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电影小说第1章——汉·索罗追悼会 ... - 官方设定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电影小说第1章——汉·索罗追悼会 ...

2018-4-4 21:42|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622| 评论: 0|原作者: aweng

【译者按】本文是《星球大战》正史小说《最后的绝地——扩展版》的第1章。校对Yogaway。

莱娅·奥加纳,曾经的奥德朗公主,现在的抵抗组织将军。她站在德卡上的一片林中空地上,四周聚集着军官和飞船乘员。
他们低着头,双手紧扣。但是莱娅能够看到他们在偷偷看着她,还偷偷看着彼此。正如她能够看到他们的双脚不自在地换来换去。
预料中的战争如期而至,而令他们忧虑的是,她已经在悲伤中忘却了此事。
这个想法令她心生不满。莱娅太过了解战争和悲伤了——她已经与战争和悲伤一起共同生活了很长时间。这开始的时候,甚至其中一些焦躁不安的军官还没有出生。实际上,在她生命中过去的五十年里,战争和悲伤已经成为她真正的忠诚伴侣。但是她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从来没有让战争和悲伤阻止过。
愤怒的感觉是灼热的,有如刀割。在几个小时没有方向的悲伤之后,它却成为了一种解脱,使她感到空虚,就像她整个人被淘空了一样。
她并不想站在水汽升腾的丛林里——她也一点都不想举办这场仪式。当阿克巴上将在德卡的作战情报室里把她叫到一旁,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她的时候,她目露凶光地盯着这位蒙卡拉马里老将。
汉死了,死在我们的儿子手中——而你还想要我发表演讲?
但是阿克巴曾经成功处理过比面对一位愤怒的莱娅·奥加纳更为糟糕的事情。她的这位老朋友抱着自己的坚持,带着歉意但内心坚决。而她已经领悟到了他的想法。抵抗组织的资源十分稀缺,无论是士兵、飞船或金钱,都寥寥无几。而通过摧毁第一秩序的超级武器,抵抗组织刚刚在弑星者基地赢得了一次巨大的胜利。但是胜利所带来的欢愉转瞬即逝。新共和国已经灰飞烟灭,第一秩序现在可以自由地向抵抗组织倾泻怒火了。
无论莱娅喜欢与否,她已经成为抵抗组织的中坚力量,一个最不可或缺的人物。她的领导能力、她对牺牲的继承、她的传奇,这些都是把这场脆弱的运动团结起来的关键。没有这些,抵抗组织在第一秩序的炮火到来之前便会分崩离析。
她的人民——他们是她的人民——正面对他们有史以来最大的考验。为了坚定立场,他们需要看到她、听到她。他们需要她看起来、听起来强大又坚定。他们不能怀疑她感到沮丧孤独。如果他们怀疑了,他们也会崩溃的。如果那样对她的打击是残酷的,那么,银河系经常就是残酷的。莱娅不需要任何人为她解释。
因此她必须回到着陆场。她曾在这里与“千年隼号”道别——这艘破烂不堪的碟形货运飞船却又是一件撕心裂肺的遗物,令她回想起自己所失去的一切。她已经缓慢地又黯然地读过了那些不会再从弑星者基地返回的飞行员的名单。接着,带着随行人员,她慢慢地走向丛林边缘。这是阿克巴坚持要她举行仪式的第二部分。
其中的一位随行人员——一个有着锃亮金色涂层的瘦长礼仪机器人——比其他人更为焦虑,也有可能他刚刚做了比隐藏焦虑更糟的事情。莱娅走上前去,向C-3PO点了点头。C-3PO又向一个老旧的摄像机器人发出信号。
莱娅在这个盘旋的机器人的伴随中继续向前走,低头看着一个物件。在德卡蔓延的树木丛中,她把这物件放在其中一棵树的树根间。这个机器人的传感器追踪到了她的注视,它的透镜组聚焦到了一件缺乏经验的人手工雕刻出来的粗陋雕像上。
恩多战役前夜,在一间伊沃克小屋里,汉雕出了这件雕像,她当时靠就在他的肩上。他照着她的样子刻出了这尊雕像,雕像里的她身穿一件简陋的裙子,手持长矛。但是他从未和她提起过。而她却天真地问道,这是不是他们的伊沃克人东道主中的某一个,以至让汉窘迫地把这雕像扔到一旁。但在第二颗死星在头顶爆炸的时候,她悄悄地把它找了回来,收在自己的口袋里。
它最终成为了一件充满遗憾的纪念品。但另一方面,汉就好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在远行中尽可能地避免留下任何足迹。在前往雅文四号卫星的途中,她第一次溜进了他在“千年隼号”上的舱室。她希望通过对舱室四周的环顾能使她了解到他是如何做到既英俊潇洒又能惹人愤怒的。但她只找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穿破的宇航员装备、成堆的飞行手册、在数不清的故障期间从“千年隼号”上换下来的设备零件。整艘飞船上发现的唯一具有汉个人特征的物品只有悬挂在驾驶舱的一对金色骰子。莱娅转过头,面对着抵抗组织成员们,无意识地等待着摄像机器人在她面前自行复位。她注视着机器人的透镜组,目光沉着而又镇定。
“汉会讨厌这个仪式的,”她说到,她知道自己的声音清晰而又坚定,她曾经历了无数次议会会议的磨练。“他从来没有耐心来发表演讲或举行纪念仪式。对一个对政治过敏、怀疑一切的人来说,这是可以预料的。”
她看到伊马特的脸上悄悄浮现出了笑容。他会有那种反应事出有因。毕竟伊马特在义军同盟的岁月里曾与汉并肩作战过。阿克巴上将和奈恩·南布也是如此。其他人,例如戴西指挥官和康尼克斯中尉,只是通过与她的联系了解到汉,而这种联系早在几年前就已断绝。他们在那里完全是为了她,面无表情地等待着。
“我曾经告诉过汉,我很讨厌看着他只有在无计可施后才会去做对的事情,”她说道。“但是早晚有一天,他会来到这里。因为汉憎恨霸凌、不公平和残暴——当与这些事物抗争的时候,他从不退缩。他年轻时在科雷利亚没有退缩,在雅文的上空没有退缩,在恩多战场上没有退缩,在弑星者基地上同样也没有退缩。”
她能够听到远处陆行艇发出轰鸣声,这是它们正在搬运沉重的设备——她同意发表演讲,条件是阿克巴上将答应她在演讲时不会中断撤退准备。他们都知道第一秩序已经通过某种方式追踪抵抗组织到了德卡——这意味着第一秩序的战舰就要到达了。
“汉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赖,”莱娅说到,在说最后一个词时笑了。“但事实上他并不是。他热爱自由——当然,这是为了他自己,但这也是为银河系里的所有人。他一次又一次地愿意为自由而战。他并不想知道战斗的胜算几何——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取胜了。而一次又一次,他总会以某种方式获得胜利。”
C-3PO把自己金色的脸转向她,她担心这个机器人会插嘴,把索罗船长行事鲁莽不计后果的事实抖出来——尽管C-3PO是为礼节和礼仪而编程的,但是他对外交策略的嗅觉糟糕透顶。所以在这个机器人能够激活自己的语音装置之前,她加紧了演讲。
“在汉和丘巴卡及时飞回死星,救下我哥哥卢克——以及我们义军同盟最后的希望的时候,他并不想知道胜算,”她说到。“在他为恩多的地面突袭任务而受衔成为将军时,他没有问过胜算。当他为卡希克的自由而战时,他没想过计算胜算。当他看到有途径穿过第一秩序护盾潜入弑星者基地时,他拒绝去操心胜算。”
还有他同意把我们的儿子找回来时,她应该加上这句。把他找回来,并设法把他从黑暗中拉回来。
但是她并没有说。莱娅已经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奥德朗,接着是义军同盟、新共和国,现在则是抵抗组织。但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莱娅看到伊马特正看着她,意识到自己在正在拼命眨眼,下嘴唇微微颤抖。她强迫自己吸气,接着呼气,直到她从多年的实践中知道自己再次表现出平静与镇定。
差不多了。
一艘运输船升上抵抗组织基地上方的天空,飞船的离子尾气吹荡了树冠,惊起一群声呐燕,它们在空中发出抗议的啼啭。她周围的人们看着这艘飞船在远方逐渐变小,才转回到她的方向,她感觉到胸中的怒火重新燃起。他们全都知道他们完成一切准备所剩下的时间是如此紧张。然而她也知道,如果她因为悲伤和失去而失魂落魄,在这里讲上一整天,他们也不会有一个人膽敢阻止她,直到最终第一秩序的炮火让她永远沉默。
当莱娅听说抵抗组织被称为个人崇拜组织时,她曾感到恐惧——她在新共和国的反对者们曾把她视为战争狂人和老古董而排挤她,并用这些词攻击她。他们在几乎所有方面都大错特错,但是这些批评有那么一丁点真实:莱娅和与她共事的领导层尽力寻找时间或资源,来使抵抗组织不至成为这样。
好吧,没有时间来解决那个问题了。反正我所有的反对者都死了。
“你们那么多人都向我表达了慰问,我对你们的好意表示感谢,”莱娅说道。“但是现在我请求你们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我们全体都为之奉献的事业上来。”
他们都在点头。很好。早就该了结此事,让他们回归岗位了。她越快做完,她就能越快从他们无穷无尽的问题和需求中脱身。这样她就能有一小会儿能与自己的个人伤痛独处片刻。
“我们面前的胜算十分渺茫,”莱娅说道。“新共和国群龙无首,第一秩序正在进军。我告诉不了你们胜算有多少——而我也不想知道。因为关于我们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改变我的主意。”
她停顿了一会儿,让她的话语在空中萦绕,留点时间给听众们思考。
“我们必须回到战斗中,”她说道。“就像汉一样,我们战斗是因为我们信仰公平与自由,是因为我们不会承认一个被残暴政权所统治的银河系。我们会为那些理想而战斗。我们会为每个人而战斗,我们已经铸成了神圣的锁链,让我们并肩作战。我们会为银河系所有想要战斗但无法战斗的人们而战斗——他们需要一群勇士。他们在恐惧中和悲伤中呼唤着我们。响应他们的呼唤是我们的职责。”
莱娅对她周围的军官们点了点头,接着对摄像机器人和正在观看的所有人点了点头。
“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悲痛,”她说道。“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悲痛,不会忘记我们已经失去的人。将来,我们会用更加充分和更加恰当的方式来纪念他们。但是我们必须在战斗结束前收起我们的悲伤。因为现在,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