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全面解读与彩蛋梳理

2016-10-16 20:30|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52029|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是迪士尼收购卢卡斯影业后拍摄的新一部《星球大战》电影,也是四十年来第七部《星球大战》真人剧场版电影。本文将从背景与设定、与其它《星球大战》作品的关系、花絮与彩蛋等多个角度全面介绍这部划时代的太空歌剧。

一、《星球大战》前六部电影剧情梗概
(如果您已熟悉《星球大战》六部曲电影的剧情,可以跳过这部分)


“原力”是《星球大战》宇宙所独有的,也是《星球大战》作品的核心设定。原力是所有生物产生的一种能量场。原力包含一切,穿透一切;原力把《星球大战》银河系的万事万物联系在一起。原力与生物的联系媒介是细胞内的一种被称为“纤原体”(Midi-chlorian)的微观生命形式。纤原体告诉生物原力的意志。那些能利用原力的生物被称为原力敏感者(Force-Sensitive)。原力敏感者细胞内的纤原体含量远高于非原力敏感者。原力敏感者有强有弱。原力敏感者可以运用原力实现隔空移物、控制心灵、预见未来、原力闪电等技能,甚至变成幽灵,实现意识不灭。因此,在非原力敏感者看来,原力几乎无所不能。

原力分为光明面和黑暗面。光明面往往伴随着诚实、怜悯、宽容、仁慈、平静、自我牺牲等正面情绪,而黑暗面则往往从愤怒、憎恨、贪婪、妒忌、恐惧、好斗、狂妄自大等负面情绪中汲取力量。信奉光明面的原力敏感者与信奉黑暗面的原力敏感者之间的斗争构成了《星球大战》系列作品的主线。

1、前传三部曲:《幽灵的威胁》、《克隆人的进攻》和《西斯复仇》剧情梗概:



原力敏感者只占银河系人口的极小部分。绝大多数银河系居民都是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他们凭借智慧和经验,创造了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国家——银河共和国,其首都为行星科洛桑(Coruscant)。银河共和国是一个实行民主制、联邦制和共和制的星际政权,囊括了银河系绝大多数的文明和种族。共和国的和平主要由一个被称为“绝地武士团”的组织维护。绝地武士团的成员被简单地称为“绝地”,都是信奉光明面的原力敏感者。在绝地的保护下,共和国和平发展了将近一千年。但平静的海面下暗流涌动,一群被称为“西斯”的原力黑暗面使用者一直企图获得共和国的领导权。最终,一名叫帕尔帕廷的秘密西斯获得了成功。

帕尔帕廷原是和平的纳布(Naboo)星系派驻银河共和国议会的代表。但他暗中怂恿经济垄断组织“贸易联盟”(Trade Federation)派机器人入侵自己的家乡,并以此为藉口攻击共和国现政府不作为,从而博得其他议员对自己的同情,使自己顺利当选为共和国新一任最高议长(Supreme Chancellor)。

十年后,他故伎重演,一方面派自己的西斯徒弟煽动共和国境内的分离主义思潮,组建与共和国中央政府为敌的独立星系邦联(Confederacy of Independent Systems),另一方面又让绝地指挥共和国的克隆人大军,打击分离势力。

在这场持续了三年的克隆人战争(Clone Wars)中,虽然共和国大军节节胜利,但绝地的力量被削弱,人民对民主制度失望透顶。最后,在克隆人战争即将胜利之际,帕尔帕廷利用苦肉计谎称绝地发动政变未遂,他为了银河系的安全与和平称帝,改组共和国为银河帝国(Galactic Empire),与自己的新徒弟达斯·维德(Darth Vader)一起对绝地展开大清洗。但达斯·维德的妻子临终前生了一双子女。这对双胞胎兄妹分别被幸存的绝地和反对帝国的议员秘密保护了起来。这件事达斯·维德并不知晓。

2、正传三部曲:《新的希望》、《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剧情梗概:



将近二十年后,达斯·维德的女儿莱娅·奥加纳(Leia Organa)已经成长为起义军的秘密领导人之一,立志领导人民推翻帝国的压迫。达斯·维德的儿子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也已初步接受绝地训练,并且在走私者汉·索洛(Han Solo)和丘巴卡(Chewbacca)的帮助下,从贫瘠的沙漠行星塔图因(Tatooine)踏入纷乱的银河舞台,加入了起义军。当时帝国建造了巨大的超级武器“死星”(Death Star),它能一炮击毁一整颗行星,成为帝国恐怖统治的象征。于是起义军对死星发动奇袭。在战斗中,汉·索洛击退达斯·维德,卢克运用原力摧毁了死星。

不料三年后,帝国反击起义军成功,汉·索洛甚至被帝国俘虏后交给了银河系的黑帮。与此同时,卢克也知道了达斯·维德是自己父亲的事实。

大约一年后,汉·索洛终于被战友们救出。帝国已开始建造第二颗死星。这一次,起义军趁死星二号尚未完工就对它发动进攻。同时,已成为一名真正绝地的卢克更是孤身一人直面帕尔帕廷皇帝和达斯·维德两名西斯。在随后的战斗中,达斯·维德终于被儿子的言行和遭遇感化,脱离黑暗面,杀死了帕尔帕廷,自己却因伤重不治,死在儿子面前。起义军也很快摧毁了死星二号。

二、《星球大战:原力觉醒》是续集还是重启

《星球大战》系列作品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共享宇宙”(Shared universe)。换而言之,只要得到卢卡斯影业的授权,接受卢卡斯影业的监管,任何人都可以创作商业化的《星球大战》作品。这些作品都将被纳入《星球大战》世界观,成为《星球大战》宇宙的一部分。因此,从1977年至今,在《星球大战》这个总标题下,总共诞生了3部电视电影、5部动画片、6部剧场版电影、约150款电子游戏、300多本漫画集、400多本小说和不计其数的短篇小说、设定书、模型、玩具等周边产品。



在2014年4月25日之前,卢卡斯影业采用一套分级正史体系管理所有《星球大战》作品。这套体系在实际操作中非常复杂,但总体思路就是:除了恶搞向的作品(比如《乐高星球大战》、《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等),其它所有《星球大战》作品都是正史,其中电影六部曲地位最高,2008年开播的CG动画片《克隆人战争》次之,其余的大多数影视剧、图书和游戏位于第三级,70、80年代的早期漫画等作品位于第四级。如果高级别的作品和低级别的作品之间发生冲突,以高级别的作品为准。星战迷们耳熟能详、津津乐道的“衍生宇宙”(Expanded Universe)就是指第三级和第四级的作品。衍生宇宙把原本前后时间跨度只有36年的《星球大战》电影和动画片一下子扩充为前后时间跨度达25931年的星际文明变迁史诗。

2014年4月25日,已被迪士尼收购的卢卡斯影业宣布,《星球大战》分级正史体系被废除。从此以后,所有迪士尼策划的《星球大战》新作,无论是电影、动画片,还是图书、游戏,都跟电影六部曲和《克隆人战争》一起属于一个统一的《星球大战》新正史,内部不再分级,享有相同的地位。而另一方面,原先的第三级和第四级作品,即浩翰如烟的衍生宇宙旧作,则被打上了“传说”(Legends)的标签,不再是正史。新正史作品不会兼容传说作品。截止《原力觉醒》在北美上映当天,已有1部电影、1部动画片、10套漫画、16则短篇小说、17本小说和多款游戏作为《星球大战》新正史作品问世,前后时间跨度为66年。



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的《星球大战》作品其实分属两个平行宇宙,即传说宇宙和正史宇宙。《原力觉醒》所处的时间点是《绝地归来》之后30年。传说宇宙的小说早就讲述过这个时间点前后的故事和背景了,但与《原力觉醒》的剧情完全不同。因此,从传说宇宙的角度看,《原力觉醒》是重启,从正史宇宙的角度看,《原力觉醒》是续集。

三、《绝地归来》与《原力觉醒》之间的故事
 
以下信息汇总自小说《余波》(Aftermath)、《星海迷途》(Lost Stars)、《觉醒之前》(Before the Awakening)和参考书《原力觉醒:视觉图典》(The Force Awakens: The Visual Dictionary)四本书。

第二颗死星被炸毁、皇帝驾崩后,起义军改组为新共和国(New Republic),钱德里拉(Chandrila)行星成为临时首都。银河议会得到恢复。原起义军领导人蒙·莫思马(Mon Mothma)被选为新共和国银河议会首任议长。新共和国星际舰队由贾尔·阿克巴元帅(Grand Admiral Gial Ackbar)指挥。几个月后,新共和国在阿基瓦(Akiva)行星上空打败帝国残余的舰队。阿基瓦成为首颗加入新共和国的外环(Outer Rim)行星;新共和国揭开了解放外环的序幕。



皇帝驾崩一年后,新共和国与帝国残余在外环的沙漠行星贾库(Jakku)爆发了一场大规模战役。这场战斗在EA发行的游戏《星球大战:前线》的免费DLC《贾库战役》中有详细表现。贾库战役以新共和国获胜而告终。此后,帝国残余再也无力对新共和国发动大规模战役,被迫与新共和国签署一份名为《银河和议》(Galactic Concordance)的和平条约。帝国向新共和国投降且事实上被解除武装;银河内战结束。

几乎就在《银河和议》签署的同时,大量帝国飞船载着不计其数的帝国军事机密逃亡至银河系的未知区域(Unknow Regions),躲避新共和国的耳目,伺机东山再起。没过多久,银河系核心世界(Core Worlds)和内环(Inner Rim)的那个银河帝国就消亡了。而未知区域的帝国残余势力则重组为第一秩序(First Order),成为帝国的继承国。一个叫斯诺克(Snoke)的神秘黑暗面使用者成为第一秩序的最高领袖。三十年来,第一秩序在未知区域秘密扩军备战,在新探索的行星系扩张殖民,以新共和国为假想敌。


(第一秩序的标志)

与此同时,新共和国在《银河和议》签署后则实施了一系列分权制与非军事化改革。新共和国星际舰队被大幅度裁减,虽然依然是银河系最庞大的武装力量,但远远不能和旧共和国与银河帝国的军队相比。新共和国的首都也不再是固定的科洛桑或钱德里拉,而是通过选举在成员星球间轮换。全共和国上下几乎都沉浸在和平主义的幻想中,不愿意把帝国残余势力的崛起剿灭在萌芽状态。第一秩序兴起后,新共和国居然试图与他们和平共处。在新共和国与第一秩序的空域之间有一片由中立行星系组成的缓冲区。两国商议,任何越过缓冲区的军事行动都将被视为战争行为。于是,新共和国与第一秩序陷入了不战不和的冷战状态。


(新共和国的标志)

一方面,新共和国的政客认为第一秩序不足为惧。新共和国政府对第一秩序公然违反《银河和议》的事实以及屡次越过缓冲区侵害共和国利益的行为不管不顾,仅仅依靠发表外交抗议了事。莱娅·奥加纳是少数对帝国残余势力持强硬态度的新共和国官员之一。她反对裁军,认为第一秩序会毁灭新共和国努力奋斗的一切,应该予以严厉打击。然而,她却被她的政敌污蔑为战争贩子、不可救藥的和活在过去的人,甚至遭到新共和国高层的排挤。在《原力觉醒》故事发生前,时任新共和国议长拉内弗·维莱查姆(Lanever Villecham)更关注于改善与跨海迪亚边疆(Trans-Hydian Borderlands)内各中立行星系的贸易关系,而不是防范第一秩序。


(抵抗组织的标志)

另一方面,新共和国默许莱娅·奥加纳组建抵抗组织(Resistance)对抗第一秩序。抵抗组织是莱娅成立的一支私人秘密小部队,专门用于监视和防范第一秩序的行为。其成员几乎都由莱娅亲自招募。抵抗组织表面上依然是新共和国军队的一部分,但仅仅得到共和国道义上的支持,而得不到实质上的资助。抵抗组织所依赖的资金、飞船和装备仅由少数与莱娅持相同顾虑的共和国官员悄悄输送。为了防止被政敌和第一秩序抓住把柄而挑起不必要的事端,抵抗组织的许多行动都是秘密的。

四、《原力觉醒》正史背景设定与彩蛋

以下提到的背景设定信息如果不加说明,均来自《原力觉醒:不可思议的剖视图》(The Force Awakens: Incredible Cross-Sections)和《原力觉醒:视觉图典》两本参考书。


开场出现的是第一秩序的“复活级”歼星舰“定局者号”(Resurgent-class Star Destroyer Finalizer)。这艘军舰长2915.81米,比《新的希望》开场的“帝国级”歼星舰“蹂躏者号”(Imperial-class Star Destroyer Devastator)还要长1315.81米。


开场惨遭第一秩序焚毁的是贾库的图阿努尔(Tuanul)村。这个村最早在小说《余波》里被提及。


马克斯·冯叙多(Max von Sydow)饰演的老头叫洛尔·桑·特卡(Lor San Tekka)。他是原力教会(Church of the Force)的成员。这个教会在帝国时期处于地下状态,他们信仰原力光明面,认为绝地有一天会回来给原力带来平衡。在卢克学习绝地之道的过程中,桑·特卡曾帮助卢克寻找失落的绝地典籍。因此,在卢克失踪后,他藏有一部分能找到卢克的星图。不过,桑·特卡本人不是原力敏感者。


飞行员波·达默龙(Poe Dameron)出生于一个革命家庭。在漫画《破碎的帝国》(Shattered Empire)里,波的母亲莎拉·贝(Shara Bey)中尉是起义军绿色中队的飞行员,波的父亲克斯·达默龙(Kes Dameron)中士是起义军特种部队探路者。

夫妻俩都是参加过摧毁第二颗死星战斗的老兵,与卢克、莱娅和汉都有交情。在小说《觉醒之前》里,波长大后追随父母的脚步,加入了新共和国星际舰队,成为一名出色飞行员。他是轻剑中队(Rapier Squadron)的指挥官,座驾是T-85 X翼战斗机。在一次可疑的救援任务中,他的战友牺牲于第一秩序的炮火下,而新共和国却不愿采取进一步措施。这迫使他擅离职守,亲自秘密调查背后的阴谋。他的这一行为虽然鲁莽,但引起了莱娅·奥加纳的注意。莱娅亲自把波招募入抵抗组织。波加入抵抗组织后,协助莱娅揭发了新共和国腐败议员埃鲁多·罗-金托(Erudo Ro-Kiintor)与第一秩序勾结、涉嫌叛国的事件。这次任务成功结束后,莱娅便把寻找卢克的重要任务交给了波。


波在《原力觉醒》里驾驶的是T-70 X翼战斗机,这也是抵抗组织的主力战斗机。T-70虽然比起义军当年的T-65先进,但比新共和国自己的主力战斗机T-85落后。和T-65相比,T-70的造型更像已故概念画家拉尔夫·麦夸里为X翼绘制的概念图。


第一秩序屠村时,第三个被波打死的冲锋队员是FN-2003,绰号“失误”(Slip)。他在芬恩(Finn)的头盔上留下了一个血手印。在小说《觉醒之前》里,失误和芬恩是一个火力小组的战友,其中芬恩是小组长,失误是后进生——所以被取名“失误”。芬恩一直很照顾失误,为此还受过法斯马队长(Captain Phasma)的批评。FN-2003由英国新演员皮普·安德森(Pip Anderson)饰演。


凯洛·伦(Kylo Ren)的座驾是“宇普西龙级”指挥穿梭机(Upsilon-class command shuttle)。这种飞船为第一秩序高级官员专用。


凯洛·伦的光剑水晶是开裂的,无法有效约束动力,因此剑刃显得很不稳定。


两名冲锋队员在逮捕波时,那名先后两次击打他的冲锋队员编号是FN-3181,由长期与本片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J. J. Abrams)合作的好莱坞著名电影作曲家米夏埃尔·贾基诺(Michael Giacchino)客串。


芬恩在屠村时一个人都没杀。根据小说《觉醒之前》的描述,芬恩是一名在演习设施里成绩顶尖的优秀冲锋队学员,但就是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富有同情心,对平民下不了手。贾库任务是他第二次执行任务。在这之前,他奉命跟随法斯马队长去普雷西拉星系(Pressyla system)镇压矿工罢工。法斯马下令他射杀罢工运动领导人,他同样没有下手。法斯马原本希望在贾库再给他一次机会,没想到他在贾库就叛逃了。


法斯马队长穿着镀铬的盔甲。她盔甲上的铬元素回收自一艘原本属于帕尔帕廷皇帝的纳布游艇,因此她的盔甲闪闪发亮。


BB-8离开图阿努尔村时,从地下探出头来的红眼生物是贾库的本土夜行生物守夜虫(Nightwatcher worm)。


波·达默龙刚进入“定局者号”机库时,在“定局者号”机库的甲板上还会跑过一个梯形物体。这就是MSE-6修理机器人,俗称“老鼠机器人”(Mouse Droid),最早在《新的希望》的死星甲板上出现。


芬恩的冲锋队编号是FN-2187。在《新的希望》1小时15分15秒时,汉·索洛提到关押莱娅的死星牢房编号也是2187。


蕾伊(Rey)出场时,她带的护目镜是帝国冲锋队头盔的护目镜。根据小说《觉醒之前》的记载,这副护目镜是她在一艘格特罗克工业(Ghtroc Industries)690轻型货船上捡到的。这艘货船也是众多在贾库坠毁的飞船之一。


贾库上那个布满飞船残骸的地方叫“星际飞船坟场”(Starship Graveyard),是二十九年前那场惨烈的贾库战役的遗迹。蕾伊骑着飞行摩托经过一艘帝国歼星舰残骸时,可以在前景处看到一架T-65 X翼战斗机的残骸,而那艘歼星舰就是当年坠毁在贾库的“处罚者号”(Inflictor)。“处罚者号”最早出现在小说《星海迷途》中,其舰长就是小说主角之一赛恩娜·雷(Ciena Ree)。“处罚者号”在贾库战役中坠毁后,赛恩娜·雷幸存,被新共和国俘虏。


蕾伊骑着飞行摩托离开星际飞船坟场时,路上的那只鸟叫啄钢鸟(Steelpecker),是贾库本土生物之一。


尼马哨站(Niima Outpost)的那座拱门和动画片《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二季第10集《原力的未来》(The Future of The Force)里的那座拱门造型类似,两者均源于已故概念画家拉尔夫·麦夸里当年为贾巴宫殿绘制的概念画。


影片13分16秒左右,在昂卡·普拉特(Unkar Plutt)的废品回收站外面,可以看到一个动力机器人(Power droid)在游荡。这种类似移动充电宝的动力机器人最早在《新的希望》里出现。在影片后面的抵抗组织基地场景中,动力机器人还会出现。


废品回收商昂卡·普拉特是克罗柳特人(Crolute),由英国影星西蒙·佩格(Simon Pegg)饰演。


领口粮时,排在蕾伊身后的是传奇的博巴乔(Bobbojo)。他是纽科西亚人(Nu-Cosian)。博巴乔是短篇小说《万物既伟大又渺小》(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的主角。在小说里,他是一个在贾库游荡的神秘说书人,背后背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据传,其实是他和他的动物们确保了当年帝国第一颗死星的毁灭。


矗立在夕阳下的机器叫湿气冷凝机(Moisture vaporator),是一种在沙漠环境中收集空气中水分的设备,最早也是在《新的希望》里出现。


影片13分48秒左右,可以看到一个义军X翼战斗机飞行员造型的娃娃。这是蕾伊利用废品自己制作的。随后蕾伊戴的头盔属于起义军蒂尔方黄色王牌中队(Tierfon Yellow Aces Squadron)的女飞行员多丝米特·雷(Dosmit Raeh)。


蕾伊的住所是一台倒塌的帝国AT-AT步行机(AT-AT Walker)。这种步行机最早在《帝国反击战》里出现。参考书《蕾伊的生存指南》(Rey's Survival Guide)透露,这台AT-AT叫“地狱犬二号”(Hellhound Two),同样是贾库战役的遗迹。


绑架BB-8的蒂多人(Teedo)由袖珍人演员基兰·沙阿(Kiran Shah)饰演。32年前,基兰·沙阿在《绝地归来》中演过一名伊沃克人(Ewok)和贾巴宫殿里遭折磨的动力机器人。蒂多人骑的是驮甲兽(Luggabeast)。驮甲兽是边疆世界的役畜,它们的脸永远被厚重的盔甲板所覆盖。蒂多人用这种半机械动物寻找可以回收的机器。


解救了BB-8后,蕾伊首次告诉观众她先前所在的居民点叫“尼马哨站”。尼马哨站以赫特人尼马(Niima the Hutt)的名字命名,因为最早是她建立了这个居民点。
紧接着,蕾伊还提到了“凯尔文山脊”(Kelvin Ridge)。显然凯尔文山脊的边上是凯尔文深谷(Kelvin Ravine),而图阿努尔村就位于凯尔文深谷内。J. J. 艾布拉姆斯以自己外祖父哈里·凯尔文(Harry Kelvin)的名字命名了这个地方。


凯洛·伦审讯波·达默龙时,背景里飘着一个IT-000刑讯机器人。刑讯机器人最早出现在《新的希望》41分17秒到41分36秒,即达斯·维德审讯莱娅·奥加纳时用的帝国IT-O刑讯机器人。


凯洛·伦读取波·达默龙思想的原力技能叫“思想探测”(Mind Probe)。在《绝地归来》1小时52分21秒左右,达斯·维德也是通过思想探测获悉卢克有一个双胞胎妹妹。


芬恩和波·达默龙进入“定局者号”机库准备偷TIE战斗机时,可以听到背景广播提到了“1138”。这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彩蛋,没有之一。这个彩蛋是为了向1971年乔治·卢卡斯导演的第一部电影《THX 1138》致敬。这个彩蛋在影片台词里出现了不止一次。


影片20分50秒左右出现的那位第一秩序甲板长叫撒尼森(Thanisson),由英国影星托马斯·布罗迪-桑斯特(Thomas Brodie-Sangster)饰演。他的代表作是《迷宫行者》(The Maze Runner)系列电影。


影片23分50秒出现的第一秩序女军官叫乌纳莫(Unamo),她提到的“戈亚逊石漠”(Goazon badlands)最早在EA的游戏《星球大战:前线》中出现。


芬恩和波偷走的是第一秩序的特种部队TIE战斗机。跟传统的TIE战斗机相比,特种部队TIE战斗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两人座,而且有超空间驱动器(Hyperdrive)。


“芬恩”这个名字是波·达默龙取的。这大概是银河系最常见的名字之一了。在动画片《克隆人战争》里,有两个角色叫“芬恩”。一个是提列克人(Twi'lek)女绝地芬恩·厄泰(Finn Ertay),最早在第二季第9集《格里弗斯的诡计》(Grievous Intrigue)里出现。另一个是威奎人(Weequay)海盗芬恩·泰戈塔什(Finn Tegotash),最早在第一季第11集《杜库被俘》(Dooku Captured)里出现。


芬恩和波的特种部队TIE战斗机被击中后。芬恩弹射逃生。波想方设法迫降了战斗机,然后逃跑,躲避战斗机可能发生的爆炸。他在路上遇到了布拉里纳人(Blarina)拾荒者纳卡·伊特(Naka Iit)。对方答应带他去后座镇(Blowback Town)。在路上,他们遭到施特鲁斯氏族(Strus clan)的袭击。波利用高超的驾驶技巧摆脱了他们。最后,纳卡带他去见后座镇的另一位布拉里纳商人奥恩·戈斯(Ohn Gos)。后者将带波离开贾库。这段剧情电影里没有表现,而是记载在《原力觉醒》小说版里。


影片26分20秒,凯洛·伦提到斯诺克领袖或许应该考虑使用一支克隆人部队。在《原力觉醒》小说版里,斯诺克确实暗示自己经历过克隆人战争。


接着,赫克斯(Hux)将军提到第一秩序的冲锋队员从出生起就接受训练。事实上,赫克斯的这一训练模式由他的父亲布伦多尔·赫克斯(Brendol Hux)首创。在小说《帝国之仆:秘密学会》(Servants of the Empire: The Secret Academy)中,布伦多尔·赫克斯是帝国阿卡尼斯军校(Arkanis Academy)的校长。他曾设想了一个计划,即效仿绝地和克隆人的培养模式,对非克隆人士兵从出生起就开始训练,从而既能使其具备克隆人的强大战斗力,又能排除后者基因单一化的固有缺陷,创造出一支完全忠于帝国的冲锋队。值得注意的是,该计划在当时并非帝国的国家计划,而是赫克斯校长个人理念的产物,不仅尚未真正投入实践,甚至还一度受到调查。


那头与芬恩争水喝的动物叫哈帕博(Happabore),是食草动物,在很多星球都有出现,最早出现在小说《绝地的武器》(The Weapon of a Jedi)里。


影片的30分08秒,当芬恩拉着蕾伊的手逃避两名冲锋队员的追击时,在快速移动的背景里,可以依稀看到两名久藏人(Kyuzo)从屏幕右边进入画面。从他们戴的久藏战盔(Kyuzo war helmet)可以判断,左边那位正是祖维奥警官(Constable Zuvio),而右边那位应该是他的亲戚兼同事之一。这两名久藏人最早出现在短篇小说《贾库正午》(High Noon on Jakku)里,其中祖维奥警官是小说主角。
在同一个画面里,芬恩和蕾伊路过的那个红衣人就是梅利托人(Melitto)拾荒者萨科·普兰克(Sarco Plank)。他最早出现在小说《绝地的武器》(The Weapon of a Jedi)里。


蕾伊和芬恩在躲避第一秩序的TIE战斗机轰炸时,被第一秩序炸毁的那艘飞船叫四联喷气式转移太空拖船(Quadrijet transfer spacetug),俗称四跃飞船(Quadjumper)。


在本片中,“千年隼号”拥有了一个矩形天线,因为在《绝地归来》1小时58分40秒,她原来的传感碟形天线(sensor dish)在第二颗死星的内部被撞毁了。


蕾伊在“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里展现了不俗的飞行技巧。根据小说《觉醒之前》的记载,她先前在拾荒时意外获得一套飞船模拟程序。她平时没事就通过这套程序练习飞行技巧。另外,之前提到的格特罗克工业690轻型货船也曾被她修好,成为她驾驶的第一艘真飞船。这些经验使蕾伊成了一名出色的飞行员兼飞船技师。


在躲避第一秩序TIE战斗机追逐的过程中,蕾伊驾驶“千年隼号”飞入了一艘帝国“执行者级”超级歼星舰(Executor-class Star Destroyer)的残骸。这艘超级歼星舰就是“劫掠者号”(Ravager),最早出现在小说《余波》里。它是帝国海军最后一艘“执行者级”超级歼星舰。


那位被凯洛·伦原力锁喉的第一秩序军团叫多费尔德·米塔卡(Dopheld Mitaka)。原力锁喉是黑暗面使用者非常喜欢实施的原力技能之一,最早在《新的希望》中由达斯·维德实施。


影片38分29秒,蕾伊提到了波尼马(Ponemah)星球。这颗行星最早在小说《星海迷途》中被提及,随后在短篇小说《血红海盗船与杜库伯爵的失落宝藏》(The Crimson Corsair and the Lost Treasure of Count Dooku)中出现,是跟贾库一样的沙漠行星。


捕获“千年隼号”的是“鲸须级”(Baleen-class)重型货船“埃拉瓦纳号”(Eravana)。失去“千年隼号”后,汉·索洛和丘巴卡就靠这艘货船跑走私业务。


蕾伊和芬恩在“千年隼号”里戴的呼吸面罩与汉·索洛和莱娅公主在《帝国反击战》里戴的呼吸面罩一模一样。


汉·索洛和蕾伊在刚见面时提到的杜凯恩(Ducain)和欧文兄弟(Irving Boys)最早都在小说《走私者的奔波》(Smuggler's Run)中被提及。后面出现的瓜维亚死亡帮(Guavian Death Gang)最早也出自这本小说。


当蕾伊说“千年隼号”在14个秒差距内完成科舍尔航程(Kessel Run)时,汉·索洛修正道:“12”。这段对话呼应了《新的希望》48分08秒时汉·索洛的经典台词。


电影里对汉·索洛运送拉思塔(Rathtar)的原因一笔带过。在《原力觉醒》小说版里,汉·索洛之所以要给普拉纳国王(King Prana)运送拉思塔,是因为普拉纳在跟莫尔利奇星系(Mol’leaj system)的摄政竞争,而后者的私人动物园里没有拉思塔,因此普拉纳委托汉·索洛送三个拉思塔给他。


巴拉-蒂克(Bala-Tik)是瓜维亚死亡帮的谈判代表,而瓜维亚死亡帮的打手们则是经过改造的半机器人。瓜维亚死亡帮打手的身上装有类似第二个心脏的机器设备,他们的血液中被注入了秘密化合物,使他们拥有更快的速度和更强的打击力,他们通过面罩里的高频数据流通信。


康吉俱乐部(Kanjiklub)因发源于赫特人的殖民星球纳尔康吉(Nar Kanji)而得名。康吉俱乐部的领导人是塔苏·利奇(Tasu Leech)。他拒绝说基本语(Basic),因为他觉得基本语是软弱的人说的软弱的话。塔苏·利奇的助手叫拉祖·秦-菲(Razoo Qin-Fee)。塔苏·利奇和拉祖·秦-菲分别由印尼功夫巨星雅彦·鲁伊安(Yayan Ruhian)和伊科·乌艾斯(Iko Uwais)饰演。他们的代表作是《突袭》(The Raid)系列电影。


影片45分46秒,汉·索洛说了经典台词“我对此有不祥的预感”(I got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这是在《星球大战》系列作品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台词之一。以前六部电影为例:
《幽灵的威胁》3分06秒,由欧比-旺·克诺比说。
《克隆人的进攻》1小时46分05秒,由阿纳金·天行者说。
《西斯复仇》7分28秒,由欧比-旺·克诺比说。
《新的希望》两次:1小时04分39秒,由卢克·天行者说;1小时21分34秒,由汉·索洛说。
《帝国反击战》59分12秒,由莱娅·奥加纳说。
《绝地归来》两次:8分05秒,C-3PO说;1小时12分46秒,由汉·索洛说。


影片48分47秒,被芬恩拿出来以后又扔掉的那个白色大球就是《新的希望》里被欧比-旺·克诺比用来训练卢克·天行者的训练遥控球(Training remote)。


影片52分13秒,那个被芬恩意外启动的全息装置就是德贾里克(Dejarik)棋盘。在《新的希望》里,丘巴卡和R2曾在此对弈。


汉·索洛在影片中提到他本来不相信绝地和原力,“I used to wonder about that myself. I thought it was a bunch of mumbo jumbo.”这是呼应他在《新的希望》1小时1分钟15秒开始的独白。当时年轻的汉·索洛不相信原力,称之为“all a lot of simple tricks and nonsense”。


玛兹·卡纳塔的城堡所处的行星叫“塔科达纳”(Takodana),最早在短篇小说《邪恶之貌》(The Face of Evil)中出现。


芬恩、蕾伊和汉在玛兹的城堡门口遇见的红色机器人是起重机器人HURID-327。


芬恩、蕾伊和汉刚刚进玛兹的城堡时,注意看屏幕左边,在城堡的墙上有著名星战迷道具装扮组织501军团的标志,大约从影片的57分03秒开始,一直到57分07秒结束。


玛兹的城堡大门口挂的那些旗子都是银河系各类非政府组织的标志:

曼达洛(Mandalore)的标志

原图:


波巴·费特(Boba)胸前的标志

原图:


赫特人齐罗(Ziro the Hutt)的标志:

原图:

赫特人齐罗最早出自动画片《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

杭多·奥纳卡(Hondo Ohnaka)的帮派标志:

原图:

杭多·奥纳卡最早出自动画片《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

断角辛迪加(Broken Horn Syndicate)的标志:

原图:

断角辛迪加最早出自动画片《星球大战:义军崛起》。

其余是《幽灵的威胁》里的九位飞梭赛车手的标志:

阿尔达·比多(Aldar Beedo)

原图:


塞布巴(Sebulba)

原图:


“颠簸”阿克·鲁斯(Ark 'Bumpy' Roose)的标志

原图:


小阿纳金·天行者的标志:

原图:


蒂姆托·帕加利斯(Teemto Pagalies)的标志:

原图:


莫霍尼克(Mawhonic)的标志

原图:


马尔斯·古奥(Mars Guo)

原图:


拉茨·泰雷尔(Ratts Tyerell)

原图:


奥迪·曼德雷尔(Ody Mandrell)

原图:



影片57分20秒到26秒,芬恩、蕾伊和汉刚刚走进城堡酒吧时,从他们面前路过的顾客叫瓦米克(Varmik)。他是哈斯克人(Hassk)。影片1小时10分42秒到43秒,玛兹的城堡里的酒吧顾客全都出来看霍斯尼亚星系的毁灭时,在屏幕左边还能看见两个哈斯克人。这三个哈斯克人被合称为“哈斯克三胞胎”(Hassk triplets)。哈斯克三胞胎的造型以拉尔夫·麦夸里早期的小酒馆场景概念图里的一个异族人为基础。


芬恩、蕾伊和汉刚走进城堡酒吧时的背景歌曲的一部分由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亲自献声演唱。


玛兹喊出“汉·索洛”后,第一个回头的酒吧顾客叫沃利文(Wollivan)。他跟前面提到的纳卡·伊特是一个种族的,即布拉里纳人。这个角色由著名袖珍人演员沃里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扮演。沃里克·戴维斯在《绝地归来》中饰演了威基特(Wicket),也就是最早发现莱娅·奥加纳的那名伊沃克人(Ewok)。在《幽灵的威胁》中,他饰演了四个角色,其中最著名的是沃尔德(Wald),也就是阿纳金·天行者小时候的那名罗迪亚人(Rodian)小伙伴。其他三个角色是:飞梭车赛时坐在沃图(Watto)身边的人类威泽尔(Weazel)、莫斯埃斯帕(Mos Espa)郊区的一个脏兮兮的人类和帕尔帕廷议长抵达纳布时的尤达(Yoda)。
坐在沃利文身后的那位黑袍酒吧顾客由D. C. 巴恩斯(D.C. Barns)饰演。D. C. 巴恩斯是迪士尼的慈善活动“Force for Change”的最终胜利者。这个活动的最终大奖之一就是在《原力觉醒》中客串一个露脸的角色。


在紧接着的一个镜头中,大约57分49秒左右,美国喜剧演员朱达·弗里德兰德(Judah Friedlander)客串的一个酒吧顾客也回头了。


汉·索洛一行人走进酒吧后,背景里的那个大胖子叫格伦加(Grummgar)。他是多伍廷人(Dowutin),一个猛兽猎人。他是短篇小说《诱饵》(Bait)的主角。这篇小说讲述了他在行星伊索(Ithor)的狩猎奇遇。
格伦加旁边的人类女性叫贝津·内塔尔(Bazine Netal)。她是短篇小说《完美武器》(The Perfect Weapon)的主角。在这篇小说里,贝津是一名完美的女雇佣兵,曾为一名神秘的客户从一个参加过恩多战役的老冲锋队员那里得到一个重要的铁盒子。在影片里,她很显然已为第一秩序效力。


影片58分19秒出现的机器人叫ME-8D9。她的起源已不可考,据说曾与绝地武士团共事。她一度是一个杀手机器人,现在成了一个礼仪机器人。


那个向抵抗组织通风报信的机器人叫GA-97,是一名服务员。在《原力觉醒》小说版里,正是C-3PO收到了他的情报。


凯洛·伦对着达斯·维德烂头盔自言自语,背景音乐是《帝国进行曲》。在《绝地归来》最后,卢克火化了达斯·维德盔甲,因此30年后,达斯·维德的头盔破损不堪。


那两位原本准备帮助芬恩独自离开塔科达纳的酒吧顾客就是德尔菲迪亚人(Delphidian)西东·伊撒诺(Sidon Ithano)和加布多林人(Gabdorin)奎戈尔德(Quiggold)。他们俩是短篇小说《血红海盗船与杜库伯爵的失落宝藏》的主角。在这篇小说里,西东·伊撒诺,绰号“血红海盗船”(Crimson Corsair),是一位活跃在外环的传奇海盗船船长。他戴着一张卡利人(Kaleesh)的面具。《西斯复仇》里的格里弗斯将军(General Grievous)就是卡利人。奎戈尔德是西东·伊撒诺的大副。西东·伊撒诺和他的船员们曾在行星波尼马意外救出克隆人老兵基克斯(Kix)。


在影片1小时04分55秒和1小时05分01秒的两个镜头里,蕾伊靠近存放卢克光剑的盒子时,可以在屏幕左下方看见绝地大师谢尔夫·马奥塔(Cherff Maota)的胸像。


在蕾伊的原力幻象中,第一个场景是《帝国反击战》里的云城(Cloud City)走廊。这时可以听到卢克在《帝国反击战》里大叫的“No!”随后可以听到尤达在《帝国反击战》里的台词:“Its energy surrounds us and binds us。”


在幻象的第二个场景里,卢克·天行者伸出机械右手摸R2-D2。在《帝国反击战》里,他的右手被达斯·维德砍断,所以他换装了机械右手。


在幻象的第三个场景里出现了“伦武士团”(Knights of Ren)。《原力觉醒,官方视觉故事指南》(The Force Awakens, The Official Visual Story Guide)透露,凯洛·伦在堕入黑暗面后创立了伦武士团。


在幻象的最后一个场景里,可以听到有人说“Rey…these are your first steps。”说这句话的就是欧比-旺·克诺比。这句台词中的“Rey”剪辑自已故的亚力克·吉尼斯(Alec Guinness)的台词“Afraid”,而“these are your first steps”则由尤安·麦格雷戈(Ewan McGregor)为本片专门配音。亚力克·吉尼斯在《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中饰演老年欧比-旺·克诺比;尤安·麦格雷戈在《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中饰演青年欧比-旺·克诺比。


弑星者(Starkiller)最早是卢克在《星球大战》早期剧本里的姓氏。在小说《新的希望:公主、无赖和农场男孩》(A New Hope: The Princess, the Scoundrel, and the Farm Boy)里,卢克有个好友叫温迪·弑星者(Windy Starkiller)。
根据《原力觉醒》小说版的描述,弑星者基地(Starkiller Base)的原理是:
通过利用恒星能量来把宇宙中的暗能量收集到弑星者基地所在行星的核心容器内,这些被压缩的暗能量被称为“第五元素”(quintessence)。在这个过程中,积聚在弑星者基地周围的暗能量会遮天蔽日。开炮时,第五元素被转换成幻能量(Phantom energy)后被释放出去,巨大的能量在超空间中撕开一个大裂口(Big Rip)。幻能量通过这个被称为“子超空间”(sub-hyperspace)的时空连续体裂口以完美的直线在瞬间击中目标行星系,摧毁其中的多颗行星。由于超空间裂口的副作用,远在银河系另一端的塔科达纳星系(Takodana system)都能几乎在同时目睹这一过程。
不过,幻能量摧毁目标行星系的具体机制在《原力觉醒》电影和小说中的描述并不一致。在电影里,幻能量是一道能量束,抵达霍斯尼亚星系(Hosnian system)后,再根据引力源分叉成四、五道能量束,每条分支能量束分别摧毁一颗行星。在小说里,幻能量是一个球(orb),抵达霍斯尼亚星系(Hosnian system)后,直接击中霍斯尼亚主行星(Hosnian Prime)。随后,幻能量在行星核中分散,阻挡引力子(Graviton)的自由流动,导致引力流瞬间释放热量引起行星爆炸,把霍斯尼亚主行星变为一颗袖珍新星(Pocket nova)。这颗袖珍新星向外释放的热量再摧毁霍斯尼亚星系内其他行星的地表生物。
当时霍斯尼亚星系的霍斯尼亚主行星(Hosnian Prime)被轮换为新共和国首都,因此整个霍斯尼亚星系不幸成为弑星者基地的第一个牺牲品。霍斯尼亚星系最早在小说《星海迷途》中被提及。


霍斯尼亚主行星即将毁灭时,那位长毛异族人就是时任新共和国议长拉内弗·维莱查姆。他是塔桑特人(Tarsunt)。站在他边上的是科尔·塞拉(Korr Sella),抵抗组织派驻共和国首都的政治代表。他们俩都死于霍斯尼亚星系的毁灭。值得注意的是,在《原力觉醒》小说版里,莱娅·奥加纳通过原力感受到了霍斯尼亚星系无数生灵的死亡,如同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里感受到奥德朗的毁灭一样。


影片1小时10分52秒到55秒,玛兹的城堡里的酒吧顾客全都出来看霍斯尼亚星系的毁灭。这时,可以在台阶上方看到两个毛绒绒的大脑袋黄色小人。他们是短篇小说《邪恶之貌》的主角,两个弗里戈西亚人(Frigosian),分别叫思罗姆巴(Thromba)和拉帕罗(Laparo)。他们俩是整容专家。


紧接着,即影片1小时10分56秒,在画面最右方有个肤色苍白的异族人一闪而过。他就是特林托·杜瓦巴(Trinto Duaba),一个斯滕尼斯变形者(Stennes Shifter)。他最早出现在《新的希望》46分18秒到23秒。


莱娅·奥加纳乘坐的抵抗组织运输舰(Resistance transport)是用不同飞船的部件拼凑而成的。其驾驶舱来自B翼“Mark 2”(B-wing Mark 2)。B翼星际战斗机最早出现于《绝地归来》。


《原力觉醒》小说版确认,汉·索洛和莱娅·奥加纳是夫妻,而且没有因为儿子出事而离婚。


抵抗组织的基地位于伊利尼姆星系(Ileenium System)的德卡(D’Qar)行星。德卡最早在小说《星海迷途》中出现。当时义军飞行员勘察了这颗行星,认为这是一处比较理想的秘密基地候选地。值得注意的是,德卡星球的地表是在英国格林汉姆公地(Greenham Common)取景的。那里在1982年到1991年驻扎过一支番号为“501”的美国部队:第501战术导弹联队(501st Tactical Missile Wing)。


抵抗组织基地里的那位胖飞行员叫“快嘴”特明·韦克斯利(Temmin "Snap" Wexley)。他是小说《余波》的主角之一。当时还是小鲜肉的他跟妈妈诺拉·韦克斯利(Norra Wexley)一起在母星阿基瓦解救了被帝国俘虏的新共和国英雄韦奇·安蒂列斯(Wedge Antilles)。这场营救行动揭开了新共和国解放阿基瓦的序幕。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小鲜肉成了胖大叔。特明·韦克斯利由美国影星格雷格·格伦伯格(Greg Grunberg)饰演。他是影片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的好基友。


抵抗组织基地里的那位医生是卡洛尼亚少校(Major Kalonia),由英国影星哈丽雅特·沃尔特(Harriet Walter)饰演。她是已故影星克里斯托弗·李(Christopher Lee)的外甥女。克里斯托弗·李在前传三部曲电影里饰演杜库伯爵。


抵抗组织基地里的那个小姑娘叫凯德尔·科·康尼克斯(Kaydel Ko Connix)。她由比莉·卢尔(Billie Lourd)饰演。在现实生活中,比莉·卢尔是莱娅·奥加纳的扮演者卡丽·费希尔的女儿。


影片1小时22分03秒的背景台词提到了PZ-4CO。这是一个机器人的名字。她最早出现在小说《活动目标》(Moving Target)里,是常驻抵抗组织基地控制室的礼仪机器人,负责在重大军事行动期间提供战术数据和通讯支持,还一度采访莱娅·奥加纳,以便协助完成莱娅的回忆录。


抵抗组织基地里那位东亚人面孔的成员叫斯塔图拉(Statura)。他由美国华裔影星肯·梁(Ken Leung)饰演。


凯洛·伦会把自己的头盔放置在一桌灰烬上。影片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确认,那桌灰烬其实是被凯洛·伦杀死的敌人的骨灰。


蕾伊被第一秩序俘虏时,她用控心术(Mind Trick)对一名冲锋队员说“You will remove these restraints and leave this cell with the door open”。这名冲锋队员就由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扮演。丹尼尔·克雷格的代表作是《007: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控心术最早由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中对帝国冲锋队使用。


影片1小时32分08秒,说“A laser cannon”这句台词的抵抗组织军官是布朗斯(Brance),由苏格兰影星埃蒙·埃利奥特(Emun Elliott)饰演。


抵抗组织基地内那位白发白须的军官就是卡卢恩·伊马特少校(Major Caluan Ematt)。他最早在小说《走私者的奔波》和《活动目标》中出现,是莱娅的老部下,起义军特种侦察部队“伯劳鸟”(Shrikes)的负责人。“伯劳鸟”专为起义军寻找秘密基地。


影片1小时32分23秒发言的抵抗组织军官就是鼎鼎大名的阿克巴。他原本已退休,回母星蒙卡拉马里养老。但莱娅组建抵抗组织后,他重返前线。


影片1小时32分33秒,尼恩·农布(Nien Nunb)出现在莱娅身旁。在《绝地归来》里,正是他作为兰多·卡瑞辛的副驾驶,控制“千年隼号”摧毁了死星二号的核心。


影片1小时32分42秒,C-3PO说了经典台词“我们完了”(We are doomed)。他在《新的希望》3分05秒、16分03秒,《帝国反击战》1小时42秒和《绝地归来》10分04秒都说过这句话。


这部影片里的R2-D2机器人是由英国星战迷李·托尔西(Lee Towersey)和奥利弗·斯蒂普尔斯(Oliver Steeples)制作的。他们俩都是星战迷组织R2-D2建造者俱乐部(R2-D2 Builders Club)的成员。


在这部影片中,汉·索洛和丘巴卡负责去瘫痪弑星者基地的护盾。三十年前,在《绝地归来》中,负责瘫痪第二颗死星护盾的也是汉·索洛和丘巴卡。


在影片1小时33分52秒,抵抗组织基地停机坪上的那个黄色机器人就是地勤机器人B-U4D。


当汉·索洛问芬恩在弑星者基地里干什么工作时,芬恩回答:清洁卫生。这里呼应了小说《觉醒之前》里的情节。根据这本小说的记载,芬恩作为冲锋队学员,基本干过所有底层工作。


在影片1小时37分58秒,蕾伊在暗中听到两名冲锋队员在闲聊:“You checked out the new T-17s? The T-17s, as far as I can tell, are a great improvement. Yeah, that's what they tell you, but believe me, they don't hold up. They don't? No…”这个情节呼应《新的希望》1小时26分48秒,当时欧比-旺也在暗处听到两名冲锋队员在闲聊类似的问题:“You seen that new VT-16? Yeah. Some of the other guys were telling me about it. They say it's... it's quite a thing to see...”


芬恩问汉·索洛如何处理法斯马时,汉·索洛提议“垃圾滑道”和“废物压缩机”。因为在《新的希望》里,汉·索洛在营救莱娅·奥加纳时,就在死星的垃圾滑道里差点被废物压缩机压死。不过法斯马队长最终没有在本片中死亡,她将继续在《星球大战:第八部》里出现。


听说弑星者基地护盾被关闭后,C-3PO大叫:“Thank the Maker!”这是他的口头禅,最早出自《新的希望》19分43秒。


参与攻击弑星者基地的那位抵抗组织女飞行员叫杰西卡·帕瓦(Jessika Pava)。她最早出自小说《绝地的武器》。在这本小说里,她是卢克的崇拜者。杰西卡·帕瓦由英国影星杰西卡·亨维克(Jessica Henwick)饰演。


影片1小时40分36秒,有冲锋队员说:“We think they may be splitting up.”这句话台词呼应《新的希望》1小时29分20秒,当时也有一名冲锋队员说:“We think they may be splitting up.”


影片1小时42分40秒,站在屏幕最左边(C-3PO最右边)的抵抗组织军官是赛普里斯(Cypress),由影片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的父亲杰拉尔德·W. 艾布拉姆斯(Gerald W. Abrams)饰演。这个角色的名字源自杰拉尔德早年创办的柏点制片公司(Cypress Point Productions)。


影片1小时44分钟40秒到42秒,蕾伊和芬恩向上爬梯子前,背后的雪地里停着一辆轻步兵多功能载具(Light Infantry Utility Vehicle),俗称“第一秩序雪地陆行艇”(First Order Snowspeeder)。在《原力觉醒》小说版里,蕾伊和芬恩曾驾驶这辆陆行艇摆脱另一辆敌人的陆行艇的追击,但电影里并未表现这一幕。


结合《原力觉醒》小说版和青少年小说版的记载,凯洛·伦弑父后,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震惊,再加上枪伤,他的实际战斗力其实大大降低,因此在后来的战斗中败给了原力觉醒的蕾伊。


影片1小时50分27秒,那位露出惊讶表情的抵抗组织军官是梅塔准将(Commodore Meta),由影片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的助理摩根·达默龙(Morgan Dameron)客串。波·达默龙的姓也是源自于她。


凯洛·伦和蕾伊用原力竞相试图拔出插在雪地里的卢克光剑的一幕非常类似《帝国反击战》从9分30秒到9分46秒的卢克雪地拔剑情节。


影片1小时53分49秒,那位最早发现弑星者基地振荡器出现新洞的抵抗组织飞行员叫约洛·齐夫(Yolo Ziff)。他由《原力觉醒》第一段和第二段预告片的剪辑师斯特凡·格鲁贝(Stefan Grube)客串。


《原力觉醒》里的弑星者基地和《新的希望》里的第一颗死星在开炮前30秒都会有提示。


在影片1小时21分25秒的背景里和1小时59分53秒的屏幕右下角,都能看到一个粉色的宇航技工机器人。她就是大名鼎鼎的R2-KT。在现实生活中,这个机器人是为了纪念全球501军团创始人阿尔宾·约翰逊(Albin Johnson)的已故小女儿凯蒂(Katie)而制作的。2008年,在动画片《克隆人战争》剧场版30分52秒到58秒,R2-KT出现在R2-D2身边。这意味着R2-KT被正式接纳进《星球大战》正史!此后,R2-KT在《克隆人战争》动画连续剧里至少又出现了三次。在《星球大战》正史里,她被设定为501军团的机器人,一直服役到帝国时代。看来,她现在脱离了帝国,成为抵抗组织的机器人了。


在正传三部曲里,C-3PO会600万种语言;在《原力觉醒》里,他会700万种了。他之所以会有一条红色的左臂是因为另一个机器人的牺牲,具体故事记载在漫画《C-3PO》里。


丘巴卡在《原力觉醒》中的年龄是234岁,依照伍基人(Wookiee)的标准依然是年轻人。他曾协助新共和国解放母星卡希克(Kashyyyk),并一度回家与家人团聚。但当汉·索洛决定回归走私生涯时,他紧随其后。


在抵抗组织基地,蕾伊驾驶“千年隼号”去寻找卢克前,莱娅终于说了所有《星球大战》作品的标志性台词:愿原力与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根据《原力觉醒》小说版的记载,斯诺克曾经收过多位徒弟,但凯洛·伦是最有前途的一位。斯诺克几乎从本(凯洛·伦的原名)刚出生起就注意到他了。弑星者基地爆炸后,凯洛·伦和赫克斯都幸存。他们将去找斯诺克。


塔科达纳遭到第一秩序袭击时,那位大叫“叛徒”(Traitor)、与芬恩近身格斗的防暴冲锋队员叫FN-2199。在小说《觉醒之前》里,他和芬恩、FN-2003都是同一个火力小组的成员,因此他对芬恩的叛逃格外愤怒。他使用的格斗武器是能抵御光剑等离子剑刃的Z6防暴警棍(Z6 riot control baton)。


根据《原力觉醒》剧本的设定,卢克所在的行星叫阿奇托(Arch-to)。(绘图出自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Illustrated Storybook)


在《原力觉醒》里出现的星球都没有在前六部电影里出现过;除了伍基人丘巴卡、蒙卡拉马里人贾尔·阿克巴、萨勒斯特人尼恩·农布和斯滕尼斯变形者特林托·杜瓦巴,在《原力觉醒》里出现的非人类种族都没有在前六部电影里出现过。

五、《原力觉醒》与传说宇宙的关系


在传说宇宙中,至少有12个角色叫芬恩:
漫画《传承》(Legacy)第13集里的酒吧招待;
童书《阿纳金乐于助人》(Anakin to the Rescue)里的科洛桑小男孩;
小说《星系:丹图因废墟》(Galaxies: The Ruins of Dantooine)里的帝国特工;
漫画《入侵》(Invasion)的男主角;
漫威的《星球大战》古早漫第88集里的起义者;
漫画《X翼:侠盗中队》(X-Wing Rogue Squadron)第2集里的帝国TIE战斗机飞行员;
小说《西斯的失落部落》(Lost Tribe of the Sith)里的凯什人(Keshiri);
短篇漫画《学徒》(The Apprentice)里的西斯师父;
短篇小说《小意思》(Small Favors)里的女赏金猎人;
网游《星系》(Galaxies)里有三个NPC叫这个名字:一名阿科纳人(Arcona)吸毒者、《科雷利亚时报》(Corellia Times)的一名编辑和坦萨里点太空站(Tansarii Point Station)的一名猎人。


在传说宇宙中,至少有两艘飞船和六个人物叫弑星者,其中最出名的人物就是游戏《原力释放》(The Force Unleashed)的主角。


“弑星者基地”本身综合了游戏《旧共和国武士》(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里的星际煅炉(Star Forge)、漫画《黑暗帝国》(Dark Empire)里的银河大炮(Galaxy Gun)、小说《绝地学院三部曲》(Jedi Academy Trilogy)里的灭日者(Sun Crusher)等超级武器的特点:星际煅炉从恒星吸收能量;银河大炮能通过超空间摧毁银河系另一端的行星;灭日者能摧毁一整个行星系。尽管如此,弑星者基地依然是迄今所有《星球大战》作品中体积最大的人造建筑。


在影片41分01秒,汉·索洛提到了贾库位于“西部星带”(Western Reaches)。“西部星带”最早在参考书《必备星图》(The Essential Atlas)中被设定,但《必备星图》属于传说宇宙。2014年,正史小说《塔金》(Tarkin)首次提及“西部星带”,把“西部星带”带入了正史。


在影片41分52秒,汉·索洛提到了“穆夫牛”(moof)。这种动物最早在漫画《共和国》第4集中出现。


在传说宇宙,汉·索洛和莱娅·奥加纳有三个子女:双胞胎姐弟杰娜(Jaina)和杰森(Jacen)以及小儿子阿纳金·索洛(Anakin Solo)。其中阿纳金在遇战疯人(Yuuzhan Vong)入侵期间壮烈牺牲,而杰森则被女西斯卢米娅(Lumiya)诱惑入黑暗面,成为西斯尊主达斯·凯杜斯(Darth Caedus),最后被姐姐杰娜消灭。凯洛·伦的经历非常类似杰森:都是索洛夫妇的儿子,都曾是卢克的绝地学徒,都堕入了黑暗面,都对外公达斯·维德的经历很有兴趣,都试图弑父(只不过凯洛·伦成功了,杰森没有成功)。
另外,凯洛·伦的原名是本(Ben),这不仅仅是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里的名字,在传说宇宙里,卢克的儿子也叫本。


在1985年到1986年播出的动画片《星球大战:机器人》(Star Wars: Droids)里,有一个反派角色叫吉尔·凯博·伦-查(Gir Kybo Ren-Cha),简称“凯博·伦”(Kybo Ren)。这个名字和凯洛·伦(Kylo Ren)仅一个字母之差。


在传说宇宙,汉·索洛至少活到了《绝地归来》的故事之后41年。但丘巴卡则在《绝地归来》的故事之后21年死于遇战疯人战争初期——这场悲剧记载在《新绝地武士团》(New Jedi Order)系列小说第一册《主向量》(Vector Prime)中。丘巴卡死后,汉·索洛的反应跟他在正史宇宙对儿子堕入黑暗面的反应一样——抛弃家人,重返黑道走私生活。不过他很快又回到了莱娅身边。后来小儿子的死和大儿子的堕入黑暗面都没再让他离家出走。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