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80年代的银河系——漫威星战漫画观后杂感

2011-10-28 22:16|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3906| 评论: 0|原作者: freelee

一. 简介



  Marvel Star Wars(下称“Marvel星战”)是1977年到1986年期间,由漫威漫画公司出品的星球大战漫画,漫威也因此成为第一家获得星战漫画出版授权的公司。与后来星战漫画改投黑马漫画公司后不同,Marvel星战没有分离出太多的枝节系列,基本统一冠名在“星球大战”的名堂以下。
  Marvel星战最早当然在星战的发源地美国发行,但1978年起,Marvel在英国也推出了星战故事漫画,一般称为Marvel UK Star Wars(下称“Marvel UK星战”)。Marvel UK星战基本上以打乱次序的形式,再版已经在美国上市的Marvel星战故事,但当中也有部分原创故事。而英国原创的故事,一部分被后来的Marvel星战收录,另一部分在星战漫画版权交给黑马之后,由黑马通过“Classic Star Wars”再版。时至今日,仅剩余一则没有得到再版的Marvel UK星战原创故事,它是Marvel UK第149集《Death Masque》。
  与Marvel星战相比,Marvel UK星战的名字多次更换,颇为繁复,曾用名包括《星球大战周刊》(Star Wars Weekly)、《帝国反击战周刊》(The Empire Strikes Back Weekly)、《帝国反击战月刊》(The Empire Strikes Back Monthly)、《星球大战月刊》(Star Wars Monthly)以及《绝地归来周刊》(Return of the Jedi Weekly)。从《星球大战周刊》到《星球大战月刊》,主标题三次更改,但册目编号累计叠加。而改成《绝地归来周刊》之后,则重新从“1”开始计算册目。
  Marvel星战则维持《星球大战》(Star Wars)的冠名出版,合共107册,其中1-6册是第一部星球大战作品《星球大战:新希望》(Star Wars: A New Hope,下称“EP4”)的改编,39-44册是续集《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Star Wars: The Empire Strikes Back,下称“EP5”)的改编。只有大结局《星球大战:绝地归来》(Star Wars: Return of the Jedi,下称“EP6”)分四册独立出版发行。
  除了107册主打作品之外,另有三本年度别册(Star Wars Annual),两本专门翻印Marvel UK星战的《Marvel Illustrated Book Star Wars》。此外,Marvel还出版了与动画片《星球大战:机器人》(Star Wars: Droids)以及《星球大战:Ewoks》(Star Wars: Ewoks)同名的两套枝节漫画。而一部短命的Marvel漫画副刊《Pizzazz》中也有两个原创的星战故事——《The Keeper’s World》以及《War on Ice》。后者被部分翻印在Illustrated Book首册,前者则由黑马1999年以《Star Wars 0》的名义翻印。
  有志于饱览英美全部Marvel星战漫画的朋友,推荐采取如下阅览方式,可保证无遗珠之恨,却也不至于重复翻看英美出版的同一故事。首先,看罢Marvel星战107集,加上EP6改编漫画、年度别册、Illustrated Book,黑马补充印刷Marvel UK星战原创故事的《Classic Star Wars: Devilworlds》,再加上唯一未在美国正式出版的星战媒介作品《Death Masque》,完整的《War on Ice》故事,以及翻印了《The Keeper’s World》,就功德圆满了。


二. 冲突

  Marvel星战成书年代甚早,很多设定、剧情,被后来的电影乃至其他“衍生宇宙”(Expanded Universe,下称“EU”)作品推翻。按星战媒介作品五大正史级别分类,Marvel星战最早被分为“次级正史”(Second Canon),即需要经过后期的修改纠正,才能升级为标准级别的“连贯正史”(Continuity  Canon)。当然,大部分与与现行星战作品的无冲突的故事可直接视为连贯正史,而不少有冲突的地方,也通过EU创作者乃至星战迷的努力,得到“圆谎式”的解决。不过,也有些悬而未决的老大难问题,仍然有待卢卡斯影业妥善处理。
  下面,我们来看看Marvel星战中,隐藏着多少与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星战元素冲突的地方。


  1. 无伤大雅的冲突。


早期Marvel星战的光剑一律涂成红色

  这种冲突往往是由于漫画表现手法而造成的,对星战剧情的连贯性基本没有太大影响,可以忽略不计。最明显的是,EP4改编漫画当中,所有光剑一致被涂为红色。这种情况下,大家欣赏的时候,自动把Obi-Wan Kenobi的光剑想象为蓝色即可,完全不会对剧情造成任何不便。在《Star Wars Annual 3: The Apprentice》中,还出现了X翼战机可以抛套索对付加大体型的AT-AT的桥段,这大家理解为后来的X翼进行过改装就可以了。


  2. 与电影的冲突。

  这里所说的与电影的冲突,并非指Marvel星战真的故意背电影而驰,而是早期的一些漫画元素被后来的电影否定了。其中两个例子均与EP4小说及漫画比电影早面世有关——“蓝色中队”以及“Jabba the Hutt”的争议。
  关于这一点,坛友groundwalker在阅读EP4小说的早期版本后也发现了(见《EP4英文版读书笔记》),笔者也在那一帖中进行过简单解释,现在再有条理地介绍一下。
  EP4漫画及小说中,均把Luke Skywalker参加Yavin战役时所在的中队,称为“蓝色中队”(Blue Squadron),而众所周知,电影中的正确名称是“红色中队”(Red Squadron)。虽然小说与剧本的创作是同期进行的,但拍摄时才发现,假如义军的中队被涂装为蓝色的话,便很容易与作为拍摄背景的蓝幕混淆,加大后期特效制作的难度与成本。所以电影最后采用了红色的X翼战机涂装。
  Jabba the Hutt的问题更加复杂。早期的作品当中,Jabba the Hutt这名恶棍名字的写法是“Jabba the Hut”——显然,那时候还没有Hutt实乃蠕虫般的怪物种族的设定。
  最早的EP4中并没有Jabba的形象出现,我们现在看到EP4中Jabba与Han Solo在Mos Eisley交涉,Boba Fett在一旁打酱油的剧情,是1997年经过修复后添加上去的。
  然而,这段对话却确实一早就出现在EP4小说中。同时,由于小说有形容Jabba“瘦高颀长”之类的文字,于是漫画当中,这个场景得以保留,只是Jabba的形象变成这样:



  到EP6的时候,冲突显而易见,因为Jabba臭名昭著的蠕虫造型已经在大银幕上亮相了。
  为了解决这个冲突,卢卡斯影业想到了一个猥琐的办法,漫画中这个修长的异星人,种族是Nimbanel,实际名字叫Mosep Binneed,他的身份是Jabba的代言人。
  在此设定下,星战迷发挥丰富想象力,得出这个结论:由于银河系中很多人没见过Jabba,所以会误以为Mosep就是Jabba。
  但这个理由只解释了旧冲突,却制造了新冲突。按照EP4中新添加的场景,难道Han在同一个停机坪分别与Jabba与Mosep进行了同样的对话?
  更何况,情理上同样说不通。“Hutt”作为银河系一个热门种族,Jabba the Hutt在黑道中的名声又是如此鼎盛,Han同样见多识广,这位黑帮大佬能被误认吗?
为了解决这些新问题,又有星战迷提议,既然“Jabba the Hutt”与“Jabba the Hut”两个名字有一字之差,干脆就把两者视为不同的角色。Jabba the Hutt是蠕虫,Jabba the Hut则是这个类人的家伙。
  来自卢卡斯影业的Abel Pena认为后面的主意不错,但至今仍未得到官方认可。
  顺带提一句,Marvel星战当中,“Hut”首次更正为“Hutt”发生在第67集《The Darker》中。
  另一个至今仍未解释的漫画与电影的冲突,是关于Luke的光剑。
  EP5中,Luke的光剑随着自己的断臂一起跌入风口,不知所踪,但紧接着的第45集Marvel星战《Death Probe》中,光剑重回Luke手中,救英雄于险境。这个问题立刻有心细的影迷发现,并去信Marvel星战的编读往来栏目《Star Words》询问究竟。时任Marvel星战主编的说法是,影片中Luke的光剑丢下了,但他也许在某种情况下就拿回来了,一切有待《绝地复仇》(是的,那时候构思中的大结局的名字还是“Revenge of the Jedi”)揭晓了,在此之前,Luke总可以用一用光剑的。
  基于这个说法,Luke照旧在后面的故事中带着旧光剑到处历险,直到EP6的上映。Luke使用了新光剑,打破了Marvel星战编辑的说法。
  根据上文提到的,“光剑颜色冲突视为漫画表现手法”的思想,最初影迷还可以假设,Luke在EP5丢失原光剑后,立马就造了一把新家伙。可是1995年,著名的跨媒体EU大作《星球大战:帝国阴影》(Star Wars: Shadows of the Empire)面世,当中详尽介绍了Luke如何采用Obi-Wan留下的手稿,打造了自己后来在EP6中采用的绿色光剑,推翻了Luke在Marvel星战中EP5之后火速制造新光剑的说法。
  有趣的是,这个问题在EP6上映后,Marvel星战继续连载之时,竟然没有读者致信发问——也许是有人问了,但Marvel星战的编辑不好意思回答吧。而官方也未就此问题提出圆满解决方式。
  但聪明的星战迷从Marvel星战本身找到答案。在EP4与EP5时段之间的Marvel星战漫画当中,记载了帝国军事权势家族Tagge与Darth Vader争权、与义军较量的故事。Tagge家族的老大叫做Orman,此君常戴一副特制眼镜。何解?原来Tagge早在帝国成立之初便与Vader有龃龉,Vader用光剑毁掉了Orman双目。而Orman自此怀恨在心,虽然不是原力敏感者,但他也学习光剑的使用技术,矢志有朝一日也要用自己打造的光剑灭掉Vader。
  20年以后,Orman不但复仇未果,更在垂死之际,被Vader发现于Monastery上的Crystal Valley。当时Vader与Luke在陷阱重重的迷宫般的水晶宫互相寻找,一旦相遇便展开死战。但Vader遇到Orman后,却想到一个更阴险的办法。Vader利用原力制造幻视,使得外人看到Orman时,眼中却是Vader的形象。Vader放了Orman,后者迷迷糊糊地乱走遇到Luke。Luke以为终于碰上Vader,一轮交战过后给对手送上致命一击。但这时Luke才发现,原来他的手下败将是Orman。
  Orman死后,有关他的故事便告一段落,但星战迷没有忘记一个细节——他死于光剑对战。因此,Luke在EP5后、《帝国阴影》前所使用的神秘光剑,也许就是Orman的遗物。


Luke击毙了Orman,星战迷普遍猜测后者的光剑成为Luke的战利品。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与Orman一战,是Luke首次真正在光剑对决中击败对手,他把对方的武器拿走纪念,实在合理。在官方没有作进一步解释的情况下,这是最完美的圆谎说法了。
  最后一个Marvel星战与电影的冲突,出自Marvel UK星战《帝国反击战月刊》第157期。这个冲突根本没有必要调和,因为它彻头彻尾地否认了电影以及其他EU作品介绍得十分详尽的Millennium Falcon的历史。
  EP5中Han与Lando Carlrissian在Bespin上的Cloud City相见,已经介绍了前者如何得到来自Falcon——賭局中Lando输掉的。这场著名賭局后来Han Solo三部曲中有更详细的介绍。不过,Marvel UK的创作者们不是这样想的。Falcon是由Zoltan Starkid主持的战机计划下的产物。Zoltan是位于行星Tharkos的Millennium宇航工程工厂(Millennium Astro-Engineering)的首脑,计划生产一系列的Millennium战机,售卖给帝国,当中包括Millennium Hawk与Millennium Falcon。更早出产的Falcon准备接受试飞,但Zoltan的秘书把这个情报泄露给Han。Han得以在试飞人员前往生产厂的途中实行拦截,俘虏了试飞人员并假扮之。最后Han大模大样地把Falcon开走,而Zoltan则在不久后命丧于一次义军对Millennium工厂的空袭中。
  这个故事不但改写了Han获得Falcon的起因,Falcon产自Corellia的背景、原本为货船的用途等设定,都被完全推翻。让笔者十分不解的是,该故事成书之时,EP5早已上映,为何还会创造出一个完全与电影说法背道而驰的故事呢?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非正史星战故事。


  3. 与其他EU作品设定的冲突。

  与电影作品的冲突大抵如上所述,与EU的冲突则更为繁多。
  Marvel星战第56-57集《Coffin in the Clouds》、《Hello, Bespin, Goodbye!》,原Cloud City之主Lando重返故地,发现Ugnaught(就是那个侏儒般、在EP5中专门从事机械维修的种族)在整个城市安置了多枚炸弹。Lando不得不与当时的帝国云城驻军的首领——Hugo Treece合作拆弹。解决了初步爆炸危机后,Hugo出尔反尔,把Lando推下云城露台边缘,后者向下直堕。
  忠诚的机械人仆人Lobot及时出手,他也跟随跳下,并通过降落装置把Lando安全地带到——Bespin地表!


气态星球Bespin竟然有地表?

  这个Bespin地表,不但植被丰富,有各种山水草树,珍禽异兽,更号称Ugnaught的故乡!今天的星战迷肯定吐槽——Bespin是一个气态行星啊!
  这个问题得到官方解决。当时与卢卡斯影业(LucasFilm)合作发行星战角色扮演桌游游戏(Star Wars Roleplaying Game)的Wizards of the Coast公司,在其官网上开辟了一个星战相关专栏,叫做“跳跳星球”(Planet Hoppers),内容是一些星战桌游的花絮背景文章,除了游戏角色数据以外,其他文章的背景、设定、剧情,均具有连续正史的效力。其中一个系列《Bespin: Action Tidings》就把Bespin的地表问题修正了。原来所谓的“地表”,实际上是一个距离Cloud City下方一公里左右的仿自然生态飘浮设施,面积约1平方公里,名为Ugnaught Surface。顾名思义,它是一个Ugnaught的聚居地,而非所谓的Bespin地表。
  说起这个“跳跳星球”,堪称“圆谎神器”,因为它还解决了另外一个Marvel星战与EU的巨大冲突——义军及新共和国英雄Wes Janson老早就挂了!
  Wes Janson最早出现于EP5,在Hoth战役中,与Wedge Antilles联手用套索干掉一台AT-AT。后来,Wes成为义军著名海军中队侠盗中队(Rogue Squadron)中的主力成员,他在小说系列《星球大战:X翼战机》(Star Wars: X-wing)以及漫画系列《X翼战机之侠盗中队》(Star Wars: X-wing Rogue Squadron)中有重要戏份,其履历一直活跃到第二次银河内战。
  但80年代的的Marvel星战作者可预料不到这位EP5里面的酱油角色今后在星战界中能获得如此地位。他们为了开拓Wedge的背景故事,在Marvel星战第78集《Hoth Stuff》中,创作了一个Wes就此西去的故事。


Wedge发现惨死的Wes,悲愤交集。

  话说Hoth战役后,Wedge与Wes虽然立下战功,却未能成功撤离,所驾驶的Y翼战机被击落。两人滞留在冰雪星球上,Wes更身负重伤。帝国撤退后,两人重返已经废弃的义军基地,靠Wedge捕捉Ice Scrabbler为生。一天,Wedge出外狩猎回巢后,惊觉临时安置点一团乱麻,原来一批心狠手辣的海盗前来Hoth,搜集战后的钢铁零件,发一发战争财。势单力薄经不起折腾的Wes,就这样被海盗们害死了。最终Wedge抢走海盗首脑的飞船,逃出Hoth,与前来搜救的Luke、Leia成功团聚。
  在这个早年的故事当中,不仅仅Wes的故事与现行正史冲突,Wedge的设定也和今天不同,从一名Corellian孤儿变成Luke的儿时伙伴——老家来自Tatooine(相当于另一名Biggs Darklighter了)。Wedge在Marvel星战中的设定已经完全被否认,但这个故事还具有一定的正史成分。“跳跳星球”中有一集名为《Hote: Under the Ice》,讲述到原来Wedge复述Hoth脱险记的时候开了一个不甚高明的玩笑,故意说Wes挂了,然后等待着同僚们看到Wes生龙活虎地出现时瞠目结舌的场景。
  Marvel UK星战中有一则原创故事,与正史没有太大冲突,但是其创作原意被窜改了。《星球大战周刊》94-96集,介绍了Han与Chewbacca替Jabba(故事中蠕虫黑帮老大还是被写作Jabba the Hut)干一票走私玩意的故事,后来以《Way of the Wookiee》为题,翻印于Illustrated Book首册。两人在Formos上准备把香料运给Jabba,然而Jabba的代理人与当地的帝国驻军勾结,一早派好歼星舰在行星轨道中拦截船长与他的Wookiee大副。节外生枝的是,Chewie遇到了一名家族宿敌、被奴役的Wookiee奴隶Hronk。Chewie冒险营救了Hronk,并把它带到Falcon上。要是帝国同时发现Falcon的香料以及逃犯,Han恐怕够头痛了。最后Han把香料倒掉,而Hronk假扮Chewie,Chewie自己则躲在Falcon的暗格中。帝国采用“先进的”基因探测装置,发现自己找不到Hronk,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有走近假扮Chewie的Hronk身边,而躲起来的Chewie的基因,自然也不会被帝国探测出。加上香料已经扔掉,帝国只能没瘾地放走Falcon。


逃犯假扮Chewie,骗过了帝国。

  看到扔掉香料,大家一定想到EP4提到的Han欠下Jabba的那笔债务。不错,这个故事的原意就是讲述Han因何扔掉Jabba的货物。不过后来所谓的“Han Solo三部曲”小说面世,最后一集《义军曙光》(Rebel Dawn)介绍了Han签下债务的真正原因,而漫画记载中的这一事件,不过是造成Jabba最终恼羞成怒的开端或者插曲而已。
  今天Marvel星战的老作者们可能很高兴“跳跳星球”为消灭旧漫画与新作品冲突所作的努力,但他们恐怕对Stve Perry——《帝国阴影》的作者深恶痛绝。
  Perry先生不仅弄出个Luke光剑的大麻烦,还制造了死星2图纸如何落入义军手的矛盾。根据《帝国阴影》的说法,Darth Sidious听从Xizor王子建议,故意让Bothan掌握死星2图纸运输的情报,后经由侠盗中队劫走,为EP6中皇帝君临死星2,意图设陷阱把义军一网打尽埋下伏笔。
  而Marvel星战早在EP6上映之前,就花了六集书(73-77、80),介绍另一位叫做Tay Vanis的义军飞行员的故事。在80集《Ellie》交待到,Tay虽然被帝国折磨成疯子,但他把死星2图纸暗藏在机器人Ellie体内,最后Luke与Leia找到Ellie,把死星2图纸带回义军。
  个人感觉,Marvel星战与《帝国阴影》之间的相悖不难解决,无非就是图纸抢到后又被抢走再抢回来,或者效法之前介绍死星图纸盗取经过那样,图纸具有内部测试版本、公测版本、正式版本Part 1、正式版本Part 2、1.1升级包、2.1升级包、第一部资料片……(天,偶究竟在说神马),所以义军盗取了N次,分别是N个不同的版本。它们组合起来,才是一份完整的图纸。
  因应第一个解决办法,建议同人控们不妨创作一下把两大作品的时间线统一的故事。
  最后隆重介绍,Boba Fett在Sarlacc肚子中的N次历险记。
  眼睛还不好使的Han棒子乱挥,把好端端的头号赏金猎人Boba的飞行器砸坏,后者直堕史前巨兽Sarlacc深不可测的肚中。
  后来,正如收录在短篇小说集《Jabba宫殿中的传说》(Star wars: Tales from the Jabba Palace)中的故事《A Barve Like That》所说,Boba在Sarlacc体内打了几炮(别想歪了!),好歹一息尚存地逃出来了。然后根据小说“赏金猎人战争”(Star Wars: The Bounty Hunter Wars)系列《Mandalorian盔甲》(The Mandalorian Armour),另一位臭名昭著的赏金猎人Dengar救回半死不活的Boba,两人后来还成为短暂的拍档。以上一系列事件,是紧接着EP6Jabba一伙土崩瓦解后而发生的,换言之,Endor之战还没开打。
  可怜的Marvel星战,没有预知能力,当然不知道后来这样折腾Boba的故事。81集(也就是EP6漫画后的首集)《Jawas of Doom》中,Boba不知怎么样就逃出来了,但人事不省地躺在沙地上。全身藏在盔甲中的他,被过路收集废品的Jawa误以为是机械人而俘虏之。凑巧,Endor之战后Han想起有一笔存款藏在Tatooine,他与Leia前去取款,但机械人活宝C-3PO与R2-D2被Jawa抓去了。Han两口子追寻到底,找到目标所在的sandcrawler,然而这恰恰是抓到Boba的同一批的Jawa。最后,失控的sandcrawler堕向Sarlacc的血盆大口,Han打算救出糊糊涂涂的Boba。可是Boba听到一旁Leia大声呼喊Han的名字时,记忆恢复,立刻欲杀Han而后快。Han这时逃命要紧,唯有自己爬出sandcrawler,而Boba则随着这交通工具再度落入Sarlacc口中。


Boba从Sarlacc口中逃出后,脑海里依然有劫狱事故的残影。创作者原意自然是Boba刚刚从EP6事件中逃生。

  假如从时间线来说,Boba起码三次跌入Sarlacc之口,一次发生在EP6,自己逃生;第二次发生在未知时间,逃生方法不明,被Jawa捡走;第三次在第二次逃出后不久,与Jawa的交通工具一道跌入深渊,逃生方法不明。
  一代殿堂级赏金猎人,三次落入Sarlacc坑洞中,敢情这是“免签证异兽体内一日游”?个人认为发生这种情况太荒谬。很明显,Marvel星战的原意是顺着EP6剧情讲述Boba的下场。但《Mandalorian盔甲》把Boba逃生的时间提前了,要是把Marvel星战故事视为正史的话,势必期间发生新的事件把Boba送进老冤家口里。官方至今也没有很好地解释Boba与Sarlacc恩怨的前因后果。出于对Boba威名的敬仰,笔者本人倾向于把Marvel星战中的故事直接否认为正史。但如果要把它视为正史,解决方法就如上述,用新故事解析Boba如何第二次遇险、为何失忆。
  大概有人问,难道不需要解释他第二、第三次的逃生方法吗?这话说得不错,官方有合理的新解释最好,就算没有,其实也可以用已有资料来解决。黑马漫画《星球大战:黑暗帝国》(Star Wars: Dark Empire)中,Han被Boba追杀,两人在Nar Shaddaa相会,Han惊讶Boba竟然没有挂掉,Boba轻蔑地说:“Sarbacc发现消化不了老子。”
  没错,Sarbacc两次再度放过Boba的原因在于真的消化不来这件怪物。按照部分网友的推理,Sarbacc发现Boba又飞进来后,惊觉原来又是那个射了自己几炮的究极猛人(切记不要想歪!),忙不迭地就把他吐出体外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余悸。


  三. 重大事件
  洋洋洒洒一百多集的Marvel星战当中,自然有很多精彩故事,既有独立成章的小品,也有一连多册的长篇。当中故事自然精彩,但大部分都不再涉及到之后Marvel星战以外的作品。极少数人物事件得以被其他星战媒介援引或借鉴,有的甚至成为今天星战迷中津津乐道的著名EU话题。


  1.Marvel 星战版《七武士》

  大导演黑泽明先生的《七武士》,讲述了七位武士替村民击倒山贼的侠义故事。
  大家对老卢创作星战时深受黑泽明影响的说法已不陌生,现正热播的3D动画《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Star Wars: The Clone Wars)中,更有两集是向黑泽明的《七武士》和《影武者》致敬。


Han请来助拳的六位勇士,左起分别是:Jaxxon、Amaiza、Jim、FR、Don-Wan,最后面像超级撒亚人似的是Hedji。

  向黑泽明致敬之举,早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开始。孖宝Han与Chewie,成为义士的领军人物,不过这次上映的则是八位侠士的传奇。Marvel星战第8集《Eight for Aduba-3》中,Han受聘于湿地农场主Ramiz,对付一一帮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歹徒,为首一人名为Serji-Arrogantus。于是在乱糟糟的酒吧当中,六位之士加入到除恶阵营中,包括:
  Don-Wan Kihotay:一个自称绝地、实际上略为原力敏感的老家伙,他也拥有一把光剑。
  Jaxxon:种族Lepi,臭名昭著的走私者。
  Amaiza Foxtrain:人类,女,海盗、走私犯、舞女无所不干,后来与Jaxxon结为知己。
  Hedji:Speier种族,不苟言笑的雇佣兵,为救Don-Wan而奉献自己生命。
  Jim Doshan:人类少年,外号“Starkiller Kid”,双亲早逝,经常做英雄主义的白日梦。
  FR-9Q:牵引机器人,Jim的忠实护卫者、抚养者,最后为保护主人而牺牲。
  这八人组成的队伍叫做“Aduba-3星际跳跃者”(Star-Hoppers on Aduba-3),他们最终的敌人不仅仅是强盗,还有可怕的恶龙“Behemoth from the World Below”。最后恶龙吞了强盗头子,Han用Don-Wan的光剑干掉恶龙,还Aduba-3的人民一份安宁。


  2. 惊现Yuuzhan Vong



有人认为这是流落的Vong飞船

  Luke与Leia早在EP4与EP5之间的年代便与日后在银河系掀起腥风血雨的河外种族Yuuzhan Vong有过初体验。这个故事坛友南方战士在《【原创】远在银河对岸——河外文明探秘》(留意“遇战疯人”条目第三段)中已经介绍过,这里不再详尽复述。不过要请教原文作者的是,是哪一份资料确认Marvel星战中的飞船就是Yuuzhan Vong的产物呢?维基相关条目只说明读者产生如此联想,但官方未曾确认。


  3. Tagge家族

  Tagge家族的故事,主要介绍在EP4与EP5之间。这个权倾朝野的著名家族,给我们的义军英雄带来不少麻烦。


Tagge五兄妹。

  前文介绍过的Orman Tagge,便是该家族的尊长,五兄妹当中的大哥。他与Luke有过两次光剑较量,一次是前文提到丢掉性命的交锋,另一次发生在更早时候,Orman为了测试自己的剑术是否足以挑战Vader,苦心积累把Luke引到自己的旗舰Mining Explorer上。最后Orman被Luke击晕,旗舰也被义军摧毁。虽然没有船毁人亡,但最后被Vader俘虏,迎来更悲惨的命运。他脱逃后落在Monastery上,再次被Vader发现,之后便是前文提到的死于Luke光剑下的结局。
  二兄名曰Cassio,虽然不是家族统领,却是军事实力最为强横的一位,因为他身居帝国陆军的高级将军,在EP4死星会议一幕中有份亮相。当然,他也连带着在死星上挂了,甚至没机会在Marvel星战中露面一把。
  老三Silas,疯狂科学家,Yavin战役元年期间成功开发了超级武器Omega Frost,能把任何体积的事物凝固到绝对零度。不过义军英雄们(领头人是无所不能的Luke)成功破坏了超级武器,同时摧毁了他的旗舰Mining Explorer。与同样被Vader俘虏的Orman相比,Silas没再亮相于Marvel星战中。
  老四Ulric,同样是帝国军中的一员,不过最初不过是一名军官。只是三位兄长去世后(其中Silas被误认为去世),Ulric一下子继承了家族的男爵爵位。他没有花太多心思于如何制造超级武器或者挑战西斯尊主,而是潜心发展家族企业。Tagge企业在Darth Sidious的护荫下生意蒸蒸日上,直到后者政权被推翻后,才逐渐沦为家族发源地Tepasi上的一家小小公司,不过这是后话,已经无关Marvel星战了。
  小妹Domina,同一辈中唯一的女成员,更是原力敏感者。Orman虽然因为与Vader的仇恨,对弟弟们都有点气急败坏,但于妹妹却宠爱有加。因此两兄妹的血缘之情最为深厚。Vader也明白这一点,故意欺骗Domina,Luke是杀兄仇人,更教她一些初级原力技能。及后,在Vader授意下,身为Monastery宗教团体“圣圈教团”(Order of the Sacred Circle)领袖的Domina,在本土安排了一场所谓帝国与义军的外交谈判(循例都是争取Monastery加入到己方阵营之类的政治交涉)。Vader的目的是有机会亲自与Luke比试武功。但Domina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希望一举除掉Luke与Vader。她允许两人较量,但比武场设在上文提到的险恶之地Crystal Valley。最后结局很明白,Luke与Vader没有生命危险,倒是Domina的好哥哥Orman,在这一次战役中才赔上性命。
  Domina后来被教团的其他成员背叛,后者选择站在义军一方。Domina不得不回归到Tagge集团,筹划新的复仇计划,意图一网把帝国与义军打尽。她听说一种致命的病毒“Crimson Forever”,患者全身皮肤发红,最后发高烧至死。Domina最终找到了制造病毒的方法——运用两颗特殊的红宝石。她尝试一下,顺利干掉了一架歼星舰上的船员,而登船查探的义军也感染身亡,唯有Luke大难不死,可是高烧红热不退。Leia、Lando、Chewie出发寻找解救办法遇到了Domina。义军英雄制伏Domina,后者不得不提供了解决办法。Luke得救后,义军依照承诺释放了Domina。Domina远走天外,从此再无音讯。
  相关Tagge家族的Marvel星战故事不少,最早在第18集《The Empire Strikes》便有提及。从第30集《A Princess Alone》开始正式系统讲述关于超级武器Omega Frost、Orman与Vader之间的恩怨等故事,一直到37集《In Mortal Combat》,Orman的命运尘埃落定。至于“Forever Crimson”的故事则记载在Marvel星战第50册特别加长版当中,本册的题目正是这种致命病毒的名字。
  自从交待Domina不知所踪以后,Tagge家族从此消失于Marvel星战中,但Domina成为人气角色,不少读者在Marvel星战出到90多集的时候,依然来信询问是否可能把这位狡猾之余又有点可怜的女士带回作品。漫威漫画的编辑们没有答应读者这个要求,倒是后来的星球大战官网超空间社区的独立漫画《Evasive: End Game》中,重新引入Orman,讲述了他与Vader结下梁子并变成瞎子的经过。


  4. 黑暗女主Lumiya

  Lumiya这位EU著名的反派角色,不少星战迷耳熟能详。她在第二次银河内战期间成为Luke的劲敌,并引诱Han与Leia的儿子Jacen堕入黑暗面,间接害死Luke妻子Mara Jade。
  说起上来,Mara之死对Lumiya来说可谓一次大快人心、诛除“情敌”的胜利。因为她与Luke早在反抗帝国的年代,便有过亲密关系。


Shira对Luke倾情一吻。

  Lumiya原名Shira Brie,是由Marvel星战首创的角色,也是少数Marvel星战原创角色中,在其他EU作品中有重要地位的一位。她首现于第56集《Coffin in the Clouds》中,曾参与过奔赴Cloud City拯救Lando、把义军舰队藏于Arbran恒星中、洗劫Spindrift的帝国基地等等任务,成为义军的女英雄之一。在此期间,她与Luke逐渐产生情愫,两人更在Shira故乡Shalyvane有过出生入死的经历。
  不久,义军获得情报,帝国掌握了一种稀有生物Teezl。这种生物具有扩大超空间通讯信号或屏蔽周边任意通讯信号的作用,相当于一件强悍的情报武器。Luke奉命带队驾驶从Spindrift俘虏回来的Tie战机摧毁帝国的新装备,Shira也在队伍之中。不料到达目的地后,通讯信号被Teezl截断,队员之间无法通话,更由于大家都是驾驶Tie战机,而无法区分敌我。Luke生死关头在原力指引下,摧毁若干Tie战机,并成功Teezl摧毁。
  Luke返回义军在Arbra行星的基地上后,竟然被指控谋杀同僚。他惊诧地发现,自己通过原力判断的敌机的飞行员,正是下属兼恋人Shira。
  Luke被解除一切义军职务并遭到软禁,但他与Chewie驾着Falcon离开基地,并选择前往Shalywane了解Shira的身世。
  事实上,原力并没有欺骗Luke。在Shalywane上Luke惊悉,Shira根本不是当地人,而是Vader派来的帝国特工,混入义军充当细作。Luke查明真相后恢复为义军军官。
  但Shira的故事并未结束,尽管战机被Luke摧毁,但Vader把她救回(笔者吐槽:Vader在Marvel星战中具有神奇的拯救遇到空难者的能力,前文中Orman兄弟的情况也是如此),并对其进行西斯训练。不过,她也不得不接受改造,变成与Vader类似的半人半机械的生命体。
  Endor战役后,Shira更名Lumiya,成为帝国残余的首脑,先后结盟来自河外星系的种族Nagai、Tof,与基于义军改组的自由行星联盟(Alliance of Free Planets,简称星盟)展开Sidious驾崩后的首场大规模战争。Lumiya更数番与Luke较量,使用一条特别光鞭的她曾在首战完胜Luke。但Luke自制短光剑,配合长光剑使用,在第二次交锋的时候获得胜利。在Marvel星战107集大结局《All Together Now》中,星盟与Tof帝国联军在行星Saijo打响决定性一役。Lumiya遭到重创,成为这位传奇黑暗女主(Dark Lady)在Marvel星战的残余倩影。


Luke长短剑对抗Lumiya

  Lumiya是Marvel星战后半期作品的常备角色之一,尤其在后Endor战役时期担任主要反派。关于她与Luke两大原力使用者交锋的故事,出现在95-97集《No Zeltrons》、《Dual With a Dark Lady》以及《Escape》中。至于她后续在银河系兴风作浪的经历,则是小说系列《原力传承》(Star Wars: Legacy of the Force)的后话了。


  4. Nagai-Tof战争

  说到Lumiya就不得不提Nagai-Tof战争。这场战争的关系比较混乱。最早是河外星系的Nagai与Tof的战争,然后弱势的Nagai逃到银河系,结盟由Lumiya领导的帝国残余对抗星盟,打算借用银河系的资源抵御Tof。但Tof追到银河系,Nagai也不敌星盟。后期的战争格局则变成星盟联手Nagai,对战帝国残余与Tof。
关于这场战争的始末,笔者打算另外专文介绍,此处略过不表。


  5. 神秘早期文明

  Marvel星战中涉及到的早期文明为数不少,是创作者们奇瑰想象力的完美体现。
  在这一节中,“早期文明”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笔者把千年以前的文明乃至年代无法稽考的史前文明,均纳入到本章节讨论中。
  Marvel UK星战在探索早期文明方面比较积极,几则原创故事都与此相关。《星球大战月刊》第159期中,Luke无意中流落到荒芜的行星Garn上。其实,是Luke的光剑害了他。Garn上有一座神庙,里面封印着神秘的灵魂Rur,他过去是“恐怖怒目教团”(Order of the Terrible Glare)的一位巫师,这个组织与绝地在千万年以前发生过战争。Rur战败后回到Garn,把自己的意识注入到电脑,躯体则封印在一个水晶金字塔体中。他通过感知来往Garn的飞船上是否有人携带光剑,然后发出虚假的求救信号,吸引绝地前来营救。当绝地进入神庙后,便会遭到猛兽袭击,至今未有人幸免于难。


神秘巫师Rur自行封印血肉之身。

  但Luke告诉Rur,绝地武士团早已灰飞烟灭,Rur已经没有什么仇恨可以报。Rur这次才明白,自己觉得在神庙中不过度过了几个月,实际上外边的世界已经流逝千年光阴。Rur突然发现支撑自己生存的复仇之念一下子没有着落,最终自我毁灭。
  这个充满“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味道的故事,后来在《Classic Star Wars: Develworlds》第一集翻印,题目为《Blind Fury!》
  《Classic Star Wars: Develworlds》第二集中,名为《The Pandora Effect》的故事,则提到了曾于久远年代统治银河的超能力种族Force Demon。
  该故事最早出版于《帝国反击战月刊》第151期。Han、Chewie、Leia被黑帮追杀的途中,迷失于外环一个叫Hellhoop的神秘区域。其实,这片区域为一个叫做“五人团”(The Five)的诡异组织掌控。五人团自称已经花了千年时间,拘禁、折磨乃至杀害误闯此地的人。而他们最珍贵的猎物,正是史上仅余唯一一名Force Demon——Wutzek。


五人团邪气十足。

  五人团能创造幻觉,使俘虏以为自己逃生,以此戏弄为乐,坚强如Han也几乎屈服。但五人团犯了巨大错误,他们以为Chewie是一头低智商的猿人宠物,随便锁起了事。Chewie想办法脱困,并释放了Force Demon。于是情况逆转,Force Demon神力无边,轻松把五人团歼灭,并帮助Han一行离开Hellhoop区域,自己则从此在宇宙流浪,再未留下印记。
  个人认为,邪恶的五人团带有颇明显的家族特色,不由得联想到日本恐怖漫画家伊藤润二《怪异六兄妹》中的角色。两个家族同样阴森、凶狠,不过后者的家族都是兄弟姐妹平辈,五人团则长幼十分鲜明。
  同样来自《Classic Star Wars: Develworlds》第二集最后一个故事《Tilotny Throws a Shape》,原载于《帝国反击战月刊》154集,意境之深远实在为笔者独爱!这里介绍的不是什么文明,直接是一种没有实体的种族。他们被称为Bedlam Spirits,出没于脉冲星Bedlam附近的不知名行星。


Spirit并无常形。

  EP5后的某一段时期,四名Spirits感到闲极无聊,决定以实体示人。他们的实体状形态随心所欲,其中一人Tilotny化为绿色女子形状,并念念叨叨空间时间等万物都是她所创造。她的同伴Horliss-Horliss(蓝色云雾形状)、Cold Danda Sine(黑色脸谱形状)嘲笑其“设计”水准低劣。三个家伙虽然神力超凡入圣,甚至有能力控制时光倒流或前移,但说话行事疯疯癫癫,跟小孩无异。
  不幸的是,Leia被帝国追杀,落在该无名行星,期间发现一个尘封已久的冲锋队头盔,疑惑其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不毛之地。三名冲锋队紧追而至,却与Leia同时惊讶于不期而遇的Spirits。Horliss-Horliss建议Tilotny调戏一下这四个“迷你移动物”,结果一名冲锋队变成晶体而死,两名冲锋队被融合为一只四只手掌四条腿的怪物而死,Leia则心脏石化而死。过后,三名Spirits开始觉得“现形游戏”很无聊,于是化为无形拍拍屁股走人。而一直呆瓜似的第四名Spirit Splendid Ap(粉色椎体形状)则把四人重新复活正常才离开。不过,Splendid Ap可没有什么时间概念,冲锋队三人竟然被还原到8000年前,死后留下的头盔,便是Leia一开始遇到的那一副。
  这个故事涉及到时空交错,Spirits的形态妖艳奇丽,其神通广大的法力与神经兮兮的心智的对比很有冲击力,实在是极优质的作品。不过星战向来不喜玩时间旅行的母题,所以Marvel星战在此进行了简单的尝试后,以后很少再有其他EU作品向这个范畴发展。笔者愚见,星战故事要玩穿越的话,大概也做到这个尺度就够了,千万别搞让人脑筋混乱更容易构造前后矛盾的平行世界、历史重写之类的东西。
  从韵味上来说,《Devilworlds》中收录的早期文明较值得把玩,其他故事则有点老土。
  譬如《星球大战周刊》107-115集,合集以《World of Fire》为名,作为Illustrated Book第二集在美国出版。这个故事讲述到一座“永恒之城”Forever。Forever位于行星Alashan,深藏于地下,由不知名的远古文明所建。其核心能源创造了一头名为Guardian的怪兽,它可以发射高强能量束,能直接精准地从地底击中太空中的帝国巡洋舰并摧毁之。本来Forever不见天日已久,但义军考古学家偶尔发掘出其遗址,全部遭到Guardian毒手。幸好,Guardian外强中干,依赖于古城的能源而生。Luke后来把古城的发电室破坏后,怪物一并西归。
  而Marvel星战第84集《Seoul Searching》、87集《Still Active After All These Years》中,Han与Luke分别在Seoul 5与Shawken遇到高文明遗迹。Seoul的住民Seoularian是人类种族,发明了一种能扩大周围能量场的水晶,帝国残余一度阴谋用这种水晶复辟,不过Han激活水晶及相关装置一同自爆,Seoularian最后的高科技遗产遭到摧毁。(关于Seoularian的更多资料,可参考《【原创】银河古文明探秘》,作者南方战士)。Luke则发现了一种号称可以造成星球连锁自毁的毁灭装置,由于深藏于水底中,在沙漠星球Tatooine长大的Luke不太适应前往探险。虽然装置是否有实效不敢肯定,但与Luke同行的Iskalonian(一个水生种族)Kiro还是主动请缨,潜行把这个装置毁坏了。
  以上提到的三个故事,主题不外乎英雄摧毁超级武器,而《The Keeper’s World》略有新意,这个原载于漫画副刊《Pizzazz》中的故事,介绍的不是大杀器,而是大创造者。在不可考的年代,外环一个星球发展出高度文明。可是当时银河系战乱频繁并延续到母星,生性和平的当地人不得不流亡逃避战争。不过他们热爱母星,因此发明了超级电脑Keeper,替他们掌管这个星球。Keeper藏在隐蔽的地下神庙当中,但能自主发明各种机器,培育星球地表,创造一个全新的生物圈。她还制造了四个带有地、水、火、风属性的人形机械人,协助管理星球,期待终有一日,这个星球的原主人回来以后,依然可以生活在一个欣欣向荣的世界。
  Keeper宅心仁厚,尽管得知帝国发现这个星球后一定会产生觊觎之心,但也无非弄了一场假爆炸、假追杀,吓走帝国军队,让他们以后不敢再动这个星球的念头就算了。这个故事闹了大半天,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挂掉,堪称和平主义之作,在整天喊打喊杀的星战作品中还算别具风格。


  四. 简评

  作为星战漫画的开山鼻祖,Marvel星战十分值得学究派的星战迷好好研究。这个系列伴随着正传三部曲创作的步伐出版,其故事情节、人物设计,可反映出星战故事创作时的曲折(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Jabba the Hutt的大变身),成为研究星战如何逐渐构建成今天恢弘史观的素材。而从每本漫画后附带的编读往来栏目,则可一窥星战文化如何迅速风靡美国,体会80年代美国人对星战这部鸿篇巨作的崇拜之情。从商业角度来说,Marvel漫画与电影本身的配合其实几近完美,则可见美国流行文化产业在80年代的时候便已何等成熟。
  不过从漫画阅读趣味来说,Marvel星战当然不如如今的黑马星战。首先是原始粗犷的画风,让今天被电脑精美绘图养刁了眼睛的我们,一开始不太容易接受。再一个是设定,Marvel星战出版时,各种人物、武器、科技、地区的设定,难免不甚完善,而我们后来者带着已认知的官方设定来阅读的话,看到各种冲突总感觉十分怪异。最遗憾的缺陷则是其创作过程中受到的掣肘,由于于电影并行创作,漫威漫画不太适合把创意发挥得过于宽广,譬如EP5与EP6之间,Han就不能在漫画中被提前救出。事实上,直到EP6上映之后,Marvel才真正获得较大的自由度讲述星战故事。后EP6阶段的Marvel星战,在幽默谐趣路线方面走得颇为畅快,此乃特色之一。不同单集之间的线索环环紧扣,却又基本可以独立成篇,此乃特色之二。而Nagai-Tof战争故事的推出,则完全得益于终于Marvel星战摆脱了老卢创意的束缚。
  与之相比,黑马星战所受的局限性少多了。像《绝地传说》(Star Wars: Tales of the Jedi)、《黑暗帝国》、《侠盗中队》、《血红帝国》等大作,时代背景要么在EP6之后,要么远在EP4事件的几千年前,有极为广阔的发挥空间。就算是电影之间空缺时段的故事(如《帝国阴影》),也因为正传三部曲的剧情早有定论,创作者们自行在剧情以外发挥即可,顾忌不大。


《共和国》同样与新版三部曲同步创作,但所受限制远远少于当年的Marvel星战。有趣的是,刚开始该系列漫画也是直接单独挂“Star Wars”的名头,操作模式其实与Marvel星战之于正传三部曲十分相似。图为《共和国》第一集“Prelude to Rebellion”。

  即使是后来前传三部曲开拍,黑马推出同时代作品《共和国》(Star Wars: Republic),也没有遇到类似Marvel星战创作时的尴尬。Marvel星战成书之时,庞大的EU帝国尚未建立。而《共和国》出版的时候,得益于小说、漫画、游戏、桌游、设定书等各种媒介,光怪陆离的银河系已经成型,绝地对抗西斯的基调已经建立,黑马找准路子,随便原创一位有为绝地的惊险故事,也甚少冲突到电影的主线创作。因此《共和国》当中,Obi-Wan与Anakin Skywalker的戏份并非主要,倒是产生了游走于明暗边缘的Quinlan Vos、以猎杀绝地为乐的赏金猎人Aurra Sing等人气角色。与之相比,Marvel星战的故事始终围绕着唯一剩余绝地、亡国公主、个性走私犯、野蛮类人猿、诚实魅力商人、插科打诨机器人等清一色电影角色,无疑总被电影有所牵制。
  对笔者来说,Marvel星战最大的吸引力,其实是五花八门的读者来信。之前笔者已经写过一篇短文,怀疑有读者具有预知能力,EP5上映前两个月就已经洞察其剧情大纲,教人怀疑是实际老卢施展病毒营销手段。另有读者来信畅谈40年代拍星战的话,哪些演员适合出演,其中提议Vader由里根饰演。联想到里根从演员变成总统,还推出了臭名昭著的“星球大战计划”,怒不可遏的老卢甚至把他的名字化用到前传首部曲《幽灵的威胁》(Star Wars: The Phantom Menace)的反派中,这位读者倒真的把握了里根总统的“邪恶特性”了(戏言,山姆大叔请勿跨国)。还有些无厘头的来信,譬如问漫威漫画的编辑如何泡妞,又或者几乎满纸脏话地(出版时当然屏蔽了)表达对Marvel星战的热爱,都是十分有趣的幕后花絮。
  自然,Marvel星战本身也有很多让人捧腹的笑点,例如Luke被一堆美女Zeltron纠缠的尴尬,又如帝国神秘的“紧急六号战术”原来就是投降,又如后Endor战役时期Luke练习光剑技术的对象竟然是小熊Ewok,再如银河史上最萌的战争Ewok V.S. Lahsbess……尽管与后来的黑马星战相比,大事件的恢弘程度以及剧情的曲折程度都未臻完善,但无论是出于对早期星战文化的探究,抑或纯粹好奇80年代的漫画家有何古怪点子,只要善于体会,Marvel星战总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拾获遗珠之喜。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0-15 03:08 , Processed in 0.0737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