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曼达洛人》第二季细节解析(更新至第5集)

2020-11-28 23:23|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2604|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曼达洛人》第二季第5集《绝地》(The Jedi)

一、阿索卡·塔诺


阿索卡·塔诺是托格鲁塔人(Togruta)。从2008年开始,她逐渐成为《星球大战》正史中人气最旺的角色之一。她是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的主角,也是《义军崛起》里的重要角色,还有自己的专属小说《阿索卡》。在动画片里,阿索卡始终由美国演员兼时装设计师阿什莉·埃克斯坦(Ashley Eckstein)配音;在本集,阿索卡由美国演员罗萨里奥·道森(Rosario Dawson)饰演。

阿索卡是阿纳金·天行者的绝地学徒,在克隆人战争中与师父南征北战,军功赫赫,后因深陷冤假错案而差点遭遇不公正审判。

洗刷冤情后,她对绝地备感失望,遂退出绝地武士团。所以严格地说,阿索卡已经不是绝地了。

接着,博-卡坦招募了她,希望她解放被摩尔统治的曼达洛。正是在阿索卡的牵线搭桥和帮助下,共和国克隆人501军团的一个师一度逮捕摩尔。

帝国成立后,阿索卡隔空秒杀帝国裁判官六弟(Sixth Brother),然后用六弟的光剑水晶打造了自己的两把白色光剑。

很快,阿索卡加入贝尔·奥加纳的阵营,是义军同盟的发起人之一。她以“支点”(Fulcrum)为代号,与“幽灵号”飞船联系。“幽灵号”飞船的乘员包括幸存的绝地凯南·贾勒斯及其学徒埃兹拉·布里杰。

在行星马拉科(Malachor),阿索卡遇到了已变成达斯·维德的阿纳金·天行者。这对曾经的师徒展开了一场生死决斗。就在达斯·维德向阿索卡发出致命一击时,埃兹拉通过“世界之间的世界”(World Between Worlds)跨越时空解救了阿索卡。

在义军解放洛塔(Lothal)的战斗中,一大群普尔褶鲸(Purrgil)把索龙元帅指挥的帝国第七舰队裹进了超空间。由于当时埃兹拉就在索龙的旗舰“喷火兽号”(Chimaera)上,因此索龙和埃兹拉一度去向不明,错过了死星覆灭、帝国反击、皇帝驾崩等接下来的重大事件。新共和国成立后,阿索卡和埃兹拉的亲密战友莎宾·雷恩踏上了寻找埃兹拉的道路。

丁·贾伦刚进森林时,在一个镜头里,注意画面左上角,有一只鸟停在树上。这是一只康弗鸟(convor),名叫莫赖(Morai),同样出自《克隆人战争》与《义军崛起》。她本来与原力光明面化身“女儿”(Daughter)有强烈的联系。在神秘的莫蒂斯(Mortis),“女儿”临终前把自己的生命力传给“死亡的”阿索卡,让阿索卡“复活”。随后,莫赖就成了阿索卡的陪伴者。她跟随阿索卡在银河各地冒险,见证了阿索卡经历过的所有重大时刻。

二、其他


摩根·埃尔斯贝思(Morgan Elsbeth)是本集原创角色,由美国功夫演员黛安娜·李·伊诺桑托(Diana Lee Inosanto)饰演。她是李小龙的学生和教女。


这个雇佣枪手叫朗(Lang),本集原创角色,由美国演员迈克尔·比恩(Michael Biehn)饰演。


这位村长叫永(Wing),本集原创角色,由美籍华裔建筑师赵永涛(Wing Tao Chao)饰演。赵永涛1944年出生于重庆,1984年至1997年担任华特迪士尼乐园及度假区亚太开发部副主席,1997年至2009年担任华特迪士尼幻想工程执行副总裁。2019年,他与《曼达洛人》编剧乔恩·法夫罗(Jon Favreau)等人一起获得“迪士尼传奇奖”(Disney Legends)。


HK-87暗杀机器人(HK-87 assassin droid)是本集原创机器人,但它们的造型明显来源于拉尔夫·麦夸里(Ralph McQuarrie)四十多年前为《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电影创作的赏金猎人概念画之一。


刚进城时,丁·贾伦在街头与一个8D系列冶炼机器人(8D-series smelter droid)擦肩而过。这种型号的机器人最早出自《绝地归来》。顾名思义,它们主要在冶金厂工作。


“剃刀冠号”飞临卡洛丹上空的镜头与《新的希望》里X翼离开雅文4号卫星的镜头、《侠盗一号》里U翼离开雅文4号卫星的镜头几乎完全一致,都有一位哨兵在用仪器监视进出的飞船。


宝宝终于有名字了,叫古古(Grogu),还是一名绝地新生(Jedi Initiate)。逃过66号指令的绝地+1。


阿索卡说她只知道古古有一个同族人,就是著名的尤达大师。但我们都知道,在《幽灵的威胁》里,绝地最高委员会还有一个尤达大师的同族人,即娅德尔大师(Master Yaddle)。当时阿索卡4岁。但到《克隆人的进攻》时,娅德尔大师就不见了。《星球大战》正史宇宙的作品尚未讲述娅德尔大师消失的原因,只是简单地说她决定淡出绝地事务。而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2003年5月出版的《绝地求索》(Jedi Quest)系列小说第6册记载了娅德尔的义举:克隆人战争前4年,为了保护行星马万(Mawan)的城市纳坦(Naatan)免遭生化武器的袭击,娅德尔牺牲了自己。当时阿索卡10岁。巧合的是,娅德尔离开绝地最高委员会后,接替她的人是阿索卡的同族——莎克·蒂(Shaak Ti)。


这是一只洛塔猫(Loth-cat),出自《义军崛起》,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4集的行星索尔根(Sorgan)也出现过。


与阿索卡一样,索龙元帅也是《星球大战》里最出名的非电影角色之一。索龙全名米特索龙努罗多(Mitth'raw'nuruodo),是奇斯人,来自未知空间一个叫“奇斯统治领”(Chiss Ascendancy)的国家。不管在传说还是在正史,索龙元帅都是《星球大战》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之一。他擅长利用敌人的艺术品精确评估敌人的战略战术。
在传说宇宙里,索龙出自20世纪90年代初出版的小说《索龙三部曲》。新共和国成立5年后,索龙元帅率领帝国残余,以出神入化的战术打击新生的新共和国。虽然他在攻克共和国首都科洛桑前夕遇害,但沿着他胜利的脚步,帝国一度占领科洛桑,复活的帕尔帕廷皇帝一度王者归来。
2016年的《义军崛起》第三季把索龙元帅引入了正史。作为帝国第七舰队的指挥官,他成为义军早期最强劲的对手之一。结果,在剿灭洛塔义军的战斗中,一大群普尔褶鲸把第七舰队裹进了超空间。索龙一度下落不明。
值得注意的是,索龙和阿索卡有一个奇妙的联系:在《索龙三部曲》第1册《帝国传承》中,索龙采用过一个被称为“马格萨布尔”(Marg Sabl)的经典飞船战术。到了《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19集,这个战术变成了由阿索卡首次使用。最后,小说《索龙:结盟》(Thrawn: Alliances)提到,是帕德梅·阿米达拉在克隆人战争期间向索龙介绍了阿索卡使用的这个战术。“马格萨布尔”是一种托格鲁塔花朵的名字。

注意,在HK-87机器人头部侧面,可以依稀看到帝国第七舰队的标志:

这个标志就是以喷火兽的外形为基础设计的。喷火兽是一种三头怪,索龙的旗舰以此命名。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泰桑是一颗非常重要的星球,因为那里是绝地武士团的诞生地。它最早出自2006年的小说《达斯·贝恩:二人法则》(Darth Bane: Rule of Two),但真正让星战迷们熟知还是在漫画《绝地黎明》(Dawn of the Jedi)和网游《旧共和国》(The Old Republic)中。
3万5千多年前,不知何故,九艘神秘的飞船把全银河许多种族里的原力敏感者送到泰桑。这些原力敏感者被称为“绝地伊”,他们的组织被称为“绝地伊武士团”(Je'daii Order)。一万多年来,他们的子孙后代殖民了整个泰桑星系——原力敏感者主要居住在行星泰桑,非原力敏感者则居住在其它星球。泰桑人一直希望与银河系其它地方建立联系,探寻祖先的秘密,但因为科技的限制,从未成功。与此同时,建立无限帝国(Infinite Empire)的拉卡塔人(Rakata)企图征服银河系各个原力强大的世界。他们发动了对泰桑星系的入侵,结果惨遭失败。泰桑人民击败了入侵者。尊崇原力明暗平衡的绝地伊武士团后来发展为独尊光明面的绝地武士团。尊崇黑暗面的原力敏感者被另称为“黑暗绝地”,遭到绝地的敌视。获得超空间驱动器后,绝地武士团移居行星奥苏斯(Ossus),泰桑逐渐被废弃。
又过了2万1千多年,随着科洛桑的绝地圣殿在银河大战中被毁,绝地武士团又把总部搬回了泰桑。但永恒帝国(Eternal Empire)入侵已知空间后,泰桑再次被绝地废弃。
在《星球大战》正史宇宙里,泰桑的历史还很模糊,仅仅与阿克托(Ahch-To)、科洛桑(Coruscant)、杰达(Jedha)和奥苏斯(Ossus)并称为绝地五大起源地之一。在寻找义军基地的过程中,达斯·维德被阿芙拉博士带到过泰桑。



《曼达洛人》第二季第4集《围攻》(The Siege)


这是一群阿夸利什人(Aqualish),常见种族之一,最早出自《新的希望》。


这是一只熔岩狐獴(Lava meerkat),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8集就出现过。


这个私通帝国残余的飞船修理工是明坂人(Mimbanese)。这个种族在《曼达洛人》第二季第1集就出现过,但比较模糊,这次总算看清楚了。


在内瓦罗城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座IG-11的雕像。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8集,这个机器人为了保护众人而牺牲了自己。


本集提到了银河系五条主要贸易航线里的两条,即科雷利亚航程(Corellian Run)和海迪亚航路(Hydian Way)。其他三条是:科雷利亚贸易之脊(Corellian Trade Spine)、佩勒米亚贸易航路(Perlemian Trade Route)和里马贸易航路(Rimma Trade Route)。


课堂上有个妹子的发型和《星球大战》后传三部曲主角蕾伊的发型几乎一模一样。当然,蕾伊要到6年后才出生。


新共和国实行首都轮换制。第一个首都就是开国领袖蒙·莫思马的母星钱德里拉(Chandrila),不到一年后换到行星纳卡迪亚(Nakadia)。本集是新共和国成立后第5年,首都又换到了钱德里拉。


阿卡德大漩涡(Akkadese Maelstrom)就是《游侠索罗》里科舍尔航线(Kessel Run)所在的星云,示意图如下:

在阿卡德大漩涡,汉·索罗驾驶“千年隼号”不到十二秒差距就跑完了科舍尔航线,还把太空巨型章鱼怪苏马弗米诺思(summa verminoth)引入了“无底洞”(Maw)。


火遍全球的本集经典穿帮镜头,剧组某工作人员出现在背景里,大约在18分51秒。


珀欣医生(Doctor Pershing)提到的“M”就是“纤原体”(Midi-chlorian)的缩写。纤原体是一种诞生于原力行星(Force planet)的微生物,能连接生命原力和宇宙原力。他们最终寄生在了所有生物的细胞中,成为生物和原力的联系媒介。细胞内的纤原体含量通常是一个生物的原力潜力指示器。纤原体含量越高,这个生物的原力潜力就越强。比如阿纳金·天行者细胞内的纤原体含量就超过2万,比尤达大师都高。


吉迪恩总督乘坐的是一艘“阿奎腾斯级”指挥巡洋舰(Arquitens-class command cruiser)。

“阿奎腾斯级”轻型巡洋舰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是夸特动力船坞为共和国海军设计的多用途军舰,长325米,能搭载100名乘客。帝国成立后,在轻型巡洋舰的基础上,夸特动力船坞为帝国海军设计了指挥巡洋舰。顾名思义,它们更适合战场指挥与通信。除了100名乘客,一艘指挥巡洋舰还能搭载750名军官、乘员和飞行员。


注意右边这位科学家右后肩的标志:

这是帝国军事研究部(Imperial Department of Military Research)的标志。这个机构设计了冲锋队盔甲、IT-O审讯机器人、帝国Mark IV警戒机器人等军工产品。值得注意的是,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帝国军事研究部还协助罗姆·莫克(Rom Mohc)设计了“黑暗士兵”(Dark trooper)计划。黑暗士兵共分四代:第零代是被改造成半机器人的伤残克隆人老兵;第一代和第二代是高级战斗机器人;第三代不仅是战斗机器人,还是可穿戴的动力盔甲。其中第二代黑暗士兵已被手机游戏《指挥官》引入了正史:

目前并不清楚吉迪恩总督的黑暗士兵是否与帝国的黑暗士兵计划有关。



《曼达洛人》第二季第3集《女继承人》(The Heiress)


这名蒙卡拉马里码头工人是由一名真人演员戴着蒙卡拉马里人头套扮演的。注意他的鼻孔会动,因为鼻孔其实是一个木偶部件,由另一名演员操纵。而这位鼻孔木偶操纵员就是杰尼娜·加万卡尔(Janina Gavankar)——她在游戏《前线Ⅱ》中扮演地狱小队的艾登·韦尔西奥(Iden Versio)。


“剃刀冠号”坠海后,把它吊起来的步行机很像《游侠索罗》里的OI-CT,但还是有显著的外形差异。


博-卡坦和她的手下似乎特别喜欢披着斗篷暗中观察他们感兴趣的人。在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七季中,他们也是这样观察阿索卡·塔诺的。


这是卡拉马里圆片(Calamari Flan),一种货币,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1集里,格里夫·卡加把它们支付给丁·贾伦作为报酬。在本集,面对一个蒙卡拉马里服务员,丁·贾伦显然支付这种货币是最合适的。


似乎总会有一位曼达洛人向落难的丁·贾伦伸出援手。


“戈赞蒂级”货船(Gozanti-class freighter)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是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和《义军崛起》里最常见的货船之一。由科雷利亚工程公司建造。长63.8米,宽32米,高14.7米,大气层内最高时速为1025千米。它分为多个子型号,从共和国到帝国,从黑日到分离势力,银河各派力量都使用它。其中帝国“戈赞蒂级”飞船通常能搭载四架TIE战斗机和12名乘客。


博-卡坦·克里兹,由美国女演员卡蒂·萨科夫(Katee Sackhoff)饰演。这个角色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四~七季和《义军崛起》第四季首播集。在动画片里,她同样由卡蒂·萨科夫配音。因此,博-卡坦是第一位由配音演员本人饰演的真人化动画原创角色,而且她的真人版和动画版在外形上几乎一模一样。

早在共和国时代,博-卡坦的姐姐就是曼达洛人派别“新曼达洛人”的领袖莎廷·克里兹女公爵(Duchess Satine Kryze)。莎廷后来成为全曼达洛人的领袖,奉行和平主义路线。但博-卡坦与姐姐政见不合,认为曼达洛人应该回归尚武传统,因此她加入了奉行军国主义路线的派别“死神卫”(Death Watch)——就是最早收养丁·贾伦的那个组织。她本人领导一支几乎全由女曼达洛人组成的部队——“夜鸮”(Nite Owls)。

克隆人战争期间,在摩尔的协助下,死神卫一度推翻莎廷女公爵,统治全曼达洛。结果摩尔杀死死神卫领导人超凡维兹拉,获得暗剑,篡夺了曼达洛的领导权。博-卡坦认为摩尔不是曼达洛人,不承认他的领导,带着夜鸮和其他不承认摩尔领导的死神卫解救了被囚禁的莎廷。

虽然博-卡坦一度得到差点成为她姐夫的绝地大师欧比-旺·克诺比的帮助,但摩尔还是刺死了莎廷。曼达洛陷入内战。

博-卡坦一直监视着摩尔的动向,并最终把前绝地阿索卡·塔诺招募至自己麾下。在阿索卡的牵线搭桥下,克隆人指挥官雷克斯率领共和国大军第501军团的一个师向曼达洛发起进攻。

共和国最终生擒摩尔。博-卡坦成为曼达洛摄政。但好景不长,随着共和国被改组为帝国,克隆人士兵成了占领军。博-卡坦拒绝向帝国低头,遂被废黜。萨克森氏族(Clan Saxon)的人作为帝国的傀儡,开始统治曼达洛。

经过十几年的抗争,最终,大约在《曼达洛人》的故事发生前10年,在年轻的曼达洛人义军战士莎宾·雷恩(Sabine Wren)的帮助下,博-卡坦拿回暗剑,再次成为全曼达洛人的领袖。她发起曼达洛抵抗运动(Mandalorian resistance),继续对抗帝国的统治。


这是本剧原创角色,叫阿克斯·沃夫斯(Axe Woves)。


这是本剧原创角色,叫科斯卡·里夫斯(Koska Reeves )。注意她的左肩和博-卡坦的左肩一样,都有夜鸮标志。


博-卡坦提到的阿索卡·塔诺是目前《星球大战》正史中人气最旺的角色之一。她是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的主角,也是《义军崛起》里的重要角色。她是阿纳金·天行者的绝地学徒,在克隆人战争中与师父南征北战,军功赫赫,后因深陷冤假错案而差点遭遇不公正审判。洗刷冤情后,她对绝地备感失望,遂退出绝地武士团。接着,博-卡坦招募了她。正是在她的帮助下,共和国一度逮捕摩尔,博-卡坦也一度成为曼达洛摄政。帝国成立后,阿索卡加入贝尔·奥加纳的阵营,是义军同盟的发起人之一。新共和国成立后,她和莎宾踏上了寻找失踪绝地埃兹拉·布里杰(Ezra Bridger)的道路。



《曼达洛人》第二季第2集《乘客》(The Passenger)


最后绑架“孩子”的沙漠劫匪种族不确定,但他的外形与《原力觉醒》里的贾库拾荒者废料下巴·莫蒂托(Scrapjaw Motito)一模一样。


在查尔蒙小酒馆里,可以看到一位顾客是吉戈人(Gigoran)。正史里的这个种族是为《侠盗一号》设计的,后来也出现在了《游侠索罗》里。


昆虫形的大颚博士(Dr. Mandible)看起来很像传说宇宙里的著名种族克利克人(Killik)。


佩莉·莫托和大颚博士打的牌就是风靡全银河系的萨巴克(Sabacc)。萨巴克牌的规则大体上来说就是“23点”,即手中牌的点数之和不超过23且尽量大,否则就失败。笨蛋组合(Idiot's Array)则是一种特殊的获胜方式,即手中的三张牌正好是“2”、“3”和“笨蛋”(通常代表“0”)。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点数之和是5,但依然算胜利。


一个WED-15“如履平地”机器人(WED-15 Treadwell droid)在用赛车引擎烤龙肉。这种机器人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在《曼达洛人》第一季也出现过。


“拖尾”(trailing)是《星球大战》宇宙的专有词汇之一,最早出自2009年的参考书《必备星图》(The Essential Atlas):

根据这本书的设定,:
指向银心的方向,被称为“核心方向”(Coreward);
远离银心的方向,被称为“环区方向”(Rimward);
绕银心逆时针方向,被称为“自转方向”(Spinward);
绕银心顺时针方向,被称为“拖尾方向”(Trailing)。


蛙人女士的种族不明。她的动作捕捉演员是米丝蒂·罗萨斯(Misty Rosas),也就是《曼达洛人》第一季里库伊尔(Kuiil)的动捕演员;她的配音演员是大名鼎鼎的迪伊·布拉德利·贝克(Dee Bradley Baker),也就是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和《义军崛起》中雷克斯、沃尔夫、五号等所有克隆人的配音演员,尽管他在本集的大部分台词只是蛙鸣。


丁·贾伦说了《星球大战》里最著名的台词“愿原力与你同在”。不过他很有可能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含义,因为在《曼达洛人》第一季他显然不知道他“孩子”的能力就是“原力”。


现在我们知道《曼达洛人》第一季第6集《囚犯》(The Prisoner)里那艘新共和国囚犯运输船是惩教船“博萨五号”。“博萨人”(Bothan)是一个著名种族,经营着银河系最大的间谍网之一。他们为义军同盟获取帝国死星二号的情报做出了巨大牺牲。


这颗星球的名字是马尔多克雷斯(Maldo Kreis)。


这种蜘蛛名称不确定。但它们的外形显然来自于四十年前拉尔夫·麦夸里(Ralph McQuarrie)为《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创作的概念画:

概念画里的这种蜘蛛后来被命名为节瘤白蜘蛛(knobby white spider)。它们生活在达戈巴,其实是一种植物。它们刚脱离母体时会行走和觅食。获取足够营养后,它们就在一个地方落地生根,成长为一棵树。

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里的另一种大型蜘蛛克里克纳(Krykna)也是根据拉尔夫·麦夸里的概念画改编的。克里克纳生活在阿托伦(Atollon),与原力有联系,对其他生物的负面情绪很敏感。它们的身体能抵御普通的炮火。


这位新共和国飞行员是卡森·泰瓦队长(Captain Carson Teva),由加拿大籍韩裔演员保罗·李森海(Paul Sun-Hyung Lee)扮演。他是星战迷扮装组织501军团加拿大驻防军的正式成员。两位新共和国飞行员使用的武器是A280爆能步枪,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即义军在霍斯雪地战中使用的武器。


这位新共和国飞行员是老熟人了,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6集《囚犯》中就出现过。他就是由《星球大战》电视剧编导戴夫·菲洛尼(Dave Filoni)客串的“诱捕狼”(Trapper Wolf)。值得注意的是,诱捕狼这次戴的头盔和上一次不同。他这次戴的头盔上还有共和国克隆人第104营“狼群”(Wolfpack)小队的标志:

克隆人战争期间,CC-3636“沃尔夫”就是104营营长,并经常直接率领狼群执行任务。


注意,诱捕狼的X翼星际战斗机上至少画着七架TIE战斗机,说明他至少击落了七架TIE战斗机,绝对是王牌飞行员。



《曼达洛人》第二季第1集《警长》(The Marshal)

在搏击场内,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熟悉的种族:


提列克人,最常见种族之一,在《曼达洛人》第一季就出现过。


加莫人(Gamorrean),在第二季预告片里就出现了,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在电影里,他们是赫特人贾巴的卫兵。振动斧(vibro-ax)是他们最喜欢使用的武器之一。


种族名未知,最早出自《游侠索罗》,与云骑士成员雷吉尼尔·蒂德(Regineer Teed)同族。


种族名未知,最早出自《侠盗一号》,与卡夫林之环上的曼尼斯·杜伦(Mennis Duren)同族。


这名观众种族未知,他由美籍韩裔艺术家崔大卫(David Choe)客串。本集片头的街边涂鸦就出自他之手。


种族名未知,最早出自《游侠索罗》,与云骑士成员西尔瓦苏·菲(Silvasu Fi)同族,在《曼达洛人》第一季就出现过。


戈尔·克雷什(Gor Koresh)是阿比斯人(Abyssin)——这个种族最早出自《新的希望》。


久藏人(Kyuzo),最早出自2010年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二季第17集《赏金猎人》,在《曼达洛人》第一季就出现过。


观众刚开始逃离搏击场时,在画面右边角落里可以看到一个哈斯金人(Hassk)。这是一个最早为《原力觉醒》设计的种族。


观众逃离搏击场时,可以在画面左边依稀看到三个熟悉的异族人:​明坂人(Mimbanese)、卡斯卡达格人(Caskadag)和迪布林人(Dybrinthe)。《星球大战》​正史里的明坂人最早出自《游侠索罗》;卡斯卡达格人和迪布林人最早出自《原力觉醒》。


戈尔·克雷什的这个小弟是扎布拉克人(Zabrak),常见种族之一,在《曼达洛人》第一季就出现过。


被倒吊时,戈尔·克雷什提到了“家团”。在《星球大战》正史里,有个著名的反帝国组织叫“机器人家团”(Droid Gotra),最早出自小说《塔金》。他们由一群被改装过的分离势力战斗机器人组成,一方面支持机器人权利,另一方面充当黑帮打手。克雷什指的或许就是这个组织。


老朋友R5-D4又出现了。在《新的希望》里,欧文伯伯和卢克本来想从贾瓦人手里買R5-D4,但幸亏R5-D4的发动器出故障,他们才转而買下了R2-D2。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5集《快枪手》里,R5-D4在查尔蒙小酒馆里工作。这次,他又为佩莉·莫托效力了。注意他头部有碳痕的部位正是他在《新的希望》里爆开的部位。


这个镜头在第二季预告片里就出现了。地上的骸骨属于一头死去已久的班萨。


两只蹿跳鼠(scurrier),最早是为1997年《新的希望》特别版(Special Edition)设计的生物。


按照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里的解释,之所以沙民总是骑着班萨成单列行进,是为了向可能的追踪者隐瞒他们的实际人数。


威奎人(Weequay),最常见种族之一,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在电影里,他们是赫特人贾巴的打手。


科布·万思(Cobb Vanth)的飞行摩托是用一个620C赛车引擎(620C racing engine)改装的。这种引擎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小阿纳金·天行者的飞梭赛车就是用了一对620C赛车引擎。


死星二号爆炸全息视频下方那圈字是《星球大战》宇宙专用的奥里贝什文(Aurebesh),转写成英文字母就是:“Little does Luke know that the GALACTIC EMPIRE has secretly begun construction on a new armored space station even more powerful than the first dreaded Death Star.”就是《绝地归来》片头梯形渐隐字幕第2段第1句话。


这是一群马西夫(massiff),沙漠星球的常见爬行动物,最早出自《克隆人的进攻》。


塔斯肯人要科布·万思喝的是黑瓜(black melon),最早出自2015年的《星球大战》正史漫画主线刊第7集。


贾瓦人拿来与科布·万思交换的第一件武器似乎就是《绝地归来》中被汉·索洛用来打坏波巴·费特喷气背包的武器。


除了R2机器人,贾瓦人还想拿一个CZ系列秘书商务通信机器人(CZ-series secretary/business communications droid)的头部与科布·万思换水晶。这种机器人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同样是在一辆贾瓦人的沙漠履带车里。


丁·贾伦击打波巴·费特的喷气背包,让科布·万思飞离现场。这一幕与《绝地归来》中波巴·费特落入沙拉克大嘴的原因非常相似,当时汉·索洛误击了他的喷气背包。

小说里的科布·万思与莫斯佩尔戈:


莫斯佩尔戈与科布·万思警长的故事最早记载在从2015年开始出版的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The Aftermath Trilogy)里。《余波三部曲》的故事由主线剧情和彼此独立的支线插曲(Interlude)构成。莫斯佩尔戈的科布·万思就属于支线人物,与主线无关。
《余波三部曲》的故事发生在新共和国元年,比《曼达洛人》第二季早四、五年。科布·万思原来是一个奴隶,后来获得自由,成为莫斯佩尔戈的治安官(sheriff)。与此同时,星际黑帮组织红钥袭击者(Red Key Raiders)渗透进塔图因,伪装成合法的采矿公司。


科布·万思偷走的硅克斯水晶(Silicax crystal)在小说里的全称是草酸硅克斯(Silicax oxalate),正是红钥公司来塔图因开采的贵重矿物之一。


在小说里,科布·万思被贾瓦人救上沙漠履带车后,红钥公司的代表阿德温·查鲁(Adwin Charu)也登上了这辆车,而且企图把波巴·费特的盔甲送给公司老板——威奎人洛根·莫韦利安(Lorgan Movellan),结果被科布·万思一枪打伤肩膀。
科布·万思穿着波巴·费特的盔甲回到莫斯佩尔戈后,成为事实上的镇长。他把莫斯佩尔戈改名为“自由镇”(Freetown),还从红钥公司手里救下一个赫特人婴儿。


《绝地归来》中的兰克饲养员马拉基利(Malakili)后来也住进了自由镇,为科布·万思驯养当地动物。正是在马拉基利的帮助下,科布·万思与附近的塔斯肯人达成和平协议,为塔斯肯人提供水和克雷特龙珠。由于有个赫特人,因此自由镇被塔斯肯人视为圣地。很快,洛根·莫韦利安亲自带着红钥袭击者来袭,企图奴役自由镇。关键时刻,塔斯肯人前来救援,打跑了红钥袭击者。


目前并不清楚本集出现的矿业集合体(Mining Collective)是否就是小说里红钥袭击者伪装的采矿公司。


科布·万思说塔斯肯人不到一年前开始袭击他们,说明莫斯佩尔戈的和平持续了三年。前后四年似乎改变了很多事,比如:莫斯佩尔戈似乎又恢复了旧称,不再用“自由镇”之名;我们没有见到小赫特人和马拉基利;万思的头衔从“治安官”变成了“警长”。至于莫斯佩尔戈与塔斯肯人战火重燃的原因,目前只有万思警长的一面之词。

克雷特龙:


克雷特龙最早以骸骨的形式出现于《新的希望》。克雷特龙主要分为两个亚种:峡谷克雷特龙(Canyon krayt dragon)和大克雷特龙(Greater krayt dragon)。《新的希望》和本集出现的都是大克雷特龙。大克雷特龙体长可达100米,有五对足,但本集没有把它的脚拍出来。


上图是2001年出版的《〈星球大战〉野生生物:野外指南》(The Wildlife of Star Wars: A Field Guide)第41页,展示了大克雷特龙的遁地方式和吞食沙拉克的方式。虽然这本书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但其中对克雷特龙的描述与本集没有差异。本集的大克雷特龙也栖息在一个被吃掉的沙拉克洞中。


大克雷特龙吐的是克雷特龙毒液(Krayt dragon venom),一种帮助克雷特龙预消化食物的酸液。但其实它的毒性并不强。赫特人贾巴的管家比布·福图纳就喜欢携带克雷特龙毒液粉末。


在2003年的经典角色扮演游戏《旧共和国武士》里,玩家在塔图因的任务之一就是帮助猎人科马德·福图纳猎杀一头克雷特龙。猎杀方式与本集非常相似:把炸藥埋在龙穴洞口,然后用班萨把龙引诱出来,最后引爆炸藥炸死龙。事后,玩家要从克雷特龙尸体内取得克雷特龙珠,交给塔斯肯人。当然,游戏里的这条是峡谷克雷特龙,并没有本集的大克雷特龙这么大。


克雷特龙依靠砂囊来帮助食物消化。这些砂囊里有时藏有被消化液侵蚀过的完全光滑的珍贵石头,即克雷特龙珠。由于获得这些石头的方式非常危险,因此克雷特龙珠价值连城。偶尔,一颗克雷特龙珠会包含凯伯水晶,这时就能把它当光剑水晶了。塔斯肯人的成年仪式之一就是屠龙。一名15岁的塔斯肯人只要杀死一条克雷特龙,取得它的龙珠,就能被他的部落承认为成年人。

波巴·费特: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波巴·费特从沙拉克体内逃出来的故事被记载在1996年的短篇小说《像这样一头巴夫兽》(A Barve Like That)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星球大战中文网搜索阅读中文版。随后,波巴逐渐成长为全曼达洛人的领袖。他在遇战疯人入侵期间秘密协助新共和国与银河同盟抗击入侵者;他在第二次银河内战期间一度训练汉·索洛的女儿杰娜·索洛,使她得以消灭堕入黑暗面的双胞胎弟弟杰森·索洛;他在阿贝洛思大闹银河同盟期间,解救了被政变推翻的娜塔西·达拉。总之,他后来不仅仅是一名赏金猎人,更是对银河局势有重要影响力的政治要人。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12-1 06:56 , Processed in 0.0463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