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里的智慧植物

2017-12-28 12:20|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1851|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译者按】​原文《Welcome to the Star Wars Jungle》于2014年4月3日刊登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凯文·贝恩特耶斯(Kevin Beentjes)。

“我相信这棵树在对我们说话。”——C-3PO

智慧生命有许多不同的形式、外形和类别。虽然比动物少得多,但在《星球大战》宇宙里,有的植物也进化出了智慧。大约1.5%的已知智慧生命源于植物。像动物一样,植物的智慧也表现出不同的程度,从非常原始到高智能。在这个分类系统的底层,是类似于马蒙·胡尔等人类学家所谓的“非智慧”植物。虽然大多数植物不会像动物那样对外界刺激作出反应(别对那些从力克萨藤中死里逃生的人这么说),但那些能感应植物原力的人可以确认许多植物确实有自己的意识。绝地把植物的生命原力描述为一种内部的嗡嗡声,每种声音“按照其自身的独特情绪震动,有些震动幅度很小,有些震动幅度很大很明显,就像枝头绽放的花朵。”


​图1:耶戈的力克萨藤是凶猛的猎手。

在被认为拥有某种程度智慧的物种里,最底层的就是那些无法与外部世界交流、外部世界对它们的存在也不是特别熟悉的植物种族。尽管它们拥有对光、引力、温度和化学的最基本感知力,或许还能以其它方式感知周围环境,但绝大多数人只把它们当成野草或装饰。马尔帕索树、普尔西法里亚苔藓群和翁德伦竹都能被归入这一类。植物能表现出与动物种族一样的原力敏感性。原力敏感性较强的植物种族之一就是穆拉卡姆兰花。据说它们会对人产生纽带,以心电感应的方式与人交谈,而且产生纽带后,还要与人接近才能存活。在银河大战之后的冷战期间,一株穆拉卡姆兰花对绝地农业团工作人员赫丝蒂佐·特雷斯产生纽带。西斯尊主达斯·斯凯布勒斯企图用这株穆拉卡姆兰花创造一种能让人永生的病毒。结果他创造出了一种拥有完全自主意识的病毒,这种病毒能把所有感染者变成不死怪物。

在中环星球伊索的地表,也有一些半智慧植物拥有心电感应能力,比如巴福尔。这些闪闪发光的淡蓝色树拥有黑色的树叶。单棵树的智能很有限,但几棵树靠在一起就能增强它们的智能,或许是因为互相盘绕的树根形成了一张网,把所有树都连了起来。七棵树的集体意识就被认为达到了完备的智慧;一整片森林的智能超过了大多数已知生物。这种集体智能和心电感应能力可能就是伊索人宗教中“丛林母亲”这一形象的来源。丛林母亲会召唤伊索人下降到地表。其他伊索的半智慧植物,比如维苏韦格,经过训练后甚至能对简单的指令做出反应。维苏韦格是一种拥有红树皮的肉食树,能通过感知空气中的振动来解读口语。这一技能也被它们用来活捉猎物。


​图2:伊索人在悉心照料他们的智慧植物。

全景柳是一种能健康存活800多年的树,能用类似眼睛的视觉器官理解周围环境。树枝上的每个蓓蕾顶端都有一个金色小眼,能聚焦特定目标。通过移动树枝,这种柳树还能改变视野。绝地能与全景柳交流,通过触碰其树皮来用它的眼睛观察事物。

从动物的角度看,顺着演化阶梯向上,植物开始发展出较复杂的感知外部世界和改变外部世界的方式,以及个体智能的高级形式。与多个个体的群集智能相比,个体智能不一定是智慧的“高级形式”。群集智能常能成长为超级大脑——在这种情况下,单株植物更像动物大脑中的互相联系的神经元。在天鹅B星系就演化出了一个类似伊索森林的超级大脑。那里的海藻床被认为极其聪明,但无法到处活动,因此与银河系鲜有交流。

无法移动的种族与银河系其他种族的联系常常相当有限。在沙漠行星恩德雷加德,有一种被称为“绿洲母亲”的肉食性植物生活在稀少的水池里,几乎不能移动。而它们的幼年形态,即“绿洲孩子”,可以移动。因此绿洲孩子会捕猎活体动物来喂它们的母亲。恶劣的环境加上与其他智慧生物缺乏接触导致绿洲母亲非常自私,只关心它们自己的福祉。


​图3:绿洲孩子和绿洲母亲。

普利思人也不能移动,但找到了进入银河社会的方法。他们需要大量营养,且必须根植在肥料中,所以经常要其他人以推轮椅的方式移动他们。普利思人被认为拥有完备的智慧,甚至在银河系不少地方领导商业企业。有些智慧植物只能非常缓慢的移动,比如树形的亚林人或肥胖的宗戈卢人。

不少种族把他们的藤、根或类似身体部位用于抓握和行走,比如达尔塔里人,他们来自中环的同名行星。他们把两根藤当作手臂,其它像触须一样的藤被用于行走。


​图4:达尔塔里人。

来自扩张区域行星埃尔盖舒伊的埃尔盖舒伊人看起来就像一个个草墩,身上长着许多附肢。有的附肢负责抓握,而有的则形成视觉和听觉器官。埃尔盖舒伊人平均寿命可达200标准岁,体重可达半公吨。他们是无性繁殖的植物,种下一粒籽,发了一颗芽。所以,埃尔盖舒伊人没有性别的概念。不过,他们积极参与银河事务,欢迎访客去他们的母星,也渴望向别人学习。


​图5:埃尔盖舒伊人。

银河旅行时,埃尔盖舒伊人使用一种被称为“跳星机”的活体飞船——它们由埃尔盖舒伊人自己的生命能量驱动。


​图6:埃尔盖舒伊人的跳星机。

戈尔什的奥贡人也使用触须吸收食物。通过分泌强酸,他们基本上在体外就能消化猎物,用附肢吸收营养。


​图7:正在觅食的奥贡人。

弗茨弗特人,又被伊沃克人称为“蒲公英武士”,演化出了像腿一样的附肢,能行走。在恩多,这种半智慧生物对家园的保护欲非常强,像动物一样守护他们的领地。


​图8:被入侵者吵醒的弗茨弗特人。

生活在阿林地下的金达洛人从外表看很像死树,浑身布满磷光花纹。他们站高达3.1米,很威风。金达洛人也能用两条像腿一样的树干行走。他们身上的生物发光花纹是阿林许多植物的共有特征。金达洛人用这种光点亮他们居住的地洞。对所有地洞里的生物来说,行星地表的空气是有毒的,所以,金达洛人守卫着两个生态系统的通道,一旦出现缺口,他们会制造地震将其封住。由此可以推测,金达洛人与银河社会的交流很少,导致他们拥有近乎神话般的地位。


​图9:金达洛人。

另一种较著名的智慧植物是列夫温人。他们外形像水果,强壮的叶子像腿一样帮助他们站立。列夫温人是外环星球列夫亚的原住民,经常四处鼓吹他们的生活方式——“泰亚”。泰亚是一种注重和平、精神统一和尊重生命的原力传统。列夫温人能用他们的叶子感知震动(类似听觉)和气味。像大多数植物一样,他们进行光合作用,即通过吸收阳光实现碳固定的过程。他们对银河系其他地方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植物学和栽培学方面的技术进步。他们把植物用于各种不同的领域,比如医疗。


​图10:植物的生理机能没有阻止列夫温人享受饮料。

内蒂人在银河系很罕见,但却是最能感应原力的种族之一。乌德·布纳、加努、乌罗·库、特拉·萨等著名绝地都是内蒂人,还是西斯档案管理员戴尔利斯也是。他们被认为演化于摩克尔,但因为未知的原因,他们的社会迁移至中环的吕克。吕克的恒星发生超新星爆炸后,吕克被毁,内蒂人几近滅絕。少数幸存下来的人繁衍生息,使他们的种族融入银河社会。内蒂人每隔几百年才生育一次,产下的种子能休眠很长时间。成年内蒂人有个著名的特点,就是可以在两种状态间切换。在树形状态下,内蒂人身高可达五米,能几百年不活动,仅仅思考他们的环境。另一种状态更像人形,活动自如。


​图11:内蒂人绝地大师特拉·萨在保卫隐秘圣殿

泽洛斯人经常被归类为“类人种族”,但从生物学上看,这是错误的。泽洛斯人是一个在泽洛斯二号行星演化的植物种族,只不过外形特征非常接近人类。这是怎么造成的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就泽洛斯人而言,这可能是一种高度发达的拟态。不过,很多泽洛斯生物学家推理认为他们的种族是外来者基因改造的产物,因为自然演化成类人形态的概率极低。但尚无证据证明这种基因改造。泽洛斯人的肤色几乎与随处可见的普通人类无异,因此从外观上很难区分谁是人类,谁是泽洛斯人。而且,他们选择严格保密自己的植物身份。


​图12:“类人种族”泽洛斯人有许多关于黑夜的迷信思想。

另一种被观察到的拟态是维鲁蒂德人。严格地说,他们不是植物种族,而是真菌种族。这种能行走的智慧真菌演化成了人形。对不明真相的观察者来说,维鲁蒂德人与其他类人种族几乎没有太大差别。除了极其聪明外,目前关于维鲁蒂德人的信息还不多。他们用这种拟态保证自己安全无虞,还能通过模仿人类来诱捕猎物。维鲁蒂德人的母星依然未知,但人们会在科洛桑一些比较不光彩的地区发现他们。


​图13:维鲁蒂德人

泽洛斯人有时被认为是植物进化的顶峰,但在非哺乳类的智慧生物看来,这是一种非常人类中心主义的观念。虽然与其他种族相比,在活动性和适应人类主导的银河社会方面,他们或许是有优势,但人形并不是优等的标志。智慧能以多样的外形和形式表现。多姆-布拉登的原住民阿菲特肯人在传统形态下确实很像一株植物,每个阿菲特肯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叶、瓣、穗和须的生长模式各不相同。另一方面,泽夫利夫尔人看上去非常像普通的海藻,但与常规的哺乳类智慧生物相比,他们的智商一点都不低。下次你在花园里除杂草时大概要三思了,植物或许也有感觉!

译名表

事件
Great Galactic War,银河大战
Cold War,冷战

人物
Mammon Hoole,马蒙·胡尔
Darth Scabrous,达斯·斯凯布勒斯
Hestizo Trace,赫丝蒂佐·特雷斯
Ood Bnar,乌德·布纳
Garnoo,加努
Uro Koo,乌罗·库
T'ra Saa,特拉·萨
Dail'Liss,戴尔利斯

智慧植物
reeksa,力克萨
Malpaso tree,马尔帕索树
Pulsifarian moss,普尔西法里亚苔藓
Onderonian bamboo,翁德伦竹
Murakami orchid,穆拉卡姆兰花
Bafforr,巴福尔
Vesuvague,维苏韦格
Panopticon willow,全景柳
oasis mother,绿洲母亲
oasis child,绿洲孩子
Pliith,普利思人
Yarin,亚林人
Zongorlu,宗戈卢人
Orgon,奥贡人
Daltarri,达尔塔里人
Ergesh,埃尔盖舒伊人
Fftssfft (dandelion warrior),弗茨弗特人(蒲公英武士)
Kindalo,金达洛人
Revwien,列夫温人
Neti,内蒂人
Zelosian,泽洛斯人
Wirutid,维鲁蒂德人
Affytechan,阿菲特肯人
Zeffliffl,泽夫利夫尔人

地点
Outer Rim,外环
Mid Rim,中环
Expansion Region,扩张区域
Iego,耶戈
Ithor,伊索
Cygnus B system,天鹅B星系
Endregaad,恩德雷加德
Ergeshui,埃尔盖舒伊
Gorsh,戈尔什
Endor,恩多
Aleen,阿林
Revyia,列夫亚
Myrkr,摩克尔
Ryyk,吕克
Hidden Temple,隐秘圣殿
Zelos II,泽洛斯二号行星
Coruscant,科洛桑
Dom-Bradden,多姆-布拉登

种族
Ithorian,伊索人
Ewok,伊沃克人

其它
Mother Jungle,丛林母亲
Tyia,泰亚
Starjumper,跳星机
Sith Lord,西斯尊主
Jedi AgriCorps,绝地农业团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