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共和国:永恒皇座的武士》免费短篇小说——《母亲的希望》 ...

2017-2-8 20:37|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4491| 评论: 0|原作者: Skyaaqq

  《母亲的希望》是《星球大战》网游《旧共和国:永恒皇座的武士》(The Old Republic: Knights of the Eternal Throne)CG宣传片《背叛》的配套短篇小说,讲述了《背叛》最后母女决斗的前因后果。

背叛(Betrayed)


母亲的希望(A Mother's Hope)

当穿梭机开始降落时,塞尼娅·蒂罗尔(Senya Tirall)振作了起来;曼特尔兵站(Ord Mantell)那受到严重污染的大气层使得降落时的动荡很常见。她努力操控住发出咯咯声且不听使唤的穿梭机,使之不至于失去稳定。

飞船的后部传来高声而尖利的蜂鸣;各式各样的机器摆放在临时拼凑成的医疗仓里,固定住阿坎恩(Arcann)失去意识的身体,它们因颠簸而互相推撞,闪烁着抗议般的信号。她降落得又快又陡急,加剧了穿梭机的动荡摇摆。但飞船在空中停留的时间越长,被地面传感器发现的概率也就越大。曼特尔兵站对占据永恒皇座(Eternal Throne)的新女皇毫无敬意,但韦琳(Vaylin)悬赏她母亲的高额报酬搞不好会让不少当地人重新考虑自己的忠诚心。

幽暗的夜晚令星球表面伸手不见五指,但塞尼娅知道方向。她输入坐标,然后将穿梭机安全降落到离目标几千米外的地方。徒步走完最后一部分旅程或许有些过于谨慎,但风险太大,不能冒险。她最后一次检查了不省人事的儿子以保证他的体征平稳,他身上的管线也依旧连着。满意地发现着陆并没有让任何管线松开后,她走出穿梭机,背对它将其封闭。

来到曼特尔兵站塞尼娅是冒了险的,但她不得不冒这个险。她尽了最大努力去看护她的儿子,但阿坎恩的伤远不是她能治疗的。如果塞尼娅找不到更有能力的人去治疗儿子,那阿坎恩也撑不了多久。

塞尼娅近来严重缺乏盟友。为了儿子,她抛弃了永恒同盟(Eternal Alliance),背叛了“外乡人”(Outlander);韦琳还在用扎库尔(Zakuul)和永恒帝国(Eternal Empire)的所有资源来追踪她。在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不大可能帮助她的组织向她伸手,给予了她一线希望:后裔(Scions)。自从他们的领袖死亡,后裔的成员就四散分离,到处躲藏。而现在,这些曾经指引着永恒帝国的预言师们向她伸出了橄榄枝。

起初,塞尼娅怀疑这是某种诡计。阿坎恩在位时期下令猎杀后裔,使得他们几近滅絕。但后裔们依照只他们的预言和幻象而行动,而非复仇心。他们声称希望被罢黜的皇帝继续存活;他们认为阿坎恩仍然有用武之地。塞尼娅没有询问后裔们,他们预见阿坎恩会有怎样的命运——她不清楚自己是否想知道。拯救儿子的性命才是重中之重,而留给她的选项已经不多了。因此当后裔们告诉她前往曼特尔兵站时,她听从了。

然而,她不是来这儿见后裔们本人的。他们仍旧非常谨慎——也非常脆弱——而不能冒着风险暴露自己。后裔们让塞尼娅来这儿见的是如她一样的人们。绝大多数扎库尔武士(Knights of Zakuul)都保持着对永恒皇座的忠诚,无论是谁坐在皇座上。但韦琳曾有杀害无数扎库尔武士的暴力史,因此仍有部分武士没对女皇输诚效忠。他们惧怕韦琳解散——甚至是摧毁——他们的武士团。

后裔们在信息中解释道,那些敢于对抗新女皇的男男女女,如今是塞尼娅最好的希望。他们有她无法获取的医疗器械和补给品,还有能够适当使用这些器械的专家。所有这些武士都很尊敬塞尼娅。她曾与许多武士肩并肩战斗,而另外那些则知晓她的鼎鼎大名。如果她能说服他们帮助她,帮助阿坎恩……他们会听从我。他们必须这样。

夜晚一片漆黑;曼特尔兵站的双卫星被浓厚有害的棕色云层遮住。唯一的亮光来自她的长柄光剑,。剑刃发出柔和的蓝色光芒,却仅能照亮前方一米。

塞尼娅的步伐缓慢而又谨慎;当她迈过难以穿越的幽暗时,凹凸不平、压紧夯实的沙砾从在她的靴下缓慢地滑过。根据得到的坐标,她知道离目标很近了。但她感觉到什么东西不对劲。这不是个营地该有的样子:远处毫无闪烁的亮光;没有远处走动传来的低响;没有哨兵前来质问她的接近。

塞尼娅小心地使用原力探向前方,深入到周遭的黑暗之中。她并没有感受到不寻常之处,但她的探索技能很是生疏:她的训练主要集中在使用原力进行战斗。

现在,她的感知已达到高度戒备的状态。塞尼娅缓缓地向前走,直到她的脚踏进一个小水坑中。听得见的水流声伴随着刺鼻,甚至可以说是金属味的赖登素(rhydonium)的气味。燃料的臭味让她愈发不安,她的手指不禁握紧了光剑的长柄。

她迈出了另一步,然后注意到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光剑照射下,勉强能看到一个漆黑扭曲残破的影子。塞尼娅把光剑向下探了探,发现一只断臂躺在自己脚下。她认出了断臂戴的金属臂铠:她已经好几十年没穿过这种盔甲了。几步外她又发现尸体的其余部分趴在地面上,仅剩的肢体以一种极不自然的姿势扭曲在一起。

与愈发增加的恐惧做了一番斗争后,她继续前进。第二具尸体就在几米开外,但在漆黑的环境中她并没有发现,直到脚踩到了尸体。不像第一个受害者,这具尸体仰天躺着。在模糊的光亮照射下,她可以清楚地辨别纯粹恐惧的怪异扭曲表情凝固在他的脸上。

尽管塞尼娅并不认识受害者,但她仍能感受到与死去武士的连结。她自己就曾是一名扎库尔武士;这些是她的兄弟姐妹。她曾与他们一同训练,一同生活,一同战斗。

塞尼娅缓缓地迈步,在黑暗中激起了不断扩散的涟漪。地面上布满着赖登素小坑,这些闪亮小坑反射着光剑的光芒,照亮了更多武士残破的尸体。她来到他们的营地是为了寻求帮助,深知他们无法拒绝自己的同袍。现在他们死了,他们的尸体残破不堪,散落各处……而塞尼娅知道这是她的错。

这不是巧合。接触流亡的武士无疑引起了韦琳的注意。那是她的所为,她的手上沾满了他们的鲜血,然而愧疚是奢侈的,塞尼娅负担不起,如果她还想救自己儿子的话。该走了,现在这儿已经没什么留给她的东西了。

她听到黑暗中传来了一声低沉的水溅声。塞尼娅朝着声源方向迈了一步,伸长光剑的柄部以探查声响。在光剑那柔和的亮光照射下,她立即辩认出一样东西:一个被遗弃在尘埃中的手工雕刻的儿童玩具。

当轻快的步伐声接近时,塞尼娅支住了自己的身体。黑暗中显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的手中握着噼啪作响的能量光芒。韦琳张开手指,聚集的火花从指间直射塞尼娅脚下的赖登素小池,并将其点着。火光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迅速蔓延开来,在周围地面上交叉相汇,照亮了黑夜。

1.jpg

随着火光的产生,塞尼娅终于看到韦琳对这座营地所做的残杀景象:数十具武士的尸体——这些尸体被切断手足且支离破碎——随意地抛在地上,四周还有遇难飞船和穿梭机的残片。屠杀的全景让塞尼娅的背后升出一股寒意:这就是她女儿所能带来恐怖的可怕证据。

塞尼娅举起武器,但光剑随即被毫不费力地被原力夺去。光剑在空中划过十米的距离,落到韦琳伸出的手中。

她能即刻碾碎我的头颅,塞尼娅意识到,而我无力反击!

但当韦琳举起那把从他手中夺取的光剑并点亮它时,塞尼娅意识到这不会发生——她女儿想要享受在战斗中将她切成碎片的狂暴快感。

她用原力拿到一把曾属于某个死去武士的光剑,并将其开启。剑刃相击,发出一声噼里啪啦的巨响,随后两位战士面对面地站立,中间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为周围营地迅速蔓延的橘红色火光所环绕。

母女俩之间的距离近到让塞尼娅能凝视韦琳的双眼。这双眼睛充满着愤恨,纯粹而又野蛮;那个曾紧贴在母亲身边小女孩的最后一丝迹象也已经消失不见了。塞尼娅被她女儿那恶毒的嫌恶所震惊,她不禁看向别处。就在这时韦琳突然屈膝下蹲,重重地用长柄光剑挥扫出一击,试图从下方切断母亲的双腿。不过塞尼娅已经做出一记漂亮的后空翻,并以防御姿势落地,迎接韦琳的下一次攻击。

“害怕直面我,与我战斗,老妈?”韦琳露出狡诈的微笑。她们为火焰环绕,在韦琳脸上闪烁着怪异的阴影。

塞尼娅没有回应,而是支撑住身体以迎接下一次攻击,她对自己的技能很有信心。她们之前战斗过,那次塞尼娅占据了优势;她女儿的原力或许更强大,但塞尼娅花费了数十年以磨练自己的战斗技艺。如果韦琳想与她战斗,那胜败一目了然。

不出所料,韦琳带着放纵的狂怒冲向她,在她灵巧的手中光剑变成了旋转的死亡机器。塞尼娅回避了最开始的疾风骤雨,精妙地直冲、斜挡,改变对方每一击的方向,减缓其攻击势头。然后她转守为攻,按照自己的节奏迅速砍冲反击,这不是为了杀死对手,而是为了击退自己的女儿,让韦琳失去平衡,并长时间处于守势。

但韦琳却不让步,转而以另一次猛烈的攻击将塞尼娅再次逼入守势。这位年长的女性惊讶不已,踉跄后退,向旁侧躲闪,对方的光剑从她脸庞上方掠过,近到她几乎能感受到它的灼热能量。这一击击中了她的肩膀,从她的盔甲上削下了不小的一块。

接下来的一击差点夺去了她膝盖以下的腿部——她在最后一刻及时挪开了双脚。她虽然保住了肢体,却也失去了平衡,退出了原先的战位。韦琳猛扑过来,向她的母亲乱劈猛砍。虽然缺乏技巧,自身的速度和残酷的进攻抵消了这个弱势。

条件反射和三十多年来的磨练让塞尼娅挡住了攻击……但也只是勉强挡住。她闪避,向左移动,高高跃起,跳到营地内熊熊燃烧的火墙另一边。

她现在更强大。更迅速。更自信。

但韦琳的格斗方式仍有缺陷。既然塞尼娅已经仔细考量过自己的对手,她能看到为己所用的不完美之处。

她女儿跃过隔着两人的火墙,再一次点燃光剑。韦琳在加快速度,试图短时间内压倒塞尼娅然后利落地杀掉她。而下一次,塞尼娅让光剑尖端向下,露出明显一丝的空当。不出所料,韦琳抓住这个破绽发动突击。但塞尼娅早已做好准备:她预测到了女儿的方向,横跨回避了这击,接近到足够的距离后肘击她的胸部,令她蹒跚后退。

在被绊倒摔进火焰前,韦琳站稳了身体。狂怒的她再一次冲向自己的母亲,加倍施展攻击。塞尼娅继续佯装破绽,诱骗对手,用韦琳自己的攻击来抵抗她,掌控了战局。她能感到随着战斗的进行,女儿的挫败感也在增强——韦琳的攻击更加不顾一切,更加猛烈狂躁。有好几次,韦琳本以为能一击结束战斗,却又在最后关头被她那难以捉摸的敌手逃脱。

疲劳开始逐渐出现。韦琳那盲目的攻击已经减慢了不少,她的肌肉已经开始酸痛。她又刺又砍,动作失去平衡,章法全无。两位决斗者都在大喘气,但不像她的女儿,塞尼娅仍能站定并保留一定实力。

“你依旧在用大量猛烈的情绪战斗。 ”塞尼娅说到,同时挡住了另一击,希望站在她面前这个野蛮的生物心中仍然残留着一部分她抚养大的小女孩。“它蒙蔽了你的心智。”

“你这话听起来像是‘天蝎’(SCORPIO),”韦琳冷笑道,向她的目标几秒前所在之处的空气挥出无用的一击。“满嘴的逻辑和理由。”

“你现在听它发号施令吗?”塞尼娅问道。“从一个机器那儿?”

韦琳轻弹手腕,用空气猛击营地周围损坏飞船的残骸以伤到塞尼娅。塞尼娅蜷缩着倒在地上,短暂地晕了过去。

“‘天蝎’不是女皇!”韦琳咆哮道,大步跨向倒下的敌手。“她是指挥着‘双子’(GEMINI)舰队,但它们都听命于我。我才是坐在永恒皇座的上的那个人!”

塞尼娅摇了摇脑袋以保持清醒,然后单膝跪立。几米外两边火光闪烁,腐蚀性的烟雾刺激着她的眼睛和鼻腔。

她不能在近战格斗中击败我,但她能在任何时候轻易地杀掉我。这整段时间,她都在玩弄我。

“皇座对你而言到底有什么意义?”她问她的女儿,仍然试图和她讲道理。

她的问题让韦琳愣在原地,这给了塞尼娅足够的时间站起来。

“你哥哥一直想成为皇帝,”塞尼娅提醒她。“但你以往从不在意。”

“扎库尔需要一个强大的统治者,”韦琳缓缓地回应道。“皇座是我的,这是我与生俱来的权利。”

“这话听起来像是‘天蝎’说的,”塞尼娅告诉她。“但我不相信这是你真正想要的的东西。”

韦琳好几秒没有回应,只有火焰噼啪作响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老妈,你清楚我想干什么——杀了你!”

韦琳像投出长矛一样投出她的长柄光剑,试图把塞尼娅钉到损坏穿梭机的船体上。但塞尼娅预料到了这一招,迅速的滚到一边。剑刃割穿金属板,深深地插在了船体侧旁。

突然传来了一声仿若尖叫的刺耳响声:这是被损坏的超空间引擎增压冷却剂泄露的声音。剩余的时间刚好能让塞尼娅在损坏的超空间引擎爆炸前意识到这一切。

数秒后塞尼娅醒了过来,她步伐不稳,迷失方位,耳朵里充斥着轰鸣声。冲击波将她抛出到二十米开外;身边全是曾属于飞船船体的扭曲融化的小碎片。塞尼娅挣扎着用手和膝盖撑地,转过脑袋瞧向一边又一边,试图找到韦琳。但她目所及处全是烟雾和火光,火焰已经扩散导了整个营地。

阿坎恩!

塞尼娅设法站起身子,然后踉踉跄跄地跑向她的飞船和儿子。火焰在她身后越来越远,她的大脑也慢慢清醒了起来。她短暂地想到那些死去的武士们,被曾是自己营地的火葬场吞噬。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她,而韦琳屠戮了他们所有人。

她和阿坎恩又无依无靠了。没有盟友,无处可去。但不管怎样,她仍然活着……

那场爆炸本应该蒸发了她。

她的幸存只有一种解释:韦琳一定是用原力抵抗了最强烈的爆炸,保护了她俩。

但这又是为什么?她想要稍后亲手杀了我吗?还是她只想着保护自己,而我离得太近也一块儿被原力护盾保护了。韦琳现在又在哪儿?

她知道她女儿还活着;塞尼娅会感知到她的死亡。但尽管被原力护佑,那场爆炸足够强大到让韦琳受到削弱且迷惑。她现在十分脆弱,担心丧命,或许已经跑了。

或者她还在这儿。也许她跟着我前往阿坎恩所在的位置!

塞尼娅放慢了脚步,虽然已经到了穿梭机附近。她女儿恨她,她已经从女儿的眼睛中看到了憎恨。但是她对她哥哥还有感情吗,如果有的话,又是如何?

如果她来抓他,我还能阻挡得了她吗?

当她登上穿梭机时还没有想出答案,而穿梭机依旧如她走时一样黑暗与寂静。她输入密码,登机板放了下来。她最后一眼看了看肩后,随后迅速登上穿梭机,关闭了身后的飞船入口。

穿梭机内部的灯光很是模糊,但与夜色的黑暗相比已经很明亮了。她儿子就躺在原先的位置,毫无意识,身上绑满了维持生命的管线和机器。

塞尼娅蹲在他的身旁,轻轻抚过儿子的眉毛。她的指间仍能感受到他发着高烧,一如焚烧了武士营地的大火。

“我会找到救你的办法,”她轻声说道,手垂了下来。

塞尼娅坐在控制位上发动了引擎。数秒后穿梭机直插天际,然后被黑暗吞没。

原文地址:A Mother's Hope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