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12433|回复: 11

[小说] 66号令(更新至"序",共28章)

[复制链接]

16

主题

7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绝地

发表于 2012-10-3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akada_dahl 于 2013-2-8 00:32 编辑

星球大战大家可能都看过。三十多年总共拍了六部电影,其中最近的一部就是2005年的《西斯的复仇》。目前”新三部曲“正在紧密筹划中。我接触星战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因为其详尽的背景设定,天马行空的非凡想象,加上电影特技的渲染,使得整个“星战”世界变得绚丽多彩。既有连绵不绝的爱情,又有惊险刺激的战争,再加上那句经典的开场白“很久很久以前,在那遥远的银河系……"。看过的人恐怕没有人不为之折服。

然而,星球大战的故事远远不仅限于电影六部曲。其它的故事都由小说,漫画,动画片,电子游戏等等填充,官方称之为”扩充宇宙“ (Expanded Universe),有点类似外传的性质。而这部《66号令》小说就是其中之一,整体设定在电影《西斯的复仇》之前。讲述的是一群为银河共和国效力的特种部队队员,在已经酝酿许久的阴谋中,做出的选择:是继续效力新生的银河帝国,还是选择违背命令放弃参与这场“本能够避免”的战争?

废话少说,上文!也可以前往我的QQ空间观赏(我会不定期更新翻译,论坛与QQ空间同时更新。因为毕竟这部官方小说有28章……我自己都没看完)。

作者:凯伦•查维斯

登场人物:

共和国突击队:
欧米茄小队:
RC-1309 奈尔
RC-1136 达尔曼
RC-5108/8433 科尔
RC-3222 阿廷

德尔塔小队:
RC-1138 老大
RC-1262 焦痕
RC-1140 固定器
RC-1207 赛文

菲•斯科拉塔,前共和国突击队员
巴尔丹•尤塞克, 前绝地武士,现曼达洛人(人类男性)
卡尔•斯科拉塔中士,曼达洛佣兵(人类男性)
瓦隆•沃中士,曼达洛佣兵(人类男性)
雅莱•奥布瑞姆队长,科洛桑警卫队(人类男性)
艾坦•特尔-穆坎将军,绝地武士(人类女性)
阿里甘•泽伊,绝地大师(人类男性)

零级ARC部队
N-7 梅里尔
N-10 江
N-11 奥多
N-12 亚丁
N-5 普鲁迪
N-6 寇姆尔克
ARC部队A-26 梅兹上尉
ARC部队 A-30 苏尔
ARC部队 A-02 斯帕尔

碧萨妮•文纳, 共和国财政部调查员(人类女性)
洁尔卡•赞•泽提斯,财政部税款执法官
拉茜玛,女仆 (提列克女性)
奥沃洛特•奎尔•尤桑博士,分裂分子遗传学专家(人类女性)
纽伦“NY”沃伦,商业飞行员(人类女性)


科洛桑,银河城,库尔巴克广场
吉奥诺西斯之战,600天之后

这就是我。

这就是我曾经的模样。我们应该从陌生人角度看清自己。一生中至少要看清一次。

有位绝地向我走来, 身着一身棕色的长袍,看上去十分虔诚。脸颊的头发没有系编带。不过忽略他的年轻,我敢说他已不再是一名学徒。他即将去统领军队。最起码,他会服役于这场战争之中。战争使我们这些人提前变成了精英。

我想抓住他的肩膀,问问他对战争的看法: 他认为这仅仅是一场战争,还是为荣誉而战的战争?不过,要是一名全身盔甲的曼达洛人和他搭讪的话,他会疯掉的。尤其是和他这样的原力敏感者聊天。街上的人都不屑看我一眼。一个身在科洛桑的曼达洛人不过是外族人,赏金猎人。在上千种族中,曼达洛人不过是一群涌向银河首都的经济移民罢了。

哦,那名绝地开始环顾四周的人群。他感觉到了我的存在。

我在商人与观光者的人群中迷路了。真奇怪,他们的行为如此下流。我甚至观察到所有的人都在科洛桑经营着自己的生意,就当没发觉自己身在一场令人厌恶的战争的一样。这场战争已经打了1年。 当然,对他们来说,自然不会在意。从任何角度说,这其实是另一些人的战争。他们在其他世界上开战,与其他势力斗争,与那些非科洛桑公民抗争。克隆士兵不是任何国家的公民。他们没有合法权利。他们是物品,是奴隶,是军队的资产。

没有人想做出让步,以避免这场战争的发生。至少所有的绝地没这么想过。

我现在离那名绝地只有几尺之遥。他看上去如此严肃,如此坚定。没错,这也是我,几个月之前的我。

一个路人朝他的方向瞥了一眼,我能感到他的紧张。当我身着长袍,在这座城市闲逛时,我认为其他人把我看成支援他们的佣兵。现在我察觉到他们可不这么想了。他们可能会留意那些看着有些心怀不轨的人,那些拥有常人不能理解的力量的人,那些不是被迫做出抉择,而是自己情愿磨练的人。

倘若他们要是知道我可以控制他们的思想,他们可能早就拔步而逃了。

那名绝地靠了过来,但我依旧记不起他是谁。他凝视着我头盔上的T形视镜,就好像我刚才留意过他。他从我身边经过时,我能感到他的困惑。不,不仅是困惑,还有恐惧。一名有能力操纵原力的曼达洛人肯定会成为他“噩梦名单”上的一员。

有段时间,我亦如此。真是讽刺。

然后,我感到他转了过来。我相信他正穿过人群向我走来,同时心里充满着疑问。在他能够伸手碰到我的肩膀之前,我给予了他信任,转过身,面对他。

他退缩了。他心里想的和他看到的可不一样。“你是谁?”

“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我说。“你最近怎么样?”

“你是尤塞克将军……”

我长得有那么明显么?对于绝地,没错,就是那么明显。我曾经是巴尔丹•尤塞克。每一名绝地武士团的人都知道我最终选择解甲归田。那也是我唯一的回应:完全拥抱生活——原来的绝地,现在的曼达洛人——我的生活就是如此。即便如此,那些绝地大师的教诲也没有让的生活变得浑浑噩噩,毫无目的。

“不再是了。”最后,我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

“你在这场战争——这场我们不得不打的战争之中,选择抛弃了我们众人。”他感到不可理喻,怒火中烧,恐惧万分。“你怎么能背叛我们?”

我想知道“我们”指谁?绝地,还是克隆人?

“我之所以离开,是因为这场战争就是一个错误。”我不该这么说。“因为我们正在用一支奴隶军队。因为如果你设身处地,替他们想想,你就明白,与一群毫无良心的恶魔战斗就显得毫无意义。”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不要给他机会避免对自己良心的拷问。“你呢?每天早上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一个你所驱逐,却心甘情愿。最终成为一个谎言的信仰。”

哦,这真让人寒心。我能感到他灵魂深处的惭愧之情。

“我对此也深有同感。”他很明显注意到了路人的眼光。“但要是我选择退出,也丝毫不会改变议会的决策,或者战争的进程。”

“你能改变自己的战争,”我说。“不过我想你只会听从命令。对吧?”

每件发生在银河的事情——每件注定发生的事情——都是是由无数相关的个人的抉择,所编织的大网。是或否,杀或留,生或死。这些无时无刻改变着永恒。个人的抉择与此息息相关。抉择,每时每刻,都能影响到成千上万其他人选择。这些抉择,便编织成了一个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大网。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

“我们需要每名能够召集到的将军。”他说。或许绝地认为他能减少的愧疚感。“可怕的黑暗正在降临。我能感觉到。”

我也感觉到了。

这股黑暗模糊不清,无法预测。但是它就在这儿,正在逼近,就好像有人正在追踪我的行迹一般。“那就做些与那模糊不清的黑暗有关的事吧。”

“就像你那样,加入一伙佣兵?”他用一阵毫无掩饰的厌恶眼光,扫视着我身上的盔甲。“暴徒。蛮人。”

“在你被自己的虔诚窒息之前,绝地,扪心自问,我们到底该为谁而战?”

该死, 我居然称他为绝地。我早已完全切断了与原力联系。他的表情既有一丝平静,又有一丝恐惧。我走开了,知道我可能再也不会碰到他了。我深知这一点。这场战争将以悲痛划为句号。我,同样,也深知这一点。

我已经做出了抉择。不像其他的克隆士兵,至少,我有一个选择。我选择让银河系顺应自然,并且尽力拯救那些文明世界,被视为野兽的人。这是正确的事。也是一名绝地真正该做的事。

清算之日正在来临。是的,我能感觉到。同样,无论是什么,我也无力阻止它。但是我能保护那些我亲近的人。

抉择,我在众多之中,下定了决心,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The Force it is, will be. - Yoda

2383

主题

4417

帖子

12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568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2-10-3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The Starfighter Trap》不更新了?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16

主题

7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绝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3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南方战士


    别着急,南大。Starfighter那篇行文有点怪,很快就翻完了。等等吧

0

主题

1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2
水晶
0
发表于 2013-2-8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sakada_dahl


    ......没有然后了么 大大   囧

257

主题

645

帖子

98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308
水晶
6

绝地伊克隆人汉化组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3-4-14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填坑的……

4

主题

2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
水晶
0
发表于 2013-5-21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填坑的来了~

第一章

“谁又知道詹戈有几个儿子,他们又有多大?来吧,斯帕尔,是时候让你为曼达洛做点事了。你不用动你的手指,表现的像个詹戈•费特的后裔一样,就能把问题解决。别忘了,我们还在干活。”- 芬•莎萨,在费特死后的休整期,要求叛逃者斯帕尔——前ARC部队,代号A-02,像一名真正的詹戈•费特之子一样。


梅斯•卡沃利星, 中环星域,距离吉奥诺西斯一战约50年前


“给我起来!快点,你这人渣,要不然我就把你拖出去。”

在几百米开外,或许是一百公里外,法林•马特兰能够看到雇佣军营地上空,上升的一缕卷烟。他起不来,也走不动。他蜷曲跪倒在地,挣扎着,喘着气,身上的每块肌肉都在较劲,但是他强忍着自己,不愿哭泣。

他快7岁整了。他以为自己才6岁零10个月大,但是却没算那两年的战争。

“我做不到。”他说。

“你能做到。”穆尼•斯科拉塔,身体十分强壮,身着带有凹陷的绿色盔甲,腰上系着一把能够发射钢珠的爆能枪。他突然出现在法林面前,声音让人感到震耳欲聋,头上戴着一顶T型护目镜钢盔。这副模样,第一次让法林吓了一跳。“我知道你能起来。你在苏卡里斯星,自己活了下来。而且,你也不在景色优美的夸特公园瞎闲逛了。现在,挪动你的屁股, 你个懒虫。”

这不公平,生活也是如此。法林的父母已经去世,他憎恨这个世界。他不确定自己恨的人是不是穆尼•斯科拉塔,但是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亲手杀死那个男人。只有疲倦能够阻止他。他快要能够到父亲尸体上的匕首。这时他意识到父亲已经死了,而且不管他如何去叫他, 他的父亲也不会再醒过来。不过,他抬起双臂时,免不了要陷到泥土中。

“只要你想做,就能做到,”穆尼大喊道。“但是你如果你不这么想,那,你就是个懒蛋。你知道什么叫懒蛋么?失败者。宇宙中的败类,一块死木头。给我起来!。”

法林想要的,就是告诉他自己不懒,也不蠢。他父亲从没有骂过他愚蠢。他的母亲也没有过。两人很爱自己的孩子,并且让他感觉到安全。现在一切都没有了。他试着跪起来,然后起身。在跑起来之前,身体摇摆,步履蹒跚。

“这才像话。”穆尼在他旁边慢跑着。“快点,跑起来。”

法林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不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他跑得很远,以至于他们都没办法做到他想做的事。他试着跑动起来,但是一路上走走停停,找不到一个稳定的步伐。他的肺想要休息。可是,他不想然自己成为一名懒虫。他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

前面有个营地,每天都会换地方驻扎。他感觉到营地的距离就像他到家的距离。那营地,他也好像不曾见过一样。在这座营地中,他每晚入睡前都要哭泣一番。他用自己的拳头,堵住自己的嘴,这样曼达洛人就听不见他的哭声,不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个爱哭鬼。

他能看到营地周围的士兵正在站岗,注视着前方。所有的士兵都荷枪实弹,就连女人也都是强壮的士兵。你很难分辨出隐藏在护甲里的士兵,男或女,甚至都不敢确定他们是不是人类。

法林想要站起身,可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脸朝下。每次他试着起身,手上捏着沙砾和石子,他的胳膊再一次,失去了控制。他在绝望中哭泣。距离终点线,他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可是,他必须起身,必须达到终点线,完成任务。

我不懒。我不是懒蛋。我不会让他这么骂我—

“好了,小子,”穆尼说道,接着用双手将他搀扶起来。他让法林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就好象他带孩子那样,随后踱步进入营地。穆尼的态度从大吼大叫,变成极度慈祥,让人琢磨不透。“你做得很好,孩子。没事的。”

法林使劲拍打着穆尼,但是他紧握的拳头击打胸甲后,感到很痛。他并不打算告诉穆尼他的手很痛。“我恨你,”他说,最后他确切地说。“当我长大一点时,我就亲手杀了你。”

“我敢说,你会的,”穆尼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已经试过一次了。”

其他曼达洛人都在看着这一切。有些人把头盔戴上了,有些则没有。他们在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正等着回家的飞船。

“你想杀掉那男孩?”其中一人停止抚弄法林的头发。他的名字叫君•霍坎,他正在吃那看起来很恶心的死鱼肉混合物——盖好。他用震动刀,将大块的肉,切成小片,然后送到嘴里,就像有些家伙吃水果那样。“可怜的孩子。他经历的还不够?”

“我不过是在训练他。”

“这回做得有点过了吧。”

“得了吧,他干的不错。他已经能靠自己,想方设法地活下来。这家伙,有的是膽量。”

“不管他勇气是否可嘉,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在8岁前,就这么训练他。”

法林不喜欢被他人议论,就好像他们,不明白究竟发生过哪些事。营地中央,帐篷都用热塑单制成,并且在洞的上方系好,然后再铺上一层野草和树枝。有人正在噼啪作响的篝火上,炖着一锅汤。穆尼让法林坐下,用手搓洗他的脸。然后,递给他一块湿抹布。随后用勺子舀了一碗,递到了他的手上。

“当我们到家时,会给你找一副盔甲,”穆尼说道。“你得学会如何生存,并且为之奋斗。盔甲,这是曼达洛人的第二张皮。”

法林尽情享用碗里的食物。他总会感到饥饿。碗里的食物更像汤——里面没有带有脂肪的面团,没有他母亲做的好。而且他也不喜欢这臭鱼的味道,可是比起他在这座废墟下的城市,整日翻找垃圾卫生,算得上大餐了。

“我不想要什么盔甲,”他说。

“当你穿上这身盔甲,能做到普通人做不来的事情时,你就无所不能了,卡尔。”

穆尼称呼他为“卡尔”。在这个人自己的词库中,有“刀,刺”这样的意味。穆尼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法林,在两人第一次谋面时,曾试着用一把三刃匕首刺杀他。曼达洛人会认为这很可笑,并且不会为此感到气愤。但是穆尼却给他东西吃,并且没有伤害他。在法林成为营地一员的接下来的几星期,即便法林不太高兴,他依旧感觉良好。

有时候,穆尼叫他卡尔艾卡。佣兵们告诉卡尔,这个词指“小刀”,并且告诉他穆尼很喜欢他。

“我叫法林,”他最后一次说道。“我的名字叫法林。”但是他快要忘记谁是法林了。他梦到自己在夸特城的家乡。他醒来时,变得模糊不清,感觉这里似曾相识。他父亲在夸特驱动造船厂,为新战舰的打造而做技术活时,与家人一起搬到了苏卡里斯。“我不要另外一个名字。”

穆尼与他同食一顿饭。他当时并没有开骂,实际上他很和蔼。不过,他却从来没当过爸爸。
“重来一遍,听起来不错,卡尔艾卡。你不能改变过去,或者改变他人,不过你却总能调整自己,这,就能改变你未来的轨迹。”

这句话刻在了法林的大脑里,并且时刻回响着。每当你感觉疲惫无力时,想着能够阻止坏事继续,是世界上最好不过的想法。他再也不想让自己再变得颓废下去。他需要些东西,去改变。

“但是,你为什么你让我自己走,然后自己拿东西?”他说。“这很疼啊。”

“也就是说,你能够应付生活给你带来的任何麻烦,孩子。也就是说,你不会再惧怕任何人了。我准备让你成为一名战士。”

法林喜欢这个想法。虽然记忆模糊,但是他却想杀死一群人——那些追杀过他父母的人。而且,如果你是个战士,你也会想这么做。“为什么?”

“这是一份崇高的职业。你很强壮,也很聪明,将来,你肯定是一名伟大的战士。曼达洛人都是如此。

“当初为什么不直接了结了我?你杀死了其他所有的人。”

穆尼咀嚼着,停顿思考了片刻。“因为,你是个孤儿。而我的太太没有孩子。所以,我们做了曼达洛人总会做,并且很合乎常理的事——就是收养你,训练你。把你塑造成一名士兵,并且成为一名合格的父亲。难道你不想这样?”

法林思考了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答案。过去,他是个独行者,现在却归属于一个团体。那个时候他在苏卡里斯的瓦砾废墟中顽强地生存。因为这些曼达洛人似乎都喜欢团队合作。他们亲如一家,而且他们不会手刃自己的父母。战争依旧纷飞的第二年,他们搬进了一座小镇。到今天,他依旧愤慨不已,不过,他们一直聚焦他的这股愤怒,直到他能够屹立起来。

“你认为,我又懒又笨,”法林说。

“我没这么想。我只是说你两句,冲你喊叫,好让你足够愤怒,这样才能发挥你的极限。”

穆尼又往空空的饭碗里,舀了几勺汤。“因为你的勇气,全藏在这个地方。”他轻轻地点了点自己的头。“你有能力,驱使身体做任何事,只要你想要如此。这个叫毅力。一旦你发现自己或做多少事,能够面对多少事,你就会感觉良好。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从任何角度上讲,你无疑会变得强大无比。”

法林想变得强大。吃饱喝足后,只要他不再去想父母的悲剧,将父母那栋在苏卡里斯租来的房子——如今已是废墟,抛之脑后。他的生活,看起来,就充满希望。

他的脑袋中,有个挥之不去的画面。他起身,在一桶水里洗碗。洗完后,再次坐到篝火边,端详着他父亲的匕首,他每天都是如此。这把匕首,三边开刃。就像一座金字塔,伸展开至一点。他父亲还健在时,从未允许法林去摸这把匕首,但是他告诉自己要学会使用,因为现在他一无处可逃,没人再来照料他的起居。现在,他已经能挥舞自如了。他时常把玩这把匕首,几乎每次投掷都能中靶,不管目标是什么。

“当一名战士,感觉怎么样?”他问道。

穆尼耸了耸肩。“很无聊。有时候却很惊悚。你会去很多地方。你最好的朋友可能都没去过。你时常都是活着的。不过有时候,死得也很快。”

“我是不是要听从命令?”

“命令,能让你存活下来。”

虽说还没到黄昏时分,不过法林的眼皮已经在打架了。当天色渐晚时,他的身体陷入了一种令人陶醉的疲惫和麻木之中。他想尽可能在暮光下保持清醒,因为睡眠会不可避免地,将他带入梦境中。不过他太累了。有那么一会,他觉得自己被人抱着,不过他还是感觉睡意很重。他能感到的,就是他被放在了一堆暖和的毯子上,在一间野外避难所里。这件避难所,问起来有股机油,浓烟还有干鱼的味道。

他又一次踌躇于梦境之中。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可这无济于事。梦中,他穿过了遍布苏卡里斯街头的房子的正门。除了门完好无损,墙早已坍塌。他并没有意识到他脚下,踩的是她母亲的尸体,知道他见到了母亲身着了一身她最爱穿的蓝色长袍。他还在附近寻找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躺在窗户下的废墟上。法林知道这不对劲,却让他花了点时间看出来,他父亲的头部的大部分已经没有了。他跪倒在地,拾起了别在父亲腰间的匕首,以为父亲的尸体正在移动。
每次梦到这些,他就会惊醒过来。以前,他没经历过这些 —— 在尸体中间蛰伏数年,然后他再度起身逃跑,拿着把匕首自卫。但在他的梦中,一切发生的都很快,很迥异,也很惊险。他全身痉挛,醒了过来,心脏跳动不已。

“爸爸的头……,”他抽泣着。“他的头,没了。”

穆尼•斯科拉塔把法林抱在怀里。“没事没事,”他安慰道。“我在这,孩子。我在这。不过是场噩梦。”

“我想让这梦停止。我不想看到父亲的头。”
穆尼并没有因为他的哭喊,而冲他吼叫。他只是那么抱着他,知道他恢复平静。法林抓着他的衣服,然后一直抽泣着,直到他上气不接下气。他想起来,他的三刃匕首还在他腰带上,就插在一个新的皮制刀鞘上。他不知道,这刀鞘是哪儿来的。

“噩梦会结束的,卡尔。”穆尼说。“我向你保证。只要我在你身边,就没人敢伤害你。你会变得更加强壮,也会过得很开心。”

法林不再介意他称呼自己为卡尔,只要这样做,能让这噩梦远离他就行。不知道是什么,这两件事现在联系了起来:如果他不再是法林,他就不会在梦到自己父母的惨状。穆尼•斯科拉塔语气坚定,并且洪亮,这让法林开始相信他。只要你想,你就能改变。只要你想,你就无所不能。

“我已经不是懒蛋了,对吧?”

“当然不是了,卡尔,”穆尼低声说道。“我本来就不该这么说的。你作为曼达洛人的一员,这个词就不属于你。”

从“法林”到“卡尔”,他不明白。他抬头,看着穆尼的脸庞,寻求一个解释。

“英雄,”穆尼说。“我们对于英雄,没有合适的词汇。但是,你确实是个小英雄,卡尔•斯科拉塔。”

卡尔•斯科拉塔。从现在起,他便改称为此。他再度睡去。第二天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没有陷入梦境,噩梦也没有侵袭他。他发现,世界已大不一样了。

47

主题

532

帖子

20

精华

中环

原力
263
水晶
1

共和国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3-11-11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LZ是把原来的密码忘了换了个新号上来填坑的么……
“66号令已被抹消,将军。”

4

主题

2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
水晶
0
发表于 2014-3-1 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FlankerCommando


    是的, 我还在翻^_^

47

主题

532

帖子

20

精华

中环

原力
263
水晶
1

共和国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4-3-4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武士萨克达

啊……本来还想勇做接盘侠的……

4

主题

2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
水晶
0
发表于 2014-3-4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FlankerCommando


    呵呵,谢谢了,我肯定会填完滴!

0

主题

4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0
水晶
0
发表于 2014-3-5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支持一下,一直在等这部的后续更新~翻译的筒子加油啊!

47

主题

532

帖子

20

精华

中环

原力
263
水晶
1

共和国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4-6-4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都一年了……不准备填坑了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9-22 06:28 , Processed in 0.19200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