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背景设定解析

2020-3-25 15:29|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7905|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是《星球大战》后传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本文主要介绍首次出现的背景与细节,很多在前两部里出现过的细节就不提了。文中源于《天行者崛起》的设定图和专有名词主要来自《天行者崛起:视觉图典》(Visual Dictionary)和《天行者崛起:官方指南》(Official Guide)两本官方出版物。

目录
一、《天行者崛起》与传说宇宙的比较
二、星球信息补充
三、值得关注的配角与客串
四、可辨认的部分飞船与载具
五、本片原创设定解读
六、对其它作品的致敬
七、有趣的彩蛋

一、《天行者崛起》与传说宇宙的比较

帕尔帕廷皇帝的“复活”

对熟悉《星球大战》传说宇宙(又被称为“衍生宇宙”和“旧正史”)的朋友来说,帕尔帕廷皇帝的“复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8年前,黑马漫画为卢卡斯影业出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漫画《黑暗帝国》(Dark Empire)就讲述了帕尔帕廷皇帝在恩多战役后卷土重来的故事。《黑暗帝国》系列漫画分为三部,共14集,从1991年12月出版至1995年11月。

在电影里,帕尔帕廷没有详细透露他为什么没有死,只是对凯洛·伦说原力黑暗面可以通向很多超自然的力量——早在《西斯复仇》里,他也对阿纳金·天行者说过相同的话。在电影小说版里,他是通过克隆体+意识转移(Transfer essence)的方式“复活”的。也就是说,他在临死前利用原力黑暗面技能把自己的意识转移到新的克隆体脑内。这与《黑暗帝国》里的“复活”方式几乎一模一样。

在电影里,帕尔帕廷似乎把克隆技术用在斯努克身上,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多个斯努克的身体。

帕尔帕廷皇帝的死亡

蕾伊在消灭帕尔帕廷前,得到很多绝地的召唤,因此声称她是“所有的绝地”。这与帕尔帕廷在《黑暗帝国》漫画里的死前情况类似。具体来说,在《黑暗帝国》第三部《帝国的终结》里,先是复活的帕尔帕廷重伤了绝地武士恩帕托泽约斯·布兰德(Empatojayos Brand),然后汉·索洛开枪打伤了帕尔帕廷。于是帕尔帕廷的意识就离开奄奄一息的克隆体,企图转移到汉和莱娅的小儿子阿纳金·索洛(Anakin Solo)身上。结果同样奄奄一息的布兰德半途截住了帕尔帕廷的意识,让帕尔帕廷附身自己。这导致帕尔帕廷的意识来不及离开布兰德的身体,与布兰德一同死亡。布兰德在临终前对卢克说:“帕尔帕廷将与我同归于尽。他再也不会回来。原力和所有走在我们前面的绝地,将保证这一点。”

帕尔帕廷的能力

在电影里,帕尔帕廷的原力闪电能打击抵抗组织的大舰队。而在《黑暗帝国》漫画里,复活的帕尔帕廷甚至能用原力制造超空间虫洞,破坏新共和国的舰队。

在电影里,帕尔帕廷把孙女蕾伊引诱入黑暗面未遂。在漫画里,复活的帕尔帕廷一度把卢克·天行者引诱入黑暗面,让卢克成为自己的“西斯学徒”。但其实,当时的卢克更像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他暗中破坏帕尔帕廷的一些阴谋,最后与妹妹莱娅一起击败帕尔帕廷。

帝国卷土重来

不管在《星球大战》正史宇宙还是传说宇宙,帕尔帕廷卷土重来之前,都让另一股帝国残余势力重创新共和国,然后才出来“收拾残局”。
在传说宇宙里,索龙元帅领导的索龙邦联(Thrawn's confederation)于新共和国建立4年后发动索龙战役(Thrawn campaign)。一年后,索龙意外死亡,复活的帕尔帕廷领导黑暗帝国(Dark Empire)继续在银河系攻城略地。
在正史宇宙里,第一秩序(First Order)于新共和国建立30年后用弑星者基地炸毁共和国首都霍斯尼亚星系,然后逐渐征服群龙无首的银河系,一年后,帕尔帕廷领导西斯永恒舰队(Sith Eternal fleet),即最终秩序(Final Order),开始在银河系组建新帝国。

超级武器

在《黑暗帝国》系列漫画里,黑暗帝国使用的超级武器“银河大炮”(Galaxy Gun)具有跨越超空间摧毁行星的能力。而在《星球大战》正史里,第一秩序使用的弑星者基地则更进一步,能跨越子超空间(Sub-hyperspace),同时摧毁多颗行星。

在《黑暗帝国》系列漫画里,黑暗帝国使用的另一种超级武器是“毁世者”(World Devastator)。这是一种自动化兵工厂,在摧毁行星的同时,能吸收行星物质,把它们当作原料,从而自动建造飞船、机器人等战争机器。而且“毁世者”本身可以自我复制,变成“毁世者”舰队。与之相比,在《天行者崛起》里,西斯永恒舰队使用的“长矛级”歼星舰(Xyston-class Star Destroyer)只具备摧毁行星的能力,不能把行星物质转化为战争机器。

在《黑暗帝国》系列漫画里,黑暗帝国使用的第三种超级武器是“日蚀级”超级歼星舰(Eclipse-class Super Star Destroyer)。它长达17.5千米,与电影里的“长矛级”一样,拥有死星超级激光炮。不过“日蚀级”只有两艘。

其实,与“长矛级”歼星舰类似的传说宇宙飞船是“征服者号”(Conqueror)——它们都是在“帝国级”歼星舰的基础上加装了死星超级激光炮。不过“征服者号”与黑暗帝国无关,而是出自2010年的《星球大战》集换式卡牌游戏《星系:征服者的威胁》(Galaxies: Threat of the Conqueror),是银河帝国的超级武器之一。

西斯士兵(Sith trooper)

“西斯士兵”这个名字最早出自2003年的传说宇宙游戏《旧共和国武士》。与电影一样,游戏里的西斯士兵也只是为帝国效力的普通军人,不一定是西斯和原力敏感者。有意思的是,《天行者崛起:视觉图典》第75页透露,西斯士兵至少有六个军团以古代著名西斯命名:
第3军团“瑞文”(Revan)、
第5军团“安德杜”(Andeddu)、
第17军团“塔尼斯”(Tanis)、
第26军团“泰尼布勒斯”(Tenebrous)、
第39军团“福博斯”(Phobos)、
第44军团“德瑟勒斯”(Desolous)。
除塔尼斯是本书原创外,其余五位西斯均出自《星球大战》传说宇宙,尤其是瑞文,正是《旧共和国武士》的主角。这意味着至少他们的名字和身份进入了正史。

西斯士兵中的精锐会被选拔为“君主卫士”(Sovereign Protector),直接保卫西斯皇座。这一点与传说宇宙一样,在《黑暗帝国》和紧随其后的《血红帝国》(Crimson Empire )漫画中,复活的帕尔帕廷也是由帝国君主卫士直接保卫。

帕尔帕廷的后代

按照《天行者崛起》小说版的描述,帕尔帕廷的“儿子”其实是他本人失败的克隆体。帕尔帕廷根本不忍心看他一眼。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帕尔帕廷的儿子叫“三目”(Triclops),顾名思义,他有三个眼睛——第三只眼睛位于后脑勺。严格地说,他不是帕尔帕廷生物学意义上的儿子,而是帕尔帕廷操控纤原体(midi-chlorian)后用原力制造的变异人。“三目”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因此被父亲视为一个失败的试验品,后来被关入科舍尔的香料矿内。

在科舍尔,“三目”和女绝地肯达利娜(Kendalina)相爱,两人孕育了一个儿子——肯(Ken),也就是帕尔帕廷的孙子。“三目”和肯后来骨肉分离,各自经历了一系列冒险,先后加入义军同盟及新共和国,最后团聚。虽然父子俩都是原力敏感者,但他们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是两个“Nobody”。与蕾伊一样,肯一度也成为卢克的学徒。
“三目”和肯的故事记载在1992年到1993年出版的一套《星球大战》青少年小说系列中。这套小说没有统一的官方名字,但由于主角是肯,因此在星战迷中间,它们被非正式地称为“绝地王子系列”(Jedi Prince series)。

神奇的原力

1、“折叠空间”(Fold space)

在《天行者崛起》里,蕾伊和凯洛·伦的原力纽带(Force bond)进一步增强,甚至达到可以跨越光年瞬间传输物体的地步。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这种瞬移物体的原力技能被称为“折叠空间”,最早出自1998年的小说《未来之光》(Vision of the Future),是神秘的艾英-蒂人(Aing-Tii)所拥有的能力,后来在系列小说《绝地的命运》(Fate of the Jedi)里,卢克·天行者也学会了这项技能。
2、“原力治愈”(Force healing)、“原力耗命”(Force drain)和“黑暗转移”(Dark transfer)

在电影里,蕾伊可以利用原力治疗别人的伤口,凯洛·伦把蕾伊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帕尔帕廷能用原力吸取蕾伊和凯洛·伦的生命,增强自己的生命力。其中,用原力治疗伤口的技能被称为“原力治愈”,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原力技能之一,几乎所有涉及原力的游戏里都有。“起死回生”的原力技能类似“黑暗转移”——出自漫画《传承》(Legacy),是凯德·天行者的著名能力。而吸取别人生命的能力类似“原力耗命”,是“原力治愈”的黑暗面版本。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原力耗命”的首次应用就出现在《黑暗帝国》里,应用者正是复活的帕尔帕廷。在2011年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15集里,阿纳金·天行者就用“女儿”仅剩的生命力让阿索卡·塔诺起死回生。2015年的正史小说《余波》甚至提到西斯尊主能通过吸取别人的生命能量为自己续命——这非常类似帕尔帕廷在电影里做的事。

卢克的灵魂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卢克·天行者的灵魂出自2006年至2014年出版的《传承》系列漫画,主要是告诉自己的后人凯德·天行者(Cade Skywalker)一些人生的经验。

莱娅的绝地经历

《天行者崛起》回忆了莱娅也曾接受卢克的绝地训练,并使用一把蓝色光剑。而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莱娅直到55岁,也就是在小说《暗巢三部曲》(Dark Nest trilogy)里,才正式接受绝地训练。但在这之前,莱娅也确实零零碎碎从卢克那里学过一些绝地技能,但不是系统性受训。几十年来,莱娅使用过多把光剑,颜色有绿、黄、红、蓝等。其中蓝色是她正式成为绝地后自制的。

从“恩多大屠杀”(Endor Holocaust)到凯夫比尔(Kef Bir)

“恩多大屠杀”最早是澳大利亚天体物理学家柯蒂斯·萨克斯顿(Curtis Saxton)在2002年提出的一个推论。他认为,死星二号在恩多森林卫星上空爆炸后,大量残骸落入恩多地表,会引发生态环境的大灾难,导致伊沃克人死亡。2004年,巴勃罗·伊达尔戈(现任卢卡斯影业故事组成员)反驳说,根据1992年的小说《达斯·维德的手套》(The Glove of Darth Vader)的记载,死星二号爆炸后,巨大的能量会打开一个虫洞,把死星残骸都传送到银河系的另一端,从而避免了“恩多大屠杀”。《达斯·维德的手套》就是上面提到的“绝地王子”系列小说的第一册。不过,《达斯·维德的手套》现在属于《星球大战》传说,不是正史。

2016年,《星球大战》官方推特给出了“恩多大屠杀”的正史解决方案:义军同盟舰队用护盾和牵引波束防止死星二号的残骸落入恩多森林卫星地表。

《天行者崛起》进一步透露,原来死星二号的残骸最终都落入了行星恩多的另一颗卫星——凯夫比尔。不管在传说,还是在正史里,行星恩多都有九颗卫星。《绝地归来》里那颗是森林卫星;凯夫比尔是海洋卫星。

二、星球信息补充

穆斯塔法

本片开头,正是在穆斯塔法,凯洛·伦找到了达斯·维德的导航仪(Wayfinder)。阻止凯洛·伦的是阿拉兹梅克蛮族(Alazmec)——他们致力于保存达斯·维德的遗产和传说。阿拉兹梅克蛮族是本片原创组织,而穆斯塔法是为2005年的《西斯复仇》创作的星球,在2016年的《侠盗一号》里也出现过。一直以来,穆斯塔法呈现给观众的地貌都是火山熔岩。但2019年的《维德不朽:星球大战VR系列》(Vader Immortal: A Star Wars VR Series)游戏透露,很久以前,穆斯塔法曾是一颗遍布树林的绿色行星,由科瓦克斯夫人(Lady Corvax)统治。后来,穆斯塔法遭到袭击,科瓦克斯夫人的丈夫在战斗中牺牲。悲痛欲绝的科瓦克斯夫人从穆斯塔法人手里偷走强大的文物“亮星”(Bright Star),企图用它的强大力量复活挚爱。结果亮星释放的强大能量却把穆斯塔法变成了一颗人间地狱般的火山行星。亮星被摧毁后,穆斯塔法的植被和生态系统开始慢慢恢复。电影里的树木正是阿拉兹梅克蛮族种植的。

阿詹克洛斯(Ajan Kloss)

抵抗组织基地所在星球是位于银河系外环的阿詹克洛斯,本片原创星球。

基吉米(Kijimi)

电影上映前,行星基吉米就出现在《星球大战》正史小说《原力收集者》(Force Collector)里。这颗星球的名字源自日本黑色公司(Black Corperation)的一款复音合成器:

作为一名作曲家,本片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对复音合成器情有独钟。

三、值得关注的配角与客串

“响指”特明·韦克斯利(Temmin 'Snap' Wexley)

英勇献身的“响指”在《原力觉醒》里就出现过。他在电影里戏份不多,但在图书里大放异彩。从小说《余波三部曲》到漫画《波·达默龙》再到小说《抵抗组织重生》(Resistance Reborn),他都是主角团成员之一。他在少年时代跟着母亲诺拉·韦克斯利(Norra Wexley)南征北战,剿灭帝国残余。诺拉嫁给韦奇·安蒂列斯后,他就成了韦奇的继子。他和波·达默龙一样,在飞行方面都是韦奇的学生。加入抵抗组织后,他成为波·达默龙的副手,后来与战友卡蕾·库恩(Karé Kun)结为夫妇。这个角色由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的发小格雷格·格伦伯格(Greg Grunberg)饰演。

韦奇·安蒂列斯(Wedge Antilles)

在最后厄西戈上空的大决战中,“千年隼号”的炮手是一位白头发老人,只有一秒钟镜头和一句台词。他正是韦奇·安蒂列斯,扮演者就是在正传三部曲里扮演韦奇的丹尼斯·劳森(Denis Lawson)。当年,韦奇协助卢克摧毁了第一颗死星,又与兰多一起摧毁了第二颗死星。这一回他虽然再次帮助银河系战胜了帕尔帕廷,但见证了继子特明的牺牲。

奥马·特里斯(Oma Tres)

基吉米酒吧的酒保是一个一只眼睛上有机械装置的白胡子老人。他的扮演者正是约翰·威廉斯——好莱坞传奇作曲家。四十年来,《星球大战》九部主线电影均由他作曲。这个角色的名字“Oma Tres”就是“音乐大师”(Maestro)一词的打乱重组。

D-O

机器人D-O由本片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亲自配音。

威基特·威斯特里·沃里克(Wicket Wystri Warrick)

在结尾一闪而过的恩多森林卫星场景里,可以看见两位伊沃克人。其中一位就是威基特·威斯特里·沃里克——《绝地归来》里那位最早与莱娅·奥加纳建立友谊的伊沃克人。其扮演者就是30多年前扮演威基特的沃里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而他身边的伊沃克人由他的儿子哈里森·戴维斯(Harrison Davis)扮演。

威齐奇·莫泽尔(Wizzich Mozer)

威齐奇·莫泽尔是赛克洛里亚人(Cyclorrian),抵抗组织技术员。他也由沃里克·戴维斯饰演。沃里克在《星球大战》电影里饰演过的其他角色包括:威基特(Wicket)、沃尔德(Wald)、沃利文(Wollivan)、威蒂夫(Weeteef)、沃迪宾(Wodibin)和威泽尔(Weazel)。总之,他的角色名字全部以字母“W”开头。

贾伊娜·西宾思(Jaiyna Sibinth)

蕾伊和小阿基阿基人南比·吉马聊天时,可以在远处依稀看到一个女性人类。她是异族语言学家贾伊娜·西宾思(Jaiyna Sibinth),在当地学习阿基阿基人的古语。这个角色由约旦公主莉雅·宾特·侯赛因(Raiyah bint Hussein)客串,因为帕萨纳就是在约旦瓦迪拉姆沙漠取景的。

布蒙·金(Beaumont Kin)

布蒙·金曾是勒克特历史研究院(Lerct Historical Institute)科洛桑分院的教授,精通旧共和国与古代绝地-西斯战争的历史。他后来加入了抵抗组织情报部门。电影上映前,布蒙·金已出现在《星球大战》正史漫画《历险记》(Adventures)第27~29集。这个角色由英国影星多米尼克·莫纳汉(Dominic Monaghan)饰演。

阿夫塔卜·阿克巴(Aftab Ackbar)

这位蒙卡拉马里人将军叫阿夫塔卜·阿克巴,是著名的贾尔·阿克巴上将(Admiral Gial Ackbar)的儿子。电影上映前,阿夫塔卜·阿克巴已出现在《星球大战》正史漫画《忠诚》(Allegiance)里。他父亲在《最后的绝地》中牺牲后,他率领一支蒙卡拉马里舰队加入了抵抗组织,继承父亲的遗志。这个角色由本片编剧克里斯·泰里奥(Chris Terrio)配音。

布利奥(Boolio)

抵抗组织在辛塔冰川(Sinta Glacier)的线人布利奥是一名奥维西亚人(Ovissian)——这个种族是专为本片创作的,但在电影上映前,就已经出现在了《星球大战》正史小说《原力收集者》和正史游戏《前线Ⅱ》庆典版里。这个角色由卢克·天行者的扮演者马克·哈米尔配音。

恩吉·戈尔巴(Engi Golba)

恩吉·戈尔巴是迪代农人(Didynon),原来是一名开采洛姆石(lommite)的矿工。第一秩序吞并了他的母星后,他逃离家园,加入抵抗组织。这个角色由英国著名创作歌手爱德·希兰(Ed Sheeran)客串。

祖顿(Zutton)

祖顿是一个斯尼维亚人(Snivvian),最早出自1977年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当卢克、欧比-旺和两个机器人前往94号泊位时,他在背景里与人交谈。在《天行者崛起》中,他作为一个背景人物再次出现在帕萨纳的阿基阿基人先灵节上。《天行者崛起》生物概念设计师杰克·伦特·戴维斯在Instagram上确认,他本人亲自客串了这个角色。

FN-2802

在《原力觉醒》中,汉、丘巴卡和芬恩刚潜入弑星者绝地,丘巴卡就用他的弩枪轰杀了冲锋队员FN-9330;在《天行者崛起》中,波、芬恩、丘巴卡和蕾伊在帕萨纳刚被冲锋队员FN-2802发现,FN-2802就被兰多一箭射死。FN-9330和FN-2802都由英国著名音乐制作人奈杰尔·戈德里奇(Nigel Godrich)客串。

阿尔布雷克(Albrekh)

这位为凯洛·伦修复头盔的西斯炼金术师叫阿尔布雷克,西米恩人(Symeong)。本片原创角色和种族。

巴布·弗里克(Babu Frik)

机器人工匠巴布·弗里克是一个安泽拉人(Anzella),只有0.23米高。本片原创角色和种族。

西东·伊撒诺(Sidon Ithano)与奎戈尔德(Quiggold)

西东·伊撒诺与奎戈尔德出现在片尾大联欢的背景里。他们俩是为《原力觉醒》创作的角色。芬恩当时差点就搭乘他们的海盗船离开塔科达纳,前往外环。在正史短篇小说《血红海盗船与杜库伯爵的失落宝藏》(The Crimson Corsair and the Lost Treasure of Count Dooku)里,克隆人士兵基克斯(Kix)还成为伊撒诺船长的手下之一。

一名女性第一秩序最高委员会成员

这位女性第一秩序最高委员会成员由萨莉·吉尼斯(Sally Guinness)扮演。萨莉·吉尼斯是已故影星亚力克·吉尼斯的孙女。亚力克·吉尼斯在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饰演欧比-旺·克诺比。

四、可辨认的部分飞船与载具


“幽灵号”与自由世界舰队

兰多和丘巴卡带着一支大舰队抵达厄西戈(Exegol)支援抵抗组织时,至少有17种飞船可以被识别出来。它们都在先前的《星球大战》作品里出现过。其中最著名的是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里的“幽灵号”。我把每种飞船都圈了出来,圈中间是它们的序号。注意,有的型号飞船不止一艘,因此同型号飞船的序号是一样的:

1、蒙卡拉马里星际巡洋舰(Mon Calamari Star Cruiser)
2、锤头轻型护卫舰(Hammerhead corvette)
3、“自由弗吉利亚级”地堡克星(Free Virgillia-class Bunkerbuster)
4、多尔尼亚炮艇(Dornean gunship)
5、内布伦-B护航护卫舰(Nebulon-B escort frigate)
6、VCX-100轻型货船“幽灵号”(VCX-100 light freighter Ghost)
7、MG-100星际堡垒(MG-100 starfortress)
8、“鲸须级”重型货船(Baleen-class heavy freighter)
9、U翼(U-Wing)
10、“轻盾级”护卫舰(Pelta-class frigate)
11、“瓦克贝奥尔级”货运护卫舰(Vakbeor-class cargo frigate)
12、内布伦-C护航护卫舰(Nebulon-C escort frigate)
13、“枪骑兵级”追击船(Lancer-class pursuit craft)
14、GX1短途搬运船(GX1 short hauler)


15、纳布N-1星际战斗机(Naboo N-1 starfighter)


16、“尖牙级”星际战斗机(Fang-class starfighter)


17、T-6穿梭机(T-6 shuttle)

“坦蒂夫四号”(Tantive IV)

大名鼎鼎的CR90轻型护卫舰“坦蒂夫四号”(Tantive IV)隐藏在抵抗组织基地里。这艘飞船就是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开场出现的第一艘飞船。当年正是在这艘飞船上,莱娅公主收到了帝国死星设计图,然后将它存入机器人R2-D2体内,再派R2-D2去塔图因找欧比-旺·克诺比,而她本人则被达斯·维德逮捕。一切传奇都始于这艘飞船。

Y翼星际战斗机

继《原力觉醒》引入新型X翼,《最后的绝地》引入新型A翼,《天行者崛起》终于引入了新型Y翼。抵抗组织的Y翼型号是BTA-NR2,与正传三部曲里的义军BTL-A4相比,其最大加速度、时速、最高大气层速度、传感器性能、护盾性能等各方面都得到了提高。

B翼星际战斗机

抵抗组织的B翼星际战斗机在外形上与《绝地归来》中的义军B翼星际战斗机非常相似。

“暗夜秃鹰号”(Night Buzzard)

“暗夜秃鹰号”是一艘改装的“地下密牢级”运输舰(Oubliette-class transport),长35.94米,是伦武士从监狱行星奥塞里顿(Osseriton)抢来的,后来成为伦武士的飞船。

TIE/dg星际战斗机

TIE/dg星际战斗机,俗称TIE“匕首”(TIE dagger),是西斯永恒舰队的星际战斗机,拥有高效的护盾、动力和火力。

TIE/wi改装截击机(TIE/wi modified interceptor)

TIE/wi改装截击机,俗称TIE“低语者”(TIE whisper),与凯洛·伦的TIE“肃杀者”(TIE silencer)一样,也具备一定程度的隐形能力。

履带摩托(Treadspeeder)

第一秩序履带摩托主要被用于不稳定地形。早在电影上映前,它就已经出现在了《星球大战》正史漫画《银河边缘》(Galaxy's Edge)里。

UA-TT

在基吉米的远处背景里可以依稀看到一种全新的步行机,即UA-TT,全称“城市突击三足步行机”(Urban Assault Triped Transport)。这种步行机根据共和国AT-AP发展而来。其中间一条腿既可以和其它两条腿形成稳定的三脚架结构,也可以充当清障机械臂。

五、本片原创设定解读

帕尔帕廷的第一次广播

帕尔帕廷对银河系其实作了两次广播。第二次广播他用的是西斯语,由布蒙·金翻译给其他抵抗组织成员听。但第一次广播仅仅在片头梯形渐隐字幕里提及。它的具体内容其实出现在多人联机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的《星球大战》活动中,即:“几代人的工作终于完成。重大错误已被纠正。眼前就是胜利之日,复仇之日,西斯之日!”(At last the work of generations is complete. The great error is corrected. The day of victory is at hand. The day of revenge. The day of the Sith!)

芬恩是原力敏感者

电影上映后,导演J. J. 艾布拉姆斯亲口确认,芬恩一直想对蕾伊说的话是,他也是原力敏感者。这就解释了芬恩为什么在电影里拥有这么准确的直觉。

牦马(Orbak)

可以在不少星球找到的马形动物。本片原创的动物。

厚甲蟒(Vexis)

栖息在帕萨纳(Pasaana)沙漠地下的巨蛇,浑身有护甲。

西斯永恒教徒

帕尔帕廷和蕾伊对决时,周围黑压压的一群人是西斯永恒教徒(Sith Eternal cultists)。西斯永恒教徒不是西斯,大多数人甚至不是原力敏感者。他们只是一群崇拜西斯的宗教信徒,致力于恢复西斯对银河系的统治。电影里庞大的西斯永恒舰队就是他们打造的。


另外,在2015年出版的正史小说《余波》(Aftermath)里,出现过一个崇拜达斯·维德的宗教组织,叫“来世门徒”(Acolytes of the Beyond),就是西斯永恒教的分支之一。在电影里杀死帕尔帕廷儿子和儿媳的欧奇(Ochi)就是来世门徒的成员。欧奇同样不是原力敏感者。

伦武士(Knights of Ren)

几个世纪以来,未知空间一直流传着“伦武士”的传说,声称他们是一群危险的劫掠者。第一秩序崛起后,传说似乎变成了现实。但是,人们并不清楚这群黑暗武士到底是真的传说中的伦武士,还是仅仅假借了传说的名号。伦武士不是绝地,也不是西斯,而是一群信仰“伦”的原力黑暗面使用者。伦武士曾经的领袖就叫“伦”。他对“伦”的解释是:“伦不会停下来忧虑它燃烧了什么,何为对、何为错,或它可能取得什么目标。伦就是存在。它活着,它吞噬,它从不表示歉意。它就是它的本质,别无他物。”
从左到右,上图六位伦武士的名字与专长依次是:
维克鲁尔(Vicrul),视自己为亡灵收割者。
阿普莱克(Ap'Lek),擅长计谋、策略与圈套。
库鲁克(Kuruk),枪手兼飞行员。
特拉金(Trudgen),战利品收集者。
卡多(Cardo),军械师与大面积杀伤者。
尤沙尔(Ushar),喜欢慢慢折磨求饶的人,赞美反抗的人。

六、对其它作品的致敬

“Never underestimate a droid.”

莱娅的这句台词来自《原力觉醒》小说版和删减片段。事实上,由于本片拍摄时卡丽·费希尔(Carrie Fisher)已经逝世,因此老年莱娅的镜头都是从《原力觉醒》未公开镜头中剪辑的。

超空间跟踪与连续跳跃

波·达默龙驾驶“千年隼号”逃离辛塔冰川(Sinta Glacier)后,利用超空间短途跳跃一路经过三个地方:台风星云(Typhonic Nebula)的巨型动物裂口(Magafauna Chasm)、伊韦克西亚(Ivexia)的镜峰(Mirror-Spires)和卡多维特(Cardovyte)和水晶混沌(Crystal Chaos)。除了卡多维特在2013年的传说宇宙小说《严酷考验》(Crucible)中被提到过外,其余两个地方都是本片原创。
一路跟踪“千年隼号”的第一秩序TIE战斗机显然使用了超空间跟踪技术,这是在《最后的绝地》中才第一次被应用的最新技术。先前的超空间跟踪仅仅停留在理论和实验阶段,从未被大规模应用过。

光剑的修复与绝地古籍背后的故事

蕾伊通过原力治愈和保存下来的绝地古籍自行修复了在《最后的绝地》中被拉断的光剑及其水晶。她在片尾还打造了自己的黄色光剑,剑柄就是她一直带在身边的长杆。打造自己的光剑是绝地武士的必经之路。值得注意的是,《天行者崛起:视觉图典》第40页提到,在蕾伊保存的绝地古籍中,有两本叫《永生书》(单数:Aionomicum,复数:Aionomica),是绝地大师兼历史学家赖-利·豪厄尔(Ri-Lee Howell)编撰的。这个名字源于现实生活中的大学生赖利·豪厄尔(Riley Howell)——2019年4月30日,在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枪击案中,赖利·豪厄尔勇敢地拖住枪手,并用身体挡住子弹!他的壮举救下整个教室的同学,但他自己却牺牲了。为了纪念他,卢卡斯影业让他进入了《星球大战》正史,成为一名“永生的”绝地大师。

霍尔多机动(Holdo maneuver)

布蒙·金曾提议抵抗组织再次使用“霍尔多机动”,指的就是阿米琳·霍尔多中将在《最后的绝地》里用抵抗组织旗舰“拉杜斯号”撞断第一秩序旗舰“至尊号”的壮举。在片尾的恩多森林卫星场景里,可以看见天上有一艘歼星舰被一劈为二,显然这也是一次“霍尔多机动”的应用。

蕾伊的绝地训练

影片开头,蕾伊在阿詹克洛斯的森林里带着头盔、用训练遥控球接受莱娅的绝地训练。这一幕致敬《新的希望》——欧比-旺·克诺比也是这样训练卢克·天行者的。

有其外公必有其外孙

帕尔帕廷要凯洛·伦杀了蕾伊。凯洛·伦回头就找蕾伊要和她联手干掉皇帝,共同统治新帝国。他已经是第二次这么干了,上一次是在《最后的绝地》里。而再往前,在《帝国反击战》里,达斯·维德也这样拉拢过卢克。

沙漠赛道

主角团乘坐HS-19货物装载运输沙掠艇逃避第一秩序履带摩托追逐的片段很像《幽灵的威胁》里的塔图因邦塔夜精英飞梭赛车比赛。

相似的招式

在基吉米,蕾伊和佐丽打斗时,佐丽最后的一个动作非常像琦拉在《游侠索罗》结尾与德赖登·沃斯决斗时的一个动作。

相似的劫狱步骤

蕾伊、芬恩和波·达默龙营救被俘的丘巴卡时,第一件事就是打坏监控设备。在《新的希望》里,卢克和汉·索洛解救莱娅时,也是这么做的。而且,两次劫狱,被俘的都是丘巴卡。只不过《新的希望》里那次是假的,这次是真的。

卢克的X翼

在阿克托,卢克的灵魂用原力把他的X翼用水里抬了起来。这一幕致敬《帝国反击战》——卢克在达戈巴接受尤达的训练时,尤达就用原力把卢克的X翼从水里抬了起来。而且,蕾伊驾驶这架X翼时,用的呼号是“红色五号”——这正是卢克在《新的希望》里摧毁死星时用的呼号。

相似的追踪方式

伦武士团开飞船追踪主角团到基吉米的方式很像《帝国反击战》里波巴·费特驾驶“奴隶一号”追踪“千年隼号”的方式。

原力锁喉异议军官

凯洛·伦从厄西戈见完帕尔帕廷回来,对第一秩序最高委员会(Supreme Council)说我们很快会有一支银河系最强大的舰队。多马里克·奎因将军(General Domaric Quinn)说西斯并不值得信任,然后就被凯洛·伦用原力掐到天花板上了。这一幕致敬《新的希望》——达斯·维德在死星会议室里掐莫蒂上将。

德贾里克(Dejarik)

芬恩终于在“千年隼号”上玩起了德贾里克棋。他第一次看到“千年隼号”上的德贾里克棋是在《原力觉醒》里。他和波·达默龙吐槽丘巴卡老是赢显然是致敬了《新的希望》中C-3PO的经典台词“让伍基人赢(Let the Wookiee win)。”如果伍基人输了,导致他生气,他就会把对手的胳膊扯下来。

帕尔帕廷的原力闪电被反弹

蕾伊最终用光剑反弹帕尔帕廷的原力闪电,把他彻底轰爆。在《西斯复仇》里,梅斯·温杜也用光剑把帕尔帕廷的闪电反弹他脸上,但最后没什么卵用。

黑暗幻象

蕾伊在死星二号内部直面黑暗面的自己致敬《帝国反击战》——卢克当年在达戈巴也直面穿上达斯·维德盔甲的自己。

蕾伊又一次面对朋友身处险境

在厄西戈,帕尔帕廷对蕾伊说,你抬头看空中的一小撮叛军,马上他们就要死了。这一幕对帕尔帕廷和蕾伊来说都是第二次经历了。帕尔帕廷当年在《绝地归来》里就这样诱惑过卢克,而斯努克在《最后的绝地》里也这样诱惑过蕾伊。

坠入深渊

把凯洛·伦扔下深渊前,帕尔帕廷说,上次是他坠入深渊,这次得让天行者坠入。这就是指他在《绝地归来》中被达斯·维德(阿纳金·天行者)扔下深渊。

丘巴卡的勇敢勋章

最后庆祝胜利时,玛兹·卡纳塔把一枚“勇敢勋章”(Medal of Bravery)给了丘巴卡。这一幕是双重致敬:
1、在《新的希望》结尾,莱娅把勇敢勋章授予卢克和汉,丘巴卡却没有。
2、丘巴卡其实也获得了勇敢勋章,但没有被公开授予,而且在《星球大战》正史漫画《丘巴卡》里,他把他的勇敢勋章转赠给安德尔姆四号行星(Andelm IV)的小英雄扎罗(Zarro)。

银河大联欢

片尾恩多森林卫星、贝斯平和贾库庆祝帕尔帕廷再次被打败的蒙太奇很像《绝地归来》最后银河各地第一次庆祝帕尔帕廷被打败的蒙太奇。

卢克与莱娅的灵魂

最后,在塔图因经典的两个太阳照耀下,莱娅与卢克的原力灵魂出现,对着蕾伊微笑。这一幕致敬了《绝地归来》最后阿纳金、尤达和欧比-旺的灵魂在恩多森林卫星对着卢克微笑。

七、有趣的彩蛋

斯努克和达斯·维德的声音

本片开头,凯洛·伦初见帕尔帕廷时,帕尔帕廷先用自己的声音说“I have been every voice”,再用斯努克的声音说“you have ever heard”,最后用达斯·维德的声音说“inside your head”。这三句台词的配音者分别是帕尔帕廷的扮演者伊恩·麦克迪尔米德(Ian McDiarmid)、斯努克的动捕演员安迪·瑟基斯(Andy Serkis)和达斯·维德的配音演员詹姆斯·厄尔·琼斯(James Earl Jones)。

42年

在帕萨纳(Pasaana),阿基阿基人(Aki-Aki)每42年过一次先灵节(Festival of Ancestors)。在现实生活中,从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上映至2019年第九部《星球大战》上映正好也相隔42年。

T-18

在基吉米,佐丽带主角团去找巴布·弗里克的路上,可以听到两名第一秩序冲锋队员在闲聊“T-18”。在《新的希望》、《原力觉醒》、《侠盗一号》和《游侠索罗》里,都有类似的冲锋队员闲聊情节。《新的希望》聊的是VT-16;《原力觉醒》聊的是T-17;《侠盗一号》和《游侠索罗》聊的都是T-15。

“The door's locked. Move on to the next.”

第一秩序冲锋队员在基吉米街头搜捕嫌犯时,说了两句台词:“The door's locked. Move on to the next.”35年前,帝国冲锋队员在塔图因街头搜捕嫌犯时,说的也是这两句台词。

2-1B外科手术机器人

在奥马·特里斯(“音乐大师”约翰·威廉斯)的身后,我们能看到一个2-1B外科手术机器人的头部。这种机器人是银河系较为常见的医疗机器人之一,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

绝地的声音与蕾伊看到的星空

与帕尔帕廷最终对决前,蕾伊听到的绝地声音有:
欧比-旺·克诺比:These are your final steps, Rey. Rise and take them... Rey... Rise.
阿纳金·天行者:Rey... Bring back the balance, Rey, as I did... The Force surrounds you, Rey... Let it lift you.
凯南·贾勒斯:Rey... In the heart of a Jedi lies their strength.
卢米娜拉·昂杜利:The light. Find the light, Rey.
奎-冈·金:Every Jedi who ever lived, lives in you... We stand behind you, Rey... Rise.
艾拉·塞库拉:Let it guide you.
阿索卡·塔诺:Rey. As it guided us.
梅斯·温杜:Feel the Force flowing through you, Rey.
阿迪·加利亚:Rise, Rey.
尤达:Alone, never have you been. Rise in the Force, Rey.
卢克·天行者:Rey, the Force will be with you. Always.
其中,阿纳金的声音来自海登·克里斯滕森,梅斯·温杜的声音来自萨缪尔·杰克逊,尤达的声音来自弗兰克·奥兹,而欧比-旺的声音与《原力觉醒》一样,来自尤安·麦格雷戈和已故的亚力克·吉尼斯两个人。其他角色全部由他们在动画片里的配音者配音。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蕾伊看到的星空就是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第一个镜头里的星空。

曼达洛行刑斧(Mandalorian executioner's ax)

伦武士阿普莱克使用的武器是一把曼达洛行刑斧,最早出自《游侠索罗》,是德赖登·沃斯的藏品之一。

帕尔帕廷在厄西戈的皇座

帕尔帕廷在厄西戈的皇座造型几乎与拉尔夫·麦夸里(Ralph McQuarrie)在1981年为《绝地归来》绘制的皇座概念草图一模一样。

B1战斗机器人

在巴布·弗里克的工作室里,可以看到一个B1战斗机器人,就在C-3PO的左后方。克隆人战争期间,这种机器人是分离势力的主力军。

“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在帕萨纳的一辆履带车(treadable)里,兰多说了经典台词“我对此有不祥的预感”(I got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这是《星球大战》第二著名的台词,仅次于“愿原力与你同在。”它几乎在每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都会出现:
《幽灵的威胁》3分06秒,由欧比-旺·克诺比说。
《克隆人的进攻》1小时46分05秒,由阿纳金·天行者说。
《西斯复仇》7分28秒,由欧比-旺·克诺比说。
《新的希望》两次:1小时04分39秒,由卢克·天行者说;1小时21分34秒,由汉·索洛说。
《帝国反击战》59分12秒,由莱娅·奥加纳说。
《绝地归来》两次:8分05秒,C-3PO说;1小时12分46秒,由汉·索洛说。
《原力觉醒》45分46秒,由汉·索洛说。
《侠盗一号》1小时29分53秒,由K-2SO说。
《最后的绝地》3分17秒,按照《最后的绝地》小说版的设定,BB-8说的二进制语台词就是“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游侠索罗》1小时26分26秒,汉·索洛 说了“I've got a really good feeling about this.”

兰多的造型

《天行者崛起》中的兰多造型与《游侠索罗》中的兰多造型几乎一模一样,连使用的枪都是同一把。不过演员不是同一位。《天行者崛起》中的兰多扮演者和40年前《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中的兰多扮演者是同一位——比利·迪伊·威廉斯(Billy Dee Williams)。老年兰多的手杖顶端刻有他的全名:兰多尼斯·巴尔萨泽·卡瑞辛三世(Landonis Balthazar Calrissian III)。

康尼克斯的造型

康尼克斯中尉在本片中的服饰和发型几乎与莱娅公主在《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中的某几个造型一模一样。事实上,她在《原力觉醒》和《最后的绝地》中的发型也是莱娅公主在正传三部曲里采用过的发型。毕竟,饰演康尼克斯中尉的比莉·卢尔(Billie Lourd)是卡丽·费希尔(Carrie Fisher)的女儿。不过,在电影里,康尼克斯中尉与莱娅·奥加纳将军没有亲属关系。

本·索洛开枪

在厄西戈,本·索洛头也不回地向后开枪,击倒一个敌人。在《原力觉醒》中,他的父亲汉·索洛在塔科达纳以相似的方式击倒一个敌人。有意思的是,卢卡斯影业故事组成员马特·马丁暗示,本·索洛的这把枪就是在正史小说《最后一击》(Last Shot)中,由兰多送给他的。看来这把枪被本保存了二十多年。

“Did you hear that?”

C-3PO在全片的最后一句台词“Did you hear that?”其实就是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的第一句台词。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5-28 06:29 , Processed in 0.0527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