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星球大战》大课堂:人人皆可为英雄

2019-7-10 14:56|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303| 评论: 0|原作者: Skyaaqq

【译者按】原文《Lessons from the Star Wars Saga: Anyone Can Be A Hero》于2019年6月17日发表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克里斯廷·贝弗(Kristin Baver)。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抵抗组织濒临毁灭。

它的军事力量大受损失,它的英雄比虚妄的神话和飘渺的云雾好不了多少,而且英雄们终究还是凡人。



抵抗组织最绝望的时刻可能是就是德卡撤离战,以及之后的克瑞特围攻战了。那时没有准备帮助他们的无双飞将,没有带着飞船应召前来的绝地武士。他们寻求的英雄只是以幻影的形式现身,吸引敌方的注意力,为那些被第一秩序打败的幸存者们争取逃离时间。

如果老英雄没有出来拯救一切,甚至都没有人响应求救信号。再也没有维护和平的绝地武士团,只有那些普通人——拾荒者的女儿,变节的士兵,机械师,以及被迫打扫肮脏畜栏的小奴隶——来迎接这个挑战。他们迫于无奈成为英雄,他们在战火中铸就,他们不得不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的最后一幕展现了贯穿天行者传奇的重要真相——伟大不问出处,人人皆可为英雄。

他们只有希望,只有激励他们的传奇故事。他们只知道不光是自己,所有人有朝一日都能过上更美好的生活,银河系也会变得更美好。

他们选择成为英雄,迎接挑战,证明了籍贯和出身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价值。

蕾伊——神秘人



蕾伊跟得到武士团正式册封的绝地武士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除了她与原力与生俱来的联系所带来的力量。如果生活在克隆人战争前,她或许已摆脱绝望的生活,在绝地圣殿中受训成为一名共和国的武士。但绝地武士团在她出生很久以前便已灰飞烟灭,也没有能帮她完成训练的大师。



在她生命的大多数时间里,蕾伊和原力的联系似乎毫无踪迹。她得靠斗志和蛮力在贾库的荒凉沙漠中求生,通过拾荒来换取果腹的食物。跟这些相比,原力是远超其上的超能力。但即便是她挥舞光剑的罕见天赋也非原力的赠礼。在艰难求生的岁月里,她的生存直觉和用棍技巧得到了悉心历练。

作为一个垃圾商的女儿,蕾伊以某种方式继续着她的家族生意。但她与她父母的相似之处也就到此为止了。在遭到破坏的斯诺克王座室里,她不得不承认,“他们谁也不是。”她的父母带走了女儿,抛弃了她,为了喝水而卖了她,把她独自一人扔给了一个逼她拾荒求生的恶棍。父母在她需要保护,需要指引,还最需要爱的时候辜负了她。就像凯洛·伦所说,蕾伊什么都不是。



蕾伊差点就要重复这个循环。她可以选择认命,放弃逃离这个困苦世界的任何希望。但蕾伊天生善良,富有同情心,在原力的帮助下她能做出非凡的举动。所以当她看到了行善的机会,把小宇航技工机器人BB-8还给关心他的人时,蕾伊出手了。她发现自己作为抵抗组织的一员在银河系里有了一席之地,为了 至善而战斗不息。如果她把BB-8卖了,继续生活在贾库上,她会日复一日地重复拾荒生活,只关心自己的生存问题,可能从来不去想发生在巨人墓地之外的事情,也可能完全不会意识到自己与原力之间的联系。



就像她前面的卢克·天行者——那个渴望着不凡人生而非惨淡沙漠,并最终导致全家遇害的农家少年一样,蕾伊在抵抗组织里有了一席之地。

又好比阿纳金·天行者——那个有着远超自己想象的隐藏天赋的奴隶小孩,蕾伊也通过学习原力驾驭了自身的力量。



但你不需要使用原力就能拯救银河系。蕾伊什么人都不是,这比任何注定的英雄更能给人力量,鼓舞人心。

芬恩——变节者



不像共和国的克隆人士兵,FN-2187从幼时就被受训为服务于第一秩序,但他在并非模拟战的初阵中呆若木鸡。他并不想屠杀贾库的无辜居民,尽管他与兄弟们肩并肩,他的爆能枪仍旧在战斗中一枪不发。



法斯马队长视他为体系内一个需要再教育转变态度的害虫,FN-2187不愿意面对她,于是走上了他能想到的唯一一条路——逃跑。后来被称为“芬恩”的他一开始并不是有着高尚计划的自由战士,他不打算把银河系从第一秩序的暴政里解放出来;他敢于反抗,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救自己。他一片片脱下自己的冲锋队盔甲,隐姓埋名。



他加入抵抗组织时撒了谎。他没有任何为之战斗的高尚目标;他只是想救自己,救新交的朋友。但随着时间流逝,芬恩的内心发生了变化。或许是因为他和蕾伊的友谊,那个女孩在听到义军同盟的故事时表现出的兴奋非常富有传染力。或许是源于他与DJ和罗丝的奇遇——他们俩因为自私的骑墙和无私的正义而对立。芬恩本能地意识到应该为了比自己更伟大的事业而战斗,这总好过独自一人无力地生存下去。

不管如何,他选择起来加入到这个事业中。当在克瑞特上奋战时,他已准备好牺牲自己,只为抵抗组织争取到一丝继续战斗的机会。



就像在他前面的汉·索洛,那个宣称只为自己,但终究不能坐视朋友处于危险之中的游侠一样,当有人对他表现出善意时,芬恩通过献上自己的忠诚而走上了日后的道路。

芬恩的经历也很像韦奇·安蒂列斯。韦奇一开始兴奋地加入帝国,但最终还是叛逃至义军,因为他对帝国理念产生了幻灭。他最终在战斗中成为帝国最难对付的敌手之一。芬恩也抛弃了第一秩序,走上了比他自己更伟大的道路。



芬恩本会成为屠夫,但没人能强迫他走向这条不归路。他的选择是拯救自己,并踏向通往英雄的旅程。

罗丝——机械师



罗丝·蒂科的家乡是一个贫穷的采矿殖民地。当第一秩序毁灭了她的家乡时,她和她的姐姐佩琦一起加入反抗第一秩序的抵抗组织。在德卡撤离战中,姐姐选择成为一名炮手,后来阵亡。而罗丝则选择成为一个不起眼但丝毫不逊色的机械师,保障抵抗组织舰队的正常运行。她的工作是运用自己的机械技能制造新机器,保证摇摇欲坠的舰队正常运行。在抵抗组织资源贫乏,前景黯淡时,罗丝是抵抗组织机器中的基本齿轮。



除了机械和科技天赋,罗丝也有为挚爱而战的魄力。当抵抗组织的英雄变得有所怯战时,她挺身而出,这更衬托出她的英勇。反对一个自己尊敬的人而非敌人更能凸显出罗丝的勇敢,当时芬恩试图通过逃生舱离开,但被罗丝用电击棒震晕了,她还把不省人事的芬恩拖上了手推车并扔进了禁闭室里,仿佛芬恩是个十足的叛徒和逃兵。一开始,罗丝的确把芬恩当作活生生的传说英雄,受到了些许迷惑,但最终她相信超越表象之上的事实,并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然而,她在前线的义举使她的无私行为显得更高尚、更能引起共鸣,因为这是她哀悼姐姐的方式。如果她沉浸在悲伤的世界不能自拔,那也是可以被大家理解的,但她却将哭泣抛诸脑后,只在内心暗自悲伤。尽管罗丝失去了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人,但在流泪之后,她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做正确的事。这就是一个非原力敏感者的英雄。



就像她之前的赫拉·辛杜拉。赫拉建立起了一个义军小组,并最终成为义军同盟的领袖之一,即便在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之后也在坚持战斗。罗丝从未在大是大非上犯过错,她知道什么是正确的,知道每个人各尽所能的重要性。

她也像琴·厄索,那个悲剧出身,不情不愿的流浪者。罗丝愿意牺牲自己,即便身后不会获得任何荣耀,自己的名字不会像其他抵抗组织英雄那样被传颂。



罗丝的成就或许不怎么耀眼,但也是必不可少的。没有罗丝和其他像她一样愿为自认为正确的事业奋斗的千万幕后人士,抵抗组织无疑会土崩瓦解。

还有其他人…

出身各异的诸多英雄遍布银河。在恩多森林卫星,威基特和伊沃克人们在危局中扭转败局,使用原始武器击退入侵者。加·加和冈根人保卫自己在纳布的家园,对抗数不清的战斗机器人,不经意间取得胜利。L3-37致力于发起远征,解放科舍尔及其他地方的机器人同胞。



还有些毫不起眼的人,比如特米里,他帮助罗丝和芬恩骑着勇敢的法西骆逃离坎托湾。但你也能从这个有天赋的小孩身上看到起义者的闪光。

跟共住一个畜栏的比赛用法西骆相比,作为受压迫者的特米里并不显得有多优渥,也毫无逃离这一命运的希望。与抵抗组织相遇后,他以自己的安全为代价,保证抵抗者和受到虐待的法西骆逃跑。这并不足以让他成为英雄。但他在手指上戴着抵抗组织的标志,他有着与原力的极深连接,而且深受卢克·天行者传奇故事的激励。作为传奇英雄,卢克曾经也不过是个孤单的农家少年,生活在远离宇宙闪亮中心的沙尘星球。



抵抗组织气息奄奄。但就像以前的义军同盟,只要银河系仍存希望,抵抗组织就不会彻底灭亡。有了普通人为非凡事业奋斗的力量,抵抗组织将被重建,从余烬中涅槃重生。不管有没有原力,平凡的人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必将实现比任何孤膽英雄更大的成就。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9-22 02:13 , Processed in 0.1300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