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共和国》免费短篇小说——《悔意》

2016-9-12 22:13|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325| 评论: 0|原作者: Calphayus1337

【译者按】《悔意》是网游《旧共和国》的配套短篇小说之一,其故事发生在资料片《瑞文的阴影》(Shadow of Revan)之后。

杰斯·马尔科姆(Jace Malcom)拉扯着他的袖口。大半生都身着制服的他,并不习惯贴身的衣服。之前藏在他衣柜深处的皮质夹克的肩部很紧,而且根据餐馆的其他客户朝天的鼻子来看早已过时。
尽管身居最高指挥官职位,杰斯并不经常光顾议会区的建筑们,而是喜好更宽松的氛围。但是,思兰塔的缓刑(Thranta's Respite)以正宗的烤戈拉克鸟肉(gorak)出名,在奥德朗(Alderaan)时他爱上了这道菜。他希望这家餐馆的食物比装饰更诱人。桌布是克利克(killik)丝绸,菜单则是由欧罗木(oro wood)精雕细琢,但在过于华丽的全息奥德朗乡野风光面前,它们都黯然失色。当然,是内战前的景色。
杰斯长舒一口气,考虑再点一杯奥德朗白兰地。塞隆(Theron)迟到了。这并不罕见,但也无法让他放松。他曾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在儿子面前更为自在。他们已经喝过几次酒,也通过全息通讯交流了一两次,但杰斯仍然毫无父亲的感觉。他试图控制自己的期待。他理想中的父子关系和现实迥然不同,这对塞隆来说并不公平。也许这段经历是帝国从他身边偷走的又一件宝物。
杰斯把这些思绪推至一边,深知它们只会败坏今晚的会面。当他向服务员挥手示意再来一杯时,塞隆走了进来。他看起来心事重重——疲惫的双眼周围是黑眼圈。皮肤上的淤青也已有时日。
塞隆和他母亲如此相像,甚至到了残忍的地步。不仅仅是外貌:塞隆和莎蒂尔(Satele)连举止都如此相似,从走路的方式到拉开椅子的动作。
“抱歉我迟到了,”塞隆说,声音沙哑。
“被卷入了斗殴?”杰斯问,递给他一份菜单。
“什么?不……”塞隆叹息着,本能地摸着自己干裂的嘴唇。“说来话长。”
杰斯露出他最好的笑容。“我有的是时间。”
“共和国的最高指挥官有时间?还是在战时?”塞隆开玩笑。“我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
杰斯挣扎着寻找父亲,而不是指挥官该用的措辞,但听起来都太温柔,宛若糖浆。
他错过了回答的时机。塞隆点了一杯科雷利亚威士忌(Corellian whiskey),打量着菜单。“有什么好吃的?”
“我推荐烤戈拉克——它是一种鸟——”
塞隆皱起鼻子。“自里希(Rishi)后有相当一段时间我吃不下任何有着鸟类外形的东西。”
“哦,对。”杰斯清了下嗓子,翻阅菜单寻找替代品。他是那种会为特定菜肴去餐馆的人。节外生枝不是他的风格。
“我打算试下纳夫牛里脊(nerf tenderloin)。它不可能出错的,对吗?”塞隆把菜单砰地一声扔回桌上,向后靠去,眼神扫视着房间。彻头彻尾的SIS特工。
服务员带着他们的饮料再次出现。杰斯注意到他的制服也由克利克丝绸制成,只是染成深蓝色。也许是为了显示对奥加纳家族(House Organa)的支持。在介绍完当晚的特色菜后,他拿走了他们的点单。杰斯举起杯子,塞隆随后。
“致共和国,”他说。
“致共和国。”
餐馆因顾客而生机勃勃。一位女士的笑声穿过叮当作响的餐具和上流人士“优雅”的闲聊。只有他们的桌子悄然无声。
杰斯用手指敲打着海绿色的桌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周前”,塞隆回答,注视着全息的雪落在尤兰山上(Juran Mountains)。
“一直都很忙,我敢肯定。”
塞隆大笑。“吃完我就会回办公室。”
杰斯在心中浏览着他为今晚的聚餐所准备的备忘录。有些议题非常显而易见——他们可以轻易聊起工作或者战争。在读完雅文4号卫星(Yavin 4)的报告后,他敢保证塞隆有很多故事可讲。但是,这些都是同事间的谈话。如果他想以父亲的身份接近塞隆,也许是时候拓展新的领域了。
身心一口气,杰斯开口。“有没有特别的对象在等——”
塞隆被威士忌呛到。“不,别这样。”
“我是你父亲,”杰斯尴尬又生硬地强调。“这是个恰当的谈话主题。”
“你最近和妈妈谈过了?”塞隆问,语调比起恶意更像打趣。
“我明白了,”杰斯轻笑,再次清了下嗓。“实际上,我也的确想问你关于……最高大师尚的事情。”
塞隆瞪大眼睛,下巴因难以置信而伸出。“你不是认真的吧?”
杰斯抬起手。“只是好奇你们之间如何了。”
“是她逼你这么做的吗?”年轻人问,每个音节都透露出怒气。“让你检查她的‘特工’?”
杰斯叹息。“不,她不会这么虚伪。”
“但在三十年间都不告诉你你有儿子——嗯,一点都不虚伪。”塞隆转了下眼珠,喝干他的饮料。
“我……”杰斯暂停,谨慎地不让他的话语受到自身情感的影响。“她做了她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塞隆。也许对你我来说不是,但对共和国而言是正确的。”
“共和国,”塞隆咕哝。
“她不会明说,但我想她现在后悔了。”杰斯回想在“支配之矛号”(Ascendant Spear)报告后他和莎蒂尔的谈话。“我们都有后悔的事情。”
塞隆停下。“即便是你?”
“尤其是我,”杰斯微笑,他的面部线条变深。
两位身着海军式服装的侍者将他们的菜肴放至桌上,杰斯往后靠去。一顿佳肴总有特别的地方,能让最高指挥官的情绪明朗起来。戈拉克鸟被烹饪至棕黄色,松脆的外皮上甚至仍有蒸汽升腾。
“和你记忆中一样的味道吗?”塞隆切着牛排问。
“差不多,”杰斯在第一口后回答。“除非调料新鲜,否则很难做对味道。”
两个男人沉默地吃着。他们身边的场景转换成了水脉充沛的格拉鲁斯山谷(Glarus Valley)。被霞光染成粉色的云朵在结霜的山丘上滑过,下方沉静的湖面清晰映出他们的倒影。
“我理解她为什么那么做,”塞隆终于开口。“无法责怪她。”
杰斯擦拭了嘴后,把浆过的餐巾叠放在腿上。“但是……”
“但是……我不像她。”塞隆把手肘放在桌上。“理由不能抹去感情。我不知道该怎样想她。”
杰斯哼了声,双手抱胸。“不要让她强硬的外表愚弄了你。最高大师和其他人一样有着感情。她只是非常善于隐藏它们。”
塞隆的眉头纠缠在一起,甚至扯到了他左眼外的神经机械。“我不想听细节,可以吗?尤其当我刚吃完时,不过……她以前就是这样吗?”
“是也不是。”杰斯露齿而笑,摇晃着他杯中的白兰地。“她以前更爱冒险。而你,毫无疑问是她最大的冒险。”
纵使过了这么多年,对杰斯来说回想他和莎蒂尔在一起的时光仍然非常艰难。被奥德朗的景色所包围的现在,只会让他的回忆更为疼痛尖锐。
“我无法告诉你怎么做,塞隆。”年长的男人说。“当涉及到……你母亲的时候。”
塞隆挤出一个笑容。“可是……”
“可是,”杰斯承认。“她关心你。”
“嗯。”塞隆苦涩地点头。“再来一杯?”
“在刚才的谈话后?”杰斯抬起一边眉毛。“当然。”

查看原文:Regrets
1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