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邪恶终结:埋葬泰尼布里/维希埃特/瓦尔科赖恩的相关梳理

2021-1-23 13:36|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2533| 评论: 0|原作者: 曾真



邪恶终结:埋葬泰尼布里/维希埃特/瓦尔科赖恩的相关梳理


本文将尝试从星战作品、设定中,以及BioWare的非星战作品里,记载梳理泰尼布里的种种,以及埋葬泰尼布里最终战的相关。
但是请注意,泰尼布里的过往被隐藏在重重迷雾之中,即使在他终于迎来了自己罪恶一生的彻底终结之后,仍旧有部分泰尼布里的真相至今仍没有准确答案。



泰尼布里的一生归纳

泰尼布里,维希埃特尊主,西斯皇帝维希埃特,永恒神皇瓦尔科赖恩。一千多年来,这个人以多个不同的面相与名字,不同的躯体,不同的身份,操纵扭曲着银河系的历史。
他早年吞噬母星纳斯马星球上的一切,只为带给自己不朽。
他挑起复兴西斯帝国与旧共和国数十年的战争,同时命令永恒舰队屠杀未知空间非人类文明,不为获胜也不为资源的掠夺。实际上是为了以战争造就的大量杀戮、非自然的死亡,做为自己开启准备千百年来的魔法仪式,吞噬整个银河系而封神的燃料。
他曾经是复兴西斯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曾经是旧共和国眼中最为邪恶的西斯首领,曾经是永恒帝国民众眼中的永恒不朽的神皇,但最终却成了让各方同仇敌忾的头号邪恶公敌。
他执着于追求不朽,像达斯·普雷格斯这种妄图用科学理念去解释原力的西斯,会说他是曾有过的最接近于永生的西斯。但是那些真正接触到他黑暗本质的西斯,也许会表示这位西斯皇帝其实从来就不是西斯。
但无论他是不是西斯,他确实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了死亡。执着于永生的他不止一次看似被杀死,却仿佛总是超越死亡。更换了一具身体,切换了一张面相,他一次又一次的回归,并且每次都变得比先前更为强大。
但是,自天神离开现世之后,现世凡尘众生之中,已经没有永生不死的存在。
即使是太一人,也终将在时光的侵蚀之下面对终结。无论是多么强盛的生命力,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多么自诩乃至被他人认定为神灵,多么擅长欺骗死亡,永生都是不可能的。
最终,被这个人所背叛过的每一个人的灵魂,被这个人所操纵过的每一个人的灵魂,被这个人所杀害过的每一个人的灵魂。这千年来的亿万死者的灵魂合力,彻底埋葬了看似总是能够欺骗死亡的泰尼布里,直到永远(?)。




零.首先说下创作了泰尼布里这个角色的Bioware,与星战的渊源相关


“《旧共和国武士》是我寄给《帝国反击战》的一封情书,”
——游戏首席设计师詹姆斯·奥伦(James Ohlen)


尽管这样称呼并不合适,但如果一定要在《博德之门》1、2代制作团体里找一个能够被称为“博德之父”的人,那获得这个称号的只能是詹姆斯·奥伦。



Bioware,生软,总部位于加拿大埃德蒙顿的一家以制作角色扮演游戏而著称的公司。
因为时不时干出诸如:把男NPC角色做的很帅的同时把女NPC颜值做的一般,很早给玩家推出可以选择同性恋爱剧情(虽然很多无脑为此骂这公司变得ZZZQ的玩家,是不知道Bioware最初涉及同性恋爱剧情的时间有多早)等原因,而得到了很多玩家或出于恶意或出于褒义,或者如我这样对此没有明显贬褒纯粹出于调侃的,被冠上了基佬社、GayWare的称呼。

该公司创立1995年,最早创始人包括Ray Muzyka、Greg Zeschuk、Trent Oster等6人。在1996年,该公司完成了《超钢战神(Shattered Steel)》——开始名字曾经打算叫《金属之巢(Metal Hive)》——这款游戏的制作。
在1998年,该公司在黑岛的帮助下,获得了DND的《被遗忘的国度》作品授权,开始开发《博德之门》。
《博德之门》1、2代系列以Bioware为绝对主力制作的游戏,打响了Bioware的名声。
(尽管很多道听途说的人,喜欢严重夸大实际只有少量参与的黑岛作用。在黑岛人员口中,他们对《博德之门》剧情的涉及,属于跟Bioware就《异域镇魂曲》与《博德之门》剧情相互交流的结果。我想即便《异域镇魂曲》使用的是Bioware开发的引擎,Bioware也对其有类似黑岛参与《博德》剧情的参与,也没人会说《异域》是Bioware做的吧?)

Bioware在制作DND的《无冬之夜》1代后,与《星球大战》结缘,于2003年在Xbox和PC平台上推出《旧共和国武士》第一代。
《旧共和国武士》不仅仅是电子游戏界中的一座高峰,它的推出,更是代表着电影化叙事技术自此彻底被引入欧美角色扮演游戏中,意味着整个欧美角色扮演游戏革命性转变的到来。

90年代时,虽然欧美作品在射击游戏中,已经不乏画面按照当时的技术来说已经属于精美的作品,比如:


1996年的《Quake》


但是,90年代时整个欧美的RPG游戏,受资金、技术、玩家受众影响,画面是这样的:




上古卷轴2



辐射2




2000年的《博德之门2》(这张是我刚玩博德2一周目的图,这个是纯净的原版,虽我把2代贾希拉的头像给换成了1代版,不是后来我打了一堆MOD的版本。如今游戏我电脑里已经删了,但幸好当初提供给一位ID为冷火剑心的朋友写文用,所以保存了下来)。

而《旧共和国武士》:





















虽然《旧共和国武士》其实也并不是最早引入这种电影化叙事的欧美游戏,但是《旧共和国武士》是最早完全把这种电影化叙事给引入的欧美角色扮演游戏,并且大获成功,由此给整个欧美角色扮演游戏带来革命性的转变。
(这种革命性的转变,得益于当时微软与比尔·盖茨对于XBOX平台与技术的大力支持)
——以上资料技术部分涉及技术方面知识由 冷火剑心 提供

开启一个行业革命性转变的,在星战作品中除了电影本身之外,只有《旧共和国武士》。因此《旧共和国武士》的地位,可以说给予何等高度的评价都不为过。

甚至当初前传电影1、2部被很多星战迷认定为失败,也反过来加强了《旧共和国武士》的地位。

(类似事件,在今天后传电影后再次重演。)


在《旧共和国武士》1代之后,由部分黑岛人员组成的黑曜石制作了《旧共和国武士》2代,并于2004年发行XBOX版本。
《旧共和国武士》1、2代分别使用不同版本的D20规则,并且威世智创作了《旧共和国武士》相关的D20官方资料书。



然后于2011年底,BioWare开发的网游《旧共和国》推出,至今收入超过十亿多美元,是BioWare开发投资最高,收益也最多的作品。
根据MMO-population的数据,迄今为止(2020年1月初的数据),玩家超过860万人




而截止2019年11月







根据EA的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Blake jorgensen提供的数据,运营将近八年的《旧共和国》带来的收入将近十亿美元,而当时《旧共和国》的投资已超过两亿美元。
也就是说,去掉投资,至2019年底,《旧共和国》差不多平均每年能够带来不低于八千万美元的收入。

泰尼布里/维希埃特/瓦尔科赖恩,就是《旧共和国》最大的反派BOSS,也是BioWare游戏BOSS中的最强者。

注意:
我说泰尼布里/维希埃特/瓦尔科赖恩是Bioware最强BOSS,是仅限明确出场的BOSS,而不是Bioware作品里最强的角色。如果Bioware所有角色都算,仅《旧共和国》游戏本身,那条在贝尔萨维斯星球被封印了上万年的寰世之蛇(The World Razer,我曾经想翻译成寰宇巨蛇,但想想还是别跟DND这么过不去了233)都不见得弱于泰尼布里。






一.泰尼布里的诞生与童年



“我清楚他叫泰尼布里,但我的野种儿子套着许多面相,维希埃特,西斯皇帝,瓦尔科赖恩。他的名字不是重点。”
——德拉马思被束缚的灵魂


在比雅文战役的五千一百一十三年前更早的时候,在古西斯帝国边陲,有那颗当时还叫做梅德里亚斯的农业星球。这颗当时还郁郁葱葱的星球统治者,是一位叫做德拉马思的纯血西斯尊主。这位西斯尊主不关心治理星球日常事务,反而将大部分时间花费在举办宴会与在这颗农业星球四处旅行之上,乐此不疲。
在一次前往星球偏远北方旅行中,他与一名贫穷的西斯人农妇有染,这名农妇因此在雅文战役前5113年诞下了一个男孩,德拉马思下令农妇溺死这个男婴,并很快就忘记了此事。如果婴儿的母亲执行了这个命令,也许随之而来的千年,整个银河都减少太多苦难,但婴儿的母亲没有执行这个命令,而是将这男孩做为自己与丈夫的孩子抚养,而这名男孩的名字,就是泰尼布里。


德拉马思

泰尼布里诞生时的情形,在后世传言中有着种种不可思议之处。有人说他生来两眼就黑如虚空,即便还是个婴儿的时候,他也从来不哭。没有动物敢走近他,当他开始说话时,他的声音有着一种不属于孩童的非人感。
而在通常被认为完全荒诞不经的一些传言之中,则声称泰尼布里的诞生,夹杂着某些恶魔邪神一类超自然存在的影响。
在泰尼布里6岁,他显露出强大的原力天赋。尽管纯血西斯人或多或少都有原力天赋,但其养父因为自己与妻子都没有很强的原力,而怀疑起儿子的原力天赋来源。在他逼问下,泰尼布里的母亲承认了自己的出轨,在养父愤怒殴打母亲时,泰尼布里一念之间掐断了养父的脖子,随后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将母亲缓慢折磨致死,以此做为母亲不贞的回应。并且,泰尼布里从父母的愤怒仇恨与痛苦之中汲取了力量,增强了自己。

6岁的泰尼布里亲手将自己变成了孤儿,并且征服了自己出生的村庄,随后开始一个又一个的吞并周围的村落,反抗者均被泰尼布里折磨致死。
因为地处偏远,当时已经忘记自己有这么个儿子的德拉马思,在几年后才听说到有个孩子在北方夺取权力。而直到当他派往处理此事的使者一去不返后,他才想要亲自见见这个孩子。
结果在泰尼布里10岁那年,父子相见,10岁的泰尼布里切断了父亲德拉马思与原力的联系,杀死了父亲的肉体,并且将他的给灵魂囚禁在原力全息仪中。

“朕在很久之前就结束了母亲的痛苦,但你的痛苦只是刚刚开始。”
——瓦尔科赖恩


当泰尼布里13岁时,他完全统治了整颗梅德里亚斯星球,此时他他求见当时古西斯帝国最高统治者马卡·拉格诺斯,拉格诺斯非常赏识这个少年的野心和力量,封他为西斯尊主维希埃特。随后维希埃特尊主回到了故乡,继续对黑暗面的力量进行更深层的研究。



二.梅德里亚斯的哀歌


在随后的百年时间里,维希埃特尊主以学者的身份被其他西斯所知。
在此期间,维希埃特暗中获得了位于未知空间的,如今建立者已经滅絕的艾欧卡思文明的一套二合一超级武器Zildrog 的其中之一,一件拥有自我意识的,可以吸收吞噬转移生命能量的超级计算机。


在拉格诺斯死后,维希埃特没有参与对帝位的争夺。随之超空间大战爆发,古西斯帝国败北,西斯帝国濒临灭亡之时,维希埃特邀请剩余西斯来已经被他改名为纳斯马的星球,参加一个号称可以开启黑暗面全部潜力的仪式。
最终,数千名惶惶不安的西斯,听从了他的邀请,被他诱骗来到纳斯马。结果维希埃特利用艾欧卡思那台超级计算机,与被他控制的西斯们进行了一项曾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复杂的西斯魔法仪式。
仪式的后果是,维希埃特吞噬了这些西斯的生命与原力,杀死了他们,并且不仅如此:

 “他们只是一个风暴之眼,一个卷进整个星球的巨大漩涡的中心。每个纳斯马上的男人、女人、孩子都死在那一天。每一只走兽、飞禽、游鱼,所有的昆虫和植物,每一个能够感受到原力的活物都被消食殆尽。当仪式结束时,纳斯马不再是一个世界了,它成为一个被吸干的空壳。”

维希埃特结合那台超级计算机,以西斯魔法仪式吞噬了自己出生的纳斯马星球表面上所有的生命,与整颗星球的原力,使自己获得了不朽之躯。
而整颗纳斯马星球表面上所有的生命死亡,星球上不再拥有能够正常显示的颜色,甚至随着整颗星球原力的被吞噬,星球成了反自然的原力空洞,原力使用者无法在此星球正常使用与感知原力。
随后,维希埃特停止了有自我意识的那台计算机的机能,将它封藏。
从此之后,维希埃特尊主获得了新的身份,西斯皇帝。
西斯皇帝维希埃特带着残存的西斯难民,用了二十年时间辗转来到德罗蒙德卡斯星球,在此重建西斯帝国,他也成为了复兴西斯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



三. 泰尼布里对于永生的不懈追求,永恒皇帝瓦尔科赖恩面相,为了封神的疯狂

(因为剧情没有说明,剧情内容模糊,甚至部分剧情自相矛盾,三这一部分时间先后顺序无法准确判断,这里尽量忽略先后顺序。关于剧情矛盾将在后面的总结:剧情矛盾之处详细说明)

“无有灭亡,唯行原力——独朕宰御”
——维希埃特皇帝


吞噬纳斯马获得不朽之躯,是泰尼布里走向永生的第一步,却远非最后一步,为了确保自己永生,泰尼布里随后筹备并大部分实施了下列无法清晰判断先后顺序的计划:

1.活体灵魂转移,原身将灵魂锚定在人间,瓦尔科赖恩面相与永恒帝国

泰尼布里在获得不朽之躯后并不满足,他为了确保自己不会死亡,研究出了在活着的时候将灵魂分离出身体,转移出体外,灵魂附体寄宿侵占他人的技能。
在实施这一技能灵魂转移后,他的不朽原身将丧失任何行为能力,身体一直处在沉睡状态。但是却可以起到一种效果——将他的灵魂锚定在人间。只要他的原身不毁,他的灵魂在理论上就可以不断转移附体,而不会堕入混沌地狱。



在进行灵魂转移之后,他的原身被收藏在隐秘之处加以保护,确保皇帝的不死。
虽然掌握者稀少,但灵魂转移技能在确实在西斯中早已掌握。但在原身活着的情况下进行活体灵魂转移,在西斯中可能是空前乃至于绝后的(虽然在非西斯黑暗面使用者里并不是)。


到了银河大战期间,人们相信,皇帝是在瑞文刺杀之后,为了保护自己,而发明了这种活体灵魂转移技能,而宿主承载有皇帝意识之后,被称为皇帝之音。并且认为,皇帝之音同一时间只能存在一具,而皇帝之音躯体更换的条件,必须是皇帝灵魂寄宿的皇帝之音肉体死亡。

但这或许只是皇帝造成的错误误导,皇帝使用活体灵魂转移的时间,也许比瑞文刺杀久远的多,甚至可能更早于复兴西斯帝国的诞生。也许早在他吞噬纳斯马之后,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西斯皇帝维希埃特,就已经是皇帝活体灵魂转移的面相。

无论是否真的如此,在银河战争的数个世纪前,泰尼布里找寻未知空间艾欧卡思文明的超级武器之一——永恒舰队期间,灵魂附身侵占了扎库尔星球上,一位名叫瓦尔科赖恩的战士,并且以瓦尔科赖恩为面相,建立了一个名为永恒帝国的国度。
泰尼布里使用瓦尔科赖恩面相,找到并且控制了永恒舰队与相关艾欧卡思技术,统治永恒帝国数百年。
在艾欧卡思技术支持,皇帝暗中将大量西斯帝国物资转移永恒帝国,永恒舰队征服掠夺非人类文明的支持下。对西斯身份感到厌烦的泰尼布里,以瓦尔科赖恩对永恒帝国人民表现出贤君的特质。在银河战争期间永恒帝国已经是看似有如乌托邦一般美好,人民可以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国度。
(扎库尔人民,比当时属于西斯帝国附庸的奇斯自治领人民生活要优越舒适的多。得益于机器人的大批使用,取代了通常必须由人所做的的工作,永恒帝国给人民免费发钱与生活物资,导致永恒帝国人民生活非常优越而闲逸、舒适。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擅长,来选择自己的干的事,结果国民里诞生了大批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
虽然按照《湮灭的回响》最后扎库尔普通人的灵魂都去扬泰尼布里,我怀疑瓦尔科赖恩是不是暗中拿扎库尔人灵魂加餐……虽然这种怀疑没证据,也可能这些灵魂只是愤怒于泰尼布里最终给扎库尔带来的灾难与杀戮。我是觉得,只要瓦尔科赖恩不干暗中拿扎库尔人灵魂加餐的事,在瓦尔科赖恩死前那数百年里,活在永恒帝国的人民,是银河系政权里最幸福的人民群体)

瓦尔科赖恩面相多个世纪的存在证明:
要么皇帝之音只能存在一具,更换躯体必须死亡的信息是假;
要么皇帝之音信息是真,但瓦尔科赖恩做为皇帝的活体灵魂寄宿体,不属于皇帝之音;

无论是哪一个,都表明皇帝未必是在瑞文刺杀之后,才发明了这种活体灵魂转移技能。
而皇帝原身上的印记更说明,皇帝进行活体灵魂转移的时间, 可能 比瑞文的刺杀早得多。

(另外,永恒帝国里系列里有角色提过,扎库尔武士团的历史超过千年,按照文献提及是瓦尔科赖恩创立的扎库尔武士团的说法,其实瓦尔科赖恩面相应该存在超过千年。
但是不肯定这是不是创作疏忽,或者永恒帝国由三部曲砍成两部曲造成的问题。)




1附注,关于西斯灵魂的说明:


通常认为绝地等原力使用者死后,灵魂归宿是原力阴间(Netherworld of the Force)。而西斯等黑暗面原力使用者死后,如果不能凝聚类似所谓原力灵魂(Force spirit/Force ghost),将意识以灵体形式保留在人间,那么灵魂或者说死后意识是去往原力阴间中一个被称为混沌(Chaos),也称地狱(Hell)或深渊(Void)的特殊所在,并且灵魂会在混沌地狱中遭遇难以想象的无比痛苦折磨……关于之后的遭遇,不同角色的观点似乎不同。有的观点认为这种折磨是永恒的,有的观点则认为这种漫长折磨会持续到灵魂自我意识在混沌中完全消散。反正只要灵魂的自我意识仍在,这种极度痛苦就不可避免不会中止。


尽管像达斯·普雷格斯这种妄图以科学分析原力的西斯,因为自己坚信自己可以用科学理论逻辑去研究解析原力,不相信有超越自己逻辑的超自然的存在,而质疑混沌地狱的存在。


但事实上星战旧正史世界中,混沌地狱无疑是客观存在的,而且不是达斯·普雷格斯依据科学理论所幻想的,西斯尊主死后意识不甘于消亡,而痛苦的试图保持其存在,其灵魂消散瓦解的痛苦构成了混沌地狱的妄想。

而这种情况下,西斯难免使用凝聚灵魂,附身物体或其他生命,乃至灵魂完全侵占生者身躯重生的技能,来逃避死亡与混沌地狱的归宿。
旧正史里,帕尔帕廷在EP6死亡之后灵魂一度堕入混沌地狱,在多名古代西斯尊主灵魂帮助下,逃离地狱重回人间,并且附身自己克隆体重生。

但千万不要以为灵魂附身是万能的





如果使用这技能侵占附身他人身体的话,一旦失败,则下场就是灵魂被撕扯粉碎,彻底的沉沦在虚空(混沌地狱)。
虽然原力强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灵魂附身的成功率,但提高的概率微乎其微。
除非进行灵魂转移的侵占一方是阿贝洛思那种旧日太一邪神,否则直接进行灵魂转移的话,在宿主有成熟强大的自我意识,并且决心反抗情况下,即使侵占一方一方面原力强大无比,宿主则不通原力,灵魂转移成功概率也非常很低,风险极高。

泰尼布里的活体灵魂转移与原身锚定,确保了他理论上不会因为寄宿体与灵魂遭到的伤害,而堕入混沌地狱。
而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在没有先行花费时间粉碎宿主意识的情况下,直接附身侵占他人身体。这种情况下附身一旦因为宿主意识抵抗失败,就会重创其灵魂。




2.在原身上设置的,以看似魔法瘟疫形式存在的自我复制印记

只要泰尼布里原身不毁,他离体的灵魂就不会堕入混沌地狱,而是可以无限转移附体。但一旦毁了他的原身,他的灵魂遭到致命打击也会堕入混沌。
为此,他沉睡的原身上设置了一个魔法印记,一旦有人摧毁了他的原身,就会看似释放出看似是魔法瘟疫的侵染,泰尼布里原身里留存的本质力量感染其他人,复制自己,然后从他人意识中重塑自我,侵占他人身体,得以重生再现。
而从他人意识中复制重生的泰尼布里,至多只保留有灵魂分离原身沉睡时的记忆,本身并没有转移离体的灵魂记忆。虽然可以他通过从他人记忆中,在意识中重塑自己灵魂转移的其他面相形体,但也只是重塑出他人记忆中所有的部分。

而从他人意识中复制重生的泰尼布里,本身所拥有的记忆截止时间,很可能比瑞文时代更加古老。

从常理讲,泰尼布里原身的复制印记,是应该复制有自己当时的全部记忆的。甚至即便泰尼布里是做完复制记忆之后,才发明了这种活体灵魂转移,在他转移沉睡前,至少也应该把印记复制与沉睡前原身同步才对。
这也是另一个显示,泰尼布里很可能在瑞文之前就已经进行了灵魂转移。

而如果这样,在西斯帝国不发现皇帝肉身更换的情况下,最可能的就是纳斯马后皇帝对外已经使用活体灵魂转移后的身体。


3.准备千百年的魔法仪式,以战争造就的亿万生灵死亡为燃料点燃,吞噬银河并使自己封神

这是维希埃特发起银河大战与银河战争真正目的,雅文战役前3681年,维希埃特率领复兴西斯帝国反扑共和国宣战,掀起银河大战。
但事实上只要西斯帝国不至于兵败如山倒到战争终止,甚至维希埃特自己丧命的地步,维希埃特就基本不关心战争的胜败。他要的只有一件东西,死亡。战争所造成的,大量的非自然的痛苦而绝望的死亡。

因为泰尼布里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准备了避免自己死亡的最疯狂的一幕,他企图将当年吞噬纳斯马的魔法仪式,以扩大到整个银河系的范畴。他相信只要他吞噬了整个银河系的生命与原力,自己就能蜕变封神。这样一来,也自然就最大限度的避免了自己的死亡。
但如此大规模的魔法仪式,根本不是泰尼布里能够随意发动的,除了需要千百年漫长筹备之外,为了发动这场魔法仪式,他需要整个银河系充满无尽的杀戮与死亡。以无尽非自然死亡为燃料,他才能够点燃自己吞噬整个银河系,从而蜕变封神的火焰。
所以他一方面以维希埃特面相反扑共和国,挑起银河大战。另一方面以瓦尔科赖恩面相,指挥永恒舰队肆虐未知空间,大量屠杀非人类文明。大量的死亡其实不为征服,也不为胜利与掠夺,而是为了泰尼布里实现永生与封神的期望。







四.并未全然落空与原力预象,与维希埃特面相的褪下


在雅文战役前3950年,瑞文与米特拉·苏里克,西斯尊主斯科奇三人联手,进行了一次刺杀西斯皇帝的尝试。在斯科奇于原力预象之中,看到其他绝地击败皇帝的场景后,背叛了自己的盟友。斯科奇突然出手杀死苏里克,皇帝随之重创并制服瑞文,并将斯科奇晋升为皇帝之怒,且赐予其永生。但已经猜测到皇帝意图吞噬银河系的斯科奇,已经决心反叛皇帝,背叛盟友只是为了选择他认为能够彻底击败皇帝的机会。
在近三百年后的雅文战役前3681年,维希埃特面相指挥复兴西斯帝国反扑共和国,银河大战开启。
因为帝国多年准备,在开战前就已经对共和国多年渗透,而共和国内部对于战争策略争论不休,帝国在战争初期一度摧枯拉朽。

期间,做为实施计划并保障自己永生的一个步骤,维希埃特皇帝创造了皇帝之子这个群体。
皇帝通过西斯炼金术,将自己一部分本质注入大批孩童体内,这些孩童就成了他的所谓子嗣。
这些孩童不经皇帝唤醒,不会有自己成为皇帝子嗣的记忆,并且随着成长被散布银河各地。他们有的人进入共和国军方,有的人成为共和国议员,甚至有的成为绝地委员会大师。而皇帝可以听到、看到、感觉到这些子嗣所感知到的一切。在需要的时候,皇帝可以隔光年像木偶一样完全操纵,或者启动自己为他们塑造的,忠于自己的第二人格,替代他们的原始人格。甚至于,皇帝之子是更适合进一步转化为皇帝之音——皇帝灵魂附体取代其意识——的备选。


但随后共和国与绝地的激烈抵抗,逐渐将这场战争拖入僵局。在这场战争进了三十年后,皇帝与帝国黑暗委员会策划了一次政治欺骗与军事冒险行动。帝国假意提出与共和国和谈,在奥德朗和谈欺骗下,大批西斯军队在行动最高军事指挥西斯尊主达斯·安格洛指挥下突袭科洛桑。
负责特种作战的西斯尊主达斯·马尔格斯先行率军突入绝地圣殿,关闭了位于绝地圣殿内部的银河城防御控制系统。并在大量绝地精锐战力被抽掉离开圣殿的情况下,屠杀绝地圣殿,包括杀死绝地委员会的六名成员。
而达斯·安格洛,更是亲手杀死了共和国议长Berooken。
最终,西斯帝国以科洛桑星球为质,逼迫共和国签署《科洛桑条约》。该合约承认了帝国对于银河系已知世界半壁江山的统治权,并且割让了部分双方争夺的行星系给帝国,两国陷入冷战。

维希埃特皇帝就此讲帝国日常事务交予黑暗委员会处理,自己一方面加紧即将开启的封神仪式。
冷战期间,西斯帝国与旧共和国跟绝地,各自有数名年轻的英雄崛起,其中包括斯科奇在预象里看到那位击败皇帝的年轻绝地。
这位曾经被称为泰桑的英雄的绝地,最终与斯科奇相遇。斯科奇随后帮助这位绝地,再次背叛了皇帝。

而帝国之内,黑暗委员会成员之一,图谋篡权的达斯·巴拉斯意图篡位夺权,他利用皇帝当时使用的沃斯人寄宿体做出策划。

瑞文未遂的刺杀之后,到皇帝维希埃特面相肉体在黑暗神殿被刺杀的近三百年时间里,西斯皇帝维希埃特面相至少使用过5具寄宿肉身。除了于黑暗神殿被刺杀的那具之外,还包括:
一个西斯纯血老人寄宿体,一个年轻的人类女性寄宿体,一个光头人类男性寄宿体,一具沃斯人寄宿体。

皇帝曾因为沃斯人具有很强的原力预见未来能力,而下令绑架了一个极具预见未来天赋的沃斯人,随后粉碎其意识,将其作为自己的寄宿肉身,产生了当时使用的皇帝之音。
但在沃斯人母星有一个名叫黑暗之心地点,那里有一个名为Sel-Makor的黑暗原力生命体,该生命体具有对沃斯人绝对的属性克制。
据说,巴拉斯将皇帝之音诱骗至黑暗之心,Sel-Makor垂涎于皇帝之音体内巨大的力量,试图占据皇帝身体。



维希埃特皇帝与Sel-Makor僵持拉锯,被困黑暗之心时,巴拉斯借机冒充自己是皇帝新的皇帝之音,试图窜取帝国最高权力。

但巴拉斯的计划被自己年轻的学徒破坏,受制寄宿体无法摆脱的维希埃特皇帝,下令巴拉斯的学徒毁掉自己的寄宿肉身。在与一度控制皇帝之音躯体的Sel-Makor战斗之后,巴拉斯的学徒毁掉了这具皇帝之音,皇帝灵魂离开。

随后皇帝使用另一具皇帝之音躯体,也是维希埃特皇帝之音中最重要的一具,意图发动吞噬银河的魔法仪式。
但此时,曾经被称为泰桑的英雄的绝地潜入黑暗神殿。虽然皇帝的力量应该远强于泰桑的英雄,但或许上一具皇帝之音的死亡暂时削弱了他的力量,或许即将发动的魔法仪式分散了皇帝的力量,或许两者兼而有之,也或许是有其他原因。无论如何,此战维希埃特实力大减,战斗中败北的是维希埃特,泰桑的英雄在对决中杀死了维希埃特面相肉身:








4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6-19 06:14 , Processed in 0.08992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