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6376|回复: 2

[小说] 【正史短篇】意气相投(Kindred Spirits)

[复制链接]

276

主题

664

帖子

104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376
水晶
6

绝地伊克隆人汉化组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5-8-3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墨雪飘·痕 于 2015-8-3 19:28 编辑

Kindred Spirits
意气相投


克丽丝蒂·戈尔登(Christie Golden) 著    墨雪飘·痕 译



  “这计划必定会失败,”阿萨吉·文崔斯咕哝道。她罩着深色长袍和厚重的斗篷,在弗洛勒姆的炽烈阳光下热得发昏,双手还被牢牢绑到了身后。
  “除非被你搞砸了,”拉莎·雷姆低声对她说。这个蓝皮肤潘托拉人穿着文崔斯的衣服:配有蓝色护胫板的黑色长靴、绑腿和束腰外衣,里面是一件黑色高领衬衫。左肩和臀侧也有护板,还有不少可以挂各色装备的地方。看上去,海盗船长天生就适合这身衣服。
  文崔斯无意“搞砸”,但她显然在重新思量这个方案。
  当初看来,将出现在登记表上的那单活计接下,似乎是个好主意。毕竟赏金数额可观,而文崔斯刚为修理女妖号花掉一大笔信用点。
  找六个熟练的战斗机飞行员为镇定号货船护航。不得问问题。谈妥后先付一半赏金,另一半在镇定号的货物安全送达后交付。
  “走私者加货物等于海盗”,文崔斯很久以前学到过这样一个等式,所以镇定号遇袭并不出乎意料。出乎意料的是,她被另一群海盗救了。这群海盗自称血骨团,原本也是为劫掠货船而来。
  “我们计划了好几个星期,”当时,拉莎·雷姆告诉她道。“结果机遇号来到正确的坐标,看到的飞船却只有飘浮在太空中的破战斗机。可想而知我有多惊讶。”
  文崔斯是唯一的幸存者。雷姆将这个受伤的女人带到飞船的医务室,治好了伤处。她还将女妖号拖入飞船,进行了修理。
  “为什么?”文崔斯好奇问道。
  “飞船破成那样你还能活着,直觉告诉我会有收获。我们找到了这个。”雷姆将手伸到背后,取出文崔斯的光剑,抛给她。“你可以帮我夺回镇定号。”
  文崔斯手握光剑,感受着熟悉的重量。她本以为自己会怀念那两柄红色光剑,此时却因其被偷而高兴。旧光剑会让她想起太多杜库的事,而这柄剑的黄光也更对她胃口。“我或许会愿意帮你——前提是让我保留一件货物。”
  “大概是什么货物?”
  “那大概与你无关,”文崔斯回答道。
  雷姆眯起金色双眸,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救下的女人。“就一件?”
  “就一件。”
  她点了点头。“帮我夺回货船,随便你要哪件货物都行。”
  雷姆派了一名船员去镇定号卧底。那人报告说,盗走镇定号的海盗头子杭多·奥纳卡当前不在弗洛勒姆基地;留守的只是些基干船员,由他的一名部下率领着卸货。“这是个良机——杭多警惕性很高,而且就算在威奎人里,他也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威奎人。
  “你这下可吸引住我了,”文崔斯说。“我……不喜欢威奎人。”
  这字眼太轻描淡写。文崔斯厌恶这个种族,他们皮肤粗硬多皱,性格还乖戾。威奎人凶徒残杀了她的奴隶主,后来将她收为学徒的绝地基·纳雷克也是死在威奎人枪下。她握紧光剑,若有所期。
  “别过于随心所欲,”雷姆向光剑点了点头,警告道。“我不喜欢死亡人数太高。我们只在必要时杀人,不为杀而杀。”
  “你听着跟绝地似的,”文崔斯语带轻蔑。
  “别侮辱我。”
  杭多出外期间负责基地的是吉罗。通过全息通讯联系时,他被拉莎的提议激起了兴趣,于是准许她们降落到一片平坦、多岩的洼地中,就位于杭多的设施前面,堆满了碎片残骸。不久前有人查出了这个隐匿处,实在是个破烂不堪的地方。文崔斯由爆能枪口“护送”着向一座大型多层建筑走去,中途,她认出了正在卸货的镇定号——废弃堆里的飞船完好无损,颇为引人注目。
  “我开始觉得这主意不太妥了,”文崔斯继续道。说话间,他们穿过一道三角形的门,从阳光下步入昏暗的室内。
  “嘿,不许说话!”一个海盗用枪捅文崔斯的上腹。她咬紧牙关,强忍着不用原力将这恶心货色抛飞,丢到宽阔而名字差劲的“大厅”对面。
  一群海盗正忙着喝酒,与女船员调情,为调情争斗,就争斗打賭,从支离破碎的椅子上花样滑落,诸如此类。但还有其他人在,几道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过新来者,他们用刀子戳起食物,看似只是在练习割肉而已。大厅尽头,高台上的一张长桌旁,吉罗在等候文崔斯和雷姆。他手足伸开,舒适地躺在在一张华丽的椅子里,占据着最佳视野。
  他是文崔斯见过的最丑陋的威奎人之一,过大的头上立着一排尖刺般的发绺,背后还垂着两条长辫。带两个女人进来的海盗将文崔斯的光剑交给吉罗。他仔细察看了一番光剑,然后打量了几眼文崔斯,最后将目光投向雷姆。
  “能抓住绝地,你肯定不是一般人。怎么办到的?”
  “了不起的雷姆船长,”拉莎向地上唾了一口。“派她的船员去打探新消息,寻找能劫掠的飞船。我就是这么无意中遇到她的。”她轻蔑地瞥了一眼文崔斯。“她被我找到时,受伤相当严重,被谁还是什么伤的我不知道,但还活着。我把她带回了我的飞船,给她治伤——让她至少恢复到能走路的程度——然后联系了你。”
  文崔斯瞪了拉莎一眼,暗自希望眼神既藐视又疲惫。吉罗后仰身体,将一双肮脏的靴子搭到桌上。打嗝的声音从邻桌传来。
  “我听说过拉莎·雷姆。她对你们似乎不是特别好。”
  “根本不行,”雷姆说道,语气中带着适度的嫌恶,嘴角微微扬起。她演技不错,文崔斯心想。“那个女巫简直残暴。我们曾经登上过一艘分离势力的飞船,她偷走了飞船上的刑讯机器人。雷姆对待船员一直就很严酷,如今更是……”这个“赏金猎人”摇了摇留着淡紫色长发的头。“要是能摆脱她的压制,我可以不惜一切。”
  “比如背弃你的船长,投靠杭多,嗯?我们怎能信任叛徒?”
  雷姆面露甜美的笑容。“你当初背叛杭多的时候,他不也给了你第二次机会吗?听到这句提醒,吉罗脸色阴沉下来,文崔斯强忍住笑意。她和拉莎做足了功课。雷姆交叉起双臂。
  “听着——说谎对我有百害无一利。我要交给你的是个绝地。为让她安全返回,武士团会支付的赎金肯定数额惊人。此外……”她将双手放到桌上,脸向齐罗靠近。“有关拉莎·雷姆的计划,只要是你需要的,我都会告诉你。杭多回来以后会发现,你在他不在的时候打败了一个危险的海盗船长,俘获了她的飞船,新收编了一名忠诚的船员,另外还得到了一个绝地囚犯。他可能会把你提拔成副手。“
  吉罗考虑了一番,将靴子从桌上放下,身体前倾。“可是,你为什么不自己留着绝地,收这笔赏金?”
  文崔斯再也忍耐不住。这威奎人越盘问她们,就越可能直接下令射杀她和雷姆二人,独揽荣耀。是时候搅点局了。
  光剑从吉罗手中飞起,文崔斯转身接住。虽然双手被绑身后,无法切开手铐,但她仍可一战。她大喝一声,飞身而起,半空旋身,光剑以精妙的角度掠过雷姆,微微烧焦了她的发辫。
  “怎么——”吉罗惊声大叫,扑到桌下躲避。
  雷姆倒吸一口冷气,盯着文崔斯,眯起明亮的金色双眸,箭步夺过最近的爆能枪,向“绝地”开火,还用被夺枪的海盗作盾牌。那海盗正巧是带她们进来的人,故而文崔斯并无不悦。
  爆能束与文崔斯擦身而过。雷姆怒气冲冲,满脸翻涌的恨意,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啊,不。她以为我背叛了她。
  这么猜测完全合理,不久前还是正确答案,但今天不是。文崔斯只得寄希望于拉莎·雷姆能明白她在做什么——但别被吉罗看穿。
  文崔斯背对着雷姆,凭原力感知挡开射来的爆能束。身后有人尖叫,但绝非女声。很好。她跳上长桌,回旋一圈,剑随人走,将不幸误撞黄色炽刃的手臂或躯干尽皆斩伤。

愿原力与你同行!
May the Force go with you!

276

主题

664

帖子

104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376
水晶
6

绝地伊克隆人汉化组曼达洛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8-3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雪飘·痕 于 2015-8-3 19:29 编辑


  “住手,绝地!”拉莎清晰有力的声音传来。
  她懂了吗?无论如何,继续还是终止计划,雷姆都得阻止文崔斯。有两个威奎人冲向长桌,举起爆能枪。文崔斯跃身相迎,双脚踢出。只听啪的一声,两个惊愕的海盗均被靴尖踢中下巴,头猛然后折,身体瘫倒,非晕即死。
  她甫一落下,后腰便挨了重重一脚,跌倒在地。光剑转瞬便被夺去,手腕火辣辣地疼。海盗船长拉莎·雷姆一脚踩住文崔斯的后背——她将头转到一边,向上看去,仍拿不准雷姆是友是敌。雷姆用嗡嗡作响的光剑直指文崔斯,剑尖与她的脸不过分毫之距,光亮刺目,无法逼视。
  她挣扎一番,终于喘过气来,“我……投降。”
  “我没想到你真能抓住她,”吉罗看着“绝地败将”被带走,勉为其难地说道。“实在……厉害。”
  雷姆的肩膀隐隐作痛,不久便会现出几块淤青,但更重的伤她也受过。“确实,绝地很难对付。我很庆幸她使不出全力。”
  她随手将光剑系在腰带上,一副显然归她的样子。吉罗注意到了,但并未阻拦,多半是盘算过,发现绝地委员会支付的金额应该足够可观,弥补光剑的损失也绰绰有余。
  “这么说应该是成交了?”雷姆继续道。“你们拿走绝地的赎金,收我做船员,我告诉你拉莎·雷姆的船队在哪儿。”
  “哦,”吉罗闪烁其词,“得由杭多最后拍板才行。”
  她未受邀请便坐了下来,吉罗又没反对。“意料之中,这毕竟是他的组织。我可以等。他什么时候回来?”
  吉罗吃了一惊。“没说。不过你要是告诉我这支船队在哪儿,我可以替你美言几句。这样我就可以,呃,先把飞船准备妥当。”
  这样你就可以派人过去,把财物席卷一光,雷姆想着,感到好笑。另外还很可能杀掉我。雷姆假装没得出这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真是个好主意!”她说。吉罗显然松了口气。“那现在……我就先给你讲讲雷姆指挥的飞船有多少艘,是那些类型,叫什么名字。”她笑了笑。“喝上一杯我可能会说得多些……要是有你陪我的话。”
  吉罗淫荡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拿来一个肯定不干净的大杯,将一种鲜绿色液体倒入其中。

  手腕上被光剑烧伤的地方疼得厉害,但文崔斯不在乎。拿下文崔斯时,拉莎充分破坏了手铐,方便文崔斯挣脱——也即是说拉莎相信她。这点疼她能承受。
  文崔斯被押送着走出大厅。身后的门一关上,她便猝起发难,用原力粉碎残余的手铐,掌心向上,侧举双臂。只听砰的一声,两个海盗猛然摔到墙上。第三个海盗龇着一口烂牙,挥拳向她打来,她疾走上前,狠狠击中了他的喉咙。第四人抓住了她的手臂,却被她身体一扭,借势用原力甩过头顶,未及落地,下颌又吃一记重击。
  他们看样子都活着,只是昏迷。不过,还是防患于未然为好。文崔斯取走守卫的爆能枪,然后迟疑了一下。雷姆曾要求她只在必要时杀人。她叹了口气,将一把爆能枪设置为击晕,给每个海盗补了一针安眠藥。
  现在要去接管镇定号——还得确认当初雇她保护的物品在不在船上。

  可想而知的是,拉莎一说完雷姆船长的船队基地可能在哪儿,吉罗便当即决定采取主动,派弗洛勒姆的所有飞船出击。拉莎怂恿他把全部人都派去,但他顽固地摇了摇头。
  “杭多说了要把货卸下来,”他坚持道。
  实在糟糕。但所有完整的飞船和多数海盗都被拉莎打发去白费力气了,留在弗洛勒姆的不过是吉罗,在地上四仰八叉打鼾的,还有少数在给镇定号卸货的。这一结果足以令她欣慰。拉莎编了些骇人听闻的恐怖故事,讲“邪恶的雷姆船长”对勤劳的船员犯下种种恶行,为文崔斯争取时间。吉罗照单全收,显然已经断定,既然拉莎打败过绝地,那她说的话就完全可信。
  一丝动静引起了雷姆的注意。文崔斯苗条的身形罩着长袍,隐藏在阴影中,浑然一体,难以发现。她很不错,雷姆心想。
  “再给我讲讲你那雷姆船长全部私藏起来的啤酒,”吉罗催促了一句,将空杯搁到桌上,伸手取酒添满。
  “啤酒?不,那可是特弗拉基威士忌,”雷姆说道,边用眼角余光看文崔斯,边对吉罗微笑。“你以往根本没品尝过的上品。”
  听到话中暗含的邀请意味,吉罗色眯眯的眼睛里现出希望的神色。文崔斯走到门口,溜出大厅。拉莎等待着,继续挑逗吉罗。又过去几分钟,她悄悄将双手伸到桌下,按动护臂上的按钮,给了吉罗一个灿烂的微笑。
  “哦,实话说还算愉快,但我该告辞了。”她指了指杯里的绿色液体。“多谢你的,呃……随便它是什么东西。”
  吉罗眯起绿色双眼。“你在说什么?”
  “来接我的飞船应该已经……”她侧耳倾听,清清楚楚地听到飞船降落在在外面的场地中。“到了。”
  考虑到喝掉的酒量,吉罗实在快得超出预期。他大吼一声,跃过长桌。雷姆飞速闪开,按下光剑开关。只听噼啪一声,剑刃立时亮起,差点将她吓到。不过,剑始终是剑,拉莎·雷姆知道如何使用。吉罗伸手去拿桌上的一把爆能枪,但雷姆猛然挥剑下劈,不费吹灰之力便将爆能枪斩断,切穿了长桌。吉罗咆哮着扔出一个凳子。雷姆再次挥舞嗡嗡作响的黄色剑刃,将扑面而来的家具砍成两截。
  她大笑起来,愉悦无比。真是一柄值得称颂的武器!她挥动光剑,只为听它发出的声音。
  “你俩到底谁是绝地?”吉罗脱口而出。
  “绝地?”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因愤慨而颤抖着。“在我的大厅里?又来?”
  吉罗和雷姆同时转身,看到三角形的门口映现出杭多·奥纳卡的身影。他一手持着电杖,一手叉腰,如贵族般昂首站立,风衣在身周飘扬,电杖的两个尖端有紫红色光芒闪耀。可惜一只科瓦克猴蜥站在肩头,煞了风景。杭多大步上前,怒气冲冲。
  “吉罗!你这蠢货!你干了什么?我的船员在哪儿?”他完全忽视了拿着光剑的女人。雷姆瞪大眼睛,视线在二人之间游移,不确定是该出剑攻击,还是该放声大笑。
  “噢,你好,老大,”吉罗痛苦地说道。“这位女士说她想叛离血骨团,转而加入我们。”
  “理所当然。大家都知道拉莎·雷姆是个暴君。我说的对吧,嗯?”他警惕地注视着雷姆,等待确认。她点了点头,一言未发。
  “还有——她给我们——我是说给你,老大——带来了一个她抓到的绝地 。说是我们可以拿她索要赎金——”
  “得,得,得,得!”杭多听得不耐烦,将手一挥,专横地打断了他。“我才留下你一个人半天——才半天!——瞧瞧你都做了些什么。别再拿绝地要赎金了!从来没好结果。不利于生意啊。”
  “可是……这颗好果子就像正好掉到了我的膝盖上似的。”吉罗辩解道。
  杭多叹了口气,用两根手指抵着头盔下面的太阳穴,似乎很是痛苦。“我得告诉你多少次才行,吉罗。这种意外收获不能信。果子根本不会掉到你的膝盖上,除非你先去摇树!”他看向雷姆,摊开双臂,一副无奈的样子。“看到了吧,我要管的就是这种人。”
  “当然,”雷姆略带一丝同情地说道。
  “那么,”他转向她,“你到底想要什么?”
  雷姆冷静下来,挺直身体,平视着他。“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她用光剑指向他。“你偷走了我的货物,杭多·奥纳卡。知道吗……”她凶狠地笑道。“我就是拉莎·雷姆。”
  “你?机遇号的可怕船长?”他上下打量着她。“和预料中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他啧啧嘴,伤心地摇了摇头。“小姑娘,”他说道,“你以为我是独自回来的吗?”
  拔出武器的声音接连响起,在刚才还空空如也的大厅中回荡。
  拉莎笑道。“你以为我是独自来的?”
愿原力与你同行!
May the Force go with you!

276

主题

664

帖子

104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376
水晶
6

绝地伊克隆人汉化组曼达洛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8-3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雪飘·痕 于 2015-8-3 19:27 编辑

  突然间,不知所措的的尖叫声从大厅入口区传来,混杂着痛苦和愤怒,接着便是爆能枪声。杭多转身看去,拉莎抓住这瞬间时机,一跃而起。
  光剑划出一道弧线劈下,但杭多及时回过神来,用电杖挡下。他眯起护目镜后的双眼。“这一战你赢不了,亲爱的。你就算有激光剑,也没原力可用。”
  “用不着。”
  他挥杖向下盘扫去,但她跃身而起,电杖落空。她再次跳起,落到长桌上,挥剑还击。这一次,他迎击的力道颇猛,震得她受伤的肩膀一阵疼痛。拉莎咬紧牙关,抬腿一踢,杭多的电杖脱手而出。
  “还不赖,”杭多承认道。他拿起武器,也跃上桌来,化杖为矛,将电光闪耀的一端刺向拉莎。她举剑格挡,顺势沿桌后退,佯装立足不稳。他薄唇边泛起笑意,虚晃一招,避开光剑,挥杖击下。雷姆在最后一刻突然转身,扑向有人丢下的一把爆能枪,以优雅的姿态抓住了它,对杭多开火,并将光剑向门口抛去。
  文崔斯——不要让我失望……

  文崔斯一直在用原力结合海盗自己的爆能枪,有条不紊地将他们一一射倒。简直轻而易举。卸货的六个海盗早已动弹不得,而杭多带回的手下不过区区十人。能抛出去砸人的东西实在充足——水罐、满满一箱锋利的工具、酒杯和凳子等,甚至连海盗自身都能用来击倒其同伴。这是一次不错的锻炼机会,边揍可恨的威奎人,边出一身大汗,文崔斯满心愉悦。她尊重雷姆的意愿,没将海盗射杀,但有几人被爆能枪击中了手臂或腿,正在地上痛苦地扭动身体。
  突然,文崔斯透过原力清晰地感到一丝紧迫。她疾转过身,朝大厅尽头望去,看到光剑正飞向空中。
  光剑旋转着,仍在发光。杭多手下的几个海盗妄图半空抓住它,却赔上了手指。另外几人更聪明些,急忙躲向一旁。觉察到剩余的四个海盗内心紧张感暴涨,她咧嘴笑了。就在这时,她听见外面又有一艘飞船降落,感知到两打生命形态正穿过起落场冲来。
  她咧嘴一笑,大打出手。


  “还不够快!”杭多见拉莎转身朝他开枪,警告了一句,用电杖末端结结实实击中她的胸口。电流涌过拉莎全身,她双臂无助地扑动,接着便喘息着缩成一团,软绵绵地从长桌上摔下,在地面不断抽搐。
  他轻轻跳下,凝视着她。“功夫不错,亲爱的。实在厉害。你差点就配得上自己的——”
  雷姆举起爆能枪,直接瞄准他的胸口。
  “——名声了,”杭多把话说完。
  “枪设置在击杀档,”她警告道。“把电杖扔掉。”
  “我们肯定能像两个讲文明的海盗一样把问题解决掉,”他嘴上抗议,手上却照办。
  拉莎站起身,仍能感到电杖的影响,但强撑着不表现出来。“跪下,双手放在脑后。”
  杭多再次服从。“得啦,雷姆船长,不要太急躁。”
  她上前一步,将爆能枪口抵到他的双眼之间。“你当初就嘲笑过我。我还以为你已经改掉那副腔调了。”
  “那是当然,”他说道。值得赞扬的是,他的声音完全平静。
  “我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她开了枪。

  “事实上,杭多相当有魅力,”拉莎说道。她和文崔斯坐在机遇号的驾驶舱中,讲完了故事。在赏金猎人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毫无特色的金属箱,大约一尺高。“当然我不是要杀他,但他并不知道。能听听他会四处散播什么样的谣言,肯定很有趣。”
  “干得好,”文崔斯看着雷姆拔去一瓶陈年特弗拉基威士忌的塞子,说道。“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有话直说。”
  “你什么文身都没有。”一看见雷姆,她便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文崔斯遇到的所有潘托拉人都在脸上装饰着亮黄色文身。她不确定文身表示的意义——家族关系、社会地位还是个人成就,但他们脸上都有。
  “那是因为我只忠于我的船员,别无其他,”拉莎说道。“他们是我的家人。另外——我不受任何人支配。我只属于自己。”
  文崔斯点了点头。她喜欢这样。她想到了自己的文身,想到这些文身对她有多么重要。雷姆完好的脸庞显然传达着同样的骄傲。
  雷姆举起酒杯。“敬成功——或许,还有新朋友。”
  阿萨吉惊讶于自己的反应。她并没有“朋友”。但她逐渐开始尊敬拉莎,这个女人信守了所有约定。而且……她也是个好伙伴。文崔斯一言未发,只是举杯相碰,嘴角闪过一丝微笑。威士忌滋味极好——温暖的液体缓缓滑过她的喉咙,颇为舒适。
  “比1313层的酒吧里卖的东西好太多了,”文崔斯说道。“我可能会喝惯这种味道。”
  “为什么不呢?”拉莎说道。“我可以提供不稳定但够丰厚的收入,包食宿,能探险,待遇公平,还有一对一打败过杭多·奥纳卡的女人与你为伴。”她眨了眨金色眼眸。
  听起来不错。非常不错。阿萨吉·文崔斯动心了好一会儿。但她接着便想到了陪伴着她的一切:死者的阴魂,残存的黑暗记忆,还有那可能永远不会消褪的警惕心。文崔斯不会再信任任何人,决不尽信,即便是这个短暂搭档过的出色女人也一样。她选择永远独自一人,并淡然接受。
  “条件虽好,”她说道,“但我不得不拒绝。”
  她察觉到雷姆发自内心地失望,但这个潘托拉人迅速恢复了过来。“你什么时候改主意了就来,我提供的条件一直有效。”
  “你什么时候需要赏金猎人了就找我,我不难找到。”
  “成交。”二人握手。“眼下,”雷姆说道,“我们来瞧瞧这个麻烦玩意。”
  文崔斯瞥了一眼身旁的箱子。“交易的一部分内容是我不去看它。”
  “你这次为赏金花了大力气,阿萨吉。来吧。你可以说是为了确定它没在战斗中受损。”
  文崔斯考虑了一番。“我觉得谢布确实像是会感激这种关心的商人。”
  锁很容易撬开,文崔斯小心翼翼抬起盖子。箱内有一个小型力场,能防止人擅自触碰。文崔斯极少纯粹被美丽打动,但这次,雷姆倒吸一口冷气时,就连她也瞪大了双眼。
  给她惹来巨大麻烦的物品既非宝石,也非武器,只是一种海洋哺乳动物的雕像。这个动物长着四只鳍,细长的口鼻定格在欢快而自由的瞬间,小巧的宝石眼睛光芒闪烁,光滑的身体盘绕于下方,尾巴浮现在构成底座的波浪中。用来雕刻它的石头蓝得令人窒息。整幅图像呈现的动感、优雅、力量和活泼,动作中透出的愉悦,甚至于色彩,在文崔斯看来无不映射着面前的潘托拉女人。
  海盗的生活——但不适合我,她心想。
  “你不能留着它真是可惜,”雷姆说道。
  文崔斯只是点点头。她合住盖子,上了锁,动作不寻常地轻柔。
  “我得尽责办事,”说完,她将酒杯滑过去,又斟满一杯。


——完——



译注

  本文刊登于官方杂志 Star Wars Insider第159期,故事发生在克隆人战争后期,是克丽丝蒂·戈尔登为长篇小说《星球大战:黑暗门徒》(Star Wars: Dark Disciple)撰写的前传,该书已由德雷图书(Del Rey Books)于2015年7月7日出版。
  《意气相投》与《黑暗门徒》均属于Star Wars宇宙的新正史体系。
愿原力与你同行!
May the Force go with you!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10-21 20:48 , Processed in 0.04558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