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谁是达斯·特拉娅?

2012-12-9 16:01|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6946| 评论: 0|原作者: neobrick

本来是打算一周目结束就写,但一直拖着,现在二周目也进行了20多个小时了。想了想还是写出来吧,总有种不写就会一直玩二周目乃至N周目而不会去复习的感觉。
KOTOR2.jpg

"Know that there was once a Darth Traya. And that she cast aside that role, was exiled, and found a new purpose. But there must always be a Darth Traya, one that holds the knowledge of betrayal. Who has been betrayed in their heart, and will betray in turn."

这段大概是星战系列里第二让我触动的台词(第一是Darth Wyyrlock那句“Sometimes for the dream to live, the dreamer must die”,不过这厮除了这句话没什么别的亮点了),而说这话的角色,也是星战系列中非常独特的,甚至可以说是个真正的哲人。她就是Darth Traya,一个被很多玩家觉得废话太多而不带进队的角色。

守序邪恶?

KOTOR(不包括TOR)系列广义上说也是D&D架构下的东西,所以这是个不应回避的问题。游戏中许多角色的D&D善恶属性是很明显的,比如Handmaiden明显是混乱善良,G0-T0则是守序邪恶。但也有些不明显的,比如Ordo(Mandalore),可以说是守序邪恶也可以说是守序中立。Darth Traya的情况还要更加复杂: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是支配者,这是典型的守序邪恶,但她的最终目的一个是毁掉原力,一个是成就Exile. 因为毁灭原力基本就意味着毁掉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生命,这看起来是个混乱邪恶的想法;而成就Exile不仅与这个目的相矛盾,而且为成就并非邪恶的朋友牺牲自己,这怎么也跟邪恶无关。
然而我们还是能找到线索,就一周目和进行了一半的二周目而言,总的来说尽量中立(这里说的是善恶意义上的中立,而不是中性选项)的立场再加上对她表示理解能更快地提升inf,所以其实她更像个混乱中立。然而混乱中立通常只是抬高自己的需求,不会有自己的一整套哲学,比如——

道德虚无主义的困境

如果要问这个游戏走纯光明/黑暗路线有什么坏处,恐怕只是有些对立阵营的角色不会搭理你,另外就是用对立面原力时会有后期你都不会注意到或者完全能弥补的惩罚。而中立有什么坏处恐怕能说出一票:不能转职、其他角色inf不容易提升,没有自己阵营专属装备但大部分两大阵营专属装备都不能用等等等等。事实上二周目我走纯善良路线后发现游戏难度一下降了这么多。而且中立路线另一个问题就是你很难通过中立的选择严守中立,尤其是许多时候需要刻意作恶才能降回去。纯光明或纯黑暗时,几乎所有事都变得更方便,除了提升Kreia的inf. Darth Traya这个人物设计丰满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无论你行善还是作恶,只要坚持这种一元论,她总能有槽可吐。这也可以说是她自己的一个弱点,她决定不与光明面或黑暗面中的任何一个合作,而寻求推翻“原力自己的意志”时,就已经注定失败了。虚无化道德但成功的,往往还另有套道德,比如马基雅维利所谓的抛开道德不择手段其实是以信奉这套思想的君主至上为道德的。而虚无道德的存在,或许也能搞出些名堂,但最终即使不为千夫所指也只能黯然老去,比如福柯。

语言的影响不同于语言的艺术

如果问星战系列最出名的一句话是什么,恐怕大家都知道是“我是你爸爸”,或者知道得多点的会说“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以示自己不是脑残SW白或者就知道混贴吧的小P孩。但这是影响最大的,是考虑到戏剧性、开创性和当年观众的观感之后的结果。如果论艺术性或者“哲理”,I am your father和护球像亨利或者Oppa gangnam style之类的流行语并没有本质区别。
而Kreia/Darth Traya这个角色首先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她的对白。对于英语不好或者缺乏耐心者,Kreia冗长的对白的确非常烦人,其难以捉摸的inf变动条件更容易让人倾向靠S/L而不是读懂并揣测来进行对话。然而如果有一定英语基础并有不强求速通的心态,你就很容易被由那个极具沧桑感的英音读出的对白所吸引,以至于有时候你会觉得她的对白更像个有声读物,与这游戏里粗制滥造的异星人语言和大部分人类角色随随便便的对白格格不入。她的精彩对白是如此之多、如此之突然,以至于没法在游戏内节录,也没法记住很多。这里只贴几个从wookie粘来的例子:
"If you seek to aid everyone that suffers in the galaxy, you will only weaken yourself… and weaken them. It is the internal struggles, when fought and won on their own, that yield the strongest rewards. You stole that struggle from them, cheapened it. If you care for others, then dispense with pity and sacrifice and recognize the value in letting them fight their own battles. And when they triumph, they will be even stronger for the victory."——Nar Shaadar上玩家(拒绝)施舍给一个乞丐后的反应,这段后边还会提到;
"There is no truth in the Force. But there is truth in you, exile. And that is why I chose you."——对Exile说她同Exile同行的理由;
"If a lightsaber loses its power, is it still a lightsaber? And if a Jedi loses her powers, is she still a Jedi?"——很传统的一个哲学问题;
“Do not mate with her.”——玩家选择男Exile时她的警告,如此直白如此毒舌;
"I use it as I would use a poison, and in the hopes of understanding it, I will learn the way to kill it. But perhaps these are the excuses of an old woman who has grown to rely on a thing she despises."——被Exile问道为什么如此憎恨原力还要使用它时的自嘲。
KOTOR2最艺术的部分在这,而不在Darth Nihilus的面具或者Visas的嘴唇。

有些话早晚会有人说

成系列或者某一种风格的作品中,总会有一些反常识,或者说极度不合理设定。有些时候会有个摩根·弗里曼式的人物出来解释一下,有时没有。然而即使没有,时间长了你也就会习惯它的存在,以之为这种条件下的常态。这种情况下,突然出现的对其合理化的解释就算一种惊喜。比如我不会执着于吐槽武侠/谍战小说里的大侠和间谍为什么即使看起来没有可靠财源也总有钱花甚至出手阔绰,但看到《借枪》这种讲述他们如何为钱所困的作品我会眼前一亮。Darth Traya令人喜欢的另一个地方就是她讲出了很多SW系列的这种问题,这也是让她像个哲人的最主要因素:
原力本身有没有可能是恶意的呢?无论Jedi或者Sith都把责任推给对方或者对立面的原力,但先后经历过这两大阵营的Darth Traya指出了这种可能,也就是原力不仅有自己的意志,而且这种意志对生命的控制是一种奴役。如果说原力使用是种宗教,Jedi和Sith就是其中的对立两派(如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间的关系),敌视原力使用者的一些普通人则相当于无神论者,而Darth Traya是个稀有的异类——一个自然神论者,亦或是怀疑主义者。
帮助会是有害的么?这是SW系列另一个长期选择性无视的地方,就像上边引用的那段说的一样,过度的帮助会消磨人克服困难的能力和意愿,就像过度福利在希腊的影响一样。然而Jedi帮助他人与诉诸秩序与Sith利己与诉诸欲望是SW宏观设定的基石之一,不难想象有个角色突然明确指出这个缺陷这种行为是多么惊世骇俗。虽然可能类似的说法其他EU中也有过,但毕竟只要在SW作品中有这样的说法,就已经是非常有趣的尝试了。

为什么让我动容?

那么除去这些艺术鉴赏层面的因素,是什么让我在感性的层面上为之动容?KOTOR2的队友中,Diciple是个酱油,Hamdmaiden胸大无脑,T3是旧共版R2,Visas所做的只是负责说游戏里最肉麻的话(限男角色,女角色的话就是对内抖M对外抖S),Mira的设定各种自相矛盾,Atton的智商让你怀疑之前他杀的Jedi的智商,Hanharr还要更二,Bao-Dur是个老兵综合症患者,Ordo的荣誉即吾命很有感染力但毕竟没什么新意,G0-T0和HK-47虽然吐槽很神但没什么别的亮点;甚至连Exile本身和Darth Traya比起来都黯然失色。这样一个老女人,一路上费尽口舌,看起来似乎是为自己的阴谋,但她死前却放弃了这个阴谋,而继续教导Exile.原因大概只是那句“There is no truth in the Force. But there is truth in you.”她认为Exile能发现真理,但她所教的却不是让Exile去追求它,而是教Exile如何保持意志的自由,不为世间的教条所奴役。她倒下时让我有了一种玩游戏时很久没出现过的失落感,于是我决定写下这些废话,仅供参考。
1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7-25 05:16 , Processed in 0.10744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