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追溯曼达洛围攻战与阿索卡的故事:动画与小说

2020-5-14 00:06|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220| 评论: 0|原作者: luketime

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七季最后四集落幕,在曼达洛围攻战中,阿索卡和摩尔对战的情节与印象中《阿索卡》小说的描述不太一样,于是翻了一下小说,想比较一下异同。结果是:

几乎没有相同之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理解这件事,我们得先从“《克隆人战争》遗产”说起。

2014年宣布《克隆人战争》后续动画剧计划取消。已经完成的剧本或早期动画镜头的剧集内容,被称为“《克隆人战争》遗产”,根据不同的完成度,以未经渲染的动画方式播放,或者改编成漫画《达斯·摩尔:达索米尔之子》和小说《黑暗门徒》。其中阿索卡在曼达洛围攻战中的一部分剧情,被吸纳进了《阿索卡》小说。

《阿索卡》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阿索卡在曼达洛围攻战之后隐姓埋名,直到加入贝尔·奥加纳成为起义军联络员“支点”的故事。该书项目启动时大概正好是《义军崛起》第二季季终,这本小说相当于《克隆人战争》和《义军崛起》之间的桥梁。



这本小说由E. K. 约翰斯顿(E.K. Johnston)著,2016年10月11日初版。Kirkus Reviews在2016年8月2日发布了该书的书评。根据时间倒推,小说创作可能起始于2015年底或2016年初,完稿时间应该在2016年7月之前。

根据2016年3月31日的报道,动画制片人戴夫·菲洛尼说:

“我一直在构思她的故事,哪怕我知道有些部分可能永远无法在荧幕上看到了。将她的故事从动画系列,延伸到图书,我觉得我们终于有机会向影迷展现她更多的角色细节,这些细节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得以为大家所知。这也是我们对于过去八年来强烈支持阿索卡的影迷们的一种回馈。影迷们想要更多阿索卡的故事,我们将把它献给你们。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在创作她的故事,所以我致力于与出版部门合作,使这本书成为她真实故事的一部分,就好像我们把这个故事拍成了动画一样。”

曼达洛围攻战

有趣的是,在创作过程中,卢卡斯影业请约翰斯顿不要描写曼达洛围攻战的动作场景。这一请求说明,卢卡斯影业在2016年上半年已经开始考虑将阿索卡和曼达洛围攻战的故事继续拍成动画的可能性。由于2016年3月戴夫·菲洛尼完全没有提到这一点,推测卢卡斯影业考虑重启曼达洛围攻战动画的时间大约在2016年夏季,尤其是阿索卡在《义军崛起》第二季最终章与维达决斗受到欢迎之后。

事实上,重启克隆人战争的动机,很可能只是为了补完阿索卡的故事,因为《义军崛起》第二季最终章燃起了影迷对阿索卡的热情。所以在所有“《克隆人战争》遗产”清单里的故事,阿索卡相关的三个故事单元完成度并不高,但有两个被纳入第七季,更高完成度的《残次品》和《尤塔帕水晶危机》则只有《残次品》被最终完成,因为《尤塔帕水晶危机》虽然故事妙趣横生,但实在与主线毫无关系。

总之,2016年夏季,重启《克隆人战争》动画的计划想必还相当初步,关于曼达洛围攻战的情节显然无法得到细化,因此卢卡斯影业唯一能做的就是提示约翰斯顿尽量避开曼达洛围攻战。

在2016年7月15日的《星球大战》欧洲庆典的一个访谈会上,卢卡斯影业公布了原本作为《克隆人战争》最后一个故事单元的“曼达洛围攻战”剧情。根据当天的庆典实况日志,可以了解到截至当时阿索卡故事线的设定情况。

卢卡斯影业故事组的巴勃罗·伊达尔戈与戴夫·费洛尼展示了戴夫的草稿和设定图,讲述了动画剧中未讲完的故事。关于阿索卡的服饰装束,庆典上应该展示了多个不同设计,这幅设计图是卢卡斯影业在剧集取消之前进行的服饰设计方向探索之一。阿索卡的头箍正面和最终设计很接近,但顶部和后部不同,侧面似乎也没有曼达洛式样的发光块,服饰则完全没有曼达洛风格,靴子上是一只狐猴(因为阿索卡的配音演员告诉戴夫她喜欢猴子),注意《阿索卡》小说封面上可以看到一点靴子上的猴尾。



此时的阿索卡在离开绝地武士团后还有三个故事单元。第一个故事单元叫“阿索卡的流浪”,是她和一个叫尼克斯(Nix)的男孩在科洛桑1313与黑帮圈子的冒险(这个故事单元最后改成了阿索卡和马特斯姐妹与黑帮的故事)。第二个故事单元“绝地重聚”,阿索卡回到科洛桑上层,这时她的服装有点像文崔斯和来自莫蒂斯的“女儿”。这个故事单元中,科洛桑下层酝酿着某种阴谋,甚至威胁到了尤达大师,阿纳金、欧比-旺和温杜来到下层调查,阿索卡加入了他们,他们来到科洛桑深处调查,发现一座埋在底层的西斯圣殿,里面藏着一座巨大的机械。阿索卡几乎近距离与西迪厄斯直接对抗,顶着西迪厄斯的闪电,用光剑封死了一道门挡住西迪厄斯。这个时期的阿索卡没有回归绝地武士团,但她信任阿纳金和欧比-旺,并且帮助绝地们完成任务。最后一个故事单元就是“曼达洛围攻战”,阿索卡将会见到阿纳金最后一面。这时阿索卡正在和博-卡坦合作,博-卡坦发现摩尔回到了曼达洛。阿索卡知道抓住摩尔对阿纳金和欧比-旺很重要,所以她和博-卡坦联系阿纳金、欧比-旺,然后与他们见面,阿纳金、欧比-旺决定帮助她们,但尤达打断了会谈,把阿纳金、欧比-旺召回科洛桑。阿纳金对阿索卡说: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冒险。这时机库门打开,501军团一半的士兵戴着橙色的头盔向阿索卡致敬,阿纳金留下雷克斯与阿索卡一起夺取曼达洛。(戴夫设想过一个场景,66号令后,克隆人追逐阿索卡进入一片森林,阿索卡让一群巨狼袭击了克隆人,然后骑着狼跑远,不过戴夫后来觉得太过头了,自己否定了这个设想。)

戴夫·费洛尼在庆典上公布的一幅草图显示阿索卡穿着她绝地学徒时期带有棱形花纹的绑腿,挥舞着一把绿色光剑。



以上这些是《阿索卡》创作过程中的一些时间点和当时的设定状态。可见在《阿索卡》完稿之前,卢卡斯影业还无法完成对曼达洛围攻战的细化。但如果卢卡斯影业决定基于《阿索卡》序章中曼达洛围攻战极其有限的几段描述来制作动画,保持细节一致并非不可能。那么是什么导致卢卡斯影业最终决定放弃小说中的描述呢?

我们先来看看小说中相应段落的描写:

《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最后四集吃书小记

划重点:

·摩尔和阿索卡在曼达洛的第一次交锋是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上,阿索卡完全没有攻击,只是将摩尔引入一个射线护盾陷阱,将他俘获。
·摩尔知道阿索卡是谁,知道她退出了绝地武士团。
·摩尔的逃跑只是一笔带过:
(当66号指令发生时)“她应该在圣殿。她应该和阿纳金在一起。她本应该帮他。相反,她一直在曼达洛,几乎完全孤独,被克隆人、混乱和爆能射击包围。当然,摩尔已经逃走了。她曾有机会杀死他,但选择了拯救雷克斯。”

现在我们来挨个看看这些描述有什么问题。

第一次交锋与摩尔被俘

在第一次交锋中,为了避免描写打斗场景,小说作者约翰斯顿选择了完全放弃打斗,但导致了一个【问题】:在重新动画化的时候,这段戏将会非常乏味,摩尔被俘会显得轻而易举……动画中,摩尔在第二次交锋时才被俘,我们看到摩尔和阿索卡在曼达洛宫殿大厅内拔剑鏖战,然后冲出窗户,在纷飞的炮火中爬上楼顶,追打到城市穹顶的梁架上,在绝境中阿索卡反败为胜,与雷克斯和曼达洛夜鸮们合力抓住了摩尔。从卢卡斯影业请来雷·帕克和劳伦·玛丽·金(《曼达洛人》中的女曼达洛人“铁匠”动作演员)作为摩尔和阿索卡的动作捕捉演员,就可以看出他们对这场动作戏的重视程度。摩尔作为举足轻重的反派角色,这样的决斗和抓捕场面才是恰如其分、足够精彩的。



摩尔知道阿索卡的身份

小说中,摩尔知道阿索卡·塔诺是谁。动画中,摩尔诱惑阿索卡加入自己的情节,很可能是为了增加摩尔和阿索卡的角色互动发展新增的,而且也非常紧密地与揭露西迪厄斯的阴谋结合在一起。摩尔如果一开始就知道阿索卡的身份和经历,他为什么不在第一次交锋就诱降阿索卡呢?

在动画中,摩尔很好奇阿索卡的身份,于是俘虏了杰西,从杰西脑中得知了阿索卡的身份,以及她退出武士团的原因。他由此决定引诱阿索卡与自己联手,杀死西迪厄斯取而代之。于是摩尔和阿索卡进行了先后两次交锋,摩尔和阿索卡的关系在冲突与合作中不断变换上升。

摩尔逃跑

从描述来看,摩尔逃跑时仍然在曼达洛地面。这意味着最后一次与摩尔交锋的战斗场景会与之前雷同。这在文字叙述的作品中问题不大,但视觉化之后就会成为一个缺点。动画中最终战斗被移到了太空中的歼星舰上,随着战斗进入白热化,巨大的战舰坠入大气层,象征着一切的毁灭,构成强大的戏剧张力。这导致了阿索卡最亲密的那一部分激流连士兵全部阵亡,烘托了克隆人被宿命禁锢、无法摆脱唯有一死的悲凉结尾。

曼达洛围攻战作为克隆人战争的最后一个故事单元,需要具有足够的厚重感,来作为镇住整个系列的终章。由于时间线与66号令重叠,编剧有了绝佳的机会,将西迪厄斯的阴谋在此时揭露出来,让主角在无能为力中展现悲剧的宿命感。动画在这一点上非常出色,可以说大部分改动都是为了实现这个最终效果而作,结果也确实令人满意。

阿索卡如何知道西迪厄斯的阴谋?最合理的告密者就是摩尔。在之前披露的未完成故事梗概中,似乎没有表现出摩尔知道西迪厄斯消滅絕地的阴谋。如果摩尔不知道这一点,他就只是一个单纯想复仇创业(误)的西斯尊主,与他刚刚入主曼达洛和暗影集团的时候相比,并没有什么进化。而引进西迪厄斯的阴谋之后,摩尔和阿索卡的故事变得更加深厚和复杂了。从阿纳金最亲近的人之一阿索卡的视角,我们看着灾难发生却无力阻止,也让阿纳金在《西斯复仇》中的堕落更加沉重。

除了曼达洛围攻战以外,动画与小说还有其他不同。

阿纳金的背叛

在小说中,阿索卡是不知道阿纳金黑化的:(66号指令之后不久)“在原力中,她感到完全孤独,每当她试图与阿纳金或其他任何人联系时,只有黑暗的虚无回望着她。她无比希望一艘船出现,是阿纳金,或另一个绝地找到她。她想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是否安全,但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除非暴露她自己的行踪。她决定做她唯一能做的事:躲起来。”

动画中,摩尔告诉阿索卡,阿纳金是一切的关键,是西迪厄斯准备招收的新徒弟。摩尔重回曼达洛是为了设下埋伏,诱杀欧比-旺和阿纳金(且不论他是不是做得到...)。而在66号指令之前,摩尔和阿索卡都感知到阿纳金背叛温杜,帮助西迪厄斯杀死了温杜。但阿索卡并不知道阿纳金改名达斯·维德,屠杀了圣殿所有的绝地,因为《义军崛起》中阿索卡是第一次知道达斯·维德就是阿纳金。

阿索卡的光剑

阿索卡在退出绝地武士团时,交出了她的两把光剑。小说中,阿索卡的两把绿色光剑也是阿纳金给她的。

(阿索卡在犹豫是不是该把光剑丢在“雷克斯”墓前)“但它们是阿纳金给她的。她两袖空空地离开绝地圣殿,花了很长时间,在银河系苦苦寻找新的立足之地。当她找到新的使命,当她向前师父寻求帮助时,他回应了她,给她绝地的武器以完成这项工作。他接受了她的回归,如果再一次把光剑丢下,就好像辜负了他。”



在动画中,阿纳金在保管她的光剑期间,把剑刃换成了蓝色。显然这一细节在原本的剧集设定中并不存在,是后来才添加的,官网证实了这一点。个人推测是为了在曼达洛围攻战期间让阿索卡的光剑与场景配色更为协调,尤其红与蓝,是绝地与西斯对抗的首选色调,更有传统的感觉。动画连续剧里阿索卡的绿色光剑一开始可能是为了和阿纳金、欧比-旺的光剑颜色形成差异,而且她的短剑还有点偏黄。在只有她一个人和摩尔对抗的时候,便回归到了传统的蓝色。

在动画中,阿索卡在歼星舰坠毁的卫星上,我们只看到把她的主光剑丢在杰西的墓前,短剑去向不明。小说中,“她跪着,熄灭能量,然后将两把武器的剑柄放置在新翻开的土里。”《星球大战》官方网站倒是自圆其说了这个问题,指出阿索卡确实把两把光剑都留在墓地里:“In anguish and defeat, Ahsoka left her lightsabers in the graveyard of the fallen soldiers.”



以上可见,第七季终结篇为了强化紧张感、厚重感和戏剧张力,在多个方面对小说中的情节进行了颠覆和再创作。虽然,自从乔治·卢卡斯时代开始,影视剧吃书就是常规操作……

但这一次,是多么富有艺术气息啊……
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10-25 15:40 , Processed in 0.0481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