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661|回复: 0

[小说]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共和国盛世:黑暗之眼》简介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5
水晶
0
发表于 2024-2-11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球大战》正史成年人小说《共和国盛世:黑暗之眼》由德雷出版于2023年11月14日,作者乔治·曼。这本小说是“共和国盛世”第三阶段的首部小说。时间线是雅文战役前229年,在第一阶段的1年后。

一、设定和彩蛋

1、虚无者的结构改组


在星光灯塔陨落后,虚无之眼、埃韦龙人马尔基翁·罗对虚无者内部结构进行了改组。原本的风浪驭使被替换成三位虚无部长:信息部长、保护部长和进步部长,分别由堕落的共和国议员斯塔罗斯、无情的米里亚尔人雇佣兵维耶斯将军和疯狂的伊索人科学家布兰男爵担任。

2、虚无者的物质和技术建设

虚无者基地被设立在赫察尔主行星,以提醒绝地武士团的失败——这里曾经发生了“超空间大灾祸”并被绝地平息,现在成为虚无者占领地区的中心。通过科技设施风暴种子,虚无者建立了风暴墙,隔离交通和信息传播,将大片原共和国地区包括在内,成为“闭塞区”。除了配备路径引擎的虚无者飞船,其他试图通过风暴墙的飞船都会被破坏或者失踪。此外,他们还持有无名兽,这是一种以原力为食的怪物,可以把受害者石化。

3、伍基人绝地学徒的命运

在第一阶段中,伍基人学徒伯里阿加在星光灯塔上和拉思塔展开纠缠,下落未知。小说集《光明与生命的故事》讲述了他在那之后的经历——被贝尔找到并救出。两位绝地学徒也在后来成为了绝地武士。

4、梅利斯·施赖克

梅利斯·施赖克,虚无者海盗,是维耶斯将军的部下。作为虚无者最新的成员之一。她来自班图行星,是当地富有家庭的女儿,在礼仪和限制下长大。当虚无者侵略她的母星、征收十一税时,她发觉了真实的自己。她杀死了父亲、穿上了盔甲,把家庭财富分给虚无者并要求加入。她的野心很快让她在虚无者中升职,成为了维耶斯的密切助手。她甚至帮助虚无者抓获了绝地最高大师韦特——这也让她获得了许多声望。

5、乌格瑙特人的口头语
“言止于此”最早出自正史剧集《曼达洛人》第一季,是乌格瑙特人农场主库伊尔的常用引言,也是乌格瑙特文化的一部分。它的意思表示下决心或者宣布某些事情。在本书,同族驾驶员贝林也说出了这句经典台词。

6、来自外环的绝地师徒

小说集《光明与生命的故事》引入了绝地大师米罗·洛克斯和绝地学徒阿马德奥·阿扎佐。他们原本驻守在外环,在星光灯塔灾难后被召回科洛桑。他们在风暴墙边缘巡逻,保护共和国。在本书出现。

7、孙大师的遗产
克赖顿·孙,绝地大师,出自第二阶段,曾参与埃拉姆-埃罗诺冲突和杰达之战。是波特·恩格尔的旧友。他们年轻时意外坠毁的一艘飞船和其中的EX机器人成为波特突破风暴墙的关键。

二、剧情概述

绝地最高大师普拉-特里·韦特被虚无者俘获并监禁。他受到残酷的折磨,身体虚弱。失去他对绝地武士团和共和国造成巨大的打击。

在科洛桑,绝地武士埃尔扎·曼沉浸在自己的错误里,非常后悔——他失控杀害了有机会拯救星光灯塔的女科学家钱西·亚罗,导致星光灯塔最终的悲剧。他同时也在思念自己的密友,被困在闭塞区中的绝地大师阿瓦尔·克里斯。他们互相有深厚的感情,也分享过最重要的秘密。在过去的一年里,埃尔扎也和最高议长莉娜·索建起一份坚定的友谊。封锁发生时,索议长的儿子也在虚无者领地失踪,但是她仍然坚定地相信未来和希望。她代表银河共和国在星光灯塔事故周年日前在银河议会举行了大型公众演讲,承诺自己和共和国会尽力确保银河系公民的安全。

在此期间,绝地武士贝尔·泽蒂法和伯里阿加指挥共和国防御联盟(RDC)巡洋舰“短论文号”在风暴墙边境侦查。除了确保附近的安全,他们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捕获一艘虚无者飞船,利用内置路径引擎获得穿越风暴墙的可能性。遗憾的是,在里本托星系和虚无者梅利斯·施赖克的“刺耳噪音号”交战后,他们仍然没有成功。他们返回了位于辛蒂斯四号行星的RDC总部。



农业行星赫察尔的虚无者基地,虚无者部长、前共和国议员吉拉·斯塔罗斯劝说虚无之眼马尔基翁·罗,主张和平。她在之前预见了虚无者的优势、被罗的魅力吸引,背弃共和国成为虚无者的一员。虽然加入,但是她内心并不欣赏虚无者混乱肮脏的做事方式,更不认同虚无者的混乱哲学和统治理念,认为只有和共和国达成和平才能继续稳定发展。

灯塔灾难一周年时,虚无之眼在他的旗舰“电凝视号”上使用无名兽“大抹平者”当众处决了被俘绝地大师韦特。他在深深的恐惧中变成了碎裂的石像。无情的行刑过程被记者丽尔·戴罗广播至银河系,令整个银河系吃惊和悲痛。作为知名公众人物,丽尔是银河系全息网的常客,曾在瓦洛共和国博览会现场报道。她在被虚无者抓获后遭到强迫和虐待,只能不情愿地广播宣传和口号。塔尔皮人虚无者彼得里克对她实行严格的管控,完全不知道负责广播设施的哈利西特人虚无者奎思·梅格拉尔已经叛变,和丽尔在广播中藏入暗语,期待共和国发现。



尽管风暴墙里的生活艰难,绝地大师阿瓦尔·克里斯并没有放弃希望。她和宇航技工机器人伙伴KC-78登上了一艘运送物资的虚无者运输船并劫持了它,在这个过程中,她结识了货船驾驶员贝林,他是一个粗鲁的乌格瑙特人。阿瓦尔的计划是把资源运送至受饥荒的普兰德利尔星系。不幸地,想要避开风暴墙的封锁到达那里,必须冒险经过危险的小行星带和虚无者拆除机器人。



另一边,伊克鲁克人绝地大师、厨师和传奇的“巴多塔之刃”波特·恩格尔也被困在风暴墙里,他隐蔽在布满丛林和岩石的戴杜斯行星,避开巡察的虚无者团队、寻找一个世纪前的飞船残骸。那是他和朋友孙大师一起执行任务时坠毁的结果。飞船中有一个EX通讯机器人,一个世纪前的共和国探路者团队用它们探索和开括外环地区。利用它有机会突破风暴墙、传递消息——因为这种机器人的频率过于老旧,无法被监测和屏蔽。

回到科洛桑,埃尔扎与RDC科学家和工程师作详细交流。他们甚至招募了凯文·塔尔——这位科学家智慧非凡,曾在超空间大灾祸期间协助共和国。他立刻和同事展开了研究。

吉拉和罗在他的卧室私密交谈了一番。他们有分歧,吉拉希望虚无者能以一套比共和国更好的方式来治理,但是罗是纯粹的战士,对她所谈的政治丝毫不感兴趣。她计划前往科洛桑,与共和国和最高议长沟通,让共和国承认虚无者的合法性。

RDC前往弗里尔行星援助。这里近期遭到疯狂的虚无者劫掠,目睹了被毁的城镇,贝尔和伯里阿加很遗憾。他们在宠物炭犬暗火的帮助下救出了废墟下存活的难民。

不出预料,大批拾荒机器人附在物资货船上开始破坏。阿瓦尔在关键时刻深入原力,她驾驶货船飞越小行星带,把机器人撞掉,摆脱了它们。如果不找到有效的办法,还要面对更多的拾荒机器人。假设有一个机器人样本,KC-78可以访问它的系统、查看内存日志来找出必要协议,从而彻底停下机器人群。阿瓦尔鼓起勇气来到船体外,经过努力带回了所需的机器人,完全清除了这个威胁。

波特下入长满植物和杂草的峡谷,忍不住回忆、怀念起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最终,他进入了飞船的废墟,却被一支5人虚无者团队包围……波特不想留下痕迹,不得不把他们全部消灭,带走了EX机器人。可惜,波特的痕迹依然被虚无者维耶斯将军所发现。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雇佣兵,她早在百年前就和波特有一段恩怨。这次,她要亲自向他清算。



最高议长莉娜·索来到绝地委员会,她提议采取强硬措施,对风暴墙进攻。大师们经过讨论,整体上不支持这个决定。不久后,消失一段时间的绝地最高大师尤达带领神秘的阿兹林·赖尔回归,这个人是前绝地武士,在遭遇无名兽后幸存,依靠黑暗面延长寿命。尤达认为,想要击败无名兽,听取他的建议是必要的选择。

彼得里克命令丽尔继续她的虚无者宣传播报。有奎思的协助,她悄悄在广播里留下了给绝地武士的宣言,传播到闭塞区的各个角落里。在送达救济品以后的阿瓦尔·克里斯识别出了秘密信息,她决心返回赫察尔和他们会面;表面上无礼又直接的贝林却在这时显露出真诚的情感,他被阿瓦尔帮助弱势群体的高尚品格所感动,愿意陪她度过接下来的旅程。

吉拉·斯塔罗斯作为虚无者代表抵达科洛桑,与最高议长索会谈。她声称风暴墙后的生活幸福美好,建议议长承认虚无者的合法性并在议会设立席位;当天晚上,索议长和埃尔扎·曼在花园里做了一场深刻的交流,坚定认定了虚无者的错误不可以轻易原谅。第二天她驳斥了吉拉的荒诞想法,所谓的和平提议就此破裂。吉拉失望地警告了索,并离开科洛桑。



费尽力气,波特拼起了打捞的EX机器人残骸,测试了这个古老机器人的可用性,他使它送出信息去往科洛桑。自己的付出终于有收获,波特心里很满足,他给自己做了午餐。接下来,他的通讯设备也收到了丽尔的秘密暗号。波特做了充分的准备,向赫察尔出发。



阿瓦尔和同伴降落在赫察尔地表一个优美而隐蔽的山谷里。她指示贝林和KC停留在船内等待,独自去和丽尔·戴罗见面。丽尔几个月的悲伤和绝望在看到绝地大师的时刻消散了,她激动地拥抱了阿瓦尔,并同奎思分享了他们的逃跑计划:在虚无者下一次突袭时,奎思把两人带到梅利斯·施赖克的飞船“刺耳噪音号”上,偷渡出风暴墙。作为交换条件,奎思要求共和国赦免自己的罪行。他们做好约定以后分别,等待时机。

凯文·塔尔探查到了风暴墙的缺陷——一个故障信标,如果击毁它周围的信标但是保持这枚不受伤害,它会持续发送假的正面信号,蒙蔽风暴墙的自动修复系统,从而争取足够的时间让舰队通过。埃尔扎把风暴墙弱点呈现给绝地委员会,说服了绝地大师。他们派遣二十架绝地矢量战机连同RDC舰队正式发起这次突破。

EX机器人被维耶斯将军截获,她进一步确认了波特的存在,并把这个消息机器人上交虚无之眼,心里特别得意。罗指挥她去戴杜斯把绝地带回,用以无名兽实验。然后,他在大堂当众破坏、踩碎了机器人,宣告他的强权;夜晚,奎思·梅格拉尔溜入大厅偷出了残骸,决定把它交给阿瓦尔,用内含的波特·恩格尔留下的信息换取她的信任。

埃尔扎指挥长梁巡洋舰“破碎之歌号”和乘坐“短论文号”的贝尔和伯里阿加以及其他RDC舰队会合。带领共和国和绝地攻击风暴墙:他们依次瘫痪故障信标的周围6个信标,然后并使一个机器人驾驶飞船通过,结果可行便派出其他飞船进行超空间跳跃。然而,风暴墙的自动修补功能远超想象,飞船大部分撞在修复的墙壁上炸毁,损失惨重。埃尔扎感到震惊和自责。

吉拉回到赫察尔主行星。罗早已预知了她理想主义的必然失败。为了惩罚和宣告权力,他命令扩展风暴墙,吞并了更多位于共和国空间内的行星和地区。在银河系的另一端,最高议长莉娜·索、绝地大师埃尔扎等心痛地见证了风暴墙从原本的范围扩张至西斯温纳星区附近。他们不仅为突破风暴墙事故的牺牲者遗憾,也为新的风暴墙领域的居住者感到悲伤。同样,阿瓦尔也收听到了这个新闻。她给丽尔发去语音消息,决定提前预先的时间,在当天日落时直接开始行动。

广播里的暗语被虚无者彼得里克竊聽,他立即报告给维耶斯将军。她听说过著名的绝地大师阿瓦尔·克里斯的名字。她带着几十人跟踪奎思去往会合点,伏击他们。

在这之后,阿瓦尔与贝林、KC-78做了约定:考虑到这次行动的危险性,她单独执行。他们暂时留在闭塞区,等到阿瓦尔把路径引擎交给绝地、有能力自由进出风暴墙后回来接应。这次见面时,奎思把他窃取的EX机器人残骸交给阿瓦尔,提醒了她波特·恩格尔仍然存活的事实,让她充满希望。按照计划,梅利斯·施赖克即将指挥“刺耳噪音号”前去掠夺风暴墙边界处的西斯温纳星区,奎思会把丽尔和阿瓦尔一起偷渡在这艘船上,离开闭塞区。突然地,奎思瞬间被埋伏的维耶斯将军从身后开枪击杀。维耶斯将军带上了彼得里克和大批虚无者团队,要把他们全部带给虚无之眼。没有选择的阿瓦尔与将军展开交战。作为专家级别的雇佣兵,她的技巧熟练而危险,身穿贝斯卡装甲减小了她所受的伤害。两人交战期间,一艘飞船从天上落下引燃了周围的树林,消灭了将军带来的虚无者士兵。事实上,是波特·恩格尔赶来支持。维耶斯将军没有胜算,逃跑。阿瓦尔见到了自己的朋友和伙伴波特,心里又充满勇气和决心。在混乱中,丽尔也杀死了一直控制自己的虚无者彼得里克。

RDC总部,贝尔、伯里阿加和共和国科学家通过研究和计算“刺耳噪音号”的先前模式,三角测量得出了其中的规律,从而确定了他们的下一次突袭地点——西斯温纳星区。

悲伤的埃尔扎找到了一个古代探路者的通讯单元,他录下了自己对她最真挚的话,通过古代频道传输出去,希望可以穿过封锁。闭塞区里的阿瓦尔通过波特的帮助,也收听到这段留言,给她很大的鼓励。



虚无之眼马尔基翁·罗感到愤怒和失望。他给维耶斯将军最后的机会,要求必须带回绝地。

同步过信息,阿瓦尔、波特、贝林、丽尔和KC做了商议:由于奎思死去,偷渡计划终止,他们现在直接实施劫持。在“刺耳噪音号”驶向西斯温纳星区的过程中,贝林驾驶做过伪装的飞船靠近它。两名绝地使用原力,把有炸藥的筒仓推向刺耳噪音号的外壁炸开缺口,然后登船对抗虚无者。根据之前的安排,贝林和丽尔撤离,暂时留在风暴墙里。重获自由的丽尔也广播起积极的宣传和口号鼓励受困的人们。

意外的梅利斯呼叫维耶斯将军支援,但是她在将军的眼中只是诱饵。维耶斯乘坐她的战舰“过去灾难号”靠近“刺耳噪音号”展开火力轰炸。在此期间,船上的虚无者也逐渐被波特和阿瓦尔击败。在绝望中,梅利斯发布弃船指令,手动瘫痪了飞船的路径引擎——缺少它会导致飞船在经过风暴墙时爆炸,她想要和绝地共同灭亡。随后,她偷袭阿瓦尔,被绝地大师用光剑砍下手臂,身体伤残。由于“过去灾难号”的炮火袭击,他们无法离开。波特认定绝地武士团的未来属于年轻的绝地武士们,他把含有穿越风暴墙技术的EX机器人核心交给阿瓦尔和KC,与她道别……通过他找到的一艘古代钻井船,波特用它钻坏了将军的“预知灾难号”。但是也必须面对数百年的敌人——将军本人。

阿瓦尔把EX核心放在了刺耳噪音号的超空间引擎里,她伴随着原力启动了超空间跳跃。

钻井船导致“过去灾难号”骨架解体和结构不稳定,不停摇晃,整艘船上一片混乱。波特·恩格尔和维耶斯将军展开了最终大战。他回忆起年轻时的美好时光,期待能回到科洛桑,与他的老朋友们再会。在这次战斗中,两人都使用全力。波特劝说将军争取一份和平,而维耶斯则反驳绝地大师,只有强者可以生存。最后,维耶斯将军砍伤了波特,他即将掉入虚空……

依照理论,贝尔、伯里阿加和RDC舰队来到预测的突袭地点。在那里,伤痕累累的“刺耳噪音号”跳出超空间。听到阿瓦尔·克里斯的声音,他们非常激动。

赫察尔主行星上,马尔基翁·罗和吉拉斯塔罗斯之间暗流涌动,他们关系的裂缝逐渐明显。梅里斯·施赖克被共和国捕获,波特和维耶斯全部失踪。

绝地大师阿瓦尔·克里斯回家了。她和KC-78回到了科洛桑的绝地圣殿,受到所有绝地的欢迎——也包括她一直想念的埃尔扎。委员会大师们给她亲切的问候。不过,她还有工作要完成:把已知的闭塞区信息交给绝地武士团和共和国。

译名表

作品
The High Republic: The Eye of Darkness,《共和国盛世:黑暗之眼》
The High Republic: Tales of Light and Life,《共和国盛世:光明与生命的故事》
The Mandalorian,《曼达洛人》

人物
George Mann,乔治·曼

角色
Marchion Ro,马尔基翁·罗
Elzar Mann,埃尔扎·曼
Lina Soh,莉娜·索
Porter Engle,波特·恩格尔
Bell Zettifar,贝尔·泽蒂法
Burryaga,伯里阿加
Avar Kriss,阿瓦尔·克里斯
Ember,暗火
Pra-Tre Veter,普拉-特里·韦特
Great Leveler,大抹平者
Ghirra Starros,吉拉·斯塔罗斯
Abediah Viess,阿贝迪娅·维耶斯
Boolan,布兰
Melis Shryke,梅利斯·施赖克
Belin,贝林
Keven Tarr,凯文·塔尔
Rhil Dairo,丽尔·戴罗
Quith Meglar,奎思·梅格拉尔
Petrik,彼得里克
Azlin Rell,阿兹林·赖尔
Creighton Sun,克赖顿·孙
Chancey Yarrow,钱西·亚罗
Kuiil,库伊尔

生物
Nameless,无名兽
Charhound,炭犬

种族
Evereni,埃韦龙人
Ikkrukkian,伊克鲁克人
Wookiee,伍基人
Mirialan,米里亚尔人
Ithorian,伊索人
Ugnaught,乌格瑙特人
Tarnab,塔纳布人
Halisite,哈利西特人

地点
Occlusion Zone,闭塞区
Stormwall,风暴墙
Coruscant,科洛桑
Hetzal Prime,赫察尔主行星
Daedus,戴杜斯
Hintis IV,辛蒂斯四号行星
Ribento,里本托
Phrill,弗里尔
Prandril,普兰德利尔
Republic Space,共和国空间
Seswenna Sector,西斯温纳星区

事件
Great Hyperspace Disaster,超空间大灾祸
Valo Republic Fair,瓦洛共和国博览会
Eiram–E'ronoh war,埃拉姆-埃罗诺战争
The Battle of Jedha,杰达之战
Fall of Starlight Beacon,星光灯塔陨落

组织
Nihil,虚无者
Galactic Republic,银河共和国
Jedi High Council,绝地最高委员会
Jedi Order,绝地武士团
Galactic Senate,银河议会
Republic Defense Coalition,共和国防御联盟
Jedi Pathfinder,绝地探路者

飞船与载具
Cacophony,“刺耳噪音号”
Tractate,“短论文号”
Gaze Electric,“电凝视号”
Longbeam cruiser,长梁巡洋舰
Shattersong,“破碎之歌号”
Jedi Vector,绝地向量战斗机
Foregone Catastrophe,“过去灾难号”
Drill ship,钻井船

科技与武器
Lightsaber,光剑
Path engine,捷径引擎
Stormseed,风暴种子
Beskar,贝斯卡钢

机器人类型
Astromech droid,宇航技工机器人
EX droid,EX机器人
Scav droid,拾荒机器人

头衔
Supreme Chancellor,最高议长
Jedi Grand Master,绝地最高大师
Eye of the Nihil,虚无之眼
Tempest Runner,风浪驭使
Minister of Advancement,进步部长
Minister of Information,信息部长
Minister of Protection,保护部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x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4-14 07:27 , Processed in 0.0662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