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遇战疯人战争简史

2011-6-28 17:51|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13749|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一、战争的起因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作为上层建筑的政治,又取决于经济基础。所以,任何一场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都是经济矛盾,惨烈的遇战疯人战争也不例外。遇战疯星系历经沉默团-憎恨者战争和克雷姆列维亚战争后,生灵涂炭、满目疮痍,一片废墟。就连遇战疯人的母星遇战塔也难逃一劫。活体星球遇战塔为了惩罚遇战疯人祖先的穷兵黩武,剥夺了遇战疯人祖先整体上与原力的联系,使遇战疯人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作为报复,他们摧毁了母星遇战塔。因此,为了寻找新的生存空间,获取更多繁衍生息的资源,遇战疯人开始向其他恒星系远征。当然,迷信的遇战疯人在讲述这一切时,会加上宗教的神秘主义色彩。


遇战塔

不知道经过多少代人以后,当遇战疯人的世界舰逼近银河系时,遇战疯社会内部开始出现不稳定和内乱因素,世界舰也濒临死亡。这导致迷信的遇战疯人相信,银河系就是神赐予他们的应许之地。其实,是因为长期在宇宙流浪威胁到种族的生存与发展,才迫使遇战疯人不得不就近入侵银河系。

二、战争的经过

1、遇战疯人之战略进攻,新共和国之战略防御

雅文战役后25年,遇战疯人的世界舰方舟队完成跨恒星系远征,抵达银河系边缘。为了突破银河系边缘的超空间紊乱,遇战疯人以北象限赫尔斯卡星系附近的一点为起点,沿一条被称为“主向量”的路线侵入银河系。主向量是超空间紊乱的唯一突破口,而且靠近新共和国与帝国残余的边境,因此便于遇战疯舰队渗透。

事实上,遇战疯人的先头部队——前导疯人早在几十年前就潜伏在了银河系的未知空间。眼看侵略军大部队即将抵达,前导疯人率先揭开全面入侵的序幕。其指挥官是达加拉总督。

在不适宜居住的赫尔斯卡四号行星上空,绝地大师基普·达伦的星际战斗机中队率先遭遇前导疯人,打响了新共和国武装反抗遇战疯人的第一枪,但除了达伦,其他飞行员无一幸免。前导疯人随后把一个亚莫斯克——具有心电感应能力的战争协调者——埋入赫尔斯卡四号行星表面厚厚的冰层。在这过程中,他们俘虏了从贝尔卡丹赶来考察的新共和国河外学会“河外-4”监听站科学家丹妮·奎。

在距离赫尔斯卡星系不远的贝尔卡丹星球,遇战疯战士约明·卡尔根除了“河外-4”监听站及其工作人员,从而把贝尔卡丹改造成遇战疯人的生物军工厂。

在扩张区域的罗马姆尔星球,首席间谍农·阿诺挑起了罗马姆尔与相邻星球奥萨里安的军事冲突。

诸如此类的早期渗透与破坏活动削弱了相关区域的预警能力,构成一条防御薄弱带,而这正是入侵者根据阿诺及其同伙提供的情报,精心挑选的主要侵略路线。遇战疯人希望,在主向量控制不设防的星球,重新集结部队,然后一步步蚕食北象限住人星球相对分散的新领土,在向银河系中心进发的过程中切断各条贸易航路,最后发现核心世界的防御弱点,一举拿下银河首都。

为了炫耀武力,前导疯人在夺取森皮达尔的行动中使用了“约甘德之核战术”。他们把一个能控制引力的大型多文基座埋入森皮达尔地表,从而拉动森皮达尔的卫星多比多,使之撞毁森皮达尔,导致森皮达尔人几乎被灭族。汉·索洛、阿纳金·索洛和丘巴卡当时正好在森皮达尔。在营救难民的过程中,丘巴卡壮烈牺牲。被毁坏的森皮达尔后来成为遇战疯人的飞船孕育处。


丘巴卡殒命森皮达尔

接着,前导疯人又花两个月的时间占领了达布里林,把那里改造成前哨基地,兰多·卡瑞辛和滕德拉·里桑特夫妇在那里的产业毁于一旦。


达布里林战役

尽管外环人民遭受了如此巨大的灾难,但腐败无能的新共和国议会无动于衷,短视轻敌,拒绝从核心世界派遣舰队去外环抗敌。天行者-索洛家族的英雄只能亲自出手。幸好,驻扎在曼特尔兵站的沃沙克·罗约舰长愿意相助。罗约舰长指挥以“返老还童号”歼星舰为首的特遣队进攻赫尔斯卡四号行星。虽然杰森·索洛救出了丹妮·奎,但由于不了解遇战疯人独特的生物科技,新共和国舰队首战失利,“返老还童号”被毁,罗约舰长牺牲。没过多久,天行者-索洛家族又发动了第二次进攻。他们利用卡瑞辛夫妇提供的护盾船冻结赫尔斯卡四号行星,冻死了亚莫斯克,使遇战疯人的舰队陷入混乱。冰的膨胀导致赫尔斯卡四号行星爆炸,炸死了达加拉总督和几乎所有的前导疯人。此役的胜利打破了遇战疯人不可战胜的神话。

很快,在特雷斯特·克雷费上将的启发下,新共和国海军了解到遇战疯人使用多文基座产生的微型黑洞保护他们的飞船,于是发明了“结巴炮火战术”。遇战疯人的主力舰队开始陆续侵入银河系,在战帅察疯·拉抵达前,下一位负责入侵行动的是指挥官舍道·夏。舍道·夏野心勃勃,期望尽可能多地了解新共和国的战略战术,使遇战疯人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新共和国的政客虽然知道了这次的威胁有多么巨大,但依然没有改变基本策略。有的议员甚至怪罪绝地激怒敌人,导致局势恶化。共和国海军奉命保卫通往核心世界和殖民星域的主要超空间航路。同时在时任国家元首博尔斯克·费利亚的坚持下,海军第五舰队驻防博萨空间。不过,在军方的暗中支持下,绝地及其盟友表现出更加积极的姿态,竭尽全力搜集情报、帮助难民、打击敌人。莱娅·奥加纳甚至代表新共和国出使帝国残余,寻求帝国最高领导人吉拉德·佩雷恩的援助。

在比米尔,科兰·霍恩破坏了遇战疯人的一座前哨基地,获得了一具古老的遇战疯人遗骸。这具遗骸是蒙盖·夏——舍道·夏指挥官的祖父。与此同时,霍恩的朋友、德高望重的新共和国议员埃勒戈斯·阿克拉主动投降敌军,希望增进新共和国与遇战疯人之间的了解,以和平的方式结束争端,不料却被舍道·夏杀死。于是,科兰·霍恩和舍道·夏之间结下了私人仇恨。

在丹图因,遇战疯人和查兹拉克人对当地的丹塔里人和逃难来的达布里林难民实施了大屠杀。虽然阻止不了悲剧的发生,但在战斗中,阿纳金·索洛第一次发现腋窝是遇战疯人的弱点——那里是冯杜恩蟹甲的蟹鳃。


丹图因战役

在已经沦陷的加尔奇,以科兰·霍恩为首的绝地侦察队发现巴福尔树的花粉能引起冯杜恩蟹甲过敏、膨胀,从而杀死穿着它的遇战疯人。在侦察队撤离的过程中,以特雷斯特·克雷费上将为首的新共和国舰队、以吉拉德·佩雷恩元帅为首的帝国舰队和以贾格德·费尔上校为首的奇斯爪形战斗机中队联合掩护。这是三国武装力量首次协同作战,共同抗敌。

由于巴福尔树原产于伊索,因此这颗原本不在遇战疯人进攻路线上的丛林星球顿时具有了战略意义。新共和国舰队、帝国舰队和奇斯统治领的战斗机中队在伊索上空集结,在佩雷恩元帅的统一指挥下,对抗遇战疯人的舰队。舍道·夏把这场战役看成遇战疯战士的荣誉之战,因此宁可直接率军攻入伊索大气层,也不愿直接投放生化武器一劳永逸地解决战斗。结果,科兰·霍恩与他达成协议,两人以决斗的方式来决定伊索的命运:如果霍恩胜利,舍道·夏获得祖父的遗骸,反之,则遇战疯舰队撤离伊索。在卢克·天行者的见证下,霍恩刺死了舍道·夏,为朋友报了仇。但在战帅察疯·拉的指使下,舍道·夏的副官戴恩·连背信弃义,向伊索表面释放一种灰色黏性的细菌武器,彻底摧毁了伊索的生态系统。在撤离时,戴恩·连死于新共和国和帝国的炮火下。


科兰·霍恩与舍道·夏的决斗

战争爆发六个月来,遇战疯人看似势不可挡。他们越过新领土,征服图书馆星球奥布罗-斯凯,向内环挺进。在波巴·费特的领导下,曼达洛超级突击队表面上充当侵略者的雇佣军,其实向新共和国传递情报,破坏遇战疯人的进一步行动。但是,银河系的居民没有见识过侵略者如此恐怖的暴行——连帕尔帕廷皇帝都比遇战疯人仁慈得多,因此,遇战疯间谍很容易在侵略路线以外的一些星球——比如阿采里——煽动起叛乱。恐惧和投机心理导致很多新共和国居民相信遇战疯人会取得战争的最终胜利,他们公开与敌人合作,成立了一个叛国投敌组织——所谓的“和平旅”。甚至连代表夸特的新共和国议员维祺·谢什都为遇战疯人卖命,成为敌人打入新共和国高层的间谍。此外,遇战疯人还派遣女祭司伊兰假扮为异议分子向新共和国投诚,伺机释放生物武器博托斯毒害绝地。当然,她的阴谋没有得逞,她自己在比尔布林吉上空死于博托斯病毒。不过她的密友维婕尔第一次引起绝地的注意。比尔布林吉后来被遇战疯人占领。

为了使更多的人屈服,遇战疯人继续进攻难民汇集点。

他们向曼特尔兵站发动进攻,释放出恐惧武器摧毁了围绕曼特尔兵站运行的“纪念轮”太空站。正是在纪念轮被毁的过程中,汉·索洛结识了赖恩人德罗马。德罗马开始对这场战争产生影响。


恐惧武器摧毁“纪念轮”太空站

曼特尔兵站沦陷后,许多难民逃到金戴恩,于是遇战疯人尾随而至,突破西象限的扩张区域,占领了金戴恩。


金戴恩战役

眼看战火烧到了赫特空间的边疆,务实的赫特人主动与侵略者签署不平等条约,割让一部分领土给对方,换取遇战疯人不进攻赫特空间。但遇战疯人很快发现,左右逢源的赫特人暗中把遇战疯人的军事情报提供给新共和国,于是这份条约名存实亡。后来,赫特人兰达·贝萨迪·迪奥里——贝萨迪氏族族长的孩子——叛逃新共和国。与此同时,莱娅·奥加纳代表新共和国出使海皮斯联盟。海皮斯人同意加入新共和国的抗遇战疯人事业。

为了声东击西,遇战疯人在最高指挥官纳斯·乔卡的带领下攻占廷纳。由于之前敌人已攻占金戴恩,这导致新共和国相信遇战疯人的下一个目标是科雷利亚或博萨威,于是重点防御这两个星球及其周边星系。绝地派遣杰森·索洛和阿纳金·索洛兄弟去重启中端站。不料,遇战疯人的真正目标却是方多船坞。当海皮斯战龙舰队和新共和国舰队从科雷利亚星系附近的康梅诺跳到方多时,思拉肯·萨尔-索洛误射了一发中端站的反重力能量束。强大的能量束穿越超空间,直达方多星系,摧毁了半数遇战疯舰队和四分之三海皮斯舰队。遇战疯人被迫撤退,新共和国惨胜。虽然造成友军巨大伤亡,但萨尔-索洛在科雷利亚成了英雄,一年后当选科雷利亚星区总督。


中端站的反重力能量束同时摧毁遇战疯飞船和海皮斯战龙

遇战疯人把方多战役的失利怪罪于赫特人的背叛,正式撕毁与赫特人的条约,全面进攻赫特空间。伊莱西亚成为第一颗沦陷的星球。随后,遇战疯人把伊莱西亚交给和平旅,作为其总部所在地。纳尔赫塔及其卫星纳沙达陷落后,赫特人撤退到塔图因,成立赫特地下抵抗运动,与侵略者展开坚持不懈的斗争。遇战疯人在赫特空间的征服战由纳斯·乔卡全权负责。

新共和国暂时挫败了遇战疯人进攻核心世界的企图。战帅察疯·拉终于抵达前线,开始直接指挥战斗。他转而追求切断科雷利亚航路。遇战疯人征服了德鲁肯韦尔、罗迪亚、法林、卡拉巴等科雷利亚航路沿线星球。卡拉巴甚至成为又一个约甘德之核战术的实践地。在此期间,遇战疯人在遥远的库宾迪遭到了小挫折。库巴兹人历史悠久的昆虫基因工程成为吸引遇战疯人进攻库宾迪的原因,虽然这颗星球最终沦陷,但在绝地大师基普·达伦的帮助下,库巴兹人几乎全部撤离。

随着科雷利亚航路和佩勒米亚贸易航路都被切断,战帅察疯·拉再次决定向核心世界进军。这一次,由他本人亲率大军,目标直指杜罗。在这场空地一体战中,杜罗的太空城几乎全部被毁,难民死伤惨重。莱娅·奥加纳一度被俘,赫特人兰达为了救她而英勇献身。莱娅最后是被儿子杰森·索洛救出的。在营救过程中,杰森还打伤了察疯·拉本人。杜罗战役后,德罗马与汉·索洛分道扬镳。这个赖恩人后来创建了赖恩情报网,为战胜遇战疯人作出了巨大贡献。

杜罗沦陷后,遇战疯人乘胜进攻附近的新普莱姆普托,用生物武器屠杀了上面一半的人口,把这颗行星变为不宜居住的星球。

战争第一年是遇战疯人攻势最猛的一年,进入第二年后,遇战疯人攻势明显下降。战帅察疯·拉不再以攻城略地为主要目的,转而把清除绝地提升为首要目标。在被占领的杜罗,察疯·拉声称,只要新共和国把所有绝地都交出来,遇战疯人就不会再对银河系造成任何损失。很多星球,比如安多和德瓦隆,接受了战帅的提议,出卖了他们的绝地保护者。一时间,绝地再次面临“66号指令”以来的险境。在索洛夫妇的帮助下,卢克·天行者建立了一个地下运输网(代号“大河”),救出困在各地的绝地,把他们送往“无底洞”黑洞团内的避难所太空站,该太空站归卡瑞辛夫妇所有。后来,绝地又在深核的日蚀小行星上建了新的总部。

就在遇战疯人与和平旅进攻雅文4号卫星时,天行者派人撤空了绝地实学院,把幸存的学院师生全部转移到避难所太空站,但阿纳金·索洛的女朋友塔希丽·维拉不幸被俘。卡姆·索卢萨和蒂昂·索卢萨夫妇负责在避难所保护小绝地。雅文4号卫星很快成为遇战疯人塑造者种姓的生物实验室。大师塑造者梅战·夸德和她的女徒弟嫩·因试图把塔希丽生化改造成遇战疯人。

为了营救塔希丽,阿纳金潜入遇战疯人的基地,却意外得到了遇战疯耻人武阿·拉蓬的帮助。原来,武阿·拉蓬曾是一名战士,但梅战·夸德错误地爱上了他。遇战疯社会禁止跨种姓恋爱,因此拉蓬拒绝了夸德。夸德因爱生恨,利用生物科技把拉蓬变成了耻人。于是,拉蓬要找梅战复仇,正好与阿纳金走到一起。最后,拉蓬协助阿纳金救下半人半遇战疯人的塔希丽,阿纳金也协助拉蓬逼夸德当众坦白实情,为拉蓬洗刷了耻辱。夸德被塔希丽杀死后,拉蓬为掩护两名绝地逃跑也英勇献身。这一段发生在战争中的小插曲日后在耻人阶层中被广为传颂,成为耻人洗刷耻辱的希望,慢慢激起遇战疯底层民众对绝地的崇拜和对统治阶层的憎恨,最终导致遇战疯人入侵完全失败。

绝地和军方随后对森皮达尔发动了一场有争议的进攻。虽然新共和国摧毁了飞船孕育处,但他们歼灭的遇战疯人大都是非战斗人员,甚至儿童。

新共和国紧接着又挫败了遇战疯人的两起阴谋——毒害赛菲拉的巴克塔产地和入侵里马贸易航路上的亚格杜尔,但绝地依然感到危机四伏。


亚格杜尔战役

战争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卡瑞辛夫妇的腾德兰多军工厂研发了先进的“遇战疯猎手”(YVH)战斗机器人。挫败了遇战疯人对新共和国实施的斩首行动后,YVH机器人被证明是银河系最好的警卫/侦察机器人,成为打击遇战疯人的利器。而遇战疯人也有新武器投入战斗。塑造者对摩克尔的翁斯克犬进行生化改造,培育出能喷酸液、利用原力捕杀绝地的恐怖猛兽——沃克辛兽。绝地在弗罗兹星系生擒一头沃克辛兽样本。在那场战斗中,基普·达伦首次展示了“阴影炸弹战术”。接着,由索洛三姐弟、特内尔·卡和洛巴卡等青年绝地组成的特别攻击队潜入摩克尔轨道上的遇战疯世界舰“巴努拉斯号”,摧毁了沃克辛兽的基因材料。虽然绝地几乎一劳永逸地解除了沃克辛兽的威胁,但在摩克尔任务中,包括阿纳金·索洛在内,六名绝地战死,杰森·索洛被俘。


摩克尔任务

尽管失去了宝贵的沃克辛兽培育基地,但战帅察疯·拉相信他有足够的军事资源向新共和国首都进军。这时,新共和国和绝地又在科雷利亚星区的塔尔法格利奥歼灭了遇战疯侵略舰队,解救了许多被俘至此的难民,解放了这颗星球。此役的胜利促成了以博尔斯克·费利亚为首的新共和国高层与绝地的全面合作,但为时已晚,事后证明遇战疯人在塔尔法格利奥不过是虚晃一枪,察疯·拉的真正目标是——科洛桑。察疯·拉以新共和国没有及时移交绝地为由,开始实施“科洛桑战斗计划”。该计划最初打算以博雷亚斯和里西为跳板,对科洛桑形成钳形攻势。不料占领这两颗星球后,从里西出发的舰队在黑班萨星云遭遇新共和国国防军最高指挥官西恩·索夫亲自率领的舰队,损失过半,退出战斗。此役,卢克·天行者俘获亚莫斯克。丹妮·奎和绝地医师西尔加尔后来通过这只亚莫斯克发明了“亚莫斯克干扰器战术”。尽管钳形攻势被破坏,庞大的遇战疯舰队还是抵达了科洛桑星系,对共和国首都发动了残酷无情的打击。新共和国舰队虽然殊死抵抗,但还是避免不了首都沦陷的命运。唯一聊以自慰的是大部分平民和政府官员安全转移。然而,国家元首博尔斯克·费利亚没有离开自己的岗位。面对劝降的敌人,宁死不屈的他引爆了一枚质子炸弹,与附近2万5千名疯人同归于尽。


科洛桑沦陷


博尔斯克·费利亚的最后时刻

遇战疯最高霸主希姆拉·贾马恩坐镇科洛桑,宣布要把这颗星球改造成遇战塔。一个遇战疯帝国出现了。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遇战疯人又占领了康梅诺、夸特等核心世界的星球,并在伊莱西亚成立了傀儡政权——伊莱西亚共和国。科雷利亚星区总督思拉肯·萨尔-索洛被迫担任伪伊莱西亚共和国首任总统,以换取遇战疯人不进攻科雷利亚。

杰娜·索洛和洛巴卡在从“巴努拉斯号”逃往海皮斯星团的途中,发明了“诱饵多文基座战术”。它和“结巴炮火”、“阴影炸弹”、“亚莫斯克干扰器”一起,成为日后对抗遇战疯舰队的四大经典战术,当然,遇战疯人也有办法破解它们。

抵达海皮斯后,杰娜帮助海皮斯人解决了一场王位继承危机,击退了遇战疯人对海皮斯星团的进攻。战败的卡利·拉指挥官——战帅察疯·拉的儿子——殉国。战斗结束后,特内尔·卡继位,成为新一任海皮斯王母。


海皮斯战役

新共和国残余势力在多处集结,其中以韦奇·安蒂列斯将军为首的第三舰队群撤离科洛桑战场后,拿下了博雷亚斯。于是,博雷亚斯成为新共和国军事指挥人员的临时基地和难民集散点。在那里,当年反抗帝国的义军英雄们决定重走起义军之路,在沦陷区各地安插侦察员,培养地下党,建立抵抗组织,发动游击战。臭名昭著的女间谍维祺·谢什就是在科洛桑搜捕地下党时走投无路自尽的。遇战疯人决心重夺博雷亚斯。战帅察疯·拉甚至请出自己年迈的父亲——前战帅楚尔康·拉——指挥博雷亚斯战役。博雷亚斯一时间变为新共和国和遇战疯帝国争夺的焦点。遇战疯地面部队一度逼近新共和国临时指挥部,不料在“皇帝之锤行动”中被轨道轰炸全部消灭。最后,在“皇帝之矛行动”中,新共和国的“执行者级”超级歼星舰“卢桑基亚号”撞毁了遇战疯人的赫尔门族世界舰,楚尔康·拉殉国。此役虽然以遇战疯人夺回博雷亚斯、新共和国舰队撤退而告终,但遇战疯人的巨大伤亡鼓舞了新共和国军民的士气,成为黑暗中的一丝曙光。


“皇帝之矛行动”

战争第四年是一个转折点。遇战疯人推翻新共和国的同时,又对叶韦萨人和奇斯统治领等银河系各派政治势力发动进攻,还对西鲁帝国实施秘密渗透。杰森·索洛被俘后,落入维婕尔手中。原来维婕尔是旧共和国的绝地大师,已经在遇战疯社会潜伏了50余年。她对杰森进行残酷的训练,使之了解遇战疯人的哲学、文化、科技以及“统一原力”的观点。最后,她和杰森一起逃出科洛桑,回到新共和国临时首都——蒙卡拉马里。由于熟悉遇战疯科学文化,杰森成为绝地最宝贵的财富。

新共和国得到情报显示最高霸主希姆拉近期将前往奥布罗-斯凯。于是,凯恩·法兰德将军、杰娜·索洛少校和特内尔·卡王母率领新共和国与海皮斯联盟的联合舰队实施了斩首行动,在奥布罗-斯凯星系伏击遇战疯舰队。这场战斗新共和国大获全胜,但事后才得知情报有误,希姆拉当时并不在场。

然而,令人意向不到的是,这场阴差阳错的战斗成为遇战疯人战争的转折点之一。新共和国请已经退役的一代名将阿克巴重新出山,指导战局。根据他的分析,在奥布罗-斯凯战役中被歼灭的遇战疯舰队是侵略者最后一支进攻部队,自此以后,遇战疯人在短时间内再无后备部队,如果他们在哪里发动进攻,必然在另一处减少防御力量。这意味着,对新共和国来说,战争由战略防御进入了战略僵持。

2、遇战疯人之战略保守,新共和国之准备反攻

阿克巴还指出,前期战斗虽然艰苦,但根据他的分析,其实已经消灭了遇战疯人1/3的战士种姓,因此,下一步的战略计划应该是以一系列小胜利提升士气、训练新兵,然后把敌人的主力部队诱骗到一个被称为“最终堡垒”的伏击点,将其彻底歼灭。

根据阿克巴的战略,新共和国海军在杜罗、韦兰、比米萨里、金戴恩和纳尔赫塔等星球上空发动了一系列“打了就跑”的奇袭,遇战疯人与和平旅损失惨重。与此同时,经过多轮投票,新共和国选举出新一任国家元首——卡尔·奥马斯。在特雷斯特·克雷费上将的指挥下,新共和国舰队突袭伊莱西亚,逮捕整个伪伊莱西亚共和国议会,包括伪总统思拉肯·萨尔-索洛。新共和国情报服务局还与奇斯统治领合作,以巴福尔树的基因为基础秘密研制了针对遇战疯人及其生物科技制品的致命病毒——阿尔法红。由于阿尔法红会导致种族清洗且副作用不明,因此绝地坚决反对这项计划。阿尔法红的病毒培育设施也遭到维婕尔的破坏。

最终堡垒的地点被选定为位于深核的埃巴克9号卫星,那里是一条超空间航路的尽头。战帅察疯·拉亲自上阵,结果落入阿克巴的圈套。新共和国在这场战斗中毫无悬念地大获全胜,察疯·拉的舰队被毁,察疯·拉本人被杰娜·索洛刺死。不过,维婕尔也在战斗中牺牲。

埃巴克9号卫星战役是遇战疯人战争的又一个转折点。对新共和国来说,它标志着战争从战略僵持转入战略反攻。

卡尔·奥马斯借着全国人民士气高亢的机会,宣布把新共和国改组为银河自由同盟联邦,简称银河同盟。很快,特内尔·卡领导下的海皮斯联盟宣布加入银河同盟。

3、银河同盟之战略反攻,遇战疯人之战略退却

埃巴克9号卫星战役的失利给遇战疯人带来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打击。战役打响前,察疯·拉和农·阿诺被迫向希姆拉发死誓:如果此役失败,他俩绝不苟且偷生。结果,面对察疯·拉的惨败和战死,贪生怕死的农·阿诺不得不潜入科洛桑地下,躲避战士的追杀。在科洛桑的阴暗角落,他意外发现了崇拜绝地的耻人异教徒。于是,他披上乌格利思变身衣,混入耻人阶层,以异教徒先知“预沙”的身份宣布遭排斥的耻人将在绝地的指引下迎来变革和最终的自由,因而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和权力。阿诺把原本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团结成一个组织严密、有战斗力的集体。他们不断传教,扩大信众,实施破坏,甚至对遇战疯帝国高层进行渗透。“绝代异端”(由于口音问题,遇战疯人把“绝地”念作“绝代”)的信徒已经不再局限于耻人,而是包括了遇战疯社会各种姓,成为遇战疯人内部一颗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

遇战疯人的生物战争机器没有因为埃巴克9号卫星战役的惨败而暂停休整。察疯·拉死后,纳斯·乔卡被提拔为新一任战帅。遇战疯人的间谍在鲁坦和贝尔德隆等星系煽动由来已久的种族对立,然后在当地内战中坐收渔翁之利,召唤舰队占领当地。遇战疯人还在巴拉布一号行星实施种族大屠杀,并正式入侵帝国残余。

遇战疯人的银河帝国会战由布希思·沃里克指挥官负责。会战始于对帝国首都巴斯廷的进攻。巴斯廷沦陷的同时,帝国金融中心缪尼林斯特也被轰炸成一片废墟。帝国舰队在博罗斯克挡住了遇战疯舰队的进攻。此役成为会战的转折点。此役过后,以吉拉德·佩雷恩元帅为首的银河帝国宣布加入银河同盟。

与此同时,银河同盟政府授权索洛夫妇指挥一支小型舰队与银河系其他势力建立联系。一路上,他们得到了德罗马及其赖恩情报网的指示与帮助。

他们在加兰托斯发现当地的菲亚人已不战而降,而在附近的恩佐思,曾经不可一世的叶韦萨人几乎被遇战疯人赶尽杀绝。当遇战疯舰队再次回到加兰托斯时,同盟舰队击退了他们的进攻。随后,菲亚人宣布效忠银河同盟。

同盟舰队来到巴库拉,揭露了西鲁人的新阴谋。危机过后,巴库拉政府没有马上加入银河同盟,而是要等几个月后才加入,并向同盟提供了自己的舰队。西鲁帝国则遭到遇战疯人的全面入侵,伤亡惨重。

最后,索洛夫妇一行人来到埃斯凡迪亚,与帝国舰队和入侵帝国的遇战疯舰队不期而遇。遇战疯舰队被同盟舰队彻底击溃,布希思·沃里克阵亡。此役标志着遇战疯人对银河帝国入侵的彻底失败。此役过后,被遇战疯人破坏的埃斯凡迪亚全息网中继站得到修复。

与此同时,卢克·天行者相信战争的结束近在眼前,结束战争的关键在未知空间的佐纳马塞科特星球。维婕尔生前曾告诉杰森,还是绝地大师时,她探访过活体星球佐纳马塞科特,该星球击退了遇战疯人的入侵,她本人也是从该星球被遇战疯人带走的。于是,天行者率领一群绝地,利用帝国残余提供的绝密路线图穿越难以导航的未知空域,与奇斯统治领建立联系。他们被带到奇斯统治领的首都奇拉,在奇斯扩张防御舰队的图书馆里找到了有关佐纳马塞科特的蛛丝马迹。在克拉斯·埃费莫拉星系找到流浪的佐纳马塞科特后,绝地与该星球的意识塞科特进行交流,发现该星球与遇战疯人的史前史有密切联系。遇战塔临终前,向遇战疯星系外释放出一个种子,这个种子最终飘到银河系,成长为佐纳马塞科特。

佐纳马塞科特被发现的消息传到已知空间后,对遇战疯信仰持怀疑态度的高级祭司哈尔拉、大师塑造者嫩·因和“预沙”农·阿诺被科兰·霍恩和塔希丽·维拉带到了这颗活体星球。哈尔拉和嫩·因相信这颗星球最接近遇战疯人的母星,是遇战疯人的真正归宿。然而,农·阿诺却原形毕露,杀害嫩·因,破坏佐纳马塞科特的巨型超空间推进器,逃回科洛桑,再次依附希姆拉。佐纳马塞科特被迫仓促跳回已知空间。哈尔拉成为第一位真正意义上背叛遇战疯帝国、向银河同盟投诚的遇战疯精英。

此时在已知空间,战争进入了最后阶段。银河同盟为了切断科洛桑与内环、中环主要星系的联系,开始了“三位一体行动”,即在一个多月内同时进攻杜罗、方多和比尔布林吉三个重要的造船基地。由于遇战疯人破坏了几个全息网中继站,导致这场行动以同盟失败而告终。佩雷恩元帅的私生子德维斯舰长在比尔布林吉空战中牺牲。

不过,小小的失利没有阻止银河同盟解放国土、解救战俘和奴隶的脚步。银河系各派势力冰释前嫌,同仇敌忾,在各地向入侵者发起反击。例如,以波巴·费特为首的曼达洛超级突击队参与了解放曼特尔兵站、金戴恩和托拉廷等星球的战斗。

希姆拉的帝国在垂死挣扎。他授意塑造者违反传统和种姓制度,把一些遇战疯人生化改造成身手不凡、战斗力强大的杀手。他们兼有祭司和战士的种姓标志。但事实证明,这群被称为“希姆拉的绝代”的近卫军已无力扭转战局。

索洛夫妇在塞尔瓦里斯上空解救了一部分战俘后,把他们带到蒙卡拉马里附近的卡卢拉,不料遇战疯人紧随其后,摧毁卡卢拉太空站,占领卡卢拉。

接着,疯狂的希姆拉命令战帅纳斯·乔卡指挥剩余的舰队进攻银河同盟临时首都——蒙卡拉马里。银河同盟认为遇战疯舰队会在卡卢拉集结,于是派遣索洛夫妇带队回到卡卢拉执行杀死亚莫斯克的任务。在这次任务中,索洛夫妇及其队友目睹了银河同盟首次运用阿尔发红,发现这种生物武器虽然能有效杀死遇战疯人及其生物科技制品,但对当地的生态环境也能造成严重破坏。于是,银河同盟决定暂停使用这种武器。在蒙卡拉马里上空,一半的同盟舰队抵抗侵略军,另一半则趁科洛桑防御空虚,向银河首都进发。在此期间,银河人民得到一个噩耗——天才的革命家和军事家阿克巴上将无疾而终,享年73岁。

为了在首都决战前夕占领一个重要的核心世界星球作为后盾,银河同盟派遣第二舰队解放科鲁拉格。不料同盟只打了太空战即告胜利,原来科鲁拉格当地民众起义,以残酷的手段惩罚跟遇战疯人合作的叛国者,在首都城市广场上吊死了亲遇战疯人的总督。

佐纳马塞科特在科洛桑星系的突然现身迫使战帅纳斯·乔卡从蒙卡拉马里撤军,赶回科洛桑。特雷斯特·克雷费上将指挥的银河同盟第一舰队、加姆·贝尔·伊布利斯将军指挥的银河同盟第二舰队、韦奇·安蒂列斯将军指挥的银河同盟第三舰队、吉拉德·佩雷恩元帅指挥的银河同盟第四舰队和佐纳马塞科特派出的生物舰队会师科洛桑,开始了首都解放战役。在科洛桑表面,反复无常的农·阿诺再次扮成“预沙”,率领起义的“绝代异端”信徒解救被俘的同盟军,向遇战疯当权者发起轰轰烈烈的冲击。卢克带领一支突击队渗透进希姆拉的要塞,实施斩首行动。卢克杀死了希姆拉。但绝地发现,希姆拉的密友、耻人奥尼米在还是塑造者时,不知怎么地恢复了与原力的联系。跟绝地不同,奥尼米能通过原力,以遇战疯人特有的方式控制其他遇战疯人的心灵。希姆拉不过是他的傀儡。最后,杰森杀死了奥尼米。知道难以逃脱同盟审判的农·阿诺选择自杀。目睹希姆拉的要塞被毁的战帅纳斯·乔卡知道大势已去,决定向银河同盟投降。他的下属有的自杀,有的投降,少数战斗到最后一刻。


解放科洛桑


杰森·索洛杀死奥尼米

三、战争的结果

在佐纳马塞科特,战帅纳斯·乔卡代表遇战疯人向银河同盟无条件投降,签署了《塞科特协议》。历时4年的遇战疯人战争结束。战后,银河系各地的遇战疯人大多缴械投降,移居佐纳马塞科特,融入银河社会,他们的生物科技制品很快在银河系的黑道普及。耻人更名为“受赞美者”,至少在名义上摆脱了受歧视的地位。少数遇战疯顽固分子持续抵抗了数月,最终被全部剿灭。银河同盟临时迁都工业星球迪南,等科洛桑重建工作初具规模后再还都科洛桑。遇战疯人战争是银河系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战争,已知空间的累积死亡人数达365万亿,一百多个星系被彻底摧毁。

四、遇战疯人战败简析

1、自不量力。来自河外星系的遇战疯人侵略银河系毕竟不是本土作战,后勤无保障,只能以战养战,在前期大肆攻城略地,再加上宁死不屈的信仰,结果导致战线拉得过长、伤亡惨重,真正有战斗力的兵员与日俱减。而他们的对手新共和国很大程度上不是亡于军事,而是亡于腐败的政治。银河系虽然大片国土沦陷,但剩余部分依然有巨大的战争潜力。因此,银河同盟改组政府,稳住阵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后,能马上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同仇敌忾,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毕竟,遇战疯人几乎是以一个种族的力量对抗整个恒星系,而且这个种族最初几乎还没有后勤保障,岂有不败之理?

2、阶级对立严重。遇战疯人是一个等级森严、以行政命令指导社会生活的文明。占人口相对少数的祭司、塑造者、战士、管理者四大种姓以暴力和愚民政策统治占人口相对多数的劳动者种姓,包括耻人。在世界舰封闭的环境中,这一切也许行之有效。然而,一旦接触银河系各种多姿多彩的文明,这种脆弱的社会结构很容易土崩瓦解。只要一点火星,长期受到政治压迫、经济剥削和文化排斥的劳动者就能爆发难以阻挡的革命激动的心情。战争最后起义的“绝代异端”信徒彻底埋葬了遇战疯人的旧社会,还让一个新的文明加入了银河系的大家庭。

译名表:

人物

Prefect Da'Gara,达加拉总督
Danni Quee,丹妮·奎
Yomin Carr,约明·卡尔
Nom Anor,农·阿诺
Han Solo,汉·索洛
Anakin Solo,阿纳金·索洛
Chewbacca,丘巴卡
Lando Calrissian,兰多·卡瑞辛
Tendra Risant,滕德拉·里桑特
Warshack Rojo,沃沙克·罗约
Borsk Fey'lya,博尔斯克·费利亚
Luke Skywalker,卢克·天行者
Corran Horn,科兰·霍恩
Mongai Shai,蒙盖·夏
Shedao Shai,舍道·夏
Elegos A'Kla,埃勒戈斯·阿克拉
Leia Organa,莱娅·奥加纳
Gilad Pellaeon,吉拉德·佩雷恩
Traest Kre'fey,特雷斯特·克雷费
Jagged Fel,贾格德·费尔
Tsavong Lah,察疯·拉
Deign Lian,戴恩·连
Boba Fett,波巴·费特
Palpatine,帕尔帕廷
Droma,德罗马
Randa Besadii Diori,兰达·贝萨迪·迪奥里
Viqi Shesh,维祺·谢什
Elan,伊兰
Vergere,维婕尔
Nas Choka,纳斯·乔卡
Jacen Solo,杰森·索洛
Thrackan Sal-Solo,思拉肯·萨尔-索洛
Kyp Durron,基普·达伦
Kam Solusar,卡姆·索卢萨
Tionne Solusar,蒂昂·索卢萨
Tahiri Veila,塔希丽·维拉
Mezhan Kwaad,梅战·夸德
Nen Yim,嫩·因
Vua Rapuung,武阿·拉蓬
Sien Sovv,西恩·索夫
Cilghal,西尔加尔
Shimrra Jamaane,希姆拉·贾马恩
Lowbacca,洛巴卡
Jaina Solo,杰娜·索洛
Tenel Ka,特内尔·卡
Khalee Lah,卡利·拉
Wedge Antilles,韦奇·安蒂列斯
Czulkang Lah,楚尔康·拉
Keyan Farlander,凯恩·法兰德
Ackbar,阿克巴
Cal Omas,卡尔·奥马斯
B'shith Vorrik,布希思·沃里克
Harrar,哈尔拉
Devis,德维斯
Garm Bel Iblis,加姆·贝尔·伊布利斯
Onimi,奥尼米

地点

Yavin,雅文
Helska,赫尔斯卡
Belkadan,贝尔卡丹
ExGal-4,河外-4
Expansion Region,扩张区域
Rhommamool,罗马姆尔
Osarian,奥萨里安
New Territories,新领土
Core Worlds,核心世界
Sernpidal,森皮达尔
Dobido,多比多
Dubrillion,达布里林
Outer Rim,外环
Ord Mantell,曼特尔兵站
Colonies,殖民星域
Bothan Space,博萨空间
Bimmiel,比米尔
Dantooine,丹图因
Garqi,加尔奇
Ithor,伊索
Obroa-Skai,奥布罗-斯凯
Inner Rim,内环
Atzerii,阿采里
Jubilee Wheel,纪念轮
Gyndine,金戴恩
Kuat,夸特
Tynna,廷纳
Corellia,科雷利亚
Bothawui,博萨威
Fondor,方多
Commenor,康梅诺
Nal Hutta,纳尔赫塔
Nar Shaddaa,纳沙达
Tatooine,塔图因
Druckenwell,德鲁肯韦尔
Rodia,罗迪亚
Falleen,法林
Kalarba,卡拉巴
Kubindi,库宾迪
Duro,杜罗
New Plympto,新普莱姆普托
Ando,安多
Devaron,德瓦隆
Maw,无底洞
Shelter,避难所
Deep Core,深核
Eclipse,日蚀
Jedi Praxeum,绝地实学院
Thyferra,赛菲拉
Yag'Dhul,亚格杜尔
Myrkr,摩克尔
Froz,弗罗兹
Talfaglio,塔尔法格利奥
Borleias,博雷亚斯
Reecee,里西
Black Bantha Nebula,黑班萨星云
Ylesia,伊莱西亚
Yuuzhan'tar,遇战塔
Mon Calamari,蒙卡拉马里
Wayland,韦兰
Bimmisaari,比米萨里
Ebaq 9,埃巴克9号卫星
Rutan,鲁坦
Belderone,贝尔德隆
Barab I,巴拉布一号行星
Bastine,巴斯廷
Muunilinst,缪尼林斯特
Borosk,博罗斯克
Galantos,加兰托斯
N'zoth,恩佐思
Bakura,巴库拉
Esfandia,埃斯凡迪亚
Unknown Regions,未知空间
Zonama Sekot,佐纳马塞科特
Csilla,奇拉
Klasse Ephemora system,克拉斯·埃费莫拉星系
Mid Rim,中环
Bilbringi,比尔布林吉
Tholatin,托拉廷
Selvaris,塞尔瓦里斯
Caluula,卡卢拉
Corulag,科鲁拉格
Shimrra's Citadel,希姆拉的要塞
Denon,迪南

种族

Yuuzhan Vong,遇战疯人
Chazrach,查兹拉克人
Dantari,丹塔里人
Ryn,赖恩人
Hutt,赫特人
Kubaz,库巴兹人
Yevetha,叶韦萨人
Fia,菲亚人
Ssi-ruu,西鲁人

组织

Old Republic,旧共和国
New Republic,新共和国
Imperial Remnant,帝国残余
Praetorite Vong,前导疯人
Extragalactic Society,河外学会
Chiss Ascendancy,奇斯统治领
Mandalorian,曼达洛人
Peace Brigade,和平旅
Hapes Consortium,海皮斯联盟
Tendrando Arms,腾德兰多军工厂
Ylesian Republic,伊莱西亚共和国
Ssi-ruuvi Imperium,西鲁帝国
New Republic Intelligence Service,新共和国情报服务局
Galactic Federation of Free Alliances (Galactic Alliance),银河自由同盟联邦(银河同盟)
Chiss Expansionary Defense Fleet,奇斯扩张防御舰队
Priest caste,祭司种姓
Shaper caste,塑造者种姓
Warrior caste,战士种姓
Intendant caste,管理者种姓
Worker caste,劳动者种姓

科技

Yammosk,亚莫斯克
Dovin basal,多文基座
Shipwomb,飞船孕育处
Vonduun crab armor,冯杜恩蟹甲
Dread Weapon,恐惧武器
bo'tous,博托斯
Centerpoint Station,中端站
bacta,巴克塔
Alpha Red,阿尔法红
HoloNet,全息网
ooglith masquer,乌格利思变身衣

飞船

Rejuvenator,“返老还童号”
Shieldship,护盾船
Clawcraft,爪形战斗机
Battle Dragon,战龙
Baanu Rass,“巴努拉斯号”
Executor-class Super Star Destroyer Lusankya,“执行者级”超级歼星舰“卢桑基亚号”
Domain Hul worldship,赫尔门族世界舰

生物

Bafforr tree,巴福尔树
vornskr,翁斯克犬
voxyn,沃克辛兽

机器人

Yuuzhan Vong Hunter,遇战疯猎手

其它

Vector Prime,主向量
Yo'gand's Core,约甘德之核
familiar,密友
Corellian Run,科雷利亚航路
Perlemian Trade Route,佩勒米亚贸易航路
stutterfire,结巴炮火
yammosk jammer,亚莫斯克干扰器
decoy dovin basal,诱饵多文基座
shadow bomb,阴影炸弹
Great River,大河
Rimma Trade Route,里马贸易航路
Warmaster,战帅
Shamed One,耻人
Battle Plan Coruscant,科洛桑战斗计划
Queen Mother,王母
Fleet Group,舰队群
Operation Emperor's Hammer,皇帝之锤行动
Operation Emperor's Spear,皇帝之矛行动
Final Redoubt,最终堡垒
Yu'shaa,预沙
Jeedai heresy,绝代异端
Operation Trinity,三位一体行动
Slayer,杀手
Sekot Accords,塞科特协议
Silentium-Abominor War,沉默团-憎恨者战争
Cremlevian War,克雷姆列维亚战争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1-1-27 22:19 , Processed in 0.0752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