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生存者的探索》(Survivor's Quest)读书笔记

2009-11-16 00:07|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357| 评论: 0|原作者: luketime



这部小说其实出版在Outbound Flight之前一年,所以按顺序是应该先看这一本的,但是由于当时特别好奇Outbound Flight的内容,把后者先看了。就等于是先看前传再看正传,时间顺序是对的,但是某些情节伏笔、前后呼应就颠倒了。不过这并不要紧,我的最大目的只是要了解情节。

话说Outbound Flight起航和毁灭是在27 BBY,而此时进行到了22 ABY,奇斯人终于在境内发现了OF的残骸。他们通过索龙建立的手之帝国向卢克·天行者发出邀请,请这位新绝地武士团的大师来勘察当年绝地领导的飞行计划的遗物。这是卢克第一次得知手之帝国的存在。手之帝国得名于索龙在Nirauan星球建立的要塞“索龙之手”。Nirauan是索龙在Unknown Regions拓展帝国势力的中央据点,当地驻军由人类Voss Parck上将*率领,后期更有帝国王牌飞行员Soontir Fel*加入。
*Voss Parck上将:最早发现索龙的帝国军官,时任Strikefast号歼星舰舰长。他在新秩序宣言发布约一周后,在追捕走私犯途中发现了流放时期的索龙,他十分赏识后者的军事才能,遂将索龙带回帝都,引荐给帕尔帕廷(帕尔帕廷心想,我靠..这不就是当年那个帮我做掉OF的蓝皮人嘛!)。

*Soontir Fel:费尔男爵,帝国181战斗机联队的王牌飞行员,叛军飞贼的噩梦。其后代就是新帝国费尔王朝的历代皇帝。


索龙在毁灭Outbound Flight的战役后激怒了王室,最后遭到流放,虽然后来加入帝国,官至元帅,并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奇斯追随者,但是奇斯人官方彻底遗弃了这个特立独行的军事奇才,拒不承认索龙与奇斯有任何关系。而索龙为了奇斯的国家安全,乃至银河系的安全,始终没有回到过故土,最终客死异乡,可谓命运悲惨。他死后,手之帝国仍然由Parck上将等忠实的拥护者运作,成为奇斯人联络新共和国的一个中继站。

卢克·天行者和他老婆接到Parck上将转达的信息后,还怀疑是个陷阱(小人之心 ),到了奇斯领域后,得到了奇斯第5王族贵族Chaf'orm'bintrano(简称Formbi)的热烈欢迎(小声:这个人就是Outbound Flight最后想独占OF并加罪于索龙的那个王族成员...),接着他们被介绍给一位新共和国的大使Dean Jinzler(这个姓氏是不是很眼熟?这个人就是...好吧...我不再剧透了 )。此人其实是个冒牌货,卢克和玛拉知道得很清楚。但是这个人坦言说自己如果不冒充政府官员,就没有可能见到OF的残骸,而他不肯说原因,只坚持自己必须去现场看一看。卢克两口子觉得这个人并没有什么阴谋,而是内心充满痛苦,于是便没有揭穿他,以便继续观察。

接着飞船残骸参观团的人越来越多,居然飞来了一整船的外星人...这些Geroon人是在OF战役中被从Vagaari人魔爪中解救出来的奴隶,他们把自己的解放归功于OF舰上的绝地,因为是他们用原力混淆了Vagaari人的头脑,使得索龙借机精确打击了Vagaari人的炮塔和武器设施,而未伤及Geroon奴隶一根毫毛。Geroon人对此感激不尽,但是他们的母星已经被Vagaari人蹂躏得无法居住,成了流浪的民族,此次来访奇斯国度也是为了寻求庇护,建立Geroon人定居点。

卢克两口子登舰的时候曾经有一根缆绳意外坠落,差点砸伤卢克,而且两口子发现虽然Formbi很热情,但是奇斯人将军Prard'ras'kieoni(简称Drask)并不喜欢人类的来访。玛拉怀疑那次意外中有阴谋,于是偷偷爬到接待厅天花板上去检查缆绳是不是意外松动的,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奇斯第五王族贵族Chaf'orm'bintrano的外交舰。(我得承认这的确有点苏制战机的影子)

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一名帝国军官和四名冲锋队员。

“It was impossible. It had to be. The elite cadre of stormtroopers was all but extinct, wiped out in the long war against the Empire. Most of the cloning tanks used to create them so many years ago were gone, too, tracked down and destroyed so that no one else would ever again unleash such a terrible wave of death and destruction upon the galaxy.

And yet, there they were. It wasn't an illusion, or a fraud, or a twisting of her own memories. They stood like stormtroopers, they held their BlasTech E-11 blaster rifles like stormtroopers, they wore stormtrooper armor.

The stormtroopers were back.

她本以为冲锋队已经在长期银河内战中彻底滅絕了,但是——
The stormtroopers were back!
而玛拉倒吊在天花板上,不雅地被对方发现了。

年轻的帝国军官礼貌地介绍了自己。他就是帝国空中王牌费尔男爵的长子,手之帝国的Chak Fel*指挥官。而那四名冲锋队员,就是手之帝国501军团奥雷克连第七小队(Aurek 7)*。
*Aurek是基本语Aurebesh字母表的第一个字母,相当于英语里的“A”。而A-7小队就是在本人翻译的短篇小说《愚蠢的约定》中战胜异星人军阀,解放艾卡里民族的英雄小队。

正本小说前半部分都在铺垫,之前已经说到前去OF飞船遗址的访问团包括了:新共和国的卢克夫妇,假冒新共和大使的老男人,手之帝国的费尔及其卫队,感恩心切的Geroon人,以及东道主奇斯人。这个人多手杂的混合团队难免互相摩擦和猜忌,一起航飞船上就怪事频发,卢克夫妇期间进行了大量的推测和怀疑。但都徒劳无功。而各个疑点在小说最后,才终于一一落入恰当的位置,揭示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当然这是后话。
随着访问团抵达OF残骸,他们发现船上不但有幸存者,而且这些人还极度敌视他们。幸存者们憎恨绝地,憎恨索龙的同族,憎恨共和国... 幸存者们囚禁了卢克夫妇和帝国士兵,与冒牌大使展开谈判(冷汗),要求新共和国无偿提供一艘巨型战舰,以便他们继续向银河系边缘的未知世界进发,永远地离开共和国,完成当年未能圆满的夙愿。
随着矛盾激化,幸存者内部的矛盾裂隙也渐渐暴露,最终在Vagaari人卷土重来的大入侵中,剧情达到最高潮。当然无论谁跟“天行者”作对都是找死了,这对雌雄大侠单枪匹马夺取了被Vagaari人偷走的无畏级战舰,最终在协助奇斯舰队消灭了进犯的Vagaari舰队。

以下涉及剧透:
这本小说再次触及“救赎”的主题。其中一个主要人物就是冒充大使的Jinzler。
Jinzler是OF中Loronar Jinzler的弟弟,因为父母非常以Loronar而自豪,他非常嫉恨姐姐,乃至于OF起航前夕与Loronar相认时,虽然两人都知道此生难再相见,他还是冷酷地表达了对她的憎恨,以此作别,让姐姐独自在漫长的旅途中咀嚼苦果。而多年以后,他怀着愧疚与负罪感踏上寻找OF残骸的赎罪之路,希望获得内心的平静。

OF飞船上的幸存者,也就是原先反对绝地领导,被关进贮藏舱,反而侥幸躲过一劫的船员。这批人极度仇恨绝地,认为连外表和善的Loronar也在最后关头抛弃了他们(其实她是为了拯救他们而牺牲,但是幸存者们并不知情)。于是这些人把所有“确诊”带有原力敏感性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终生监禁在一艘无畏舰上。那些“疑似”带有原力敏感性的人,则被关进“隔离区”。很遗憾“原力敏感症”是没有疫苗的。讽刺的是他们最终不得不再一次因为绝地而得救。

小说结尾抖出了最大的一个包袱。原来整个事件都是Formbi一手策划的,整个OF残骸探险计划,为的就是诱引Vagaari人主动对奇斯人发起进攻。由此一来,尊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的奇斯人就可以师出有名地与Vagaari人开战。Vagaari人没有机会断指明志,整个舰队全军覆没,但是也许有朝一日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有趣的是,事后卢克和玛拉分析此事,感觉这个计划不像Formbi自己策划的。他们怀疑这个周密的计划,更像是出自一位他们所熟悉的军事奇才——索龙。
有趣的是,结合Survivor's Quest前传Outbound Flight小说中对Formbi的描写,我们可以发现SQ中的Formbi和之前判若两人。之前他是对人类来访者非常不屑一顾的,SQ中却满口熟练的基本语;之前他想独占OF上的人类技术,SQ中却对OF飞船没有产生丝毫的兴趣;之前那位严格恪守奇斯人原则的贵族,现在却策划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来钻它的空子。而且我们不要忘了,是索龙一直想先发制人地消灭Vagaari人,以免河外星系种族入侵时陷入双线作战,而SQ中的Formbi竟然完全传承了他的这一思想。要知道SQ和OF是先后出自以逻辑推理出名的蒂莫西·赞恩一人之手,他应该不可能允许自己的作品出现这样明显的矛盾之处,他这样的安排是不是刻意的,会不会暗示着什么呢?


-剧透内容完-

本书中一点细节足以让我们观赏过TCW动画剧集的同胞们泪流满面。
在夺回被Vagaari人劫持的无畏级战舰时,天行者夫妇遭遇了一防守舰桥的毁灭者机器人。
首先,卢克逃跑,玛拉躲在中途用爆能枪伏击滚动追击的毁灭者,但因为毁灭者速度太快,玛拉打偏了。随后卢克用重物砸毁灭者,但后者的装甲比他想象得结实得多。两次攻击无效后,两人开始商量对策。卢克建议为何不用光剑伏击,玛拉回答说如果用光剑,就意味着要非常靠近毁灭者行动的路线,这样一来势必被毁灭者的探测器感应到。
接着,卢克和玛拉分别站在毁灭者两侧,趁毁灭者朝一方射击的时候,另一方就用光剑切割舰桥的防爆门。但毁灭者的电子脑显然很聪明,它知道无法同时顾及两方,就决定先攻击一方,它卷起身子冲向玛拉,卢克本想跟从后面偷袭毁灭者,没想到毁灭者在滚动的时候也可以射击(但是只能在枪管旋转到正前方或正后方的时候才能射击)。这时毁灭者已经逼近玛拉,玛拉在近身的时候跳向一侧,同时光剑砍向毁灭者的球形身体,不料毁灭者在感受到近距离威胁时,尚未停止并展开身体,就打开了护盾,玛拉一剑劈在护盾上把自己弹开了。
最后他们使用的方法是把一把光剑放在预计毁灭者会停下来展开护盾的位置,然后远距离用原力把光剑竖起来伸进毁灭者的护盾内,然后点亮光剑。结果是毁灭性的,光剑穿透了毁灭者底部的小型核反应堆,引起大爆炸,那把光剑也报废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2-7 12:02 , Processed in 0.1302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