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正史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部分背景知识简介

2020-4-22 22:20|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1322|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星球大战》正史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发生在银河帝国成立后第5年,也就是电影《西斯复仇》和《侠盗一号》之间。游戏中的不少元素都来自这两部电影。因此,对于明显源自这两部电影的背景知识,本文就不赘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收集并研读游戏里的资料库(Databank)词条。本文主要介绍游戏资料库不会告诉你的背景。

目录
一、前传漫画《黑暗圣殿》
二、原力敏感者儿童
三、帝国裁判官
四、布拉卡
五、达索米尔
六、卡希克
七、伊冷
八、“刺针螳螂号”
九、贾罗·塔帕尔
十、为什么帝国冲锋队总是打不准目标?
十一、其他

一、前传漫画《黑暗圣殿》


《黑暗圣殿》是《绝地:陨落的武士团》的前传漫画,共5集,由漫威漫画出版于2019年9月至12月。其时间背景设置在克隆人战争前。漫画主角是西尔·琼达(Cere Junda)。她跟随师父伊诺·科多瓦去行星翁托索(Ontotho)执行一个监督任务,却发现当地局势复杂。翁托索议会、达公司(Daa Corporation)和法伊拉自由战士(Fylar Freedom Fighters)三方各怀鬼胎。
这部漫画的最大价值就是透露了泽福人(Zeffo)在翁托索也有一座圣殿。因此,除了母星泽福和殖民地博加诺(Bogano),泽福人至少在两颗行星建造了自己的圣殿或陵墓:达索米尔和翁托索。伊诺·科多瓦正是在翁托索对泽福人发生了兴趣,从此开始潜心研究泽福人的历史。

这部漫画还有一条支线发生在很多年后,与游戏剧情平行,即裁判官(Inquisitor)二姐带着帝国清洗兵在翁托索寻找泽福人的圣殿。正是在这座圣殿里里,她确认了西尔·琼达和卡尔·凯斯蒂斯会前往博加诺。

二、原力敏感者儿童


《绝地:陨落的武士团》的麦高芬是伊诺·科多瓦记录的一份原力敏感者儿童名单。西尔·琼达原本希望通过这份名单重建绝地武士团。但她和卡尔真的从“裁判所城堡”(Fortress Inquisitorius)里拿到这份名单后,卡尔又摧毁了这份名单,因为他们认为应该由原力来决定这些儿童的命运。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帝国裁判官绑架原力敏感者儿童的脚步。在2015年12月播出的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二季第10集《原力的未来》(The Future of the Force)中,裁判官五哥和七妹就在钱德尔(Chandel)、塔科博(Takobo)等星球搜捕原力敏感者婴幼儿。这已经是《绝地:陨落的武士团》故事发生后十一年了。

在2018年8月出版的漫画《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第19集里,达斯·维德亲自带领三名裁判官,在追杀前绝地伊思·科思(Eeth Koth)的同时,绑架了一名原力敏感者婴儿。这个故事就发生在《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前不久。
当然,由于上面提到的原力敏感者婴幼儿都尚在襁褓中,因此他们肯定不在伊诺·科多瓦的名单里。

三、帝国裁判官

1、概述

早在1987年11月,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星球大战资料集》(The Star Wars Sourcebook)就提到了“最高裁判官”(Grand Inquisitor)这个头衔。这是“裁判官”首次进入《星球大战》作品。但关于这个头衔背后的故事该书没有详述。随后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作品慢慢完善了“裁判官”的设定:

裁判官,又被称为“真理官”(Truth officer),隶属于帝国情报部(Imperial Intelligence)下辖的秘密部门——裁判所(Inquisitorius)。裁判所的成员被分为最高裁判官(Grand Inquisitor)、高级裁判官(High Inquisitor)、首席裁判官(Chief Inquisitor)和裁判官四个级别。裁判所在帝国成立当年就已设立,由堕入黑暗面的前绝地组成。虽然名义上隶属于帝国情报部,但裁判官们主要还是由达斯·维德控制,直接向皇帝负责。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追捕漏网的绝地。并非所有效忠帝国的黑暗绝地都有资格成为裁判官。事实上,在所有为帝国效力的黑暗绝地中,裁判官是等级最高的。一名黑暗绝地要先后通过帝国情报部,最高裁判官和帕尔帕廷皇帝的测试才能成为裁判官。

2014年10月,随着“最高裁判官”在当时新开播的《义军崛起》中亮相,裁判官与裁判所被引入了正史。正史里的帝国裁判所虽然也听命于达斯·维德,但却是一个独立机构,与帝国情报部无关。其内部等级也比传说宇宙的版本扁平化许多,只有一位最高裁判官及若干裁判官。其他方面大同小异。当然,具体到单个裁判官上,目前没有任何一位传说的裁判官被引入正史。正史的裁判官到目前为止全是原创人物。他们采用的“数字+兄弟姐妹”的命名方式也是传说宇宙所没有的。

2、裁判所总部
在传说宇宙里,帝国裁判所的总部位于深核行星普拉基思(Prakith)的裁判所要塞(Citadel Inquisitorius)。

《绝地:陨落的武士团》首次透露,在正史宇宙里,帝国裁判所的总部叫“裁判所城堡”,位于穆斯塔法星系内一颗叫努尔(Nur)的卫星上。

3、清洗兵

清洗兵(Purge Trooper)最早出自《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第四个故事单元《燃烧的海洋》(Burning Seas)。他们隶属于帝国裁判所;他们因跟着达斯·维德和帝国裁判官实施“绝地大清洗”而得名。清洗兵是最后一代以詹戈·费特为模板的克隆人,因此他们的脑内有控制芯片(Control chip),导致他们对绝地格杀勿论。

4、二姐

“二姐”特丽拉·萨杜里(Trilla Suduri)本身是为《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创作并设计的人物。但她的首次亮相是在前面提到的漫画《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第19集里,算是漫画里的一个彩蛋。她在漫画里只有上图这一个“镜头”,没有台词,也没有被提到名号。2018年12月出版的正史参考书《黑暗面》首次提到她的名号是“二姐”,而她的原名直到《绝地:陨落的武士团》才公布。有意思的是,《黑暗面》这本书只有法文版和西班牙文版,官方英文版至今未出版。

5、九妹

“九妹”,真名马萨娜·泰德(Masana Tide),原来是一名绝地,帝国成立后加入帝国裁判所。她的种族是多伍特人(Dowutin):

多伍特人最早出自《原力觉醒》。汉·索洛、蕾伊和芬恩进入玛兹·卡纳塔的城堡后,可以看到第一秩序特务贝津·内塔尔(Bazine Netal)坐在多伍特人格伦加(Grummgar)怀里。随后,贝津向第一秩序通报了他们的行踪。

九妹出自《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是这部漫画里的常驻角色之一,跟随达斯·维德执行了一个又一个任务。在2018年6月出版的《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第17集,裁判官六弟、九妹和十弟前去行星蒙卡拉马里的贝尔城(Bel City)追杀绝地费伦·巴尔(Ferren Barr)及其追随者。寡不敌众的费伦·巴尔被逼入绝境后,机智地命令清洗兵“执行66号指令”。因为裁判官都是前绝地,所以作为克隆人的清洗兵纷纷调转枪口向三名裁判官射击。费伦·巴尔及其学徒趁乱逃走。十弟被当场击毙。六弟砍断九妹的右腿,让九妹断后,自己则逃之夭夭。强大的九妹在少了一条腿的情况下把12名清洗兵全部消灭。因此,在《绝地:陨落的武士团》中,九妹的右腿是机械腿。

另外,在游戏中可能看不清楚,其实九妹的左眼是瞎的。她在和达斯·维德的一次训练中失去了它。

四、布拉卡

1、概述

布拉卡本身是为《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创作并设计的星球。但它的首次亮相是在2019年的正史小说《抵抗组织重生》里。在第一秩序崛起的年代,布拉卡依然是银河系著名的废品倾倒地之一,第一秩序把所有缴获的新共和国退役或废弃飞船都扔到了那里。《天行者崛起》故事发生前夕,抵抗组织成员施里夫·苏尔加夫(Shriv Suurgav)、扎伊·韦尔西奥(Zay Versio)等六人潜入布拉卡,在当地废品处理者帮助下,以一死一伤的代价从第一秩序眼皮子底下偷走了四架X翼星际战斗机。由于施里夫和扎伊是新版《前线Ⅱ》里的人物,因此《抵抗组织重生》以布拉卡为平台,把最近两款包含原创剧情的《星球大战》正史PC游戏串联了起来。

2、L-1g通用机器人(L-1g general purpose droid)

游戏开场向卡尔和普劳夫(Prauf)交待任务的工头是一个L-1g通用机器人。他们最早出自《游侠索罗》:

在电影里,他们在科雷利亚船坞场景中一晃而过,从事着卑微的工作。

3、《Sugaan Essena》

卡尔在耳机里听的那首歌叫《Sugaan Essena》,由蒙古乐队“The Hu”录制。这首歌的曲子来自The Hu的《黑雷》,但歌词是他们专为《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创制的一种人造语言,具体含义暂未公布。

五、达索米尔

1、出处

达索米尔最早出自1994年的小说《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是传说宇宙最常提及的星球之一,2011年被《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12集《暗夜姐妹》(Nightsisters)引入正史,从此成为正史宇宙最常提及的星球之一。无论正史还是传说都确认达索米尔是兰克的发源地。很可惜,《绝地:陨落的武士团》中没出现兰克。

2、暗夜姐妹

与达索米尔一样,暗夜姐妹也是传说和正史最常提及的元素之一。她们最早也出自《向莱娅公主求婚》。不过,1995年的设定书《图解星球大战宇宙》(The Illustrated Star Wars Universe)把1985年电视电影《伊沃克人:为恩多而战》(Ewoks: The Battle for Endor)里的女巫查拉尔(Charal)追溯修订为暗夜姐妹成员。这使得查拉尔成为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真人出镜的暗夜姐妹。

按照传说宇宙的设定,雅文战役前600年左右,有一位叫阿利娅(Allya)的女绝地因为堕入黑暗面而被绝地委员会流放到达索米尔。她一开始在当地建立了一个信仰黑暗面的母权制社会,但等她的孙女出生后,她幡然悔悟,回归光明,并要求她的后代也走光明面道路。阿利娅成为达索米尔女巫的共同祖先。到了帝国时代,达索米尔女巫已发展出不同的氏族,几乎所有氏族都遵循光明面,只有一个例外——暗夜姐妹。她们是达索米尔女巫中唯一走黑暗面道路的氏族。

前面提到的《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12集《暗夜姐妹》把暗夜姐妹引入了正史。2019年6月出版的正史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共和国瓦解》(Collapse of the Republic)甚至提到了阿利娅被绝地委员会流放到达索米尔。但目前正史没有确认阿利娅与暗夜姐妹的关系,更没有说除了暗夜姐妹,是否有其她达索米尔女巫存在。

梅林告诉卡尔·凯斯蒂斯,她小时候,一位手持光剑的战士屠杀了她的同胞。这指的就是《克隆人战争》第四季第19集《屠戮》(Massacre)中的达索米尔战斗。在这场战斗中,格里弗斯将军率领分离势力机器人军队入侵达索米尔,对抗暗夜姐妹和她们的丧尸,最后把暗夜姐妹屠杀殆尽。其实,梅林并不是暗夜姐妹唯一的幸存者。至少还有两名暗夜姐妹活到了帝国时代:
1)杰塞拉(Jerserra)

杰塞拉,出自2017年10月的正史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达索米尔幽灵》(Ghosts of Dathomir),原本属于暗夜姐妹的分支纳迪思暗夜姐妹(Nardithi Nightsisters),后来被一名帝国裁判官收为徒弟。这名裁判官原想和杰塞拉一起对抗其他裁判官,结果杰塞拉杀了她,变成一名浪迹银河系的雇佣兵。
2)谢利什(Shelish)

谢利什,出自2015年的正史手游《起义》(Uprising)。达索米尔大屠杀时,她正好在外星球,因此幸免于难。她有个女儿叫“死亡烟卷”(Deathstick),是秘密刺客组织“扣痕”(Kouhun)的领导人,活跃于帝国时代的阿诺阿特星区(Anoat sector)。谢利什本人与她的伍基人伙伴奥瓦奇(Owacchi)生活在阿诺阿特星区霍斯星系贾斯行星的第11颗卫星贾斯K(Jhas Krill)。

3、暗夜兄弟(Nightbrothers)

暗夜兄弟是暗夜姐妹的仆人和配偶,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13集《怪物》(Monster)。但《克隆人战争》把摩尔也追溯修订为暗夜兄弟成员。这使得摩尔成为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真人出镜的暗夜兄弟。

4、毒背蛛(Bane Back spider)

毒背蛛活着能喷毒液,死了也能炸出酸液。它们最早出自2003年的网游《星系》(Galaxies)。《绝地:陨落的武士团》首次把它们引入正史。

六、卡希克

1、出处

卡希克是《绝地:陨落的武士团》中唯一一颗电影星球。作为伍基人的母星,它是《星球大战》影迷们最熟悉的星球之一。它最早出自1978年的电视电影《星球大战:假日特集》。2005年,它被电影《西斯复仇》引入正史。在拍摄《西斯复仇》时,卡希克的主要镜头都是在摄影棚里完成的。树城和湖滨是微缩模型;伍基人的动作戏是蓝幕加数字特效。只有背景的山水湖泊利用了采集自中国桂林和泰国普吉岛的素材。

卡希克也是《星球大战》游戏迷们最熟悉的星球之一。在《绝地:陨落的武士团》之前,玩家可以在《旧共和国武士》、《原力释放》、《战火中的帝国》、《共和国突击队》、《银河战场:克隆人战役》、老版《前线》系列等多款游戏中探索卡希克。

2、塔弗尔(Tarfful)

卡尔在卡希克要寻找的伍基人将军塔弗尔最早出自《西斯复仇》,是跟着尤达领导共和国军民反抗分离势力入侵卡希克的两位伍基人军官之一,另一位是丘巴卡。66号指令发布后,他和丘巴卡把尤达送上秘密逃生舱,让他逃离卡希克。

3、阴影大地(Shadowlands)

阴影大地位于一片几乎终日不见阳光的森林底部。塔弗尔领导的伍基人抵抗运动就以阴影大地为基地。阴影大地最早出自1979年的童书《伍基人故事书》(The Wookiee Storybook)。不过当时它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异世界”(Nother World)。2003年的角色扮演游戏《旧共和国武士》正式把这个地方命名为“阴影大地”。2016年的小说《余波:生命债》把阴影大地引入了正史。

4、水下呼吸器

找到塔弗尔将军后,卡尔会拿到一个水下呼吸器,从此就可以潜水了。这个呼吸器就是A99水下呼吸器(A99 aquata breather)。在《幽灵的威胁》里,奎-冈·金与欧比-旺·克诺比就戴着这种呼吸器前往冈根人的水下城市奥托冈加。

5、维绍克蛛(Wyyyschokk)

维绍克蛛善于群体捕猎和伏击猎物,被认为是银河系最危险的动物之一。它们最早出自1980年的小说《汉·索洛与失落的遗产》(Han Solo and the Lost Legacy),不过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织网蛛”(webweaver)。2008年的《完全星球大战百科全书》把它们命名为“维绍克蛛”。它们先前在网游《星系:伍基人之怒》(Galaxies: Rage of the Wookiees)和手游《突击队》(Assault Team)里都亮过相。《绝地:陨落的武士团》首次把它们引入正史。

6、焰甲虫(Flame beetle)

焰甲虫是一种会爆炸的巨型昆虫,最早出自1984年10月的漫威古早漫《星球大战》第91集《伍基人的世界》(Wookiee World)。它们先前在网游《星系》中亮过相。《绝地:陨落的武士团》首次把它们引入正史。

7、迈卡尔蝠(Mykal)

迈卡尔蝠是伍基人最爱吃的食材之一。它们最早出自角色扮演游戏《旧共和国武士》。《绝地:陨落的武士团》首次把它们引入正史。

8、塔克猿(Tach)

在起源树上,卡尔会遇到友好的灵长类动物塔克猿。它们最早出自角色扮演游戏《旧共和国武士》。新版《前线Ⅱ》把它们引入了正史。

9、占据了高地的冲锋队员

在卡希克偷听两名侦察兵交谈时,卡尔会听到其中一人说“至少我们占据了高地。”(At least we have the high ground.)这显然致敬了欧比-旺·克诺比在《西斯复仇》里的经典台词“我占据了高地”(I have the high ground)。这句台词之后,欧比-旺切掉了阿纳金·天行者的四肢,把断手断脚的阿纳金留在熔岩里灼烧,导致他以后不得不依靠厚重的盔甲维生。银幕经典的达斯·维德就此诞生。

七、伊冷


伊冷是一颗直径只有660千米的矮行星,但凯伯水晶储量非常丰富,是绝地光剑水晶的主要来源地之一。伊冷最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漫画《黑暗帝国》的尾注里被提及,第一次正式亮相则是在2001年的小说《绝地求索:寻找真相》(Jedi Quest:Path to Truth)中。2004年的动画迷你剧《克隆人战争》第14~16集首次把伊冷搬上银幕。2012年11月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6集《集训》(The Gathering)把伊冷引入了正史。虽然我们在《绝地:陨落的武士团》中可以发现帝国已经把伊冷改造得很像《原力觉醒》中的弑星者基地,但直到2019年底出版的正史参考书《天行者崛起:视觉图典》(The Rise of Skywalker: The Visual Dictionary)才确认伊冷就是弑星者基地。

八、“刺针螳螂号”(Stinger Mantis)

1、七弦哈利克琴(seven-string hallikset)

刚登上“刺针螳螂号”时,卡尔弹奏的乐器叫七弦哈利克琴(seven-string hallikset)。这种乐器最早出自《原力觉醒》:

在玛兹的城堡里,一个叫“肥皂水·迪利费·格隆”(Sudswater Dillifay Glon)的乐手在用七弦哈利克琴演奏音乐。

2、欧比-旺·克诺比的全息警告

第一次从博加诺回到“刺针螳螂号”后,西尔·琼达向卡尔播放了欧比-旺·克诺比在66号指令发布后录制的全息警告。

欧比-旺在66号指令发布后警告绝地远离科洛桑的情节最早出自《西斯复仇》。但电影里没有介绍这段警告的具体内容。

这段警告的完整内容由2014年10月播出的《义军崛起》第一季首播集《星星之火》(Spark of Rebellion)公布:
我是欧比-旺·克诺比大师。我沉痛宣告,绝地武士团与共和国均已陨落,帝国的暗影逐渐取而代之。这条信息是对幸存绝地的警告与提示。相信原力,别回圣殿。辉煌时代已过去,我们的未来飘忽不定。我们每个人都会受到挑战——无论是我们的信任、我们的信念,还是我们的友谊。但我们必须坚持,最后,新的希望一定会出现。愿原力永远与你们同在。
This is Master Obi-Wan Kenobi. I regret to report that both our Jedi Order and the Republic have fallen, with the dark shadow of the Empire rising to take their place. This message is a warning and a reminder for any surviving Jedi. Trust in the force. Do not return to the temple. That time has passed, and our future is uncertain. We will each be challenged - our trust, our faith, our friendships. But we must persevere, and in time, a new hope will emerge.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always.


3、武士册封仪式(Knighting Ceremony)

前往裁判所城堡前,西尔在“刺针螳螂号”里把卡尔册封为绝地武士。

在传说宇宙里,绝地武士册封仪式的形式多种多样,由师父手持光剑册封跪地学徒的形式最早见于2012年的游戏《体感星球大战》(Kinect Star Wars)。

2016年3月,《义军崛起》第二季第18集《黑暗迷雾》(Shroud of Darkness)把这种形式引入了正史。当时凯南·贾勒斯在原力幻象中被洛塔绝地圣殿里的绝地圣殿卫兵册封为绝地武士。

4、梅卢伦瓜(Meiloorun fruit)

注意上图左下角,在“刺针螳螂号”的餐桌上,我们可以看到几个梅卢伦瓜。这种水果最早出自1996年的小说《X翼:韦奇的賭博》(X-Wing: Wedge's Gamble),2014年10月被《义军崛起》第一季第4集《战斗机飞行》(Fighter Flight)引入正史,从此成为正史作品里最常见的水果之一。

九、贾罗·塔帕尔(Jaro Tapal)

1、种族

卡尔的师父贾罗·塔帕尔是一个拉桑人(Lasat)。这个种族发源于蛮荒空间的行星利拉桑(Lira San),后来其中一部分人殖民了外环行星拉桑(Lasan)。

拉桑人最早出自1988年6月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冒险故事《塔图因大追捕》(Tatooine Manhunt),是基于拉尔夫·麦夸里(Ralph McQuarrie)为丘巴卡绘制的一幅早期概念图创作的。

《义军崛起》把这个种族引入了正史。本剧主角团成员之一加拉泽布·奥雷利奥斯(Garazeb Orrelios)就是一个拉桑人。

2、乔治·卢卡斯的口头禅

在回忆“飞檐走壁”技能时,如果卡尔失败,塔帕尔大师就会说“Faster, more intensity.”乔治·卢卡斯在《幽灵的威胁》DVD版中透露,“faster”和“more intense”是他在片场的口头禅。

十、为什么帝国冲锋队总是打不准目标?

仔细听冲锋队员们的对话,就会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打不准目标,因为:


头盔起雾了。


枪坏了。


执勤一天累坏了。


目标移动太快了。


饿了。

十一、其他

1、感知回显(Sense Echo)

感知回显是卡尔最常用的技能之一。它最早出自1989年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星球大战规则指南》(The Star Wars Rules Companion),不过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后知后觉”(Postcognition)。在2000年6月出版的漫画《共和国》第19集中,昆兰·沃斯展示了这项技能。这项技能从此就被命名为“触物读心”(Psychometry),成为基法人(Kiffar)的标志性能力之一,但其实只有百分之一的基法人具备触物读心的能力。在2010年11月的《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9集《追捕齐罗》(Hunt for Ziro)中,昆兰·沃斯再次展示了这项技能。从此,触物读心就进入了正史。《绝地:陨落的武士团》这次又为这项技能新增了一个名字:“感知回显”。

有趣的是,与《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几乎同时问世的正史小说《原力收集者》(Force Collector)也以一位擅长触物读心的原力敏感者为主角,即卡尔·努克·辛(Karr Nuq Sin)。但小说作者凯文·欣尼克(Kevin Shinick)表示这纯属巧合。他在创作小说时根本不知道同期另一个项目里有个类似的角色。

2、兹加格波浪(Z'gag wave)

在博加诺的一个宝箱里,卡尔会拿到BD-1的皮肤“兹加格波浪”。“兹加格”是一条河的名字,位于行星鲁里亚(Ruuria),最早出自《汉·索洛与失落的遗产》。2014年10月的小说《义军崛起:起义开始》(Rebels: The Rebellion Begins)把它引入了正史。

最后,非常期待卡尔、西尔、梅林和格里兹的后续故事。他们会找到更多幸存的绝地与更多幸存的暗夜姐妹吗?
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8-8 20:36 , Processed in 0.02611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