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来自莫斯艾斯利的传说》(Tales from the Mos Eisley)漫画读后感 ... ...

2010-10-26 18:01|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440| 评论: 0|原作者: freelee

  在一个由英雄与枭雄纵横四海、号令天下的银河系,那些让人耳熟的名字,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他们的传奇和事迹被广为传颂,他们的勇气和魄力被热情崇拜。但是,银河系的广阔,在于它不但为时代的顶尖人物提供了无限的表演舞台,更在于给予数以亿计的普通百姓容身之所。他们默默无闻,经历可能远远不如伟人们跌宕起伏,但是万能的银河系意味着一切的可能性,升斗小民的人生,也许同样匪夷所思。
  《来自莫斯艾斯利的传说》(《Tales from Mos Eisley》,下称《ME》)是一次星战史上颇为早期的对小人物经历的探索。事实上,早于1995年,一部名字相似的小说已经面世——《来自莫斯艾斯利小酒馆的传说》(《Tales from the Mos Eisley Cantina》)。该书由18位名家执笔,记叙了16个关于《新希望》Mos Eisley酒馆场景中形形色色的异星人们的故事。这些角色绝大部分殊不起眼,不过对于对六部曲烂熟于心的影迷来说,他们也许并非确切的“小人物”,毕竟它们在星战媒体中最有分量的电影中露面,铁杆影迷可能一样对他们的名字如数家珍。于是,在同年推出的《星球大战银河系》(《Star Wars Galaxy》)杂志上,推出了几篇以名副其实的小人物为主角的超短篇漫画,翌年,这几则漫画被结集出版,《ME》由此而面世。
  《MR》的人物究竟“小”到什么程度?故事里面的角色全部是清一色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而且全部应该是因漫画而原创,保证“小”得读者闻所未闻。同时,漫画中甚至几乎没有提起那些在银河系声名卓著的人物的名字(唯一例外是Greedo,他的名字被一个听故事的异星人提起)。可见,《ME》是毋庸置疑的小人物天地。
  不过,小人物们虽然微不足道,其生平所为似乎也没有对银河系历史的进程产生什么影响,他们的故事依然折射了银河系的无限惊奇。

《ME》故事一:《Light Duty》——星战版《聊斋志异》
  一个书生上京赴考,半夜路过破庙挑灯而读。忽然,楚楚动人的女子飘然而至,书生恪守礼教大防,以礼相待。然而女子投怀送抱,害书生沉溺于温柔乡中,最后死于牡丹花下。原来所谓美女竟为妖精所变,每每深夜出来作恶,专啖时间轻薄好色、意志薄弱之徒……“女妖害人”是中国古代一个经典的故事母题,而“写鬼写妖高人一等”的《聊斋志异》自然收录了很多精彩的女妖故事。殊不知,西方人的妖精故事也有那么一点东方色彩。
  《Light Duty》讲述了一位走私者Garve被帝国聘任,到一颗荒芜的小行星“Jellyfish Cove”看守信号站。他的任务在于保持信号站照常发射,如此两个星期,便可以获得90酬金。帝国军官临走前叮嘱Garve,若然升起大雾,一定要逗留在信号站内,晚上同样不得离开。Garve不解地接受命令,开始其管理员工作。信号站面朝大海,四处一片荒凉,站内也没有什么好娱乐,一面墙上奇怪地写着“Dando曾经在此”的句子。闲极无聊的Garve在海岸周围游荡,发现竟然有栩栩如生的美女雕像。不觉夜色降临,Garve回到信号站,隔着玻璃猛然见到一金发美女飘过来,似乎渴求Garve请她入内。Garve知道深夜的Jellyfish Cove十分寒冷,想请女士入屋。然而信号站们似乎入夜后便会自动锁上,无人可以打开。Garve隔着玻璃,眼见美女可怜,无计可施。疲累中Garve就着玻璃入睡。
  次日天明,女子已经不知所终。Garve遂出外寻人,没有发觉女士踪影,但发现昨日所见的雕像丛中闪过一道红色的身影。Garve追踪红衣人到海边,发现一群同样衣着的人在海边搭建木筏。忽然雾起,红衣人们仓皇逃跑,Garve记起命令,也回到信号站。当晚雾散,美艳女子再次出现,这次竟有两人光临。Garve继续弄不开门锁,看着女子在门外踟蹰。忽然,帝国的运输船空降,赶下一批红衣人——原来他们都是帝国的囚犯被流放此地,信号塔的作用在于指示运输艇方向。红衣人一着陆,美女们立刻转头冲向他们,转眼间化身为紫色恶妖,把红衣人们生吞。Garve见此惨状大惊失色,恶妖害人后,竟然又恢复人形,围着信号站对Garve继续虎视眈眈。
  难熬的一晚过去了,次日女妖再度消失。Garve重新四出探个究竟。来到雕像群间,大雾再起,石化的雕像忽然即时变脸,成为昨夜害人妖精,紧追Garve。Garve及时赶回信号站,幸未受害。惊魂稍定,忽然有人拍门,来人身穿士兵服装,带着帽子墨镜。Garve难得见到同类,大喜开门,来人脱下帽子军装,竟然竟然是一火辣美女。美女突然主动要向Garve献吻,其内衣上绣着“Dando”的名字,Garve想起墙上奇怪的句子,这时美女已经现出妖怪原型,向Garve袭击……
  的确,这与中国的妖精故事简直异曲同工。女妖害人总是不遗余力,常人稍有不慎,当即遭受灾劫。漫画名为“Light Duty”,暗示了这个故事中妖精的特性。她们害怕阳光遇到阳光就会石化,所以只能在大雾天气和夜晚才能出没。而最后袭击Garve的女妖可谓最为阴险,她杀了前一任的信号塔管理员Dando,并抢了他的衣物,有了衣物阻挡阳光,她就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大摇大摆,这才骗倒早已备受折磨的Garve。不过《Light Duty》的结局还是比较正面,Garve最后杀掉女妖,同时还解救了下一批帝国囚犯,带着他们投奔反军去了。
  漫画篇幅很短,才区区八页,但是故事的起承转合一应俱全。几个前后呼应位和悬念设置都安排得十分恰当,使得故事紧凑,扣人心弦。小弟意见,《MR》三则故事中以此为最上品。

《ME》故事二:《Mostly Automatic》——太空版《荒岛求生》
  有了中国风的女妖故事,自然也少不了西方人自己喜爱的东西。荒岛漂流一向合番鬼胃口,于是太空版的《荒岛求生》也火热出炉了。
  《Mostly Automatic》的前半部分不如叫“迷失太空”算了,Tem Chesko是一名押货员。22岁的时候,Tem接受了一桩買卖,把水晶从Cirus 2运往家乡Tatooine。这本来是一趟愉快的归家旅程。然而一颗小行星突然划过飞船,摧毁了飞船的超空间引擎和对外沟通设备。“幸运”的是,飞船的动力没有失去。Tem计算一下,发现最近的星球在10个秒差距以外,没有超空间引擎的话,飞船要跑60年以上才能到达。于是Tem开始了他漫长的太空漂流。
  西方人玩漂流桥段的方式很多,《鲁宾孙漂流记》只是其中一种,更多五花八门的衍生层出不穷,否则《迷失》也不会变成一部科幻剧。而《Mostly Automatic》的后半段则演变为“人机情未了”。Tem在的飞船足以支撑几十年的飞行,食水等东西也十分充足,唯一可怕的便是几十年孤独地在茫茫太空流浪。Tem被寂寞折磨得精神失常,一边捧着女友Maia的照片哀叹,一边在小小的船舱中放肆撒野。30岁生日那天,事情竟然出现了转折,他无意中留意到有一个储物柜,“紧急情况下请击碎玻璃”。Tem依言行事,发现里面竟然收藏了一架女性智能机器人——Millie。Millie实在是好帮手,不但帮Tem迅速收拾好一片狼藉的船舱,为他烹调食物,生病的时候照顾他。最重要的是他有了一位打发无聊时间的好伙伴,多了一位可以倾心交流的好知己。终于有一天,飞船来到某个星球,虽然上面无人居住,但生活总算多了一点点色彩。然后,随着人类与机器人感情逐渐深厚,Millie得知Tem原来当年有位知己时,竟然伤心得要投河毁掉自己的电路板。Tem慌忙解释,全宇宙所有雌性生物,都比不上Millie在他心中的地位。
  又多年过去了,Tem准备度过61岁的生日,但身体机能每况愈下。在弥留之际,Tem告诉Millie自己的遗愿,把那些水晶货物运到目的地,纵使迟到,使命仍然必达,然后含泪请Millie用激光刀替自己安乐死。
  这个故事糅合了流浪、历险、友情、责任感、人工智能等主题,虽然不能说很深刻地探讨了什么哲理,但是故事依然十分动人。主题的安排也多而不乱,娓娓道来。虽然气愤烘托不如《Light Duty》,但也算得上微篇佳作了。
  既然剧透到这个份上,不妨把结局也透露了。忠诚有情的Millie牺牲了自己,把自己的维生引擎移植给Tem,结果Tem的病治愈了,而Millie则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也可以说,Millie终于真正地成为她主人的一部分。

《ME》故事三:《Hegg’s Tale》——胡扯版《回到未来》  
  记得贴吧里面曾讨论过,星战有没有时间漫游的桥段。南大解释道,有用原力加快时间流动的情节,但还没出现过真正的时间旅行。
  南大的这个说法,在看完《Hegg’s Tales》之后,——————依然有效。
  老头子Sam Hegg在小巷中遇到一位正在喝Vaschean Rye的家伙Jeet Travis,希望用一只Grumph(一种凶狠的猛兽)蛋交换一瓶来喝。Jeet不相信有人能活着把Grumph蛋偷出来,于是Sam开始讲故事,顺便拿了一瓶Vaschean Rye,声称“只喝一口”。
  在一个冰雪星球,Sam无意中发现了一巢穴的Grumph蛋,他盘算着怎么发一笔财,然而忽然背后猛兽咆哮声起。Sam赶紧没命地逃跑,眼前竟然出现一座树林。Sam虽然为冰天雪地里有一片茂密丛林而惊讶,但他还是跑了进去。这是Grumph追踪而至,但它竟然不是追自己,目标是树林里的另外一个年轻人。Sam见状叫那人爬到树上,避开Grumph。猛兽则在树下不断地跳,想把那人扯下来。Sam向猛兽开枪,不能伤其分毫。在这情况下,Sam本来打算自顾自逃跑算了,可是跌跌撞撞中发现那人的背包,于是转念决定帮他一把。危急关头,Sam突然想到,这座所谓的树林根本是幻境,而消灭幻境的关键在于把那些Grumph蛋全部摧毁。于是Sam跑回雪地,把所有Grumph蛋打烂,幻境和怪物终于消失,那人得救了。
  听到这里,Jeet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要救那人。
  Sam回答,因为他的背包上面有S.H.的字样,正是自己名字的缩写。他其实无意中遇到过去的自己,并且救了他。
  这岂非正是一个时空漫游的故事?时光倒流,主角遇到过去的自己,并且还要结识他、帮助他。因为要是过去的自己遇到意外,那还有现在的自己吗?《回到未来》里面,主角甚至要撮合自己年轻的父母,否则自己不会出生人世。《Hegg’s Tale》讲述主角无意中穿越时空,故事其实很不新鲜。但星球大战不像《星际迷航》,时间颠倒、平衡世界这些东西不会掺杂在内。所以这故事给人的第一印象着实诧异。同时,这个故事也很扯淡,为什么摧毁兽蛋就能消灭环境和怪物,实在没有一个自圆其说的好解释。
  但不是说星战没有出现过真正的时间旅行吗?没错,确实这样。因为这么扯的故事,连故事里面的Jeet都不相信。当他质疑的时候,发现自己的Vaschean Rye,已经被胡说八道的老头子喝光了。同时那只所谓的“Grumph蛋”,味道也糟糕得可以。

  其实,《ME》作为黑马上世纪90年代中的星战漫画,其内容在后续其它漫画乃至小说中都可以依稀找到其影子。《Light Duty》有点像恐怖故事,去年就有第一部星战恐怖小说《丧尸兵团》出版;而《Mostly Automatic》的机器人情感如此丰富,后续漫画更加出位,机器人甚至是原力敏感体(虽然不被正史认证)。后作斑斓灿烂,今天《ME》的魅力同样不减,因为无论怎么看都好,能在聊聊数页介绍出这样饶有趣味的纯粹小人物的故事,这事本身就办得十分成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0-14 15:01 , Processed in 0.07008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