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第一次科雷利亚叛乱简介

2013-9-1 13:19|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2091|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一、叛乱的根本原因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作为上层建筑的政治,又取决于经济基础。所以,任何一场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都是经济矛盾,第一次科雷利亚叛乱也不例外。科雷利亚星区是一个以贸易致富的星区。科雷利亚国防军太空军保卫着往来商队的安全。但是,银河内战爆发前的动荡局势迫使这支舰队不得不到处灭火,有时甚至被科洛桑当局部署到科雷利亚星区之外。持续的军力真空导致海盗趁虚而入。海盗对商队的劫掠又导致前往科雷利亚星区的商人越来越少。于是,科雷利亚星区的经济每况愈下。这时,银河内战爆发。风起云涌的起义运动让银河帝国扶持的科雷利亚政府害怕。科雷利亚星区的独裁官达克利夫·加兰比索性下令闭关锁国,禁止任何外人进入科雷利亚星区。这一政策虽然不可能得到严格的执行,但令科雷利亚星区的经济雪上加霜。帝国失势后,加兰比独裁官领导的政府倒台,新共和国任命来自科雷利亚星区弗罗兹星系的弗罗兹人迈坎伯勒克托为科雷利亚星区总督,科雷利亚星区在名义上加入了新共和国。然而,迈坎伯勒克托总督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重振科雷利亚严重萧条的经济。科雷利亚星区的居民历来就有桀骜不羁、排外自傲的传统。几十年的经济萧条使这种情绪进一步加剧,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是外部势力的过多干预造成了科雷利亚如今的贫困局面。因此,谋求独立的想法在科雷利亚政客和人民的心中缓慢滋生。

二、叛乱的直接原因

大约就在这个时期,一项在科技和考古上的意外发现为科雷利亚星区的独立创造了天赐良机,成为科雷利亚叛乱的直接原因。几万年来,银河系的科学家们一直推测科雷利亚星区的科雷利亚星系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造的。因为一个行星系有五颗行星位于宜居带内的几率几乎为零,而且在科雷利亚星系的塔卢斯行星和特拉卢斯行星中间有一个史前文明建造的巨型太空站——人们称之为“中端站”。但除此以外,并没有更坚实的证据证明科学家们的这一推测,甚至连中端站的具体功能也无人知晓。最终,破解这一难题的人是科雷利亚星区萨科里亚星系的统治者——萨科里亚三巨头。


图一:中端站(红箭头指示处)在科雷利亚星系内的位置

萨科里亚三巨头是三位非常神秘的寡头统治者。人们只知道他们三个人分别是一名人类、一名塞洛尼亚人和一名德拉尔人,代表萨科里亚星系的三个主要种族。除此以外一无所知。甚至连他们三个人的名字也从未对外公开过。然而,历史似乎总是垂青这些不起眼的小角色。叛乱前夕,受萨科里亚三巨头资助的科学家居然研究出了中端站的使用方法和功能——以行星重力为能源的超空间牵引波束投射器。萨科里亚三巨头发现,中端站的超空间牵引波束可以移动和摧毁银河系的任何星球,中端站利用的行星引力势能可以制造覆盖整个行星系的阻绝场和通讯屏蔽场。与此同时,喜欢住在地下的塞洛尼亚人在塞洛尼亚的地下发现了一座巨大的行星反重力装置。很快,来自萨科里亚的塞洛尼亚人秘密控制了它,初步研究出它的使用方式。萨科里亚三巨头相信,在科雷利亚星系的五颗宜居行星地下都藏有行星反重力装置。它们的功能与中端站差不多,但威力不如中端站大;它们释放的反重力波束既能加大,也能干扰或抵消,中端站的威力。中端站和行星反重力装置是移动行星的必要条件,成为“科雷利亚星系人造论”的重要论据。但萨科里亚三巨头隐瞒了这一重大发现,因为他们知道,这项发现不仅有科学上的意义,更有政治上的意义。野心勃勃的他们计划用中端站要挟新共和国,实现科雷利亚星区的完全独立。而他们三人将因此成为科雷利亚星区的最高统治者。

三、叛乱前的准备

1、寻找行星反重力装置

萨科里亚三巨头虽然控制了中端站,但还有一个当务之急没有解决——其它四颗行星的行星反重力装置尚未被发现。于是,他们与科雷利亚星系内的持不同政见者秘密结盟,希望通过他们找到各个行星上的行星反重力装置。

在科雷利亚,萨科里亚三巨头与思拉肯·萨尔-索洛领导的人类联盟合作。思拉肯·萨尔-索洛是汉·索洛的表兄,在帝国时代是科雷利亚星区的副独裁官。帝国政府倒台后,他纠集原帝国治下的既得利益者成立人类联盟,企图在科雷利亚复辟新秩序。
在塞洛尼亚,萨科里亚三巨头与上等穴合作。上等穴属于塞洛尼亚人中的绝对主义者——他们企图利用塞洛尼亚的行星反重力装置实现塞洛尼亚的绝对独立。与绝对主义者相对的是共和主义者——他们希望把塞洛尼亚的行星反重力装置交给新共和国控制,以换取塞洛尼亚在新共和国内部的主权。亨楚祖克穴是共和主义者的主要成员。
在德拉尔,由于当地人不喜欢政治斗争,没有可以合作的势力,因此萨科里亚三巨头不得不秘密扶持一个被称为“德拉尔主义者”的组织。
在塔卢斯,萨科里亚三巨头控制了一个由德拉尔人和人类组成的组织。
在特拉卢斯,萨科里亚三巨头控制了一个由塞洛尼亚人和德拉尔人组成的组织。

在萨科里亚三巨头的指示下,这些组织虽然暗中合作,但在表面上互相攻击,在各自所在星球传播种族主义思想,认为本族高人一等,把科雷利亚星系的贫困归罪于异族,要求他们离开本族的土地。为了证明本族是所在星球的真正主人,这些组织不约而同地发起了考古运动,要在所在星球挖掘本族的古文明遗迹。而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打着考古挖掘的幌子,为萨科里亚三巨头秘密寻找行星反重力装置。

2、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萨科里亚三巨头很清楚,他们最终要面对的敌人是摧毁过一件又一件超级武器的新共和国。因此,不全面掌握新共和国的军事情报就很难获得最终胜利。于是,他们派遣人类联盟的成员渗透进新共和国情报局。在这些双面间谍的帮助下,萨科里亚三巨头一方面秘密清除科雷利亚星区内的新共和国间谍与情报漏洞,防止自己的阴谋提前败露,另一方面根据新共和国的军事状态选择最佳的叛乱时机。

3、扩军备战

最后,萨科里亚三巨头利用欺骗、贿赂等手段,想方设法获得了整支科雷利亚国防军太空军的秘密支持。在叛乱前夕,萨科里亚三巨头把太空军里的八十艘大型飞船全部秘密调遣到萨科里亚星系,在科雷利亚星系内只保留小型飞船。这支太空军虽然现在只有破旧的飞船和经验不足的船员,但足以成为一股不容小视的预备力量。

四、叛乱的经过

雅文战役后18年,叛乱的时机终于到来。萨科里亚三巨头通过潜伏在新共和国情报局内的间谍获悉,当时新共和国海军正处于一个瓶颈期——下辖舰队要么在干船坞里维修,要么在别处执行重要军事任务,没有一支随时待命的舰队可供调配。恰在这时,新共和国国家元首莱娅·奥加纳·索洛又决定带家人前往科雷利亚出席一场贸易峰会,以期重新打开科雷利亚星区的市场,振兴当地经济。

抵达科雷利亚后,莱娅为自己的三个子女选了一位家庭教师——德拉尔人易卜里欣。易卜里欣以学习科雷利亚的历史为由,带着索洛一家人参观科雷利亚的考古挖掘场。参观期间,8岁的阿纳金·索洛在原力的指引下意外地发现了科雷利亚的行星反重力装置。索洛一家人和易卜里欣没有将这件事泄露给人类联盟。这件事成为日后平息科雷利亚叛乱的关键因素之一。

随后,在贸易峰会当晚,莱娅收到了萨科里亚三巨头发给她的匿名最后通牒。在这份最后通牒里,萨科里亚三巨头播放了他们两周前遥控中端站摧毁无人行星系TD-10036-EM-1271的视频。当然,视频没有泄露萨科里亚三巨头的身份,也没有给出中端站的画面。这份最后通牒声称,进一步的指示会随后送到,如果莱娅不就范,一连串更多的行星系会被自动先后摧毁,这些行星系根据人口数量递增排序,最后一个就是科雷利亚星系本身。

接着,萨科里亚三巨头发出暴动指示,同时遥控中端站启动覆盖全科雷利亚星系的阻绝场,企图阻止任何飞船进出科雷利亚星系。科雷利亚星系内的种族主义组织不约而同地发动了武装叛乱。他们用彼此佯攻掩盖推翻各地政府的真实目的。在这场叛乱中,迈坎伯勒克托总督被思拉肯·萨尔-索洛杀害。丘巴卡带着索洛三姐弟和易卜里欣乘坐“千年隼号”逃离科雷利亚行星。

然而,令萨科里亚三巨头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阴险的思拉肯·萨尔-索洛在叛乱当天突然跳出来,打算利用眼前的混乱局势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他对全科雷利亚星系发表公开演说,声称自己拥有摧毁行星系的手段,TD-10036-EM-1271星系就是他摧毁的。他宣布自己为科雷利亚星区的新一任独裁官。当然,萨尔-索洛膽敢在此时“抢占革命果实”并非冒失之举。他事先就收買了几名为萨科里亚三巨头效力的技术员。他的演说一结束,这些技术员就启动中端站的通讯屏蔽系统,切断了整个科雷利亚星系与外界的联系。由于中端站是萨科里亚三巨头利用通讯系统遥控的,本身没有常驻技术员,因此这样一来,萨科里亚三巨头等于失去了对中端站的控制。

为了尽快与外界取得联系,汉·索洛命令暗中保护索洛一家的新共和国侦察员贝琳迪·卡伦达逃离科雷利亚,前往科洛桑。在掩护她的过程中,汉·索洛不幸被人类联盟逮捕。卡伦达的飞船在阻绝场扩大到科雷利亚星球前成功逃离。同时,莱娅也被人类联盟囚禁在了总督府。

不过,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证明,越狱是索洛一家的基本功。在亨楚祖克穴成员德拉克默斯的帮助下,汉·索洛成功越狱,乘坐一艘塞洛尼亚人的圆锥船逃到塞洛尼亚;在玛拉·杰德的帮助下,莱娅成功越狱,乘坐“杰德之火号”逃到塞洛尼亚。

另一方面,科洛桑当局对科雷利亚危机迅速作出回应。由于新共和国海军集结一支能迅速行动的舰队尚需45天,因此阿克巴上将和蒙·莫思马派遣卢克·天行者和兰多·卡瑞辛前往巴库拉星系求援,巴库拉政府正好有一支强大的行星防御舰队。在前往巴库拉的途中,贝琳迪·卡伦达也加入了卢克和兰多的队伍。卢克一行人抵达巴库拉后,在卢克的旧爱、巴库拉前总理盖丽尔·卡普蒂森的游说下,巴库拉政府很快就答应出兵科雷利亚。巴库拉人当时发明了粗暴突破阻绝场的超波惯性动量维持器,它正好可以被用于突破科雷利亚星系的阻绝场。但是,由于当时只有四艘军舰——“看守者号”驱逐舰、“哨兵号”驱逐舰、“防御者号”驱逐舰和“入侵者号”轻型巡洋舰——配备了这一新发明,因此巴库拉人决定就派这四艘军舰组成特遣舰队。这支舰队由霍特尔·奥西利奇上将指挥,以“入侵者号”为旗舰,盖丽尔·卡普蒂森在舰上担任巴库拉政府的全权大使。

奥西利奇上将决定首先进攻塞洛尼亚,理由是:
1、如果从特遣舰队现在所处位置前往阻绝场的中心——中端站,那塞洛尼亚正好是唯一的必经之地,科雷利亚和德拉尔当时在科雷利亚星系的另一面;
2、转移科雷利亚叛军对中端站的注意力;
3、通过塞洛尼亚当地的反应来确定局势,获得准确敌情。

特遣舰队凭借超波惯性动量维持器强行突破科雷利亚星系的阻绝场,在靠近塞洛尼亚的空域跳出超空间,但是,在这过程中“看守者号”严重损毁。于是,奥西利奇上将撤空“看守者号”,把其船员全部转移到其它飞船上,然后亲自遥控“看守者号”废船,让它作为诱饵单独靠近塞洛尼亚。就在这时,塞洛尼亚的行星反重力装置开了一炮,击毁了“看守者号”。震惊之余,剩下的三艘巴库拉军舰停止前进,待命观望。


图二:“看守者号”被击毁

很快,中端站根据事先的设定,自动开了第二炮,摧毁了有人居住的桑塔齐尔布拉星系。以韦奇·安蒂列斯为首的新共和国救援队只救出1263人,其余1.1万余人全部丧命。在中端站开第三炮,造成更大的伤亡前,平息科雷利亚叛乱成为新共和国的当务之急。

与此同时,由于阻绝场的影响,“千年隼号”无法在短期内逃离科雷利亚星系,只能躲藏在易卜里欣的母星德拉尔。易卜里欣的阿姨——鞭毛女公爵玛尔查——收留了他们。玛尔查女公爵是一位政治敏感度非常高,正义感非常强的人。她听说小阿纳金发现科雷利亚行星反重力装置的事情后,立即带他来到德拉尔的对应位置。不负众望,小阿纳金在原力的指引下又发现了德拉尔的行星反重力装置。这一次,他甚至无意中启动了行星反重力装置,向天空中随意开了一炮。

这一炮同时引起思拉肯·萨尔-索洛和奥西利奇上将的注意。人类联盟和巴库拉的飞船同时飞到德拉尔上空。但人类联盟领先一步,萨尔-索洛及其手下率先赶到行星反重力装置现场,囚禁了索洛三姐弟、丘巴卡、易卜里欣和玛尔查。接着,萨尔-索洛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得意忘形的他关闭中端站的通讯屏蔽系统,向全科雷利亚星系宣布他控制了一座行星反重力装置,绑架了新共和国国家元首的子女,要求莱娅承认科雷利亚在他的统治下独立。利用这个机会,萨科里亚三巨头恢复了对中端站的控制。

令萨尔-索洛没想到的是,几小时后,在易卜里欣的机器人Q9-X2的帮助下,索洛三姐弟成功越狱。在随后的飞船追逐中,这三个平均年龄不到9岁的小孩驾驶“千年隼号”击坏了萨尔-索洛的飞船。萨尔-索洛及其手下被巴库拉人逮捕。

就在这时,萨科里亚三巨头利用通讯系统遥控关闭了中端站的阻绝场,他们的八十艘大型飞船跳入科雷利亚星系,企图保卫中端站,用武力夺取行星反重力装置的控制权。在紧随其后的战斗中,巴库拉人虽然以三艘飞船对抗八十艘飞船,但战绩斐然。不过旗舰“入侵者号”遭受重创。在其他船员全部弃船后,身负重伤的霍特尔·奥西利奇上将和盖丽尔·卡普蒂森启动飞船自毁程序,与周围的敌舰同归于尽。接着,阿克巴上将指挥二十五艘勉强可以调动的军舰跳入战场,击溃了萨科里亚三巨头的舰队。

而在德拉尔的行星反重力装置内,小阿纳金再次在原力的指引下向中端站开了一炮,在最后一刻抵消中端站的第三炮,拯救了有1200万人口的博沃亚根星系。


图三:阿纳金·索洛在操作德拉尔的行星反重力装置

五、叛乱的结果

新共和国的科学家设法关闭了中端站,控制了各个行星反重力装置。

人类联盟、德拉尔主义者等叛乱组织被解散;以亨楚祖克穴为代表的共和主义者在塞洛尼亚取得统治地位。

新共和国情报局内的人类联盟间谍全部被清除。

萨科里亚三巨头虽然失败了,但令人匪夷所思地逃过了惩处,继续维持对萨科里亚的神秘统治。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思拉肯·萨尔-索洛被关进了萨科里亚的监狱。也许,新共和国没有掌握萨科里亚三巨头策划叛乱的确凿证据,而且三巨头的行为得到不少科雷利亚人的同情,因此新共和国不便于把三巨头绳之以法。

玛尔查女公爵被新共和国任命为新一任科雷利亚星区总督,易卜里欣成为她的助手。科雷利亚星区的经济在他们的领导下缓慢复苏。

这场叛乱终于使银河系的居民相信,科雷利亚星系是史前超文明的人造遗迹。人们开始严肃地探寻这个神秘古文明的来龙去脉。时至今日虽然取得不少进展,但还远远不足以彻底揭开其神秘面纱。

译名表:

事件

Battle of Yavin,雅文战役
First Corellian Insurrection,第一次科雷利亚叛乱
Galactic Civil War,银河内战

人物

Daclif Gallamby,达克利夫·加兰比
Micamberlecto,迈坎伯勒克托
Thrackan Sal-Solo,思拉肯·萨尔-索洛
Han Solo,汉·索洛
Chewbacca,丘巴卡
Leia Organa Solo,莱娅·奥加纳·索洛
Ebrihim,易卜里欣
Anakin Solo,阿纳金·索洛
Belindi Kalenda,贝琳迪·卡伦达
Dracmus,德拉克默斯
Mara Jade,玛拉·杰德
Ackbar,阿克巴
Mon Mothma,蒙·莫思马
Luke Skywalker,卢克·天行者
Lando Calrissian,兰多·卡瑞辛
Gaerial Captison,盖丽尔·卡普蒂森
Hortel Ossilege,霍特尔·奥西利奇
Wedge Antilles,韦奇·安蒂列斯
Marcha,玛尔查

地点

Corellia,科雷利亚
Coruscant,科洛桑
Talus,塔卢斯
Tralus,特拉卢斯
Selonia,塞洛尼
Drall,德拉尔
Froz,弗罗兹
Sacorria,萨科里亚
Bakura,巴库拉
Thanta Zilbra,桑塔齐尔布拉
Bovo Yagen,博沃亚根

种族

Selonian,塞洛尼亚人
Drall,德拉尔人
Frozian,弗罗兹人

组织

Galactic Empire,银河帝国
New Republic,新共和国
New Republic Intelligence,新共和国情报局
Corellian Defense Forces Space Service,科雷利亚国防军太空军
Sacorrian Triad,萨科里亚三巨头
Human League,人类联盟
Overden,上等穴
Hunchuzuc Den,亨楚祖克穴
Drallist,德拉尔主义者

科技

Centerpoint Station,中端站
planetary repulsor,行星反重力装置
Hyperspace tractor beam,超空间牵引波束
interdiction field,阻绝场
hyperwave inertial momentum sustainer,超波惯性动量维持器

飞船

Millennium Falcon,“千年隼号”
coneship,圆锥船
Jade's Fire,“杰德之火号”
Watchkeeper,“看守者号”
Sentinel,“哨兵号”
Defender,“防御者号”
Intruder,“入侵者号”

其它

Diktat,独裁官
Governor-General,总督
Chief of State,国家元首
Duchess of Mastigophorous,鞭毛女公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1-23 06:51 , Processed in 0.07681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