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7712|回复: 11

[小说] 离乡远征(Outbound Flight)第二章(12.19更新完结)

[复制链接]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发表于 2010-4-4 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军情六处007 于 2010-12-20 10:29 编辑

在乡下支教很郁闷的说,这么久才把这章完结,对不住了……
另外,感谢一同支教的外国语学院的小珍同学的鼓励和帮助,谢谢……

第二章

胜利者花费了不少时间检查或欣赏赫特族飞船的残骸。 从卡达斯可以看到的正在闪烁着的机动推进系统(maneuvering drives)的数目上, 他猜只有三艘飞船真正投入到这次战斗中,当然还得再加上他们侧翼那位严密监视着的看守。

康纳网,像离子炮一样,被设计为失能类武器来抓捕对手而非将其毁灭,当他们的看守最终开始移动时,肯图和马里丝已经使大多数系统恢复工作。 "肯图, 他正在移动," 卡达斯通过通讯器喊道,同时注视着那艘灰色的飞船悠闲地飘过舷窗,船尾向上停在交易猎手号的舰首的正前方。“看起来他希望我们跟着他。”

“我们走,” 肯图回话说。“引擎开到四分之一功率。”

当他和马里丝回来时这艘灰色的飞船已经开始移动了。“我们走,” 肯图低声说,重重地坐进椅子里,稍后开始安定军心。 “猜猜看我们要去哪儿?”

“其他的飞船还在赫特族的飞船那儿,”卡达斯说,小心的挤过马里丝朝他自己的位置走去。“或许他要把我们带到那儿。”

“是的,看起来会是这样,” 肯图表示赞同,并且加大推动器的功率。“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开火。这通常是一个好兆头。”

当他们到达时,那里的确有三艘异星飞船在普罗加的船周围徘徊。其中的两艘和他们的“护卫”大小相当,但第三艘要大得多。“尽管比一艘共和国巡航舰稍小些,”卡达斯指出。“但就体积来看,它的作战能力相当强劲。”

“看来他们为我们准备了一个接驳口,”马里丝说。

卡达斯目测着在眼前展开的对接口。“对方舱口空间不足以完成对接。”

“我们的舰首能进去,”肯图向他保证。“我们通过前维修通道出去。”

“我们要进他们的船吗?”马里丝问,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除非他们想通过接驳通道到这里来,”肯图回答她。“枪杆子掌握决定权。”他抬起手强调。“关键是无论他们怎么做,我们都要掌握局势。”

他稍微转向卡达斯说。“这就意味着一切谈话交流由我进行。除非他们直接问你。即使问你,你只需回答他们所问的,别多说话。明白吗?”

卡达斯忍气吞声地说。“遵命。”

他们的护卫指引他们到达稍大些的那艘飞船一侧,两分钟后肯图操纵贸易猎手号的舰首安全地与对方的接驳口对接。登舰通道开始自动延伸到肯图刚刚转至待命状态的前维修舱门,这时 他们三个已经通过舷梯下到前维修舱门,出口传感器表明通道已就位并加压。“我们走,”肯图低声说,挺了挺身子使自己显得高大些,动手去按气闸释放键。“记住,我来回话。”

当舱门缓缓滑开时已经有两个人等在舱门外面了:有着蓝色皮肤的类人种族,眼睛通红,头发呈蓝黑色,穿着饰有绿色肩章的相同黑色制服。每人腰间都别有一支不大但外形凶恶的手枪。 "你好," 肯图向他们致意,同时向通道迈出一步。“我是达布拉克•昆图,贸易猎手号的船长”

异星人没有回答,仅仅移到通道两侧向着通道一端示意。“走这条路?”肯图用一只手指着,另一只手挽着马里丝的胳膊。“当然。”

他和马里丝沿着通道走下去,地板的支撑材料很有弹性,每走一步就像走过一座摇摇摆摆的桥。 卡达斯在后面紧跟着他们,当他从那些异星人身边经过时他用眼角余光偷偷研究他们。 除了不寻常的肤色和火红的眼睛外,他们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难道是扩张到银河别处的人类的古老分支?或者他们是独立进化的物种,于人类相似纯属偶然?

另外两个异星人正体面地在飞船内等待,穿着装备和先前两个人几乎一致,除了肩章由绿色变为黄蓝相间的。当这三个人类到达时他们以军人的精准转身,领着访客进入一个由一种类似珍珠一般有着柔软微弱光泽的材料制成的平滑弯曲的走廊。当他们经过时卡达斯让他的指尖轻触墙面,试图分辨出这是金属,陶瓷还是其他某种化合物。

沿着走廊走了大约五米后,他们的向导停在一扇打开的门外,之后分立到门的两侧。“在那儿,是吧?”肯图问道。“当然。”他展了展肩膀,就像卡达斯经常看到他在一场谈判会议前常做的一样。之后,仍旧挽着马里丝的胳膊, 他径直走了进去。卡达斯最后看了一眼走廊的墙壁,跟了进去。

这个房间小而简陋,它的摆设包括一张桌子和半打椅子。卡达斯初步确认它是一间会议室,或值班船员就餐室。一个蓝皮肤的异星人坐在桌子的那头,他熠熠生辉的眼睛沉着地看着他的访客。 他和刚才外面的警卫一样身着黑色制服,但肩上佩戴有一枚更大的紫红色肩章,领子上有一对精致加工的银色杠。一名军官?“您好,”肯图在桌子一头停下,谄媚地说。 “我是达布拉克•肯图,贸易猎手号的船长:我想您不会凑巧会说基本语吧?"

异星人没有回答,但卡达斯认为他看到那人的睫毛微微动了动。“或许我们应该试一试外环区域的某种贸易语言," 他建议道。

“感谢你的高见," 肯图说着,讽刺地拍了拍他。“问候您,高贵的阁下," 他继续说, 改用西比斯蒂语(Sy Bisti)。 我们是来自一个遥远的世界的旅客和商人,这意味着我们对你和你的人民无害。”

又一次,对方仍一言不发。“可以试试塔尔贾语(Taarja)”马里丝说。

“我对塔尔贾语不十分了解,”肯图仍在用西比斯蒂语说。“你们怎么样?" 他补充道,转身看着跟他们进来的两名警卫。 “你们之中有人理解西比斯蒂语吗?塔尔贾语呢?或者米斯考尔夫语(Meese Caulf)?"

“就用西比斯蒂语吧,"坐在桌后的异星人平静地用这种语言说。

肯图转回身,眼里闪烁着惊喜。“你刚刚说……?”

“我刚刚说西比斯蒂语就可以,”异星人重复说。“请,就坐。”

“啊……谢谢你,” 肯图说, 为自己和马里丝拉开椅子并点头示意卡达斯也这么做。卡达斯坐下时注意到, 椅背的外形对人类来说有点奇特,但如此设计并不会令人赶到不适。

“我是奇斯自治领(Chiss Ascendance)的指挥官密特索龙努罗道(Mitth'raw'nuruodo),”异星人继续说。“你们在跃隼号(Springhawk),第二扩张防御舰队的前哨指挥舰(Picket Force Two command vessel of the Expansionary Defense Fleet)上。”

扩张舰队。卡达斯感到他的脊背一阵哆嗦。难道这个名字意味着奇斯自治领正在进行对外扩张?

他希望不是。现在共和国最不想面对的就是来自境外的威胁。最高议长帕尔帕庭在尽他的最大努力,但在改变科洛桑政府的毫无创见和腐败无能方面阻力很大。即使现在,在纳布上“小小的意外事件”发生五年后,贸易联盟仍没有人因为其公然侵略而遭到惩罚(the Trade Federation had vet to be punished for its blatant aggression),完全无视帕尔帕庭为了推动其进入判决程序的努力。不满和沮丧的情绪在整个银河系逐渐沸腾起来,新的改革或分裂运动的谣言每隔几周就会出现。

肯图喜欢这个,理所当然。政府官僚机构的数不清的规费,维护费,以及直接禁令对像他这样的小规模走私者来说是一个理想的经营环境。在贸易猎手号上时卡达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活动已经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利润。

肯图或许没有理解的是,轻微的政府不稳定可能是有益的,但过于严重的政局动荡对走私者带来的灾难与它带给其他人的同样严重。

一场全面战争,不必说,造成的后果要多坏有多坏,对任何人来说都是。

“那么你们是……?” 密特索龙努罗道问,将他红色的眼睛转向卡达斯。

卡达斯开口答道——“我是达布拉克•昆图,指挥官,”肯图在他回答前抢先说。“船长……”

“那么你们是……?” 密特索龙努罗道重复着,眼睛仍然盯着卡达斯,语气中包含着轻微但显而易见的强调。

卡达斯在一侧观察昆图的举动,发现他轻微的点了下头。 “我是乔奇•卡达斯,”他说。 “贸易猎手号的船员。”

“这些呢?”密特索龙努罗道问,指这另两人。

又一次, 卡达斯看向昆图。船长的脸色明显变得不那么愉快了,但他仍然给了他年轻的船员另一个轻微的点头。“这位是我的船长,达布拉克•昆图,”卡达斯对指挥官说。“以及他的——”女友?副驾驶?搭档?“——他的副手, 马里丝•菲拉西。"

密特索龙努罗道对另两人依次点头致意,然后转会面向卡达斯。“你们为什么来到这儿?”

“我们是科瑞利安贸易商,来自银河共和国的一个星系,”卡达斯说。

“科瑞仑,” 密特索龙努罗道说,似乎在努力拼出那个单词。“贸易商,你是指?不是探险家或侦查兵?"

“对,根本不是,”卡达斯向他保证。“我们出租我们的船在星系间拉货。”

“那其他船只呢?” 密特索龙努罗道问。

“应该是某种海盗,”肯图在卡达斯能回答前插话道。“我们正在逃离他们,可是我们的超空间引擎出了点问题,这就是我们来到这儿的原因。"

“你认识这些海盗吗?”密特索龙努罗道问。

“我们怎么可能——?”肯图刚要说。

“是的,我们曾经在过去被这群海盗找过麻烦,”卡达斯插话说。既然问了这个问题,密特索龙努罗道一定了解到了什么事情……“我想他们这次是专门冲我们来的。”

“你们一定载有一批很值钱的货物。"

“没什么特别的,”肯图说,警告地瞪了卡达斯一眼。 "一批皮衣和异星豪华服饰。我们很感激你能来救我们。"

卡达斯感到他的喉咙发紧。他们的大部分货物的确是豪华服饰,但被缝进皮衣的金丝衣领的是一种走私的火宝石(firegems)。如果密特索龙努罗道决定搜查货物并找到它们, 贸易猎手号未来将会面对一个非常不高兴的赫特人锥克索。

“不客气,”密特索龙努罗道说。“我非常好奇希望了解一下你们的同胞看待豪华服饰的品味。也许在你离开前你能带我参观下你的货物。"

“我很高兴,” 肯图说。“这是否意味着你会释放我们?"

“很快的,” 密特索龙努罗道向他保证。“首先我要检查你的船,确认你确实如你所声称的是无辜的旅客。”

“当然,当然,”肯图流利地说。“我们将在任何您希望的时间带您进行一次详尽的检查。”

“谢谢你的配合,”密特索龙努罗道说。“但检查要等我们回到我的基地才能开始。在那之前, 休息的房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或许稍后你会允许我向你展示一下奇斯人的待客之道。”

“我们感到极其荣幸和感激,指挥官,”肯图微微欠着身子说。“我还想问一下,虽不该说,可是我们的时间很紧迫,加上我们预料之外的绕远是日程更加紧迫。如果你能尽快然我们离开,我们会十分感激的。”

“当然可以,”密特索龙努罗道说。“基地并不算太远。”

“它在本星系吗?”肯图问道。 他在奇斯人回答之前抬起手来示意道歉。“对不起,十分对不起——基地在哪儿与我无关。"

“的确如此,”密特索龙努罗道表示同意。“然而,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我们在完全不同的星系了。”

“啊,原来这样”肯图说。 "我可以问你一下我们是何时离开的吗?”

“我们早已离开那个星系," 密特索龙努罗道说温和地说。“我们在大约四个标准分钟之前就已经跳入超空间”

肯图惊讶的说:“真的?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或许我们的超空间引擎系统要优于你们," 密特索龙努罗道说着站起身来。“从现在如果你们不介意跟随我,我将亲自护送你们去休息区。”

他将来客引领到走廊五米开外的另一扇门处,按了一下墙上的条纹面板。“我希望再次会面时我会派人带话来,”就在门滑开时他说。

“我们很期待进一步的交流,”肯图说着深深地鞠了一躬,这使在他身后门内侧站着的马里丝 终于可以把心放下了。“感谢您,指挥官。”

后排的两个人进了房间。朝指挥官鞠躬后, 卡达斯也退进房间。

房间布置紧凑,一面墙上有三层铺位,其他的墙壁上镶嵌着一张折叠桌以及条凳。 铺位的旁边有三个巨大的入壁式抽屉,右面有一扇门,看起来像是通往一个紧凑的吧台 。

        “你认为他会如何处置我们?”马里丝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低声问。

        “他会放我们走的,”肯图向她保证着,擦过吧台坐到最低的吊床上,弓着腰以免头碰到上一层。“真正成问题的是,我们能否把火宝石带走。”

        卡达斯清了清嗓子。“我们现在能谈论这个吗?”他问道,意味深长的扫视着屋子四周。

        “放松,”肯图咆哮道。“他们一句基本语也不会说。”他的眼睛挤成一条缝。“当我们在谈话时,你到底为什么告诉他我们认识普罗加?”

        “在他的眼神和声音里可以看得出,”卡达斯说。“他那时已经猜到了这一切,而且我们最好不要让他抓到我们欺骗他的把柄。”

        肯图轻蔑的哼了一声。“这太荒谬了。”

        “可能是普罗加的船员中有幸存者,”马里丝建议说。

        “不可能,”肯图用无可辩驳的口气说。“你也看到了,那船已经像一袋被剥了包装的压缩口粮 。”

        “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卡达斯坚持说。“我就是知道他肯定知道。”

        “而且你不应该去欺骗一个很有荣誉感的人”马里丝喃喃道。

        “谁,他?荣誉感?”肯图嘲讽说。“你不相信吗?天下乌鸦一般黑,而且越是圆滑的人越是差劲。”

        “我知道一些充满荣誉感的战士,”马里丝任然坚持。“此外,我在判断人时的感觉相当灵敏。我想这个密特索——这个指挥官可以信任。”她抬起眉毛。“我也不认为试图欺骗他是个好主意。”

        “你被抓到说谎当然是个坏事,”肯图说。“但在这个宇宙里你冒多大风险,就有多大收获,马里丝,仅此而已。"

        “你对人们没有足够的信任。”

        “我已经付出足够的信任了,老姐,”肯图沉着地说。“我碰巧比你多了解一些人类的本性。人类和非人类生物的本性。”

        “我仍然认为我们要完全和他合作,”马里丝说。

        “完全合作是你无论如何最不想做的事。它会把优势全部交出去。”肯图朝着关闭的门点着头。“而且这个家伙很像是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

        “还好,他把我们扣留的这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危险,”卡达斯说。“普罗加的手下发现他没有回去会很生气的。”

        肯图摇着头。“他们永远不会把这笔帐算在我们头上。”

        “是的,但……”

        “看,小子,让我静下来想想,行不?”肯图打断他的话,把脚架在床上,枕着自己的双臂。“大家都安静一会,让我想想怎么解决这事。”

        马里丝对上卡达斯的眼神,耸了耸肩,之后转身爬上昆图上面的一个床铺,伸了个懒腰,她把双臂交叠在胸前,沉思的注视着她下铺的方向。

        在房间的另一面,卡达斯放下了折叠桌椅,把他自己尽量舒服的塞进桌子和墙之间,把手支在桌子上,托着脑袋,闭上眼尽力休息一会儿。

        他在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嗡嗡声惊醒之前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瞌睡着了。 他猛的跳起来,与此同时一个身着黑衣 的奇斯人出现在门口。 “密特索龙努罗道指挥官的敬意," 异星人说,西比斯蒂语带着厚重的口音。 "他邀请您前往舰首一号观察室。”

        “很好,”肯图说着从床上跳下来。他的音调和措辞满是卡达斯在议价谈判中见过的假惺惺的欢悦。

        “不是你,”奇斯人说。 他并掌指向卡达斯。“只邀请这一位先生。”

        肯图猛地愣住了。“什么?”

        “便饭正在准备之中,”奇斯人说。“在准备好之前,只有这一位先生被邀请了。”

        “不对,等等,”肯图咆哮着。“我们一起去,或者……”

        “没问题的,”卡达斯赶忙插话。奇斯人站在门口并没有动,但卡达斯从光影的微妙变化中察觉到门口还有其他人在踱步。“我能应付得了。”

        “卡达斯……”

        “没问题,”卡达斯重复说,一边走向门口。奇斯人后退让开,请他步入了外面的走廊。

        确实有更多的奇斯人等候在门外,有两个分立在门口两侧。“跟我来,” 门关上后那位信使说。

        一行人沿着弯曲的走廊前行,穿过了三条交叉的走廊和几个舱门。其中有两个门是开着的,卡达斯忍不住向里偷看了几眼。然而,他所能看到的只有难以识别的设备和更多的身着黑衣 奇斯人。

        他以为舰首一号观察室会是一个拥挤的满是高科技设备的房间。让他吃惊的是,他进入了一个看起来像是一个紧凑版的星际班机的观景平台 。 一条长长的弯曲的长椅坐落在外凸的从甲板一直延伸到天花板的观景窗 前,上面正显示着闪亮的超空间天际掠过飞船的壮观图像。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十分暗淡,使得显示屏令人极其印象深刻。

        “欢迎,乔奇•卡达斯。”

        卡达斯向四周观察了一下。 密特索龙努罗道独自在长椅的远端坐着,超空间天际上映出他的轮廓。 “指挥官,” 他友好地打招呼,用疑问的眼神瞥了一眼他的向导。向导微微点头,后退一步关上门,把他自己和其他护卫留在外面。感觉有些不自在,卡达斯走到长凳的近端,沿着曲线向前走去。

        “很优美,不是吗?” 卡达斯走到他身边时密特索龙努罗道评论道。“请,坐下。”

        “谢谢,”卡达斯说着,在一个谨慎的距离上悠闲地坐下。“我可以问问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吗?”

        “请你来一起欣赏这景色,当然,”密特索龙努罗道干巴巴地说。“再回答一些问题。”

        卡达斯感觉他的胃一下子收紧了。这么说这是一次审问了,再过一会他应该就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但他还是希望马里丝对捕获他们的军官的理想主义猜测或许能是真的。“的确是一个美丽的景色,”他评价着,不知道其他还能说什么。“我有点好奇在一艘军舰上会有这么一个房间。”

        “哦,它有很多功能,”密特索龙努罗道跟他保证说。“它的全名是舰首观察以及三角测量工作站一号。在追击敌对飞行器或其他威胁的战斗任务中我们在这里安置侦探,以及调试一些不在线上的视觉武器 设备。”

        “你们不用传感器来控制哪些设备吗?”

        “当然有,”密特索龙努罗道说。“而且通常它们还差强人意。但我肯定你知道一些方法误导或致盲电子视觉观测器。有时一个奇斯人的眼睛更可靠。”

        “我想,”卡达斯说,注视着主人闪闪发光的眼睛。在暗淡的灯光下, 他们是那么让人恐惧。“但这样的话把信息传给炮手是不是不够快?"

        “那有办法的,”密特索龙努罗道说。“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 乔奇 卡达斯?”

        “昆图船长已经告诉您了,”卡达斯说,感觉前额渗满了汗水。“我们是贸易商人。”

        密特索龙努罗道摇了摇头。“很遗憾我不相信你船长的主张。我很熟悉星际贸易的经济学原理, 你们的船太小了,运送标准的货物连正常的业务开支都难以满足,更别提还有意外事件的维修费用了。因此我推断你们有非主流的副业。你们没有能成为海盗或私掠船所必须的武器,所以你们一定是走私者。”

        卡达斯犹豫了一下。他到底想说什么?“我不认为指出我们的经济学和你们的并不相同能有任何益处?" 他支吾着说。

        “我能否理解你认为走私是你的权利?”

        卡达斯还在犹豫,但密特索龙努罗道又一次显现出那种精明的神色。“不,” 他勉强承认。“我们基本上只是商人,就像肯图船长说的。我们仅仅有时夹带一些走私品。”

        “我知道了,”密特索龙努罗道说。“我欣赏你的坦然,乔奇•卡达斯。”

        “你可以叫我卡达斯,”卡达斯说。“在我们的文化里,首名是留给朋友称呼自己用的。”

        “你不是当真把我当做朋友吧?”

        “你把我当做朋友吗?” 卡达斯反问道。

        他后悔那些直接从嘴里蹦出来的话。挖苦或许是这种对话中最佳的回击选项。

        但密特索龙努罗道只不过扬扬眉毛。“不,还不是,”他沉着地说。“或许有一天会吧。 你激起我的兴趣了, 卡达斯。你坐在这儿,远离家园被不熟悉的种族扣留。你不仅没有把自己用恐惧或愤怒的外衣包裹起来,反而你竟然向外延伸你的好奇心。”

        卡达斯皱起眉。“好奇心?”

        “在你被带上甲板时你研究了我的士兵,”密特索龙努罗道说。“我可以从你的目光和表情中看出你在观察思考评估。你在被带往住处时也是这么做的,还有刚刚你被带到这里时也是。”

        “我刚刚只是随便看看,”卡达斯保证说,他的心跳有些加速,不知道在密特索龙努罗道的不良分子名单里间谍的身份是排在走私者之上还是之下?“这么做没有任何特殊的想法”

        “平静一下,”密特索龙努罗道说,声音里多了几分消遣的语气。“我不是在指控你的间谍罪。我自己,也一样,有很强的好奇心,并且因此很注意别人的好奇心。告诉我,这些藏匿的宝石是要运给谁?"

        卡达斯猛地一惊。“你找到了——?我是说……这样一来,为什么你还问我?”

        “如我所说,我很欣赏坦诚,”密特索龙努罗道说。“谁是收货人?”

        “科莫拉(Comra)星系的一群赫特人操作的这一切,”卡达斯彻底放弃了。“那些你们——攻击我们的人的竞争者。” 他踌躇着。“你一定已经知道他们不是单纯的海盗,是吗?你知道他们是专程追击我们的?"

        “我们监听了你的通讯,所以我们有意在这里插手争端,”密特索龙努罗道说。“尽管交谈内容我们无法理解, 我记得在赫特人的谈话里听到了音节‘达布拉克 肯图’,稍后肯图船长认同里那是指他自己。结论是明显的。”

        卡达斯背上闪过一个寒战。仅靠一段异星语言的对话,密特索龙努罗道就从那毫无意义的声音中精准的找出了昆图的全名。这些奇斯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种族啊?

        “那么,是不是这些宝石不是合法所得?“

        “不,只是因为关税奇高,”卡达斯说,把他的思路强行拉回审问。“走私就是为了逃避关税。”他坚称。“实际上,我们是从谁那儿得到的这批货,它们或许是被偷来的。但别告诉马里丝这些。”

        “哦?”

        卡达斯畏缩了。他又开始说话不过大闹了。如果密特索龙努罗道在这结束之前没有杀了他,肯图有可能会。“马里丝多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不情愿地说。“她以为走私活动仅仅是针对贪婪愚蠢的共和国官僚机构的斗争宣言。”

        “看来肯图船长还没找到时机去开导她?”

        “肯图船长喜欢有她的陪伴,”卡达斯说。“我怀疑即使她知道全部真相,她还是会留下来的。”

        “他声称关心她,还会对她撒谎?”

        “我不知道他声称什么,”卡达斯说。“尽管我才想你可以说像马里丝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经常自欺欺人。真相就在面前,如果她想知道的话。”他又瞧了一眼那对闪闪的红眼睛。 “当然,那并不能为我们的所做开脱,” 他补充道。

        “是的,这个不能,”密特索龙努罗道说。“如果你们送不到宝石会怎样?”

        卡达斯感觉他的喉咙绷紧了。这么说这就是充满荣誉感的密特索龙努罗道指挥官。火宝石在这儿也应该很值钱。“他们会杀了我们,”他直率的说。“或许以一些很娱乐的方式,比如说看着我们被一群巨兽吃掉。"

        “那如果投送超期呢?"

        卡达斯皱起眉头,在闪烁的超空间闪光下试图读出对方的表情。“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信息,密特索龙努罗道指挥官?"

        “没有什么," 密特索龙努罗道说。 “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为什么?”

        “一部分是想了解你们的种族,”密特索龙努罗道说。“或许你可以先教我你们的语言。”

        卡达斯眼睛一闪。“我们的语言?你是指基本语?”

        “那是你们共和国的主要语言,是吗?”

        “是的,但……”卡达斯犹豫了一下,思踱着是不是有一个优雅的方式提出这样的问题。

        密特索龙努罗道似乎能读出他的思想似的。或者,多少,读出了他的眼神和表情。“我没有在计划入侵,如果是这个困扰你的话,”他说着,微微一笑。“奇斯人 从不入侵他人领土。我们甚至不会攻击潜在敌人,如果我们没有被首先攻击的话。”

        “好吧,你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任何来自我们的攻击,”卡达斯赶紧说。“我们已经有足够多的内部矛盾,没有力量去侵扰他人。”

        “那么我们互相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密特索龙努罗道说。“这是在纵容我的好奇心。”

        “了解,”卡达斯谨慎地说。 昆图,据他所知,这是应该进入了满能量议价状态,逼迫,敦促,压榨他能从交易中获取的每一分钱。 或许这是为什么密特索龙努罗道从明显缺乏经验的卡达斯这儿了解情况。

        然而,他仍可以一试。“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问道。

        “对于你来说,你的好奇心可以得到相当合算的满足。” 密特索龙努罗道扬了扬眉毛。 “你很希望了解我们的同胞,不是吗?”

        “确实,”卡达斯说。“但我不知道昆图船长的意图。"

        “或许是他的货舱里的一些额外的补偿,” 密特索龙努罗道建议。“那或许能解决你们同客户的纠纷。”

        “是的,他们确实需要一些东西来缓和,”卡达斯冷冷地表示同意。 “一点额外的战利品远远不足。”

        “我同意,”密特索龙努罗道说着站起来。

        “还有一件事,” 卡达斯说着,也站起身来。“我很乐意教给您基本语,但我自己也希望一些语言课程。您可以交给我奇斯人的语言,或者叫您的属下教我?"

        “我可以教你理解彻耶尔语(Cheunh),” 密特索龙努罗道说着,沉思似地把眼睛眯了起来。“但我怀疑你能否恰当的说出我们的语言。我已经意识到你甚至都不能很正确地拼出我的名字。”

        卡达斯感到自己的脸有点烫。“我很抱歉。”

        “没必要道歉,”索龙努罗道安慰他。“你们的元音很接近我们的,但也确实有一些困难。不过,我相信我可以教你说米尼斯艾特语(Minnisiat)。那是一种广泛流行于我们领土附近的星区的贸易语言。”

        “那太好了,” 卡达斯说。“谢谢您,指挥官密特…… 指挥官。”

“就像我说过的,彻耶尔语发音方法对你们来说很难,"密特索龙努罗道冷淡地说。“或许你用我的中名,索龙,称呼我就方便多了。"

卡达斯皱着眉问。“这么做合适吗?”

密特索龙努罗道-索龙-耸了耸肩。“这确实是个问题,” 他勉强承认。“一般来说,在正式场合,对陌生人,以及社会地位低等的人应该用全名,。"

“我猜这三条我们全占了。”

“是的,”索龙说。“但当原因合理有利时我认为这些惯例可以被打破。就比如,现在这种情况。”

“这样交流起来就方便多啦," 卡达斯点头表示同意。“谢谢您,索龙指挥官。”

“欢迎你们的到来,” 索龙说。 “现在,我已经为你和你的同伴备下便饭。在那之后,我的语言课就可以开始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For  the  great  unknown!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0-4-4 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军情六处007 于 2010-4-4 02:05 编辑

各位大大们给建议下几种贸易语言的名称怎么翻好吧?
(Sy Bisti)(Taarja)(Meese Caulf)……
For  the  great  unknown!

2418

主题

4454

帖子

123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645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0-4-4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音译:

西比斯蒂语
塔尔贾语
米斯考尔夫语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21

主题

211

帖子

3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09
水晶
1

绝地

发表于 2010-4-8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莱菔 于 2010-4-8 11:56 编辑

rather sour是不是可以翻成‘有点酸’、或者‘有点难看’?貌似是形容表情的,把‘表达’改为表情如何?如‘对方的脸明显变得有点难看’。
The Jedi and The Force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0-4-8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4# 莱菔


好主意……
PS:我怀疑这是固定用法,可惜没搜到……
For  the  great  unknown!

絕地學徒

54

主题

2533

帖子

0

精华

扩张区域

原力
96
水晶
6

绝地

发表于 2010-4-8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問一個無關的問題,樓主是索龍Fans嗎@_@
星球大戰是生命,看足球是食糧
@_@是我專用的符號,不是代表@@,不是代表暈...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0-4-8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可以认为我是旧共和国千年之治的fans
For  the  great  unknown!

絕地學徒

54

主题

2533

帖子

0

精华

扩张区域

原力
96
水晶
6

绝地

发表于 2010-4-8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哦,我經常凝著你和LX是一伙....
星球大戰是生命,看足球是食糧
@_@是我專用的符號,不是代表@@,不是代表暈...

МГУ

55

主题

1937

帖子

0

精华

扩张区域

原力
161
水晶
3

帝国

发表于 2010-4-8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8# Kenobi


lt也是的。。。
Вперёд,товарищ!

10

主题

104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6
水晶
0

西斯

发表于 2010-4-8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下,索隆V5不用说

220

主题

2478

帖子

15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523
水晶
0

帝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0-4-8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uketime 于 2010-4-8 20:58 编辑

5# 军情六处007


推荐一款网络词典。是我用到现在最顺手的。该网站收录了多本英英词典。释义非常全。
http://www.thefreedictionary.com/sour

参见第四个释义:
4.
a. Bad-tempered and morose; peevish: a sour temper.

小说中原文是: The other’s expression had gone rather sour ...
expression此处指表情,神色。

该句意即:他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说起网络词典还有几款也挺不错,dictionary.reference.com和www.merriam-webster.com。google打入生词+dictionary即可搜到。
Never  again  will  a  citizen  of  this  galaxy  watch  a  moonrise  in  quite  the  same  way.  He  will  stare  at  that  moon,  and  remember  that  the  Empire  is  firmly  in  control. ----Grand  Moff  Tarkin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0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军情六处007 于 2010-12-20 10:20 编辑

额,不知不觉拖了八个月,第二章终于完结……
For  the  great  unknow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0-23 22:29 , Processed in 0.10718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