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里的狗

2018-2-16 00:00|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1714|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狗在《星球大战》​作品里处于一个比较微妙的地位。一方面,狗经常被人提到,虽然很多时候是作为粗话脏话,但这至少说明它们与《星球大战》宇宙中的智慧生物息息相关,否则这个词不会进入人们的日常用语。另一方面,狗的出镜率却微乎其微,只有个别亚种或相似动物的外形被官方公布过,而一条真正的狗到底长什么样,目前依然无从知晓。

一、日常用语里的“狗”

在正史作品里,狗第一次被提到是在2002年的电影《克隆人的进攻》里:



​C-3PO的头被装到一个B1战斗机器人的身上后,不由自主地骂道:“去死吧,绝地走狗!”这句话似乎是分离势力机器人的标准用语之一,因为在2008年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1集《伏击》(Ambush),B2超级战斗机器人也说了类似的话:



​会把敌人骂成“狗”的不是只有机器人。出生于达索米尔的扎布拉克人摩尔也会。在2016年的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二季最后一集《学徒之暮》(Twilight of the Apprentice)里,摩尔就说了这么一句台词:



​同样,会用“狗”骂人的不是只有反派,正派也会。比如在2015年的电影《原力觉醒》里,波·达默龙就开骂了:



​除了用来骂人,“狗”也经常被用来取名。在2013年的《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18集《知情太多的绝地》(The Jedi Who Knew Too Much)里,有一名克隆人ARF中士的昵称就是“猎犬”(Hound):



​克隆人不仅会自称“狗”,还会把所在单位命名为“狗”。在2009年的漫画《克隆人战争:为共和国服务》(The Clone Wars: In Service of the Republic)里,就出现了一支被昵称为“恶魔狗”(Devil Dogs)的克隆人单位:



​他们隶属于第44特别行动师。顺便说一句,当时他们接受肯德尔·奥泽尔少校(Major Kendal Ozzel)的指挥。坑爹的奥泽尔差点导致“恶魔狗”全军覆没。25年后,达斯·维德为“恶魔狗”报了仇——他把当时已担任海军上将的奥泽尔掐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以“狗”命名的飞船更多:

在1994年的飞行模拟游戏《TIE战斗机》里,义军同盟有一艘“打击级”中型巡洋舰(Strike-class medium cruiser)名叫“红狗号”(Red Dog)。不过它很快就被帝国摧毁了。

在1999年的小说《X翼:索洛指挥》(X-Wing: Solo Command)里,新共和国有一艘“类星体火级”载机巡洋舰(Quasar Fire-class cruiser-carrier)名叫“战狗号”(Battle Dog)。

在2013年的漫画《黑暗时代:星火犹存》(Dark Times: A Spark Remains)里,帝国有一艘“狩猎者级”歼星舰(Venator-class Star Destroyer)叫“猎犬号”(Hound)。

另外,在2017年的正史小说《前线Ⅱ:地狱小队》里,女主角艾登·韦尔西奥(Iden Versio)把负责监视她的副驾驶塞玛·瓦斯科(Semma Waskor)称为“看门狗”(watchdog)。

二、与狗相似的动物

1、阿克狗(Akk dog)


阿克狗是《星球大战》宇宙里最著名的狗。但严格地说,它们其实不是狗:



​在现实世界,狗都是哺乳动物。但阿克狗不是。阿克狗是一种爬行哺乳动物(Reptomammal),也就是说,它们兼有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的特征,类似地球史前的“似哺乳爬行动物”。

阿克狗体型巨大,与一辆陆行艇(landspeeder)一样长。牙齿能咬碎耐钢(durasteel);鳞片能抵御光剑。由于是原力敏感动物,因此它们能被原力敏感者驯化,承担看家护院,保卫牧群的职责,或者仅仅就是当作一种宠物。

阿克狗最早出现在2000年的漫画《共和国》第16~18集。2003年出版的小说《破碎点》(Shatterpoint)提供了它们的详细背景。原来它们发源于梅斯·温杜的母星哈伦卡尔(Haruun Kal)。2015年的手机RPG游戏《起义》(Uprising)把阿克狗引入了正史。

2、赛博里亚战狗(Cyborean Battle Dog)

另一种名字里有“狗”但其实有可能不是狗的动物是赛博里亚战狗:



​顾名思义,这种动物来自行星赛博里亚(Cyborrea),并且被培育成了武器。赛博里亚人对它们进行半机器化改造,提高它们的战斗力,使它们无所畏惧,易于控制。

虽然它们确实是哺乳动物,但有理由相信“赛博里亚战狗”只是这种动物的俗称。它们的本名叫“内克”(Nek)。内克最早出现在1992年的漫画《黑暗帝国》第1集里。2014年的小说《帝国之仆:银河边缘》(Servants of the Empire: Edge of the Galaxy)把它们引入了正史。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正史作品提到这种动物的昵称“赛博里亚战狗”,而是仅仅称它们为“内克”。所以,它们有可能不是狗。

3、蛙犬(frog-dog)

在《绝地归来》8分16秒到8分27秒(以蓝光版为准),可以看到在贾巴的宫殿台阶上有一个生物被链子拴着:



​这是一个蛙犬,名叫布博伊卡拉尔(Buboicullaar)。请注意,蛙犬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但其实是智慧生物。正因为他们的外表很有欺骗性,因此蛙犬总被雇佣为间谍或杀手。

蛙犬仅仅因为有些狗的特征而得名“犬”,其实他们是彻底的爬行类,比阿克狗更不属于狗。

4、卡思犬(Kath hound)

与上面三种“狗”相比,卡思犬比较接近普通的狗,但依然很难说它们是狗:



​卡思犬最早出现在2003年的RPG游戏《旧共和国武士》里。它们发源于行星丹图因(Dantooine),平均身高1米。它们其实更像奇蹄目或偶蹄目动物,而不是狗所属的食肉目。

2017年的小说《法斯马》把卡思犬引入了正史。

5、其他

除了上述四种“狗”外,正史里还提到的名字里带“狗”或“犬”的动物包括:

巴萨犬(Bassa hound),出自2017年的小说《加入抵抗组织》(Join the Resistance),与卡思犬一样,是有蹄类动物。

麝香犬(Musk-hound)、转圈狗(Ring-dog)和斯拉卡里犬(Slakari-hound),都出自2015年的小说《余波》(Aftermath)。

斯帕林吉亚恶犬(Sparingian dire hound),出自2015年的小说《活动目标》(Moving Target)。

另外,2017年的小说《法斯马》提到,在法斯马的母星帕纳索斯(Parnassos),有一种不知名的灰皮狗。

与正史相比,传说作品里的狗种类更多,但几乎都没有图片,仅有的几种有图片的狗看起来也不像狗。唯一的例外似乎是2002年的漫画《星际战斗机:交叉骨》(Starfighter: Crossbones)第2集。这集漫画的一个角落展示了一个塔尔兹人牵着一条狗形宠物:



​可惜,没有任何作品给出这种狗形宠物的设定,因此它到底是不是一条狗不得而知。

三、丘巴卡是条狗?

1976年的《新的希望》成年人小说版提到,卢克·天行者曾经在塔图因养过一条狗。这个细节无疑是向乔治·卢卡斯本人致敬,因为众所周知,卢卡斯在创作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时,就养了一条叫“印第安纳”的母阿拉斯加雪橇犬:



卢卡斯承认,​“印第安纳”非但是“印第安纳·琼斯”的名字来源,更是丘巴卡的灵感来源。所以,不要再叫丘巴卡“猩猩”或“猿人”啦!仔细观察伍基人的脸型,你会发现他们其实更像长毛狗,而且他们的性格也很像狗:忠诚,容易激动。



​事实上,在基本语里,对伍基人幼儿的称呼就是“Pup”——“小狗”或“狗仔”的意思。

今年是农历狗年,祝全国星战迷狗年快乐!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