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远在银河对岸——河外文明探秘

2011-1-18 14:08|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3838|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远在银河对岸
  ——河外文明探秘


  银河系,尤其是三维空间的银河系,绝非宇宙中的文明孤岛。远在银河对岸,文明之树同样枝繁叶茂。从高维空间,到银河系的七个伴星系,再到不计其数的河外大星系,到处都有智慧生物创造的星际文明。其中有些文明甚至对银河系也产生了一定影响。那么,就让我们领略一下这些文明的风采吧!

  高维空间

  高维空间即维数大于三的空间。银河系的大多数智慧生物都在三维空间繁衍生息,高维空间通常被用于其它目的。例如,“超空间”被用于星际旅行,“子空间”被用于星际通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高维空间就不能存在物质、不能形成天体、不能出现生物或不能发展文明。由于高维空间和三维空间既平行又重叠,因此高维空间文明其实既在银河内,也在银河外。

  卡戎人


卡戎人

  卡戎人生活在“异空间”。异空间跟超空间、子空间一样,是高维空间,但三者的维数不同。卡戎人其实不是在异空间土生土长的生物,更不是自然进化的生物。他们的祖先是来自卡托尔星球的卡尔恩蒂人。而卡尔恩蒂人则是古卡托尔人依靠基因科技创造的人造种族,被用于农业劳动。在一场被称为“裂缝灾难”的事故中,许多载有卡尔恩蒂人的飞船倾覆于异空间。这群被困在异空间的卡尔恩蒂人找了一个星系作为新家,后来就进化成了卡戎人。
  卡戎人的母星紧挨着一个异空间黑洞的事界,致使他们的母星寒冷、黑暗、勉强适宜居住,但随时都有被黑洞吞噬的危险。恶劣的生存环境导致在卡戎人中间兴起一种宗教——死亡教。该教认为一切生命终将归于“死亡虚空”,因此教徒视一切生命为异端,以消灭一切生命,最后消灭自己为己任。死亡教是卡戎人的主要意识形态。在教主“虚空先知”的神权独裁统治下,死亡教教徒屠杀异教徒,消灭母星的其它生命形式,最后乘坐星际飞船对异空间内的其它星系发动种族清洗和生物滅絕战争。由于死亡教没有研制出超空间推进器,因此他们对异空间生物的伤害仅限于卡戎人母星及其周边星系。不过,在银河内战时期,起义军运输舰“天神号”误入异空间,被死亡教俘虏。船上的帝国战俘——高级星区总督拉维克先与时任虚空先知伯阿斯科合作,告诉对方实空间的秘密,促使对方把超空间推进器连上自己的旗舰“荒凉号”。然后拉维克设法取代伯阿斯科,成为卡戎人的领袖,指挥“荒凉号”返回实空间对义军基地发动进攻。这场战斗最后以义军胜利,卡戎人被击退而告终。这虽然不是卡戎人唯一一次入侵银河系,但却是危害最大的一次。
  卡戎人并非没有自己的超空间推进器,他们的超空间推进器由另一个被称为“光明教”的教派研发。跟死亡教相反,光明教相信不同生命的和谐共存。发明超空间推进器后,他们一直设法将同胞带离痛苦的母星,殖民异空间,甚至实空间的其它星球。据信,在银河系中,有几颗星球就是光明教卡戎人的定居点。但光明教教徒人数稀少,长期处于地下,直到雅文战役后27年才被死亡教发现。随后,死亡教便对光明教展开了残酷的迫害和围剿。幸运的是,光明教始终没有向死亡教透露超空间推进器的秘密,从而避免了银河系遭到死亡教的大规模入侵。
  卡戎人的科技以生物科技为主,包括星际飞船在内,几乎所有的工具都是培育或基因改造出来的活体生物。但他们并不排斥机械科技。
  卡戎人身材高大,外形类似蜘蛛,可以吐丝结网。他们的丝或网既是工具也能充当武器。卡戎人寿命较短,65岁以上就十分受人尊敬。卡戎人的社会分工较为简单,男性大都是军人,女性大都是生物科学家。

  夜灵巫师


夜灵巫师

  夜灵巫师是一个神秘的种族。迄今为止关于他们存在的唯一记录仅来自于恩多森林卫星的居民。事实上,“夜灵巫师”这个名字也仅仅是伊渥克人对他们的俗称,他们的正式族名无人知晓。
  每当恩多行星的三颗卫星(包括森林卫星)排成一直线,恩多星系内就有可能出现空间裂缝,直接打开“夜灵巫师”所在维数的空间与三维空间的通道。据记载,至少有一次,一小撮夜灵巫师就利用这个机会入侵森林卫星上的伊渥克人村庄,结果被伊渥克人击退。“夜灵巫师”在高维空间内的母星被称为“异世界”,是一个贫瘠、荒凉、毫无生气的地方,类似于“异空间”内的星球。但目前尚不清楚异世界是否就位于异空间内,或位于其它高维空间。可以肯定地是,那伙入侵恩多森林卫星的夜灵巫师就是希望逃离破败的母星。
  没有人知道夜灵巫师的社会结构和文化习俗。除了知道他们有一种结构简单、具备自毁功能的登陆艇外,人们对他们的科技也一无所知。不过,有的夜灵巫师懂得使用原力。
  夜灵巫师长着巨大的嘴巴和牙齿,有着一对翅膀,既能在大气中飞行,也能在真空中生存。

  源于高维空间的智慧个体

  有些来自高维空间的生物似乎不属于任何种族或文明,而仅仅是一个智慧个体,但外形独特,能力惊人。由于银河系很少有人可以自由进出高维空间,因此对这类生物的研究目前还很不透彻。有可能正是因为高维空间与实空间的物理法则不同,才造就了这类奇异的生命。更有可能这些个体所在的种族在特定的高维空间仅仅是普通的生物。在源于高维空间的智慧个体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瓦鲁和蒙加尔-蒙加尔。


瓦鲁

  瓦鲁是一个巨大的团状生物,周身被金色大鳞片覆盖,鳞片间渗出粘液。掀开鳞片后,可以穿过一层肉,进入瓦鲁宽敞的体内。其体内同样充满粘液。瓦鲁不具备发声器官,但能通过心灵感应与别人交流。瓦鲁的性别不确定,但通常认为是男性。根据卢克·天行者的描述,瓦鲁原本所在的高维宇宙空间依靠“反原力”维系,瓦鲁本身也是一个极强的反原力敏感者。在白矮星克尔塞被黑洞吞噬的过程中,时空连续体被撕裂,导致瓦鲁从高维空间落入银河系。在实空间,瓦鲁一方面用粘液医治百病,使他周围的人创立了一个崇拜他的“瓦鲁教”。另一方面,为了尽快返回自己的高维空间,瓦鲁不得不与帝国司法检察官赫思里尔合作,答应教授对方原力的全部秘密,以换取对方提供原力敏感儿童。瓦鲁只有吸收足够的生命原力后,才能再次撕裂时空连续体,打开回家的大门。最终,赫思里尔的阴谋被新共和国粉碎,瓦鲁吞噬赫思里尔后消失。有人认为瓦鲁死了,有人认为他最终离开银河系,回到了自己的高维空间。


蒙加尔-蒙加尔及其宿主

  蒙加尔-蒙加尔是古老、神秘、强大的液体智慧生物。其原始形态是灰色、浑浊、有香味的液体。这种液体能任意分散成无数份,每一份即使远隔几万光年,也能瞬间协调一致行动。除了火烧和生化武器,大部分武器都伤害不了蒙加尔-蒙加尔。未知区域的马格法洛星球据信就是蒙加尔-蒙加尔在银河系内的母星或主脑,整颗星球除个别陆地外,几乎完全被蒙加尔-蒙加尔覆盖和渗透。蒙加尔-蒙加尔的液体能在24小时内渗透大部分其它种族或动物个体的组织,消化它们的肌肉、血液和内脏,只保留它们的躯壳,并控制这具“僵尸”完成其生前所能完成的一切动作。但这些僵尸最多存在一周左右,随后躯壳将腐烂,不再有利用价值。维斯帝国就是这样被蒙加尔-蒙加尔倾覆的;蒙加尔-蒙加尔是未知区域内很多种族的主敌和噩梦。由于蒙加尔-蒙加尔的主要活动空间是未知区域,因此奇斯人对其较有研究。他们相信,蒙加尔-蒙加尔来自高维空间,见证了“天神”的兴衰。奇斯人甚至认为,为了防止蒙加尔-蒙加尔扩散,是天神对银河系进行了天体改造,人为制造了未知区域复杂的超空间环境,从而把蒙加尔-蒙加尔“关”在未知区域内。但最近,关于蒙加尔-蒙加尔出现在蛮荒空间和外环星域的传闻越来越多。甚至有人认为,帝国生物武器“I71A工程”跟蒙加尔-蒙加尔有关。

  伴星系

  银河系有七个围绕它的伴星系。其中只有伴星系贝什,即火拳系上的文明对银河系产生过较大的影响。伴星系文明是银河系文明的邻居。

  托夫人


托夫人

  火拳系的托夫星球是一个水世界。古老的托夫人就在海洋里享受着巨舰大炮和岛屿争夺的乐趣。科技的进步和文明的发展一度令托夫人走出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但是,随着超空间推进器的发明和星际拓荒时代的到来,托夫人骨子里的海盗精神再度被唤起。他们以猎杀为荣、以战争为乐,在火拳系征服了一个又一个星球。法鲁恩人和马卡布里人等星际文明无不在托夫人的战争机器面前屈服。但是,托夫人并非不可战胜,他们在征服纳吉星球时,遇到了真正的对手——纳盖人。纳盖人虽然弱小,但很顽强。他们在火拳系联合其他种族对托夫人发动了神出鬼没的游击战。十几代人后,纳盖人甚至远赴银河系,开辟新的根据地。托夫人在塞雷诺王储的率领下尾随而至,但被纳盖人和银河系的新共和国击退。随后,纳盖人展开全面反攻。银河系的曼达洛保护者跟纳盖人一起前往火拳系,解放了纳吉。但直到雅文战役130年后,托夫入侵者的残余势力仍在纳吉活动。
  托夫人实行世袭君主制。超过五分之一的托夫王国海军被用于远征。所有远征行动皆须得到国王授权。但小规模海盗舰队可自由行动。托夫军人都由成年男子组成,女性通常留在后方。
  托夫人是一个类人种族,但比人类身材高大,平均身高超过2.5米。

  纳盖人


纳盖人

  纳盖人来自火拳系的纳吉星球。虽然纳盖人直到雅文战役前300年左右才发明超空间推进器,但早在雅文战役前4000年左右,银河系就有纳盖人活动的记录,甚至还有纳盖人成为绝地。而纳盖人自己也有先民造访银河系的传说。因此,据推测,少数纳盖人在几千年前就被更高级的文明秘密地带到了银河系。
  纳盖人发明超空间推进器后,他们的无人探测器在纳吉星系的其它行星上空被嗜血好战,但科技更发达的托夫人发现。于是,托夫人对纳吉发动了残酷的侵略战争。由于装备落后,纳盖人被迫散居火拳系各地,向托夫人实施游击战。他们与其他遭受托夫人压迫的文明结盟,共同抗敌。其中,法鲁恩人出飞船;马卡布里人出战士。战争持续了十几代人。最后,某些雄心勃勃的纳盖人领袖决定,前往“天河系”——纳盖人对银河系的称呼,在那里建立自己的帝国,利用那里的资源解放家乡。经过五十余年的侦察和分析,纳盖人和马卡布里人在恩多战役后不久对银河系发动了渗透式的入侵,与新成立的自由行星同盟为敌,正式拉开了纳盖人-托夫人战争的序幕。但出乎纳盖人意料的是,他们的宿敌托夫人也尾随至银河系。这样,纳盖人不得不与自由行星同盟结盟,共同对抗托夫人。入侵银河系的托夫人被击败后,大部分纳盖人选择回火拳系,在曼达洛保护者的援助下,解放了母星纳吉。一小部分纳盖人选择留在银河系,以赛约星球为家,加入新成立的新共和国。
  纳盖人看重个人自由和荣誉。战前,纳吉是一个乌托邦社会,艺术和科学相对较发达。战后,纳吉成立了一个独裁政府。
  纳盖人是一个类人种族,外表、基因、寿命等都跟人类相似,可与人类杂交产生后代。

  马卡布里人


身着动力装甲的马卡布里人

  马卡布里人是头足类动物。其母星并非“一型大气”,因此他们无法在适宜托夫人或纳盖人生存的空气中呼吸,反之亦然。这导致他们在火拳系相对孤立,其自身的航天技术也较为初级。马卡布里人是一个喜欢内斗的文明,但同时又不崇尚极端暴力或残酷。这使得马卡布里人成为了一个个讲求荣誉的武士。被托夫人打败后,马卡布里人与纳盖人结盟,加入了由纳盖人主导的抗托夫人统一战线。法鲁恩人为他们设计了先进的人形动力装甲,便于他们在“一型大气”中生存和战斗。他们在纳盖人-托夫人战争中始终与纳盖人并肩作战,为战胜托夫人作出了重要贡献。

  法鲁恩人


法鲁恩人为纳盖人建造的舰队

  目前有关法鲁恩人的资料十分稀少,甚至连他们的外形都无人知晓。这主要是因为法鲁恩人只想隐居,害怕离开自己的太阳系。法鲁恩人是火拳系著名的造船技师。他们先被托夫人征服,后来与纳盖人结盟,为纳盖人设计和建造星际飞船,帮助其对抗托夫人和远征银河系。

  河外大星系

  河外大星系独立于银河系运行。在河外大星系和银河系之间是至少几百万光年的银河间虚空,在银河系边缘外还存在超空间紊乱,因此,从河外大星系进入银河系是非常困难的事。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文明做到了,他们主要来自遇战疯星系。河外大星系文明距离银河系最为遥远。

  夸人


夸人

  夸人一度是银河系的主宰者之一。他们虽然已被确认为来自河外。但究竟来自哪里尚不得而知。或许他们和遇战疯人是老乡;或许他们来自一个完全陌生的恒星系;或许他们的祖先是伴星系文明,但这种可能性较小。总之,夸人移居银河系之前的历史无人知晓。
  大约在雅文战役前10万年左右,夸人来到了银河系。由于科技发达,他们迅速成为当时银河系的统治种族之一。他们最主要的科技成就便是“无限门”。“无限门”被夸人形容为“宇宙的力量”。它既是一种武器,又是超空间传输工具。一扇无限门通常被安装在一座被称为“星际圣殿”的金字塔型建筑里。无限门可以发出一种恐怖的高能量“无限波”,足以把整个星系拖进深渊。当然,夸人主要通过无限门实现星际旅行,但尚不清楚无限门是以何种方式克服行星质量阴影的。雅文战役前31年,外环星域达索米尔星球的无限门遗迹——“主门”差一点向科洛桑发射无限波,幸被及时摧毁。
  夸人依靠无限门建立了一个星际帝国。但他们在扩张势力范围的过程中遭遇了一个本土星际文明——格里人。此后,夸人和格里人时常发生边境冲突。也许是因为夸人战败,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没过多久,夸人就在银河系失势了。他们的科技被遗弃,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作为一个种族的夸人也很快滅絕——至少生活在达索米尔的夸人令人吃惊地迅速退化成低等的奎人。
  夸人是一个平均身高达3米,皮肤呈深蓝色的类蜥蜴种族。夸人奔跑速度极快。他们既能说话,又能通过心电感应交流。退化后的奎人丧失了语言能力,成为达索米尔的部落民,毫无科技可言。没有人知道夸人退化的原因。不过,由于目前只在达索米尔上才发现奎人,因此很有可能其它星系的夸人并未遭此厄运,可这样又产生了新的问题——他们去哪儿了?

  沉默团


成年沉默团

  来自遇战疯星系的沉默团是一个机器人文明。很久以前,他们的创造者按照自己的形象建造了这种机器人。后来,沉默团的创造者在一次超新星爆炸中滅絕,但他们创造的机器人却幸免于难。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沉默团不断改进自己,最终拥有完备的意识和超空间航行能力。他们发展出一种基于5、7、11等素数的文化。沉默团推崇秩序和对称,认为圆形是最神圣的形态,因此,几千名最有智慧的沉默团成员为自己建造了直径达五万米的球形身躯,犹如星际飞船一样在太空中游荡。
  沉默团对和谐的尊崇很快遭到另一个机器人文明的挑战。他们就是信仰混乱的憎恨者。沉默团和憎恨者在遇战疯星系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星际大战,波及到很多生物文明,其中就包括遇战疯人的祖先。不堪忍受战火蹂躏的遇战疯人祖先揭竿而起,同时与沉默团和憎恨者为敌,反而成为沉默团-憎恨者战争的最后赢家,把两大机器人文明都赶出了遇战疯星系。


武菲·拉,幼年沉默团

  沉默团来到了银河系,隐居在未知区域。大约就在这段时间前后,有一个叫“太一”的重要成员建造了一个叫“武菲·拉”的小沉默团。这在沉默团的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它意味着,虽然是一个机器人文明,但沉默团也拥有了繁殖能力。武菲·拉后来被派出未知区域,作为沉默团的侦察员,对全银河系进行探察。他一度跟随兰多·卡瑞辛冒险,与兰多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索恩博卡星云战役期间,太一摧毁了帝国巡洋舰“顽抗者号”,把武菲·拉接回家。在有据可考的历史中,这是沉默团唯一一次与银河系文明发生军事冲突。在往后的岁月里,武菲·拉多次探访兰多,成为银河系居民最熟悉的沉默团成员。除此以外,武菲·拉诞生后,沉默团还在蒙卡拉马里星球的海洋里养育了许多后代,他们被称为“纳星”。
  沉默团基本在未知区域过着与世隔绝的神秘生活,不干涉银河系的事务。偶尔会有个别沉默团成员飞出未知区域,一旦被目击,会被误以为是不明飞行物而见诸全息网。但是,武菲·拉认为,银河古文明沙鲁人应该是沉默团利用生物科技创造的人造种族。
  沉默团外表像海星,幼年形态的平均身高为1米到1.5米,成年形态可加载一个巨大的球形身躯。但幼年和成年以何为界尚不得而知。

  憎恨者


大希普,憎恨者

  来自遇战疯星系的憎恨者是一个机器人文明。人们对他们的起源一无所知,只知道他们早已拥有完备的意识和超空间航行能力,可脱离智慧生物而独立生存、繁殖。憎恨者的文化根植于混乱和不对称,所以他们没有固定的外形,而是习惯于在自己的身上安装各类机械设备。有的憎恨者成员能因此“生长”到一颗行星这么大。
  由于贪得无厌,他们在遇战疯星系跟另一个文化迥异的机器人文明——沉默团产生冲突。两者之间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星际大战。这场残酷的战争波及到很多生物文明,其中就包括遇战疯人的祖先。不堪忍受战火蹂躏的遇战疯人祖先揭竿而起,同时与沉默团和憎恨者为敌,反而成为沉默团-憎恨者战争的最后赢家,把两大机器人文明都赶出了遇战疯星系。
  憎恨者来到了银河系,隐居在未知区域。银河帝国成立后第四年,有一个叫“大希普”的憎恨者成员与当局合作,在比图星球帮助帝国采矿,严重破坏比图的生态环境,使比图人民遭受干旱的侵袭。豪门叛逆子弟芒戈·贝欧巴在C-3PO和R2-D2的帮助下,摧毁了大希普。大希普的身体现在被存放在贝欧巴科学博物馆里。大希普是银河系居民唯一知道的憎恨者成员。除了大希普,憎恨者基本不干涉银河系事务。

  遇战疯人

  遇战疯人是有史以来对银河系影响最大的河外文明。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原本生活的恒星系就被称为“遇战疯星系”。关于遇战疯人的起源及早期历史目前已很难考证。主要原因在于现代遇战疯人是一个极其迷信、对宗教信仰极其虔诚的种族,因此在记录和描述他们的历史时,充满了神话传说。
  遇战疯人起源于一颗叫“遇战塔”的星球。遇战塔本身与其说是一颗星球,不如说是一个行星状大小的智慧生物。他有生命、有意识,可以跟生活在自己身体上的其他智慧生物交流,甚至可以繁殖出“小行星”。现代遇战疯人称当时生活在遇战塔上的祖先为“厄遇战疯人”。厄遇战疯人和遇战塔保持着一种共生关系,崇拜遇战塔是厄遇战疯人信仰的核心。跟银河系一样,遇战疯星系的一切也都是原力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厄遇战疯人和遇战塔。厄遇战疯人的科技已呈现出以生物科技为主的特点,但并不完全排斥机械科技。直到憎恨者和沉默团的到来,才把遇战塔上的和谐与安宁打破。
  遇战塔非常不幸地卷入了可怕的沉默团-憎恨者战争。厄遇战疯人差一点在战火中滅絕,这成为现代遇战疯人仇视机械科技的主因。在遇战塔的帮助下,厄遇战疯人把生物科技转化为武器。各个门族团结一致,揭竿而起,同时击败了沉默团和憎恨者两个敌人,把他们全部赶出遇战疯星系。大获全胜后的厄遇战疯人没有就此满足,反而变得越来越暴力和好战。他们进一步在全遇战疯星系发动远征和圣战,清洗一切机械科技,征服了无数其他文明,这其中就包括后来几乎与遇战疯人形影不离的查兹拉克人。厄遇战疯人成为遇战疯星系的主宰者后,利益分配不均随之而来。各大门族互相敌视,明争暗斗,最终形成以约甘德门族和斯滕门族为首的两大政治军事集团。两大门族及其盟友爆发了一场被称为“克雷姆列维亚战争”的内战。大约在雅文战役前1万5千年,约甘德门族集团在伊格齐尔战役中利用“约甘德之核”战术摧毁了斯滕门族集团的基地伊格齐尔星球,赢得了克雷姆列维亚战争的胜利。据信,曾有一艘斯滕门族集团的幸存飞船在战后逃离遇战疯星系,并在一万五千年后来到银河系,巧遇卢克·天行者和莱娅公主。他帮助天行者兄妹摧毁了一艘帝国歼星舰,然后又返回银河间虚空。克雷姆列维亚战争结束后,整个遇战疯星系早已生灵涂炭、满目疮痍。作为惩罚,遇战塔剥夺了厄遇战疯人整体上与原力的联系。厄遇战疯人由此“进化”成遇战疯人。作为报复,遇战疯人摧毁了母星遇战塔。遇战塔临终前,向遇战疯星系外释放出一个种子,这个种子最终飘到银河系,成长为活体星球佐纳马塞科特。
  失去原力的遇战疯人丧失了彼此之间和与母星之间的群体意识和共生关系,从而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使他们发展出崇拜痛苦和死亡的文化,因为死亡是唯一通往共生的渠道;失去母星的遇战疯人经历了信仰的缺失,使他们转而发展出新的宗教信仰——真道教,其指导思想被称为“大教义”。在以后的岁月里,真道教逐渐渗透进遇战疯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指导他们的一切思想和行为。真道教是一种独特的多神教,其神祗包括:

  云-遇战:主神,造物主,男性,在痛苦中以牺牲身体的各部分来创造宇宙、低等神和生命。“遇战疯”这个族名就是以他来命名的,意思是“遇战神之子”。
  云-亚姆卡:战神,男性,外形类似遇战疯人的生物科技制品——战争协调者亚莫斯克。他有个双胞胎姐妹——云-哈拉。
  云-哈拉:诡计神,女性,擅长伪装、欺骗和谎言。她有个双胞胎兄弟——云-亚姆卡。
  云-内舍尔:生命和塑造神,雌雄同体,性格偏女性,温和、天真。
  云-舒诺:宽恕神,女性,有一千个眼睛。
  云-特克辛:爱神之一,男性,他有个爱人——云-克阿。
  云-克阿:爱神之一,女性,她有个爱人——云-特克辛。
  云-林尼:最低级,但也是最可怕的神,职能和性别不明。

  其中战神云-亚姆卡出现得最晚,是种姓制度成形后,由祭司种姓刻意创造出来的,其目的在于激发战士种姓的斗志。为表达对神的敬畏和忠心,遇战疯人经常对自己实施痛苦的身体改造。遇战疯人的社会地位越高,身体改造越甚。遇战疯人的皮肤布满了伤痕和蜿蜒的纹身,而地位显赫者甚至把其它生物或由生物工程改造的肢体嫁接到自己身上。此外,为求神的保佑,遇战疯人还频繁组织活体献祭仪式,牺牲成千上万的俘虏或奴隶。根据这套多神教系统,遇战疯人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社会种姓结构:


希姆拉,遇战疯最高霸主

  最高霸主:只有两个成员:最高霸主本人及其继承人。最高霸主是遇战疯人的统治者,拥有至高无上的宗教权力和世俗权力。祭司们可以与遇战疯众神交流,但只有最高霸主与“造物主云—遇战”有直接联系。第一位最高霸主就是约甘德。


遇战疯祭司

  祭司种姓:据说可以与统治遇战疯人的众神直接交流。祭司分为几派,每派祀奉一个遇战疯神灵。祭司种姓内部按级分为学者、先知、祭司、高级祭司和最高祭司。


女遇战疯塑造者

  塑造者种姓:掌管着遇战疯人复杂的生物科技。在有机科技的研发和运用中,塑造者要与祭司一起,遵循神奥的仪式。塑造者种姓在遇战疯人社会中地位极高,他们的等级包括塑造新手、塑造家和大师塑造者。他们主要崇拜云-内舍尔。


遇战疯战士

  战士种姓:遇战疯人庞大的军事力量。军衔包括战士、副官、低级指挥官、指挥官、最高指挥官和战帅。他们主要崇拜云-亚姆卡。


农·阿诺执行者,遇战疯管理者

  管理者种姓:其职能是维持遇战疯社会运转。他们负责商业、行政、贸易,以及管理遇战疯人庞大的奴隶队伍。管理者种姓包括随从、执行者、执政官、总督和高级总督。他们主要崇拜云-哈拉。


武阿·拉蓬,耻人

  劳动者种姓:最庞大却最低贱的种姓。他们由三类人构成:其他种姓中的失败者、天生的劳动者和被征服者。从拾荒者一直到个人侍从,劳动者种姓从事着遇战疯社会中地位卑下却至关重要的工作。奴隶和对身体改造产生排异现象的“耻人”也属于劳动者种姓,但被其他劳动者所鄙视。耻人主要崇拜云-舒诺。

  祭司、塑造者、战士和管理者四大种姓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除了最高霸主,其他遇战疯人不允许跨种姓恋爱和结婚。四大种姓的领导人组成“大委员会”,作为遇战疯帝国的最高权力机构和最高霸主的咨询机构。
  除了以上六个种姓,遇战疯人中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前导疯人。这是一支以管理者种姓为主导,广泛吸收各种姓成员加入的先头部队,主要实施渗透、侦察、突击和建立前哨基地的任务。后来正是他们打响了遇战疯人战争的第一枪。
  由于遇战疯星系已成一片废墟,因此遇战疯人乘上世界舰,开始远征其它星系,以期找到一个新家定居。遇战疯人最初并不以银河系为目的地。有理由相信他们在刚开始远征时,向不少恒星系都派遣了侦察船。早在雅文战役前4000年不到的西斯战争期间,银河系就发现过一只被用于探测的遇战疯人生物科技制品——斯利维利思。几十年后的曼达洛人战争期间,又有人在克里斯平星系的小行星带里遭遇了小行星状的遇战疯人活体侦察船。当时在坎茨星区,阿加兹达堡垒政权甚至还发现过一名女性遇战疯塑造者及其活体飞船。据信,在这之后的岁月里,遇战疯人的侦察兵还对詹古因星球的丛林野蛮人语言产生一定影响。这种语言虽然后来消亡了,但跟遇战疯语非常相似,甚至可以互通。
  将近四千年后,当遇战疯人的世界舰逼近银河系时,遇战疯社会内部开始出现不稳定和内乱因素,世界舰也濒临死亡。这导致遇战疯人相信,银河系就是神赐予他们的应许之地。这期间,佐纳马塞科特甚至还跟遇战疯人的一小股先头部队打了一仗。此役的失利曾动摇时任最高霸主阔里尔入侵银河系的决心,致使其在一场军事政变中被推翻,希姆拉成为最高霸主。此后,遇战疯人的先头部队一直躲藏在未知区域。他们派出斯利维利思收集克隆人战争的情报,与奇斯扩张防御力量交火,在比米尔建立前哨基地,向银河帝国和西鲁帝国安插政治间谍,甚至连莱娅公主都在阿布拉星球遇见过一只斯利维利思。这些神秘的破坏活动一度引起帕尔帕廷和索龙的高度注意,间接成为帕尔帕廷称帝与索龙复兴帝国的原因之一,因为帕尔帕廷和索龙相信,只有一个团结强大的银河帝国才能战胜遇战疯人。不过,帕尔帕廷和索龙的理想没有实现。
  遇战疯人的大部队终于在雅文战役后25年抵达银河系,同年,他们正式向银河系发动全面圣战。这场战争持续了5年,成为银河系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战争。已知空间的累积死亡人数达365万亿,一百多个星系被毁。银河首都科洛桑一度陷落。新共和国国家元首牺牲。新共和国被迫改组为银河同盟。战争结束前,耻人起义,反抗压迫,成为遇战疯人战败的原因之一。遇战疯人战争以希姆拉被杀、银河同盟惨胜而告终。战后,遇战疯人得知,原来并不是所有遇战疯人都被剥夺了原力,有个别遇战疯人依然是原力敏感者,其中就包括希姆拉的密友、耻人奥尼米。作为前塑造者,奥尼米也许是在做史无前例的实验时,恢复了与原力的联系。跟绝地不同,奥尼米能通过原力,以遇战疯人特有的方式控制其他遇战疯人的心灵。希姆拉正是在他的控制下发动了这场残酷的侵略战争。奥尼米是被杰森·索洛消灭的。他和杰森的生死决斗对杰森产生了非常黑暗的影响,间接成为杰森堕入黑暗面的原因之一。
  投降后的遇战疯人定居佐纳马塞科特,融入银河社会,他们的生物科技制品很快在银河系的黑道普及。耻人更名为“受赞美者”,至少在名义上摆脱了受歧视的地位。塑造者帮助绝地实施“奥苏斯工程”,重建被蹂躏的星球。很可惜,这项工程被西斯破坏了。当然,还有极个别遇战疯人抱有再次发动圣战的美梦。
  没有接受过身体改造的遇战疯人是人形生物,外表与人类十分相似,但没有肾脏。长期接受身体改造使遇战疯人的神经系统严重退化;遇战疯人的寿命是人类的两到三倍,这可能是长期优生优育的结果。

  查兹拉克人


查兹拉克人

  查兹拉克人来自遇战疯星系,是沉默团-憎恨者战争后被遇战疯人的祖先征服的种族。此后,他们就一直作为遇战疯人的奴隶战士存在。查兹拉克人几乎完全成为遇战疯文明的一部分。他们使用遇战疯人的武器,说遇战疯人的语言。有的查兹拉克人甚至加入了遇战疯人的战士种姓,地位比劳动者种姓的遇战疯人还高。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入侵银河系的不仅仅是遇战疯人,而是遇战疯人和查兹拉克人的联军。
  查兹拉克人是爬行类种族。比遇战疯人矮小一些。跟遇战疯人不同,查兹拉克人依然是原力的一部分。

  由于战乱频繁以及占银河系面积四分之一的未知区域尚未完全了解,因此银河人民对河外文明的关注度一直不高。在旧共和国时代,来自布罗多阿索吉星球的格伯尔皮斯议员曾资助过对河外星系的探险,据说探险队成员还与某个落后的河外文明取得了联系,但具体细节尚待发掘。随着银河局势的缓和,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河外文明产生兴趣。远在银河对岸,无尽的秘密等着我们去探索。

译名表

人物

Grand Moff Ravik,高级星区总督拉维克
Ber'asco,伯阿斯科
Waru,瓦鲁
Mnggal-Mnggal,蒙加尔-蒙加尔
Luke Skywalker,卢克·天行者
Hethrir,赫思里尔
Sereno,塞雷诺
Lando Calrissian,兰多·卡瑞辛
Mungo Baobab,芒戈·贝欧巴
Yo'gand,约甘德
Steng,斯滕
Quoreal,阔里尔
Shimrra,希姆拉
Palpatine,帕尔帕廷
Thrawn,索龙
Princess Leia,莱娅公主
Onimi,奥尼米
Jacen Solo,杰森·索洛
Grebleips,格伯尔皮斯
Nom Anor,农·阿诺
Vua Rapuung,武阿·拉蓬

地点

Kathol,卡托尔
Yavin,雅文
Endor,恩多
Otherworld,异世界
Crseih,克尔塞
Unknown Regions,未知区域
Mugg Fallow,马格法洛
Wild Space,蛮荒空间
Outer Rim Territories,外环星域
Companion Besh,伴星系贝什
Firefist,火拳系
Nagi,纳吉
Skyriver,天河系
Saijo,赛约
Dathomir,达索米尔
Coruscant,科洛桑
ThonBoka Nebula,索恩博卡星云
Mon Calamari,蒙卡拉马里
Biitu,比图
Yuuzhan'tar,遇战塔
Ygziir,伊格齐尔
Crispin System,克里斯平星系
Janguine,詹古因
Kanz Sector,坎茨星区
Zonama Sekot,佐纳马塞科特
Bimmiel,比米尔
Arbra,阿布拉
Brodo Asogi,布罗多阿索吉

组织

Viis Empire,维斯帝国
Mandalorian Protectors,曼达洛保护者
Jedi,绝地
Sith,西斯
Alliance of Free Planets,自由行星同盟
New Republic,新共和国
Galactic Alliance,银河同盟
Priest caste,祭司种姓
Shaper caste,塑造者种姓
Warrior caste,战士种姓
Intendant caste,管理者种姓
Worker caste,劳动者种姓
Praetorite Vong,前导疯人
Argazdan Redoubt,阿加兹达堡垒
Chiss Expansionary Defense Force,奇斯扩张防御力量
Galactic Empire,银河帝国
Ssi-Ruuvi Imperium,西鲁帝国
Great Council,大委员会
Old Republic,旧共和国

种族

Charon,卡戎人
Charr Ontee,卡尔恩蒂人
Wizard of the Night Spirit,夜灵巫师
Ewok,伊渥克人
Chiss,奇斯人
Tof,托夫人
Faruun,法鲁恩人
Maccabree,马卡布里人
Nagai,纳盖人
Yuuzhan Vong,遇战疯人
Kwa,夸人
Gree,格里人
Kwi,奎人
Sharu,沙鲁人
Ur-Yuuzhan Vong,厄遇战疯人
Chazrach,查兹拉克人

机器人

Silentium,沉默团
Abominor,憎恨者
The One,太一
Vuffi Raa,武菲·拉
Nano-star,纳星
Great Heep,大希普

飞船

Celestial,“天神号”
Desolate,“荒凉号”
Recalcitrant,“顽抗者号”
Worldship,世界舰
Star Destroyer,歼星舰

科技

Infinity Gate,无限门
Star Temple,星际圣殿
Infinity Wave,无限波
Prime Gate,主门
Yammosk,亚莫斯克
Slivilith,斯利维利思

战争

Silentium-Abominor War,沉默团-憎恨者战争
Cremlevian War,克雷姆列维亚战争
Sith War,西斯战争
Mandalorian War,曼达洛人战争
Clone Wars,克隆人战争
Galactic Civil War,银河内战
Nagai-Tof War,纳盖人-托夫人战争
Yuuzhan Vong War,遇战疯人战争

其它

Hyperspace,超空间
Subspace,子空间
Otherspace,异空间
Rift Disaster,裂缝灾难
Void of Death,死亡虚空
Prophet of the Void,虚空先知
Cult of Death,死亡教
Cult of Light,光明教
Force,原力
Anti-Force,反原力
Cult of Waru,瓦鲁教
Type I atmospheres,一型大气
Intergalactic Void,银河间虚空
Domain,门族
Yo'gand's Core,约甘德之核
True Way,真道教
Great Doctrine,大教义
Yun-Yuuzhan,云-遇战
Yun-Yammka,云-亚姆卡
Yun-Harla,云-哈拉
Yun-Ne'Shel,云-内舍尔
Yun-Shuno,云-舒诺
Yun-Txiin,云-特克辛
Yun-Q'aah,云-克阿
Yun-Lingni,云-林尼
Supreme Overlord,最高霸主
Shamed One,耻人
Extolled,受赞美者
Force-sensitive,原力敏感者
Familiar,密友
Ossus Project,奥苏斯工程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2-7-3 07:41 , Processed in 0.05404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