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星球大战》:扭曲而邪恶的半机器人

2018-12-9 12:41|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733| 评论: 0|原作者: yogaway

【译者按】原文《Designing Star Wars: Cyborgs, Twisted and Evil》于2018年11月26日发表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克里斯廷·贝弗(Kristin Baver)。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在一个被卷入纷争的银河系,和平的理想与对力量的渴望展开了激烈的战争,这是光明与黑暗的对决,而被机械改造的人的内心纠葛成了这场战争的缩影。



通过将血肉与机械结合,这些受了重伤的战士得以择日再战,但这么做会导致他们的性格发生不可挽回的改变。他们靠金属外骨骼源源不断提供基础生命支撑,包裹其中的有机生命早已面目全非,在一具几乎不复存在的残躯中保持自主神经功能。

从最初登场戴着头盔,与人类相比更像一台机器的神秘人达斯·维德(Darth Vader),到离我们更近,放弃了西斯身份,在无数金属部件帮助下获得新生的摩尔(Maul),半机器人们挣扎着想要保持自己原先的身份,同时却又反映出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强大敌意。每一个例子都在迫使我们思考着同一个问题:当自然世界与非自然元素融合,还有多少人性的本质得以留存?

达斯·维德



对这位曾经名为阿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的人来说,机械植入物仅仅是为了延长被恐惧所驱动并献身于复仇的生命。达斯·维德应运而生,他被皇帝的阴谋诡计所扭曲,内心的善良完全被黑暗所吞没,成为一名通过呼吸装置的断断续续喘息声强调自己存在感的邪恶人物。

但通过揭开层层保护、把隐藏在面具下的凡人曝露在众人面前,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引导着维德经历前传的性格转变,并通过穆斯塔法上的巴克塔浴让他度过一段静谧而脆弱的时刻,从而发掘出他更多的内心纠葛。



虽然沸腾的怒火和对失去的恐惧早已稳稳地将阿纳金推上了成为皇帝学徒的道路,但被杜库砍去右臂令他不得不装上做工良好的机械义肢则标志着他肉体转变的开端。之后,他被欧比旺·克诺比无情地砍倒,并被火焰灼烧得面目全非,他的绝地长袍与焦黑的血肉融为一体,他最后的一丝人性,以及那个曾是卢克·天行者父亲的人,几乎被完全扼杀。




不再因为内心光明与黑暗的角逐而痛苦异常,阿纳金曾经的自我陷入沉睡,最后的一丝善念被埋藏在心底。虽然他的生理机能仍在运转,但阿纳金的灵魂却已枯萎,几乎被皇帝的谎言所毁灭。



在帕尔帕廷警惕的注视下,达斯·维德从他前世的灰烬中被塑造成形,虽勉强获得新生,但已被扭曲得面目全非,作为他师父一手创造的怪物蹒跚走下手术台。只有他儿子看透了其恐怖外表下的内心,有能力拯救他,让他受尽折磨的灵魂得到安息。

平衡



卢克本人的生化义肢很有可能加深了他对隐藏在达斯·维德面具背后父亲残躯的同情心。在云城与父亲的决斗中,他的手遭到严重伤害,维德试图以数年前皇帝操纵阿纳金的方式来控制卢克。“跟我来吧”,他这么说,“这是唯一的道路。”但卢克却找到了另一个解决方案,他选择放手,任由自己坠向未知。




卢克与妹妹莱娅间的连结被证明比任何控心术或狡黠的策略都更强大,他安全地登上医疗护卫舰,与他父亲之前一样,他被安上了一条机械义肢。



但与维德不同的是,卢克从未丢弃过自己的人性和身份。他把新装的机械手视作对自己人性的见证,并在他的绿色光剑砍伤父亲的手后,对父亲冒烟的假肢和暴露在外的电线感同身受。卢克为了保护妹妹发动了一次(以及紧接而来的更多次)攻击,他被维德想要引诱她堕入黑暗的威胁言论深深激怒。但当面对自己父亲的弱点时,卢克意识到他已经从简单的保护心理转变为盲目四溅的狂怒,而且与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多么的不同。用他的手换取自己的断手,恩怨就该在此两清。如果他没有停手并杀害自己的父亲,那他与一度被自己视作怪物的维德别无二至。

摩尔



对摩尔来说,从垃圾堆中回收机械零件,然后把它们拼成自己的下身或许已令他疯狂,但这不是他走向黑暗面的过错。当欧比旺击败达斯·摩尔,把这位矫健的西斯尊主一斩为二,看似将杀死这名扎布拉克武士时,摩尔却被自己的师父达斯·西迪厄斯抛弃等死。





摩尔破碎的躯体被运送到名为小洛索的垃圾行星自生自灭。他陷入疯狂,拼凑出一副纤长而丑陋的蜘蛛状下身,在垃圾堆中穿行,直到自己的弟弟萨瓦奇·奥普雷斯找到他。

一对爪状的机械腿最终让摩尔勉强恢复自己曾经的样貌,并提升了他的力量。他脱离了西斯,在属于犯罪头目和不法之徒的肮脏世界中争名夺利。即便摩尔的双腿经过了翻新和升级,但他也从未忘却自己复仇的重任。



鉴于摩尔接受了西斯的教导和训练,因此很难界定他内心所剩无几的同情心有多少随着下半身一同消失,仅能从他与弟弟的关系中瞥见一斑。当其他所有人都抛弃他时,只有他的弟弟来救他了。摩尔被培养成一名精于算计且阴险狡诈的武士,在他的下半身被机械所替换前,他的举止早已像机器人一般冷酷。

格里弗斯将军



接着说到的是一位可怕的机器人将军,有着一双恐怖的异族人眼睛,他便是格里弗斯将军,一个由金属和有机物质组合而成,彼此难以分离的恐怖融合体。电线被直接连在他的大脑组织上,卡利人的红肉从他的盔甲后方若隐若现。他的盔甲保护着与神经机械植入物融合的重要器官。



他的有机系统被整个挖出,并被存放在一具随时准备战斗的机器人体内,格里弗斯仅保留了自己原先身体的极小一部分,仅显露出被恐怖面具遮挡住的水亮黄色瞳孔,以及透露出他生物本质的干咳。

他躲藏在瓦塞克三号卫星(Vassek 3)的巢穴中,无数房间组成的迷宫将一名异族战士和收集绝地战利品的可怕癖好联系在一起。这些绝地都是他在战斗中杀死的。格里弗斯对自己身体的改造有一定控制权,他随身带着自己的机器人医师和备用零件,以便随时进行痛苦但又必要的升级维修。



但随着一发精准的爆能枪能量束点燃他仅存的原始机体,格里弗斯最终还是彻底报废了。按照概念画参考资料的命名,这部分机体被称作“格里弗斯的内脏袋”,源自现实生活中的生物部件和材质以及粘稠的洗碗皂。

洛博特



在这些通过使用机械机能突破自己肉体极限的角色中,或许没有比洛博特更令人唏嘘的故事了。作为一名忠诚的副官,洛博特做出了惨烈的牺牲,他为了更加崇高的目的自愿放弃了人性,成为一台计算机脑毫无意识的有机宿主。

他头上显著的半机器人构造是在为帝国工作时留下的部件,这一装置能提高工作效率,并赋予他机器人一般进行战斗运算和与电脑系统沟通的能力。

曾经洛博特一度保留着自己的人格,但在帕尔帕廷皇帝私人游艇上一次失败偷窃行动中,他为了解锁逃生舱将自己接入网络,让自己和兰多有机会逃出生天,最终失去人性。洛博特牺牲自己,成为一个被机械控制,毫无感情的躯壳,他现在依旧侍奉在兰多左右,利用留有意识的最后一刻向自己的朋友传递一个信息:他坚信身边的这个无赖将大有作为。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