一个人的更强大了。”
欧比-万试图分辨阿纳金的意图:“即使是尤达大师,也不是完全正确的,如果这就是你想听的。”
“绝地本该是绝对正确的,”阿纳金偷偷瞥了一眼欧比-万,“我们可以是。”
“我听着呢。”
“比自己之前允许的程度,与原力走得更深远。乘在它的顶点之上。”
“索拉·巴尔克大师和其他很多人可能会同意,阿纳金。但是很少有绝地对这种事情有胃口。我们并不像尤达或温杜大师那样能够自我平静。”
“但我们以牺牲生活为代价,把自己附在原力之上,也许这是错误的,众所周知,我们把欲望、爱情以及许多其他情绪视为禁止之物。对于更高事业的奉献是美好正确之事,大师,但我们不应该忽视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事。你自己说过,我们不一定是绝对正确的。杜库明白这个。他直视事物本质,并决定对此做些什么。”
“杜库是西斯,阿纳金。他可能有充分的理由离开武士团,但现在只是个骗术大师了。他和西迪厄斯捕获了意志薄弱的人。他们自欺欺人,相信自己是无懈可击的。”
“但我已经看到绝地对彼此撒谎的事例。科拉尔大师谎称昆兰·沃斯走向黑暗面。我们现在也在撒谎,不对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分享我们有关西迪厄斯的信息。 西迪厄斯和杜库又会对我们的谎言怎么看?”
“不要把我们与他们相提并论,”欧比-万说,比他的本意更加严厉,“绝地不是邪教,阿纳金。我们不崇拜精英领袖。我们被鼓励找到自己的道路,通过个人经验,验证我们所被传授内容的价值。我们不去轻率判断,来消灭已知的敌人。我们受着同情心的引导,并相信原力本身高于那些把自己投身原力之中的人的总和。”
阿纳金安静了下来:“我只是想问问,大师。”
欧比-万也平静地呼了口气。尤达已经告诉他,绝地太相信自己了。即使那些年岁较大、更有经验的人也是……
阿纳金若是在奎-刚的指导下,会如何表现呢?他想知道。他只是“接手”成为了阿纳金的导师,在很多方面都是有缺陷的。因此,欧比-万渴望不辜负奎-刚,从而一直忽视了阿纳金试图不辜负欧比-万的努力。
“承受着银河系的重量在肩膀上,欧比-万是。”尤达说,与一位情报分析师接洽,“缓解你的担忧,这个消息可能会。”他在欧比-万回应之前补充道。
黑头发、看起来很健壮的分析师戴恩上尉坐在一个集装箱的边缘。“虽然我们仍然不知道,机械椅是否是故意被留下的,作为某种陷阱,但西迪厄斯的形象是真实的。传输似乎是前两天接收到本地的,但是我们无法追踪其来源,因为它通过联邦使用的超波收发器系统进行路由,作为全息网的替代品,并使用又星际银行业联盟开发的代码。我们一直在努力破解该代码有一定时间了,当我们成功后,或许可以使用椅子的超波接收器来竊聽敌人的通信。”
“好点了吗你感觉,嗯?”尤达对欧比-万说,挥动着他的吉默棒。
“椅子上还有几个和杜库有关系的制造商的印签,”戴恩继续说道,“超波接收器配备了召唤芯片和转发天线,类似于我们在尤达大师从伊冷带回来的矿山变色机器人之中发现的。”
“有杜库的影像,那机器人包含着。”
“目前我们正假设杜库——或现在这情况下,是西迪厄斯——开发了这些芯片,将它们安装在授予冈雷和分离势力议会其他主要成员的收发器中。”
“这机械椅和我在纳布看到的一样吗?”
欧比-万问道。
“我们是这么认为的,”戴恩说,“但在那之后,它也被修改了一些。一个自毁机制,以及自卫气体。”他看着欧比-万,“你的感觉是正确的,它正是内莫伊迪亚人多年来使用的那一个,似乎最初是由一个名叫赞·阿伯的分离势力研究员开发的。”
“赞·阿伯,”阿纳金气愤地说,“在奥玛杜恩对冈根人使用的毒气。”他看向欧比-万,“难怪你能感觉到它!”
戴恩从阿纳金瞥向欧比-万:“它的气体发射机制,与你在某些技术联盟的E522暗杀机器人之中找到的一样。”
欧比-万摸着下巴思考着:“如果冈雷已经拥有这椅子14年了,那么在纳布危机期间,他可能就已经用它来联系西迪厄斯了。如果我们能了解到,是谁制造了这把椅子……”
尤达笑了。“比欧比-万快了一步,专家们已经。”他对阿纳金说。
“我们知道是谁雕刻了内莫伊迪亚人的椅子。”戴恩解释道,“是一名我都没法试着发音他名字的希查尔人。”
“那你怎么知道的?”阿纳金问道。
分析师咧嘴一笑:“因为他会给他的作品签名。”

——————————————

帕德梅在参议院广场上,与贝尔和其他同事道别。她注意到泰弗队长从着陆平台向她挥手,并赶紧走向等待着他们的飞艇。广场上高耸的雕像似乎在凝视着她,建筑从未显得如此巨大。
与帕尔帕廷短暂的会面让她感到慌乱——但并不是应该的原因。即使她心里一直想着阿纳金,但也在参加会议的时候把他从脑中赶走了;来集中精力,成为她所被期待的那样:共和国公仆和忧心的公民。然而,尽管她如此努力,帕尔帕廷还是把阿纳金拉上了台面。
阿纳金是否向他坦白了?她想知道。如果最高议长从阿纳金或其他人那里得知了在纳布举行的秘密仪式呢?
头晕目眩的感觉迫使她放慢脚步。下午的炎热。眩光。最近事态的严重性……
她能在很远的距离感到阿纳金。他在想她,她很确定。他的形象在她脑海中闪过。她停下来想起一件让她微笑的事:他们第一次在塔图因吃饭。奎-刚谴责加·加·宾克斯的粗鲁行为。阿纳金坐在她旁边。施密……她坐在她对面吗?施密的目光对向她,说道:他是想帮你们。她指的是阿纳金。
事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是怎样记住的。


Sora Bulq 索拉·巴尔克(一个修第七式的、后来追随杜库去黑暗面的绝地,在漫画里出现了一阵)
Agen Kolar 阿根·科拉尔
Quinlan Vos 昆兰·沃斯
Captain Dyne 戴恩上尉
InterGalactic Banking Clan 星际银行业联盟
Ilum 伊冷
chameleon droid 变色机器人(尤达和伊冷的变色机器人这段在2D版《克隆人战争》里有)
Zan Arbor 赞·阿伯(原来这人就是,《绝地学徒》那几本里抓住奎刚来研♂究的女妖精!在《绝地求索》系列里又给安纳金欧比旺搞事,最后在《最后的绝地》系列被维达搞死了。这角色基本上都是裘华生Jude Watson的创造。)
Ohma-D’un 奥玛杜恩
E-Five-Twenty-Two assassin droid E522暗杀机器人
Xi Charrian 希查尔人(希查尔人是Luceno在这本书里创造出的一个巢群虫子种族,没图,说长得就像他们设计的那种秃鹫战机机器人似的。之后普雷格斯一书里他们的“大主教”也在逗留卫星的“集会”上出现了。)
Captain Typho 泰弗队长
Jar Jar Binks 加·加·宾克斯
Shmi 施密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9-16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由两个中队的贸易联盟秃鹫星际战斗机保护着,纽特·冈雷有机体似的穿梭机穿过深空空间,切割出一条炽热的尾迹,等离子束从十几个共和国V翼升高的尾翼上喷出。机器人战斗机则比它们的敌舰更快地扭转回避,它们狭窄翅膀裂缝处的爆能炮正在喷射连续的掩护火焰。
从贸易联盟战舰、联邦的旗舰——“无形之手号”的舰桥上——格里弗斯将军观察着这场疯狂的舞蹈。
对于其他的观者来说,总督这可能是在拿他的赘肉脖子冒险,但格里弗斯知道并不是这样。冈雷决定去卡托内莫伊迪亚,而晚到达了会合处,这是演给将军看的,试图让他看起来是被追逐到外环,事实上,他无疑是故意让自己的超空间航线被共和国武力所发现。有常识的人,应该采用只有贸易联盟成员开创和使用的秘密航线,但这穿梭机所起飞的核心船,却在从内环系统跃出时,使用了标准的超空间航路。
并且,冈雷的船也并没有身处危险之中。共和国的星际战机飞行员,人数只是敌人的一半,深入联邦舰队的先锋舰船之间,他们才是拿脖子冒险的。在别的时候,格里弗斯可能会赞扬他们的勇敢,叫他们逃跑,但冈雷这个行为,已经让舰队受到共和国的监视了,现在共和国的飞行员不得不死掉。
但不是马上。
首先,冈雷必须因他的错误而受到惩罚;让他知道下一次违反指令时,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格里弗斯从战舰的前方视口转向武器站,那里有一对笨拙的机器人正在监视着追击。
“枪手,让共和国的星际战斗机无法离开这个星区。瞄准并摧毁他们的超空间驱动环。然后瞄准并摧毁穿梭机的一个秃鹫战斗机护航中队。”
“获得目标。”其中一个机器人说道。
“射击。”另一个说道。
格里弗斯及时回到了视口,看到半打的超空间环在短暂的爆炸中分崩离析。而后,滚滚火焰云开始喷射到冈雷的穿梭机两侧,十二架秃鹫战斗机从眼前消失。意外的爆炸对其余的护航机造成严重破坏,使穿梭机很容易受到星际战斗机的扫射。秃鹫战斗机试图按着程序重新组合,形成阵型,但这样做让它们成了星际战斗机爆能束的靶子。
格里弗斯注意到,这是内莫伊迪亚人拒绝给战斗机的机器大脑增加接口功能的后果。即使它们已经比五年前运行得好一些了。
又有三架秃鹫战斗机爆炸了,这一次是因为共和国的火力。
现在,穿梭机的内莫伊迪亚人飞行员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飞行员试图做出回避动作,却被机器人战机想要把穿梭机置于其护盾阵列中心位置的企图所破坏。
敌人的爆能束不断地击中目标。
超空间驱动环的破坏已经提醒共和国飞行员,他们已深入战舰的武器范围内了,如果他们还想逃走的话,就一定得速战速决了。他们躲闪穿过剩下的护航机器人战机,开始攻击穿梭机。
格里弗斯想了一下,飞行员中有没有绝地武士,如果有的话,他会选择活捉而不是杀死。不过他更仔细地研究他们的行动,就更确定那些飞行员是克隆人。确实是高技术的飞行员——就像那曼达洛人模本一样——但是他们都没有绝地所拥有的、原力所赋予的超自然洞察力。
冈雷的穿梭机持续遭受着打击。它其中一条降落附肢已被打断,蒸汽从尾部喷出。飞行器的主要部件和射线护盾还在,但它们已经被每一次的直接打击变得越来越弱。再来几次集中的等离子束打击,就会使它们过载了。而后,船的护盾将会被撕开,并被瞄准的质子鱼雷炸开或摧毁。
格里弗斯想象着冈雷、哈科以及其他人,用安全带固定在豪华的加速沙发上,因恐惧而颤抖,或许为他们短暂前往卡托内莫伊迪亚的绕路而感到后悔,疑惑于共和国飞行员怎么那么能干,这么容易就削弱了他们的护航中队,并显然联系了核心船,来要求派遣增援。
将军几乎想把这个人头赏给共和国飞行员了,因为他与冈雷在过去的三年内,经常意见不一致。作为最早进入太空旅行、建立机器人军队的种族,内莫伊迪亚人已经习惯于去认为,他们的军队和工人都是可牺牲的。他们的巨大财富可以替换掉任何失去的东西,因此他们从未产生对机械的尊敬,那些机械都是由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希查尔人、科利科伊德人和其他人所造出的。
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冈雷就犯了一个错误,对待他,与对待其他的机器人一样——即使后来他被告知那并不是冈雷的意思。
或许冈雷把他看成了与其他没主见的家伙一样的生物,比如重新苏醒的根代人德奇,或者杜库误入歧途的学徒阿萨吉·文崔斯,或者类人赏金猎人奥拉·辛——这三人都是出于自身对绝地的仇恨而来,但实际上并没什么用,只不过是在格里弗斯打硬仗的时候,捣乱一番。
不过内莫伊迪亚人的态度转变得也足够快了,部分是因为他们目睹了格里弗斯的能力,但是更多的是因为发生在吉奥诺西斯上的事情。要不是格里弗斯,冈雷和其他的人可能就遭受与下等人波格尔的副官森·法克同样的命运了。格里弗斯那天在地下墓穴里的行动——以及上千吉奥诺西斯人从角斗场的撤退,跟随着克隆人突击队员——使得冈雷得以活着逃出这颗行星。
有时候他想知道,那天他杀了或伤了多少克隆人。
当然,还有绝地——不过他们没一个能活着谈论他。
被找到的绝地尸体可能说明了有一些可怕的生物住在这些黑暗的地下通道里。可能绝地相信是兰克或力克把他们有原力伙伴的身体撕碎;或者可能认为这些伤害是由开到最大功率的吉奥诺西斯声波武器所造成的。
不管怎样,他们都会疑问,受害者的光剑哪里去了。
格里弗斯有些后悔,他没法看到他们的反应,他也不得不在地陷时离开吉奥诺西斯。
等到一群不幸的绝地到达锻造世界海波里之后,他的存在才公之于众。这时候,格里弗斯已经收集了数量可观的光剑,但在海波里一役他又增添了好几把,其中两把现在还在他的指挥官斗篷中。
作为战利品,它们比他所知某些赏金猎人喜欢穿在身上的、被捕猎者的毛皮,要高级得多。他赞赏光剑制造的精益求精,并且仿佛还带有一些其使用者的微弱记忆。作为一个前剑客,他很欣赏它们都是手工打造的,而不是像爆能枪或矛类那样批量生产的。
他可以这样尊敬一名绝地,但是对其武士团则只有恨意。
在他遥远的母星,他的种族卡利人,与绝地本来有些交往。但后来卡利人与他们的行星邻居——一种叫赫克人的野蛮虫族爆发了战争。格里弗斯在这长期的冲突中变得声名卓著:征服星球、打败大军、消灭赫克人的整个殖民点。但是赫克人并没有投降——如果那样的话还是有点可敬的,却反而向共和国告状,而后,绝地来到了卡利。在所谓的谈判后——五十个绝地武士和大师已经准备好把他们的光剑挥向格里弗斯和他的军队了——卡利人却被搞得看起来像是侵略者。那原因显而易见:卡利没有什么可作为贸易交换的,而Huk的世界则有丰富的矿产和其他资源,被贸易联盟和其他势力垂涎。被共和国所惩罚,卡利人失败了。随之而来的制裁和赔偿,使贸易远离这个星球,数十万格里弗斯的人民挨饿和死亡。
最终,星际银行业集团拯救了他们,帮助筹集资金,恢复贸易,为格里弗斯提供了新的方向。
一些年后,缪恩人再次到来……
格里弗斯的眼睛追踪着已陷入危急的穿梭机。
如果他让冈雷遭遇不测的话,杜库伯爵和他的西斯师父,是不会原谅他的。内莫伊迪亚人很聪明。他们对秘密超空间航道的知识举世无双,他们数量巨大的步兵和超级战斗机器人,则只听从冈雷和他的精英们的指令。若是内莫伊迪亚人首领死了,联邦将失去一个强大的同盟。
到了把冈雷从他自己制造的陷阱中拉出来的时候了。

3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33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9-16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射三联战斗机来协助穿梭机,”格里弗斯指示着枪手,“瞄准并完全摧毁共和国战机。”
一系列红色眼睛的机器人战斗机从舰船飞出,很快飞到了舰桥视口之前。
注意到这些靠近的三联战斗机,足够让共和国的飞行员们意识到,他们已经严重地以少敌多了。摆脱最后的秃鹫战斗机后,他们开始试图朝着一些离子引擎能带到的近距离可居星球移动,因为跳到光速的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其中两架战机要更慢才摆脱。格里弗斯把追逐穿梭机的画面放大,他看到这落后者是最近新造出来的ARC-170,副驾驶处可控制其展开翼端装载的强大激光炮,以及许多鱼雷发射器。他很期待看看他们能做出什么。
“叫三个中队的三联战斗机掩护穿梭机,并陪护进我们的着陆港。其他的则去对付那些四散奔逃的星际战机,除了ARC-170。ARC-170必须要被引诱进交火,但不能使其解体——即使某些三联机器人不得不被敌方炮火消灭。”
格里弗斯的眼神变得犀利。
三联战斗机分成两组,大的那组围绕着冈雷受损的穿梭机,并扑向撤退的V翼;同时,分开的小队开始诱使那一对ARC-170进入对战和袭击。
使格里弗斯钦佩的是,飞行员们是如此迅速地协助彼此。战斗同志情谊不是卡米诺克隆者给他们植入的,也不是从绝地那里学来的。这是直接从曼达洛赏金猎人那里来的。费特显然会拒绝承认,坚称他只为自己。但是这不是他的战士同仁们的做法,也不是现在这些克隆人飞行员的做法。他们夸大了彼此生命的价值,就仿佛克隆人并不是人工制造出的人类。
难道共和国是如此人手不足,以至于其无法负担一点损失?
这是一些需要记在心中的问题。是一些可能在某些时刻爆发的东西。
格里弗斯看都不看舰桥上的枪手,就说道:“解决他们。”
然后,他转向通讯集团的一个机器人,补充道:“把内莫伊迪亚人直接引向简报室。通知其他人我马上就到。”
纽特·冈雷还在从核心船到“无形之手号”的磨难转移中颤抖着,他躁动不安地坐在一个舱室中,他和哈科在一下船之后就马上被引到了这里。他预料到,少量共和国星际战机可能会从卡托内莫伊迪亚追逐核心船——他们也发射了其他的贸易联盟舰船朝向外环的其他等距星系。他希望那些星际战机,会叫他看起来像是被从内莫伊迪亚的钱袋子世界被追逐至此。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所预料的那样。本该是一个迅速、毫不费力的转移,成了一场生死决斗,导致穿梭机严重受损,超过一小队的秃鹫战斗机被毁。
这简直是难以解释,直到穿梭机的驾驶员确认,大部分的秃鹫战斗机是被巡洋舰?涡轮激光炮的炮火所雾化。
格里弗斯!
这是对他迟到的严厉批评。
冈雷很乐意把将军的这个行为告诉杜库,但他害怕那西斯会和格里弗斯站在一边。
鲁恩·哈科也是一样颤抖地坐在冈雷旁边,在舱室的闪亮桌子后。其他分离势力议会的成员占据着别的座位:星际银行业集团的缪恩人主席,瘦得仿佛二维的桑·希尔;技术联盟的斯卡科人工头沃特·坦伯,裹在供给他甲烷的笨拙压力装中;斯塔尔加辛巢群的大公,有着退化翅膀的吉奥诺西斯人下等人波格尔;商业行会的戈萨姆人会长,有着柄状脖子的舒·梅;企业同盟的长官,头上长角的帕塞尔·阿金特;以及共和国前参议员,波·纽多和蒂克斯——分别是阿夸利什人和夸润人。
分散的谈话正在进行,这时候,蹡蹡的脚步声在长走廊中回荡着,朝向简报室到来。所有人都突然变得安静,不一会儿,格里弗斯将军从舱口出现,他拉长头盔死亡面具的顶部擦过门框,领部凸起的陶瓷甲片像个项圈。他裹在更适合于战斗机的金属中,其骨架般的上肢宽阔,爪子般的耐素手碰到舱口的边框。他的双脚也更像爪子,让他比原来的身高长了几厘米。发亮的合金骨骼腿看起来仿佛能让他发射升空。他的战袍从左侧肩膀垂到地面,并甩到后方,露出胸腔装甲,以及下至胯部、上至胸腔的背肋骨。在这之中,被某些充斥液体的碧绿内脏袋所包住的,是支持他生物部分的器官。
在头盔的孔洞之后,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悲哀而可怕,凹陷的爬行种眼睛锐利地对上冈雷的。他用低沉而刺耳的合成声音说道:“欢迎上船,总督。之前一时间我都怕你没法活着过来了。”
冈雷感到舱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他对这个半机器人的不信任不是什么秘密,而格里弗斯对他的敌意也是。
“我只能假定,你对这一前景十分困扰,将军。”
“你一定知道你对我们的事业是多么重要。”
“我当然知道,将军。不过我不确定你是否知道。”
“我是你的监护人,总督。你的保护者。”
他大步迈进舱室,绕着桌子,停在冈雷身后,从后方弯下腰看向他。冈雷用余光看到哈科在椅子中缩得更深,拒绝看向他或者格里弗斯,紧张地握着拳头。
“我对你们没什么好恶,”将军最后说道,“我保护你们所有人。这就是为什么我把你们召唤到这里:来确保对你们的继续保护。”
没人出声。
“共和国相信它已经把你们赶跑了,这是自欺欺人,事实上,西迪厄斯尊主和达斯·泰拉纳斯是故意造出这个假象的,其原因会在不久后就揭示出来。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不过,随着你们的母星落入共和国之手,你们遍及银河的钱袋子和殖民世界受到威胁,你们被命令,在可预见的将来要呆在一起。我受命要给你们寻找一个安全港湾,在外环。”
“现在哪个世界还会接受我们呢?”长脸的桑·希尔用忧郁的声音问道。
“主席,如果没有主动提供的,我就夺一个过来。”
格里弗斯走向舱口,他的爪子划过桌面。“至于现在,回到你们自己的舰船。当我选好了星球,就用老办法联系你们,并告知你们新的集合坐标。”
冈雷努力不要露出突然的恐惧,与哈科交换了个目光。
那“老办法”,正是要通过不经意被遗落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的机械椅。


Vulture fighter 秃鹫星际战斗机
Invisible Hand “无形之手号”
hyperdrive ring 超空间驱动环
ray shield 射线护盾
proton torpedo 质子鱼雷
spacefaring 太空旅行
Baktoid Armor Workshop 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
Colicoid 科利科伊德人
Gen’Dai 根代人
Durge 德奇
Aurra Sing 奥拉·辛
Sun Fac 森·法克
rancor 兰克
reek 力克
Kaleesh 卡利人
Huk 赫克人
Kalee 卡利
tri-fighter/tri-droid 三联战斗机/三联机器人
ion driver 离子引擎
Skakoan 斯卡科人
Wat Tambor 沃特·坦伯
Stalgasin 斯塔尔加辛
Gossam 戈萨姆人
Shu Mai 舒·梅
Passel Argente 帕塞尔·阿金特
Magistrate 长官
Po Nudo 波·纽多
Tikkes 蒂克斯
Aqualish 阿夸利什人
Quarren 夸润人
duranium 耐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9-22 06:33 , Processed in 0.2219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