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新绝地武士团》系列小说的12大黑暗剧情

2019-8-12 22:39|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350| 评论: 0|原作者: TenelKaDjo

什么是《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中最黑暗的剧情?是《西斯复仇》中66号令的发布?还是《旧共和国武士Ⅱ:西斯尊主》中对质量阴影发生器恐怖效果的描述?亦或是《假日特集》中没完没了的希里伍克语?不同的读者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描绘发生于雅文战役后25至29年的遇战疯人战争的《新绝地武士团》系列小说中的剧情无疑是大量读者的共同答案之一。无论是对于我们熟悉的英雄主角们还是对于银河系的芸芸众生,遇战疯人战争都是最绝望、最残酷的一段时期。在《新绝地武士团》的第一本《主向量》出版二十周年之际,让我们来总结一下这一系列的十二大黑暗时刻:

12、机器人石刑

《主向量》开篇,莱娅·奥加纳·索洛、玛拉·杰德·天行者和杰娜·索洛来到罗马穆尔行星协调它与邻近的奥萨里安行星的军事矛盾。此时,她们——和我们读者一样——对银河系即将迎来的巨大威胁几乎一无所知。事实上,罗马穆尔的军事头领农·阿诺是一名遇战疯人间谍,他成功地将新共和国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银河南侧,为前导疯人从银河北象限的入侵作好准备。农·阿诺将遇战疯人社会的众多价值观移植到了罗马穆尔,其中也包括了对机械的憎恶(尽管农·阿诺本人似乎并不是一个笃信者)。在他的煽动下,罗马穆尔人四处抓捕机器人,将他们投入大坑中,再用石头把这些不断哀求的机器人砸碎。这一场景让莱娅一行三人感到极为不适,与她们随行的可怜的C-3PO更是吓得几乎关机。莱娅在罗马穆尔的任务以失败告终,两颗行星陷入了全面战争,而农·阿诺则伪造了自己的死亡、成功脱身。他日后将在战争中产生更大的影响。

11、尼亚克斯大人



并不是遇战疯人战争中的一切都与遇战疯人有关。出自衍生宇宙小说《绝地的孩子》的角色伊雷克·伊斯马伦——他是帕尔帕廷的妃子罗甘达·伊斯马伦的儿子——在《义军之役》中再次登场了。在两本小说之间的15年时间里,他在科洛桑的帝国秘密基地中被改造成了一个弗兰肯斯坦式的怪物。他脑内植入了战斗程序,身材不自然地高大,身着坚不可摧的装甲,小臂、手肘、肩膀甚至膝盖上都被植入了光剑,心智却像婴儿一样幼稚。在科洛桑被遇战疯人占领后,他逃出了基地,随心所欲地四处猎杀遇战疯人巡逻队和科洛桑难民,受害者死状极为恐怖,恐惧的难民将他称为儿童故事中的怪物“尼亚克斯大人”。后来,他又受到原绝地圣殿的原力结点吸引,用控心术驱使大批难民操纵工程机械发掘绝地圣殿。他与卢克·天行者带领的绝地探索队进行了交战,这场战斗逐渐演变为尼亚克斯控制的巨型建筑废墟与遇战疯人机群之间令人叹为观止的决斗。尼亚克斯通常被认定死在了这场战争中。

10、十二加二复仇者的覆灭

离经叛道的绝地大师基普·达伦的战斗机中队“十二加二复仇者”与达加拉总督的前导疯人在赫尔斯卡四号行星的交战是新共和国武装力量与遇战疯人的首次直接交手,但这次交手的结果并不那么美好。专门打击海盗的十二加二复仇者由激进绝地和其他王牌飞行员组成,《主向量》不厌其烦地反复描述了他们高度专业的空战技巧,他们在“兰多迷局”测试场里创造的纪录几乎无人可以打破(索洛三姐弟除外)。但是,这支强悍的中队与遇战疯人机群交战时,却几乎被瞬间秒杀。遇战疯人的珊瑚跳船并不使用护盾、爆能炮或导弹,而是装备着制造微型黑洞的多文基座,以等离子火焰、熔岩球和堪称强化版蜂鸣机器人的格鲁钦虫为武器。面对着这些闻所未闻的怪异武器,十二加二复仇者在几分钟之内就在呼救和惨叫中被彻底消灭。基普·达伦本人的战斗机被格鲁钦虫摧毁,宇航技工机器人R5-L4被破坏,在深空中漂流很久后才被汉搭救,成为十二加二复仇者的惟一幸存者。不过,类似的噩梦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结巴炮火战术、阴影炸弹和亚莫斯克干扰器等战术和军事技术的成熟,新共和国和后来的银河同盟逐渐取得了对抗遇战疯人机群的优势。

9、塔希丽与里娜



在遇战疯人入侵雅文4号卫星的绝地实学院时,阿纳金·索洛与他的女友、14岁的绝地学徒塔希丽·维拉和童年导师伊克里特一同参战,掩护其他绝地学徒撤离。伊克里特在战斗中牺牲,塔希丽则被遇战疯人捕获。遇战疯人大师塑造者梅战·夸德在塔希丽身上进行了实验,在她脑中植入了遇战疯人思想体系,包括完整的早年记忆、价值观、思维方式和对遇战疯人科技和语言的熟练掌握。梅战试图让塔希丽相信自己是多年前被植入了虚假记忆的遇战疯人间谍里娜·夸德。与此同时,急于拯救塔希丽的阿纳金得到了遇战疯人耻人武阿·拉蓬的帮助。武阿原本是一名遇战疯人战士,梅战曾经疯狂追求过他,在被武阿拒绝后,因爱生恨的梅战运用自己的塑造者技巧将武阿变成了无法接受生物移植的耻人。武阿愿意帮助阿纳金救出塔希丽,前提是他能有机会当众质问梅战,以摆脱耻人的地位,找回战士的荣誉。尽管两人之间矛盾重重,但是他们成功组队完成了各自的任务。阿纳金救出塔希丽,武阿也向周围的遇战疯人证明了自己的战士荣誉。摆脱束缚的塔希丽瞬间将梅战斩首,武阿为了掩护两名绝地逃生而牺牲自己。

接下来的几年间,塔希丽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她对遇战疯人思维、文化、技术、语言的了解更为新共和国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阿纳金死后,塔希丽突然陷入混乱。她这才发现,里娜并不是一段虚假的记忆,而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在阿纳金死后,塔希丽悲痛欲绝,里娜则被释放了出来。任何与遇战疯人文化相关的事物都会激活这一人格,她割伤了自己的双臂,不时像遇战疯人一样变得疯狂无比,经常陷入越来越长期的昏迷,在意识深处与里娜对峙。最终,在杰娜的帮助下,塔希丽与里娜达成了和解,融合成了一个全新的塔希丽。她仍然站在银河同盟一边,运用自己的独特技能与希姆拉的遇战疯人帝国斗争。在后来与梅战的前助手、投诚的大师塑造者嫩·因攀谈时,塔希丽发现里娜的童年记忆来自于嫩的大脑。嫩很快被阵营反复无常的农·阿诺杀害,而雅文4号卫星上发生的事件则在耻人内部不断流传,绝地成为耻人摆脱困境的希望。失势的农·阿诺点燃了这一火种,它迅速发展为体系完整、影响广泛的“绝代异端”,促成了遇战塔决战中声势浩大的耻人起义,为遇战疯人战争的结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不幸的是,在多年后的第二次银河内战期间,历经坎坷的塔希丽一度堕入黑暗面,成为达斯·凯杜斯的学徒。

8、维婕尔的教导



《星球大战》作品中的原力哲学多种多样,绝地坚守光明,西斯拥抱黑暗,古代的绝地伊艰难地维持着光暗平衡,但《叛徒》却构建了一种全新的哲学:统一原力。

在杰森·索洛被遇战疯人俘虏后,他接触到了一个名叫维婕尔的神秘人物。维婕尔是旧共和国的绝地大师,多年前被遇战疯人前锋部队带走。几十年来,她已融入遇战疯人的社会。维婕尔说话晦涩难懂,她剥夺了杰森的原力,对他进行了残酷的折磨,几乎将杰森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却又不时做出卸下伪装的姿态,表现出友好的一面。杰森很快被遇战疯人控制成为奴隶,又在大肆破坏遇战疯人生物工厂和世界脑后被维婕尔带走,两人一同逃到已被改造成遇战塔的科洛桑地表。在这段时间中,杰森先后接触了残暴的遇战疯人、为生存不择手段的奴隶、面目全非的家园、丧失道德与遇战疯人怪兽共生的难民、来自维婕尔的反复多次背叛,恍惚间还反复多次看到已逝的弟弟阿纳金的身影并与他对话。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杰森放弃了光明面的原则,他学会了为完成目标而见死不救,学会了亲手杀死无辜哀求的生物,甚至无师自通了原力闪电等黑暗面技能。在杰森的世界观被彻底颠覆后,维婕尔向他传授了统一原力的理念:原力没有光暗之分,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统一原力的一部分,原力的属性与使用者的动机没有丝毫关系。

领略了这一哲学的杰森假意皈依遇战疯人神祇,故意引来绝地同僚甘纳·赖索德,用维婕尔操纵自己的方式与甘纳合作,破坏了遇战塔的改造计划。甘纳慷慨赴死,杰森和维婕尔返回了新共和国。维婕尔又与卢克就原力哲学进行了探讨,后来在埃巴克战役中牺牲。掌握了统一原力的杰森不久后杀死了遇战疯人战争的幕后黑手奥尼米。

维婕尔的行事目的和思想理念很大程度上都是一个谜,后来作品指出她具有西斯背景。她很容易让我们想到《旧共和国武士Ⅱ:西斯尊主》中的达斯·特拉娅:两者都熟悉原力黑暗面,却对原力有着更为独特的认识;两者对主角都寄予厚望,也都背叛过主角;两者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宏大计划,且有着惊人的耐心。

7、方多战役



遇战疯人战争是全银河系同仇敌忾的战争,但盟友之间并不总能合作无间。方多战役牵涉到了科雷利亚和海皮斯两个特殊的阵营。当时,新共和国的军事参谋精心构建了一个陷阱,计划将遇战疯人舰队引到科雷利亚,利用科雷利亚星系的古老超级武器中端站制造引力场,将其困住后消灭。阿纳金·索洛在7年前的科雷利亚危机期间成功控制过中端站,他和哥哥杰森一起被请到了科雷利亚,在那里,他们见到了他们的表伯与老敌人——科雷利亚野心家思拉肯·萨尔-索洛,他在科雷利亚叛乱后被逮捕,又因为对中端站熟悉而被临时释放。与此同时,莱娅前往海皮斯同盟,找到自己曾经的追求者艾索尔德王子,请求他出动舰队支援共和国。艾索尔德冒着内部动乱的风险,通过传统的决斗方式战胜了异见分子,这才获得了出兵的条件。但是,遇战疯人舰队没有前往科雷利亚,而是进攻了方多。海皮斯舰队立即响应,抵达方多与敌人交战。与此同时,思拉肯提出可以利用中端站跨星际打击方多的遇战疯人。作为惟一有权限操纵中端站的人,阿纳金认为自己有能力在不误伤友军的情况下消灭敌人,但性格更为柔慈的杰森对思拉肯的计划表达了怀疑。就在阿纳金犹豫之际,思拉肯握住他的手强行开火,中端站的能量束瞬间摧毁了方多轨道上四分之三的海皮斯舰队和一半遇战疯人舰队。本就为丘巴卡之死而自责的阿纳金背上了更沉重的负担,艾索尔德颜面扫地,失去防御力的海皮斯退回独立自保的状态,海皮斯王母特内妮尔·乔在此役的原力冲击下病倒。艾索尔德之母、前王母塔阿·丘姆在不久之后策划了一场王位继承危机,杀死了特内妮尔·乔。

6、摩克尔任务



为了消灭遇战疯人的沃克辛兽(下面会有详情),绝地武士团派出了一支突击队,前往沃克辛兽的发源地摩克尔。此时,遇战疯人战帅察疯·拉向共和国发出了消滅絕地的最终通牒,河奸“和平旅”和众多佣兵、海盗、赏金猎人四处抓捕绝地、交给遇战疯人,以换取人身安全和经济回报。因此兰多和滕德拉夫妇假扮成海盗,将这些绝地“溃兵”交给了遇战疯人。为了提升说服力,这支17人突击队除了甘纳·赖索德外全部是未成年人,由阿纳金带队(索洛三姐弟全部加入了突击队,索洛夫妇只能在后方绝望地等待)。在绝地突击队被遇战疯人接手之后,他们劫持了飞船,飞向了摩克尔。

这次任务最终成功完成,但绝地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绝地们在路途中受到了残酷的折磨,甚至被要求主动选择被折磨者;比思人绝地乌拉哈·科雷在这一过程中身受致命伤,在抵达摩克尔后牺牲自己消灭了一支遇战疯人小队;随队同行的两个遇战疯人猎手机器人YVH-2-1S和YVH-2-4S“以最高效率”先后战“死”;罗迪亚绝地狙击手约万·德拉克被遇战疯人刺伤、又被吸血虫叮咬,痛苦地死去;人类绝地埃丽尔·贝萨被重击虫击碎面部,当场死亡;巴拉布绝地贝拉·哈拉被变形杖咬伤而死,其遗体被其他绝地用来引诱沃克辛兽进入陷阱;贝拉的“巢友”克拉索夫·哈拉被沃克辛兽喷射的强酸击中面部,在死前激活了一枚热能榴弹,杀死了众多沃克辛兽;阿纳金在摧毁沃克辛兽克隆样本的过程中被数十名遇战疯人围攻,力竭战死。在战斗中,绝地突击队发现了两名被俘的达索米尔黑暗绝地,他们挟持了雷纳·苏尔,摧毁了陪伴索洛双胞胎长大的翻译机器人M-TD,乘船逃离,三人就此失踪,多年之后才再次现身——他们的命运后来记录在衍生宇宙小说《暗巢三部曲》里。杰森杀死了沃克辛兽母体后被维婕尔俘虏,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已死。最后,杰娜带队夺船逃生,前往海皮斯重新集结,杰娜短暂地堕入了黑暗面。

5、埃勒戈斯·阿克拉之死



银河系并不是所有人都决定与入侵者死战到底,也有不少人想要寻找和平停战的方案,结束银河内战的功臣、卡马斯议员埃勒戈斯·阿克拉就是其中之一。在战争早期,他主动接触遇战疯人最高指挥官舍道·夏,想要了解遇战疯人的文化习俗,寻求和平共处的可能。然而,舍道·夏对痛苦有种病态的执迷,即使是在普遍崇尚痛苦的遇战疯人中也是异类。他经常将自己置身于专用器械之中,体验极度的痛苦。舍道·夏对阿克拉相当尊重——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在两人共处的几个月中,舍道·夏经常将阿克拉送上器械,让他体验自己所欣赏的痛苦。尽管阿克拉和夏进行了很多深入的探讨,他最终还是没有改变最高指挥官的观点。夏杀死了阿克拉,并以极隆重的礼节处理了他的遗体:一切的肌肉和内脏都被剔除,只留下完整的骨骼,骨骼上镀金镶钻、摆成坐姿。

夏将这件“艺术品”交给了阿克拉的绝地挚友科兰·霍恩。科兰勃然大怒,提出与夏在伊索进行决斗。尽管科兰在决斗中杀死了夏,遇战疯人却背信弃义,用生物武器摧毁了伊索。科兰也一度成为了众矢之的,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很久。

4、沃克辛兽的屠杀



如果把异形引入《星球大战》的世界,那会是什么样子?沃克辛兽就是最接近这个幻想的存在(与此同时,与沃克辛兽相对应的遇战疯人猎手机器人几乎就是终结者翻版)。由于绝地在战争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遇战疯人研制了对抗他们的专门武器:沃克辛兽。这种怪物的基因来源于摩克尔行星上依靠原力捕食的翁斯克犬,它可以准确地感知并追踪绝地特有的原力印记。沃克辛兽形似巨犬,有四对力量强大的肢体,牙尖爪利,拥有足以抵抗爆能枪的坚韧皮肤,可以从口中喷吐酸液,背上的棘刺含有神经毒素,尾巴和爪子带有毒液,挥发性血液带有剧毒,即使受重伤也能继续战斗。

沃克辛兽首次登场是在《星连星》开头,它们在遇战疯人主人的带领下在一艘大型游船(《异形》!注意到了吗?)上寻找提列克绝地姐妹阿莱玛和努玛·拉。尽管姐妹两人尽可能隐藏了自己的原力,从游船的一头逃到了另一头,却依然没有逃出沃克辛兽的追击。就在离逃生舱只有咫尺之遥时,努玛被追上了。她被沃克辛兽喷了一脸强酸,很快就抽搐着死在了阿列玛怀中。努玛的死是使阿列玛堕入黑暗面的一连串事件之一。

在这之后,分散在银河各地的绝地都遭遇了类似的打击。卢萨和利丽克——象征着索洛三姐弟的纯真童年的两位小绝地——都死在了这种令人恐惧的猛兽的利爪下。在摩克尔任务途中,遇战疯人指挥官“别出心裁”地将沃克辛兽背上的毒刺作为折磨拷打绝地的工具之一,在任务开始后,绝地突击队更是时刻面临着庞大的沃克辛兽群的威胁。幸运的是,摩克尔任务以胜利告终,沃克辛兽克隆母体被消灭,仅剩的几只沃克辛兽也很快就被消耗掉了。

3、科洛桑的陷落



比敌人的残暴更黑暗的永远是己方被迫的冷血。就在摩克尔任务的同时,遇战疯人舰队开始了对银河系首都科洛桑的进攻。此时,在卡利斯特·里肯将军的指挥下,科洛桑已经严阵以待,整颗行星处在了能量护盾和太空地雷的严密防护下,共和国舰队布好阵型,一旦敌人来袭,加姆·贝尔·伊布利斯和韦奇·安蒂列斯指挥的两支舰队将分别在前方和后方发动攻击,特雷斯特·克雷费的舰队则从侧面进攻,一同包围消灭遇战疯人舰队。

但是,遇战疯人的战术一如既往的残忍。战争爆发以来,他们一直在各行星地表和太空中抓捕难民用于祭神,现在,遇战疯人劫持了数千艘载满难民的平民飞船,逼迫他们在主力舰队之前冲进战区,同时播放求救信号。伊布利斯命令舰队向平民飞船开火,新共和国最高军事指挥官西恩·索夫则试图阻止他的行为,却被国家元首博尔斯克·费利亚解职,共和国舰队则大都遵从了伊布利斯的命令。

在这一连串的突发事件中,新共和国的议会和军队陷入了混乱,遇战疯人舰队很快穿过了雷区,被遇战疯人控制的平民飞船则开始接二连三地撞击行星护盾。护盾瓦解后,遇战疯人大批涌入科洛桑大气层,首都一片混乱。汉和莱娅乘“千年隼号”紧急起飞,在遇战疯人炮火下救走了卢克和玛拉。尽管刚经历丧子之痛,莱娅仍然通过全息网发表了演讲,要求银河人民坚持战斗到底。费利亚拒绝了撤退的机会,他在办公室引爆了一枚质子炸弹,与两万多名遇战疯人同归于尽。

莱娅敏锐地意识到新共和国已经名存实亡,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政客纷纷背离共和国,退守各自母星,还带走了不少宝贵的军事资源,甚至不惜出卖韦奇等义军元老的生命,为自己撤退争取时间。不过,韦奇在博雷亚斯顽强抵抗了遇战疯人,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取得了一大胜利。不久之后,新的银河同盟在蒙卡拉马里成立。

遇战疯人按照故乡遇战塔的形象,运用生物技术将科洛桑改造成了一颗气候温暖、森林密布的有环行星。未能撤离的科洛桑人在下层小心翼翼地艰难度日,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城市居民被迫化身求生专家和游击队员以保性命。一直到战争结束,科洛桑才被银河同盟收复。

2、贝尔卡丹死亡接力

贝尔卡丹是战争中第一颗遭到遇战疯人进攻的行星。这里位于银河北象限的边缘,是一颗森林行星。贝尔卡丹罕有人至,只设有一座对银河外宇宙进行探索的“河外-4”监听站,站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工作人员由年轻的科学家丹妮·奎领导。丹妮没有想到,自己所处的这颗偏远行星正处在异族入侵者的征服路线上。一个名叫约明·卡尔的遇战疯人间谍伪装成年人类科研人员加入了河外-4,他的任务是确保无人注意到遇战疯人的入侵。卡尔破坏了河外-4的通讯设备,同时在行星另一侧培育了一些德威比特虫。这种生物可以将大气中的氧气转化为二氧化碳、硫和甲烷,大量的德威比特虫可以彻底摧毁一个行星的生物圈,有毒大气很快从贝尔卡丹另一侧开始蔓延。

监听站很快注意到了进入银河系的遇战疯人舰队,丹妮·奎带上两名研究人员乘飞船去调查,留守的卡尔开始了消灭其他工作人员的任务。一名试图修复通讯设备的工作人员被卡尔推下通讯塔摔死,另有四名工作人员则利用喷气背包飞离研究站,去调查正在不断扩张的异常大气。他们出发时心态十分轻松,认为这会是一次简单平淡的任务,但在他们抵达目的地并弄清大气异常的实际情况后,喷气背包在低氧环境中已经无法正常使用,呼叫救援和徒步赶回基地也都行不通,轻松的心情很快转化为惊恐。最先意识到这一问题的本多迪·巴洛-里斯是一名义军老兵,他开枪杀死了自己的好友卢瑟·德奥诺后自杀,将两人的氧气包留给了剩下的两人,要他们用氧气包驱动喷气背包赶回基地警告其他人。很快,第三个工作人员蒂-乌博·杜尔也选择了自杀、让出了氧气包。在其他三人的氧气包的帮助下,惟一的幸存者耶雷姆·卡德米尔终于抢在毒气之前赶回了基地,而卡尔正在基地外等着他。卡德米尔试图向卡尔求助,卡尔冷酷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后杀死了卡德米尔,然后又消灭了监听站中剩下的所有工作人员。

贝尔卡丹在两天后被有毒大气彻底覆盖,不久后被改造为遇战疯人生物兵工厂。约明·卡尔很快被前来调查的玛拉·杰德·天行者杀死,丹妮·奎的飞船则被遇战疯人舰队捕获,同行两人都被杀死,丹妮本人被俘虏,遇战疯人将她和十二加二复仇者成员、基普的学徒米科·雷格里亚关押在一起。米科受到了战争协调者亚莫斯克的精神攻击和折磨,几乎彻底崩溃。不久后,杰森·索洛救出了丹妮,米科在营救过程中牺牲。丹妮很快发现自己拥有一定的原力天赋,她的科学研究在战争后期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1、丘巴卡之死



“那不是卫星⋯那是一座太空站。”欧比-旺·克诺比是这样形容帝国的首件超级武器的。但有时,卫星本身也可以作为超级武器使用,而这一恐怖手段在银河系的首次使用杀死了电影中的重要角色丘巴卡。是的,在故事中,银河系亿万人民的苦难自然是这场战争中最为残忍的一面,但是对于读者而言,《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主角之一的死亡则具有同样强大的冲击力。丘巴卡的死出现在《主向量》前半段,正如汉·索洛在战争结束时所言,丘巴卡的牺牲为这一战争(和这一系列)奠定了基调。

当时战争尚未正式爆发,汉、阿纳金和丘巴卡三人受兰多委托乘“千年隼号”前往森皮达尔行星从事货运工作,和贝尔卡丹的工作人员一样,他们也是在轻松活跃的气氛中出发的。但他们抵达后发现当地无人在正常工作或生活,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街上,对着天上的巨月喊着宗教式的口号。汉一行人起先并没有多想,因为他们知道这颗行星有一大一小两颗卫星,其中较小的一颗直径仅20公里,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天上的巨月是另一颗卫星。但是来自森皮达尔老市长——他几乎是行星上惟一一个足够冷静的人——的一句简单话语瞬间阐明了情况的严峻:“那是较小的那颗卫星。”

原来,遇战疯人在这里采用了“约甘达之核战术”,在行星表面放罝了一个强大的多文基座,它产生的强大引力场将森皮达尔的小卫星多比多的轨道逐渐拉低,直到与行星相撞为止。“千年隼号”很快找到了多文基座的位置,尽管明知于事无补,老市长仍然牺牲自己,用热能榴弹摧毁了多文基座。此时,多比多卫星已经近在咫尺,地震和狂风连续不断。汉一行三人仓皇组织了一次救援行动,号召行星上的所有飞船尽可能地多带难民逃生。在救援难民的过程中,阿纳金被狂风吹飞,丘巴卡救下了他,把他带回“千年隼号”上,自己却又被风吹远。汉命令阿纳金驾驶“千年隼号”,自己到舱门口去救丘巴卡。但是,此时卫星已经处于城市正上方,阿纳金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及时救回丘巴卡。为了保存全船难民的生命,他痛苦地选择了抛弃丘巴卡,加速离开。几秒后,丘巴卡向迎面撞来的一整颗卫星发出了最后的不屈咆哮,与未撤离的大量难民一同死在了撞击中,弥补了自己的生命债。

遇战疯人又跟随难民船队来到了卡瑞辛夫妇产业所在的达布里林展开进攻。索洛三姐弟在空战中将敌人引入“兰多迷局”小行星带,利用原力联结技巧极为高效地消灭了大量遇战疯人战斗机,创下了惊人的纪录,但是达布里林最终还是陷落了。

丘巴卡死后,汉陷入了极度的沉沦,对阿纳金经常恶语相向,和莱娅的关系也一度非常紧张。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汉几乎没有参与到战争中,而是徘徊在科洛桑下层的大小酒吧中,郁郁度日,任何想要消除丘巴卡在“千年隼号”上留下的痕迹的行为都会令他震怒。这时,汉在走私生活期间的老朋友和他偶然结识的赖恩人德罗马走进了他的生活,逐渐让他走出了阴影,和阿纳金也达成了一定的和解。到科洛桑陷落前后,汉把丘巴卡的副驾驶座换成了更适合莱娅使用的正常大小,战争结束后,汉把阿纳金的光剑埋入丘巴卡的纪念碑,这些举动象征着汉终于做到了释怀。

抛弃丘巴卡是阿纳金短暂的余生中一个沉重的负担,再加上海皮斯舰队毁灭一事,令阿纳金下意识地接受越来越多的责任,最终引向了摩克尔任务和他的牺牲。阿纳金·索洛可以说是《星球大战》系列中最具悲剧色彩的角色之一。

森皮达尔的残骸则成为了遇战疯人新世界舰的建造基地,离经叛道的基普向杰娜谎称未完成的世界舰是敌人新的超级武器,信以为真的杰娜说服侠盗中队组织任务摧毁了世界舰,杀死了大量遇战疯人非战斗人员。得知真相后,杰娜和基普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

注:这12个事件的时间顺序为12,10,1,2,5,7,9,4,6,3,8和11。

译名表

人物
Leia Organa Solo,莱娅·奥加纳·索洛
Mara Jade Skywalker,玛拉·杰德·天行者
Jaina Solo,杰娜·索洛
Nom Anor,农·阿诺
Irek Ismaren/Lord Nyax,伊雷克·伊斯马伦/尼亚克斯大人
Roganda Ismaren,罗甘达·伊斯马伦
Luke Skywalker,卢克·天行者
Kyp Durron,基普·达伦
Prefect Da'Gara,达加拉总督
Han Solo,汉·索洛
Tahiri Veila/Riina Kwaad,塔希丽·维拉/里娜·夸德
Anakin Solo,阿纳金·索洛
Ikrit,伊克里特
Mezhan,Kwaad,梅战·夸德
Vua Rapuung,武阿·拉蓬
Shimrra Jamaane,希姆拉·贾马恩
Nen Yim,嫩·因
Jacen Solo/Darth Cadeus,杰森·索洛/达斯·凯杜斯
Vergere,维婕尔
Ganner Rhysode,甘纳·赖索德
Onimi,奥尼米
Darth Traya,达斯·特拉娅
Thrackan Sal-Solo,思拉肯·萨尔-索洛
Prince Isolder,艾索尔德王子
Teneniel Djo,特内妮尔·乔
Ta'a Chume,塔阿·丘姆
Warmaster Tsavong Lah,察疯·拉战帅
Lando Calrissian,兰多·卡瑞辛
Tendra Risant Calrissian,滕德拉·里桑特·卡瑞辛
Ulaha Kore,乌拉哈·科雷
Jovan Drark,约万·德拉克
Eryl Besa,埃丽尔·贝萨
Bela Hara,贝拉·哈拉
Krasov Hara,克拉索夫·哈拉
Raynar Thul,雷纳·苏尔
Elegos A'Kla,埃勒戈斯·阿克拉
Shedao Shai,舍道·夏
Corran Horn,科兰·霍恩
Alema Rar,阿莱玛·拉
Numa Rar,努玛·拉
Lusa,卢萨
Lyric,利丽克
Carlist Rieekan,卡利斯特·里肯
Garm Bel Iblis,加姆·贝尔·伊布利斯
Wedge Antilles,韦奇·安蒂列斯
Traest Kre'Fey,特雷斯特·克雷费
Sien Sovv,西恩·索夫
Borsk Fey'lya,博尔斯克·费利亚
Danni Quee,丹妮·奎
Yomin Carr,约明·卡尔
Bendodi Ballow-Reese,本多迪·巴洛-里斯
Luther De'Ono,卢瑟·德奥诺
Tee-ubo Doole,蒂-乌博·杜尔
Jerem Cadmir,耶雷姆·卡德米尔
Miko Reglia,米科·雷格里亚
Chewbacca,丘巴卡
Droma,德罗马

地点
Rhommamool,罗马穆尔
Osarian,奥萨里安
Coruscant/Yuuzhan'tar,科洛桑/遇战塔
Jedi Temple,绝地圣殿
Helska IV,赫尔斯卡四号行星
Lando's Folly,兰多迷局
Yavin 4,雅文4号卫星
Jedi Praxeum,绝地实学院
Ebaq,埃巴克
Fondor,方多
Corellia,科雷利亚
Myrkr,摩克尔
Ithor,伊索
Borleias,博雷亚斯
Dac/Mon Calamari,达克/蒙卡拉马里
Belkadan,贝尔卡丹
ExGal-4,河外-4
Sernpidal,森皮达尔
Dobido,多比多
Dubrillion,达布里林
Centerpoint Station,中端站

种族
Yuuzhan Vong,遇战疯人
Bith 比思人
Rodian,罗迪亚人
Barabel,巴拉布人
Caamasi,卡马斯人
Twi'lek,提列克人
Ryn,赖恩人

组织
Praetorian Vong,前导疯人
New Republic,新共和国
Galactic Empire,银河帝国
Jedi Order,绝地武士团
Dozen-and-Two Avengers,十二加二复仇者
Galactic Federation of Free Alliances,银河自由同盟联邦
Shaper Caste,塑造者种姓
Shamed Ones,耻人
Yuuzhan Vong Empire,遇战疯人帝国
Sith Order,西斯武士团
Je'daii Order,绝地伊武士团
Old Republic,旧共和国
Hapes Consortium,海皮斯联盟
Peace Brigade,和平旅
Dark Jedi,黑暗绝地
Rebel Alliance,义军同盟

科技
Mass Shadow Generator,质量阴影发生器
Droid,机器人
Lightsaber,光剑
Deflector Shield,偏导护盾
Blaster Cannon,爆能炮
Shadow Bomb,阴影炸弹
Yammosk Jammer,亚莫斯克干扰器
Blaster,爆能枪
Thermal Detonator,热能榴弹
Space Mine,太空地雷
Proton Bomb,质子炸弹
Jetpack,喷气背包
HoloNet,全息网

飞船
Coralskipper,珊瑚跳船
Worldship,世界舰
Millennium Falcon,千年隼号

生物
Dovin Basal,多文基座
Gruchin,格鲁钦虫
Voxyn,沃克辛兽
Thudbug,重击虫
Amphistaff,变形杖
Vornskr,翁斯克犬
Dweebit,德威比特虫
Yammosk,亚莫斯克

机器人
Astromech Droid,宇航技工机器人
Buzz Droid,蜂鸣机器人
Yuuzhan Vong Hunter Droid,遇战疯人猎手机器人

其他
Shyriiwook,希里伍克语
Force,原力
Force Nexus,原力结点
Mind Trick,控心术
Stutterfire,结巴炮火
Jeedai Heresy,绝代异端
Force Lightning,原力闪电
Queen Mother,王母
Yo'gand's Core,约甘德之核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8-24 04:57 , Processed in 0.1755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