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共和国》免费短篇小说——《第六行信条》

2018-8-28 11:05|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430| 评论: 0|原作者: N.A.K.S.

  【译者按】原文《The Sixth Line》分两部分刊登于《星球大战》网游《旧共和国》的官方网站,第一部分发布于2015年4月24日,第二部分发布于2015年4月28日。

第一部分

  巴尔莫拉(Balmorra)曾经成熟的田野现在一片贫瘠,因重炮轰击而布满坑洼。那些被破坏的基岩是西斯帝国和巴尔莫拉抵抗组织的杰作。有人会希望双方都能更加小心地对待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但绝望的人不会有温柔的手……而这是真正绝望的时刻。
  苏罗大师(Master Surro)从她临时高山营地的相对安全处眺望开阔的陆地。她的眼睛很敏锐,午后的微风中,即使焦草最轻微的摆动也能被她捕捉。空气干燥而温暖。苏罗重甲下的皮肤上覆盖着一层汗珠。
  三名绝地在远眺处等着苏罗。她的副手加罗(Garault)身材高大,双肩宽阔,下巴上有一块骇人的伤疤——这是那些帝国鬼子送给他的礼物。兰代(Landai)是米里亚尔人(Mirialan),双臂交叉在胸前,在他们身后踱步。她的红色短发因高温贴在前额上。不远处,一个叫奥诺克(Onok)的提列克人静静地坐着,闭目冥想。四人都把他们的传统长袍换成了重型战甲。
  “有什么问题吗?”加罗问道。
  苏罗摇摇头。“他现在应该已经回来了。”
  “再给他一个小时。”加罗试图让人放心。
  “达纳克(Danak)从不迟到。”
  “她说得对,”兰代插话道。“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了。”
  加罗咬紧了牙。在切克塔大元帅(Grand Marshall Cheketta)保护巴尔莫拉兵工厂的行动失败后,共和国在战势上畏首畏尾,不愿引起帝国的愤怒。当政客和将军们在科洛桑为公众舆论问题争论不休时,达斯·拉克丽斯(Darth Lachris)却在充分利用她似乎没有限制的武器供应来加强她的掌控并扼杀抵抗组织。苏罗大师的队伍就是绝地武士团的回应。他们的任务是:争取时间,直到议会达成一致意见。甚至最高议长都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必须保持这种状态。如果达纳克被俘,并被发现是一名绝地,整次行动都会陷入危机。
  “我们需要他提供巴尔莫拉兵工厂的情报,”加罗最后说。
  “假设他在到达那里之前没有被俘或被杀的话,”兰代指出。
  “这些情报很有价值,足以核查当前形势,”加罗的声音很紧张,打破了他一贯的镇定自若。
  兰代听出他的语气,耸了耸肩。“这是有风险的。”
  加罗把注意力转向苏罗。“我不会抛弃他。”
  “无有沉思,唯有责任。(There is no contemplation, there is only duty.)”苏罗答道,把一只沉稳的手放在加罗的肩上。他的目光踌躇不定,肺也一下子泄了气,仿佛这些话重击在了他的胸膛上。“记住我们的任务。”
  加罗垂下目光,点了点头。
  “计划是什么?”奥诺克问,一边掸去盔甲上的灰尘。
  苏罗大师转身回到焦枯的田野。天空已被染成粉红色。夜色很快就要降临了。她咬紧牙关,准备应对即将发生的事。

***

  帝国鬼子们不断地在巴尔莫拉兵工厂的厂区内搭建和拆除营地。这种策略是为了让抵抗组织捉摸不透,但苏罗注意到所有哨兵的警戒时间都保持不变。虽然效率很高,但他们严格而有规律的时刻安排是一个弱点。任何具有简单监视技能的人都可以追踪轮班的变化,以及谁会在什么时候值班。在观察了帝国鬼子几个月后,苏罗可以在睡梦中背诵时间表,并且知道最懒的士兵什么时候在岗位上。
  借助黑暗的夜色隐蔽自己的身形,苏罗的队伍在发现达纳克之前,已经侦察了四个哨位。他们平趴在地上,从附近的一个岩脊上看着满身瘀伤和鲜血的达纳克被拖到营地的中心。
  “你认为他们知道吗?”兰代问道。
  “如果认为他是绝地,他们会更加谨慎。完全限制他的自由,”苏罗低声说。她把一绺未梳拢的长发从前额上拨开。即使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炎热也令人难以忍受。
  “他没有反抗,”加罗的眉毛皱了起来。“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苏罗认出了“护送”达纳克完成侦察任务的帝国军官。鲍恩上尉(Captain Bowenn)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他比她曾经遇到的任何西斯都更喜欢制造痛苦。一小群士兵聚集在一起欢呼着鲍恩对达纳克拳打脚踢。
  “他们要处决他,”奥诺克说。
  苏罗感到紧张的寂静死死地抵住她的喉咙。她舔了舔皴裂的嘴唇,尝到了汗水的咸味。这是她的要求。无有沉思,唯有责任。
  “如果我们冲入并捣毁营地,达斯·拉克丽斯就会知道,而我们就泄露了共和国的秘密。”她的声音没有情感,但她觉得这些话很难说出口。
  “所以我们就任他受折磨?”加罗问道,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
  “他知道风险。”她与他四目相对。
  “唯有责任……”加罗的呼吸十分不自然。“那我们的队伍呢?”
  “我们是向武士团负责。不要把它和你对达纳克的依恋混淆在一起。”这不是威胁,而是来自一位老友的提醒。“任务处于首位。如果还有别的办法……”
  一声巨响,接着又一声,把他们的注意力拉回营地。鲍恩用枪托猛击达纳克的脸颊。加罗嘶地吸了一口温暖的空气。他的瞳孔缩成了一个小点。鲍恩像一只饥饿的内克苏(nexu)围着达纳克蜷缩的身体转圈。那人几乎垂涎欲滴地期待着杀戮。加罗跪在地上,准备攻击,但苏罗沉稳的手抓着他呆在原地。
  鲍恩举起他的爆能枪,顶在达纳克的太阳穴上,高喊:“为了帝国的荣耀!”,然后扣动了扳机。当达纳克的尸体倒地时,士兵们满足地吼叫着。
  加罗如同达纳克毫无生气的尸体一般一动不动,他的眼睛泛着泪光,十分茫然。苏罗从加罗的手臂上移开了自己的手,担心即使是最柔软的接触也会摧毁她朋友紧绷的身体。 兰代低声咒骂着,望向别处。奥诺克抿起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无有灭亡,唯行原力,”苏罗低声说。
  鲍恩示意三个士兵靠近。“收拾干净这烂摊子,”他命令道,最后用靴子轻推了一下尸体。“给伊沃(Ivo)他的发现费。我告诉过他只有工作完成才能拿到钱。”
  “伊沃……”苏罗在记忆中搜索着这个名字,但一无所获。“你们以前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奥诺克和兰代摇了摇头。加罗没动。
  三个士兵一起敬礼,然后两个士兵抓住了达纳克的胳膊和腿。
  “我们跟着那个人,”苏罗指着第三个士兵说。“我需要知道这个伊沃是谁。”
  “我们欠他我们自己的发现费,”兰代补充说。

第二部分

  苏罗的队伍沿着山脊匍匐前进,跟随地面上鲍恩的士兵。加罗落在后面,他的表情仍然显出对达纳克之死的震惊。但他在前行——苏罗也只能这样要求他了。那个士兵匆匆走进营地另一边的一座灰色帐篷。帝国的深红色旗帜插在入口两侧。
  “伊沃一定在里面。”兰代低声说。
  苏罗点点头,拿出她的双筒望远镜仔细观察。不出所料,帐篷内物件很少,有一张简单的金属桌子和几把椅子。除了他们跟踪的那个士兵外,房间里还站着三个帝国军人。一个蓝皮肤提列克人坐在其中的一把椅子上。他神情紧张,黄色的眼睛快速地扫过一个个士兵的身体。从他那件破旧的便衣上,苏罗只能推测这是伊沃。
  “认识他吗?”苏罗问,把双筒望远镜传给了兰代和奥诺克。
  兰代摇了摇头。“他很焦躁,不是吗?”
  “看起来像个巴尔莫拉人,”奥诺克说,“我不记得他在巡逻队里。”
  加罗僵硬地拿起了双筒望远镜,双手微微有些颤抖。苏罗等着他的评估,但这个绝地保持沉默。
  “你想做什么?”兰代问。
  苏罗深吸一口气。她能感觉到他们的焦虑。就连安静、谦逊的奥诺克也渴望鲜血。屈服于这种欲望是很容易的。但他们是绝地。也许是非传统的,但绝地永远一样。尽管如此,伊沃仍是个问题。他揭穿了她最好的侦察员,而且显然处于帝国一方。他需要应对,但不一定要用光剑。
  “他拿到了钱,”加罗咕哝着。他把望远镜紧贴在脸上。苏罗确信这会在他的白皮肤上留下痕迹。
  “我们需要更多情报,”苏罗接着说。
  兰代叹了口气,揉了揉眼角。“我们坐在这里是找不到情报的。”
  “他动了,”加罗说。伊沃走出帐篷,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匆忙走向营地出口。
  “我们跟着他。看看他带我们去哪里。”苏罗命令道。“别攻击——即使你有机会也不行。我会评估情况。我们只做对任务最有利的事。”
  伊沃很狡猾。苏罗本以为他们可以追踪他飞行摩托上反重力引擎的声音,但这个提列克人宁愿在黑暗中悄悄步行。在他循原路折回几次后,苏罗担心他发现了他们。当他最终继续前进时,这似乎更像是一种偏执惯例的一部分。她不怪他……他正在被跟踪。
  尽管加罗身材高大,精神状态也不好,他还是像其他队员一样脚步轻盈而安静。苏罗试着不去看他,也不去想当鲍恩枪决达纳克时,达纳克的头是怎样抽搐的。已经结束了。苏罗知道有的绝地一生中都在事后评判自己的决定,质疑自己是否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正确是无关紧要的。通过严格训练,她学会了控制情绪。这种精神状态带来清晰的思路,使苏罗可以在没有偏见和强烈情感的情况下行动。沉思只会带来怀疑——一扇通向更危险情绪的大门。
  步行两小时后,一间简陋小屋映入眼帘。伊沃消失在门后,苏罗示意其他人保持不动。
  “兰代,绕一圈。看看有没有后门。”当这名米里亚尔人点头时,苏罗转向两个男人。“守住前面,防止他逃跑。”
  “明白。”奥诺克答道。苏罗看着加罗,等着他确认。犹豫一会儿后,他简略地点头。
  他们快速移动,没有一点声音,脚步一致。就位后,加罗向苏罗示意无危险,可以进入。
  苏罗冲进门时,伊沃正在准备晚餐。当他的黄眼睛睁大时,时间似乎慢了下来;当他扑向爆能枪时,时间似乎又加快了。但苏罗速度更快、更强壮。她抓住他的腿,把伊沃猛拽回去。他的下巴狠狠地撞在地上,发出令人厌恶的碎裂声。
  “不许动,”苏罗命令道,额上现出一道皱纹。
  伊沃一动不动。泪水在他的眼里打转。苏罗担心他的下巴断了。她俯身拿走爆能枪。“你能说话吗?”
  “很疼,”伊沃嘶哑地说。
  “很好。”苏罗放松下来。“回答我的问题。”
  伊沃点点头,同时畏缩了一下。
  苏罗在小屋里笔直踱步。“你今晚把一个人带进了帝国军营。为什么?”
  “他是个间谍。”
  “谁的间谍?”
  “很明显是你的,”伊沃冷笑道。
  苏罗停顿下来。“一个问题我不会问两次。”
  伊沃以一个防卫姿势蜷缩起来,遮住了他受伤的脸。“抵抗组织!还能是谁的?”
  “还能是谁的……”苏罗柔和地重复他的话。“你会告发自己人?”
  伊沃厌恶地皱起鼻子。“自己人会毁灭这颗行星。你不能与帝国作对。这是自杀。”
  “那共和国呢?”苏罗听到加罗在她身后问。她猛吸一口气,紧紧抓住爆破枪。
  “共和国?”伊沃困惑地问,“不管你如何看待它,他们都抛弃了我们。”
  苏罗能感受到加罗的愤怒,看到他脑海中的画面。“你是怎么抓住他的?”
  “我很安静。人们不会注意到我。”伊沃唾了一口血沫,“我看见你的人在工厂里四处打探。我看到一个机会,让他注意到我。”
  “你是怎么做的?”
  伊沃耸了耸肩。“我装作摔断了腿。他走过来——我猜他想要帮忙——然后我把他打晕了。”
  一阵一阵的黑暗能量从加罗身上席卷而出。多年来,苏罗第一次感到恐惧,真正使人血流加速的恐惧。
  “你知道他们会处决他吗?”加罗追问。
  伊沃没有回答。
  “他知道,”苏罗低声说。“你明白他知道。”
  加罗伸手去拿自己的光剑。苏罗跳到了伊沃前面。“加罗……无有沉——”
  “不,”他咆哮道。
  “唯有——”
  加罗握着光滑的耐钢剑柄,点亮光剑,紧盯着苏罗。“他是我兄弟。”
  “你是个绝地?”伊沃喘着气问。
  苏罗保持着冷静的举止,并给了加罗一把爆能枪。“无有沉思,唯有责任。”
  加罗的手在武器上方徘徊不定,他的脸因痛苦而发皱。他的指尖触碰到了冰冷的金属。苏罗的心脏在胸腔中变得无比沉重。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加罗跪了下来,在伊沃的眼前挥了挥手。“你在从帝国岗哨回家的路上绊了一跤。”
  “我在从帝国岗哨回家的路上绊了一跤,”伊沃用无意识的单调声音回答。苏罗吐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你从来没见过我们,”加罗紧咬着牙说。
  “我从来没见过你们。”

***

  科洛桑大街上华丽炫目的灯光刺激着苏罗的双眼。她匆匆穿过人群,寻求她空荡公寓中的宁静。她拐进一条偏巷,走了三个街区才抵达家门口。当苏罗输入门禁密码时,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她已经离开巴尔莫拉战场好几年,但那个地方带来的感觉一直伴随着她。
  苏罗走进黑暗的房间,等待着。“你想要什么?”
  “我对你印象深刻,”一个男人回答。“我通常可以悄悄地尾随任何人。”
  “我没有很多家具。”
  他轻笑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打开了灯。苏罗在突如其来的亮光前缩了一下。她的闯入者靠在墙上,双臂交叉。他穿着一件红色的皮夹克,左眼眶边植入了机器。“你知道我是谁吗?”
  “尚(Shan)特工。”
  “叫我塞隆(Theron),”他回答。“你和你的队伍在巴尔莫拉干得很漂亮,为将来的成功奠定了根基。你和其他绝地不同。”
  “你指的是我们队伍的绰号,”苏罗有点厌烦地说。
  塞隆点点头。“‘第六行信条。’绝地信条中缺少的一句。非常大膽。”
  “你为什么来这儿?”
  “我需要有这种心态的绝地。”塞隆离开倚着的墙,站在苏罗面前。“对任务的这种忠诚度。”
  苏罗犹豫了。那天晚上,她、加罗、兰代和奥诺克以强烈的纽带离开了小屋。她知道他们会毫无疑问地追随她。在那最短暂的一刻,苏罗怀疑他们是否应该这么做。
  “我们去哪儿?”
  塞隆递给她一份报告。“锡奥斯特(Ziost)。”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