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师徒》试阅片段

2019-4-23 22:14|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894| 评论: 0|原作者: St.Book

【译者按】《星球大战》正史小说《师徒》(Master & Apprentice)于2019年4月16日出版,作者克劳迪娅·格雷(Claudia Gray)。



试阅片段一:

像往常一样,奎-冈在任务之后被召唤到绝地委员会(Jedi Council)的会议室进行他的报告。此时已是夜间,至少比委员会寻常事务的会议时间要晚,围绕着他们的黑暗被科洛桑(Coruscant)上变换的交通和飞船灯光照亮了。然而就在这间屋里,充斥着一种宁静。奎-冈欣赏着这种对比。

比拉巴大师身体前倾,皱着眉研究她的数据板(datapad)。“你和你学徒间的不和让我担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你的报告中了。”

奎-冈轻轻低下头。“我也同样担心。欧比-旺(Obi-Wan)原力很强,并且渴望履行他的职责。这是我的失败。我担心我们根本就不合适。尽管我尽了最大努力,还是不能让我的教学方法适应他的需要。”

尤达(Yoda)仰起头。“适应,他必须。合作不是靠个人努力。只有一起你们才能进步。”

这个观点尽管合理,但同意它就意味着把一些责任转移到欧比-旺身上,这是奎-冈不愿意的。他保持着沉默。绝地委员会有一个习惯,认为沉默等于同意。奎-冈发现这个习惯偶尔有用。

不管怎样,他希望委员会最终会问他是否要把欧比-旺分派给其他大师训练。他在今晚会议开始之前就知道他们会问这个问题,但是他仍然不确定他会如何回复。这悬念比他预想的要糟,也许是因为他不知道想要回答什么…

…或许是因为房间里持续的寂静让人不确定过了多长时间。

奎-冈把注意力集中到围绕他的大师们身上。他们交换着视线似乎在期待什么。他直起腰来。“你们有别的任务派给我们吗?”也许是他们在做出重新分配的决定之前想再测试一次他和欧比-旺。

“是的,另一个任务给你,我们有,”尤达的耳朵垂下来,这是一个有强烈意图的迹象。“仔细考虑,你必须。”

梅斯·温杜(Mace Windu)挺直身体,双手以一种表示尊敬的正式姿势合在一起。“你也许还没听说达帕蒂安大师打算从委员会退休,下月生效。”

奎-冈看了一眼波利·达帕蒂安(Poli Dapatian),他是一位享有盛名的大师…以至于奎-冈忽略了他最近几年的年纪究竟有多大。“这是我们的损失。”

“我们希望这也会带来收获,”梅斯回答。“奎-冈·金,我们在此向你提供绝地委员会的席位。”

他听错了吗?不,他没有。奎-冈缓慢环顾四周,依次注视每个委员会成员的表情。一些人看起来顽皮地笑着,一些人则十分高兴,包括尤达在内的一些人似乎有点哀伤。但他们是认真的。

“我承认我感到很吃惊,”奎-冈最后说。

“我想是的,”梅斯正经地说。“几年前,我们会惊讶于知道我们考虑这项提议,但从那以后,我们都变了。我们成长了。这意味着可能性也改变了。”

奎-冈花了点时间平静自己。没有任何预兆,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就到来了。接下来几天他说的话做的事都将产生巨大的结果。“你们常常就我的方法进行争论,或者你们可以说我对你们的方法进行争论。”

“事实,这是,”尤达说。

德帕·比拉巴(Depa Billaba)看了尤达一眼,奎-冈无法解读。“绝地委员会需要更多的观点也是事实。”

委员会真的认为这是明智的吗?奎-冈希望没有人有这个想法。

梅斯点头。“没错,奎-冈。我们经常意见不一。甚至争执。但你一直尊重委员会的权威,同时没有妥协你内心的判断。这展示了你有极大的天赋在——”

“外交方面?”奎-冈问道。

梅斯回答,“我要说的是平衡。”

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奎-冈曾许多次跌跌撞撞。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情况变得稀少。他已经学会如何融洽地处理和委员会的关系。现在,作为回报,似乎委员会准备好了聆听他的声音。

奎-冈从未想过自己会坐在绝地委员会中,至少从他是幼徒时就没有。杜库(Dooku)曾在他们谈到委员会时一笑而过,那时奎-冈还处于早期训练阶段。“你有你的想法,我的徒弟,”他说。“委员会并不总是积极回应。”从成为绝地武士最早的那些日子到六周前,奎-冈与委员会发生了那么多次冲突,他一直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升到武士团的最高层。

但是现在这一切发生了,将要发生。他能参与委员会的决定,也许能创造些他想要看到的改变。这是他人生中最重大的机会。

“我感到很荣幸,”奎-冈说。“在我接受之前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冥想这件事。”他当然会接受委员会的席位。但他想全面思考这么做会如何改变他,以及他要承担这一重要角色的广度。

“非常明智,”德帕说。“大多数被要求加入委员会的人都是这么做的,包括我自己。如果有人没有——我只能认为也许他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笑声环绕在房间里。波利·达帕蒂安的呼吸面具里冒出愉悦。德帕·比拉巴的笑容富有感染力,奎-冈意识到自己正在朝她微笑。尽管委员会从未对他怀有敌意,但这是奎-冈第一次感受到友情——深切平等的友谊。泰思(Teth)和赫特人(Hutt)许多年前似乎就已成为一大问题。未来炫目地发着光芒,以至于让现实暗淡了。

沉着,他告诫自己。即使是绝地委员会的邀请也不能去想。

“仔细考虑,你必须,”尤达说。他是委员会里唯一还保持严肃的成员。“草率的回答,你不应该。”

“当然,”奎-冈说。他不是刚刚表明他要这么做吗?

在他想更多事之前,梅斯说,“在某些方面,这个邀请来得正是时候。这个改变可能解决潜在的其他问题。”

这句话击中了奎-冈:如果他接受委员会的席位,那欧比-旺就要转派给别的大师。

在委员会任职的绝地并不禁止训练学徒;和奎-冈同组的幼徒当时就成为了达帕蒂安大师的学徒。在危机时期也有例外,那时每个人都要承担额外的责任。而如今例外已经很少见了。在委员会任职需要大量时间,专注和责任。平衡责任与同样神圣的训练学徒任务是一种困难,对师父与学生都是一种潜在的不公平。只有那些在委员会任职很长时间,适应了职责所需的人才会这么做。

“我明白你的意思,”奎-冈说。“也许这样是最好的。但是我必须想一想。”

“当然,”德帕温和地说。尤达点着头,抓着他的吉默棒(gimer stick),什么都没有说。

梅斯·温杜从椅子上站起身把手放到奎-冈的肩上。“直到你选择加入我们之前,我们将保密此邀请。此时此刻这间屋子之外知道此事的人只有卡吉议长(Chancellor Kaj)。但如果你需要同克诺比学徒或其他朋友商量,只要他们能保密,你可以自由去做。”

“我明白。”

奎-冈怀着奇怪的心情走出委员会会议室步入圣殿。他说不上是迷惑,因为在某些方面恰恰相反。环绕他的每个细节都鲜明生动地敲击着他,无论是脚下镶嵌着彩色图案的大理石还是年轻绝地武士长袍上的红色镶边。就好像加入委员会的邀请给了他一双新的眼睛。一种他无疑会用余生去学习理解看待世界的新方式。

委员会,他对自己说。原力在上,委员会。

也许其他绝地会喜形于色,甚至难以自持地骄傲自满。奎-冈·金(Qui-Gon Jinn)骨子里更为坚定刚毅。况且,一想到欧比-旺的问题他就无法太高兴。

他已经开始相信他们彼此作为老师与学生并不合适。奎-冈之前没有要求重新分派的主要原因是他知道欧比-旺会因此受到伤害并自责。委员会的邀请会出于实际情况允许这种指派,而非个人原因。欧比-旺之后会分派给待他更好的老师。

为什么这个想法让奎-冈充满了如此深重的失落感?

试阅片段二:

“我在追!”奎-冈(Qui-Gon)冲着他的通讯器呼喊,希望他的声音能盖过飞行摩托(speeder bike)转弯穿过丛林的呼啸声。“追踪我!”

他最后那句声音都嘶哑了。真棒,他想,但除了追逐没有时间想别的。

他和杜库(Dooku)参与了努米迪亚主行星(Numidian Prime)突击队的行动。他们在寻找臭名昭著的赏金猎人申达·莫尔(Shenda Mol)。她赚取赏金不是通过谋杀那些已经够坏的歹徒,而是通过破坏客轮,在拥挤的公共场所引爆炸弹,甚至有一次释放致命病毒。对莫尔来说,50颗不同行星的数万人死亡仅仅是附带损害。

绝地追踪她来到努米迪亚主行星,她在这里有一个小据点和一些追随者。现在追随者们都已被捕,就等奎-冈和他师父抓到莫尔本人了。

他加快飞行摩托的速度,试图飞跃浓密棕榈叶下的茂密灌木丛。奎-冈的学徒辫在身后流动,他真希望戴上护目镜来保护刺痛的眼睛。

没有时间做这个了。他登上山坡,这里露出了他们发现莫尔藏身之处的石谷。奎-冈放慢飞行摩托的速度,让它尽可能安静地停下来。从现在起他得步行了。

努米迪亚主行星是一个沼泽丛生的险恶世界,但申达·莫尔却藏身于高地。奎-冈可以静静地走在依然柔软鲜绿的叶子和藤蔓上。除了头顶盘旋的几只鸟,这里似乎没有动物。他把一只手放在光剑上,拿出扫描器确保自己朝着正确的坐标前进。

那几座大石山是莫尔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奎-冈在其中一座山下停下脚步,收起扫描器进入战斗准备。杜库可能随时就到,但是不能保证目标不会——

“不许动,”申达·莫尔说。她靠在山上几米处的岩石上,用爆能枪指着他的头。

奎-冈保持不动。他的手依然放在光剑上,面对寻常的对手,他相信自己可以及时拔出武器阻挡爆能束。但现在对手是申达·莫尔。她是一个法林人(Falleen),有着爬行动物般的快速反应能力。即使在同胞中,她作为一名神枪手的名声也无与伦比。

“和我说说,”他一动不动地说。“我一直听说你能完美击中——”

“你听到的对。”她扬起头,长长的黑色马尾辫披在绿色的肩膀上。“你要是怀疑,动一下你就会知道。”

奎-冈无意采取行动…目前来说。“既然你能从很远的地方瞄准任何人,为什么还要使用炸弹或病毒?为什么为了杀一人要同时杀掉数千人?”

莫尔微笑着。“我在玩一个小游戏。为了获胜我要杀更多人。虽然我只是在和自己竞争。这是唯一真正重要的竞争,你知道吗。更多的人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他提醒自己杜库随时会到。杜库师父会追踪他的飞行摩托。奎-冈要做的就是拖延一会儿莫尔的时间。

“你是新兵对吗?”她抬起头来研究他。“没什么吸引力。通常我会舍弃的那种。”

奎-冈不喜欢被叫作新兵,但这是他问题中最小的一个。“我还不是合格的绝地。”

“我知道,”莫尔说。“我处理过比你年长的。”

“我十四了。”

“十四。”她发出嘶嘶声,就像法林人有时被逗笑那样。他认为最好不要对此作出回应。

莫尔蜿蜒滑行过几块岩石,同时依然让爆能枪就绪待发。奎-冈确信她的瞄准没有丝毫偏离。现在她离他近了整整一米。

她说:“我要怎么处理你?”

“最明智的做法是掉头离开,”奎-冈说。“当然,这是我想要你做的,但恰好是真的。其他人正在赶来。你越早离开,你甩掉他们的几率越大。”

“然后你们再追捕我一次。”

这也是真的。

莫尔眯起眼睛。“我要告诉你我的小游戏吗,新兵?”

“听起来你想说,”奎-冈平静回答道。他放在光剑柄上的手掌已经出汗了。

“就像这样。我要杀死每个年龄段的一个目标。至少上限到两百岁——我不能一直去追赶老古董。但我想要所有这两百年都有代表。到目前为止,年龄最大的是一个162岁的韦菲德人(Whiphid)。年龄最小的只有四天,我把她算作零岁。”

莫尔骄傲地说着,这让奎-冈觉得反胃。

“事情是这样的。”她咧嘴一笑。“我已经杀了十三岁和十五岁的目标,但这给我留下了一点空缺,你正好可以填补。”

她要杀我。奎-冈的手握紧了光剑——他要试图阻挡她,即使是徒劳——

一道闪光从森林中爆发击中了申达·莫尔。她痛苦尖叫着,丢下爆能枪,从山坡跌落到地面上。奎-冈看不到她——浓密的灌木丛阻挡了他的视线,但他能听到她喉咙里发出的窒息时的咯咯声。她好像在抓踢地面,在挠土。奎-冈还没来得及想这闪光是什么,树叶沙沙作响,杜库师父走了出来。

“你杀死无辜者还因此自傲,”杜库说。他经过奎-冈走进灌木丛,注意力专注于莫尔。尽管奎-冈想见他的师父,想露面,但他知道最好不要打断杜库已经掌控的会面。“你想杀我的学徒来满足你可怜的野心。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吗?你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耀眼的闪光再一次闪烁着,然后又是一次。奎-冈仍然没能直接看到那是什么,他的皮肤感到刺痛,他头发直立起来。空气中弥漫着臭氧的味道。

当他听到莫尔痛苦地悲鸣时,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随后申达·摩尔的哭声停止了。有一瞬间奎-冈以为她死了——但是他听到了她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这声音让他行动起来。

“师父,住手。”他穿过灌木丛站在杜库和莫尔之间。她躺在他师父脚边,蜷曲着身体颤抖着。“住手,我很好。我们要羁押她,都结束了。”

杜库的表情起初难以揣摩,但他慢慢放下了手。“结束了,”他的师父重复道。突然间他似乎又恢复了正常。“你没事吧,徒弟?”

“没事,师父。”每次杜库救下他,奎-冈都很感激。但这次他做不到。

师父做了什么?

“我呼叫其他人。”杜库走开打开了通讯器去对话,奎-冈留在原地,“看守”着在地上发抖的申达·莫尔。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7-17 23:28 , Processed in 0.1377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