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漫画对比——《旧共和国武士》与《绝地传奇》

2016-2-24 23:14|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5967| 评论: 0|原作者: freelee

《绝地传奇》(Tales of the Jedi)与《旧共和国武士》(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是两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漫画巨作,分别长达35集和56集。前者是“旧共和国时代”的开山之作;后者既是前者的续集,也是同名游戏的前传。把这两部经典作品加以比较,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特点。

《星球大战》长篇漫画的特点是,一部漫画下来讲的是若干个故事单元(Story-arc),每个故事单元又由若干集(issue)构成。《绝地传奇》同样秉承这个特点。《绝地传奇》讲述了雅文战役(Battle of Yavin)4000年前绝地与西斯的连番激斗。几大故事单元分别介绍了最早的超空间大战,稍后的野兽战争、西斯战争,还有在两次大战中分别效力过绝地与西斯阵营的乌利克·凯尔-德罗马(Ulic Qel-Droma)的最后救赎。尽管整个系列的时间线是连贯的,但其中并没有贯穿一条把所有故事整合起来的情节主线。所以,《绝地传奇》更像一部绝地西斯的恩怨史。几场战争/故事单元独立性比较强,读者即使忽略前文随便阅读其中一个故事,也不会有太大的理解难度。这种设计十分类似美剧中《犯罪现场》、《职业特工队》之类的叙事模式,主人公一直在查案、跑任务,错过其中一两集不会影响观众对剧情的了解,而全剧下来也相当于主人公们的办案、任务记录。

但《旧共和国武士》的叙事可以说是《星球大战》漫画的一次突破——独立的小故事单元都是依附在核心主线中。开篇给了读者一个惊天震撼——五名绝地大师,联手谋杀了自己的徒弟!而幸免于难的菜鸟学徒扎因·卡里克(Zayne Carrick)被诬蔑为惨案的凶手,逼不得已走上了逃亡的道路。于是,《旧共和国武士》的主线由此拉开——究竟师父们缘何如此心狠手辣,残杀学徒?接下来,扎因与被视作同犯的“从不谋杀”的智力型犯罪分子马恩·希罗格里夫(Marn Hierogryph)展开逃亡,足迹遍及曼达洛人(Mandalorian)的巢穴闪点(Flashpoint)、共和国首都科洛桑(Coruscant)、宇宙深处的怪兽牧场……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历险,但历险期间又不断地揭发到弑杀学徒的种种内幕。各种线索日渐明朗,最终所有恩怨谜题,在科洛桑得到解决。这种叙事模式,接近美剧中《X档案》、《危机边缘》等,剧集以一个神秘的阴谋为主线,每集分别叙述一些独立单独的小故事,但这些小故事背后又蕴藏着关于阴谋的信息。要是观众不是一路关注该剧的话,就很容易堕入五里雾中,不知剧集所云。



由此,《旧共和国武士》给我更强的追看冲动,让我心急如焚地企图了解神秘的德拉伊家族(Draay family)是什么来头、卢西恩·德拉伊(Lucien Draay)大师为什么始终认定扎因就是未来的西斯尊主。与此相反,《绝地传奇》讲的故事连贯性没有《旧共和国武士》强,因此我隔三差五才慢慢把全系列欣赏完。可见,在设置悬念、激发读者的阅读热情方面,《旧共和国武士》下的工夫比《绝地传奇》更加深。《旧共和国武士》已经接近于一个悬疑故事、侦探故事,情节的张力建立在未知的神秘因素之上。这种特色,不要说《星球大战》漫画中比较少见,甚至连六部曲电影中都完全没有出现这样的元素!《旧共和国武士》如此独特,又再一次增添了《星球大战》艺术世界的纷呈程度了。

说完情节再来说人物。文以情动人,漫画也应该如此。如果要我比较两部作品人物创作的高下,我偏向于欣赏《旧共和国武士》。《绝地传奇》的人物比较单调,角色主要是绝地与西斯,虽然各有性格特征,但总体上给我以脸谱化的感觉,而且很多人物的行为都没有一定的基础。譬如乌利克的执意学习西斯法术,光是用为师父报仇来解释显得有点苍白;而诺米·驭日者(Nomi Sunrider)对乌利克的爱,又由于中间缺少铺垫,让我认为比较突兀;还有埃克萨·库恩(Exar Kun)这个魔头,出场十分突然(单独就《西斯黑暗尊主》这个故事来说,他在故事开篇就出场是合理的。但如果从整个系列综合起来的角度看,他的出场却更类似作者为了创造一个超级敌人而硬塞进故事中,如果在《弗里登·纳德起义》(The Freedon Nadd Uprising)中就已经有他的活动并反映出他对西斯文化的迷恋可能会更加好)。

而《旧共和国武士》的主人公的设定,本身就已经十分新鲜。作为主角的扎因是竟然是一个绝地学徒中的倒霉蛋。他对剑术、对原力技能的领悟都远远落后于师兄弟,运气更是坏得可以。但作者又赋予了他坚韧的意志、善良的心灵,还有尚算不错的头脑。这让扎因展示了一种比《绝地传奇》中的绝地们更加平易近人、可亲可敬的感觉。而他的拍档格里夫,足智多谋脑中总是想着发财的勾当,但是对朋友们又是相当有义气,一直跟扎因出生入死,吃尽苦头,却苦中作乐谈吐依然不改幽默。还有外表冷艳的杰蕾尔(Jarael),其实内心十分炽热,为了一个诺言经年保护戈尔曼·范德雷克(Gorman Vandrayk),在熔炉组织(The Crucible)中更加有“保护者”的让人尊敬的外号。此外,忠诚的斯莱斯克(Slyssk)、正直的卡思·奥纳西(Carth Onasi,最早出场于同名游戏)、狡猾的索尔·卡拉思(Saul Karath,最早出场于同名游戏)、捣蛋的穆莫兄弟(Moomo Brothers),人人都活灵活现,跃然纸上。这些三教九流的角色组合,自然也比《绝地传奇》中的清一色原力使用者更为多样。



说了这么久,似乎是我认为《旧共和国武士》好看过《绝地传奇》?这倒不然,《绝地传奇》也有比《旧共和国武士》优胜的地方。《绝地传奇》专注于几场经典的旧共和国时期大战,场景的恢弘程度,是以探案解谜为主、曼达洛人战争充当背景成分居多的《旧共和国武士》难以企及的(巨兽漫天的一幕勉强可以相称)。而且《绝地传奇》留下了不少令人心折的画面,例如矗立着的阿卡·杰思(Arca Jeth)大师和安杜尔·驭日者(Andur Sunrider)的冰雪巨像,又如索恩(Thon)大师向化为树木状扎根奥苏斯(Ossus)的道别的动人衷情,再如史上最“善良”的赫特人(Hutt)——阿尔巴(Aarrba)——被刺的刹那悲情……这些场面,都有巨大的张力,足以让读者投入到作品中的世界,与角色们同悲同喜。反观《旧共和国武士》,唯一我比较有感觉的场面,除了开头的杀徒一幕外,就剩下失踪多时的格里夫现身及时救走扎因的一幕了。

此外,还有一样《旧共和国武士》比不上《绝地传奇》的,是《旧共和国武士》的人物可能比不上《绝地传奇》的人物能在《星球大战》宇宙散发更大的光彩。《绝地传奇》中的那些绝地大师与西斯尊主,其影响力一直延续到我们熟悉的帝国崛起时代、起义时代和新共和国时代,而《旧共和国武士》中的角色,一方面由于多数不是地位举足轻重的绝地,一方面由于《旧共和国武士》依附于同名游戏,角色的气场被瑞文(Revan)、马拉克(Malak)等覆盖,因此《旧共和国武士》中的几个主角,似乎还未在《星球大战》的其他故事中,有更大的发挥空间——除了《戴符者》(Vector)故事单元中被封印的女绝地塞莱斯特·莫内(Celeste Morne)。她在帝国崛起时代、起义时代和传承时代都有出现,设定十分有趣。但与其说她在其他《星球大战》作品中展示风采,还不如说她受惠于一个充满创意的策划。

总的来说,两者虽各有长短,但有一点是共通的——两部都不失为经典大作,合力为《星球大战》迷呈现出异彩斑斓的旧共和国世界。就算已经看了一遍,两部作品都值得重温。《绝地传奇》的战况之浩大就不用说了,《旧共和国武士》虽然再次翻阅已经没有初看时追究谜底的快感,但其角色风趣的调侃也值得玩味。总之,《旧共和国武士》和《绝地传奇》,都是《星球大战》迷的优质选择!
13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5-19 18:52 , Processed in 0.0694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