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幕后特辑一:打造新千年隼号

2018-6-20 20:37| 发布者: 墨雪飘·痕| 查看: 968| 评论: 0|原作者: 墨雪飘·痕

【译者按】原文《DESIGNING SOLO: A STAR WARS STORY, PART 1: MAKING LANDO’S MILLENNIUM FALCON》于2018年5月30日发布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在最初设想如何重塑千年隼号时,詹姆斯·克莱因的脑海中就有了这样的画面:这艘跑过科舍尔航线的飞船被一块块剥去完美洁净的外壳,在褪尽闪亮外表之后变得破破烂烂。

  这幕情景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魔术。“在我看来,这就像扯掉桌布一样,见过桌布被魔术师扯掉但东西都还在原位吧?汉·索罗那艘飞船让我们熟知并热爱的一切都藏在下面。这基本就是我的入手点。”

  作为卢卡斯影业的《游侠索罗》设计总监,克莱因带领团队先后为这艘银河最快飞船创造了约60种化身,才最终敲定新电影中的设计方案。在这个过程中,克莱因回想起了童年,整支团队也将目光投向1970年代,探索了当时的大马力汽车文化、模型制造技术和启发首部《星球大战》创作者的概念画。




  “我认为造新千年隼号激动人心的一点在于,我们都知道老千年隼号长什么样,但新千年隼号长什么样呢?这就很让人兴奋了。”克莱因表示。“干净的千年隼号长什么样?这是我一直希望电影能呈现的画面。小时候,我就单纯喜欢那种样子,觉得那就很完美。但当更干净、更新的兰多版被提出来后,我简直既兴奋得厉害又害怕得要死。”他笑着解释道。“扛起这个重担实在有些让人恐惧。我是说,它可是星战宇宙中最深受喜爱的事物。这就像是有人让你改造埃菲尔铁塔什么的一样。”

40年的谜团

  “一开始我们疯狂提出过各种主意,”克莱因表示。有些设计方案一度要给飞船添加一个驾驶舱,让醒目的轮廓变得更对称,还让“背部的巨大扰流板变得像改装车”。


  剧本需要一个逃生舱,“我们则想让逃生舱在船头。它也许就是另一艘飞船,恰好贴在前面?它是不是和船体紧密结合,会在脱离时让人大吃一惊?”克莱因问道。“这绝对是故事决定设计。对我来说,尽管我是设计界的人,但我还是认为应该把故事放在首要地位。我们的工作就是一定要服务于故事,而不是反过来。”



  在重新构想这艘经典飞船的过程中,克莱因解答了一件他从小就疑惑的事。“它前面一直有那个奇怪的颚部——而即使还小的时候,我拿到千年隼号玩具也总是好奇,它为什么是这种形状?那里是不是应该有什么东西?是不是还缺什么?这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谜,结果40年后的今天,我真的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了。”

  这是他八岁大时做梦也不曾想到的机会。“人们会问,这是梦想成真吗?我会说不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过这样的梦。这原本似乎毫无可能,但其实嘛,我觉得《星球大战》正是我在电影行业工作的原因……激发我的火种之一正是那些玩具,那些玩具对我理解电影和设计都影响巨大。”


  克莱因童年的千年隼号,尤其是用塑料制成的,“就像是给玩具造的房车。人偶可以在后面玩,可以在前面玩,还可以在中间下全息象棋。X翼能塞进一个飞行员就已经很棒,但千年隼号却是一辆大房车,能把所有角色一起放进去,让他们展开各种小冒险。”

麦夸里的愿景

  为《游侠索罗》做设计时,克莱因参考了大师拉尔夫·麦夸里留下的素材。在麦夸里为千年隼号创作的原始草图和绘画中,这艘飞船简单却独特,线条也比最终出现在银幕上的那块垃圾更流畅。


  “我们不断从能找到的每一张草图中取经,”克莱因表示。“拉尔夫早期有一幅千年隼号停在94号泊位的绘画,恰恰因细节较少而对我们有很大影响。我们回归源头,着眼于拉尔夫·麦夸里留下的所有素材……许多早期设计都相当干净、相当平滑。”

  “我喜欢做功课,喜欢做研究。结果我们找到了许多老故事板,那时他们还不太清楚千年隼号的情况,画出来的它要显得干净一点。你可以从中看出些许影响,而我认为这简直是宝贵财富。这东西不是凭空冒出的,它早已经存在。我们在制作的是以所有这些东西的历史为基础的电影。”如此一来,新千年隼号其实是在尊重传统。“它看起来像是拉尔夫·麦夸里可能想出来的样子,而且一定程度上确实如此。”


  小时候,克莱因会仔细钻研星战草图集,以更好地理解设计师如何敲定最终银幕上的方案。“我有一本《帝国反击战》草图集。他们把乔·约翰斯顿和拉尔夫·麦夸里画的草图做成过三本书,我在8岁左右得到那本,里面就展现了奇思妙想可以在纸笔这种最简单的地方成形。看到那样的起源着实有点过瘾,就像看到达芬奇在画出《蒙娜丽莎》前起草的素描一样,”克莱因的声音中充满了敬畏。“看到《蒙娜丽莎》,或看到拉尔夫·麦夸里的画,我会直接被吓到。但看到草图……却能让我窥探其中的奥秘,而那本草图集也仍然在我手上。我从草图集中汲取灵感。有出自乔·约翰斯顿之手的漂亮图画在,也就有加以改造的基础在。”

回到模型工作室



  克莱因鼓励他的艺术家团队用大马力汽车作为增强船体和涂装的灵感源泉,甚至开玩笑地给一艘千年隼号渲染上火焰纹饰,把另一艘改得像是庞蒂亚克Trans-Am跑车。“我觉得那时候大家都在纠结,‘好吧,是用蓝条纹,还是用黄条纹,还是用红条纹?’而我就把这图案丢进了一张预览里。非常有《警察与卡车强盗》的风范……大家都笑得很开心,我总算让气氛轻松了点。”

  克莱因心中的千年隼号必须得平易近人,有机而直观,难忘却可信。“我一直想让扰流板更大些。你会注意到船身有更大的扰流板。扰流板对于80年代的孩子可非同小可,《游侠索罗》中设计受到的许多影响其实都来自大马力汽车年代。影响来自70年代和80年代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我认为这些电影……它们更多的是历史剧而非未来科幻片。它们与乔治·[卢卡斯]受到了同样的影响,比如《飞侠哥顿》和《巴克·罗杰斯》,比如汽车文化,所以我们也应该受其影响。如果我们没这样——如果我们被其他事物影响——那我感觉就不是《星球大战》了。所以我在开始阶段就大量参考过大马力汽车以及70年代的自行车文化、融入到恩菲斯·内斯特身上的摩托车文化和纯粹的汽车文化。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东西,比如‘80年代朋克摇滚’时期的纽约。”

  克莱因处理《游侠索罗》的方法还尊重了正传电影的模型制作师,他会做些手工设计工作来确保千年隼号让人感到切实可行。“我总是问自己,ILM或这些艺术家和设计师在……1971、70年会做什么?如果他们来制作这部《新希望》之前的电影,他们会打造什么?那会是什么样子?他们会怎样打造?”


  克莱因和他的团队从超市中買了些1:72的千年隼号模型套件。然后三个模型制作师就进入设想这艘飞船的下一步,聚在松木制片厂的一个小工作室中开始添加和移除零件。“用实体手段而非数字手段来做,真的能让我们投入其中。我们总是要把结果输入计算机,但就设计工具来说,如果回归利用模型套件的老派办法,结果会怎样呢?见到实物并且拿在手中,能用手去触摸而非在显示器上拖动,我觉得大家都非常欣赏。”

  除了运用一些老技术之外,克莱因还表示他一直很清楚1970年代的设计能力和流行文化如何影响了星战美学。

  “可以做的事未必就应该做,”他经常这样提醒自己。“现在的工业光魔和卢卡斯影业,我们拥有几乎无所不能的技术。过去那时候,他们能做到的事可相当有限,但也正是那些限制成就了电影的面貌,正是那些限制成就了星战美学。如果我们给自己设置一些基本规则,那这些规则就有助于指导我们拿出应有的最终成果。”



  “我总是努力为问题找到最精炼的基本解决方案,”克莱因表示。“老千年隼号美极了……八岁大的孩子都能粗略画出它来。这就是艰难之处所在。想要既真正众不同又保持简单纯粹,实在太难了。”

  这正是麦夸里和卢卡斯最初设想遥远银河系的途径——从基本形状开始,添加排热口和大量其他细节,最终创造出看似确实能穿越星辰大海的机械。“我们拿非常简单的形状来处理,”克莱因表示。“那些形状变得带有标志性色彩,然后就变得富有星战味道,所以,怀着这样的想法,[兰多的]千年隼号就必须独一无二,同时又必须简单,我们从许多细节和许多不同的选择入手,最终却把它一步步精炼成了非常简单的形状。”

  下篇预告——跟随克莱因的脚步探索《游侠索罗》,了解科舍尔航线场景的幕后故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