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学无止尽:吉奥诺西斯人八件可能不为人知的事

2017-3-6 17:24|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6146| 评论: 0|原作者: freelee

【编者按】原文《Much to Learn You Still Have: 8 Things You Might Not Know About Geonosians》于2017年2月10日刊登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达娜·詹宁斯(Dana Jennings)。Freelee对原文进行了编译。

这群长着翅膀的恶心虫子,看上去只配被以译者为代表的“大吃货省”人士大快朵颐,然而它们在帝国崛起的历史时代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八个关于吉奥诺西斯人(Geonosian)的细节,让您重新认识银河最有影响力的虫子。

他们工程烂尾



​《侠盗一号》电影全程未提及吉奥诺西斯人,但要不是虫子只画了一张“半成品”草图,就没有后面奥森·克伦尼克(Orson Krennic)总监“邀请”盖伦·厄索(Galen Erso)研发死星等一堆事情了。根据詹姆斯·卢塞尼奥的小说《催化剂》,在吉奥诺西斯人的草图中,死星真的只是一颗“死”星——虫子不知道应该如何安装超级武器。克隆人战争在吉奥诺西斯打响后,他们无暇再完善其设计。后来帝国需要开发死星的超级武器功能,克伦尼克软硬兼施,强行钦定对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死星的武器动力来源——有深入研究的盖伦为死星的“总设计师”。之后故事的发展大家都知道。倘若吉奥诺西斯人能提早完成完整的死星方案,或者克隆人战争晚一点爆发,盖伦就没机会在死星结构中藏下那一个致命弱点,银河的历史恐怕也要改写。

他们的“祖先”是白蚁



​谁都看得出来,吉奥诺西斯人的外形参照虫子来设计。现在告诉你们吧,具体的蓝本是白蚁。当初乔治·卢卡斯在构思一种带翅膀的战斗种族时,他在家里也在进行一场战斗——白蚁歼灭战。卢卡斯因地制宜,直接把白蚁尸体带给那群概念画家同伴们“参考”。在最终的电影成品中,连吉奥诺西斯地表上那些从地表崛起的石柱,都是以非洲白蚁巢作为原形。背景片段则由多种材料混合,包括美国西南部地区的静态图片、绘景以及迷你模型。概念画家道格·蒋透露,起初老卢还打算在吉奥诺西斯人身上加上“变色龙”特性。最终该意见并未执行,但虫子们的体色,的确跟吉奥诺西斯那一片屎黄色非常接近。

小知识1:吉奥诺西斯人的头部设计,来源于被否决的内莫伊迪亚人(Neimodian)概念图。在电影中,内莫伊迪亚人是由真人演员戴面具扮演的。

他们好战好杀



​吉奥诺西斯竞技场是一部“带血的历史”。它的准确名字叫佩特拉纳基竞技场 (Petranaki arena)。虫子们把一座山丘的山顶削走,并挖空了山丘的内部,开发成今天的竞技场。这里除了对囚犯执行死刑之外,还是各种姓吉奥诺西斯人互相厮杀的场地。场内的厮杀者要用胜利证明自己是否与其所处的种姓匹配,场外的观众则享受着一场血色视觉盛宴。吉奥诺西斯人本身对生命并不看重,观看同类相残,是一项有身份的娱乐活动。虫子们非常好战,以致共和国建造死星时头痛不已。那些死星工地的苦力虫整天掐架,以致克伦尼克不得不问下等人波格尔(Poggle the Lesser)大公应该如何处理。波格尔根本不以为意,虫子嘛,死了会有新的呀。

他们可以很丑很温柔



​在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三季第12和13集《吉奥诺西斯之魂》(Ghosts of Geonosis)中,索·格雷拉(Saw Gerrera)露了一把脸,这是首次在克隆人战争后现身。不过本集更抢眼的角色是唧唧喀喀(Klik-Klak)。这只容易受惊的虫子全力阻止暴躁的格雷拉损坏吉奥诺西斯女王产的蛋。虫子从来不会物伤其类,但在关乎种族存亡的时刻前,他们终于有了一点恻隐之心。 唧唧喀喀 这个角色表现了吉奥诺西斯人也有富同情心的一面。主创团队从电影《第九区》吸取灵感。无论是在电影还是剧集,相似的氛围产生了出人意料的效果:那相貌丑陋吓人的怪物,带给观众极尽安慰之感。

他们也吃虫子



​ 佩特拉纳基竞技场的消遣不仅有血腥大战,还有可口美食。现场出售种叫做“微烤曲曲虫”的食物。曲曲虫(Arch Grub)是吉奥诺西斯土生的一种昆虫,尽管我们找不到它的高清大图,但它确实风靡当地。尤其是在庆祝吉奥诺西斯工业成就的梅金节(Meckgin)上,曲曲虫是一流的节日食物。烤曲曲虫时产生的气味,对外人来说过于刺激。克伦尼克考察死星计划时,就在竞技场感受过这股气味的霸道。如果你对烤虫子兴趣不大,可以试试当地特产的一种食用菌。它生长在吉奥诺西斯的地底洞穴中。不过有个友情提示:本品可能导致食用者产生非自主控制的情绪欢愉效应。

小知识2:别惹“斗兽士”,即竞技场内骑着奥雷兽(Orray,一种四足动物)的吉奥诺西斯人,他们非常擅长教训捣乱的观众。

他们的语言有“发情”味道



​叽里呱啦的吉奥诺西斯人对话既令人生厌,又听着好玩——取决于你问哪个人的意见吧。告诉大家,这些其实是真实的动物声音。这种“吉奥诺西斯虫巢意识语”是本·伯特和马修·伍德的作品,包括两种原材料。在澳大利亚拍摄《克隆人的进攻》时,两人首先录下了墨尔本一群交配期企鹅的叫声,然后伍德跑到凯恩斯,录下一群果蝠抢香蕉的过程。伯特把两段录音混来剪去,炮制出虫子的语言。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能懂又能说的吉奥诺西斯语的人那么少。克伦尼克就能做到这一点,虽然波格尔觉得他的虫子语水平不怎么样。

他们有同一个妈



​所有的虫子都看着那么恶心,但虫子内部可是分了三六九等。吉奥诺西斯人存在种姓制度。女王是老大,所有虫子都是她生下来的。在她之下有波格尔这样的公共领袖,直接向女王负责。最低级的是工人和士兵,其“虫生”意义仅仅在于保持人数优势,一批挂掉了还有下一批顶替。建造死星、机器人工厂打工、上战场打仗都是他们的职责。工厂里没有什么安全生产规范,可见虫子老大们对他们的马仔一屑不顾。不过这种等级森严的制度也有灵活处理的空间,去竞技场参战,就有机会获得社会地位的提升。

他们死而复生



​在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中,卡林娜女大王(Queen Karina the Great)展示了一种叫“脑虫”的生物武器。脑虫用“溜溜哒”的方式活动,可以溜进死去的吉奥诺西斯士兵的脑子里。女王用脑部来控制这些虫子,虫子则激活死者的生理机能,一支吉奥诺西斯僵尸部队就这样诞生。虽然绝地把僵尸都歼灭了,但有虫子偷偷爬上医疗船,钻进了克隆人士兵“镰刀”(Scythe)和绝地巴丽斯·奥菲(Barriss Offee)的脑子里。这个故事的教训是,既然女王是老大,千万别跟她过不去。真的要跟她对着干的话,请准备好手电筒来晃她眼睛(典故出自《克隆人战争》第2季第7集,共和国用手电筒晃女王眼睛,导致后者失去对脑虫的控制)。

小知识3:吉奥诺西斯人以仇外而著称,对踏足其领地的外来者绝无好脸色。也难怪,这群虫子秘密太多了,哪里能被人发现啊?
6

路过
1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2-1-26 16:58 , Processed in 0.05849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