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短篇小说——《游侠:流入》

2017-3-22 20:39| 发布者: 星球大战论坛| 查看: 1641|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译者按】原文《Knight Errant: Influx》是系列漫画《游侠》的前传,于2010年10月19日发布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约翰·杰克逊·米勒(John Jackson Miller)。

“我们应该把你就地枪决!”

那个戴着兜帽的人翻过小山,靴子踏过泥土。“我们到了,”他坚定地说。道歉毫无意义。在这里——或者对这些人,毫无意义。“告诉我们然后该乘什么即可。”

戴曼(Daiman)的西斯(Sith)战士没有放下他们的步枪。即使在阴雨绵绵的奥拉尼森(Oranessan),戴曼尊主也坚持要求他的士兵每天身着银光闪闪的战斗服。这天,这颗星球似乎尤其想考验他们的盔甲。冰雹被他们的盔甲弹向四面八方,发出刺耳噪杂的声音,导致第一个讲话的人——一个穿着工作服、脸上有烧伤疤痕的女人——不得不靠吼来使对方听清。

“你不应该在这里,飞行员!”这个女人走在战士中间,把一盏手提式照明灯照在新来者的脸上,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健壮男人。“你二十分钟前就应该在这里作飞行准备了,”她叫道。“你究竟在泥地里干什么?”

“我们的穿梭机在风暴中坏了,”新到的人指着山顶说。两个身着类似斗篷的同伴从他后面跟上来,他们的身份识别牌闪闪发光。“我们只能降落在这儿。这很要紧吗?我们到了。”万纳·特里斯(Vannar Treece)斜着冰蓝色的眼睛,评估周围环境。在疤面地勤组长和四个哨兵的后面,依稀可见一艘庞大的多炮台西斯运输船,等待着飞行小组。远处,几艘同样的运输船已经起飞,越过核反应堆。这些核反应堆为戴曼在该驿站里的飞船提供燃料。从这些巨型永凝土(permacrete)圆锥顶部冒出的火焰是此地唯一的光源。甚至在正午——即现在,地勤人员也不得不使用头盔灯。

欢迎回到西斯空间,万纳想。看看名胜古迹——如果你真愿意的话。

万纳向那艘等候的运输船走近一步,但被地勤组长挡住了。这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用灯照照万纳戴着手套的手,突然大发雷霆。“你的公文包在哪儿?你最好别告诉我,你一路来这儿就没带包!”

万纳的小个子女伴走上前。在她的兜帽下闪着红褐色的眼睛。她在西斯地勤组长面前挥挥手。“我们不需要公文包。”

“你们必须要,小姑娘!”地勤组长扯下新来者的兜帽,眼前出现一个黑发深肤色的18岁女孩。“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把小孩派过来当飞行员。戴曼肯定飞得比你好!”

郁闷的女孩焦急地看向万纳。万纳已经明白了。那没用。

“不对劲,”疤面女人说着就向士兵退去。“船队里少一艘运输船关系不大。杀死他们。”

四名战士举起步枪。万纳的同伴跳到前面,身前亮出光芒。那个女孩最先与戴曼的人交手,她用光剑把最近战士的枪口一劈为二。霎那间,这名哨兵自己也被女孩一劈为二。


“怎么——?”地勤组长踉跄后退,然后拔枪。“绝地(Jedi)!”

凯拉·霍尔特(Kerra Holt)从斗篷里跳出来,向前猛冲,跃过第二名哨兵的肩膀,直扑地勤组长。通讯器(comlink)从老女人的手里飞出来,落入奥拉尼森的污泥。年轻的绝地看见第二名哨兵转向自己,于是把光剑向后刺入地勤组长的身体。这个女人痛苦的哀嚎还在耳边回荡时,那名原本正想发起攻击的哨兵就在凯拉眼前倒下了,万纳·特里斯的黄色光剑砍倒了他。

万纳看见右边另一位同伴多温·埃尔特罗姆(Dorvin Eltrom)站在另两具戴曼士兵尸体旁边。这位瑟里亚人(Cerean)脱掉兜帽,让雨点溅落在自己的圆锥形头顶上。万纳迅速熄灭光剑,审视这片地区。冰雹已变成寒冷的雨水,暴雨和黑暗结合在一起,使他们在这里的搏斗不会被将近一千米外的服务机库发现。真及时,万纳想。对这趟长期任务的第一步来说,这是一个吉兆。

头发上淌着雨水的女孩跪在地勤组长的尸体旁。“‘小姑娘’?最近西斯就这么骂人吗?”

“我从来都不知道他们会骂什么,”万纳边说边暗自发笑。观察凯拉对西斯空间的反应将成为这次任务的新亮点之一。过去虽然遥不可及,但凯拉已对这片领地研究了很长时间。自从万纳帮她逃离这片地区后,在十年来的大部分时间里,她一直接受万纳的教导。现在,她开始第一次接触。

凯拉住在格鲁马尼(Grumani)星区时,没有人发现她的原力技能,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随着共和国放弃外环的大部分地区,绝地侦察员再也无法在这些区域鉴定潜在的学徒。对万纳来说,西斯的奴隶永远都不知道他们的潜在原力天赋大概更好,以免他们被迫成为西斯能手。这比什么都糟。不过凯拉已经逃脱了。万纳本来只想融入她的生活,没有考虑她是否具备绝地潜力,但随后的事实让他在凯拉的教育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凯拉很快就开始受训。除了思想和身体,她在银河系一无所有;她一心一意获取技能和学问。万纳不是她正式的师父;她其实没有正式的师父。由于时代的需要,很多常规做法已经改变。随着前线需要越来越多的武士,教师实在不够分配;学徒们往往会师从于任何一位有空的教师一小段时间。但作为慈父严师,万纳特别关注凯拉的成长。他在西斯空间以自己的方式发动战争后,凯拉恳求能以任何可能的形式协助他。

虽然从未想过要带这个少女参与任何一次任务,但万纳发现十几岁的凯拉能在不计其数的方面帮助自己的事业。善于组织、精力充沛的凯拉协助他把崇高的理想转变为实际行动。万纳有吸引追随者和物质支持所必需的联系渠道和个人魅力;凯拉确保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万纳确定,凯拉能使他每年组织一次额外的行动。虽然其中没有一次行动大到足以解放凯拉的家园——万纳很想知道这样的任务该怎么实施——但每次行动都有所帮助。

而现在,几年后,凯拉终于来了。

“我觉得她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凯拉说,顺手分拣出女人尸体腰带上的物品。她找到一个控制设备,然后回头看着庞大的运输船,按下一个按钮。巨大的前舱口在嘎吱声中打开,里面的装货区域门户洞开。

正如他们的情报所显示的,这艘庞大的运输船里没人,其飞行机组永远也回不来了。万纳把通讯器举到嘴边。“目标飞船安全。流入开始。小组可以靠近。”

“流入确认。准备行动。”

万纳的整支绝地小组都驻扎在下一条山脊对面,跟小型人员穿梭机的残骸在一起。在从共和国空间到奥拉尼森的路上,他们拦截了这艘穿梭机。截击飞行机组并假扮对方抵达目的地确保了万纳及其同伴能足够靠近西斯运输船着陆场,从而控制它。在“流入行动”的剩余阶段,那艘大型运输船——戴曼重件星际穿越船(Starcrosser),如果情报准确——将成为其小组的座驾。万纳拍了拍货舱门的侧面,这时,多温已冲上台阶,直奔他在驾驶舱的既定岗位。这艘飞船对共和国国防部来说将是一份漂亮的大礼,国防部最近正渴望了解戴曼的部队驾驶什么飞船。不过,跟此次任务的主要目标相比,这一点完全是次要的。

这次行动的代号是凯拉选定的,13岁以后,每次行动的代号都是她定的。这是一种能带来好运的迷咒,万纳想。凯拉原本的想法是称这次行动为“僵局”,但万纳指出,虽然他们此次任务的目标之一确实是让彼此不和的西斯尊主们陷入僵局,但公然揭示出这一点并不妥当。西斯和共和国交战时,至少有一方是经常试图避免平民伤亡的。而西斯尊主们互相混战时,比如戴曼和他人见人恨的兄弟奥迪恩(Odion)阋墙时,任何受波及的人都身陷危机。事实上,虚无主义者奥迪恩就喜欢滥杀无辜。另一个变态的西斯尊主。

万纳在着陆坡道底部站岗,看见凯拉捏着鼻子以防闻到奥拉尼森空气中的臭味。这是他们离开共和国以来,她第一次安定下来。

“为戴曼尊主飞,为戴曼尊主死,”凯拉看着尸体说。这早已不是她第一次杀人;万纳知道她初次杀人是在好几年以前。但她似乎还是惶恐不安。“为什么有人愿意为戴曼做任何事?”

“他是领导。”

“他精神错乱,”凯拉说。

万纳点点头。对于一个把自己想象成造物主,认为其它所有生命都只是没有灵魂的自动机器,(当然,被他自己)放在那里供其娱乐的人来说,确实有些问题得解决。这里的大部分军阀都是如此。但万纳其实对西斯尊主们的保健制度状态没兴趣。

凯拉也没兴趣,他懂的,所以很快就换了话题。“公文包是什么?”

“不知道,”万纳说。地勤组长先前问过他们公文包的事。

“有可能很重要,”凯拉回头看着那个女人的尸体,一脸疑惑说。

“也有可能微不足道,”万纳说。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凯拉是个有决心、重细节的人——只要意识到还有一个细节没弄明白,她就会寻根究底。万纳看到过她小时候被这种情况搞得团团转,但这几年她在这方面好多了。不过现在……

“你没事吧,凯拉?”

“没事。别担心——我没‘第一天恐惧症’。”

“哦,我没这么想。对那个地勤组长,你策略改变得相当好,”万纳说。凯拉的说服企图似乎没有奏效,但万纳不会责怪她。她从来都不喜欢用原力影响他人。这只是其性格使然。“不过,这是你第一个任务……”

“我很好,”凯拉说,同时踏着泥地去查看小组里的其他人是否到达。“我只是不喜欢摆出西斯的样子。”

万纳哈哈大笑。“不耍点花招,我们就走不远,”他在凯拉背后说。“这不是一个你能以真面目示人的地方。但无论如何,不会太久!”

* * *

凯拉从西斯运输船的超大型驾驶舱里望出去,脸色煞白。万纳说得对。如果这颗被污染和破坏的星球是一个缩影,那这个星区就早已遗忘绝地曾经在这里可能做过的任何好事。绝地跟着共和国一起撤走了,为了预防西斯对核心世界发动全面进攻,而不得不保存实力。如果没有万纳·特里斯及其志愿军的努力,格鲁马尼星区将完全不存在任何绝地活动。而在绝地武士团的非正式默许下,万纳只实施速战速决的袭击——几乎从未产生任何深远的意义。

但这次任务远不止此——至少,它被认为是这样。凯拉回头看着运输船的指挥甲板,现在到处是她的绝地同伴。这么多最耀眼的武士团明星在这里,看上去几乎就像一个附属的绝地委员会。有的人,比如特兰多沙人(Trandoshan)姆尔斯克(Mrssk),她在特里斯先前的行动中就认识了;有的人,比如夸润族(Quarren)大师伯卢克(Berluk),她以前只闻其名。特里斯利用这次行动的重要性,把每个欠他人情的人都叫来了。理由并不难找。戴曼尊主发现了重镭(baradium)。

作为热能手雷等武器的必要成分,重镭并不是一个西斯尊主可以通过贸易获得的。在实现邪恶野心的道路上,缺少重镭就是一个后勤方面的路障。许多互相敌视的小王国早已耗尽早期开采的商业矿藏,转而开始偷窃邻邦的任何补给。但是,如果万纳最近获得的情报准确,戴曼就在自家后院——农业星球切洛亚(Chelloa)——发现了一个多世纪以来最大的重镭矿。

万纳没有告诉凯拉多少有关情报来源的事,只说他完全信任这个来源。而万纳找的每个人都理解情报背后的深意:戴曼如果将切洛亚上的重镭武器化,就不仅能轻易打败其兄弟奥迪恩,还能战胜所有敌视他的邻邦。最后,如果共和国的敌人被一个领袖整合到一起,将给共和国造成巨大的麻烦。

绝地必须——团结在万纳麾下——破坏他们的企图。万纳一如既往地有办法应对。

“流入行动”很简单。绝地小组先偷袭戴曼在奥拉尼森的运输船集散中心,窃取一艘前往切洛亚的大型矿石运输船。然后,他们在切洛亚瘫痪重镭装货库,以防任何一千克重镭进入戴曼在前线附近的任何军工厂。虽然这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但时不我待。“用限制赢得时间,”万纳曾说。

和在太空港为每个人送行相比,在野外跟组员们在一起的感觉很好。而且除了万纳的小心翼翼,大部分组员看见凯拉似乎也很高兴。在以往任务的准备阶段,她跟这么多志愿兵都共事过,逐渐熟悉他们,知道他们加入志愿军的动机。有的人像她一样,被迫逃离西斯占领下的家园。有的人相信万纳的战略眼光;对非绝地委员会成员来说,几乎没有绝地比万纳更有影响力。

凯拉知道,多温来这里的原因更复杂。在科洛桑(Coruscant),他所属的瑟里亚人是一个人数稀少的族群,其社团源自几百年前从母星被强征出去的企业奴隶。瑟里亚人禁止他们返乡,惟恐他们带回技术污染,因此,多温的族人每天都过着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生活。帮助他人回家对他来说很重要。

多温从控制台下面——一个对尖脑袋的人来说非常不舒服的地方——滑出来,仰面冲着凯拉一笑。“很高兴看到你参加行动,凯拉·霍尔特,”他用庄严的声音说。“你让议长倍感荣幸。”

“什么?”

“你有一把绿色光剑,”多温说。“对如今的新人来说,是一个罕见的选择。你立志成为领事,像格娜拉(Genarra)议长那样吗?”

“不。”凯拉从未见过这位共和国领导人——在非常时期被选为国家元首的一系列绝地之一。但她确实代表万纳向这位女议长呈送过足够多的报告。

“啊。”多温卷着他的小胡子末端。“那你或许在向我们历史上的某人致敬。能让我猜猜吗?”

“不,其实,我只是从一堆水晶中拿了最顶上的一块。”

“嗯——”

多温显然很失望,不以为然地滑回控制台下面。凯拉摇了摇头。多温生活在传统里,以此为乐。很多人都这样。但凯拉从来都没有时间关心外在形式,而是试图尽快学会绝地能教她的所有技能。她认为这条道路更好。繁文缛节不属于这个绝地为所有生者而战的时代。她在最后一刻离开自己的武士受封仪式,步入战场。当人民在受苦受难时,华丽的辞藻有什么好处呢?

“我有个问题,”多温说。

“什么?”

多温从控制台下面探出头。“一个万纳的问题。请叫他。”

* * *

万纳·特里斯进舱后,一切都停止了。甚至连这群名人也一样,凯拉注意到。

西斯飞行员的黑色斗篷不见了,万纳再次穿上他常穿的白袍和暗灰色背心,站在那里。他的一头金发有些泛白,显得文质彬彬。他尽可能让自己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绝地。但显然,不是这样。被他监护了这么多年后,凯拉有时都忘记了万纳对别人而言有多么重要。多温非常客气,无疑,虽然凯拉只是万纳形式上的第一助手,但他也不想因为越级而冒犯凯拉。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有问题了,是万纳的问题。

“好吧,多温,”万纳在驾驶舱里被警觉的同事包围着,说。“再讲一遍,把技术部分去掉。”

“很糟糕。”

“这技术部分也太少了。”

“导航计算机无法启动。”

“你把它关掉再开过?”

“不,我的意思是它启动不了,”多温说。他挥开遮盖板。设备上有个空洞,大到瑟里亚人足以把手臂伸进去。“看到吗?启动缸没了!”

万纳凝视着。

“它就像一把钥匙,”多温说。“没有它,这艘飞船寸步难行。”

把他们的领导人叫来后,凯拉就一直站在门口,她暗中紧握双拳。这完全没有道理。其它运输船都已出发前往切洛亚。这艘整装待发;它只不过在等飞行机组。它不处于维修状态。

它应该完好无损。

“我们是不是遗漏了什么?”万纳说。“我们解决掉飞行机组时,他们是不是带着什么东西?”

凯拉眯起眼睛。公文包。

一定是这个。虽然原飞行机组搭乘的小穿梭机不是被凯拉击落的,但她是走进残骸、找到伪装和身份识别牌的人。她弱弱地开口了。“在一个控制台下面塞着一个包,”她说。“我以为是私人物品。”

多温再次看向她。“多大?”

“那么大。”她咽了下口水,指着控制台下面的一个洞。

汇聚一堂的绝地窃窃私语。他们中的每个人年龄几乎都是她的两倍,早在很久以前就经历过第一次任务了。她来这里不是因为万纳——其实,万纳更希望她待在安全的地方。她来这里是因为她凡事都想得很周全。

但她没有想到这一点。

“安静,诸位,”万纳说,同时看了凯拉一眼,安抚地点点头。“自从我上次离开这里后,情况肯定有变,”他说。他走近无法工作的控制台。“他们为什么要把启动缸跟飞船分开?飞行机组带着启动缸干什么?”

脸部长皮革的特兰多沙人开口了。“安全,”姆尔斯克说。“戴曼相信任何人都有可能开小差。”

“或投敌,”凯拉大膽地高声说。

万纳靠在椅背上,吐了一口气。“有道理,”他说。“跟戴曼的飞行机组相比,其地勤组所接受的洗脑要弱得多。如果他害怕有人偷运输船,这就是解决办法。”

凯拉倚着门柱。他们怀疑可能还有比身份识别牌更严格的额外安全措施。但她认为,公文包仅限于防止飞行员以外的其他人获得超空间坐标。绝地自己带着进出切洛亚的坐标。但这一点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它看上去不是很重要,”凯拉摇着头说。“坠机后,它卡住了。”她抬起头。“但我本来可以把它拿出来。”

“考虑到每一个细节是不可能的,凯拉。这种事难免会发生,”万纳说。几张和蔼的面孔看着凯拉。

“我们有来这里的交通工具,”多温说。“我们没有适合这台导航计算机的一个部件。但我们难道不能用自己的飞船执行这次任务吗?不用戴曼的运输船?”

“他们不会允许我们靠近切洛亚的,”万纳回答。“我们前进时,必须看起来像那里的一部分。”按照万纳的计划,他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进入切洛亚星系,破坏装货基地和撤离。强行闯入星系会引起戴曼的警觉,导致他进一步加强行星防御力量。不,从头到尾,他们必须看起来像船队的一部分。别无选择。

万纳挺直腰杆,作出决定。“我们撤。”

“特里斯大师,不!”凯拉站直冲了进去。她很清楚备选方案;她参与制定了备选方案。他们如果不能抵达切洛亚,就必须回共和国,利用他们获得的任何机会击落从奥拉尼森前往切洛亚的矿石运输船。这是下策。他们能打下的运输船肯定不会超过两艘——而且戴曼能轻易派遣其它飞船前往那个采矿星球。切洛亚的死亡工厂也会按计划开工。

“凯拉,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我们能——”

“我们依然能去切洛亚!或许我们能在途中劫持一艘矿石运输船,就像我们伏击飞行机组那样!”

“那只是一艘小型人员穿梭机,”万纳说。相反,矿石运输船布满武器。这正是运输船值得偷窃的原因之一。

“或者我们可以回飞行机组的飞船。这次我能把启动缸拿回来!”

“太远了,凯拉——而且你说飞船已经坠毁了。启动缸可能坏了。”

“我们要试一试!”

万纳不自在地看看其他听众,然后走出拥挤的驾驶舱。“抱歉,”他说着拉起凯拉的胳膊,把她领到外面的过道。

在过道长长的阴影里,万纳压低嗓音说话。“这些不是我的武士,凯拉。你知道的。他们或多或少是借调来的。我向格娜拉议长担保,不会在一个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的计划中浪费他们的生命。”

凯拉低头看向过道出口,然后再次看着万纳。“我们一路走来,”她说。“我们都到这儿了。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我们不应该就这么回去。”

“你在说我们所有人吗,凯拉?”万纳说。他低头看着凯拉的眼睛。“因为我听起来你像在说你自己。我早就明白:在这里,单单一个绝地对西斯空间里的任何人都没什么大用。你谁也吸引不了。你哪儿也去不了。”

凯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把目光移开。这正是其他人耳中的万纳——权威的声音。凯拉一直从万纳的角度听他讲话,很少站在听众的角度。

突然,他们都听到从驾驶舱里传来一个新的声音。万纳和凯拉回头朝里看去。

“……你们最好起飞,四号运输船!”这是西斯指挥塔台,位于大机库的另一边。他们不会在暴雨和黑暗中看见刚才的搏斗,但肯定知道这艘运输船不在天上。“起飞,否则我们就过去逮捕你们!”

万纳抓住凯拉的手腕,在重新走进驾驶舱前才把它松开。“好吧,只有一件事可做,”他指示道。“我们没有超空间推进器,但有一艘运输舰。在雨中步行几千米回到我们的飞船是没有意义的。”他拍了一下打开的控制台。“多温,关上它,带我们离开这里。”

凯拉注视着万纳走向前景观窗。他把手背在身后,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汇聚一堂的绝地在他后面点头称是。在过道的黑暗中,凯拉知道万纳是对的。

只有一件事可做。

* * *

万纳看着监视器。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发生在她的第一次任务中。

在她离开过道后,抵达运输船出口前,万纳通过原力捕捉到一丝这个女孩的意图。他命令多温从内部锁住所有过道的进出口——不料还是在运输船起飞时听到主货舱门呼的一声开了。他忘了凯拉拿了地勤组长身上的舱门遥控器。但凯拉没忘。

当万纳赶到出口时,凯拉已跳入泥地,跑开了。运输船已经爬升得太高了,不能从上面往下跳。万纳冲上指挥中心。但是,就算高度允许,运输船也装了外部传感器,奥拉尼森的天气还是无法让人找到地面上的单个人影。

“她不可能回到我们击落飞行机组的地方去,”万纳半提高嗓门地说。那里步行太远了。但还能去哪儿呢?

“我们不能在这里徘徊,特里斯大师,”多温说。他们悬浮在半空中,哪儿也没去。现在要么回他们自己的飞船,要么一无所有。“机库外停泊着几十架西斯战斗机。如果发生战斗,我们就别想离开奥拉尼森!”

“我知道,该死!”万纳拿着双筒望远镜徒劳地扫视前方。“我知道。但很快——”

“等等!”

万纳右边,姆尔斯克指着一台朝向右舷的监视器大叫。“地面目标,有机物!标记2-80!”

“让我看右舷炮位监视器,红外线!”万纳说。图像在屏幕上闪出。那里,通过飞船登陆炮的望远镜景象,他看见一个人影从大型维修机库里出来。万纳拼命对焦,惊讶地发现目标上有一闪一闪的光芒。绿光。

“是她!”万纳叫道,

忽略西斯指挥塔台一秒钟后,万纳发现那里传来了更紧急的呼叫。他指引运输舰向模糊的平原下降。他吃惊地摇着头。凯拉不断开关光剑,把它变成了一个灯塔。也许一个绝地在这里可以吸引别人——至少可以吸引其他绝地!

* * *

凯拉倒在货舱甲板上,气喘吁吁。还好,万纳早已等在门口,准备接住她。多温在楼上担心凯拉再次坠入泥地;这个身材纤细的女孩不得不跳上湿滑的货舱坡道。如果万纳不在那里,她肯定就滑出去了。

女孩打了个滚,浑身淌着雨水。万纳看着她满是淤泥的外套。在绝地制服外面,凯拉套着的工作服原本属于那个女地勤组长——回到西斯空间后她杀的第一个人。凯拉费力地从长裤口袋里拉出一根白色大管子,把它摔在甲板格子板上。

万纳张口凝视。“这是?”

“启动缸!”多温出现在万纳身后,旋即从他身边跑过,抓起这个还在滚动的物体。“赞美学徒!我的意思是——武士!”

万纳跪在凯拉身旁,她还在咳嗽喘嘘。在这样的大雨中奔跑——穿着别人的衣服!他难以想象。

凯拉开口了。“他们肯定在机库里有备用导航计算机,”身上还在滴水的她说。“启动缸就在里面。没有飞船匹配时,没理由把钥匙藏起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拍拍西斯工作人员的制服——这件制服的前后有烧焦的大洞,那是先前光剑穿过的地方。“我只要能进门即可。幸好,没有人真正注意我。那地方相当忙碌。”

“我想也是,”万纳说。他稳住自己的学生,看着运输船爬升。“但我以为你痛恨假扮西斯。”

“我更痛恨让他们赢。”

万纳低头吃惊地看着凯拉。他找出通讯器,呼叫瑟里亚人。“我们开工吗,多温?”

“下一站,切洛亚!”

“很好。流入行动进入第二阶段!”

万纳关闭通讯器,在凯拉站起来向前走时,拍拍她的肩膀。“第一次外勤干得相当不错,”万纳说。“但你理解我的意思。你是个很好的计划制定者,但这里的形势变得比我们的计划快。”他笑道。“或许你应该称之为‘入流行动’。”

凯拉甩掉头发上的水,回眸一笑。“或许我应该计划带一条毛巾。”

原文地址:Knight Errant: Influx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