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评述《卢克·天行者的传说》

2017-11-17 15:22|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2880|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卢克·天行者的传说》是一本《星球大战》正史小说,由迪士尼-卢卡斯影业出版社出版于2017年10月31日,属于《最后的绝地》先导系列小说之一,作者是中国科幻迷非常熟悉的美籍华裔奇幻与科幻作家刘宇昆——在中国被昵称为“小刘”。他翻译的《三体》和《北京折叠》分别荣获2015年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和2016年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卢克·天行者的传说》绝对是目前最另类的《星球大战》正史宇宙小说,没有“之一”。就算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作品里,本书的风格也是极其罕见的。



​一、剧情介绍

本书的主线故事发生在一艘名为“任性流号”的货船上。船长赫特人图马坚持雇佣青少年船员,因为他们更愿意为了在太空冒险而接受低廉的报酬。船员们经常分享稀奇古怪的故事。在一次向坎托湾运输法希尔马的路上,他们就分享了六个与卢克·天行者有关的奇闻异事。

1、《流言终结者》



​第一个故事《流言终结者》由厨师杜伍根讲述,是讽刺和自嘲风格。她早年在一个叫“丹德主楼”的酒吧听到一个叫“蕾迪”的人高谈阔论,声称死星战役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卢克真名叫“卢克·土跋者”,是塔图因一个好吃懒做的孤儿,从小被伯伯和伯母带大。他的伯伯和伯母后来当然没有死,只是因受不了银河帝国的苛捐杂税而远走高飞。他们没有带走卢克,因为觉得这个侄子是个累赘。卢克则加入了一个骗子团伙。这个团伙的成员包括:

“智者”本尼·欧克诺比,团伙头目,老骗子;
“闪电手”汉索尔·射击者,科雷利亚走私者,从不遵守诺言;
“多毛怪”丘伊·巴卡拉特,团伙打手,伍基人賭徒。

加入这个团伙后,卢克的绰号是“娃娃脸”,负责用无辜的眼神和表情博取受害者的同情。他们乘坐飞船“百年鸡号”在星际间招摇撞骗,用魔术、科技、火把等伪装谎称卢克会用原力和光剑。终于,他们引起了义军同盟的注意。义军逮捕了他们,原计划公审他们,以彰显义军也能给银河系带来秩序。结果,欧克诺比提出他们可以为义军服务,制造一个大骗局来给义军带来声望。

原来,帝国的死星也是假的。蕾迪从工程学角度分析认为能摧毁行星的巨型太空站不可能存在。帝国是在奥德朗地下偷偷安装了大量质子鱼雷。鱼雷被引爆后,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奥德朗爆炸。但帝国谎称他们拥有死星这种高效的超级武器,进而对全银河起到威慑作用。其实帝国炮制的奥德朗爆炸画面漏洞百出,比如,在一个镜头里,奥德朗爆炸后就是一个火球,而在另一个镜头里,火球周围居然多了一个高热物质环。于是,在欧克诺比团伙的自编自导自演下,义军少数飞行员在鸟不拉屎的雅文星系表演了震撼而又戏剧性的死星战役,然后将计就计向全银河宣布他们摧毁了死星。帝国聪明反被聪明误,自食其果,白白让义军增长了人气。

事后,义军谎称“阵亡的”欧克诺比就是克隆人战争期间的传奇绝地欧比-旺·克诺比。卢克和汉索尔同时以高超的骗技追求莱娅·奥加纳公主,最终汉索尔赢得公主芳心,摇身一变成为“汉·索洛将军”。


就在蕾迪企图进一步论证共和国的加·加·宾克斯议员与帝国的达斯·维德是同一人时,杜伍根发现卢克·天行者本人居然就是酒吧里的听众之一。卢克走后,她追出去问为什么他不当面拆穿蕾迪的阴谋论。卢克回答:

“新共和国的英雄没有以英雄自居。他们认为自己就是普通人,为了光复银河系的自由与正义而做了该做的事。对我来说,反驳她就会心生恐惧,恐惧英雄们的声誉被抹杀,而忽视他们的功绩。这会导致愤怒,愤怒民众因他们的牺牲而受益,却没有崇拜他们。这会导致憎恨,憎恨真相本身还远远不够。这最终会招来黑暗面。”

2、《星际飞船坟场》



​​第二个故事《星际飞船坟场》由三副乌莉纳讲述。这个故事最早出自一名帝国军人,后经层层转述被乌莉纳获悉。

这名帝国军人参加了贾库战役,在一艘歼星舰上担任炮手。他通过全息视频见证了卢克用原力破坏和摧毁一艘又一艘帝国歼星舰。卢克甚至在飞船间跳跃,挥舞光剑砍坏一艘又一艘帝国歼星舰:



在这名炮手眼里,卢克就像死神。

后来,这名炮手乘坐逃生舱迫降在贾库表面,身受重伤。迷迷糊糊中,一个声称讨厌帝国的神秘人救了他。他觉得此人很像卢克。但这人没有展现任何原力。两人在沙漠中跋涉,在飞船残骸中躲避沙尘暴,分享所剩无几的口粮。

最后,他们来到一座被废弃的帝国基地。神秘人原想为他找一名医生,但基地内除了大量拾荒者,没有其他人。这时,基地附近的歼星舰反应堆发生爆炸,巨大的热量烤化了金属和砂石,基地被熔岩包围,残垣断壁坚持不了多久。眼看不知所措的拾荒者们危在旦夕,神秘人用基地内的隔热材料制作了橇,然后尝试穿橇在熔岩中缓慢行走,发现可以脱离危险。在闪亮熔岩中行走的他犹如“天行者”。但他向其他拾荒者传授这一求生技巧时,却遭到了抵制,因为其他人害怕穿隔热橇会摔倒,宁可在基地内企盼熔岩早点降温。于是,那名帝国炮手建议神秘人自曝身份,用卢克和原力树立拾荒者们的信心。这一招果然有用,抱着对卢克和原力的信任,拾荒者们穿着隔热橇,顺利走出熔岩。

脱离危险后,拾荒者们纷纷感谢神秘人,向他赠送礼物,其中一件礼物是来自“皮利奥”的罗盘。拾荒者们离开后,神秘人留给帝国炮手一个归航信标,让他呼叫帝国救援队,自己则离他而去。炮手问他到底是不是卢克,神秘人回答:“我们都是卢克·天行者。”

炮手回到帝国舰队后,虽然被治好了伤,但惨遭拷打和审问,因为帝国军官们不相信卢克参加了贾库战役,觉得这名炮手是共和国间谍。万念俱灰的他离开帝国海军,回到贾库当起了拾荒者。


3、《在洪水中钓鱼》



​第三个故事《在洪水中钓鱼》由女偷渡客“流体”讲述。

卢克·天行者驾驶X翼星际战斗机来到水世界卢埃尔,恰巧遇到被困在暴风雨中的小姑娘阿娅-格隆。卢克救下她后,受到她的祖母凯拉-格隆-沃长老的感谢与款待。

凯拉长老告诉卢克,卢埃尔人把原力称为“潮汐”。他们的祖先早在绝地与旧共和国出现前就掌握了对潮汐的驾驭。结果,一部分祖先受到权力的诱惑,企图把潮汐当成统治的工具,而另一部分祖先从道德上厌恶扭转潮汐的企图。两派人发生战争,摧毁了一千多个世界。幸存者来到卢埃尔避难,发誓不再滥用潮汐。

卢克提出要向凯拉长老学习潮汐的知识。凯拉起初不同意,还说卢克以后也会遇到渴望求知但他不愿意教的学生。后来,凯拉说卢克想学习潮汐就必须经受三个考验:

第一个考验是在水下漫步,但不能浮出水面换气。诀窍是呼吸水下气泡里的空气。没想到卢克巧妙地用衣服收集小气泡,再把它们汇聚成大气泡,随后把头伸进衣服里的这个大气泡,在水下轻松漫步。

第二个考验是骑当地的风信鸟环游世界,由阿娅-格隆当向导。这个考验对卢克没有太大难度。

第三个考验是在环游世界的最后阶段进入无风区捕捞金色马林鱼。卢克尝试了几个小时都不成功。最后,在阿娅的点拨下,卢克顿悟,不去干涉事物的发展,问题会自行解决。于是,他抛开一些杂念,彻底信任潮汐,终于捕捞到一条至少一百千克重的金色马林鱼。

回到凯拉长老身边后,卢克表示他已经不需要学习潮汐的知识了,三个考验已经让他学得够多了,他要去下一个世界探寻原力其他方面的知识。


4、《我,机器人》



​第四个故事《我,机器人》由机器人管家G2-X讲述。这个故事最早出自一个Z7建造机器人,后在机器人间层层转述,被G2获悉。

这个Z7机器人曾被绑架到未知区域的深邃星。深邃星是一颗不宜居行星,地表环境极其恶劣,气压大、温度高、酸雨肆虐。但那里盛产珍贵的“泪蛋白石”。于是,一群达官显贵在那里设立了采石场。采石场里的劳工都是从银河各地绑架来的机器人奴隶,生存条件恶劣,平均几个月即报废。而达官显贵们则依靠出售泪蛋白石大发横财,在深邃星轨道上的“宝石号”空间站里过着附庸风雅的生活。有一部分机器人被改造成了打手,负责看管其它机器人奴隶,那个Z7机器人就是其中之一。

没想到,与Z7一同被绑架的,还有R2-D2。为了解救R2-D2,卢克伪装成一个银色的礼仪机器人潜入深邃星,用原力解除打手机器人的改造部件,让它们全部变回原来的自己,从而发动了机器人奴隶大起义。最后,“宝石号”里的达官显贵被绳之以法,机器人奴隶们回归原来的生活。


5、《惏悷微尘传奇》



​第五个故事《惏悷微尘传奇》由15岁的船员蒂尔讲述。蒂尔有一次在马戏团里遇到一个叫“惏悷微尘”的演员。他喜欢用生僻词,包括自己的名字都是。正是他向蒂尔讲述了自己的传奇经历。

惏悷微尘的种族被称为“微蚤”,只有四毫米长,是最小的智慧生物之一,外形和生理机能都类似跳蚤。他们发源于行星科瓦克,与猴蜥处于一种半共生关系。每个猴蜥的身上都住着一群微蚤。婴儿猴蜥出生后,父母亲身上各会有一些微蚤跳到婴儿身上,组成新的微蚤群。微蚤的寿命只有猴蜥的十分之一,但他们的行动速度和思维速度是猴蜥的十倍。因此,微蚤比猴蜥聪明得多,微蚤文明也比猴蜥文明复杂得多。每个猴蜥身上的微蚤都会向宿主出谋划策、警告危险和传授经验,还会为他们清洁毛发。

惏悷微尘原来是萨拉舍斯·克拉姆身上的微蚤。当萨拉舍斯决定闯荡银河后,他身上的微蚤开会决定离开他,唯独惏悷微尘留了下来,与他一同游历外星球。最终,他们进入了赫特人贾巴的宫殿。莱娅公主被俘后,她的镇定从容打动了惏悷微尘。于是他跳到莱娅头上,与莱娅成为朋友。莱娅把义军同盟对抗帝国的故事告诉他后,他决定帮助义军。因此,当卢克来到贾巴的宫殿后,他又跳到了卢克的头上。

然而,卢克误以为这个向他耳语的声音是某个绝地的原力灵魂。惏悷微尘虽然不相信原力,但只能将错就错,以原力的名义一步步指导和控制卢克打败兰克,营救汉·索洛,与莱娅一起毁灭贾巴的匪帮。事后,惏悷微尘觉得指导卢克太累了,遂决定加入马戏团谋生。


6、《里面够大》



​第六个故事《里面够大》由12岁的船员格科卢讲述。巴莱思大学的一名女生物家亲自把这个故事告诉了他。

阿戈利巴-图星系有两颗宜居行星——丛林行星阿戈利巴-阿多和冰雪行星阿戈利巴-埃纳,两者之间有小行星带。这两颗行星上的生物到底是独立演化的,还是在其中一颗行星上先演化,再移居到另一颗上,一直没有定论。有一次,这名生物学家要去阿戈利巴-图星系研究这一课题。她以搭便船的方式首先来到阿戈利巴-阿多,三周后想以同样的方式前往阿戈利巴-埃纳,结果召唤来了卢克——他正好驾驶一架A翼路过此地。他俩在穿越小行星带时,忽然被两个飞舞的光点所吸引。卢克便驾驶A翼跟着光点来到一颗小行星上。光点飞进一个洞穴,卢克就把A翼停在洞口,然后与生物学家一同进洞。没想到,他俩误入了太空蛞蝓的口中。

就在他俩想逃出去时,太空蛞蝓把嘴闭上了。这条太空蛞蝓非常庞大,肉有几千米厚,卢克无法用光剑破壁逃出。于是,他俩只能朝反方向深处走,试图找到其他出口。一路上,他俩发现太空蛞蝓的体内别有一番洞天,就像一个小宇宙,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生态系统,各种各样的生物与太空蛞蝓共生。他俩可以不用氧气面罩呼吸,采集稀有的食物和水,勉强生存。当然,太空蛞蝓体内也危机四伏,胃酸、猛兽等东西一次又一次伤害到他俩。卢克还发现,太空蛞蝓体内刻有奇怪的文字。几天后,他俩发现了文字的来源——三尊雕像。

这三尊雕像分别是一个人类和两个昆虫形种族。卢克意识到这些雕像会动,就用手触碰它们,结果通过心电感应获得了惊人的知识——这三尊雕像其实是三位被困在这里达数十亿年之久的古老原力敏感者。他们把原力称为“明雾”。他们也是被光点引诱进这条太空蛞蝓体内的。发现自己出不去后,他们就用明雾编织了一个能让时间变慢的茧,从此就这样以近乎静止的状态生存了数十亿年。他们从卢克的身上看到一颗明亮的心和希望,便决定破茧而出,帮助他。不过,这样的代价是牺牲自己的生命。

卢克起初不同意。但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后,他意识到这三位“织雾者”的境界其实与当年自我牺牲的欧比-旺是一样的。于是,他用光剑破坏了茧。在一阵强光中,三位织雾者悲喜交加地拥抱在一起,随即融化,太空蛞蝓也不见踪影,卢克和生物学家躺在A翼边上的一个陨石坑里。

卢克把生物学家送到阿戈利巴-埃纳后,就开着A翼离开了。


二、简评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故事中套故事,这种在《星球大战》正史作品里独一无二的叙事风格给了刘宇昆极大的创作自由。各种眼花缭乱、光怪陆离的场景跃然纸上,完全不用担心它们是否契合目前的《星球大战》正史。事实上,本书所描绘的六段卢克·天行者的经历,没有一段能被百分百确认为“真实”。卢克真的参加过贾库战役吗?卢克真的去过卢埃尔和深邃星吗?真的是惏悷微尘帮助卢克打败兰克和解救了汉·索洛吗?卢克真的遇到了几十亿前的原力使用者吗?没有人知道答案。每一段奇妙旅行的背后或许只是说书人的异想天开。凭借一己之力摧毁死星、转变达斯·维德、导致银河皇帝驾崩的功绩太过传奇,以至于一千个人口中有一千个卢克。

虽然这些故事未必是“真的”,但小刘凭借对《星球大战》宇宙发展史的烂熟于胸,让这些故事极具《星球大战》风格,显得非常合情合理。其中的致敬、彩蛋、桥段和梗让《星球大战》老粉无比亲切,甚至拍案叫绝。比如:

在第一个故事《流言终结者》里,蕾迪提到帝国公布的奥德朗爆炸画面前后矛盾,有的画面是一个纯粹的火球,而在有的画面里,火球周围居然多了一个高热物质环。



​在现实生活中,这其实就是《新的希望》1977年原版和1997年特别版的区别之一。

在第二个故事《星际飞船坟场》里,那名帝国炮手目睹卢克在空中砍翻歼星舰的场景其实是向《原力觉醒》的早期设想致敬。概念画家赖恩·丘奇还为这一设想绘制了概念画。



​在画中,当时被命名为“基拉”的女主角一边驾驶战斗机一边用光剑砍坏歼星舰。这幅画后来被收录进2015年12月18日出版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画册》一书中。

在第三个故事《在洪水中钓鱼》里,凯拉长老说卢克以后也会遇到渴望求知但他不愿意教的学生,显然是暗示《最后的绝地》里的蕾伊。

更多的梗就有待各位《星球大战》读者去发掘吧!

总之,这本《卢克·天行者的传说》已是我心中的最佳《星球大战》正史小说之一。

译名表

作品
Myth Buster,《流言终结者》
The Starship Graveyard,《星际飞船坟场》
Fishing in the Deluge,《在洪水中钓鱼》
I, Droid,《我,机器人》
The Tale of Lugubrious Mote,《惏悷微尘的故事》
Big Inside,《里面够大》
The Art of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画册》

人名
Luke Skywalker,卢克·天行者
Han Solo,汉·索洛
Obi-Wan Kenobi,欧比-旺·克诺比
Leia Organa,莱娅·奥加纳
Luke “Babyface” Clodplodder,“娃娃脸”卢克·土跋者
Benny “Wiseman” O’Kenoby,“智者”本尼·欧克诺比
Hansel “Lightning Hands” Shooter,“闪电手”汉索尔·射击者
Chewie “Shaggy” Baccarat,“多毛怪”丘伊·巴卡拉特
Tuuma the Hutt,赫特人图马
Jabba the Hutt,赫特人贾巴
Dwoogan,杜伍根
Redy,蕾迪
Jar Jar Binks,加·加·宾克斯
Darth Vader,达斯·维德
Ulina,乌莉纳
Flux,“流体”
Aya-Glon,阿娅-格隆
Elder Kailla-Glon-Vow,凯拉-格隆-沃长老
Teal,蒂尔
Salacious Crumb,萨拉舍斯·克拉姆
G'kolu,格科卢
Ryan Church,赖恩·丘奇
Kira,基拉
Rey,蕾伊

生物
Fathier,法希尔马
Wind-truster,风信鸟
Rancor,兰克
Space Slug,太空蛞蝓

种族
Lew'elan,卢埃尔人
mole-flea,微蚤
Kowakian monkey-lizard,科瓦克猴蜥

地点
Unknown Regions,未知区域
Canto Bight,坎托湾
Dande Donjon,丹德主楼
Death Star,死星
Alderaan,奥德朗
Yavin,雅文
Jakku,贾库
Pillio,皮利奥
Lew'el,卢埃尔
Doldrums,无风带
The Deep,深邃星
Gem,“宝石号”
Kowak,科瓦克
Agoliba-Tu system,阿戈利巴-图星系
Agoliba-Ado,阿戈利巴-阿多
Agoliba-Ena,阿戈利巴-埃纳

组织
Galactic Empire,银河帝国
Rebel Alliance,义军同盟
Old Republic,旧共和国
New Republic,新共和国
University of Bar'leth,巴莱思大学

飞船
Wayward Current,“任性流”
Century Turkey,“百年鸡号”
Escape Pod,逃生舱
X-wing,X翼
A-wing,A翼

科技
Proton torpedo,质子鱼雷
homing beacon,归航信标

其它
The Force,原力
Tide,潮汐
Luminance Mist,明雾
Tear opal,泪蛋白石
Mist-Weaver,织雾者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